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信

 
略述毗缽舍那-3
#1
泰勒德頓
觀照並不是內省。

內省是去「想」關於你自己,但是觀照根本就不是思「想」,它是
「覺知」到你自己,那個差別很微妙,但卻是非常大。

心理分析上堅持要內省;而禪學堅持要「覺觀」。當你內省,你要
怎麼做?比方說,你在生氣,你就開始去想關於憤怒的事,去想說
它是如何引起的,你開始去分析說它為什麼會被引起。你開始判斷
說它是好的,或是壞的。你開始合理化解釋說你的生氣是因為某個
情況使然。你沈思憤怒的來龍去脈、你分析憤怒,但是那個注意的
焦點是在憤怒上,而不是在你自己。你的整個意識都集中在憤怒上
:你在看、你在分析、你在聯想、你在思考它、你試著在想出要如
何來避免,以及如何去除它,如何不要再犯。這是一個思考的過程
,你會將它判斷成是不好的,因為它是具有破壞性的,你將會發誓
說:「我將永遠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你將會試圖透過意志來控
制這個憤怒,所以心理學變成總是在分析和剖析事物。

禪學說:「要『覺知』,不要試圖去分析憤怒,那是沒必要的,只
需看著它,但是要有『覺知』地看,不要開始去『想』。」事實上
如果你開始用想的,那麼思想就會變成去看那個憤怒的一個障礙,
思想會矇在它上面、思想會像一朵雲一樣地圍住它,那個清晰就喪
失了。根本就不要用想的,要處於一種「無思想」的狀態,只要
「看」。

當你跟憤怒之間連一個思想的漣漪都沒有,你就是在直接面對那個
憤怒。你不去剖析它、你也不必很麻煩地去探討它的起因,那個起
因早已成為過去。你不去判斷它,因為你一判斷它,思想就又開始
了,你也不必發任何誓說:「我將不會再犯。」因為那個發誓將會
引導你到未來。在「覺知」當中,你停留在那個憤怒的感覺,全然
在「此時此刻」,你沒有興趣去改變它,你沒有興趣去思考它,你
只有興趣直接去看它,直接面對它,就是這個當下,那麼那就是
「觀照」。

這就是它最美好之處:如果你能夠「看」著憤怒,它就消失了。它不
僅在那個片刻消失,經由你深入的「看」而來的消失就能夠讓你掌握
那個要訣,不需要使用意志,不需要為未來作任何決定,不需要去追
溯它的來源,那是不需要的。現在你已經掌握了這個殊勝的要訣:看
著憤怒,憤怒就消失了,而這個「看」是永遠的都可以的,每當憤怒
存在,你就能夠「看」,然後這個「看」能夠讓你更深入自己的內心。

「看」有三個階段,第一,當憤怒已經發生,而且消失,就好像你在
「看」著一個尾巴正在消失---一頭怪獸已經走掉了,只有尾巴在
那裡。當那個憤怒存在,你因為涉入太深而無法真正「覺知」。當那
個憤怒幾乎消失,百分之九十九消失,只剩下百分之一,只剩下最後
的部份還在進行,消失而進入地平線,那個時候你才變得「覺知」,
這是第一種狀態的「覺知」,不錯了,但是還不夠好。

第二種狀態就是當那隻怪獸還在那裡,不只是尾巴在那堙A當那個情
況已經白熱化,你真的生氣到了頂點、在沸騰、在燃燒,那個時候你
才變得「覺知」。

還有第三個階段:憤怒尚未來臨,或是正在來臨---不是尾巴,而
是頭,它剛好進入你意識的領域,那個時候你就變得「覺知」,那頭
怪獸尚未形成,你在那隻動物還沒有生出來前就將它殺死,就像是避
孕一樣,那個現象尚未發生,那麼它就不會在你的意識領域、在你的
業方面留下任何痕跡。
Mon Dec 16 23:22:10 2002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