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信

 
再談《龍樹菩薩傳》及《提婆菩薩傳》的疑點?
#1
Post Gateway
發信站: 由 獅子吼站 收信 (ccstudent.ee.ntu.edu.tw , 信區: BudaTech)
From: 徐言輝 <roberhhh@ms9.hinet.net>
Subject: 再談《龍樹菩薩傳》及《提婆菩薩傳》的疑點? 

> > > 我近日在處理「姚秦  鳩摩羅什譯」的《龍樹菩薩傳》及《提婆菩薩傳》時,
> > > 發現在這二個傳記裡都有類似以下的描述,可見此段描述至少一定有一者是
> > > 不對的;限於時間,暫時將此問題提出,待來日再求證。或者如有那位仁兄
> > > 已經知道詳情,能予與解答,謝謝!
> > >
> > > =================================================================
> > >         :
> > >         :
> > > 又南天竺王摠御諸國信用邪道。沙門釋子一不得見。國人遠近皆化其道。
> > > 龍樹念曰。樹不伐本則條不傾。人主不化則道不行。其國政法王家出錢雇人宿
> > > 衛。龍樹乃應募為其將。荷戟前[馬∞丘]整行伍勒部曲。威不嚴而令行。法不
> > > 彰而物隨。王甚嘉之。問是何人。侍者答言。此人應募既不食廩又不取錢。而
> > > 在事恭謹閑習如此。不知其意何求何欲。王召問之。汝是何人。答言。我是一
> > > 切智人。王大驚愕而問言。一切智人曠代一有。汝自言是何以驗之。爸央C欲
> > > 知智在說王當見問。王即自念。我為智主大論議師問之能屈。猶不是名一旦不
> > > 如此非小事。若其ㄟ搦K是一屈。遲疑良久不得已而問之。天今何為耶。龍樹
> > > 言。天今與阿修羅戰。王聞此言譬如人噎。既不得吐又不得咽。欲非其言復無
> > > 以證之。欲是其事無事可明。未言之間。龍樹復言。此非虛論求勝之談。王小
> > > 待之須臾有驗。言訖。空中便有干戈兵器相係而落。王言。干戈矛戟雖是戰器
> > > 。汝何必知是天與阿修羅戰。龍樹言。搆之虛言不如校以實事。言已。阿修羅
> > > 手足指及其耳鼻從空而下。又令王及臣民婆羅門眾見空中清除兩陣相對。王乃
> > > 稽首伏其法化。殿上有萬婆羅門皆棄束髮受成就戒。
> > >         :
> > >         :
> > > =====================================================================
> > >
> > > roberhhh@ms9.hinet.net
> >
> > 徐兄所提這段疑點很好玩,怎麼兩位大菩薩都有這麼一段幾乎一模一樣的遭遇。
> >
> > 不過,這是有解的。
> >
> > 大正藏第五十冊 186頁,針對《龍樹菩薩傳》,在這一段有條校勘是這樣寫的:
> >
> >   宮本無「時南天竺王... 樹」三百二十三字。
> >
> > 大正藏第五十冊 187頁,針對《提婆菩薩傳》,在這一段有兩條校勘是這樣寫的:
> >
> >   「南天竺王... 於王都中建」四百二字,宮本作「於天リj國之都四衢道中敷」
> >   十二字。
> >
> >   「王大驚愕... 於王都中建」二百五十一字,宋、元、明三本作「欲於王前而求
> >   驗試王即許之於天竺大國之都四衢道中敷」二十四字。
> >
> > 所以這大概就是版本的問題。以《龍樹菩薩傳》來說,如果你採用以高麗藏為底本
> > 的大正藏,可能會比較正確;以《提婆菩薩傳》來說,如果你採用宮本,可能會比
> > 較正確。我只是說「可能」,確實是如何,還有待進一步考證。
> >
> > 從這件事情,多少可以讓我們體會藏經版本的重要,以及大正藏校勘的好處吧!
> >
> > 知道了這些,那麼,身陘@個從事佛典電子化的工作者,當碰到這種情況,你會如
> > 何處理呢?是將錯就錯,或是加註說明,還是研考求證加以訂正?
> >
> 
> 對於這種校勘的工作,非得有這等環境才可為之;目前我想先進行的是產生粗糙的文
> 字檔。(可不一定不正確哦!也一定是有個版本依據的)至於如在文中發現有這些疑
> 點,暫不做考證,但會將這些疑點記錄下來,待有空在做下一步的工作。
> 
> 其實以上面所得的訊息,還是沒有澄清疑點。也或許大正藏當時能夠做到的就只是這
> 樣,但是就這樣放在那邊,我想永遠都會是縣案;畢竟能鮈看到該段文字的人,太少
> 太少了,而會再去做考證工作的人卻未必能得到解答。因此如何讓這些資料更容易為
> 人取得,才有助於製作更好的校勘。其它的,就………
> 

各位關心電子佛典的朋友:

今天看了《付法藏因緣傳》第五及第六(佛教大藏經第五十一冊,407頁),與
《佛祖統紀》第五(佛教大藏經第七十五冊,316頁),有關龍樹菩薩、迦那提婆的敘述。
可能可以確定我前所說:在「姚秦 
鳩摩羅什譯」的《龍樹菩薩傳》及《提婆菩薩傳》
所發現的類似描述,應該是描述龍樹菩薩的事跡而非提婆菩薩。

假設以上是事實,那:

   
一、我是以《付法藏因緣傳》與《佛祖統紀》來考據這些疑點,換言之,是以相關
       
的經典或史記來考據,而非如大正藏中所註──以不同大藏經的相同經文來考
       
據。在此有個想法:到底是應以「前者為主,後者為輔」好呢?還是以「後者
        為主,前者為輔」好?當然多方面參考是最好的了。

    二、既然該段事跡非提婆菩薩者,可見「姚秦 
鳩摩羅什譯」的《提婆菩薩傳》應
       
該是有問題;但是鳩摩羅什大師是如此顯赫的人物,怎可能譯出有問題的經文
        而不自知了。可見此篇應非鳩摩羅什大師所譯。
       
        此外,前「姚秦  鳩摩羅什譯」的《龍樹菩薩傳》有二篇,其中
fg4047a.txt
       
在這一類似的描述中所引用的文字,等於是《付法藏因緣傳》與《佛祖統紀》
        所描述龍樹和提婆的合集;依此一觀點,我們是否也可認為
fg2047a.txt也應
        該非鳩摩羅什所譯原著。至於
fg4047b.txt中,所說「偈有四十二字」,應該
       
是錯的,應更為「偈有三十二字」;不知此是否因年代留傳所造成的錯誤,還
        是連這一經典也非鳩摩羅什所譯原著?還是因為「姚秦 
鳩摩羅什譯」的《龍
       
樹菩薩傳》原著因為不見,後人依其筆法再補上,而至有二種版本出來,結果
        又因校勘不力,至誤連連。

以上只是個人的一些想法,在此提出來,希望藉由討論而澄清一些不必要的誤解,進而
產出一份更為合理的「姚秦  鳩摩羅什譯」的《龍樹菩薩傳》及《提婆菩薩傳》。

以下將《付法藏因緣傳》與《佛祖統紀》中,對龍樹及提婆的相關敘述擇錄於後。


====================================================================
《付法藏因緣傳卷第五》
                                          元魏西域三藏吉迦夜共曇曜譯
====================================================================
        :
        :
        :
馬鳴菩薩臨欲捨命。告一比丘名曰比羅。長老當知。佛法純淨能除煩惱垢。汝
宜於後流布供養。比羅答言。善哉受教。從是已後廣宣正法。微妙功德而自莊
嚴。巧說言辭智慧淵遠。外道邪論無不摧伏。於南天竺興大饒益。造無我論足
一百偈。此論至處莫不摧靡。譬如金剛所擬斯壞。臨當滅時便以法藏付一大士
。名曰龍樹。然後捨命。龍樹於後廣為眾生流布勝眼。以妙功德用自莊嚴。天
聰奇悟事不再問。建立法幢降伏異道。如是功德不可稱說。今當隨順顯其因緣
。

託生初在南天竺國。出梵志種大豪貴家。始生之時在於樹下。由龍成道因號龍
樹。少小聰哲才學超世。本童子時。處在襁抱聞諸梵志誦四韋陀。其典淵博有
四萬偈。偈各滿足三十二字。皆即照了達其句味。弱冠馳名擅步諸國。天文地
理星緯圖讖。及餘道術無不綜練。有友三人天姿奇秀。相與議曰。天下理義開
悟神明。開發幽旨增長智慧。若斯之事吾等悉達。更以何方而自娛樂。復作是
言。世間唯有追求好色。縱情極欲最是一生上妙快樂。然梵志道勢非自在。不
為奇策斯樂難辦。宜可共求隱身之藥。事若得果此願必就。咸曰善哉。斯言為
快。

即至術家求隱身法。術師念曰。此四梵志才智高遠。生大憍慢草芥群生。今以
術故屈辱就我。然此人輩研窮博達。所不知者唯此賤法。若授其方則永見棄。
且與彼藥使不知之。藥盡必來師諮可久。即便各授青藥一丸。而告之曰。汝持
此藥以水磨之。用塗眼臉形當自隱。尋受師教各磨此藥。龍樹聞香即便識之。
分數多少錙銖無失。還向其師具陳斯事。此藥滿足有七十種。名字兩數皆如其
方。師聞驚愕問其所由。龍樹答言。大師當知。一切諸藥自有氣分。因此知之
何足為[忙-亡+在]。師聞其言歎未曾有。即作是念。若此人者聞之猶難。況
我親遇而惜斯術。即以其法具授四人。

四人依方和合此藥。自翳其身遊行自在。即共相將入王後宮。宮中美人皆被侵
掠。百餘日後懷妊者眾。尋往白王庶免罪咎。王聞是已心甚不悅。此何不祥為
[忙-亡+在]乃爾。召諸智臣共謀斯事。時有一臣即白王言。凡此之事應有二
種。一是鬼魅二是方術。可以細土置諸門中。令人守衛斷往來者。若是方術其
跡自現。設是鬼魅入必無跡。人可兵除鬼當咒滅。王用其計備法為之。見四人
跡從門而入。時防衛者驟以聞王。王將勇士凡數百人。揮刀空中斬三人首。近
王七尺刀所不至。龍樹歛身依王而立。於是始悟欲為苦本。敗德危身污辱梵行
。即自誓曰。我若得脫免斯厄難。當詣沙門受出家法。

既出入山至一佛塔。捨離欲愛出家為道。於九十日誦閻浮提所有經論皆悉通達
。更求異典都無得處。遂向雪山見一比丘。以摩訶衍而授與之。讀誦愛樂恭敬
供養。雖達實義未獲道證。辯才無盡善能言論。外道異學沙門義士。咸皆摧伏
請為師範。即便自謂一切智人。心生憍慢甚大貢高。便欲往從翟曇門入。爾時
門神告龍樹曰。今汝智慧猶如蚊蟲。比於如來非言能辯。無異螢火齊輝日月。
以須彌山等葶藶子。我觀仁者非一切智。云何欲從此門而入。聞是語已赧然有
愧。時有弟子白龍樹言。師琣蛑蚺@切智人。今來屈辱為佛弟子。弟子之法諮
承於師。諮承不足非一切智。於時龍樹辭窮情屈。心自念言。世界法中津塗無
量。佛經雖妙句義未盡。我今宜可更敷演之。開悟後學饒益眾生。作是念已便
欲為之。立師教誡更造衣服。令附佛法而少不同。欲除眾情示不受學。選擇良
日便欲成建。獨處靜室水精房中。大龍菩薩思其苦此。即以神力接入大海。至
其宮殿開七寶函。以諸方等深奧經典。無量妙法授與龍樹。九十日中通解甚多
。其心深入體得實利。龍知心念而問之言。汝今看經為遍未耶。龍樹答言。汝
經無量不可得盡。我所讀者足滿十倍過閻浮提。龍王語言。忉利天上釋提桓因
所有經典。倍過此宮百千萬倍。諸處此比不可稱數。爾時龍樹既得諸經。豁然
通達善解一相。深入無生二忍具足。龍知悟道還送出宮。

時南天竺王甚邪見。承事外道毀謗正法。龍樹菩薩為化彼故。躬持赤旛在王前
行。經歷七年王始怪問。汝是何人在吾前行。答曰我是一切智人。王聞是已甚
大驚愕。而問之言。一切智人甚為希有。汝自言是何以取驗。龍樹答曰。王欲
知者宜當見問。既說之後乃可證知。王聞是語便作是念。我為智主大論議師。
問之能屈未足為奇。脫不如彼所損甚多。默然無言亦復非理。如是思惟良久不
決。事既窮迫俛仰問之。諸天今者為何所作。答言。大王。天今正與阿修羅戰
。王既聞已譬如人噎。既不得吐又不得咽。設非其言無以為證。欲納彼說事又
難明。龍樹復言。此非虛論。王且待之須臾當驗。語訖空中刀劍飛下。長戟短
兵相繼而落。王復語言。干戈矛[矛+肖]雖為戰器。何必是天阿修羅也。龍樹
答曰。雖若虛言當驗以實。作是語已。修羅耳鼻從空而下。王始驚悟稽首為禮
。恭敬尊重受其道化。爾時殿上萬婆羅門。見其神德歎未曾有。剃除鬚髮而就
出家。時諸外道。聞是事已悉來雲集。含怒懷嫉求競言辯。於是龍樹以大智慧
方便言辭。與諸外道廣共論義。其愚短者一言便屈。小有聰慧極至二日辭理俱
盡。皆悉降伏剃除鬚髮就其出家。如是所度無量邪道。王家常送十車衣缽。終
竟一月皆悉都盡。如是展轉乃至無數。廣開分別摩訶衍義。造優波提舍十有萬
偈。莊嚴佛道。大慈方便如是等論。各五千偈。令摩訶衍光宣於世。造無畏論
滿十萬偈。中論出於無畏部中。凡五百偈。其所敷演義味深邃。摧伏一切外道
勝幢。

時天竺國有婆羅門。邪見熾盛善知咒術。欲以己能競名龍樹。白彼王言。唯願
大王垂哀聽我與此沙門諍捔道力。若彼勝我我當屬之。我若勝彼當見屬我。王
言。大德汝甚愚癡。此菩薩者。明同日月智齊眾聖。汝今庸劣豈可為比。欲以
藕絲懸須彌山。牛跡之水等量大海。我今觀仁亦復如是。幸自思惟無虧高德。
婆羅門言。王為智人一切瞻仰。猶如日月莫不觀察。吾言虛實宜以理驗。大王
云何逆見凌蔑。爾時彼王見其至意。嚴駕往請龍樹菩薩。清旦俱集正德殿上。
時婆羅門即以咒力。化作大池廣長清淨。池中出生千葉蓮華。自坐其上語龍樹
曰。汝處於地類同畜生。我居花上智慧清淨。寧敢與吾抗言議論。爾時龍樹復
以咒力化為白象。象有六牙金銀校絡。徐行詣池趣其花座。以鼻絞拔高舉擲地
。時婆羅門傷背委困。即便摧伏歸命龍樹。我甚頑嚚犯逆大師。唯願愍哀聽吾
悔過。龍樹慈矜度令出家。

是時有一小乘法師。見其高明常懷忿嫉。龍樹菩薩所作已辦將去此土。問法師
言。汝今樂我久住世不。答曰。仁者實不願也。即入閑室經日不現。弟子咸
[忙-亡+在]破戶看之。遂見其師蟬蛻而去。天竺諸國並為立廟。種種供養敬
事如佛。

付法藏因緣傳卷第五(終)
====================================================================

====================================================================
《付法藏因緣傳卷第六》
                                          元魏西域三藏吉迦夜共曇曜譯
====================================================================

龍樹菩薩臨去此世。告大弟子迦那提婆。善男子聽。佛以大悲愍傷眾生。演甘
露味利益來世。次第相付乃至於我。我欲去世囑累於汝。汝當流布至心受持。
提婆敬諾當承尊教。於是宣說真法寶藏。以智慧力摧伏異學。博識淵玄才辯超
絕。擅名天下獨步諸國。

其初託生南天竺土婆羅門種。尊貴豪勝。由毀神眼遂無一目。因即號曰迦那提
婆。智慧深邃機明內發。顧目觀察無愧於心。唯以其言人未信受。道化不行夙
夜憂念。於彼國中有一天神。鍛金為形立高六丈。咸皆號曰大自在天。有求願
者今現獲報。提婆詣廟求入拜覲。主廟者言。天像至神。人有見者不敢正視。
又令退後失魂百日。汝今但當詣門乞願。更復何求而欲見耶。提婆答言。神審
若斯吾乃願見。設不如是非我所欲。時人聞之咸奇其意。追入廟者數千萬人。
提婆既至稽首為禮。天動其眼怒目視之。提婆語曰。天實神矣。然今相觀甚大
卑劣。夫為神者當以精靈偃伏群類。而假黃金頗梨為飾熒惑民物。何期小也。
即登高梯鑿出其目。時諸觀者咸有疑意。大自在天威德高遠。云何為此小婆羅
門之所毀辱。將無彼神名過其實。爾時提婆曉眾人曰。神明遠大近事試我。我
深達彼心所念。故登金山聚出玻●珠。咸令一切皆悉了知。精靈純粹不假形質
。吾既非慢神豈辱也。作是語已從廟而出。

即於其夜求諸供備。明日清旦敬祠天神。迦那提婆名德素著智與神會。其所發
言無不響應。一夜之中供具斯備。大自在天作一肉形。高數四丈左眼枯涸。徐
步安詳而來就坐。遍觀餚膳歎未曾有。嘉其德力能有所致。而告之曰。善哉大
士。深得吾心以智見供。汝今真是敬信我者。世人愚癡唯得吾形。以食奉獻畏
而誣我。今汝供饌美昧具足。汝之左眼宜當垂給。若能見與真上施也。提婆答
言。善哉受教。即以左手出眼與之。天神力故出而隨生。索之不已出眼數萬。
天神讚曰。善哉摩納真上施也。欲求何願必滿汝意。是時提婆白天神曰。我索
明識不假於外。唯恨吾教人莫信受。正願我言後必流布。神曰甚善。即便起退
。於是提婆詣龍樹所。剃除鬚髮受出家法。周遊揚化廣濟群生。

南天竺王總御諸國。懷貢高心信用邪道。沙門釋子一不得見。國人遠近咸受其
化。提婆念曰。樹不伐本枝條難傾。人主不化道豈流布。其國政法。王家出錢
雇人宿衙。爾時提婆應募為將。荷戟前馳整勒部曲。威德恩仁物樂其政。王嘉
其意問曰何人。侍者答言。此人應募。既不食稟又不取價。在事恭謹性好閑習
。未達其心何求何欲。王即召之具問其意。答言。大王。我是智人善於言論。
欲於王前而求試驗。即便許之為建論座。爾時提婆即立三義。一切聖中佛最殊
勝。若於諸法佛法無比。救世福田眾僧第一。八方論士能壞斯語。我當斬首以
謝其屈。所以者何。立理不明是為愚癡。若斯之頭非吾所惜。八方論士咸來雲
集。亦各言曰。我若有屈斬首相謝。愚癡之頭非吾甘樂。提婆語言。我所修法
仁活萬物。要不如者當剃汝髮以為弟子。不斬頭也。立此要已便共論義。諸外
道中情智淺者。適至一言尋便屈滯。智慧勝者。遠至二日辭理俱匱。悉剃其髮
度令出家。

爾時有一外道弟子兇頑無智。恥其師屈。形雖隨眾心結怨忿含毒熾盛。嚙刀自
誓。彼口勝我我刀伏汝。作是語已。持挾利刀常於日夜伺求其便。爾時提婆出
在閑林。造百論經以破邪見。弟子分散樹下思惟。提婆菩薩起定經行。外道弟
子往至其所執刀窮之。汝昔曾以智伏吾師。我於今者刀破汝腹。即便決之。五
臟出外命猶未絕。愍其狂愚而告之曰。我有衣缽在吾坐所。汝可取之急上山去
。我諸弟子未得道者。若脫遇汝必當相執。或送於王困汝不少。夫身名者眾患
根本。汝今迷惑愛惜情重。是故宜當好身防護。時諸弟子有先來者。睹見其師
發聲悲哭。合諸門徒競各雲集。驚怖號咷宛轉于地。其中或有狂突奔走。共相
分衛追截要路。爾時提婆語眾人曰。諸法本空無我我所。無有能害亦無受者。
誰親誰怨孰為惱害。汝等今者愚癡所覆。橫生妄見種不善業。彼人所害。害吾
往報非殺我也。於是放身蟬蛻而去。

        :
        :
        :

付法藏因緣傳卷第六(終)
====================================================================




====================================================================
《佛祖統紀第五》
                                            宋景定四明東湖沙門志磐撰
====================================================================
        :
        :
        :
十三祖。龍樹尊者。南天竺國梵志之裔。始生之日在於樹下。由入龍宮始得成
道。故號龍樹(【註】西域記。梵云那伽閼樹。此翻龍猛)佛去世後七百年出
。天姿聰悟。在乳哺中聞諸梵志誦四韋陀典。有四萬偈。偈各三十二字。皆達
句義。弱冠馳名獨步諸國。天文地理星緯圖讖。及餘道術無不綜練。嘗與契友
三人議曰。世間義理可以開神明發幽旨者。吾輩悉達之矣。更以何方而自娛樂
。復云。人生唯有追求慾色為至樂耳。乃俱往術家學隱身法。師念曰。此四梵
志才智高遠。今以術故屈辱就我。若授其方則永見棄。乃各與青藥一丸。水磨
塗眼形自當隱。龍樹聞香便識此藥有七十種。名字兩數皆如其方。師聞大驚。
即以其法具授四人。既得其藥翳身遊行。相與入王後宮數月。美人懷妊者眾。
王問智臣。臣曰。若非鬼魅則是方術。可以細土置諸門中。若是方術其跡當見
。設是鬼魅入必無跡。人可兵除鬼當咒滅。王用其計。果四人足跡。乃令勇土
揮劍空中。斬三人首。近王七尺刀所不至。龍樹歛身依王不能加害。始悟慾為
苦本。即自誓曰。若免斯難。當詣沙門受出家法。

既得出宮便入山至一佛塔。摩羅來訪。龍樹迎之曰。深山孤寂。大德至尊何枉
神足。摩羅曰。我非至尊來訪賢者耳。龍樹默念。此師得決定性否。明道眼否
。是大聖繼真乘否。摩羅曰。汝雖心語我已意知。但辦出家何慮吾之不聖。龍
樹悔謝即求出家。於九十日誦通三藏。閻浮所有皆悉通達。辯才無礙。自謂一
切智人。欲從瞿曇門入。門神告曰。今汝智慧。何異螢火齊於日月。以須彌山
等亭歷子我。觀仁者非一切智。云何欲從此門而入。龍樹情屈心自念言。世界
佛經雖妙句義未盡。我當更敷演之開悟後學。復欲立師教戒。更造衣服令少不
同。欲除眾情。選擇良日便欲成造。獨處靜室水精房中。大龍菩薩愍其心念。
即以神力接入大海宮殿。開七寶函與諸方等經典。九十日中通解甚多。龍曰。
汝今閱經為遍未邪。師曰。汝經無量不可得盡。我今所讀足過閻浮十倍。龍曰
。忉利天上諸經復過此中百千萬倍。師於宮中修行豁然通達。善解一相深入無
生法忍。龍知悟道送師出宮。(【註】輔行云。龍接入宮一夏。但誦七佛經目
)

南天竺國王深染邪見。師欲化之。躬持赤幡在王前行。經歷七載王問何人。答
曰。我是一切智人。王曰。諸天今者何所作為。答曰。天今正與阿修羅戰。須
臾空中刀劍相繼而墜。修羅耳鼻從空而下。王始驚悟稽首作禮。是時殿上萬婆
羅門歎其神德除髮出家。諸外道眾來共議論。一言便屈降伏出家。有婆羅門善
知咒術。白王求與捔力。婆羅門化大池蓮華自坐其上。龍樹化白象入池。鼻絞
蓮華高舉擲地。婆羅門傷背。白師悔過。因求出家。

龍樹造大悲方便論五千偈。大莊嚴論五千偈。大無畏論十萬偈。(【註】輔行
云。大悲論。明天文地理。作寶作藥。大莊嚴論。明修一切功德法門。大無畏
論。明第一義。中觀論者是其一品。即大智度論也)優波提舍論十萬偈。

有小乘法師見師高明常懷忿嫉。師所作已辦。問小乘言。汝今樂我久住世否。
答曰。仁者實不願也。忽一日入月輪三昧。唯聞法音不見形相。唯弟子提婆識
之曰。師示佛性非聲色也。龍樹乃付法提婆。復入閒室經日不出。弟子破戶視
之。見入三昧蟬蛻而去。天竺諸國並為立廟敬事如佛(【註】付法藏經。摩訶
摩羅經。智者云。樹生生身。龍生法身。故名龍樹。孤山慈雲皆稱龍樹為十三
代。凡即西土正統。不收末田地也。

十四祖。迦那提婆尊者。南天竺國婆羅門也。國中有一天神。鍛金為形立高六
丈。號大自在天。有求願者令現獲報。提婆入廟稽首為禮。天動眼努視。提婆
語曰。夫為神者當以精靈偃服群類。而假金寶為飾勞費民物。何其鄙哉。即登
高梯鑿出其目。明旦祠天化一肉形。其高數丈左眼枯涸。就座告曰。善哉。大
士供饌具足。汝之左眼宜當垂給。提婆即以左手出眼與之。索之不已出眼出於
萬數。天神讚曰。善哉。摩納真上施也。提婆後詣龍樹。樹以滿缽水置座前。
提婆即以一鋒投之。欣然契會。即剃髮出家仰受付法。時南天竺王信用邪道。
國法出錢顧人宿衛。提婆應募為將。荷戟前驅整肅部曲。王嘉其功即召問之。
答言。我是智人善於言論。王即為建論座。提婆即立三義。一切聖中佛最殊勝
。諸法之中佛法無比。世間福田僧為第一。八方論土能壞斯語。我當斬首以謝
。時諸外道辭理具匱。悉求出家。有一外道恥其師屈心結怨忿。提婆於閒林造
百論經。外道執刀窮之曰。汝以空刀破我師義。我以鐵刀破汝之腹。五藏出外
命猶未絕。謂外道曰。汝可取吾衣缽急去。我弟子未得道者必當相執。時弟子
來見。發聲悲哭奔追要路。提婆告曰。諸法本空無我我所。無有能害亦無受者
。誰親誰怨。彼人所害。害吾往報非害吾也。於是放身蟬蛻而去。眾收舍利起
塔供養。(付法藏經)

          :
          :
          :
佛祖統紀第五(終)
====================================================================


徐言輝  roberhhh@ms9.hinet.net
Thu Jan 9 15:26:54 1997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