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信

 
《金剛經宗通》卷五
#1
發信站: National Sun Yet San University (ms12.hinet.net>, 信區: BudaTech)
這是一個 MINE 格式的 multi-part 信息.

--------------75FC7F4918A4
Content-Type: text/plain; charset=iso-8859-1
Content-Transfer-Encoding: 8bit

各位關心電子佛典的朋友:

以下的檔案是明.曾鳳儀居士所著《金剛經宗通》卷五,
請參考賜教。

--------------75FC7F4918A4
Content-Type: text/plain; charset=iso-8859-1; name="Jingangm.05"
Content-Transfer-Encoding: 8bit
Content-Disposition: inline; filename="Jingangm.05"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宗通》卷五
                                    姚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此云童壽)譯
                                    西天功德施菩薩(破取著不壞假名論)
                                    梁傅大士(頌)
                                    宋嘉禾長水法師子璿(金剛刊定記)
                                    明菩薩戒弟子南嶽山長曾鳳儀(宗通)


【十一、斷「住修降伏是我」疑】


    此疑從前文無我人等相而來。謂如所教住、修、降伏。遠離前十種疑執過
    患。豈是無我。若無我者。教誰住、修、降伏耶。此疑甚微細。要離我住
    、我修、我降伏心。方得修因清淨。故重申前請。

爾時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云何應住
。云何降伏其心。

佛告須菩提。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當生如是心。我應滅
度一切眾生。滅度一切眾生已。而無有一眾生實滅度者。何以故。須菩提。若
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則非菩薩。所以者何。須菩提。實無有
法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

    傅大士頌曰。
        空生重請問。無心為自身。
        欲發菩提者。當了現前因。
        行悲疑似妄。用智最言真。
        度生權立我。證理即無人。

    通曰。須菩提重立問端。說者謂前段說人無我。此段說法無我。古德相傳
    。不為無見。但人無我云者。謂斷見惑。法無我云者。謂斷思惑。須菩提
    示阿羅漢果。已證人法雙空。何須更問。第所問菩薩位中。自初地至七地
    。有俱生我執。自八地至十地。有俱生法執。俱生我執者。雖已斷前七識
    。尚執藏識為我。至八地捨藏。尚執能捨之者。是為法執。其間執情最為
    微細。非金剛慧莫能破之。故自初地至等覺。立為金剛十種深喻。皆所以
    蕩除此執也。須菩提前所問者。降伏俱生我執之意居多。後所問者。降伏
    俱生法執之意居多。二執雖略有淺深。至金剛道後異熟空。則降伏殆盡。
    而證於常住真心矣。

    須菩提問如來所說安住降伏之法。至不可思議境界。必無我相可得。又說
    果報亦不可思議。然則受果報者誰乎。若果無我以受果報。則修因之時。
    誰為安住。誰為降伏。隱然有一法我在也。佛說若是菩薩發無上菩提心者
    。何嘗有我。當生如是無我之心。謂我應滅度一切眾生。令入無餘涅槃。
    滅度一切眾生已。而不見有一眾生實滅度者。內不起於能度之心。外不見
    於可度之眾。念既不生。即是無我。無我。斯名菩薩也。以何義故。普度
    眾生而不起眾生之念耶。若菩薩有我度眾生之念。即是我相。有眾生為我
    所度之念。即是人相。人我未忘。即是眾生相。有涅槃可入。即是壽者相
    。有此四相。是顛倒行。非清淨因。不得名為發心菩薩也。

    彌勒菩薩偈曰。
        於內心修行。存我為菩薩。
        此即障於心。違於不住道。

    惟其與無住相違。故遠於無上菩提也。夫滅度眾生者。是廣大心。令入涅
    槃者。是第一心。不見滅度者。是常心。遠離四相者。是正智心。生如是
    四種利益眾生之心。方可謂與無上菩提相應。設有一法能發是心者。則謂
    之有我可也。以今觀之。前無所化之境。次無能化之心。心境俱忘。能所
    俱寂。實無有法發菩提心者。以第一義中。即最初一念發菩提心者。尚自
    無有。而又誰為之我耶。唯無有一法能發菩提心。故菩提不可得。菩提不
    可得。故眾生不可得。眾生不可得。故四相不可得。實際理地。一法不存
    。此其所以為金剛般若甚深義也。

    黃檗云。為汝起心作佛見。便謂有佛可成。作眾生見。便謂有眾生可度。
    起心動念。總是汝見處。若無一切見。佛有何處所。如文殊纔起佛見。便
    貶向二鐵圍山。僧云。今正悟時。佛在何處。檗云。問從何來。覺從何起
    。語默動靜。一切聲色。盡是佛事。何處覓佛。虛空世界皎皎地。無絲毫
    許與汝作見解。所以一切聲色。是佛之慧目。法不孤起。仗境方生。為物
    之故。有其多智。終日說。何曾說。終日聞。何曾聞。所以釋迦四十九年
    說。未曾說著一字。

    僧云。若如此。何處是菩提。檗云。菩提無是處。佛亦不得菩提。眾生亦
    不失菩提。不可以身得。不可以心求。一切眾生。即菩提相。僧云。如何
    發菩提心。檗云。菩提無所得。你今但發無所得心。決定不得一法。即菩
    提心。菩提無住處。是故無有得者。故云。我於然燈佛所。無有少法可
    得。佛即與我授記。明知一切眾生。不應更得菩提。你今問發菩提心。
    謂將一箇心學取佛去。唯擬作佛道。任汝三祇劫修。亦祇得箇報化佛。與
    你本源真性佛有何交涉。故云。外求有相佛。與汝不相似。

    妙哉論也。足為此段疏義。


【十二、斷佛因是有菩薩疑】


    此疑從上實無有法發菩提心者而來。功德施論曰。若無菩薩發趣大乘。則
    無有因證於佛果。成滿四種利益之事。云何世尊然燈佛所而得授記。汝於
    來世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能成四種利益眾生事。為遣此疑。故經云。

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於然燈佛所。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

不也。世尊。如我解佛所說義。佛於然燈佛所。無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

佛言。如是如是。須菩提。實無有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若
有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然燈佛則不與我授記。汝於來世當得作佛
。號釋迦牟尼。以實無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故然燈佛與我授記。作
是言。汝於來世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

    通曰。須菩提之為有我疑者至微矣。始而疑安住降伏者存我。是以降伏之
    智為我也。既聞實無有法發菩提心者。智實不生。安得有我。已又疑若不
    發心。即無菩薩。誰作佛因。不知佛於然燈佛所實無有法發菩提心。又何
    疑於菩薩乎。是無一法可得者。正作佛之因也。已又疑無法可得。無佛可
    成。將不墮於空見乎。不知諸法如義。不有不無。正是中道第一義。惟其
    不有不無。故一切法即佛法。非大身。名大身。何至絕無佛法也。佛既如
    是。菩薩亦如是。若有一法可得。即著四相。即非莊嚴。惟其即佛法非佛
    法。即莊嚴非莊嚴。即通達無我之義。方得名為菩薩。方得成作佛之因也
    。此四段疑。本屬一氣。故總括於此。

    刊定記曰。汝意之中。頗謂我於然燈佛所得菩提否。我昔買華供佛。布髮
    掩泥。蒙佛授記。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汝以為是行菩薩行耶。於無上
    菩提有所得耶。須菩提答云。不也。我意不謂如來得菩提也。我已解佛所
    說之義。夫菩提之法。寂滅無生。離諸分別。佛於然燈佛所。見身清淨。
    見佛清淨。無能得之心。亦無所得之法。是授記聲。不至於耳。實無有法
    得無上菩提。佛即印定之曰。如是如是。如來實無有法得無上菩提。若存
    能所。心境不亡。則是有法。由有法故。不順菩提。佛即不與授記。唯離
    能所。心境兩忘。則無有法。由無法故。則順菩提。故佛與之授記。我於
    彼時所修諸行。實無有一法得菩提者。以行而言。行行無得。以念而言。
    念念無得。

    彌勒菩薩偈曰。
        以後時授記。然燈行非上。

    謂然燈授記釋迦後當作佛。非有勝上因行。可於彼處證得菩提。惟無所得
    。故蒙授記。而又何疑於菩薩發無上菩提心者。實無有法乎。

    玄沙問鏡清。古人道。不見一法。是大過患。你且道不見甚麼法。清指露
    柱云。莫是這箇法麼。沙云。浙中清水白米從你喫。佛法未夢見在。天童
    拈云。鏡清當時恁麼答。玄沙末後恁麼道。還相契也無。然則鏡清久不作
    佛法夢。也須是玄沙同參始得。


【十三、斷無因則無佛法疑】


    此疑從上釋迦於然燈行因實無有得而來。若無行因。則不得阿耨菩提。若
    無菩提。即無諸佛如來。寧不一切皆無耶。為遣此疑。故經云。

何以故。如來者。即諸法如義。若有人言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
。實無有法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如來所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於是中無實無虛。是故如來說一切法皆是佛法。須菩提。所言一切法者。即
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須菩提。譬如人身長大。

須菩提言。世尊。如來說人身長大。即為非大身。是名大身。

    通曰。上言以無所得故。得授尊記。所云無所得者。豈同龜毛兔角。一無
    所有哉。真如性體。周遍法界。如如不動。即是諸經所言法法皆如之義。
    真如者。無實無虛。若有可得者。得即言實。失即言虛。唯無所得。此二
    俱遣。正顯中道第一義諦也。何以謂之無實。即一切法非一切法。即大身
    非大身。即是無實也。何以謂之無虛。非一切法是名一切法。非大身是名
    大身。即是無虛也。無實無虛。遠離空有二邊。固知所云無得者。殆超出
    有無之表。不可以有無論也。

    功德施論曰。佛者。覺也。菩提者。亦覺也。覺不應更得覺。故如來無一
    法可得。雖無一法可得。未嘗無如來。以真如是佛故。真如者。即諸法如
    義。如來即是實性、真如異名。本自不生。本自不滅。以無顛倒。故名實
    性。以無改變。故名真如。若有人言。既有如來。即有菩提。以得菩提。
    方名如來。若如來於然燈佛所。不見有法。能得菩提。昇於覺座。無有是
    處。是人以彼實有菩薩行者。非實語也。以彼於菩提有所得者。亦非實語
    也。法即菩提之法。佛即菩提。豈有得耶。偈曰菩提彼行等故。若是菩薩
    行行之時。實無可行。諸佛亦爾。無法可證正等菩提。然則如來終不得菩
    提耶。然如來所得無上菩提。得即無得。於是中無實無虛故。是故如來所
    得菩提。非實有為相故。有為相者。謂由因造。如五陰等。彼菩提法。無
    色等相。故曰無實。彼即於色等非相。色等相無。是其自相。彼即菩提相
    故。偈言彼即非相相。以不虛妄說。故曰無虛。非謂證於無所得法。而不
    該於一切也。是故佛說一切法皆是佛法。一切凡聖等法。非以自體為體。
    並以真如為體。真如但是佛所覺悟。故一切法名為佛法。

    彌勒菩薩偈曰。
        是法諸佛法。一切自體相。

    然所言一切色聲等法者。未曾一法有可得性。惟無性。即不能持其自體相
    。即非一切法也。若一切色聲等法皆不是法。云何名一切法耶。於無性中
    假言說故。由不是法。即非是有為相故。此成其法。是一切即真如之一切
    。是諸法即真如法自性也。以無彼法相。常不住持彼法相。畢竟能持非有
    之相。真如法身之體固自如是。譬如人身長大。如前文身如須彌山王。不
    自分別。而成大體。依彼法身。說此大身喻也。

    何以謂之大身耶。謂煩惱障、所知障二障無故。名圓具身。即是具足法身
    也。此有二種義。一者遍一切境。謂真如之性。隨於所在而不異故。一切
    眾生咸共有故。二者功德大。謂修行功德不可思議。與大體相應。以是之
    故。說名大身也。須菩提深契此意。故謂如來所說人身長大。非徒為有身
    說也。以色身依實義說。真如性中。無有有為諸相。不見其生。安有於大
    。即為非大身也。以有真如體故。即是無生之性。謂之非身。即此非身。
    名為妙大之身。非色身之謂也。

    彌勒菩薩偈曰。
        依彼法身佛。故說大身喻。
        身離一切障。及遍一切境。
        功德及大體。故即說大身。
        非身即是身。是故說非身。

    能知非身之為大身。足信無得之為真得也已。又何疑於無佛法哉。

    僧問雲門。如何是一代時教。雲門云。對一說。此即一切法之謂也。雪竇
    頌云。對一說。太孤絕。無孔鐵鎚重下楔。閻浮樹下笑呵呵。昨夜驪龍拗
    角折。別別。韶陽老人得一橛。

    僧問雲門。不是目前機。亦非目前事。如何。門云。倒一說。此即非一切
    法之謂也。雪竇頌云。倒一說。分一節。同死同生為君訣。八萬四千非鳳
    毛。三十三人入虎穴。別別。擾擾蔥蔥水堣諢C

    又僧問雲門。如何是清淨法身。門云。華藥欄。此即人身長大之謂也。僧
    云。便恁麼去時如何。門云。金毛獅子。此即為非大身之謂也。雪竇頌云
    。華藥欄。莫顢頇。星在秤兮不在盤。便恁麼。太無端。金毛獅子大家看
    。此諸法如義。甚深甚密。須從雲門葛藤穿過。方許少分相應。


【十四、斷無人度生嚴土疑】


    此疑同十二疑。皆從第十一疑中實無有法發心者而來。若無有法發菩提心
    者。即無菩薩。教誰度生。教誰嚴土哉。前疑無佛。此疑無菩薩。故曰菩
    薩亦如是。為遣此疑。故經云。

須菩提。菩薩亦如是。若作是言。我當滅度無量眾生。則不名菩薩。何以故。
須菩提。實無有法名為菩薩。是故佛說。一切法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
。須菩提。若菩薩作是言。我當莊嚴佛土。是不名菩薩。何以故。如來說莊嚴
佛土者即非莊嚴。是名莊嚴。須菩提。若菩薩通達無我法者。如來說名真是菩
 薩。(魏、陳、唐三釋。重菩薩二字。)

    傅大士頌曰。
        人與法相待。二相本來如。
        法空人是妄。人空法亦祛。
        人法兩俱實。授記可非虛。
        一切皆如幻。誰言得有無。

    通曰。前說菩薩發菩提心。尚有菩提可得。至此則實無有法發心者。發心
    且無。而況於菩提乎。前說菩薩不見有眾生可度。尚有菩薩可得。至此則
    實無有法名為菩薩。菩薩且無。而況於眾生乎。故知前所斷者。俱生我執
    。此所斷者。俱生法執。蓋微乎其微矣。傅大士云。人法兩俱實。授記可
    非虛。唯人法俱虛。故授記非實也。通前三疑。一口道盡。

    功德施論曰。上所說因清淨相。義末圓滿。為滿足故。再申前意。故謂如
    來於然燈佛所無少法可得。修因清淨。不但如來為然。諸菩薩亦如是。若
    作是言。我當滅度無量眾生。則見我為能度。眾生為所度。心境未忘。即
    是顛倒。不得名為菩薩也。何故一作是念。便不名菩薩耶。真如性中。毫
    末不存。實無少法可得。名為菩薩。若舉心動念。即乖法體。是故佛說一
    切法即是佛法。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第一義中。無菩薩、無凡
    夫。真界平等。不宜自生分別故。違之則見有四相。即是眾生。順之則不
    見四相。即是菩薩。畢竟無一法可得也。若菩薩作是言。所修六度萬行。
    為欲莊嚴佛土。不有淨因。安得淨果。是於色等聚所成佛土染著因故。亦
    不名為菩薩也。何故莊嚴亦不名為菩薩耶。如來所說莊嚴佛土者。第一義
    中。不見有能嚴、所嚴。實義無生故。即非莊嚴也。本既無生。何為復有
    是名。但依俗諦言說。故以是非莊嚴者。嚴與不嚴。等無有二。是名真莊
    嚴也。

    彌勒菩薩偈曰。
        不達真法界。起度眾生意。
        及清淨國土。生心即是倒。

    夫上嚴佛土。是為大智。下度眾生。是為大悲。此皆菩薩分內事。一作於
    念。便非菩薩。然則起何等心。方名為菩薩耶。若有眾生及菩薩通達無我
    法者。無我法有二種。一是眾生所有法。一是菩薩所有法。若能自智信者
    。若世間智。若出世間智。信解一切法無性。一切法無性。不但離於人我
    。抑且離於法我。終日莊嚴而未嘗莊嚴。終日度生而未嘗度生。是真無相
    。是真無住。如來說名真是菩薩。重說菩薩。一是攝世諦菩薩。一是出世
    諦菩薩。真可授記作佛者也。

    彌勒菩薩偈曰。
        眾生及菩薩。知諸法無我。
        非聖自智信。及聖以有智。

    雖非菩薩。而自智能信。即是菩薩。以有智慧故也。

    黃檗云。諸佛菩薩與一切蠢動含靈。同此大涅槃性。性即是心。心即是佛
    。佛即是法。一念離真。皆為妄想。不可以心更求於心。不可以佛更求於
    佛。不可以法更求於法。故學道人直下無心。默契而已。擬心即差。以心
    傳心。此為正見。慎勿向外逐境。認境為心。為有貪瞋癡。即立戒定慧。
    本無煩惱。焉用菩提。故祖師云。佛說一切法。為除一切心。我無一切心
    。何用一切法。本源清淨佛上。更不著一物。譬如虛空。雖無量珍寶莊嚴
    。終不能住。佛性同虛空。雖無量功德智慧莊嚴。終不能住。但迷本性。
    轉不見耳。所謂心地法門。萬物皆依此心建立。遇境即有。無境即無。不
    可於淨土上轉作境解。所言定慧。鑑用歷歷。寂寂惺惺。見聞覺知。並是
    境上作解。暫為中下根人說即得。若欲親證。皆不可作如此見解。盡是境
    法。有沒處。沒於有地。但於一切法不作有無見。即見法也。

    黃檗直從貼體法見上刮併殆盡。真所謂通達無我法者。


【十五、斷諸佛不見諸法疑】


    此疑從上菩薩不見眾生可度、佛土可淨而來。若菩薩不見彼是眾生。不見
    我為菩薩。斯則不見自他等相矣。若如是。諸佛不見諸法。都無智眼。為
    有境可得耶。無境可得耶。此中說無境界。故經云。

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有肉眼不。如是。世尊。如來有肉眼。

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有天眼不。如是。世尊。如來有天眼。

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有慧眼不。如是。世尊。如來有慧眼。

須菩提。云意云何。如來有法眼不。如是。世尊。如來有法眼。

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有佛眼不。如是。世尊。如來有佛眼。

    傅大士頌曰。
        天眼通非閡。肉眼閡非通。
        法眼唯觀俗。慧眼直緣空。
        佛眼如千日。照異體還同。
        圓明法界內。無處不含容。

    日月殊光如來解曰。言肉眼者。照見胎、卵、濕、化色身起滅因緣也。言
    天眼者。照見諸天宮殿、雲雨明暗、五星二曜旋伏因緣也。言慧眼著。照
    見眾生慧性淺深。上品下生輪迴託蔭因緣也。言法眼者。照見法身遍充三
    界。無形無相。盡虛空遍法界因緣也。言佛眼者。照見佛身世界無比。放
    光普照破諸黑暗。無障無礙圓滿十方。尋光見體知有涅槃國土也。此五眼
    如來。其中若有上根上智之人。能識此五種因緣。即名為大乘菩薩也。

須菩提。於意云何。如琲e中所有沙。佛說是沙不。

如是。世尊。如來說是沙。

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一琲e中所有沙。有如是沙等琲e。是諸琲e所有沙數
佛世界如是。寧為多不。

甚多。世尊。

佛告須菩提。爾所國土中所有眾生若干種心。如來悉知。何以故。如來說諸心
皆為非心。是名為心。所以者何。須菩提。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
來心不可得。

    傅大士頌曰。
        依他一念起。俱為妄所行。
        便分六十二。九百亂縱橫。
        過去滅無滅。當來生不生。
        常能作此觀。真妄坦然平。

    通曰。前云以佛智慧。悉知是人。悉見是人。所重在佛眼也。佛眼者。四
    皆殊勝。佛眼之外。無別四眼。如來知見無二。故前說五眼。後說若干種
    心。如來悉知。以眾生心。皆真心所現少分之法。如來證真實心。豈有諸
    妄而不睹耶。故能通達無我法者。正與如來真心相應。所以能悉知悉見也
    。

    刊定記曰。諸佛菩薩。遠離能、所分別。不見一法可得。豈都無所見耶。
    然真實智眼。照了前境。略有五種。一者肉團中有淨色根。見障內色。名
    為肉眼。佛具諸根。故有肉眼。二者於肉眼邊。引淨天眼。見障外色。名
    為天眼。三者以根本智。洞析真理。名為慧眼。四者以後得智。說法度人
    。名為法眼。前四在佛。迥異二乘菩薩所得。總名佛眼。如來具足五眼。
    無所不矚。此約能見五眼以名見淨。下約所知諸心以明智淨。

    彌勒菩薩偈曰。
        雖不見諸法。非無了境眼。
        諸佛五種實。以見彼顛倒。

    欲明如來之智。微妙能知。故約所知之境。廣多以顯。於意云何。如琲e
    中所有沙數。佛說是沙不。如是。世尊。如來說是沙。此約一箇琲e以數
    沙也。於意云何。如一琲e中所有沙數。如是沙等琲e。此約一河中沙以
    數河也。是諸琲e所有沙數佛世界如是。寧為多不。是約諸琲e中沙以數
    界也。佛告須菩提。爾所國土中所有眾生若干種心。約爾所界中眾生心量
    。若是其多也。若干種心。不出於染、淨二種。而如來悉能知之者。則何
    以故。彼等諸心。取著妄境。皆是六識顛倒。為心流轉。種種差別。何故
    如來說名非心。由無持故。心即流散。以彼住於虛妄。不住於真實。非心
    所住也。

    彌勒菩薩偈曰。
        種種顛倒識。以離於實念。
        不住彼實智。是故說顛倒。

    若如是不住者。遠離彼四念處。既無執持。隨緣常轉。即是相續顛倒。名
    虛妄性。所以說諸心為顛倒識若。何謂也。以於過、現、未來求不得故。
    過去心已滅故。未來心未生故。即過去、未來以驗現在。其現在虛妄分別
    。即是遍計所執。自性非有。故此流轉之心。皆是妄識所緣。無有三世性
    故。故如來悉知悉見。說名非心。所貴佛眼者。不取其能知眾生之妄心。
    取其知妄心皆不可得也。妄心既不可得。即是真心。真心不滅。是名為心
    。此之謂正知正見。豈彼肉眼比智可及乎。

    昔有西天大耳三藏到京。云得他心通。肅宗命忠國師試驗。三藏纔見師。
    便禮拜。立於右邊。師問曰。汝得他心通耶。對曰。不敢。師曰。汝道老
    僧即今在甚麼處。曰。和尚是一國之師。何得去西川看競渡。良久再問。
    汝道老僧即今在甚麼處。曰。和尚是一國之師。何得卻在天津橋上看弄猢
    猻。師良久復問。汝道老僧只今在甚麼處。藏罔測。師叱云。這野狐精。
    他心通在甚麼處。藏無對。

    後僧問仰山曰。大耳三藏第三度為甚麼不見國師。仰曰。前兩度是涉境心
    。後入自受用三昧。所以不見。又有僧問玄沙。沙曰。汝道前兩度還見麼
    。玄覺云。前兩度見。後來為甚麼不見。且道利害在甚麼處。又僧問趙州
    。大耳三藏第三度不見國師。未審國師在甚麼處。州云。在三藏鼻孔上。
    後僧問玄沙。既在鼻孔上。為甚麼不見。妙云。只為太近。

    天童拈云。三藏不見國師則且置。你道國師自知下落處麼。若謂自知。則
    百烏銜華。諸天供養。未有休日。且道正當恁麼時。落在什麼處。

    昔德山至澧陽。路上見一婆子賣餅。因息肩買餅點心。婆指擔曰。這箇是
    甚麼文字。山曰。青龍疏鈔。婆曰。講何經。山曰。金剛經。婆曰。我有
    一問。你若答得。施與點心。若答不得。且別處去。金剛經道。過去心不
    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未審上座點那箇心。山無語。遂往
    龍潭。發明己事。將疏鈔堆法堂前。舉火炬曰。窮諸玄辨。若一毫置於太
    虛。竭世樞機。似一滴投於巨壑。遂焚之。故了知不可得心。若忠國師、
    德山者。可謂具佛眼矣。


【十六、斷福德例心顛倒疑】


    此疑從上心住顛倒而來。如來悉知眾生若干種心。又悉知成就無量福德。
    心既流轉。是虛妄性。所有福聚。亦並成虛。此既是妄。即同顛倒。何名
    善法。然則修行諸善法。不落於空乎。為遣此疑。故經云。

須菩提。於意云何。若有人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以用布施。是人以是因緣。得
福多不。

如是。世尊。此人以是因緣得福甚多。

須菩提。若福德有實。如來不說得福德多。以福德無故。如來說得福德多。

    自在力王如來解曰。此雖如是布施。只是有礙之寶。不是無為清淨功德。
    是故如來不說多也。若有菩薩。以盧舍那身中七覺菩提。持齋禮讚。從其
    心燈。化生功德。不生不滅。堅如金剛。乘香華雲。入無邊界。起光明臺
    。供養十方一切諸佛。此是無為功德見性之施。

    化為菩薩頌曰。
        廣將七寶持為施。如來不說福田多。
        若用心燈充供養。威光遍照滿娑婆。

    通曰。前須菩提說。是福德即非福德性。是故如來說福德多。以福德性不
    墮諸數。故非多寡可論。說福德多者。但指世福言也。須菩提以真諦較俗
    諦。故以世福之多不如其無。世尊則以真諦即俗諦。惟以福德之無故言其
    多。且福德有性。即是福德有實。今并其性而無之。不住於真。不住於俗
    。正以顯中道諦也。

    刊定記曰。流轉之心。可是於妄。所言福聚。體不是虛。如以布施為因。
    以七寶為緣。施遍於大千世界。則福亦遍於大千世界。豈不甚多。然無正
    覺智慧所持。成有漏因。得福雖多。有福德實性可得。如來不謂之多也。
    以住相布施。是其顛倒故。若不住相而行布施。由是正覺智慧所持。成無
    漏因。雖無福德可得。以無福德實性故。其多不可量也。是故如來說得福
    德多。以第一義中。本無取蘊。故無有實。以依俗諦。但有言說。故言其
    多。是即智之所持。非顛倒也。前眾生心住於相。是名顛倒。以其違於本
    來空寂之體故。此布施不住於相。非是顛倒。以其順於本來空寂之體故。

    彌勒菩薩偈曰。
        佛智慧根本。非顛倒功德。
        以是福德相。故重說譬喻。

    如是五眼所見。都無所得。是佛境界。以是應知離相淨因。無境可得。故
    通達無我法者。無知而無乎不知。無見而無乎不見也。

    德山上堂。若也於己無事。則勿妄求。妄求而得。亦非得也。汝但於事無
    心。無心於事。則虛而靈。空而妙。若毛端許。言之本末者。皆為自欺。
    何故。毫釐繫念。三塗業因。瞥爾情生。萬劫羈鎖。聖名凡號。盡是虛聲
    。殊相劣形。皆為幻色。汝欲求之。得無累乎。及其厭之。又成大患。終
    而無益。德山故熟於金剛之旨。不覺縷縷而出。如上名言。一一得無惑去
    。方可名般若智也。


  輸 入 者:徐言輝           roberhhh@ms9.hinet.net 1996/8/1
  再 校 者:電子佛典編輯小組 ebtwg@ms12.hinet.net   1997/4/5
  輸入版本:參酌相關版本修訂而成。



--------------75FC7F4918A4--
Fri Apr 18 03:31:34 1997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