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信

 
《肇論》 (fwd)
#1
Post Gateway
發信站: 由 獅子吼站 收信 (ccstudent.ee.ntu.edu.tw , 信區: BudaTech)
以下是徐言輝居士的來信:
---------- Forwarded message ----------
Date: Sun, 08 Dec 1996 03:31:28 -0800
From: roberhhh <roberhhh@ms9.hinet.net>
Subject: 《肇論》

各位關心電子佛典的朋友:

以下的經文為 FG1858.TXT 《肇論》。

====================================================================
《肇論》                                           後秦長安釋僧肇 作
====================================================================

【目錄】

    肇論序                                      小招提寺沙門慧達  作
    宗本義
    物不遷論第一
    不真空論第二
    般若無知論第三
      劉遺民書問附
      答劉遺民書
    涅槃無名論第四
      表上秦主姚興
      九折十演者
        開宗第一
        竅體第二
        位體第三
        徵出第四
        超境第五
        搜玄第六
        妙存第七
        難差第八
        辯差第九
        責異第十
        會異第十一
        詰漸第十二
        漸第十三
        譏動第十四
        動寂第十五
        窮源第十六
        通古第十七
        考得第十八
        玄得第十九

====================================================================

【肇論序】                                      小招提寺沙門慧達  作

慧達率愚。通序長安釋僧肇法師所作宗本物不遷等四論。但末代弘經。允屬四
依菩薩。爰傳茲土。抑亦其例。至如彌天大德童壽桑門。並創始命宗圖辯格致
。播揚宣述。所事玄虛。唯斯擬聖默之所祖。自降乎已還。歷代古今。凡著名
僧傳。及傳所不載者。釋僧叡等三千餘僧。清信檀越謝靈運等八百許人。至能
辯正方言節文階級。善竅名教精搜義理。揖此群賢語之所統。有美若人。超語
兼默。標本則句句深達佛心。明末則言言備通眾教。諒是大乘懿典。方等博書
。自古自今著文著筆。詳汰名賢所作諸論。或六七宗。爰延十二。並判其臧否
。辯其差當。唯此憲章無弊斯咎。良由襟情泛若。不知何係。譬彼淵海數越九
流。挺拔清虛。蕭然物外。知公者希。歸公採什。如曰不知。則公貴矣。達猥
生天幸。逢此正音。忻躍弗已。饗[言∞燕]無疲。每至披尋。不勝手舞。誓願
生生盡命弘述。達於肇之遺文。其猶若是。況中百門觀。爰洎方等深經。而不
至增乎。世諺咸云。肇之所作故是誠實真諦。地論通宗莊老所資猛浪之說。此
實巨蠱之言。欺誣亡沒。街巷陋音。未之足拾。夫神道不形。心敏難繪。既文
拘而義遠。故眾端之所詭。肇之卜意豈徒然哉。良有以也。如復徇狎其言。願
生生不面。至獲忍心。還度斯下。達留連講肆二十餘年。頗逢重席。未睹斯論
。聊寄一序。託悟在中。同我賢余請俟來哲。夫大分深義。厥號本無。故建言
宗旨。標乎實相。開空法道。莫逾真俗。所以次釋二諦。顯佛教門但圓正之因
。無上般若。至極之果。唯有涅槃。故未啟重玄。明眾聖之所宅。雖以性空擬
本。無本可稱。語本絕言。非心行處。然則不遷當俗。俗則不生。不真為真。
真但名說。若能放曠蕩然。崇茲一道。清耳虛襟。無言二諦。斯則淨照之功著
。故般若無知。無名之德興。而涅槃不稱。余謂此說周圓。罄佛淵海。浩博無
涯。窮法體相。雖復言約而義豐。文華而理詣。語勢連環。意實孤誕。敢是絕
妙好辭。莫不竭茲洪論。所以童壽歎言。解空第一。肇公其人。斯言有由矣。
彰在翰牘。但宗本蕭然。莫能致詰。不遷等四論。事開接引。問答析微。所以
稱論。

====================================================================

【宗本義】

本無。實相。法性。性空。緣會。一義耳。何則。一切諸法緣會而生。緣會而
生。則未生無有。緣離則滅。如其真有。有則無滅。以此而推。故知雖今現有
。有而性常自空。性常自空。故謂之性空。性空故。故曰法性。法性如是。故
曰實相。實相自無。非推之使無。故名本無。言不有不無者。不如有見常見之
有。邪見斷見之無耳。若以有為有。則以無為無。夫不存無以觀法者。可謂識
法實相矣。雖觀有而無所取相。然則法相為無相之相。聖人之心為住無所住矣
。三乘等觀性空而得道也。性空者。謂諸法實相也。見法實相。故云正觀。若
其異者。便為邪觀。設二乘不見此理。則顛倒也。是以三乘觀法無異。但心有
大小為差耳。漚和般若者。大慧之稱也。諸法實相謂之般若。能不取證。漚和
功也。適化眾生。謂之漚和。不染塵累。般若力也。然則般若之門觀空。漚和
之門涉有。涉有未始迷虛。故常處有而不染。不厭有而觀空。故觀空而不證。
是為一念之力。權慧具矣。好思歷然可解。泥洹盡諦者。直結盡而已。則生死
永滅。故謂盡耳。無復別有一盡處耳。

【物不遷論第一】

夫生死交謝。寒暑迭遷。有物流動。人之常情。余則謂之不然。何者。放光云
。法無去來。無動轉者。尋夫不動之作。豈釋動以求靜。必求靜於諸動。必求
靜於諸動故雖動而常靜。不釋動以求靜故雖靜而不離動。然則動靜未始異。而
惑者不同。緣使真言滯於競辯。宗途屈於好異。所以靜躁之極。未易言也。何
者。夫談真則逆俗。順俗則違真。違真故迷性而莫返。逆俗故言淡而無味。緣
使中人未分於存亡。下士撫掌而弗顧。近而不可知者。其唯物性乎。然不能自
已。聊復寄心於動靜之際。豈曰必然。試論之曰。道行云。諸法本無所從來。
去亦無所至。中觀云。觀方知彼去。去者不至方。斯皆即動而求靜。以知物不
遷明矣。夫人之所謂動者。以昔物不至今。故曰動而非靜。我之所謂靜者。亦
以昔物不至今。故曰靜而非動。動而非靜以其不來。靜而非動以其不去。然則
所造未嘗異。所見未嘗同。逆之所謂塞。順之所謂通。苟得其道。復何滯哉。
傷夫人情之惑也久矣。目對真而莫覺。既知往物而不來。而謂今物而可往。往
物既不來。今物何所往。何則。求向物於向。於向未嘗無。責向物於今。於今
未嘗有。於今未嘗有以明物不來。於向未嘗無故知物不去。覆而求今今亦不往
。是謂昔物自在昔。不從今以至昔。今物自在今。不從昔以至今。故仲尼曰。
回也見新交臂非故。如此。則物不相往來明矣。既無往返之微朕。有何物而可
動乎。然則旋嵐偃嶽而常靜。江河競注而不流。野馬飄鼓而不動。日月歷天而
不周。復何怪哉。噫。聖人有言曰。人命逝速。速於川流。是以聲聞悟非常以
成道。緣覺覺緣離以即真。苟萬動而非化。豈尋化以階道。覆尋聖言。微隱難
測。若動而靜。似去而留。可以神會。難以事求。是以言去不必去。閑人之常
想。稱住不必住。釋人之所謂往耳。豈曰去而可遣。住而可留也。故成具云。
菩薩處計常之中。而演非常之教。摩訶衍論云。諸法不動。無去來處。斯皆導
達群方。兩言一會。豈曰文殊而乖其致哉。是以言常而不住。稱去而不遷。不
遷故雖往而常靜。不住故雖靜而常往。雖靜而常往故往而弗遷。雖往而常靜故
靜而弗留矣。然則莊生之所以藏山。仲尼之所以臨川。斯皆感往者之難留。豈
曰排今而可往。是以觀聖人心者。不同人之所見得也。何者。人則謂少壯同體
。百齡一質。徒知年往。不覺形隨。是以梵志出家。白首而歸。鄰人見之曰。
昔人尚存乎。梵志曰。吾猶昔人。非昔人也。鄰人皆愕然。非其言也。所謂有
力者負之而趨。昧者不覺其斯之謂歟。是以如來因群情之所滯。則方言以辯惑
。乘莫二之真心。吐不一之殊教。乖而不可異者。其唯聖言乎。故談真有不遷
之稱。導俗有流動之說。雖復千途異唱。會歸同致矣。而徵文者聞不遷。則謂
昔物不至今。聆流動者。而謂今物可至昔。既曰古今。而欲遷之者。何也。是
以言往不必往。古今常存。以其不動。稱去不必去。謂不從今至古。以其不來
。不來故不馳騁於古今。不動故各性住於一世。然則群籍殊文。百家異說。苟
得其會。豈殊文之能惑哉。是以人之所謂住。我則言其去。人之所謂去。我則
言其住。然則去住雖殊。其致一也。故經云。正言似反。誰當信者。斯言有由
矣。何者。人則求古於今。謂其不住。吾則求今於古。知其不去。今若至古。
古應有今。古若至今。今應有古。今而無古。以知不來。古而無今。以知不去
。若古不至今。今亦不至古。事各性住於一世。有何物而可去來。然則四象風
馳。璇璣電捲。得意毫微。雖速而不轉。是以如來。功流萬性而常存。道通百
劫而彌固。成山假就於始簣。修途託至於初步。果以功業不可朽故也。功業不
可朽故雖在昔而不化。不化故不遷。不遷故則湛然明矣。故經云。三災彌綸。
而行業湛然。信其言也。何者。果不俱因。因因而果。因因而果。因不昔滅。
果不俱因。因不來今。不滅不來。則不遷之致明矣。復何惑於去留。踟躕於動
靜之間哉。然則乾坤倒覆無謂不靜。洪流滔天無謂其動。苟能契神於即物。斯
不遠而可知矣。

物不遷論終

【不真空論第二】

夫至虛無生者。蓋是般若玄鑑之妙趣。有物之宗極者也。自非聖明特達。何能
契神於有無之間哉。是以至人通神心於無窮。窮所不能滯。極耳目於視聽。聲
色所不能制者。豈不以其即萬物之自虛。故物不能累其神明者也。是以聖人乘
真心而理順。則無滯而不通。審一氣以觀化。故所遇而順適。無滯而不通。故
能混雜致淳哀。所遇而順適。故則觸物而一。如此。則萬象雖殊而不能自異。
不能自異故知象非真象。象非真象故則雖象而非象。然則物我同根。是非一氣
。潛微幽隱。殆非群情之所盡。故頃爾談論。至於虛宗。每有不同。夫以不同
而適同。有何物而可同哉。故眾論競作。而性莫同焉。何則。心無者。無心於
萬物。萬物未嘗無。此得在於神靜。失在於物虛。即色者。明色不自色。故雖
色而非色也。夫言色者。但當色即色。豈待色色而後為色哉。此直語色不自色
。未領色之非色也。本無者。情尚於無。多觸言以賓無。故非有。有即無。非
無無亦無。尋夫立文之本旨者。直以非有。非真有。非無。非真無耳。何必非
有無此有。非無無彼無。此直好無之談。豈謂順通事實即物之情哉。夫以物物
於物。則所物而可物。以物物非物。故雖物而非物。是以物不即名而就實。名
不即物而履真。然則真諦獨靜於名教之外。豈曰文言之能辨哉。然不能杜默。
聊復厝言以擬之。試論之曰。摩訶衍論云。諸法亦非有相。亦非無相。中論云
。諸法不有不無者。第一真諦也。尋夫不有不無者。豈謂滌除萬物。杜塞視聽
。寂寥虛豁。然後為真諦者乎。誠以即物順通。故物莫之逆。即偽即真。故性
莫之易。性莫之易故雖無而有。物莫之逆故雖有而無。雖有而無所謂非有。雖
無而有所謂非無。如此則非無物也。物非真物。物非真物故於何而可物。故經
云。色之性空非色敗空。以明夫聖人之於物也。即萬物之自虛。豈待宰割以求
通哉。是以寢疾有不真之談。超日有即虛之稱。然則三藏殊文。統之者一也。
故放光云。第一真諦。無我無得世俗諦故。便有成有得。夫有得即是無得之偽
號。無得即是有得之真名。真名故雖真而非有。偽號故雖偽而非無。是以言真
未嘗有。言偽未嘗無。二言未始一。二理末始殊。故經云。真諦俗諦謂有異耶
。答曰。無異也。此經直辯真諦以明非有。俗諦以明非無。豈以諦二而二於物
哉。然則萬物果有其所以不有。有其所以不無。有其所以不有故雖有而非有。
有其所以不無故雖無而非無。雖無而非無。無者不絕虛。雖有而非有。有者非
真有。若有不即真。無不夷跡。然則有無稱異。其致一也。故童子歎曰。說法
不有亦不無。以因緣故諸法生。瓔珞經云。轉法輪者。亦非有轉。亦非無轉。
是謂轉無所轉。此乃眾經之微言也。何者。謂物無耶。則邪見非惑。謂物有耶
。則常見為得。以物非無。故邪見為惑。以物非有故常見不得。然則非有非無
者。信真諦之談也。故道行云。心亦不有亦不無。中觀云。物從因緣故不有。
緣起故不無。尋理即其然矣。所以然者。夫有若真有。有自常有。豈待緣而後
有哉。譬彼真無。無自常無。豈待緣而後無也。若有不自有。待緣而後有者。
故知有非真有。有非真有雖有不可謂之有矣。不無者。夫無則湛然不動。可謂
之無。萬物若無。則不應起。起則非無。以明緣起。故不無也。故摩訶衍論云
。一切諸法一切因緣故應有。一切諸法一切因緣故不應有。一切無法一切因緣
故應有。一切有法一切因緣故不應有。尋此有無之言。豈直反論而已哉。若應
有即是有。不應言無。若應無即是無。不應言有。言有是為假有。以明非無。
借無以辨非有。此事一稱二。其文有似不同。苟領其所同。則無異而不同。然
則萬法果有其所以不有。不可得而有。有其所以不無。不可得而無。何則。欲
言其有。有非真生。欲言其無。事象既形。象形不即無。非真非實有。然則不
真空義。顯於茲矣。故放光云。諸法假號不真。譬如幻化人非無幻化人。幻化
人非真人也。夫以名求物。物無當名之實。以物求名。名無得物之功。物無當
名之實。非物也。名無得物之功非名也。是以名不當實。實不當名。名實無當
。萬物安在。故中觀云。物無彼此。而人以此為此。以彼為彼。彼亦以此為彼
。以彼為此。此彼莫定乎一名。而惑者懷必然之志。然則彼此初非有。惑者初
非無。既悟彼此之非有。有何物而可有哉。故知萬物非真。假號久矣。是以成
具立強名之文。園林託指馬之況。如此則深遠之言。於何而不在。是以聖人乘
千化而不變。履萬惑而常通者。以其即萬物之自虛。不假虛而虛物也。故經云
。甚奇世尊。不動真際為諸法立處。非離真而立處。立處即真也。然則道遠乎
哉。觸事而真。聖遠乎哉。體之即神。

不真空論終

【般若無知論第三】

夫般若虛玄者。蓋是三乘之宗極也。誠真一之無差。然異端之論紛然久矣。有
天竺沙門鳩摩羅什者。少踐大方。研機斯趣。獨拔於言象之表。妙契於希夷之
境。齊異學於迦夷。揚淳風於東扇。將爰燭殊方而匿耀涼土者。所以道不虛應
。應必有由矣。弘始三年歲次星紀。秦乘入國之謀。舉師以來之意也。北天之
運數其然也。大秦天王者。道契百王之端。德洽千載之下。游刃萬機。弘道終
日。信季俗蒼生之所天。釋迦遺法之所仗也。時乃集義學沙門五百餘人。於逍
遙觀。躬執秦文。與什公參定方等。其所開拓者。豈謂當時之益。乃累劫之津
梁矣。余以短乏。曾廁嘉會。以為上聞異要。始於時也。然則聖智幽微。深隱
難測。無相無名。乃非言象之所得。為試罔象其懷。寄之狂言耳。豈曰聖心而
可辨哉。試論之曰。放光云。般若無所有相。無生滅相。道行云。般若無所知
無所見。此辨智照之用。而曰無相無知者何耶。果有無相之知。不知之照明矣
。何者。夫有所知。則有所不知。以聖心無知。故無所不知。不知之知。乃曰
一切知。故經云。聖心無所知無所不知。信矣。是以聖人虛其心而實其照。終
日知而未嘗知也。故能默耀韜光。虛心玄鑒。閉智塞聰。而獨覺冥冥者矣。然
則智有窮幽之鑒。而無知焉。神有應會之用。而無慮焉。神無慮故能獨王於世
表智。無知故能玄照於事外。智雖事外。未始無事。神雖世表。終日域中。所
以俯仰順化。應接無窮。無幽不察。而無照功。斯則無知之所知。聖神之所會
也。然其為物也。實而不有。虛而不無。存而不可論者。其唯聖智乎。何者。
欲言其有。無狀無名。欲言其無。聖以之靈。聖以之靈故虛不失照。無狀無名
故照不失虛。照不失虛故混而不渝。虛不失照故動以接麤。是以聖智之用。未
始暫廢。求之形相。未暫可得。故寶積曰。以無心意而現行。放光云。不動等
覺而建立諸法。所以聖跡萬端。其致一而已矣。是以般若可虛而照。真諦可亡
而知。萬動可即而靜。聖應可無而為。斯則不知而自知。不為而自為矣。復何
知哉。復何為哉。難曰。夫聖人真心獨朗。物物斯照。應接無方。動與事會。
物物斯照故知無所遺。動與事會故會不失機。會不失機故必有會於可會。知無
所遺故必有知於可知。必有知於可知。故聖不虛知。必有會於可會。故聖不虛
會。既知既會。而曰無知無會者。何耶。若夫忘知遺會者。則是聖人無私於知
會。以成其私耳。斯可謂不自有其知安得無知哉。答曰。夫聖人功高二儀而不
仁。明逾日月而彌昏。豈曰木石瞽其懷其於無知而已哉。誠以異於人者神明。
故不可以事相求之耳。子意。欲令聖人不自有其知。而聖人未嘗不有知。無乃
乖於聖心。失於文旨者乎。何者。經云。真般若者。清淨如虛空。無知無見。
無作無緣。斯則知自無知矣。豈待返照然後無知哉。若有知性空而稱淨者。則
不辨於惑智。三毒四倒亦皆清淨。有何獨尊於般若。若以所知美般若。所知非
般若。所知自常淨。故般若未嘗淨。亦無緣致淨歎於般若。然經云。般若清淨
者。將無以般若體性真淨。本無惑取之知。本無惑取之知不可以知名哉。豈唯
無知名無知。知自無知矣。是以聖人以無知之般若。照彼無相之真諦。真諦無
兔馬之遺。般若無不窮之鑒。所以會而不差。當而無是。寂怕無知而無不知者
矣。難曰。夫物無以自通。故立名以通物。物雖非名。果有可名之物。當於此
名矣。是以即名求物。物不能隱。而論云。聖心無知。又云無所不知。意謂無
知未嘗知。知未嘗無知。斯則名教之所通立言之本意也。然論者欲一於聖心。
異於文旨。尋文求實未見其當。何者。若知得於聖心。無知無所辨。若無知得
於聖心。知亦無所辨。若二都無得。無所復論哉。答曰。經云般若義者。無名
無說。非有非無。非實非虛。虛不失照。照不失虛。斯則無名之法。故非言所
能言也。言雖不能言。然非言無以傳。是以聖人終日言而未嘗言也。今試為子
狂言辨之。夫聖心者。微妙無相。不可為有。用之彌勤。不可為無。不可為無
故聖智存焉。不可為有故名教絕焉。是以言知不為知。欲以通其鑒。不知非不
知。欲以辨其相。辨相不為無。通鑒不為有。非有故知而無知。非無故無知而
知。是以知即無知。無知即知。無以言異。而異於聖心也。難曰。夫真諦深玄
。非智不測。聖智之能。在茲而顯。故經云。不得般若。不見真諦。真諦則般
若之緣也。以緣求智。智則知矣。答曰。以緣求智。智非知也。何者。放光云
。不緣色生識。是名不見色。又云。五陰清淨故般若清淨。般若即能知也。五
陰即所知也。所知即緣也。夫知與所知。相與而有。相與而無。相與而無故勿
莫之有。相與而有故物莫之無。物莫之無故為緣之所起。物莫之有故則緣所不
能生。緣所不能生故照緣而非知。為緣之所起故知緣相因而生。是以知與無知
。生於所知矣。何者。夫智以知所知。取相故名知。真諦自無相。真智何由知
。所以然者。夫所知非所知。所知生於知。所知既生知。知亦生所知。所知既
相生。相生即緣法。緣法故非真非真。故非真諦也。故中觀云。物從因緣有。
故不真。不從因緣有。故即真。今真諦曰真。真則非緣。真非緣故無物從緣而
生也。故經云。不見有法無緣而生。是以真智觀真諦。未嘗取所知。智不取所
知。此智何由知。然智非無知。但真諦非所知。故真智亦非知。而子欲以緣求
智。故以智為知。緣自非緣。於何而求知。難曰。論云不取者。為無知故不取
。為知然後不取耶。若無知故不取。聖人則冥若夜游。不辨緇素之異耶。若知
然後不取。知則異於不取矣。答曰。非無知故不取。又非知然後不取。知即不
取。故能不取而知。難曰。論云不取者。誠以聖心不物於物。故無惑取也。無
取則無是。無是則無當。誰當聖心而云聖心無所不知耶。答曰。然無是無當者
。夫無當則物無不當。無是則物無不是。物無不是故是而無是。物無不當故當
而無當。故經云。盡見諸法而無所見。難曰。聖心非不能是。誠以無是可是。
雖無是可是。故當是於無是矣。是以經云。真諦無相故般若無知者。誠以般若
無有有相之知。若以無相為無相。有何累於真諦耶。答曰。聖人無無相也。何
者。若以無相為無相。無相即為相。捨有而之無。譬猶逃峰而赴壑。俱不免於
患矣。是以至人處有而不有。居無而不無。雖不取於有無。然亦不捨於有無。
所以和光塵勞。周旋五趣。寂然而往。怕爾而來。恬淡無為而無不為。難曰。
聖心雖無知。然其應會之道不差。是以可應者應之。不可應者存之。然則聖心
有時而生有時而滅。可得然乎。答曰。生滅者。生滅心也。聖人無心。生滅焉
起。然非無心。但是無心心耳。又非不應。但是不應應耳。是以聖人應會之道
。則信若四時之質。直以虛無為體。斯不可得而生不可得而滅也。難曰。聖智
之無。惑智之無。俱無生滅。何以異之。答曰。聖智之。無者無知。惑智之。
無者知無。其無雖同。所以無者異也。何者。夫聖心虛靜。無知可無。可曰無
知。非謂知無。惑智有知。故有知可無可謂知無。非曰無知也。無知即般若之
無也。知無即真諦之無也。是以般若之與真諦。言用即同而異。言寂即異而同
。同故無心於彼此。異故不失於照功。是以辨同者同於異。辨異者異於同。斯
則不可得而異。不可得而同也。何者。內有獨鑒之明。外有萬法之實。萬法雖
實。然非照不得。內外相與以成其照功。此則聖所不能同用也。內雖照而無知
。外雖實而無相。內外寂然。相與俱無。此則聖所不能異寂也。是以經云。諸
法不異者。豈曰[鳥%几]截鶴。夷嶽盈壑。然後無異哉。誠以不異於異。故雖
異而不異也。故經云。甚奇世尊。於無異法中而說諸法異。又云。般若與諸法
亦不一相。亦不異相。信矣。難曰。論云。言用則異。言寂則同。未詳般若之
內。則有用寂之異乎。答曰。用即寂。寂即用。用寂體一。同出而異名。更無
無用之寂。而主於用也。是以智彌昧照逾明。神彌靜應逾動。豈曰明昧動靜之
異哉。故成具云。不為而過為。寶積曰。無心無識。無不覺知。斯則窮神盡智
。極象外之談也。即之明文。聖心可知矣。

般若無知論終

【劉遺民書問附】

遺民和南。頃餐徽聞。有懷遙佇。歲末寒嚴。體中如何。音寄壅隔。增用抱蘊
。弟子沈痾草澤常有弊瘵耳。因慧明道人北遊。裁通其情。古人不以形疏致淡
。悟涉則親。是以雖復江山悠邈不面當年。至於企懷風味。鏡心象跡。佇悅之
勤。良以深矣。緬然無因。瞻霞永歎。順時愛敬。冀因行李。數有承問。伏願
彼大眾康和。外國法師休納。上人以悟發之器而遘茲淵對。想開究之功。足以
盡過半之思。故以每惟乖闊。憤愧何深。此山僧清常。道戒彌勵。禪隱之餘。
則惟研惟講。恂恂穆穆。故可樂矣。弟子既以遂宿心。而睹茲上軌。感寄之誠
。日月銘至。遠法師頃睄i宜。思業精詣。乾乾宵夕。自非道用潛流。理為神
御。孰以過順之年。湛氣若茲之勤。所以憑慰既深。仰謝逾絕。去年夏末始見
生上人示無知論。才運清俊。旨中沈允。推涉聖文。婉而有歸。披味殷勤。不
能釋手。直可謂浴心方等之淵。而悟懷絕冥之肆者矣。若令此辨遂通。則般若
眾流。殆不言而會可不欣乎。可不欣乎。夫理微者辭險。唱獨者應希。苟非絕
言象之表者。將以存象而致乖乎。意謂答以緣求智之章。婉轉窮盡。極為精巧
。無所間然矣。但暗者難以頓曉。猶有餘疑一兩。今輒題之如別。想從容之暇
。復能麤為釋之。論序云。般若之體非有非無。虛不失照照不失虛。故曰。不
動等覺而建立諸法。下章云。異乎人者神明。故不可以事相求之耳。又云。用
即寂。寂即用。神彌靜。應逾動。夫聖心冥寂。理極同無。不疾而疾。不徐而
徐。是以知不廢寂寂不廢知。末始不寂。末始不知。故其運物成功化世之道。
雖處有名之中。而遠與無名同。斯理之玄。固常所彌昧者矣。但今談者。所疑
於高論之旨。欲求聖心之異。為謂窮靈極數。妙盡冥符耶。為將心體自然靈怕
燭感耶。若窮靈極數妙盡冥符。則寂照之名。故是定慧之體耳。若心體自然靈
怕獨感。則群數之應。固以幾乎息矣。夫心數既玄。而孤運其照。神淳化表而
慧明獨存。當有深證。可試為辨之。疑者當以撫會應機睹變之知。不可謂之不
有矣。而論旨云。本無惑取之知而未釋。所以不取之理。謂宜先定聖心。所以
應會之道。為當唯照無相耶。為當咸睹其變耶。若睹其變則異乎無相。若唯照
無相。則無會可撫。既無會可撫而有撫會之功。意有未悟。幸復誨之。論云。
無當則物無不當。無是則物無不是。物無不是故是而無是。物無不當故當而無
當。夫無當而物無不當。乃所以為至當。無是而物無不是。乃所以為真是。豈
有真是而非是。至當而非當。而云當而無當。是而無是耶。若謂至當非常當。
真是非常是。此蓋悟惑之言本異耳。固論旨所以不明也。願復重喻以祛其惑矣
。論至日。即與遠法師詳省之。法師亦好相領得意。但標位似各有本。或當不
必理盡同矣。頃兼以班諸有懷。屢有擊其節者。而恨不得與斯人同時也。

【答劉遺民書】

不面在昔。佇想用勞。慧明道人至得去年十二月疏。并問披尋返覆。欣若暫對
。涼風屆節。頃常如何。貧道勞疾多不佳耳。信南返不悉。八月十五日。釋僧
肇疏答。服像雖殊。妙期不二。江山雖緬。理契則鄰。所以望途致想。虛襟有
寄。君既遂嘉遯之志。標越俗之美。獨恬事外。歡足方寸。每一言集。何嘗不
遠喻林下之雅詠。高致悠然。清散未期。厚自保愛。每因行李。數有承問。願
彼山僧無恙。道俗通佳。承遠法師之勝常。以為欣慰。雖未清承。然服膺高軌
。企佇之勤。為日久矣。公以過順之年。湛氣彌厲。養徒幽巖。抱一沖谷。遐
邇仰詠。何美如之。每亦翹想一隅。懸庇霄岸。無由寫敬。致慨良深。君清對
終日。快有悟心之歡也。即此大眾尋常。什法師如宜。秦王道性自然。天機邁
俗。城塹三寶。弘道是務。由使異典勝僧方遠而至。靈鷲之風萃於茲士。碩公
遠舉乃千載之津梁也。於西域還。得方等新經二百餘部。請大乘禪師一人。三
藏法師一人。毗婆沙法師二人。什法師於大石寺出新至諸經。法藏淵曠。日有
異聞。禪師於瓦官寺教習禪道。門徒數百。夙夜匪懈。邕邕蕭蕭。致可欣樂。
三藏法師於中寺出律藏。本末精悉。若睹初制。毗婆沙法師於石羊寺出舍利弗
阿毗曇胡本。雖未及譯。時問中事。發言新奇。貧道一生。猥參嘉運。遇茲盛
化。自恨不睹釋迦祇桓之集。餘復何恨。而慨不得與清勝君子同斯法集耳。生
上人頃在此。同止數年。至於言話之際。常相稱詠。中途還南。君得與相見。
未更近問惘悒何言。威道人至。得君念佛三昧詠。并得遠法師三昧詠及序。此
作興寄既高。辭致清婉。能文之士。率稱其美。可謂游涉聖門。扣玄關之唱也
。君與法師當數有文集。因來何少。什法師以午年。出維摩經。貧道時預聽次
。參承之瑕。輒復條記成言。以為注解。辭雖不文。然義承有本。今因信持一
本往南。君閑詳試可取看。來問婉切。難為郢人。貧道思不關微。兼拙於筆語
。且至趣無言。言必乖趣。云云不已。竟何所辨。聊以狂言。示詶來旨耳。疏
云。稱聖心冥寂。理極同無。雖處有名之中。而遠與無名同。斯理之玄。固常
彌昧者。以此為懷。自可忘言內得。取定方寸。復何足以人情之所異。而求聖
心之異乎。疏曰。談者謂窮靈極數。妙盡冥符。別寂照之名。故是定慧之體耳
。若心體自然。靈怕獨感。則群數之應。固以幾乎息矣。意謂妙盡冥符不可以
定慧為名。靈怕獨感不可稱群數以息。兩言雖殊。妙用常一。跡我而乖。在聖
不殊也。何者。夫聖人玄心默照。理極同無。既曰為同。同無不極。何有同無
之極。而有定慧之名。定慧之名。非同外之稱也。若稱生同內。有稱非同。若
稱生同外。稱非我也。又聖心虛微。妙絕常境。感無不應。會無不通。冥機潛
運。其用不勤。群數之應。亦何為而息耶。且夫心之有也。以其有有。有不自
有。故聖心不有有。不有有故有無有。有無有故。則無無無無故。聖人不有不
無。不有不無。其神乃虛。何者。夫有也無也。心之影響也。言也象也。影響
之所攀豫也。有無既廢。則心無影響。影響既淪。則言象莫測。言象莫測則道
絕群方。道絕群方故能窮靈極數。窮靈極數乃曰妙盡。妙盡之道本乎無寄。夫
無寄在乎冥寂。冥絕故虛以通之。妙盡存乎極數。極數故數以應之。數以應之
故動與事會。虛以通之故道超名外。道超名外。因謂之無。動與事會。因謂之
有。因謂之有者。應夫真有。強謂之然耳。彼何然哉。故經云。聖智無知而無
所不知。無為而無所不為。此無言無相寂滅之道。豈曰有而為有。無而為無。
動而乖靜。靜而廢用耶。而今談者。多即言以定旨。尋大方而徵隅。懷前識以
標玄。存所存之必當。是以聞聖有知。謂之有心。聞聖無知。謂等大虛。有無
之境。邊見所存。豈是處中莫二之道乎。何者。萬物雖殊。然性本常一。不可
而物。然非不物。可物於物。則名相異陳。不物於物。則物而即真。是以聖人
不物於物。不非物於物。不物於物。物非有也。不非物於物。物非無也。非有
所以不取。非無所以不捨。不捨故妙存即真。不取故名相靡因。名相靡因。非
有知也。妙存即真。非無知也。故經云。般若於諸法。無取無捨。無知無不知
。此攀緣之外。絕心之域。而欲以有無詰者。不亦遠乎。請詰夫陳有無者。夫
智之生也。極於相內。法本無相。聖智何知。世稱無知者。謂等木石太虛燕情
之流。靈鑒幽燭。形於未兆。道無隱機。寧曰無知。且無知生於無知。無無知
也。無有知也。無有知也。謂之非有。無無知也。謂之非無。所以虛不失照。
照不失虛。怕然永寂。靡執靡拘。孰能動之令有。靜之使無耶。故經云。真般
若者。非有非無。無起無滅。不可說示於人。何則。言其非有者。言其非是有
。非謂是非有。言其非無者。言其非是無。非謂是非無。非有非非有。非無非
非無。是以須菩提終日說般若。而云無所說。此絕言之道。知何以傳。庶參玄
君子。有以曾之耳。又云。宜先定聖心。所以應會之道。為當唯照無相耶。為
當咸睹其變耶。談者似謂無相與變。其旨不一。睹變則異乎無相。照無相則失
於撫會。然則即真之義或有滯也。經云。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
即是色。若如來旨。觀色空時。應一心見色。一心見空。若一心見色。則唯色
非空。若一心見空。則唯空非色。然則空色兩陳。莫定其本也。是以經云非色
者。誠以非色於色。不非色於非色。若非色於非色。太虛則非色。非色何所明
。若以非色於色。即非色不異色。非色不異色。色即為非色。故知變即無相。
無相即變。群情不同。故教跡有異耳。考之玄籍。本之聖意。豈復真偽殊心。
空有異照耶。是以照無相。不失撫會之功。睹變動不乖無相之旨。造有不異無
。造無不異有。未嘗不有。未嘗不無。故曰不動等覺而建立諸法。以此而推。
寂用何妨。如之何謂睹變之知。異無相之照乎。恐談者脫。謂空有兩心。靜躁
殊用。故言睹變之知。不可謂之不有耳。若能捨已心於封內。尋玄機於事外。
齊萬有於一虛。曉至虛之非無者。當言至人終日應會。與物推移。乘運撫化。
末始為有也。聖心若此。何有可取。而曰未釋不取之理。又云。無是乃所以為
真是。無當乃所以為至當。亦可如來言耳。若能無心於為是。而是於無是。無
心於為當。而當於無當者。則終日是。不乖於無是。終日當。不乖於無當。但
恐有是於無是。有當於無當。所以為患耳。何者。若真是可是。至當可當。則
名相以形。美惡是生。生生奔競。孰與止之。是以聖人空洞其懷。無識無知。
然居動用之域。而止無為之境。處有名之內。而宅絕言之鄉。寂寥虛曠。莫可
以形名得。若斯而已矣。乃曰真是可是。至當可當。未喻雅旨也。恐是當之生
。物謂之然。彼自不然。何足以然耳。夫言跡之興。異途之所由生也。而言有
所不言。跡有所不跡。是以善言言者。求言所不能言。善跡跡者。尋跡所不能
跡。至理虛玄。擬心已差。況乃有言。恐所示轉遠。庶通心君子。有以相期於
文外耳。

【涅槃無名論第四】

【表上秦主姚興】

僧肇言。肇聞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君王得一以治天下。伏惟陛下。叡哲
欽明。道與神會。妙契環中。理無不統。游刃萬機。弘道終日。威被蒼生。垂
文作則。所以域中有四大。而王居一焉。涅槃之道。蓋是三乘之所歸。方等之
淵府。渺漭希夷。絕視聽之域。幽致虛玄。殆非群情之所測。肇以入微。猥蒙
國恩。得閑居學肆。在什公門下十有餘載。雖眾經殊致。勝趣非一。然涅槃一
義。常以聽習為先。肇才識闇短。雖屢蒙誨喻。猶懷疑漠漠。為竭愚不已。亦
如似有解。然未經高勝先唱。不敢自決。不幸什公去世。諮參無所以為永慨。
而陸下聖德不孤。獨與什公神契。目擊道存。快盡其中方寸。故能振彼玄風。
以啟末俗。一日遇蒙答安城侯姚嵩書。問無為宗極。何者。夫眾生所以久流轉
生死者。皆由著欲故也。若欲止於心。即無復於生死。既無生死。潛神玄默。
與虛空合其德。是名涅樂矣。既曰涅槃。復何容有名於其間哉。斯乃窮微言之
美。極象外之談者也。自非道參文殊。德侔慈氏。孰能宣揚玄道。為法城 [漸
%土]。 使夫大教卷而復舒。幽旨淪而更顯。尋玩殷勤。不能暫捨。欣悟交懷
。手舞弗暇。豈直當時之勝軌。方乃累劫之津梁矣。然聖旨淵玄。理微言約。
可以匠彼先進。拯拔高士。懼言題之流。或未盡上意。庶擬孔易十翼之作。豈
貪豐文。圖以弘顯幽旨。輒作涅槃無名論。論有九折十演。博采眾經。託證成
喻。以仰述陛下無名之致。豈曰關諧神心。窮究遠當。聊以擬議玄門。班喻學
徒耳。論末章云。諸家通第一義諦。皆云廓然空寂。無有聖人。吾常以為太甚
徑庭。不近人情。若無聖人。知無者誰。實如明詔實如明詔。夫道恍惚窅冥。
其中有精。若無聖人。誰與道遊。頃諸學徒。莫不躊躇道門。怏怏此旨。懷疑
終日。莫之能正。幸遭高判。宗徒[巾%畫]然。扣關之儔。蔚登玄室。真可謂
法輪再轉於閻浮。道光重映於千載者矣。今演論之作旨。曲辨涅槃無名之體寂
。彼廓然排方外之談。條牒如左。謹以仰呈。若少參聖旨。願敕存記。如其有
差。伏承指授。僧肇言。泥曰、泥洹、涅槃。此三名前後異出。蓋是楚夏不同
耳。云涅槃者正也。

【九折十演者】

【開宗第一】

無名曰。經稱有餘涅槃無餘涅槃者。秦言無為亦名滅度。無為者。取乎虛無寂
寞妙絕於有為。滅度者。言其大患永滅超度四流。斯蓋是鏡像之所歸。絕稱之
幽宅也。而曰有餘無餘者。良是出處之異號。應物之假名耳。余嘗試言之。夫
涅槃之為道也。寂寥虛曠。不可以形名得。微妙無相。不可以有心知。超群有
以幽升。量太虛而永久。隨之弗得其蹤。迎之罔眺其首。六趣不能攝其生。力
負無以化其體。[汪-王+黃]漭惚恍。若存若往。五目不睹其容。二聽不聞其
響。冥冥[穴%目][穴%目]誰見誰曉。彌綸靡所不在。而獨曳於有無之表。然
則言之者失其真。知之者反其愚有之者乖其性。無之者傷其殖軀。所以釋迦掩
室於摩竭。淨名杜口於毗耶。須菩提唱無說以顯道。釋梵絕聽而雨華。斯皆理
為神御。故口以之而默。豈曰無辯。辯所不能言也。經云。真解脫者離於言數
。寂滅永安。無始無終。不晦不明。不寒不暑。湛若虛空。無名無說。論曰。
涅槃非有亦復非無。言語道斷。心行處滅。尋夫經論之作。豈虛構哉。果有其
所以不有。故不可得而有。有其所以不無。故不可得而無耳。何者。本之有境
。則五陰永滅。推之無鄉。而幽靈不竭。幽靈不竭則抱一湛然。五陰永滅則萬
累都捐。萬累都捐故與道通洞。抱一湛然故神而無功。神而無功故至功常存。
與道通洞故沖而不改。沖而不改故不可為有。至功常存故不可為無。然則有無
絕於內。稱謂淪於外。視聽之所不暨。四空之所昏昧。恬焉而夷。怕焉而泰。
九流於是乎交歸。眾聖於是乎冥會。斯乃希夷之境。太玄之鄉。而欲以有無題
榜。標其方域。而語其神道者。不亦邈哉。

【竅體第二】

有名曰。夫名號不虛生。稱謂不自起。經稱有餘涅槃無餘涅槃者。蓋是返本之
真名。神道之妙稱者也。請試陳之。有餘者。謂如來大覺始興。法身初建。澡
八解之清流。憩七覺之茂林。積萬善於曠劫。蕩無始之遺塵。三明鏡於內。神
光照於外。結僧那於始心。終大悲以赴難。仰攀玄根。俯提弱喪。超邁三域。
獨蹈大方。啟八正之平路。坦眾庶之夷途。聘六通之神驥。乘五衍之安車。至
能出生入死。與物推移。道無不洽。德無不施。窮化母之始物。極玄樞之妙用
。廓虛宇於無疆。耀薩雲於幽燭。將絕朕於九止。永淪太虛。而有餘緣不盡。
餘跡不泯。業報猶魂。聖智尚存。此有餘涅槃也。經云。陶冶塵滓。如鍊真金
。萬累都盡。而靈覺獨存。無餘者。謂至人教緣都訖。靈照永滅。廓爾無朕。
故曰無餘。何則。夫大患莫若於有身。故滅身以歸無。勞勤莫先於有智。故絕
智以淪虛。然則智以形倦。形以智勞。輪轉脩途。疲而弗已。經曰。智為雜毒
。形為桎桔。淵默以之而遼。患難以之而起。所以至人灰身滅智。捐形絕慮。
內無機照之勤。外息大患之本。超然與群有永分。渾爾與太虛同體。寂焉無聞
。怕爾無兆。冥冥長往。莫知所之。其猶燈盡火滅。膏明俱竭。此無餘涅槃也
。經云。五陰永盡。譬如燈滅。然則有餘可以有稱。無餘可以無名。無名立。
則宗虛者欣尚於沖默。有稱生。則懷德者彌仰於聖功。斯乃誥典之所垂文。先
聖之所軌轍。而曰有無絕於內。稱謂淪於外。視聽之所不暨。四空之所昏昧。
使夫懷德者自絕。宗虛者靡託。無異杜耳目於胎殼。掩玄象於(雲)霄外。而
責宮商之異。辯玄素之殊者也。子徒知遠推至人於有無之表。高韻絕唱於形名
之外。而論旨竟莫知所歸。幽途故自蘊而未顯。靜思幽尋。寄懷無所。豈所謂
朗大明於冥室。奏玄響於無聞者哉。

【位體第三】

無名曰。有餘無餘者。蓋是涅槃之外稱。應物之假名耳。而存稱謂者封名。志
器象者耽形。名也極於題目。形也盡於方圓。方圓有所不寫。題目有所不傳。
焉可以名於無名。而形於無形者哉。難序云。有餘無餘者。信是權寂致。教之
本意。亦是如來隱顯之誠跡也。但未是玄寂絕言之幽致。又非至人環中之妙術
耳。子獨不聞正觀之說歟。維摩詰言。我觀如來無始無終。六入已過。三界已
出。不在方。不離方。非有為。非無為。不可以識識。不可以智知。無言無說
。心行處滅。以此觀者乃名正觀。以他觀者非見彿也。放光云。佛如虛空。無
去無來。應緣而現。無有方所。然則聖人之在天下也。寂莫虛無。無執無競。
導而弗先。感而後應。譬猶幽谷之響。明鏡之像。對之弗知其所以來。隨之罔
識其所以往。恍焉而有。惚焉而亡。動而逾寂。隱而彌彰。出幽入冥。變化無
常。其為稱也。因應而作。顯跡為生。息跡為滅。生名有餘。滅名無餘。然則
有無之稱。本乎無名。無名之道。於何不名。是以至人居方而方。止圓而圓。
在天而天。處人而人。原夫能天能人者。豈天人之所能哉。果以非天非人。故
能天能人耳。其為治也。故應而不為。因而不施。因而不施故施莫之廣。應而
不為故為莫之大。為莫之大故乃返於小成。施莫之廣故乃歸乎無名。經曰。菩
提之道。不可圖度。高而無上。廣不可極。淵而無下。深不可測。大包天地。
細入無間。故謂之道。然則涅槃之道不可以有無得之明矣。而惑者睹神變因謂
之有。見滅度便謂之無。有無之境妄想之域。豈足以標榜玄道而語聖心者乎。
意謂至人寂怕無兆。隱顯同源。存不為有。亡不為無。何則佛言。吾無生不生
。雖生不生。無形不形。雖形不形。以知存不為有。經云。菩薩入無盡三昧。
盡見過去滅度諸佛。又云。入於涅槃而不般涅槃。以知亡不為無。亡不為無。
雖無而有。存不為有。雖有而無。雖有而無故所謂非有。雖無而有故所謂非無
。然則涅槃之道。果出有無之域。絕言象之徑斷矣。子乃云。聖人患於有身。
故滅身以歸無。勞勤莫先於有智。故絕智以淪虛。無乃乖乎神極。傷於玄旨者
也。經曰。法身無象。應物而形。般若無知。對緣而照。萬機頓赴。而不撓其
神。千難殊對而不干其慮。動若行雲。止猶谷神。豈有心於彼此。情係於動靜
者乎。既無心於動靜。亦無象於去來。去來不以象。故無器而不形。動靜不以
心。故無感而不應。然則心生於有心。象出於有象。象非我出。故金石流而不
[火∞焦]。心非我生。故日用而不動。紜紜自彼。於我何為。所以智周萬物而
不勞。形充八極而無患。益不可盈。損不可虧。寧復病[症-正+阿]厲中逵。
壽極雙樹。靈竭天棺。體盡焚燎者哉。而惑者居見聞之境。尋殊應之跡秉執規
矩而擬大方。欲以智勞至人。形患大聖。謂捨有入無。因以名之。豈謂採微言
於聽表。拔玄根於虛壤者哉。

【徵出第四】

有名曰。夫渾元剖判。萬有參分。有既有矣。不得不無。無自不無。必因於有
。所以高下相傾。有無相生。此乃自然之數。數極於是。以此而觀。化母所育
。理無幽顯。恢[恢-灰+危][(橘-木)+(恢-灰)]怪。無非有也。有化而無
。無非無也。然則有無之境。理無不統。經云。有無二法攝一切法。又稱三無
為者。虛空、數緣盡、非數緣盡。數緣盡者即涅藥也。而論云。有無之表。別
有妙道。妙於有無。謂之涅槃。請竅妙道之本。果若有也。雖妙非無。雖妙非
無即入有境。果若無也。無即無差。無而無差即入無境。總而括之。即而究之
。無有異有而非無。無有異無而非有者明矣。而曰。有無之外別有妙道。非有
非無謂之涅槃。吾聞其語未即於心也。

【超境第五】

無名曰。有無之數。誠以法無不該。理無不統。然其所統俗諦而已。經曰。真
諦何耶。涅槃道是。俗諦何耶。有無法是。何則。有者有於無。無者無於有。
有無所以稱有。無有所以稱無。然則有生於無。無生於有。離有無無。離無無
有。有無相生。其猶高下。相傾有高必有下。有下必有高矣。然則有無雖殊。
俱未免於有也。此乃言象之所以形。是非之所以生。豈是以統夫幽極。擬夫神
道者乎。是以論稱出有無者。良以有無之數。止乎六境之內。六境之內非涅槃
之宅。故借出以祛之。庶悕道之流。彷佛幽途。託情絕域。得意忘言。體其非
有非無。豈曰有無之外別有一有而可稱哉。經曰。三無為者。蓋是群生紛繞。
生乎篤患。篤患之尤。莫先於有。絕有之稱。莫先於無。故借無以明其非有。
明其非有。非謂無也。

【搜玄第六】

有名曰。論自云涅槃。既不出有無。又不在有無。不在有無。則不可於有無得
之矣。不出有無。則不可離有無求之矣。求之無所。便應都無。然復不無其道
。其道不無。則幽途可尋。所以千聖同轍。未嘗虛返者也。其道既存。而曰不
出不在。必有異旨。可得聞乎。

【妙存第七】

無名曰。夫言由名起。名以相生。相因可相。無相無名。無名無說。無說無聞
。經曰。涅槃非法非非法。無聞無說。非心所知。吾何敢言之。而子欲聞之耶
。雖然善吉有言。眾人若能以無心而受。無聽而聽者。吾當以無言言之。庶述
其言。亦可以言。淨名曰。不離煩惱而得涅槃。天女曰。不出魔界而入佛界。
然則玄道在於妙悟。妙悟在於即真。即真即有無齊觀。齊觀即彼已莫二。所以
天地與我同根。萬物與我一體。同我則非復有無。異我則乖於會通。所以不出
不在。而道存乎其間矣。何則。夫至人虛心冥照。理無不統。懷六合於胸中。
而靈鑒有餘。鏡萬有於方寸。而其神常虛。至能拔玄根於未始。即群動以靜心
。恬淡淵默。妙契自然。所以處有不有。居無不無。居無不無故不無於無。處
有不有故不有於有。故能不出有無。而不在有無者也。然則法無有無之相。聖
無有無之知。聖無有無之知則無心於內。法無有無之相則無數於外。於外無數
。於內無心。彼此寂滅。物我冥一。怕爾無朕。乃曰涅槃。涅槃若此。圖度絕
矣豈。容可責之於有無之內。又可徵之有無之外耶。

【難差第八】

有名曰。涅槃既絕圖度之域。則超六境之外不出不在。而玄道獨存。斯則窮理
盡性。究竟之道。妙一無差。理其然矣。而放光云。三乘之道。皆因無為而有
差別。佛言。我昔為菩薩時。名曰儒童。於然燈佛所。已入涅槃。儒童菩薩時
於七住初獲無生忍進修三位。若涅槃一也。則不應有三。如其有三。則非究竟
。究竟之道而有升降之殊。象經異說。何以取中耶。

【辯差第九】

無名曰。然究竟之道理無差也。法華經云。第一大道無有兩正。吾以方便為怠
慢者。於一乘道分別說三。三車出火宅即其事也。以俱出生死。故同稱無為。
所乘不一故有三名。統其會歸一而已矣。而難云。三乘之道皆因無為。而有差
別。此以人三。三於無為。非無為有三也。故放光云。涅槃有差別耶。答曰無
差別。但如來結習都盡。聲聞結習不盡耳。請以近喻以況遠旨。如人斬木。去
尺無尺。去才無寸。脩短在於尺寸小。不在無也。夫以群生萬端。識根不一。
智鑒有淺深。德行有厚薄。所以俱之彼岸。而升降不同。彼岸豈異。異自我耳
。然則眾經殊辯其致不乖。

【責異第十】

有名曰。俱出火宅則無患一也。同出生死則無為一也。而云彼岸無異。異自我
耳。彼岸則無為岸也。我則體無為者也。請問我與無為。為一為異。若我即無
為。無為亦即我。不得言無為無異。異自我也。若我異無為。我則非無為。無
為自無為。我自常有為。冥會之致。又滯而不通。然則我與無為。一亦無三。
異亦無三。三乘之名。何由而生也。

【會異第十一】

無名曰。夫止此而此。適彼而彼。所以同於得者。得亦得之。同於失者。失亦
失之。我適無為。我即無為。無為雖一。何乖不一耶。譬猶三鳥出網。同適無
患之域。無患雖同。而鳥鳥各異。不可以鳥鳥各異謂無患亦異。又不可以無患
既一。而一於眾鳥也。然則鳥即無患。無患即鳥。無患豈異。異自鳥耳。如是
三乘眾生。俱越妄想之樊。同適無為之境。無為雖同。而乘乘各異。不可以乘
乘各異。謂無為亦異。又不可以無為既一。而一於三乘也。然則我即無為。無
為即我。無為豈異。異自我耳。所以無患雖同。而升虛有遠近。無為雖一。而
幽鑒有淺深。無為即乘也。乘即無為也。此非我異無為。以未盡無為。故有三
耳。

【詰漸第十二】

有名曰。萬累滋彰。本於妄想。妄想既祛。則萬累都息。二乘得盡智。菩薩得
無生智。是時妄想都盡。結縛永除。結縛既除。則心無為。心既無為。理無餘
翳。經曰。是諸聖智不相違背。不出不在。其實俱空。又曰。無為大道。平等
不二。既曰無二。則不容心異。不體則已。體應窮微。而曰體而未盡。是所未
悟也。

【漸第十三】

無名曰。無為無二。則已然矣。結是重惑。可謂頓盡。亦所未喻。經曰。三箭
中的。三獸渡河。中渡無異。而有淺深之殊者。為力不同故也。三乘眾生。俱
濟緣起之津。同鑒四諦之的。絕偽即真。同升無為。然則所乘不一者。亦以智
力不同故也。夫群有雖眾。然其量有涯。正使智猶身子。辯若滿願。窮才極慮
。莫窺其畔。況乎虛無之數。重玄之域。其道無涯。欲之頓盡耶。書不云乎。
為學者日益。為道者日損。為道者為於無為者也。為於無為而曰日損。此豈頓
得之謂。要損之又損之。以至於無損耳。經喻螢日。智用可知矣。

【譏動第十四】

有名曰。經稱法身已上。入無為境。心不可以智知。形不可以象測。體絕陰入
。心智寂滅。而復云進修三位。積德彌廣。夫進修本於好尚。積德生於涉求。
好尚則取捨情現。涉求則損益交陳。既以取捨為心。損益為體。而曰體絕陰入
。心智寂滅。此文乖致殊。而會之一人。無異指南為北。以曉迷夫。

【動寂第十五】

無名曰。經稱聖人無為而無所不為。無為故雖動而常寂。無所不為故雖寂而常
動。雖寂而常動故物莫能一。雖動而常寂故物莫能二。物莫能二故逾動逾寂。
物莫能一故逾寂逾動。所以為即無為。無為即為。動寂雖殊。而莫之可異也。
道行云。心亦不有亦不無。不有者。不若有心之有。不無者。不若無心之無。
何者。有心則眾庶是也。無心則太虛是也。眾庶止於妄想。太虛絕於靈照。豈
可止於妄想。絕於靈照。標其神道。而語聖心者乎。是以聖心不有。不可謂之
無。聖心不無。不可謂之有。不有故心想都滅。不無故理無不契。理無不契故
萬德斯弘。心想都滅故功成非我。所以應化無方未嘗有為。寂然不動未嘗不為
。經曰。心無所行無所不行。信矣。儒童曰。昔我於無數劫。國財身命。施人
無數。以妄想心施非為施也。今以無生心五華施佛。始名施耳。又空行菩薩入
空解脫門。方言今是行時。非為證時。然則心彌虛行彌廣。終日行不乖於無行
者也。是以賢劫稱無捨之檀。成具美不為之為。禪典唱無緣之慈。思益演不知
之知。聖旨虛玄。殊文同辯。豈可以有為便有為。無為便無為哉。菩薩住盡不
盡平等法門。不盡有為。不住無為。即其事也。而以南北為喻。殊非領會之唱
。

【窮源第十六】

有名曰。非眾生無以御三乘。非三乘無以成涅槃。然必先有眾生。後有涅槃。
是則涅槃有始。有始必有終。而經云涅槃無始無終。湛若虛空。則涅槃先有。
非復學而後成者也。

【通古第十七】

無名曰。夫至人空洞無象。而萬物無非我造。會萬物以成己者。其唯聖人乎。
何則。非理不聖。非聖不理。理而為聖者。聖不異理也。故天帝曰。般若當於
何求。善吉曰。般若不可於色中求。亦不離色中求。又曰。見緣起為見法。見
法為見佛。斯則物我不異之效也。所以至人戢。玄機於未兆。藏冥運於即化。
總六合以鏡心。一去來以成體。古今通。始終同。窮本極末。莫之與二。浩然
大均。乃曰涅槃。經曰。不離諸法而得涅槃。又曰。諸法無邊故菩提無邊。以
知涅槃之道。存乎妙契。妙契之致。本乎冥一。然則物不異我。我不異物。物
我玄會。歸乎無極。進之弗先。退之弗後。豈容終始於其間哉。天女曰。耆年
解脫。亦如何久。

【考得第十八】

有名曰。經云眾生之性。極於五陰之內。又云得涅槃者。五陰都盡。譬猶燈滅
。然則眾生之性。頓盡於五陰之內。涅槃之道獨建於三有之外。邈然殊域。非
復眾生得涅槃也。果若有得。則眾生之性不止於五陰。若必止於五陰。則五陰
不都盡。五陰若都盡。誰復得涅槃耶。

【玄得第十九】

無名曰。夫真由離起。偽因著生。著故有得。離故無名。是以則真者同真。法
偽者同偽。子以有得為得。故求於有得耳。吾以無得為得。故得在於無得也。
且談論之作。必先定其本。既論涅槃。不可離涅槃而語涅槃也。若即涅槃以興
言。誰獨非涅槃。而欲得之耶。何者。夫涅槃之道。妙盡常數融治。二儀蕩滌
萬有。均天人同一異。內視不見己。返聽不聞我。未嘗有得。未嘗無得。經曰
。涅槃非眾生。亦不異眾生。維摩詰言。若彌勒得滅度者。一切眾生亦當滅度
。所以者何。一切眾生本性常滅。不復更滅。此名滅度。在於無滅者也。然則
眾生非眾生。誰為得之者。涅槃非涅槃。誰為可得者。放光云。菩提從有得耶
。答曰不也。從無得耶。答曰不也。從有無得耶。答曰不也。離有無得耶。答
曰不也。然則都無得耶。答曰不也。是義云何。答曰無所得故為得也。是故得
無所得也。無所得謂之得者。誰獨不然耶。然則玄道在於絕域。故不得以得之
。妙智存乎物外。故不知以知之。大象隱於無形。故不見以見之。大音匿於希
聲。故不聞以聞之。故能囊括終古。導達群方。亭毒蒼生。疏而不漏。汪哉洋
哉。何莫由之哉。故梵志曰。吾聞佛道。厥義弘探。汪洋無涯。靡不成就。靡
不度生。然則三乘之路開。真偽之途辯。賢聖之道存。無名之致顯矣。

涅槳無名論終

《肇論終》

====================================================================
【版本】:一。「佛教大藏經」第四十八冊,第587頁。
          二。「肇論略注」,佛教出版社發行。
          三。為提高閱讀性,特於經文前增加「目錄」。

【作業處理記錄】:

    一。輸入:徐言輝  roberhhh@ms9.hinet.net  1996/11/28
    二。更正一些錯字。                徐言輝  1996/12/07

-------------------------------------------------------------------

「肇論」電子佛典處理原則:

        一。如遇缺字,首以通用字代,若無則以組字法處理。(如附件一)。
        二。全型符號「●」,代表字不清楚。
        三。每列以68格,中文三十四字處理。採用舊式標點,但必要時,
            不排除配合使用「、」符號。
        四。如有必要,請使用者再重新校對,增加內容的正確性,並將校對
            結果告知本人,以更正檔案內容;或者直接更改檔案內容,並在
            後面加上初校、…的姓名,爾後再將檔案傳回相關位置,並請通
            知本人。
        五。檔案後面加上輸入者、初校者…等姓名,只是希望對這一份工作
            給與負責的態度,本電子佛典可任意使用流通。

-------------------------------------------------------------------

[ 附件一 ] 組字法 (暫時採用) (1996/11/19 更新)

本組字法含 ∞ % ◎ - + ? 六個全形基本符號,及 () [] 兩組半形分隔
符號。今舉例說明如下:

∞  表橫向連接     如:明=日∞月(∞的內碼為A1DB)
%  表縱向連接     如:音=立%日
◎  表包含         如:因=口◎大  或  閒=門◎月(◎的內碼為A1B7)
-  表去掉某部份   如:青=請-言
-+若前後配合,表示去掉某部份而改以另一部份代替  如:閒=間-日+月
?  表字根特別,尚未找到足以表示者  如:背=(?∞匕)%月
()  為運算分隔符號 如:繞=組-且+((土%(土∞土))%兀)
[]  為文字分隔符號 如:羅[目∞侯]羅母耶輸陀羅比丘尼

為求方便,不排除採用全形注音符號、標點符號及英文符號做為組字用字根。

-------------------------------------------------------------------

徐言輝  roberhhh@ms9.hinet.net
Sat Dec 21 11:09:46 1996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