您有新信

 
《金剛經宗通》卷九
#1
發信站: National Sun Yet San University (ms12.hinet.net>, 信區: BudaTech)
這是一個 MINE 格式的 multi-part 信息.

--------------39696D5191E
Content-Type: text/plain; charset=iso-8859-1
Content-Transfer-Encoding: 8bit

各位關心電子佛典的朋友:

以下的檔案是明.曾鳳儀居士所著《金剛經宗通》卷九,
請參考賜教。

--------------39696D5191E
Content-Type: text/plain; charset=iso-8859-1; name="Jingangm.09"
Content-Transfer-Encoding: 8bit
Content-Disposition: inline; filename="Jingangm.09"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宗通》卷九──【彌勒菩薩八十行偈釋(下)】
                                      無著菩薩頌(唐.法師義淨譯)
                                      天親菩薩頌(魏.菩提流支譯)
                                      明.菩薩戒弟子南嶽山長曾鳳儀釋


由時事大性。望福福殊勝。非境性獨性。能依是大人。
以事及時大。福中勝福德。非餘者境界。唯依大人說。
及難可得聞。無上因增長。若但持正法。所依處成器。
及希聞信法。滿足無上界。受持真妙法。尊重身得福。

    此釋初日分以琲e沙等身布施。至以諸華香而散其處義也。以琲e沙等身
    布施。其事甚大。初日分如是。乃至百千萬億劫如是。其時甚大。是人所
    得福。乃福中之勝福德也。以如是勝福德。較量持經功德。尚不能及。然
    則是經大不可思議。非餘者所知。餘指聲聞、緣覺樂小乘者。此顯獨性所
    獲之福。於聲聞等是不共性。故唯依大人說。為發大乘者說。非發心人菩
    薩位不能聞也。為發最上乘者說。非發心入佛地不能聞也。大乘教。名極
    上乘。大乘行。名最勝乘。若能於此希聞之法。能生信心。受持讀誦。廣
    為人說。是於大乘最上乘法。人所難信者。信心不逆。由彼持法。即是持
    菩提也。能荷擔如來無上菩提。滿足無上法界。非同二乘。但樂小法。以
    自滿足而已。故能受持如是真妙之法。惟大乘為最真。唯最上乘為最妙。
    以此為人解說。一切天人皆應供養。如佛塔廟。以諸華香而散其處。處尚
    尊重。人有不尊重者乎。人既尊重。其得福德亦不可思議。豈彼勝福所可
    及哉。

蠲除諸業障。速獲智通性。及遠離諸障。復能速證法。

    此釋先世罪業。至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義也。持說此經。不但獲福。
    亦能消罪。先世罪障應墮惡道者。以今世人輕賤故消。是轉重而為輕也。
    重者既輕。則輕者必無。是遠離諸障也。此顯淨除業障。言此為善事者。
    謂遭輕辱時。顯被辱之人有福德性。故言此為善事。此又不徒消罪。且能
    證法也。能速證法。當於較量供佛功德中。見持經功德大不可思議如此。

世妙事圓滿。異熟極尊貴。於此法修行。應知獲斯業。
成種種勢力。得大妙果報。如是等勝業。於法修行知。

    此釋我念過去無量阿僧祇劫。至果報亦不可思議義也。佛於然燈佛以前。
    供養多佛。經無數劫。方能成佛。受持此經。速證菩提。視供養諸佛功德
    。不啻千萬億倍。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是種種勢力不能及也。所得果
    報。無量無邊。不可思議。即是世妙事圓滿。果報極尊貴。謂於護世、帝
    釋、婆羅門等。所有圓滿。皆當攝取故。惟其無量無邊。故曰大。即是多
    性。惟其不可思議。故曰妙。即是勝性。皆非凡情所測。是得大妙果也。
    如是成就無量無邊最勝事業。皆由於正法修行。便能安住如是眾德。故持
    經者。依聞、思、修三法修行。乃能生無住妙智。證於無上妙果。當知是
    經義不可思議。而果報亦不可思議。惟修行者自知之耳。

由自身行時。將己為菩薩。說名為心障。違於無住心。
於內心修行。存我為菩薩。此即障於心。違於不住道。

    此釋云何應住。至實無有法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義也。前應云何住
    。欲其降伏而安住也。此云何應住。疑其降伏而安住也。為有我存也。若
    內心修行有法、我在。即著我、人、眾生、壽者四相。此即智障。能障於
    心。與無住之道實相違背。不得名為菩薩。若論第一義。本自無生。實無
    有法能發菩提心者。即最初一念發菩提心尚自無有。寧有我為之安住而降
    伏者乎。惟無有我。即無所住。此內心修行相應之行。菩薩應如是住也。

授後時記故。然燈行非勝。菩提彼行同。非實由因造。
以後時授記。然燈行非上。菩提彼行等。非實有為相。
無彼相為相。故顯非是妄。由法是佛法。皆非有為相。
彼即非相相。以不虛妄說。是法諸佛法。一切自體相。

    此釋如來於然燈佛所。至是故名一切法義也。昔然燈授記釋迦後當作佛。
    在然燈時。非有勝上行因。可於彼處證得菩提。故蒙授記。若菩提非有者
    。佛亦是無。為斷此疑。故言如來者。即是真如。雖無一法可得。不無如
    來。故如來即是實性真如。謂無顛倒。名為實性。謂無改變。名為真如。
    若有人言如來得無上菩提。謂行菩薩行是實有者。此則虛妄。若言於無上
    菩提實有得者。此亦虛妄。偈言菩提彼行等故。法即菩提之法。佛即菩提
    。豈有得耶。若無行無得者。如來終無所得耶。為斷此疑。故說如來所得
    菩提之法。無實、無虛故。所云無實者。偈言非實有為相故。有為相者。
    如五陰等。實由因造。彼菩提法。無色等相故。色等相無。是其自相。彼
    即菩提相故。偈曰無彼相為相。又曰彼即非相相。以不虛妄說。故曰無虛
    。無實、無虛。得即無得。然是無所得法。非謂但證空理。而不該於一切
    也。佛說一切法。並以真如為體。真如唯佛所證。故云皆是佛法。然是一
    切色聲等法。本無自性。不能持其自體。即非一切法。以是非一切法。但
    是真如。故名一切法也。是一切即真如之一切。是諸法即真如自體相也。
    故曰。是法諸佛法。一切自體相。

謂以法身佛。應知喻丈夫。無障圓具身。是遍滿性故。
依彼法身佛。故說大身喻。身離一切障。及遍一切境。
及得體大故。亦名為大身。非有身是身。說彼作非身。
功德及大體。故即說大身。非身即是身。是故說非身。

    此釋譬如人身長大。至是名大身義也。前文佛說非身。是名大身。但以非
    身顯法身。指空如來藏而言。此如來說人身長大即為非大身。是名大身。
    兼人身長大顯法身。指不空如來藏而言。佛法遍一切處。即真如遍一切處
    。是真如法身最大。譬如人身長大。依法身而說大身。猶不離人身而說大
    身也。法身不能外一切。而自顯其大。故能遠離煩惱障、所知障。即具足
    法身。一者遍一切處。真如之性。在諸法中。無有異性故。二者功德大。
    修行功德無量無邊不可思議。能與大體相應。即是證得大體。以是之故。
    說名大身也。須菩提深明此意。故謂如來說法身遍一切處。猶如人身長大
    。然法身雖遍一切處。以非有為身故。是為非大身也。即此非大身。名為
    妙大之身。即真如性故。是身即非身。非身即身。是故說非身。依彼法身
    而說也。法身不離乎一切。一切不離乎法身。豈偏空非身之謂哉。

不了於法界。作度有情心。及清淨土田。此名為誑妄。
不達真法界。起度眾生意。及清淨國土。生心即是倒。
於菩薩眾生。諸法無自性。若解雖非聖。名聖慧應知。
眾生及菩薩。知諸法無我。非聖自智信。及聖以有智。

    此釋菩薩亦如是。至真是菩薩義也。上言無一法可得。而一切法。即是佛
    法。此真法界。唯如來所證。不但如來為然。而菩薩亦如是也。真界平等
    。無我、人、眾生、壽者等相。實無有法。名為菩薩。若不達乎此。起心
    動念。欲度眾生。欲莊嚴佛土。心境未忘。即是顛倒。顛倒即名凡夫。非
    菩薩也。若通達無我、法者。無我、法有二。一是眾生所有法。一是菩薩
    所有法。若有自智能信者。若世間智。若出世間智。信解一切法無性。一
    切法無性。不但離於人我。亦且離於法我。此雖非聖。已具有聖慧。故言
    即是菩薩。一是攝世諦菩薩。一是出世諦菩薩。故重言此真是菩薩菩薩也
    。與如來真法界何以異乎。

雖不見諸法。此非無有眼。佛能具五種。由境虛妄故。
雖不見諸法。非無了境眼。諸佛五種實。以見彼顛倒。
種種心流轉。離於念處故。彼無住常轉。故說為虛妄。
種種顛倒識。以離於實念。不住彼實智。是故說顛倒。

    此釋五眼義也。諸佛菩薩了無一法可得。豈都無所見耶。照了前境。有五
    種真實智眼。見即是知。知即是見。故眾生若干種心。悉能知之。以彼諸
    心住於虛妄。不住於真如實智故。說名非心。以遠離四念處故。既無執持
    。隨流常轉。故名為流散心也。流散心即是顛倒。何以明其顛倒耶。以過
    去、現在、未來。皆無心可得故。即過去、未來以驗現在。種種分別皆是
    虛妄。終歸無有。了無三世性可得。故名之曰顛倒也。如來證真實心。而
    眾生種種妄心。皆真心中所現少分之法。豈有不悉知、悉見者乎。

應知是智持。福乃非虛妄。顯此福因故。重陳其喻說。
佛智慧根本。非顛倒功德。以是福德相。故重說譬喻。

    此釋若有人滿三千大千世界。至得福德多義也。彼住相布施。無智慧根本
    。成有漏因。雖有福德實性。是顛倒功德也。故不足為多。若不住相而行
    布施。有正覺智慧所持。成無漏因。雖無福德取蘊。其福德固不可思議也
    。非彼眾生顛倒心識可以例論。雖重說譬喻。義略不同。前須菩提以真諦
    較俗諦。故以世福之多。不如其無。此佛以真諦即俗諦。惟以福德之無。
    故言其多。如來悉知、悉見得福無量。豈彼種種妄心不可得者比乎。

謂於真法身。無隨好圓滿。亦非是具相。非身性應知。
法身畢竟體。非彼相好身。以非相成就。非彼法身故。
於法身無別。非如來無二。重言其具相。由二體皆無。
不離於法身。彼二非不佛。故重說成就。亦無二及有。

    此釋佛可以具足色身見不。至是名諸相具足義也。法身如來之體。畢竟空
    寂。非彼三十二相、八十種好之身也。以法身之體。非有為之相所能成就
    。故相好之身。非彼法身。所以經云不應以具足色身見。不應以具足諸相
    見也。然此相、好二種。亦非不佛。此二不離於法身故。即相、好即法身
    。故重說成就。所以經云是名具足色身。是名諸相具足也。依第一義。不
    應以色相見於法身。故說非身。依俗諦。即於色相而見法身。故說具足。
    亦得言無。亦得言有。故曰亦無二及有。如是無住妙法。豈易解乎。

如來說亦無。說二是所執。由不離法界。說亦無自性。
如佛法亦然。所說二差別。不離於法界。說法無自相。

    此釋汝勿謂如來作是念。我當有所說法。至是名說法義也。色相之身。不
    離於法身。即無身相可得。如佛法亦然。一者所說法。二者所有義。二種
    差別。不離於法界。無有說法自相可得。若言無有。世尊是能說者。所說
    之法亦復不離法身。故成非有。若法界離一切名相分別。即無有一法可說
    。無法可說。是真說法。彼謂如來有所說法者。是以如來離於法界也。即
    為謗佛。

能說所說雖甚深。然亦非無敬信者。由非眾生非非生。非聖聖性相應故。
所說說者深。非無能信者。非眾生眾生。非聖非不聖。

    此釋頗有眾生。至是名眾生義也。說而無說。是為真說。此甚深經典。末
    世眾生能信及此乎。佛以一切眾生。具有如來智慧德相。非無能信者。彼
    其具有聖體。原非眾生。但其未離凡夫。非不眾生也。是非眾生之眾生。
    不可謂聖。未嘗不可謂聖也。安知其無能信此甚深經典者乎。此段秦譯缺
    。以魏譯補之。而彌勒偈甚妙。固不當遺也。

少法無有故。無上覺應知。由法界不增。清淨平等性。
彼處無少法。知菩提無上。法界不增減。淨平等自相。
及無上方便。由漏性非法。是故非善法。由此名為善。
有無上方便。及離於漏法。是故非淨法。即是清淨法。

    此釋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至是名善法義也。因上言非身、非說。一
    切皆無。遂謂佛得菩提亦無有耶。佛以雖無一切。不無菩提。彼無有少法
    可得。即菩提處。是無上菩提。即法界性。法界平等。在聖不增。在凡不
    減。以無我、人、眾生、壽者等相。清淨平等自相故。故名無上菩提。所
    云得菩提者。非可修為造作而得之。當有無上方便。一切善法無不現證。
    一切善法無不妙覺。及遠離於一切我、人、眾生、壽者有漏之法。而證於
    無漏之果。無漏。即善也。然是善法者。如來說為非法。以善法有體。而
    證無所得理。法不相似。即為非淨。然由彼有漏。可曰非善。即彼無漏。
    決定是善。故彼漏非是淨法。而此法離於有漏。即是清淨法故。所以修一
    切善法。是名善法。修而無修。證而無證。是即無上方便。是即清淨法也
    。以此為因。即無所得。而無上菩提。更何有少法可得乎。

說法雖無記。非不得應知。由斯一法寶。勝彼寶無量。
雖言無記法。而說示彼因。是故一法寶。勝無量珍寶。
於諸算勢類。因亦有差殊。尋思於世間。喻所不能及。
數力無似勝。無似因亦然。一切世間法。不可得為喻。

    此釋若三千大千世界中。至所不能及義也。使一切善法則得菩提。是善法
    攝。非無記攝也。若持說四句偈等言語文字是無記攝。何以得菩提耶。雖
    言說屬無記法。而言說能示菩提之因。是言說即法寶也。此一法寶。足勝
    三千大千世界無量珍寶。故持說者。所得福德之多。一切世間無有其喻能
    比況者。一者數勝。乃至算數所不能及。二者力勝。如強弱力不相等。三
    者類勝。如貴賤人不相似。四者因勝。言彼不可與此為因。故謂喻所不及
    也。菩提無上。而言說文字亦無上。所以謂之法寶。此豈可以無記法並論
    乎。

法界平等故。佛不度眾生。於諸名共聚。不在法界外。
平等真法界。佛不度眾生。以名共彼陰。不離於法界。
若起於法執。與我執過同。定執脫有情。是無執妄執。
取我度為過。以取彼法是。取度眾生故。不取彼應知。

    此釋汝等勿謂如來作是念。至是名凡夫義也。經云實無有眾生如來度者。
    謂平等一真法界之中。佛此法界。眾生此法界。寧有法界度法界耶。故佛
    不度眾生。以眾生之名。名無其名。眾生待五蘊而成。蘊無其蘊。總不離
    乎法界。何必度耶。若見有眾生可度。是取我能度眾生也。是即有取相之
    過。以著彼五陰等法是眾生故。即與我執過同。欲令眾生決定得解脫者。
    有如是相。故不應取。然如來雖無我取。而嘗說有我者。但為凡夫顛倒。
    妄取有我。故說有我。未為聖者。未生聖人之法。故名凡夫。欲令眾生同
    歸於無我。為度眾生之故。而說於我。其無我取可知。彼凡夫為我所封。
    如來說即非凡夫。第一義中。更無凡夫可得。但以俗諦名凡夫耳。既無凡
    夫。何處有我耶。是凡夫之名。不離於法界。凡夫之我蘊。亦不離於法界
    。故佛不度眾生也。

不應以色體。準如來法身。勿彼轉輪王。與如來齊等。
非是色身相。可比知如來。諸佛唯法身。轉輪王非佛。
即具相果報。圓滿福不許。能招於法身。由方便異性。
非相好果報。依福德成就。而得真法身。方便異相故。
唯見色聞聲。是人不知佛。此真如法身。非是識境故。
唯見色聞聲。是人不知佛。以真如法身。非是識境故。

    此釋可以三十二相觀如來不。至不能見如來義也。佛問。可以色身之相比
    觀無相法身如來不。須菩提即知非是色身相可比知如來。佛乃然之。謂若
    以三十二相觀佛者。與轉輪聖王何以別乎。且轉輪聖王不得名佛者。謂諸
    佛真如法身。非相好果報而得。非福德成就而得。彼轉輪相好。但是果報
    。依多生所修福德成就。但得相好。而不得真如法身。如來得真如法身。
    方便示現三十二相。實與轉輪之相異也。夫真如法身。不係於相。其可以
    色身之相比觀乎。故說偈曰。唯見色聞聲。是人不見佛。秦譯止此。而唐
    譯又云。應觀佛法性。即導師法身。法性非所識。故彼不能了。偈云。以
    真如法身。非是識境故。實指後譯。蓋如來法為身。但應觀法性。法性者
    。所謂空性、無自性、無生性等。此即諸佛第一義身。若見於此。名為見
    佛。然則攀緣法性。將非取著。以淨智心了知法性。而法性豈是所了知耶
    。是故經言。法性非所見。彼亦不能知。凡可見者。即是識境。法身非是
    識境。故不可了知也。了知既不可得。而法身其可以相比觀耶。故經云。
    應以諸相非相。觀於如來。義備於此。

其福不失亡。果報不斷絕。得忍亦不斷。以獲無垢故。
不失功德因。及彼勝果報。得勝忍不失。以得無垢果。
更論於福因。為此陳其喻。彼福無報故。正取不越取。
示勝福德相。是故說譬喻。是福德無報。如是受不取。

    此釋汝若作是念。至是故說不受福德義也。如來固不可以相見。若執著破
    相為是。謂不必具丈夫相而證菩提。如是則失功德修因。及失成就勝果報
    。是二乘偏空見也。菩薩發心者。必依智悲雙運。不說諸法斷滅相。智慧
    莊嚴。即是功德之因。福德成就。即是勝果報。不失功德而證菩提。此其
    所以為勝因、勝果也。故七寶布施。雖得福德。不離有漏。若知一切法無
    我。得成於忍。是不住相布施。證二空智。所得福德。清淨無垢。非世福
    所及。以是勝忍。得無垢果。是勝福德相。故曰勝前菩薩所得功德。何以
    明其為勝耶。菩薩一切無我。雖有福德而不受其報故。所以不受者。不見
    福德可貪著故。若取福德。即住生死。雖得福報。但同輪王。不名為佛。
    惟其不取。即證無生。因既無漏。果亦無漏。雖不失功德。及彼勝果報。
    實不受報。無彼有漏報故。如是取者。名為正取。故名無垢果。此其所以
    為勝也。

彼福招化果。作利有情事。彼事由任運。成佛現諸方。
是福德應報。為化諸眾生。自然如是業。諸佛現十方。
去來等是化。正覺常不動。去來化身佛。如來常不動。

    此釋若有人言。至故名如來義也。上言不受福德。何故如來化身出現受福
    耶。不知如來福德應報種種莊嚴。但為化導眾生之故。任運無心。有感即
    應。所以諸佛出現十方。如月印千江。乃自然而然有此事業。非真有去來
    於其間也。去來乃化身佛耳。化如幻化。本非真有。若法身如來。清淨周
    遍。來無所從。去無所至。常自不動。豈有去來坐臥之相耶。若能解佛所
    說如來之義。是出現之佛尚自無有。寧有受福之事哉。

彼於法界處。非一異應知。微塵將作墨。喻顯於法界。
於是法界處。非一亦非異。世界作微塵。此喻示彼義。
此論造墨事。為障煩惱盡。非聚非集性。顯是非一性。
微塵碎為末。示現煩惱盡。非聚集故集。非唯是一喻。
於彼總集性。明其非異性。不了但俗言。諸凡愚妄執。
聚集處非彼。非是差別喻。但隨於音聲。凡夫取顛倒。

    此釋以三千大千世界碎為微塵。至貪著其事義也。即上言化身有去來。法
    身常不動。中間實無一異之相。故佛以法界明之。去來坐臥。不離於法身
    。譬如微塵不離於世界。不可謂一。不可謂異。故諸佛如來。於真如法界
    中。非一處住。亦非異處住。何以明其非一亦非異也。彼世界碎為微塵。
    所以喻彼法身現起去來、坐臥之義也。微塵碎為末。而成一虛空世界。所
    以喻彼煩惱盡而證於無相法身也。彼太虛空。非以微塵聚集之故集成世界
    。是微塵本自無性。非有以合之而成世界。此不可為一之喻也。又微塵聚
    集處。非彼世界能作微塵。是世界本無自性。非有以散之而成微塵。此不
    可為異之喻也。法身即是化身。非一處住。化身即是法身。非異處住。孰
    見其分合之事哉。但凡夫不悟世界本空。以為實有一合之相。是於非有中
    見有也。是於不可說中而妄說也。但隨世俗音聲取著顛倒不實之事。猶彼
    小兒如言執物。惡知其非真哉。一合且非真。又何有於差別。

斷我法二種。非證覺無故。是故見無見。無境虛妄執。
非無二得道。遠離於我法。見我即不見。無實虛妄見。
由此是細障。如是知故斷。由得二種智。及定彼方除。
此是微細障。見真如遠離。二智及三昧。如是得遠離。

    此釋若人言佛說我見等。至是名法相義也。無上菩提之道。雖無一法可得
    。須得人空智、法空智。乃能證入。故曰非無二得道。須遠離於我相四種
    、法相四種。而後可證也。若見有我、人、眾生、壽者。即不見於菩提。
    不知是四相者本非實有。以其無實。即是無物。故說我見。即是虛妄見。
    若見有法相者。亦不見於菩提。故發菩提心者。應如是知見信解。不生法
    相。以見法相。即不見相。如彼我見。即不見故。何故此二見說名不見。
    此是微細智障。俱生人執。俱生法執。此名細障。見於真如。即得遠離此
    障。何以得見真如耶。謂如是知、如是見、如是信解。即得人空慧。即得
    法空慧。是謂二智。知依定生。見依慧生。信解依定慧等持而生。是謂三
    昧。有是二智及三昧。即於法而離法。於相而離相。不生法相。即無所住
    。而能降伏其心矣。何二障之有哉。

陳福明化身。非無無盡福。諸佛說法時。不言身是化。
化身示現福。非無無盡福。諸佛說法時。不言是化身。
由不自言故。是其真實說。以不如是說。是故彼說正。

    此釋若有人以滿無量。至如如不動義也。化身雖無自體。然示現說法。所
    得福報。非悉歸於空也。彼以無量無數世界七寶布施。得福無盡。而發菩
    薩心者。持說此經。即代化佛而說法也。所得福報。勝彼無量布施。非無
    無盡之福也。云何演說即勝彼耶。謂諸佛說法時。皆如真實。不取於相。
    不言我是化身。有能說、所說之相。今演說者。如彼真如。不取於相。亦
    無能說、所說之相。如不為他宣說開示。故名為他宣說開示。以不如是說
    。由作如是不正說故。是故彼說正。為此名彼以為正說也。如是演說。即
    是無法可說。與化佛無異。其得福無盡何疑哉。

如來涅槃證。非造亦不殊。此集造有九。以正智觀故。
非有為非離。諸如來涅槃。九種有為法。妙智正觀故。
見相及與識。居處身受用。過去并現存。未至詳觀察。
見相及於識。器身受用事。過去現在法。亦觀未來世。
由觀察相故。受用及遷流。於有為事中。獲無垢自在。
觀相及受用。觀於三世事。於有為法中。得無垢自在。

    此釋何以故。至應作如是觀義也。演說者既如如不動。何故如來入涅槃耶
    。然如來涅槃。不住於有為。亦不離於有為。如九種有為法。以般若妙智
    觀之。常即無常。無常即常。故化身不礙於法身。而法身不礙於涅槃也。
    所云九種者。如星翳燈幻露泡夢電雲。單指一事一喻。則如甚深十喻。所
    謂一切業如幻等。謂見如星。智出則沒。謂相如翳。由病目生。謂識如燈
    。念念相續。謂器如幻。無一體實。謂身如露。暫時住耳。謂受用如泡。
    適成即散。謂過去如夢。但由憶生。謂現在如電。剎那不住。謂未來如雲
    。含潤為雨。具如前解。愚謬解謂見分、相分。及於八識微細之事。相分
    所攝。謂外而器界。內而根身。及資財受用等。固是有為之法。見分所攝
    。過去所作善惡業緣。及現在作用諸法。藏於八識田中。復為未來世種種
    受用。亦是有為之法。觀相及受用。橫亙十方。觀於三世事。豎窮三際。
    能以妙智觀之。如夢如幻等。焂生焂減。本未嘗有。是於有為法中。得清
    淨無垢也。既無生滅。如如不動。是於有為法中。得大自在也。是真如法
    身。本非有為。亦非離於有為。惟其非有為也。本未嘗來。惟其不離有為
    也。本未嘗去。是如來者。如如本無去來。說法者。如如本自不動。塵說
    剎說。本無間斷。又何泥於入涅槃之相哉。作如是觀者。是為正觀。非般
    若妙智。其孰能如是。

由斯諸佛希有法。陀羅尼句義深邃。諸佛希有總持法。不可稱量深句義。
從尊決已義廣開。獲福令生速清淨。從尊者聞及廣說。迴此福德施群生。

    曾鳳儀曰。此偈乃彌勒菩薩授之無著。無著授之天親者也。其中微詞奧義
    。未易曉了。賴無著天親各著論。論各簡密。疏者數十餘家。唯長水子璿
    刊定記號為精當。中引彌勒偈殊未盡。近得廬陵賀德輝居士所刻金剛經與
    偈俱。復不載彌勒授受因緣。且偈不分疏。讀者難之。儀不敏。謬為金剛
    宗通。并錄此偈重釋之。以請正於四方善知識。


  輸 入 者:徐言輝           roberhhh@ms9.hinet.net 1996/8/1
  再 校 者:電子佛典編輯小組 ebtwg@ms12.hinet.net   1997/4/5
  輸入版本:參酌相關版本修訂而成。


--------------39696D5191E--
Fri Apr 18 03:36:42 1997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