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信

 
禪--自我的提昇《禪修菁華集七、活用》
#1
出太陽了
禪--自我的提昇                                    聖嚴法師


佛法講無我,但是眾生皆有「我」。佛在經中,也處處以「我」自稱
,如:「我如來」、「我世尊」等等,代表著佛也有我。不過,凡夫
的「我」是煩惱的執著,佛的「我」是對救度眾生而言的假名施設。
《阿含經》中有「四念處觀」,是要我們:1.觀身不淨,2.觀受是苦
,3.觀心無常,4.觀法無我。凡夫以不淨為淨,以苦為樂,無常為常
,無我為我;佛則說這是四種顛倒,是煩惱生死的根源。但到《大涅
槃經》中通過解脫慧的觀點,又以常、樂、我、淨,為大涅槃所具的
四德。

一、成佛之後的假名「我」

就基礎佛法而言,是講不淨、苦、無常、無我的。因為身體的諸根常
流不淨,故說「不淨」;心有所受,畢竟皆「苦」;一切心念,剎那
生滅,故說「無常」;身心既是無常,一切諸法,即非真有,故說「
無我」。

常言人生有四大賞心樂事:久旱逢甘霖、他鄉遇故知、洞房花燭夜、
金榜題名時。但從佛法的角度看,世間的樂,並非究竟的樂,因其皆
屬無常,故稱為「壞苦」。 不淨,包含了三層意思:
(一)境不淨:因為是國土危脆。
(二)身不淨:因為是血肉之軀。
(三)心不淨:因為有煩惱無明。

身、心及世界皆不淨,亦即涵蓋了物質及精神的整體世界,都不是清
淨的,所以生命的事實,便是苦報的現象。然而,《大涅槃經•光明
遍照高貴德王菩薩品》所說的「常樂我淨」,不是凡夫的身心世界,
而是解脫的涅槃妙心。至於佛陀自稱的「我」,乃是假名的我,不是
  自我中心執著的我;那個假名的「我」,是代表著智慧及慈悲。
智慧有兩種作用,一是自解脫,二是解脫他。度眾生雖用智慧,但必
由慈悲而生,當在度眾生時,慈悲與智慧必須同時出現,沒有智慧的
慈悲是會有問題的。

佛的「我」,代表著智慧及慈悲,有真慈悲一定有大智慧,有大智慧
者一定會有大慈悲,兩者不可或缺,兩者相輔相成,如鳥之有二翼,
所以佛的另一個尊稱是「兩足尊」,即是福慧具足。修福是慈悲,修
慧是智慧,智慧及慈悲究竟圓滿後,仍在廣度眾生,就須使用「我」
了。


二、六道眾生.唯人成佛

要怎樣才能成佛呢?佛是由凡夫開始修行而後成就的。凡夫的範圍共
有六道:天、人、阿修羅、畜生(傍生)、餓鬼、地獄,或省略其中
的阿修羅而稱「五趣」。六道中,只有人類可以修行佛道,其他的五
道眾生,除了是菩薩的化現,均非修學佛法的道器。而人類可修的有
 三等:1.大乘的菩薩行,2.聲聞緣覺的二乘行,3.凡夫的人天行。

菩薩的等級很多,有凡夫菩薩、賢位菩薩、聖位菩薩等。佛的十種稱
號之一是「應供」,意即阿羅漢,釋迦牟尼佛便是究竟阿羅漢,也是
究竟菩薩。而聖位菩薩,有初地以上至十地以前的菩薩;尚有十地以
上補處佛位的菩薩,例如: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地藏菩薩、普
賢菩薩、文殊菩薩、彌勒菩薩……。


三、發大願心.起慚愧心

要成佛,必須先通過菩薩的階位,而欲到達菩薩的階段,必須先發無
上菩提心,即是發大願心;例如:普賢菩薩發有十大願,阿彌陀佛在
因地時發了四十八願,一切菩薩至少皆發四弘誓願。《金剛經》中提
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就是為了要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即發「無上正等正覺心」,也就是發無上菩提心。如《華嚴經•淨
行品》中所言:「自歸於佛,當願眾生,體解大道,發無上意。」也
是發的大菩提心。

發菩提心,實際上就是發願之意,其中最重要的,是發廣度眾生的堅
固願心。地藏菩薩的大願是:「地獄未空,誓不成佛;眾生度盡,方
證菩提。」一切菩薩個別發願是「別願」,尚須具備四弘誓願,則是
共同的「通願」。

我時常在禪七中教導參加禪修者們,應效法釋迦牟尼佛那般地發弘誓
願。當佛陀未證道以前,在一棵畢岋嗾薴U,用草鋪成一個座位,平
穩地坐下來,然後發出大誓願說:「我今若不證,無上大菩提,寧可
碎此身,終不起此座。」結果呢?因為釋迦世尊坐在那棵樹下而成了
佛,親證了無上菩提,所以後來稱它為「菩提樹」,意即正覺之樹。
那個用草鋪成的座位便稱為「金剛座」,即是因坐此座而完成了堅固
的大誓願心。然而,當我勉勵禪眾們,坐穩以後也發「若不開悟,絕
不起座」的願心時,卻絕少有人敢如此說。不得已退而求其次說:「
引磬聲尚未響前,腿和身體不許隨意亂動,心裡也不期盼引磬的美妙
聲音早點響起。」發這種願的人比較多,但也不能持續很久,大概可
維持幾炷香的時間。可是當打坐的時間一直延長下去,所得的結果是
越坐越痛苦,越痛苦越不能控制自己的身心,最後唯有放棄所發的誓
願一途,別無選擇。有位禪眾說:「師父,這種願等於沒有發,我每
發一次願便欺騙自己一次,因為我實在沒有辦法實踐自己的誓願,既
然無法如願而行,倒不如放棄算了!」我說:「不行,你破了自己所
發的願,應生起慚愧的心,慚愧自己對不起自己,因為自己沒有遵守
自己所發的誓願;想想自己為什麼要發這種願,其目的無非是為了要
度化眾生而積聚功德資糧。就因為自己障深業重,所以沒有辦法精勤
地修行,因此說對不起自己,也對不起眾生,更是對不起佛菩薩。凡
是能生起慚愧心的,下炷香可能會坐得好一點。」


四、自負責任

因此之故,就各人自己而言,若發了願而未能實行,須生起慚愧心。
凡有慚愧心生起,便會自勉自勵而不易懈怠。生起慚愧心的同時,起
惡念、做壞事的可能性也就不大了。如果慚愧心生不起來,則先修懺
悔行。懺悔有三種方式:1.向己懺悔(責心懺),2.對佛菩薩像前懺
悔,3.對知語的人懺悔。從戒律上來講,最輕的過失用責心懺悔,重
的則要對人懺悔。對人懺也依情節輕重而分對一人、多人及二十人僧
 眾懺悔的不同,藉人及公眾的約束力,來幫助自己的精進和清淨。
沒有慚愧心的人,應該經常反省,若未對己、對人負責任,則須懺悔
。唯有自動自發的懺悔,才能與慚愧心相應;若是受人指摘、告發而
不得不懺悔者,便不算是真有慚愧心了。

一個修行人,首先須對自己負責任,既已發心成佛,便要發願度眾生
,若發了願而未負責任,應生慚愧心,慚愧心生不起,則要懺悔。若
能以懺悔與慚愧心相應,此願便會逐漸成長。

不是僅發一次願就可完成的,需要天天生慚愧心、天天修懺悔行、天
天發大願心,但到了八地菩薩的果位,悲智自然運作,便不需要再發
願。凡夫以業力而受生死苦報;菩薩以願力而入生死救度眾生。以業
力入生死者,如進監獄受刑,是被動而沒有自由的;以願力入生死者
,則如到監獄弘法,是出於主動,能夠自由出入的。以願力入生死者
是菩薩,而以業力入生死者是凡夫。

若說菩薩以願力入生死是出入自由,以業力入生死的凡夫,是否也有
自由出入之可能?是的,只要我們的信願堅固,加上精進實踐,便能
得到自由。故知凡夫也有可能得到生死的自由。

道理很單純,若要成為自由的人,首先得成為負責任的人,因為負責
任則沒有懊悔或罣礙,才有真正的自由可言。作為一個負責任的人,
首重對自己負責任,然後對人、對眾生負責任。記得我剛出家時,對
先師東初老人說:「我要做一個安分守己的出家人,絕不讓您老人家
失望,也不要對不起佛教。」先師說:「你不該這麼說,應倒過來講
,你只要不會對不起自己,不要使自己失望就好。」先師的這番話,
對我的影響,非常地深遠。師父只是指出一條路,教你如何走,而要
走上這條路,尚得靠自己一步又一步地向前走,要付出恆心、耐力及
時間,腳踏實地,將自己的足踩過去。如果未經自己的足踏過,怎能
說是自己曾走過呢?例如:佛道或菩薩道,已經有很多的佛菩薩及祖
師們走過了,這條路好像已是現成的,但是,如果你想通過,還得印
上自己的腳印,否則,那是諸佛菩薩及祖師們所擁有的道路,跟你自
己毫不相干!所以要先對自己負責任,才談得上對人負責、對眾生負
責任。


五、別業共業.小心謹慎

或許有人會問:「個人的力量如此薄弱,對自身負責已很吃力,如何
能對眾生負責呢?」實際上,我們的每一個念頭,都是全部的歷史,
在舉心動念中,都是在接受過去也影響未來。每一個念頭都有無限地
深遠,每一個動作都是全體的宇宙,個人即是聯繫著整個的時間與空
間的無限。換言之,現前一念,貫穿古往今來;個人動作,聯繫宇宙
全體。

佛法所講的「業」,有「別業」與「共業」之分。別業是個別的眾生
造了個別的業,使不同的眾生,接受各自的果報;共業是不同的眾生
在不同的時空,造了同類的業,使得不同的眾生共同接受同類的果報
。例如:家族有家族的別業及共業,公司有公司的別業及共業,國家
有國家的別業及共業等。別業則是個別的自己所造,仍由個別的自己
承受;共業是共同所造的,亦由眾生共同承受。很多事被世人看成偶
發的個案,事實上必定是多種因緣所促成,與整體均有關係的。故在
別業中有共業,在共業中有別業。

大家不要忽視了各自的心力,須知每一個人在任何一個念頭的發生,
都必須非常的留意、謹慎、小心。我們產生的每一個念頭,都與上下
古今有關係,一言一行的表現,都會對自己及他人,有多方面的影響
。故我們的行為若不小心謹慎,將會自害害人,不負責的結果,便很
可能為許多的眾生帶來了災難。

整個宇宙的時間及空間,都是在循環中進行的。在時間方面,佛法講
「三世因果」,若不解脫,永遠流轉。此生是由過去而來,也將通向
未來世去,雖經百千劫,果報還自受,一己所造之業,定會在生命的
遷流之際呈現出來。所以,若有人認為:「現在做壞事沒關係,只要
將來修行便可得解脫。」這樣的觀念是錯誤的,那是對人對己不負責
任的說法。

在空間方面的彼此關聯,也是相同。任何一件事,都不是孤立的,互
為因緣,賓主相倚,息息相關,沒有一人、一事、一物是可以自外於
世界而存在的;所以對己對人,不論是為了自私的理由或道德的理由
,都須負起責任,這便是禪修精神。禪法的修行,就需要時時刻刻腳
踏實地,負起責任。


六、少欲知足.提昇自我

禪修者的心態,是要在行為上沒有做壞事的預謀,若犯了不預知的過
失,則以慚愧心來懺悔即可。所謂「人非聖賢,孰能無過。」知過能
改,便是善人。

經律中常見到少欲、知足、知慚愧、懺悔、懺悔則安樂等的連用語,
都是有助於自我提昇的道理和方法。

(一)少欲:完全沒有欲是很難的,但要盡量減少。凡對個人物質生
活享受的追求要少,凡對社會、對眾生有益的修行,則要精進不懈。

(二)知足:針對個人身心所求的私欲要知足,對於上求佛道、下化
眾生的修行,則永無止境。

(三)知慚愧:發現自己有了過失,不論是對不起自己,或是對不起
他人,都要覺得羞恥,生起慚愧心來。

(四)懺悔:生起慚愧心之後,更進一步,需要懺悔。承認自己做的
錯事,決心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任。

(五)懺悔則安樂:能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便會心安理得,心中也不
再有罣礙,故能在「我已承認」、「我當負責」的情況下得到安樂。
當我們遇到各種困擾及困難之時,遭受各類打擊和挫折之時,或許會
因找不到原因來解釋而覺得委屈及不平,但要知道,這些都是過去世
自己所造的業因,為今世帶來的結果。所以,我們應該平心靜氣地面
對眼前的一切事實,能解決者設法避免,不能解決者則勇敢地接受它
,安樂即是來自面對及接受。

學佛的過程,便是透過認識自我、消融自我以達成自我成長、自我提
昇的目標。


(選自《禪的世界》)

====================================================================

     本系列電子文件由法鼓文化(http://www.ddc.com.tw/)授權於
     台大獅子吼站上刊登,以茲佛子精進禪修。為尊重智慧財產,
     並避免未授權之盜用,不論是書面、電子、或網路等任何型式
     的轉出版、部份引用、摘錄行為,皆必須經法鼓文化之書面同
     意授權方可,違法者將予以追究。

     關於本著作權聲明若有語意不明、或有其餘未竟事宜,請聯絡
     台北市北投區大業路260號6樓 法鼓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或 E-mail: idpt315@tpts1.seed.net.tw

====================================================================
Tue Dec 24 12:18:05 2002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