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信

 
《金剛經宗通》卷四
#1
發信站: National Sun Yet San University (ms12.hinet.net>, 信區: BudaTech)
這是一個 MINE 格式的 multi-part 信息.

--------------5E1123A85D5B
Content-Type: text/plain; charset=iso-8859-1
Content-Transfer-Encoding: 8bit

各位關心電子佛典的朋友:

以下的檔案是明.曾鳳儀居士所著《金剛經宗通》卷四,
請參考賜教。

--------------5E1123A85D5B
Content-Type: text/plain; charset=iso-8859-1; name="Jingangm.04"
Content-Transfer-Encoding: 8bit
Content-Disposition: inline; filename="Jingangm.04"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宗通》卷四
                                    姚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此云童壽)譯
                                    西天功德施菩薩(破取著不壞假名論)
                                    梁傅大士(頌)
                                    宋嘉禾長水法師子璿(金剛刊定記)
                                    明菩薩戒弟子南嶽山長曾鳳儀(宗通)


【八、斷「持說未脫苦果」疑】


    此疑從前。捨身布施而來。若一切佛法中般若波羅蜜最為上者。但持說般
    若足矣。何用勤苦行餘度耶。今持說者。行菩薩行。割股救鴿。投崖飼虎
    。如是等行。皆名苦因。云何前捨身命布施者。即成苦果。而此獨不成苦
    果耶。為遣此疑。示現般若攝持餘度。故經云。

須菩提。忍辱波羅蜜。如來說非忍辱波羅蜜。(時本有。是名忍辱波羅蜜句。
非。 )何以故。 須菩提。如我昔為歌利王割截身體。我於爾時無我相、無人
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何以故。我於往昔節節支解時。若有我相、人相、
眾生相、壽者相。應生瞋恨。須菩提。又念過去於五百世作忍辱仙人。於爾所
世。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

    傅大士頌曰。
        暴虐唯無道。時稱歌利王。
        逢君出遊獵。仙人橫被傷。
        頻經五百世。前後極時長。
        承先忍辱力。今乃證真常。

是故須菩提。菩薩應離一切相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不應住色生心。不應
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生無所住心。若心有住。即為非住。是故佛說菩薩心不
應住色布施。須菩提。菩薩為利益一切眾生故。應如是布施。

    傅大士頌曰。
        菩薩懷深智。何時不帶悲。
        投身憂虎餓。割肉恐鷹飢。
        精勤三大劫。曾無一念疲。
        如能同此行。皆得作天師。

如來說一切諸相。即是非相。又說一切眾生。即非眾生。

    通曰。上言金剛般若是第一波羅蜜。或謂布施為第一者。以布施能攝餘度
    。不知餘度無般若。如闕目而無導師。縱得福報。難證法身。較量優劣。
    斷乎般若為第一也。故此以第一波羅蜜能攝餘度。如忍辱。即是持戒。顏
    色不變。即是禪定。忍至五百世。即是精進。而中無我人等相。即是般若
    也。故忍辱不住於相。布施不住於相。方證菩提。而所謂不住於相者。非
    金剛慧。固莫能照了也。如是雖行忍辱。亦是般若。以此布施。是真布施
    。豈彼身命布施求世間福者可同日語哉。

    功德施論曰。如來忍辱波羅蜜者。以世諦論。則名苦行。便同捨身。俱成
    苦果。約第一義諦。雖行苦行。有堪忍性故。即忍辱非忍辱。遠離有此分
    別心故。此名勝事。有二種義。一、是善性故。諸波羅蜜皆以善為體性故
    。二、是彼岸。功德不可量。非波羅蜜者。無人知彼功德岸故。由斯得名
    第一最勝義。此苦行勝彼捨身遠矣。彌勒菩薩偈曰。能忍於苦行。以苦行
    有善。彼福不可量。如是最勝義。以能離相故也。

    如我昔為仙人。山中修道。值歌利王出獵。疲極就臥。諸妃潛禮仙人。王
    覺。怒其貪觀女色。乃割截其身體。節節支離解散。我時容顏不變。無有
    我、人等相。王乃悔過。我言。大王。我心無瞋。亦如無貪。我若真實
    無瞋恨者。令我此身平復如故。作是語已。平復如故。是時若有我、人等
    相。應生瞋恨。不得平復如故。以無我、人等相。不見有我身割截。亦不
    見有王為割截。亦非愚癡罔然不覺。一切分別都無所有。方成真實忍波羅
    蜜也。

    彌勒菩薩偈曰。
        離我及恚相。實無於若惱。
        共樂有慈悲。如是苦行果。

    唯離我故。不見苦。唯離恚故。不見惱。無苦即見共樂。無惱即見慈悲。
    心與慈悲相應。雖苦不見其苦也。若菩薩苦行之時。見有苦惱。即便欲捨
    菩提之心。是故應離諸相。若人不生勝菩提心。應生瞋恨。為防此過故。
    謂此苦行果。非是一時能為此忍。可暫而不可常。又念過去往昔未遇惡王
    。凡五百世作忍辱仙人。已於多生無我、人等相。忍之熟故。人以累苦難
    忍。而不知累苦能忍也。

    彌勒菩薩偈曰。
        為不捨心起。修行及堅固。
        為忍波羅蜜。習彼能學心。

    為何等心起行相而修行。為何等心堅固勤求不捨菩提。此謂入初地勝義之
    心。得忍邊際。即忍辱非忍辱。即是此心方便行無住心也。我唯有此離相
    之行得成於忍。故能與無上菩提相應。是故諸菩薩等。應離一切相發無上
    菩提心。習彼能學無住之心。但離諸相。即得菩提。如說。坐於菩提座。
    永斷一切想是也。

    云何離相耶。謂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生無
    所住菩提之心。若心有住色等境界。即為非住菩提也。以住菩提。故無所
    住。何以故。如是住者。即為非住。如有經說。菩提無住處。是故非住是
    住菩提之異名也。然則不住於相。是般若智。不但攝忍辱。且攝菩提矣。
    既攝菩提。何所不攝。以是義故。佛於正答問中。說菩薩心。不應住色布
    施。不應住聲、香、味、觸、法布施。布施雖攝六度。然離於施物、施者
    、受者三種分別。即是般若波羅蜜。故謂般若能攝六度也。若住色等布施
    。即有疲乏。而菩提心不生。不住色等布施。即不疲乏。而菩提心生。諸
    菩薩摩詞薩。為利益一切眾生之故。應如是布施不住於相。

    云何利益眾生修行而不住於眾生事耶。

    彌勒菩薩偈曰。
        修行利眾生。如是因當識。
        眾生及事相。遠離亦應知。

    故布施莫大於法施。法施莫大於滅度一切眾生。若見有眾生可度。即是著
    相。是故如來說一切諸相即是非相。又說一切眾生即非眾生。此故以利益
    為修因。眾生及事相。皆應遠離也。何者是眾生事。謂名相眾生及彼陰事
    故。

    彌勒菩薩偈曰。
        假名及陰事。如來離彼相。
        諸佛無彼二。以見實法故。

    彼眾生者。唯是名字施設。喚為眾生。即彼假名無實體故。謂一切相貌即
    非相貌。如是足明人無我也。世謂眾生為五陰所成。然彼五陰等法無眾生
    體。以無實故。無能成之五陰故。謂一切眾生即非眾生。如是足明法無我
    也。一切如來明彼二相不實。故離彼相。然所以無彼人、法二相者。以見
    實法故。若彼二實有者。諸佛如來應有彼二相。何以故。諸佛如來實見故
    。唯諸佛見於實法。故不見有所度之人。亦不見有能度之智。乃能無所住
    而行於布施。故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當離一切相也。

    僧問黃檗。如我昔為歌刊王割截身體如何。檗云。仙人者。即是你心。歌
    利王。好求也。不守王位。謂之貪利。如今學人不積功累德。見者便擬學
    。與歌利王何別。如見色時。壞卻仙人眼。聞聲時。壞卻仙人耳。乃至覺
    知時。亦復如是。喚作節節支解。云。祇如仙人忍時。不合更有節節支解
    。不可一心忍。一心不忍也。檗云。你作無生見、忍辱解、無求解。總是
    傷損。云。仙人被割時。還知痛否。又云。此中無受者。是誰受痛。檗云
    。你既不痛。出頭來覓箇甚麼。

    又僧問。何者是精進。檗云。身心不起。是名第一牢強精進。纔起心向外
    求者。名為歌利王愛遊獵去。心不外遊。即是忍辱仙人。身心俱無。即是
    佛道。此金剛第一義也。

    黃檗把得便用。縱橫無礙。是真能信解受持者。甚為希有。


【九、斷。能證無體非因疑】


    此疑從前第三、第七中來。彼較量內外財施不及持經。以此得菩提故。遂
    疑言說是因。菩提是果。以言說證果。理則不成。何者。果是無為。無為
    有體。因是有為。有為無體。無體之道。不到果中。故疑其非因也。為遣
    此疑。乃說無實無虛。原不屬於有無。故經云。

須菩提。如來是真語者、實語者、如語者、不誑語者、不異語者。須菩提。如
來所得法。此法無實無虛。

    傅大士頌曰。
        眾生與蘊界。名別體非殊。
        了知心似幻。迷情見有餘。
        真言言不妄。實語語非虛。
        始終無變異。性相本來如。

    通曰。每誦此經。如來說。一切諸相即是非相。又說。一切眾生即非眾生
    。此等說話。其實難信。恐人疑為誑語。故說。如來是真語者云云。以此
    法無實無虛故。惟其無實。不見有諸相可得。不見有眾生可度。惟其無虛
    。未嘗不現起諸相。未嘗不現起眾生。即諸相離諸相。即眾生離眾生。是
    之謂無所住而生其心。雖減度一切眾生。而不見一眾生得滅度也。此乃一
    真如法界。如來者。本此如而來。故所說者。不異如而說。要令諸菩薩同
    歸於如如性海也。傅大士偈。始於眾生與蘊界。終於性相本來如。合上文
    並頌之。大有當於心。最宜詳味。

    刊定記曰。如來之言。真實無異。皆如其事。不誑眾生。今說持經必趣菩
    提。汝等云何不信。又以如來說於真實等。故名如來為真實語者。真語者
    何。謂說佛身大菩提法也。是真智故。實語者何。謂說小乘四諦法也。諦
    是實義。如語者何。謂說大乘法有真如。而小乘無也。不異語者何。謂說
    三世受記等事。更無差謬。以上四語所說。不離利生行施等法。是法即道
    也。菩提妙果。雖不住此有為法中。而利生行施等道。實為菩提之因。此
    言說有為之因。能證離言無為之果。又何疑於因果不相符哉。

    彌勒菩薩偈曰。
        果雖不住道。而道能為因。
        以諸佛實語。彼智有四種。

    實智及小乘。說摩詞衍法。及一切授記。以不虛說故。秦什譯時。加不誑
    語。明四語總不誑也。以何法故不誑於眾生耶。為如來所得法無實無虛故
    。云何無實。如來證第一義。一切法本性無生。無生故不曾是有也。云何
    無虛。既無生。豈有滅。是故非虛。實虛二境皆不可得。於何而見其有為
    。於何而見其無為哉。

    彌勒偈曰。
        順彼實智說。不實亦不虛。
        如聞聲取證。對治如是說。

    如人聞說依言得菩提。便謂言中有菩提。又聞言中無菩提。便謂畢竟無菩
    提。不達言空而法實。故有此執。今言無實無虛。正所以對治之也。言說
    文宇。性本非有。言中菩提。亦同言說。如言於火。但有火名。二俱無實
    。以所說法。不能得彼證法。所以對治言中有菩提之說也。言說無體。依
    而證實。不無離言之法。如言雖非火。不無離言之火。以此所說法。隨順
    彼證法。證果是實。故非虛也。所以對治言中無菩提之說也。言說非虛非
    實。利生行施亦非虛非實。究竟菩提亦非虛非實。孰謂持說不能於菩提作
    因哉。

    昔伏馱蜜多尊者付法於脅尊者。偈云。真理本無名。因名顯真理。受得真
    實法。非真亦非偽。而脅尊者付法於富那夜奢。
    偈曰。
        真體自然真。因真說有理。
        領得真真法。無行亦無止。

    初脅尊者至華氏國。憩一樹下。右手指地而告眾。曰。此地變金色。當有
    聖人入會。言訖即變金色。時有長者子富那夜奢合掌前立。祖問曰。汝從
    何來。答曰。我心非往。祖曰。汝何處住。答云。我心非止。祖云。汝不
    定耶。答云。諸佛亦然。祖曰。汝非諸佛。答云。諸佛亦非。祖因說偈曰
    。此地變金色。預知有聖至。當坐菩提樹。覺華而成已。夜奢復說偈曰。
    師坐金色地。常說真實義。回光而照我。令入三摩諦。祖遂度出家。以法
    付之。此無住妙理。從古已然。於斯信人。大不容易。


【十、斷。如遍有得無得疑(如遍亦作真如)】


    此疑從上。不住相布施而來。功德施菩薩論曰。若所證法無生無性。非實
    非虛。是即諸佛第一義身。從此為因。二身成就。菩薩何故捨所證法。住
    於是等而行施耶。真如一切時處皆有。既遍時處。即合皆得。何故有得。
    有不得者。為遣此疑。故經云。

須菩提。若菩薩心住於法而行布施。如人入闇。即無所見。若菩薩心不住法而
行布施。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見種種色。

    傅大士頌曰。
        證空便為實。執我乃成虛。
        非空亦非有。誰有復誰無。
        對病應施藥。無病藥還祛。
        須依二空理。穎脫人無餘。

    通曰。上言如來所得法。此法無實無虛。六祖云。無實者。以法體空寂。
    無相可得。然中有琩F性德。用之不匱。故言無虛。惟其有琩F之用。不
    妨行於布施。惟其體自空寂。故應不住於法。但知布施而不知離相。即住
    於實。不免執我之過。但知離相而不知布施。即住於虛。不免證空之失。
    皆非中道諦也。能離二邊而無住者。非具有根本智。及第一般若之力。莫
    能契其妙也。無上菩提。非實非虛。無住布施。非空非有。此果因一契之
    理。豈得謂行施便違於真如耶。上無實無虛。承布施而來。此復以布施證
    明其意。語本聯絡。傅大士偈亦極綿密。

    刊定記曰。真如遍一切時。遍一切處。有得、不得者。由心有住法、不住
    法之異耳。若住法行施。則不得真如。如入闇中。一無所見。若無住行施
    。則得真如。如太陽昇天。何所不矚。住法何以不得真如。由無般若觀照
    之智。即執著色等六塵。及空有等法。由執著故。心不清淨。為塵所染。
    但見布施。不見餘法。雖得染福。不離苦果。縱有涅槃樂處。近而不達。
    故如闇中無所見也。

    彌勒偈曰。
        時及處實有。而不得真如。
        無智以住法。餘者有智得。

    不住法何以為得真如。由於有目。具根本智。又得日光明照。通達般若。
    心極清淨。決定了知佛法無性。故能悟一切法。不滅不生。不斷不常。不
    一不異。不來不去。速成正覺。得大涅槃。如是行不住施。如見種種色也
    。

    彌勒菩薩偈曰。
        暗如愚無智。明者如有智。
        對法及對治。得滅法如是。

    明與暗對。是對法也。以有智治無智。是對治也。智生則無智滅。明生則
    暗滅。證寂滅法。亦復如是。真如之理周遍十方。悟亦不增。迷亦不減。
    得失在人。非法有相違過也。

    玄沙云。汝今欲得出今五蘊身主宰。但識取汝秘密金剛體。古人向汝道。
    圓成正遍。遍周沙界。我今少分為汝。智著可以譬喻得解。汝還見南閻浮
    提日麼。世間所作興營。養身活命種種心行作業。莫非皆承日光成立。祇
    如日體還有許多般心行麼。還有不周遍處麼。欲識金剛體。亦須如是看。
    祇如山河大地。十方國土。色空明暗。及汝身心。莫非盡承汝圓成威光所
    現。直是天人群生類。所作業次。受生果報。有情無情。莫非承汝威光。
    乃至諸佛成道成果。接物利生。莫非盡承汝威光。祇如金剛體。還有凡夫
    諸佛麼。有汝心行麼。不可道無便得當去也。知麼。玄沙以日喻金剛體。
    暗符甚深般若之旨。心心相印。豈不其然。

須菩提。當來之世。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於此經受持讀誦。即為如來以佛
智慧。悉知是人。悉見是人。皆得成就無量無邊功德。須菩提。若有善男子善
女人。初日分以琲e沙等身布施。中日分復以琲e沙等身布施。後日分亦以
河沙等身布施。如是無量百千萬億劫以身布施。若復有人。聞此經典。信心不
逆。其福勝彼。何況書寫受持讀誦。為人解說。

    傅大士頌曰。
        眾生及壽者。蘊上假虛名。
        如龜毛不實。似兔角無形。
        捨身由妄識。施命為迷情。
        詳論福比智。不及受持經。

須菩提。以要言之。是經有不可思議、不可稱量無邊功德。如來為發大乘者說
。為發最上乘者說。若有人能受持讀誦。廣為人說。如來悉知是人。悉見是人
。皆得成就不可量、不可稱、無有邊、不可思議功德。如是人等。即為荷擔如
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以故。須菩提。若樂小法者。著我見、人見、眾生
見、壽者見。即於此經。不能聽受讀誦。為人解說。須菩提。在在處處。若有
此經。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所應供養。當知此處即為是塔。皆應恭敬作禮
圍繞。以諸華香而散其處。

    傅大士頌曰。
        所作依他性。修成功德林。
        終無趨寂意。唯有濟群心。
        行悲悲廣大。用智智能深。
        利他兼自利。小聖詎能任。

    通曰。如來深讚此經。如日光明照。見種種色。是出世間上上智。聲聞、
    緣覺所不能窺。唯有大乘菩薩智悲雙運。乃克負荷。若有人能受持此經。
    莫逆於心。是於多生種諸善根。故聞斯信。信斯解。解斯行。自利利他。
    不捨菩提。此乃最上乘根器。豈修世間福者可倫哉。何為諄諄以布施較量
    也。布施亦六度之一。祇知布施而不知般若。縱以身命布施至琩F劫數。
    終是識情用事。於真性無與。況眾生是假。身命亦是假。虛假作為。勞而
    罔功。故般若為布施眼目。能令布施到於彼岸。足知是經是第一波羅蜜。
    當尊敬而奉持之也。

    刊定記曰。得真如者。為由心淨。心淨。由不住法。不住法。緣有智。有
    智。蓋由聞經。故知此經有其勝德。當來之世。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
    於此經依法修行。其名有三。一、受持。二、讀誦。三、演說。受者。受
    其文。持者。持其義。對文曰讀。暗念曰誦。欲受其文故先讀。欲持其義
    故先誦。是讀誦乃受持之因。然受持者。思慧。讀誦者。聞慧。若無所聞
    。憑何讀誦。是則從他聞法。內自思惟。為得修行智也。此。名具三種法
    。聞思修行。為自身淳熟故。餘者化眾生。廣說法故。彌勒菩薩偈曰。於
    何法修行。得何等福德。復成就何業。如是說修行。名具三種法。受持聞
    廣說。修從他及內。得聞是修智。此為自淳熟。餘者化眾生。

    唯佛智慧悉知、悉見是人。既行勝因。必得妙果。當能成就無量無邊功德
    。然何以顯其功德之殊勝哉。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琲e沙等身命布施。
    初日分如是。中日分如是。後日分亦如是。一日之間布施無倦。乃至百劫
    如是。千劫如是。萬劫如是。億劫如是。無量劫中布施無倦。以財施者。
    有力之家。尚可勉為。以身施者。不惜性命。實是善行。其得福德。較之
    於前但以一河沙身命施者。時事皆大。福亦最勝。彌勒菩薩偈曰。以事及
    時大。福中勝福德。云何勝。以事勝故。即一日時捨多身故。復多時故。

    若復有人聞此經典。如石投水。信心不逆。即此信根。能趣菩提。視彼布
    施未忘於我者。天地懸殊。其福為尤勝也。何況書寫受持讀誦。信而好。
    好而樂。憶持不忘。浹於心髓。時復為人解說甚深義趣。不徒自度。且以
    度人。彼以相施。此以無相施。其功德豈可勝道哉。所云得何等福德者。
    蓋如此。

    又云。復成就何業者。何以竟其說耶。以要言之。是經有無量功德。不可
    思議。是經有無邊功德。不可思議。無量、無邊思議可及者。菩薩二乘或
    可測度。惟其不可心思。不可擬議。非名相之境。惟證乃知。是功德殊勝
    。福果堅牢。為獨性所獲之福。非餘者所知。於聲聞等是不共性故。故此
    法門。下劣根器每不欲聞。如來為發大乘者說。回心向大。入菩薩乘。是
    。由漸而入者。為發最上乘者說。直趨無上菩提。更不落於階級。是。由
    頓而入者。但一佛乘。更無餘乘。由權教則名之曰大乘。即大乘亦非乘。
    則名之曰最上乘。是世間希聞希信之法也。

    彌勒菩薩偈曰。
        唯依大人說。及希聞信法。

    若有人能聞說此經。受持、讀誦以自利。廣為人說以利他。二利兼行。不
    離般若。是故如來悉知是人、悉見是人。智慧增長。福德亦與之增長。皆
    得成就不可量(至長也)、不可稱(至重也)、無有邊(至廣也)。如是
    不可思議之功德。偈曰。無上因增長。又曰。滿足無上界。圓滿資糧。能
    令佛種不斷。如是人等則為荷擔如來無上菩提。背負曰荷。在肩曰擔。謂
    以大悲下化。以大智上求。以大願雙運。安於精進肩上。從煩惱生死中出
    。念念不住。直至菩提真性。自他一時解脫。方捨此擔。是名。受持真妙
    法。由彼持法。即是持菩提也。

    云何如來唯為大乘者說。何故持說名為荷擔菩提耶。以樂小法者。著我、
    人、眾生、壽者等見。不能受持為人解說。何名小法。誰為樂小之人。四
    諦因緣。名為小法。聲聞、緣覺。即是樂小之人。滯情於中。乃名為樂。
    彼有法執。此顯三空。是其非處。故不能持說也。當知能持說者。即是廣
    大信解。樂大法者。即是甚深信解。不著我、人、眾生、壽者等見。能成
    就最上法器。荷擔如來種種力用。故佛為說此經也。

    是一切諸佛從此經生。一切善法從此經出。在在處處若有此經。一切世間
    天人等所應供養。此經乃超出三界之法。諸在三界中者應供養也。當知此
    處即為是塔。如佛像貌安住於中。皆應恭敬作禮圍繞。人能演法。功與塔
    等。地雖無思。持說者故。當以種種華香而散其處。如雨華讚歎。重其法
    。因重其處也。其處尚當恭敬。況人得真實妙法。豈不為人恭敬而得福報
    也乎。

    彌勒菩薩偈曰。
        受持真妙法。尊重身得福。

    所謂成就不可思議功德者。此也。

    百丈云。祇如有人。以福智四事供養四百萬億阿僧祇世界六趣四生。隨其
    所欲。滿八十年。後作是念。然此眾生皆已衰老。我當以佛法而訓導之。
    令得須陀洹果。乃至阿羅漢道。如是施主。但施眾生一切樂具。功德尚自
    無量。何況令得須陀洹果。乃至阿羅漢道。功德無量無邊。尚不如五十人
    聞經隨喜功德。報恩經云。摩耶夫人生五百太子。盡得辟支佛果。而皆滅
    度。各各起塔供養。一一禮拜。歎言。不如生於一子得無上菩提。省我心
    力。祇如今於百千萬眾中有一人得者。價值三千大千世界。所以常勸眾人
    須玄解自理。自理若玄。使得福智。如貴使賤。亦如無住車。若守此作解
    。名髻中珠。亦名有價寶珠。亦名運糞人。若不守此作解。如王髻中明珠
    與之。亦名無價大寶。亦名運糞出。佛直是纏外人。卻來纏內與麼作佛。
    直是生死那邊人。直是玄絕那邊人。卻來向這岸與麼作佛。百丈故是最上
    法器。荷擔如來無上菩提。乃能為人解說。符合金剛甚深義趣。不為樂小
    法者見解。是最上乘的派也。

復次。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讀誦此經。若為人輕賤。是人先世罪業
。應墮惡道。以今世人輕賤故。先世罪業即為消滅。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

    傅大士頌曰。
        先當有報障。今日受持經。
        暫被人輕賤。轉重復還輕。
        若了依他起。能除遍計情。
        常依般若觀。何慮不圓成。

    六祖口訣云。佛言持經之人。合得一切人恭敬供養。為多生有重業障故。
    今生雖持此經。常被人輕賤。不得敬養。自以持經故。不起我人等相。不
    問冤親。常行恭敬。有犯不較。常修般若波羅蜜。歷劫重罪悉皆消滅。又
    約理而言。先世即是前念妄心。今世即是後念覺心。以後念覺心輕前念妄
    心。妄不能住。故云先世罪業即為消滅。妄念既滅。罪業不成。即得菩提
    。此理事二解。皆約觀行。與傅大士頌無異。梵本中有言此為善事。謂遭
    輕辱時。顯被辱之人有福德性故。祖云。自以持經故。不起我人等相。不
    問冤親。常行恭敬。正與善事意符合。大論云。先世重罪。應入地獄。以
    行般若故。現世輕受。譬如重因應死。有勢力護。則受鞭杖而已。持經無
    我相等。即煩惱障盡。極惡消滅。即業障盡。不墮惡道。即報障盡。三障
    既滅。三德必圓。故云當得菩提也。

    功德施論曰。如來品說。若復有人受持此經。乃至演說。是人現世或作惡
    夢。或遭重疾。或被軀逼。強使遠行。罵辱鞭打。乃至殞命。所有惡業。
    咸得消除。復有頌言。若人造惡業。作已生怖畏。自悔若向人。永拔其根
    本。將心悔過。尚除根本。何況有人受持正法若乎。如餘教說。業雖經百
    劫。而終無失壞。眾緣會遇時。要必生於果。非有相違。此復云何。且十
    不善惡趣之業。由持正法。泣悔先罪。惡趣果雖永不生。然於現身受諸苦
    報。現受諸苦。豈失壞耶。不生惡趣。非拔根耶。若有無間決定業者。命
    終之後。定生彼故。應住劫受。須臾出故。如阿闍王等。是故無違。持說
    此經。不但轉重令輕。轉輕令無而已。又謂當得菩提。

    彌勒菩薩偈曰。
        及遠離諸障。復能速證法。

    唯其能速證法。故諸報障不難離也。

    僧問雲居。承教有言。是人先世罪業應墮惡道。以今世人輕賤故。先世罪
    業即為消滅。此意如何。居云。動則應墮惡道。靜則為人輕賤。崇壽稠云
    。心外有法應墮惡道。守住自己為人輕賤。

    天童頌云。
        綴綴功過。膠膠因果。
        鏡外狂奔演若多。杖頭擊著破灶墮。
        灶墮破。來相賀。卻道從前辜負我。

    雪竇頌云。
        明珠在掌。有功者賞。
        胡漢不來。全無伎倆。
        伎倆既無。波旬失塗。
        瞿曇瞿曇。識我也無。

    復云。勘破了也。

    此諸尊宿。直向自性經中明了受持。無絲毫滲漏。罪福從何而有。此乃超
    過一切因果之談。是善能持經者。

須菩提。我念過去無量阿僧祇劫。於然燈拂前。得值八百四千萬億那由他諸佛
。悉皆供養承事。無空過者。若復有人。於後末世。能受持讀誦此經。所得功
德。於我所供養諸佛功德。百分不及一。千萬億分。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
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於後末世。有受持讀誦此經。所得功德。我若具說
者。或有人聞。心即狂札。狐疑不信。須菩提。當知是經義不可思議。果報亦
不可思議。

    通曰。真如雖遍一切處。要假修持而得。非是無修而自得也。修之云者。
    熏修此般若智。不住於相。即合無生之理。非是修住相功行所可得也。緣
    此般若無相。非思議所及。故持經功德亦非思議所及。不但先世罪業默為
    消除。雖先世供佛功德亦難比量。何者。彼有為之業恆小。而無為之理恆
    大也。

    刊定記曰。我念過去無量阿僧祇劫。於然燈佛前。得值多佛。一一供養承
    事。因地修行。經三無數劫。第一劫滿。遇寶髻如來。第二劫滿。遇然燈
    如來。第三劫滿。遇勝觀如來。今云然燈前者。即第二劫中也。那由他者
    。數當萬萬。而又有八百四千萬億之多。供佛功德最大。供養多佛。則功
    德最多。尚且經無數劫。方能成佛。若復有人。於後末世。正法將滅之時
    。能受持此經。廣為人說。所得功德。能證菩提。

    偈云。
        速獲智通性。

    以多福德莊嚴。速疾滿足故。視我供養諸佛功德。不啻百倍、千萬億倍。
    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如微塵數琲e沙數。皆數中之譬喻也。然所以不
    能及者有二義。一、彼得福德。此得菩提故。二、彼有我相。此無我相故
    。無相似性。故不相及。以上凡五度較量。尚未具說。若具說者。人心狐
    疑惑亂。聞此功德威力。於前福聚。殊絕懸遠。修福之人。決不能信。當
    知是經義。無量無邊。不可思議。持說是經者所得果報。亦無量無邊。不
    可思議。

    彌勒菩薩偈曰。
        成種種勢力。得大妙果報。

    所謂攝受四天王、釋提桓因、梵天王等。成就勢力故。即是。世妙事圓滿
    。果報極尊貴。又曰。如是等勝業。於法修行知。謂於此法修行。應知獲
    斯業也。惟其無量無邊。故曰大。即是多性。惟其不可思議。故曰妙。即
    是勝性。皆非凡情所測。持經功德。其勝不可具說如此。

    前五度較量。謂外財兩度。內財兩度。佛因一度。且第一以一三千界七寶
    布施較量不及。第二以無量三千界寶施較量不及。第三以一河沙數身命布
    施較量不及。第四以無量河沙數身命布施較量不及。第五以如來因地供養
    諸佛功德較量不及。此五重較量。至於算數譬喻所不能及。其勢亦不能具
    說。所以者何。因不同故。此持經少分福。於最勝果即成因性。總前布施
    福聚。亦不成因。不能得真實果故。況修世福者。沈酣世福中。無窮無盡
    。寧有轉頭時耶。宜乎信受此經者之難其人也。

    僧問洛浦。供養百千諸佛。不如供養一無心道人。百千諸佛有何過。無心
    道人有何德。浦云。一片白雲橫谷口。幾多歸鳥盡迷巢。丹霞頌云。拾得
    疏慵非覺曉。寒山懶惰不知歸。聲前一句圓音美。物外三山片月輝。若果
    如寒山、拾得證於無心地位。則供養百千諸佛亦分外事耳。


  輸 入 者:徐言輝           roberhhh@ms9.hinet.net 1996/8/1
  再 校 者:電子佛典編輯小組 ebtwg@ms12.hinet.net   1997/4/5
  輸入版本:參酌相關版本修訂而成。



--------------5E1123A85D5B--
Fri Apr 18 03:30:14 1997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