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信

 
《金剛經宗通》卷二
#1
發信站: National Sun Yet San University (ms12.hinet.net>, 信區: BudaTech)
這是一個 MINE 格式的 multi-part 信息.

--------------60883E25487B
Content-Type: text/plain; charset=iso-8859-1
Content-Transfer-Encoding: 8bit

各位關心電子佛典的朋友:

以下的檔案是明.曾鳳儀居士所著《金剛經宗通》卷二,
請參考賜教。

--------------60883E25487B
Content-Type: text/plain; charset=iso-8859-1; name="Jingangm.02"
Content-Transfer-Encoding: 8bit
Content-Disposition: inline; filename="Jingangm.02"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宗通》卷二
                                    姚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此云童壽)譯
                                    西天功德施菩薩(破取著不壞假名論)
                                    梁傅大士(頌)
                                    宋嘉禾長水法師子璿(金剛刊定記)
                                    明菩薩戒弟子南嶽山長曾鳳儀(宗通)


【一、斷「求佛行施住相」疑】


    此疑從前文不住相布施而來。功德施菩薩論曰。若菩薩施時。法亦不住。
    云何以相好故行於施耶。百福相等功德法聚。名為世尊。若不住法。云何
    得成諸佛體相。為遣此疑。故經云。 

須菩提。於意云何。可以身相見如來不。

不也。世尊。不可以身相得見如來。何以故。如來所說身相。即非身相。

佛告須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

    傅大士頌曰。
        如來舉身相。為順世間情。
        恐人生斷見。權且立虛名。
        假言三十二。八十也虛聲。
        有身非覺體。無相乃真形。

    通曰。法身如來者。來而未嘗來也。故曰如來。凡夫見其來。執之為有相
    。恆住於有以為修因。二乘見其不來。執之為無相。恆住於無以為修因。
    菩薩已知報化非有。離凡夫見。已知法身非無。離二乘見。但趣向佛乘。
    猶存法愛。今聞六度修行之時。自六塵以至菩提涅槃。一切諸法不應住著
    。將何所持循而證法身耶。佛以法身若即相者。則即相可以見如來。法身
    若離相者。則離相可以見如來。即之不可。離之不可。故不應住於法而證
    法身也。不即則見其未嘗來。不離則見其未嘗不來。故曰即見如來。三諦
    圓融。因果一契。方與無上菩提相應也。

    刊定記曰。佛問須菩提。於汝意中。還可用三十二相之身。見法身如來。
    為不可耶。空生見佛舉相以問。即知不得相求。故答云。不也。不可以三
    十二相見如來。恐末代眾生不達此理。取相為真。故復自徵其意云。以何
    義故不可以三十二相見法身如來耶。以如來所說三十二相之身。即非法身
    之相故。以三十二相者。由多劫修行成就。墮在有為之數。當為生、住、
    異、滅四相所遷。況對機宜有無不定。焉可將此而為法身。若法身佛體者
    。非前際生。非後際滅。無有變遷。不可破壞。異此有為。故說三十二相
    。不是法身相也。

    彌勒菩薩偈曰。
        分別有為體。防彼成就得。
        三相異體故。離彼是如來。

    三相即四相。以住異同時。故合為一身。此須菩提所見。已知法身無相。
    猶未明法身不離乎相也。故佛印可之曰。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一切有為
    之相。皆從妄念而生。妄念本空。無有自性。念尚無性。況所現相而實有
    耶。不但三十二相如幻不實。凡世出世間一切聖凡等相皆非實也。

    相既非實。非相即實。將無離此虛妄之相。別求無相之佛耶。故又遮之曰
    。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所謂法身無相。非離諸相外。別有法身也。
    以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故。但亡分別。相自不生。相既不生。唯一真實。
    此真實者。即寓於虛妄之中。即真即妄。即妄即真。人但見其相。我見其
    非相。如相馬者。得之牝牡驪黃之外。即見真如自性、法身如來也。寶積
    如來解曰。如來真身。本無生滅。湛然常住。託陰受形。同凡演化。入神
    母胎。擐此凡相各別。故云。如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

    頌曰。
        凡相滅時性不滅。真如覺體離塵埃。
        了悟斷常根果別。此名佛眼見如來。

    不但三十二相。相即非相。是名如來。凡世間、出世間一切諸相。相皆無
    相。無非真如無為法體。一真平等。無二無別。總法界性為一法身。如是
    見者。由證乃知。故不以虛妄之相見如來。而以微妙之相見如來也。法身
    既不可以以相見。亦不可以離相見。則求佛者。固不可以執相求。亦不可
    以離相求。果本無住。因亦無住。若能遠離眾生希望。不住於有。乃至法
    身亦無所得。不住於無。恆如是行。不住於相。即於佛身速得成滿。又何
    疑於因果不相符耶。

    天童舉經云。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法眼云。若見諸相非相。即不見
    如來。拈云。世尊說如來禪。法眼說祖師禪。會得甚奇特。不會也相許。

    萬松自讚其像云。凡所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眉毛眼上。不
    費半星氣力。向釋迦、法眼分彊列界處。方便講和。一統天下。豈非好事
    。天童如來禪、祖師禪。更不敢妄生分別。會得奇特且置。既不會。為甚
    也相許。不見道。打破大唐國。覓箇不會底不得。

    以上諸尊宿。發明諸相非相一種消息。不妨各出手眼。非覿面如來。固不
    能操縱如此。 


【二、斷因果俱深無信疑】


    此疑從前無住行施、非相見佛兩段經文而來。無住行施。因深也。無相見
    佛。果深也。如我親承。方能領悟。末世鈍根。云何信受。既不信受。將
    無空說耶。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頗有眾生。得聞如是言說章句。生實信不。

佛告須菩提。莫作是說。如來滅後。後五百歲。有持戒修福者。於此章句。能
生信心。以此為實。

    傅大士頌曰。
        因深果亦深。理密奧難尋。
        當來末法世。唯恐法將沈。
        空生情未達。聞義恐難任。
        如能信此法。定是覺人心。

當知是人。不於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種善根。已於無量千萬佛所種諸善根。聞
是章句。乃至一念生淨信者。須菩提。如來悉知悉見。是諸眾生。得如是無量
福德。

    傅大士頌曰。
        信根生一念。諸佛盡能知。
        生因於此日。證果未來時。
        三大經多劫。六度久安施。
        熏成無漏種。方號不思議。

何以故。是諸眾生。無復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無法相。亦無非法相
。何以故。是諸眾生若心取相。即為著我、人、眾生、壽者。若取法相。即著
我、人、眾生、壽者。何以故。若取非法相。即著我、人、眾生、壽者。

    傅大士頌曰。
        人空法亦空。二相本來同。
        遍計虛分別。依他礙不通。
        圓成沈識海。流轉若飄蓬。
        欲識無生處。心外斷行縱。

是故不應取法。不應取非法。

    傅大士頌曰。
        有因名無號。無相有馳名。
        有無無別體。無有有無形。
        有無無自性。妄起有無情。
        有無如谷響。無著有無聲。

以是義故。如來常說。世等比丘。知我說法如筏喻者。法尚應捨何況非法。

    傅大士頌曰。
        渡河須用筏。到岸不須船。
        人法知無我。悟理詎勞筌。
        中流仍被溺。誰論在二邊。
        有無如取一。即被污心田。

    通曰。此段經文。括盡一經旨趣。故傅大士頌之極詳。此經以無相為體。
    無住為宗。體無相。不可以意想窺。用無住。不可以執情度。古德云。如
    太末蟲處處能泊。唯不能泊於火燄之上。眾生心處處能緣。獨不能緣於般
    若之上。此其所以為甚深也。云何無相。謂無人我相。無法我相。云何無
    住。謂不住於相。不住於法。不住於非法。無相何以為果。無住何以為因
    。法身無為。不墮諸數。本來無相。只為心有所住。便於無相之體不得圓
    滿。所以攝有相歸無相者。在觀照智也。如象脅經說。若出生死。證涅槃
    界。愛非愛果。法非法因。一切皆捨。雖正因正果。尚在所捨。此甚深般
    若。最為難信之法也。

    刊定記云。初善現聞此因果俱深章句。不勝慶幸。始者但知無相。而不知
    即相無相之深果。始者但知常住。而不知住而無住之深因。以佛世時。尚
    有難信此深法者。不知現在當來。能有眾生聞是章句生真實信心。以為實
    有是事否耶。佛為遣此疑。故訶勸之曰莫作是說。一切眾生皆有佛性。聞
    法生信。豈謂無人。如佛滅後。後五百歲。凡五箇五百。初五百中。解脫
    牢固。二五百中。禪定牢固。三五百中。多聞牢固。四五百中。塔寺牢固
    。後五百中。鬥諍牢固。此則教力漸衰。正法將滅之時。有持戒修福者。
    戒定具足。能發慧覺。以此為實。正解因果甚深義趣。而無顛倒之惑者矣
    。

    彌勒菩薩頌曰。
        說因果深義。於後惡世時。
        不空以有實。菩薩三德備。

    若無戒、定、慧三德。孰能以此為實而生信耶。當知是人於多佛所。久事
    善友。習聞正法。則緣勝也。種諸善根。三毐久伏。六度增長。則因勝也
    。因緣俱勝。方生實信。是知實信誠不易得。無論聞是章句。實信一切諸
    佛本來清淨。一切眾生盡成佛道。乃至一念淨信此經。是諸佛因。是諸佛
    果。如是信經之人。得福無量。猶如十方虛空不可思量。

    彌勒菩薩偈曰。
        修戒於過去。及種諸善根。
        戒具於諸佛。亦說功德滿。

    如來於彼咸悉知見。凡夫知以比智。見以肉眼。故有不知不見。如來於見
    處即知。非比智知。知處即見。非同肉眼見。故無所不知。無所不見也。

    彌勒菩薩偈云。
        佛非見果知。願智力現見。
        求供養恭敬。彼人不能說。

    得福有二。謂生得、取得。生者。正修福業。能生善因。即信解持說者也
    。取者。即今熏成種子。後感將來果報也。此諸供養恭敬。非比智知。非
    肉眼見。故曰。彼人不能說。以何義故。信經之人得如是無量福德耶。是
    諸眾生如是持說。如是熏修。無復我、人、眾生、壽者之相。已得人無我
    慧。無復執於有為之法相。亦無執於無為之非法相。得法無我慧。人法俱
    空。量等太虛。故其福德不可量也。

    四相固云相矣。法與非法屬於分別。何以亦謂之相耶。為其所分別者。不
    離我、我所相。起法、非法想。非於無我、土木等生分別也。

    彌勒菩薩偈曰。
        彼壽者及法。遠離於取相。
        亦說知彼相。依八八義別。

    人我四相。法我四相。共成八義。略有淺深。般若能知八義遠離於相。即
    謂具慧。如執自五蘊種種差別為我。計諸蘊既謝。復取諸趣為人。計諸蘊
    流轉相續不斷為眾生。計一生命根常住為壽者。此凡夫所著有為麤相也。

    彌勒菩薩偈曰。
        差別相續體。不斷至命住。
        復趣於異道。是我相四種。

    此之謂也。若除四相。即於相除之可也。何為復不住於法、非法耶。若心
    取於色相者。貪戀五塵之境。以是為因。即著諸蘊幻質四相。若心取有為
    之法。離境求心。以是為因。即著正悟了覺四相。比例而觀。若心取無為
    之法。諸法皆空。以是為因。即著於捨藏法執四相。其可謂之無相法身乎
    。

    彌勒菩薩偈曰。
        一切空無物。實有不可說。
        依言詞而說。是法相四種。

    蓋指此也。一切空者。即人空、法空見也。人法俱空。都無分別。即實有
    不可說也。雖不可說。不是頑空。但依世諦言詞而說。即是中道諦也。於
    此有著有住。不離偏計、依他二執。而圓成實性沈於識海。不能證於無相
    之果。是故修無上菩提正因者。不應取法。不住於生死法也。不應取非法
    。不住於涅槃法也。二邊不住。即歸中道。究竟中道。亦不應住著也。

    彌勒菩薩偈曰。
        彼人生信心。恭敬生實相。
        聞聲不正取。正說如是取。

    此何義耶。謂於般若一念生淨信者。不如言取義。隨順第一義智。以無住
    為義故。如來常說。汝等比丘。知我說法如筏喻著。如欲濟川。先應取筏
    。至彼岸已。即應捨去。欲度煩惱大流。應修一切善法。既登涅槃岸已。
    法亦應捨。善法尚不應取。以實相無相故。何況不善非法。離於實相外者
    耶。以上有無諸法。皆非法也。故不應取。

    彌勒菩薩偈曰。
        彼不住隨順。於法中證智。
        如人捨船筏。法中義亦然。

    彼證智者。本不住隨順相應法中。而未證者。必於隨順相應法中而證智。
    如筏可憑也。亦可捨也。然則文字般若。何為亦應捨耶。為除信經者微細
    執故。前以信心清淨。得福無量。非不正因正果。若細執不除。終為聖道
    之障。故能於經而離經。於法而離法。但除其病。而不除其體。斯善乎甚
    深般若之旨矣。

    僧問同安。依經解義。三世佛冤。離經一字。即同魔說。此理如何。

    安云。
        孤峰迥秀。不挂煙蘿。
        片月橫空。白雲自異。

    丹霞頌云。
        雲自高飛水自流。海天空闊漾虛舟。
        夜深不向蘆灣宿。迥出中間與兩頭。

    只此迥出中間與兩頭一語。括盡般若甚深義。傅大士頌謂中流仍被溺。正
    謂般若亦應捨也。深哉。


【三、斷無相云何得說疑】


    此疑從第一疑中不可以身相得見如來而來。向云佛身無相。若證無相時。
    法與非法皆捨。即不合有得有說。何故世尊以一念相應正智現覺。於諸法
    有所說耶。有說即墮有為。安在其無為耶。為遣此疑。故經曰。

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如來有所說法耶。

須菩提言。如我解佛所說義。無有定法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無有定法如
來可說。何以故。如來所說法。皆不可取、不可說。非法、非非法。

    傅大士頌曰。
        菩提離言說。從來無得人。
        須依二空理。當證法王身。
        有心俱是妄。無執乃名真。
        若悟非非法。逍遙出六塵。

所以者何。一切聖賢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

    傅大士頌曰。
        人法俱名執。了即二無為。
        菩薩能齊證。聲聞離一非。
        所知煩惱盡。空中無所依。
        常能作此觀。得聖定無疑。

須菩提。於意云何。若人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以用布施。是人所得福德寧為多
不。

須菩提言。甚多。世尊。何以故。是福德即非福德性。是故如來說福德多。

若復有人於此經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為他人說。其福勝彼。何以故。須菩提
。一切諸佛。及諸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皆從此經出。須菩提。所謂佛法
者。即非佛法。

    傅大士頌曰。
        寶滿三千界。齋持作福田。
        唯成有漏業。終不離人天。
        持經取四句。與聖作良緣。
        欲入無為海。須乘般若船。

    通曰。如來無住妙法。大不可思議。論實際理地。一無所得。以普利群生
    之故。不妨現起種種形相言音。凡有見聞。靡不獲益。其實於諸法性。離
    諸分別。不由作意。得即無得。說即無說。是為中道第一義諦也。空生但
    明法身邊事。故以如來無得無說。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世尊卻
    指出法身向上事。不妨一切諸佛從此生。無上菩提法從此出。但所謂佛與
    法者。即非佛與法。皆無所得故。如是妙法。有能信受者。福德真不可量
    也。

    刊定記曰。佛問須菩提。於汝意中所謂如何。謂我得菩提為不得耶。謂我
    說法為不說耶。須菩提一向解空。豈不知佛有三種。一者法身佛。二者報
    佛。三者化佛。今世尊即是化身。此乃元非證覺。亦不說法度生。故無有
    定法名得菩提。亦無有定法如來可說。此何以故。以如來所說無上菩提之
    法。非耳能聽。不可取故。非口能宣。不可說故。欲言其有。則無狀無名
    。一切法無實體相故。本未嘗有也。故曰非法。欲言其無。則聖以之靈。
    真如無我相實有故。又未嘗無也。故曰非非法。以為法。則又非法。以為
    非法。則又非非法。說者既不二說。聽者亦不二取。故謂如來無得、無說
    也。

    彌勒菩薩偈曰。
        應化非真佛。亦非說法者。
        說法不二取。無說離言相。

    不二取者。不取法、非法也。豈惟如來為然。一切賢聖依真如法清淨得名
    。皆是此無為之法。無為本無所作為。故不見其有。不見其無。無為即無
    可分別。故不得而取。不得而說。彼之自性。遠離言語相。非可說事故。
    但賢人分證此理。分得清淨。聖位全證此理。具足清淨。皆修證此菩提之
    法。而果位不無差別耳。如象、馬、兔同渡一河。能渡有差。所渡無別故
    。

    世尊以一切無為法不可立宗。恐人聞說是法無為。不可取說。便欲一向毀
    廢。諸佛如來無從出生。無上菩提無從了證。所謂佛法者。將不墮於空乎
    。於是較量持經功德以問須菩提。於意云何。若人以金、銀、琉璃、珊瑚
    、瑪瑙、赤真珠、玻璃七寶。充滿三千大千世界。由小千而中千。由中千
    而大千。凡萬億日月、萬億四天下。以如是寶持用布施。寶如是其珍也。
    布施如是其廣也。所得福報寧為多否。

    須菩提言。甚多。以何義故說多耶。是珍寶廣施之福德。但是事福。不能
    持荷菩提。非般若福德種性。若依般若修行。令自性不墮諸有。是名福德
    性。肩荷如來。性周沙界。其福德亦如是積聚。是為理福。不可言福與不
    福。福既不有。無以言多。世俗有者。有相有為。可以言福。以有福故。
    兼可言多。是故如來說福德多。佛即印可之曰。如汝所說。

    若復有人。於此般若章句。信受持誦。自利也。為他人說。利他也。無論
    全部貫徹始終。乃至隨說四句偈等。不離般若自性以為功德。其福勝彼以
    寶施者無量無邊。不可以心所測也。

    彌勒菩薩偈曰。
        受持法及說。不空於福德。
        福不趣菩提。二能趣菩提。

    二即受持及說也。

    四句偈。說者不一。或云無我相四句。或云凡所有相四句。或云若以色見
    我、及一切有為法四句。或以一句二句三句至四句。如六祖以摩訶般若波
    羅蜜經為四句。以上諸說不一。但以佛言。隨說四句印之。皆是四句。皆
    可持說。可無諍論矣。

    以何義故。持說此經勝於財施者耶。以無上菩提從此經出。本真之理不生
    不滅。煩惱覆之則隱。智慧了之則顯。持說此法。妙慧自彰。菩提法身現
    矣。是名了因。以諸佛如來從此經生。報化之身本來無有。持說此法。餘
    者受報。無邊色相以嚴其身。十方國土周行無礙。是名生因。

    彌勒菩薩偈曰。
        於實為了因。亦為餘生因。

    持經功德。能成就一切諸佛菩提法如此。豈世間有漏之福。能與之並較哉
    。

    若復泥著持經功德。開顯是佛法身。見有性者。於法未悟。反增其障。故
    復告曰。所謂佛法者。即非佛法。言佛法者。約世諦故有。即非佛法者。
    約第一義即無。謂俗諦相中。有迷悟、染淨、凡聖之異。故說佛法從經而
    出。真諦之理。離於迷悟、染淨、凡聖之相。畢竟無佛法可得也。彌勒菩
    薩偈曰。唯獨諸佛法。福成第一體。論佛與法出世之福無與比者。以第一
    義觀之。一切無有。所謂福成第一體也。均之為不可取、不可說之法。歸
    之於無為者。似墮偏空。不如即佛法非佛法。不失為中道諦也。住而無住
    。無住而住。其為至妙至妙者乎。

    昔雪峰問德山。從上宗乘。學人還有分也無。山打一棒。曰。道甚麼。曰
    。不會。至明日請益。山曰。我宗無語句。實無一法與人。峰因此有省。
    巖頭聞之。曰。德山老人。一條脊梁骨硬如鐵。拗不折。然雖如此。於唱
    教門中。猶較些子。

    法眼云。證佛地者。名持此經。經中云。一切諸佛。及諸佛阿耨多羅三藐
    三菩提法。皆從此經出。且道喚什麼作此經。莫是黃卷赤軸底是麼。且莫
    錯認定盤星。

    又僧問首山。一切諸佛皆從此經出。如何是此經。山曰。低聲低聲。僧云
    。如何受持。山曰。不染污。

    投子頌曰。
        水出崑崙山起雲。釣人樵父昧來因。
        只知洪浪巖巒闊。不肯拋絲棄斧薪。

    若能拋絲棄斧。直窮向上一路。水自我出。雲自我起。又何著於語言文字
    而自染污哉。


【四、斷聲聞得果是取疑】


    此疑從上所謂佛法即非佛法而來。天親菩薩論曰。向說聖人無為法得名。
    以是義故。彼法不可取、不可說。若須陀洹等聖人取自果。云何說彼法不
    可取。既如證如說。云何成不可說。為遣此疑。成彼法不可取、不可說。
    故經云。

須菩提。於意云何。須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須陀洹果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須陀洹名為入流。而無所入。不入色聲香味
觸法。是名須陀洹。

須菩提。於意云何。斯陀含能作是念。我得斯陀含果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斯陀含名一往來。而實無往來。是名斯陀含
。

須菩提。於意云何。阿那含能作是念。我得阿那含果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阿那含名為不來。而實無不來。是故名阿那
含。

須菩提。於意云何。阿羅漢能作是念。我得阿羅漢道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實無有法名阿羅漢。世尊。若阿羅漢作是念
。我得阿羅漢道。即為著我、人、眾生、壽者。世尊。佛說我得無諍三昧。人
中最為第一。是第一離欲阿羅漢。世尊。我不作是念。我是離欲阿羅漢。世尊
。我若作是念。我得阿羅漢道。世尊即不說須菩提是樂阿蘭那行者。以須菩提
實無所行。而名須菩提是樂阿蘭那行。

    傅大士頌前三果曰。
        捨凡初入聖。煩惱漸輕微。
        斷除人我執。創始至無為。
        緣塵及身見。今者乃知非。
        七返人天後。趣寂不知歸。

    又頌第四果曰。
        無生即無滅。無我復無人。
        永除煩惱障。長辭後有身。
        境亡心亦滅。無復起貪瞋。
        無悲空有智。翛然獨任真。

    通曰。上言無為法不可取、不可說。本須菩提語。何故於自語生疑耶。為
    佛說所謂佛法者。即非佛法。正破彼無為之法。彼欲泯諸法而歸於無。佛
    則現起諸法而不見其有。即無為法亦不見其有也。故須菩提疑若無為法亦
    無性者。則一切賢聖如四果聲聞等。各各差別。各有所得。云何既已得果
    。又非果耶。佛以果未嘗無。但不自作證。即不見有果可得。故以四果有
    無作念詰之。彼自知原不作念。既不作念。又何果相之有。乃信如來所說
    即佛法非佛法。真是無住妙法也。下文以如來有所得法試問之。即知實無
    所得。又以菩薩莊嚴佛土試問之。即知實非莊嚴。故佛印之曰。應如是生
    清淨心。應無所住而生其心。非是住於無為。便可為賢聖法也。

    刊定記曰。於意云何。汝謂須陀洹人作念云得須陀洹果否。答云。不也。
    若是者。以何義故得名須陀洹。以從凡夫地。入聖人流類。而心無所得故
    。云何無得。於色等六塵境界。皆無取故。若取六塵。即入凡流、逆聖流
    。唯不取著。即入聖流、逆凡流也。故名須陀洹。

    四果之中初為見道。次二修道。後一無學。初見道者。謂十六心。斷三界
    四諦下八十八使。分別麤惑。云何十六心。謂欲界四諦下。各一忍一智。
    以成八心。又合上二界為一四諦。類下欲界觀斷。亦各一忍一智。以成八
    心。即十六心也。忍即無間道。是正斷惑時。智即解脫道。是斷了時。所
    謂苦法智忍、苦法智。苦類智忍、苦類智。乃至道法智忍、道法智。道類
    智忍、道類智。斷至十五心道類智忍。名初果向。至第十六心道類智時。
    名證初果。

    人天二別。極七返生。何故七生。餘七結故。七結者何。謂欲界貪、瞋、
    癡。色、無色界愛、掉、慢、無明。從中復斷欲界中修所斷惑有四。即貪
    、瞋、癡、慢。此是俱生細惑任運起者。以難斷故。分為九品。所謂上上
    。乃至下下。此九品惑。二、三果人斷之。斷至五品。名二果向。斷六品
    盡。名第二果。向位中有二種家家。謂天及人。天家家者。謂於天趣。或
    於一天。或二、三天。諸家流轉。而般涅槃。人家家者。謂於人趣。或於
    此州。或餘州中。諸家流轉。而般涅槃。已損六生。但餘一生。是故一往
    天上。更須一來人間受生。斷餘惑也。如是次第。復斷二品。一生為間。
    當般涅槃。是即名三果向。九品永斷。名第三果。更不過生於欲界。杜絕
    紆絆。故無再來。即以見道八品無為。及修道九品無為。為此果體。此二
    、三果人斷惑。猶如截木橫斷而已。如是復斷初禪地欲。乃至有頂第九品
    無間道時。一切說名阿羅漢向。此無間道。亦名金剛喻定。以能永壞諸惑
    隨眠。至解脫道。名盡智。與漏盡得同時生故。如是名住阿羅漢果。總以
    八十九品無為。為此果體。

    不生云者。謂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受後有。然前三句即是
    盡智。後句即是無生智。謂不向三界之中受有苦身也。以世間因亡果喪。
    出世間因成果證。應作自他利益事故。應為一切人天有貪著者所供養故。
    如是四人皆不作念我能得果。何以故。在證時無所得故。如云實無有法名
    須陀琚C至實無有法名阿羅漢。何故不生得果念耶。若是念生有我等取。
    無異凡夫。四果人皆離身見。無彼取故。既無取心。證即無證。

    彌勒菩薩偈曰。
        不可取及說。自果不取故。

    佛於往日曾說於我。得是無諍三昧。不惱眾生。能令眾生不起煩惱故。若
    人嫌立。則復為坐。乃至不向貧家乞食。皆為不惱他也。人中第一者。諸
    大弟子各有一能。皆稱第一。如迦葉頭陀、阿難多聞之類。善現無諍最為
    第一。於諸離欲阿羅漢之中稱為第一。佛雖讚我。我於此時輒無是念。若
    我當此之時。作如是念。我得阿羅漢道。行於無諍。不悟即空。何故如來
    讚言第一。言第一樂寂靜者。悟即空故。以須菩提不作是念。實無所行。
    故佛讚我無諍第一也。無諍者。謂離煩惱障。及離三昧障。由離煩惱障。
    得阿羅漢故。離三昧障。得無諍故。彌勒菩薩偈曰。依彼善吉者。說離二
    種障。須菩提住於此定。障及諍皆不與俱故。隨俗言無諍。行無諍行也。
    實無所行。更何疑於得果是取哉。此世尊令彼自解自悟。默除所疑也。

    昔翠微無學禪師因供養羅漢。僧問。丹霞燒木佛。和尚為甚麼供養羅漢。
    師曰。燒也不燒著。供養亦一任供養。曰。供養羅漢。羅漢還來也無。師
    曰。汝每日還喫飯麼。僧無語。師曰。少有靈利底。

    又長慶有時云。寧說阿羅漢有三毒。不說如來有二種語。不道如來無語。
    只是無二種語。保福云。作麼生是如來語。慶云。聾人爭得聞。保福云。
    情知你向第二頭道。慶云。作麼生是如來語。保福云。喫茶去。

    雪竇頌云。
        頭兮第一第二。臥龍不鑒止水。
        無處有月波澄。有處無風浪起。
        稜禪客、稜禪客。三月禹門遭點額。

    即此二則公案。俱具金剛般若眼。照用現前。卻解得如來語。


【五、斷釋迦然燈取說疑】


    此亦從前第三疑中來。功德施菩薩論曰。若預流等不得自果。云何世尊遇
    然燈佛獲無生忍。彼佛為此佛說法。若如是。云何彼法不可執、不可取。
    為遣此疑。故經云。

佛告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昔在然燈佛所。於法有所得不。

不也。世尊。如來在然燈佛所。於法實無所得。

    傅大士偈曰。
        昔時稱善慧。今日號能仁。
        看緣緣是妄。識體體非真。
        法性非因果。如理不從因。
        謂得然燈記。寧知是後身。

    刊定記曰。於汝意云何。謂我昔於然燈佛所。於授記言說之中。有法為所
    得。為無所得。答云。不也。如來昔在然燈佛所。於授記言說之中。實無
    法為所得。蓋然燈佛所說。但是語言。釋迦所聞。惟聞語言。語言從緣。
    緣無自性。言語所說。不取證法故。然所以得記者。但以自無分別智。證
    自無差別理。智與理冥。境與神會。但一真實。更無枝葉。豈有所說所得
    耶。是知證法離言說相。故不可說。證法離心緣相。故不可取也。

    彌勒菩薩偈曰。
        佛於然燈語。不取理實智。
        以是真實義。成彼無取說。

    功德施菩薩論曰。復有經說。我所有法。皆不可得。若聲聞、獨覺及以如
    來。或以言語。不能取於證法。非智不取。此說違經。經說第一義。非智
    之所行。何況文宇。有餘經中。

    世尊自釋然燈佛所得無生智。不取於法。如彼經言。海慧。當知菩薩有四
    。所謂初發心菩薩、修行菩薩、不退轉菩薩、一生補處菩薩。

    此中初發心菩薩。見色相如來。

    修行菩薩。見功德成就如來。

    不退轉菩薩。見法身如來。

    海慧。一生補處菩薩。非色相見。非功德成就見。非法身見。何以故。彼
    菩薩以淨慧眼而觀察故。依淨慧住。依淨慧行。淨慧者。無所行。非戲論
    。不復是見。何以故。見非見是二邊。遠離二邊。是即見佛。若見於佛。
    即見自身。見身清淨。見佛清淨。見佛清淨者。見一切法皆悉清淨。是中
    見清淨智。亦復清淨。是名見佛。海慧。我如是見然燈如來。得無生忍。
    證無得無所得理。即於此時上昇虛空。高七多羅樹。一切智智明了現前。
    斷眾見品。超諸分別、異分別、偏分別。不住一切識之境界。得六萬三昧
    。然燈如來即授記我。汝於來世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是授記聲。不至
    於耳。亦非餘智之所能知。亦非我惛蒙都無所覺。然無所得。亦無佛想。
    無授記說授記想。乃至廣說言無想者。顯是智證。而無所取故。想者。心
    法。非是語故。當知此中說智之境界。是故言。以淨慧眼而觀察故。復次
    。無生忍者。是心法。非語法故。復次。證於無得無所得者。以法無性。
    無能取得。此無得理有可得耶。都無所得。豈智能取。復次。斷眾見品。
    超諸分別、見品分別。智法非語。復次。不住一切識之境界。不言不依一
    切語境。故無所取。是智境界。云何餘師因謂遮語。

    昔師子尊者問於鶴勒尊者曰。我欲求道。當何用心。祖曰。汝欲求道。無
    所用心。曰。既無用心。誰作佛事。祖曰。汝若有用。即非功德。汝若無
    作。即是佛事。經云。我所作功德。而無我所故。師子聞是語已。即入佛
    慧。祖以法眼付之。偈曰。認得心性時。可說不思議。了了無可得。得時
    不說知。此無得無為。須菩提亦知。但須菩提是不退轉菩薩。見法身如來
    。佛所說一生補處菩薩。非法身見。此其所以異耳。故佛以淨慧眼示之。
    所謂佛法即非佛法。彼即默然自了。殆非尋常所測。


【六、斷嚴士違於不取疑】


    此亦從前第三疑中不可取而來。功德施菩薩論曰。若智亦不能取諸佛法。
    何故菩薩以智取佛土功德而興誓願。為遣此疑。故經云。

須菩提。於意云何。菩薩莊嚴佛土不。

不也。世尊。何以故。莊嚴佛土者。即非莊嚴。是名莊嚴。

是故須菩提。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生清淨心。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
法生心。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傅大士頌曰。
        掃除心意地。名為淨土因。
        無論福與智。先且離貪瞋。
        莊嚴絕能所。無我亦無人。
        斷常俱不染。穎脫出囂塵。

    通曰。須菩提謂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雖知法不可取。以其無為
    而不可取也。世尊以所謂佛法者。即非佛法。而不可取、不可說即寓於佛
    法中也。彼惟執著無為之法。不可取中正是取也。故始而疑四果是取。而
    信其本不作念。即四果離四果矣。既而疑授記是取。而信其實無所得。即
    授記離授記矣。既而疑莊嚴是取。而信其即非莊嚴。即莊嚴離莊嚴矣。既
    而疑報身是取。而信其佛說非身。即報身離報身矣。四果授記、莊嚴報身
    。皆佛法也。即非佛法。指出法身向上事也。須菩提執著法身是有。故欲
    其住。欲其降伏。而不知無住之為住也。此無住為一經之綱宗。為發最上
    乘者說。豈可容易解乎。

    刊定記曰。世尊欲明法性真土。故舉菩薩興功運行。六度齊修。迥向發心
    。嚴淨佛土。以問須菩提。答云。不也。以何義故。不取相莊嚴佛土耶。
    不以相莊嚴是真實也。土有二種。一、法相土。謂有形相可得。二、法性
    土。謂離一切相。無所見聞。莊嚴亦有二種。一、形相。謂金地、寶池等
    。二、第一義相。謂修習無分別智。通達惟識真實之性。淨智所流。唯識
    所現。顯發過琩F功德而為莊嚴。此即不能有所執取。若言實有形質。是
    可取性。我能成就國土嚴勝者。斯成妄語。

    彌勒菩薩偈曰。
        智習唯識通。如是取淨土。
        非形第一體。非嚴莊嚴意。

    即非莊嚴者。揀法相土。有色等性。非真莊嚴也。是名莊嚴著。顯法性土
    。以一切功德。成就莊嚴。無形質可取。是第一莊嚴也。是故下。佛依淨
    心莊嚴勸也。故曰。以是義故。汝諸菩薩應生清淨之心。若人以形相為真
    佛土。便欲以形相莊嚴。而言我作、我成就者。即住於色等境中。既住色
    已。即是染心。何名淨耶。為遮此故。故云。應如是生清淨心。不應住色
    等六塵。生希望得果心也。

    不住色等一切諸法。心即無住。無住之心。心即清淨。清淨之心。故應生
    也。若都無心。便同空見。故令生此真心。天真之心本不生滅。但緣住境
    即不相應。心若不住。般若了然。亦非作意令其生起。恐人迷此。故為顯
    而遮之。前不令住色等。是遮有。後令生心。是遮無。既離有無。即名中
    道。如斯體達。是真莊嚴。何有佛土而不清淨哉。故淨名云。欲淨其土。
    當淨其心。隨其心淨。即佛土淨。以智成就而不住著。奚但一莊嚴為然。
    當隨在生無所住心也。

    昔五祖為六祖說金剛經。至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六祖言下大悟。乃言。何
    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本不生滅。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無
    搖動。何期自性能生萬法。五祖曰。不識自心。學法無益。若言下識自本
    心。見自本性。即名丈夫、天人師、佛。善自護持。遂以衣缽付之。
    偈曰。
        有情來下種。因地果還生。
        無情既無種。無性亦無生。

    南嶽懷讓禪師云。一切法皆從心生。心無所生。法無所住。若達心地。所
    作無礙。非遇上根。宜慎辭哉。此六祖所得無住生心一語。遂為南嶽密傳
    心印云。


  輸 入 者:徐言輝           roberhhh@ms9.hinet.net 1996/8/1
  再 校 者:電子佛典編輯小組 ebtwg@ms12.hinet.net   1997/4/5
  輸入版本:參酌相關版本修訂而成。



--------------60883E25487B--
Fri Apr 18 03:27:44 1997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