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信

 
Re: 請問一下...
#1
泰勒德頓
※ 引述《evilmaya@Lion (惡魔馬雅)》之銘言:
> ㄟ∼還有..就是阿∼我今天竟然聽到自己的心跳跟雷一樣大聲ㄟ...
> 這是啥瞇情形?∼是心比較靜的關係ㄇ?(不過不是在靜坐中發生ㄉ,是在將要起床的時
> 後發生ㄉ...而且身體還不能動  ><::頭又很漲....真奇怪又真口怕!)


    聽到心跳聲不足為奇。據說達摩當年打坐能聽到階下螞蟻打架爭吵的聲音咧。

    太執著反而會出問題。「神通」與「神經」是兩個好兄弟。
Sun Oct 27 02:02:01 2002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請問一下...
#2
天天開心
※ 引述《Tyler (泰勒德頓)》之銘言:
>     聽到心跳聲不足為奇。據說達摩當年打坐能聽到階下螞蟻打架爭吵的聲音咧。
>     太執著反而會出問題。「神通」與「神經」是兩個好兄弟。

恩...謝謝你的答覆  ^^

可否請問您,在禪坐當中,何謂入流亡所?

又,要如何達到呢?
Sun Oct 27 09:41:24 2002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請問一下...
#3
泰勒德頓
※ 引述《evilmaya (天天開心)》之銘言:
> 恩...謝謝你的答覆  ^^
> 可否請問您,在禪坐當中,何謂入流亡所?
> 又,要如何達到呢?


《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書中卷六有所謂
「耳根圓通」的修練,是一種透過對「耳根」的禪定修習,來求取
覺智的方法。


「入流亡所」是它的第一個層次。要真能做到「聽而不聞」,得注
意聽覺與心念間的關係。要想真正做到「對於剎那生滅的各種聲響
,隨生隨滅,心不繫念、聽而不聞」,絕不是靠意念上的壓制。否
則無異於以妄制妄,以「壓制念頭」的念頭,來壓抑隨聽覺而起的
意念,等於頭上安頭,到最後仍是白費功夫。

比較可行的方法,是對於因聽覺而起的種種念頭起伏,採取不執著
、亦不排斥的如實覺照,視其生、視其滅,不加之以力讓其增長;
亦不加之以力去排拒它,任它起起落落,比較容易達到自然的「入
流亡所」。

不過,這個法門我沒修過,所以也只知道理論上的大概。
Sun Oct 27 18:35:47 2002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請問一下...
#4
天天開心
※ 引述《Tyler (泰勒德頓)》之銘言:
> 《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書中卷六有所謂
> 「耳根圓通」的修練,是一種透過對「耳根」的禪定修習,來求取
> 覺智的方法。
> 「入流亡所」是它的第一個層次。要真能做到「聽而不聞」,得注
> 意聽覺與心念間的關係。要想真正做到「對於剎那生滅的各種聲響
> ,隨生隨滅,心不繫念、聽而不聞」,絕不是靠意念上的壓制。否
> 則無異於以妄制妄,以「壓制念頭」的念頭,來壓抑隨聽覺而起的
> 意念,等於頭上安頭,到最後仍是白費功夫。
> 比較可行的方法,是對於因聽覺而起的種種念頭起伏,採取不執著
> 、亦不排斥的如實覺照,視其生、視其滅,不加之以力讓其增長;
> 亦不加之以力去排拒它,任它起起落落,比較容易達到自然的「入
> 流亡所」。
> 不過,這個法門我沒修過,所以也只知道理論上的大概。

恩...瞭解了..聽而不聞...不是不聽,而是不聞,和執著有關係...降對ㄇ?

不知可否分享您的修行法門?
Sun Oct 27 22:05:11 2002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請問一下...
#5
就都嗎得枯搭塞
※ 引述《Tyler (泰勒德頓)》之銘言:
> 《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書中卷六有所謂
> 「耳根圓通」的修練,是一種透過對「耳根」的禪定修習,來求取
> 覺智的方法。
> 「入流亡所」是它的第一個層次。要真能做到「聽而不聞」,得注
> 意聽覺與心念間的關係。要想真正做到「對於剎那生滅的各種聲響
> ,隨生隨滅,心不繫念、聽而不聞」,絕不是靠意念上的壓制。否
> 則無異於以妄制妄,以「壓制念頭」的念頭,來壓抑隨聽覺而起的
> 意念,等於頭上安頭,到最後仍是白費功夫。


     這段經文好像有點相關,這麼說是否攀緣四取(執著)即有封滯的作用?...


封滯者不解脫。不封滯則解脫。云何封滯不解脫。比丘。攀緣四取陰識住
。云何為四。色封滯識住。受.想.行封滯識住。乃至非境界故。是名封
滯。故不解脫。云何不封滯則解脫。於色界離貪。受.想.行.識離貪。
乃至清淨真實。是則不封滯則解脫。


> 比較可行的方法,是對於因聽覺而起的種種念頭起伏,採取不執著
> 、亦不排斥的如實覺照,視其生、視其滅,不加之以力讓其增長;
> 亦不加之以力去排拒它,任它起起落落,比較容易達到自然的「入
> 流亡所」。
> 不過,這個法門我沒修過,所以也只知道理論上的大概。
Mon Oct 28 12:21:17 2002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請問一下...
#6
重生!
※ 引述《Tyler (泰勒德頓)》之銘言:
> 《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書中卷六有所謂
> 「耳根圓通」的修練,是一種透過對「耳根」的禪定修習,來求取
> 覺智的方法。
> 「入流亡所」是它的第一個層次。要真能做到「聽而不聞」,得注
> 意聽覺與心念間的關係。要想真正做到「對於剎那生滅的各種聲響
> ,隨生隨滅,心不繫念、聽而不聞」,絕不是靠意念上的壓制。否
> 則無異於以妄制妄,以「壓制念頭」的念頭,來壓抑隨聽覺而起的
> 意念,等於頭上安頭,到最後仍是白費功夫。
> 比較可行的方法,是對於因聽覺而起的種種念頭起伏,採取不執著
> 、亦不排斥的如實覺照,視其生、視其滅,不加之以力讓其增長;
> 亦不加之以力去排拒它,任它起起落落,比較容易達到自然的「入
> 流亡所」。
> 不過,這個法門我沒修過,所以也只知道理論上的大概。

    基本上,我覺得Tyler還是用止觀的原理來解釋的……

    其實聽到聲音後,只要不執著於聲音上,就沒什麼關係的。
見怪不怪,奇怪自敗!剛開始一兩次會覺得有趣,久了就沒什麼
了。

    有時候這些「自然出現的身體內部的聲音」大的像打雷一樣
,連外界的聲音也聽不到了,想不注意都很難的,它想聲音大就
讓它吧!等它玩到不想玩時,它自然會收斂一點的。
Mon Oct 28 14:19:14 2002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請問一下...
#7
天天開心
※ 引述《arkii (就都嗎得枯搭塞)》之銘言:
>      這段經文好像有點相關,這麼說是否攀緣四取(執著)即有封滯的作用?...
> 封滯者不解脫。不封滯則解脫。云何封滯不解脫。比丘。攀緣四取陰識住
> 。云何為四。色封滯識住。受.想.行封滯識住。乃至非境界故。是名封
> 滯。故不解脫。云何不封滯則解脫。於色界離貪。受.想.行.識離貪。
> 乃至清淨真實。是則不封滯則解脫。

呼∼感謝您提供此段經文做參考  ^^
Mon Oct 28 22:03:30 2002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請問一下...
#8
泰勒德頓
※ 引述《evilmaya (天天開心)》之銘言:
> 恩...瞭解了..聽而不聞...不是不聽,而是不聞,和執著有關係...降對ㄇ?
    對的,關鍵其實都是在心上。雖說心物是一元的,硬去區分心與物,其實是沒必要,
然而那是人家達者將他們的切身體驗記錄下來的結果,我們後進小輩除了讀他們留下的經
典外,也要走一趟他們曾走過的歷程,才不易淪於純概念思維上的戲論。

> 不知可否分享您的修行法門?

    不敢說是來「分」與各位師兄們「享」啦,只把個人的體驗大略陳述一下,大家當笑
話看看就行了。

    打從一開始小弟就練打坐,生理上的修練一直是用打坐的。即使後來偶爾有試試持咒
、拜懺、禮佛、訟經、作務等,然而都只是玩票性質地試試,每天睡前或醒後仍少不了一
定要抽點時間來打坐,也不曉得為什麼會這麼鍾情於這個令小弟吃足了苦頭的功課。

    小時候由於練跆拳道,常在拉腿筋,所以雙盤的動作對小弟來說,從來都不是問題,
只是都盤不久,兩腿不爭氣,痛起來要人命。師父說,能雙盤的人盡量就練雙盤,說雙盤
好處多多,痛只是一時的事,「等腿上的氣脈通了,就不痛了」。在任何道場,同修的師
兄們見到這少不更事的小毛頭(那時才十七八歲吧)能雙盤,都大加稱許,讓年幼無知的
小弟深深地感覺能夠把腿拗成這種姿勢,應當是一種可喜的福報,要好好珍惜,所以儘管
腿痛得要命,每次不論是共修或是夜闌人靜、一個人獨自修練時,都要求自己一定要雙盤
。

小弟個人生理上持續在用、至今不輟的方法嚴格來說,只管打坐,有差異的,多半只有日
後在打坐中,陸陸續續換來換去的心地法門而已。

    剛入門的時候,走的是「安般(Anapana-Sati Yoga)」---觀出入息的法門,因為覺
得這樣的修法不論動時靜時都可不斷地實做,等於一天呼吸多少次,就做了多少次功課,
反正呼吸是活下去必備的動作,就依著這個會自動一直做的動作來修心,應該是不錯的。
另外,組成人體的四大---地、水、火、風堙A地大、水大、火大都太難入手,所以挑
個相對之下較易修練的風大來練。

   用安般法門,很容易就讓心靜下來了,靜到連血脈堿y動的力量都能感覺得到。練了
大約半年,就發現兩足掌在上坐後沒多久,除了麻酸痛以外,還會火燙如炙。師父說這只
是氣血上行的正常現象,過了就沒事了。

    修習安般一陣子後,發現其實每個呼吸都是由某種細微至極、但從不停歇的像「念頭
」一樣的東西在推動的。所以就改用「毗缽舍那(Vipassana Meditation)」的法門來做
為打坐中的調心方法。

    毗缽舍那法是教人觀心,可沒強制規定要不要打坐,可是有鑑於楞嚴經卷六有諄諄告
誡「覺海性澄圓,圓澄覺元妙,元明照生所,所立照性亡...」,六祖壇經上坐禪品第五
更說「此門坐禪,元不看心,亦不看淨,亦不是不動。若言看心,心元是妄,知心如幻,
故無所看也。若言看淨,人性本淨,由妄念故,覆蓋真如;但無妄想,性自清淨,起心看
淨,卻生淨妄,妄無處所,看者是妄,淨無形相,卻立淨相,言是功夫,作此見者,障自
本性,卻被淨縛。」看得我冷汗直冒,曉得了功夫還是得老老實實作的,所以每晚的靜坐
功課還是未敢荒廢。

    由於在打坐的過程中,在兩條腿上實在吃足了苦頭,在強大的挫折感壓迫下,曾經想
辦法找過各種可能的「撇步」,看倒底有沒有能讓腿不會痛的訣竅。畢竟,總覺得就是因
為不爭氣的兩條腿老在亂發痛,害小弟沒辦法入禪定、起慧觀的。

    問老師,老師還是那幾句話「不去理會疼痛,坐到氣脈通了,就不會再痛了」而且是
每位教小弟打坐的老師,不同宗派的都這樣講。自己去翻書查,也沒能查到詳載能讓腿筋
不會痛的竅門。然而每天還是強迫自己要拗著腿雙盤個十到十五分鐘。

    查遍佛道、外道的書籍,都找不到這個問題的解答,可見要嘛就是根本沒有捷徑可以
直接消除這種麻酸痛;要嘛就是這種問題實在是太淺了,古今中外的大師們覺得不屑在這
種瑣事上做文章。

    大學時代住校,天天吃素,發現吃素久了,似乎腿筋就不那麼痛;假日回到家,一吃
到肉,晚上打坐時,腿又回復劇痛了。師父說葷食較易讓人的筋脈阻塞。原來吃素這個習
慣、這種戒律的來由,並非刻板的教條,而是來自僧侶們切身的體驗。

    腿疼的問題解決不了,索幸就不去想它了。就把它當作是考驗自己對佛典教導領會程
度的一種考試。既然口頭上說「三界唯心,萬法唯識」,當腿疼來襲的時候,還能不能以
這種氣魄去「如實覺照、不執著也不排斥」它?既然說「四大皆空」,當腿痛來襲的時候
,還有沒有那種氣魄可以去對它來個「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既然說「無苦、寂、
滅、道」,當腿痛來襲的時候,還能把持得住中觀嗎?剛開始的時候,往往發現小弟資質
實在魯頓,腿痛現前,腦海堨u剩「好痛啊!!!!」

    入伍後,部隊生活堙A行動都受管制,唯一屬於自己的時間,可以用來修練的,就是
睡覺時段了。每晚睡前,照例都會盤腿打坐,坐到腿疼至受不了才躺下睡覺。不知不覺,
打坐的時間一晚比一晚長。怪的是,我在部隊沒申請吃素,都跟大部隊一同進食,尤其後
來更被長官指派管理伙食團,負責買菜、算帳、試菜,小弟的伙食團近六百人,沒人吃素
的,小弟一個人幾乎沒機會也沒什麼立場可以堅持吃素(因為手下的伙房兵們都認為要另
外為素食人員開鍋準備素菜是一種麻煩,都在因伙食團堥S有素食人員而慶幸呢),然而
筋脈卻似乎隨著打坐時間的自然延長而漸漸不會痛到那麼令人難以忍受。怪不得小弟的西
藏師父們都沒吃素,依然可以一坐就坐好久,可見功夫下得深,的確可以突破不良食物帶
來的障礙。

    到有一天晚上,右腿痛著痛著(這時候已經可以進入一種「感覺到痛,但尚能暫且乎
視它」的境地)突然感覺皮肉下面的筋輕輕「啵」地一彈,右腿不痛了!還感覺到一種暖
暖卻又涼涼的東西在右腿堶惇y動,這就是老師們講的「通了」嗎?那時己經可以一次靜
坐一小時了。

    以後上坐,右腿不再有任何不適感。然而以往沒那麼痛的左腿,卻開始會愈來愈痛了
,簡直就像以前右腿由開始練到那個「啵」的片刻,期間整套歷程的翻版一樣。

    日常生活的舉手投足間,開始會感覺到有時候骨盆與大腿交接處有東西在流動,暖暖
的,背脊末端與屁股交接處(據說叫「長強穴」的位置上下),開始會癢癢的,感覺有東
西在皮下鑽過去一樣。右腿的脈通了後,開始不怕冷,冬天人家穿厚外套,我可以穿短
袖、甚至無袖的,在室外活動自如,因為肚子下面老有股熱熱的東西在皮肉下流來流去,
暖烘烘地。只有在退伍後的翌年,去北海道過年的時候,在零下近卅度的氣溫堙A才需要
稍微穿多點衣物。不過別人在雪地堨眾う煽U子、圍巾、口罩,小弟不戴都沒事,不是有
意要與眾不同,而是穿戴上去就會覺得熱。夏天可慘了,只要肚子下那股暖暖的東西又開
始流動,即使吹著冷氣,照樣滿頭大汗。開始發現凡是戴手錶,沒多久手錶就不會走了;
宿舍的電子門禁卡帶在身上幾星期,就自動消磁、不能刷了。目前為止,帶在小弟身上還
能不會壞掉的電子物品,只有行動電話了。沒差,反正我也沒很喜歡戴手錶。

    退伍兩年多後,左腿的「啵」也來了。打坐時再也不會有來自腿上的障礙阻撓小弟進
入禪定。然而小弟的慧力有什麼太大的長進嗎?自己覺得沒有。看到慧杲禪師批評只管打
坐的修行法門那種「內守悠閒」乃是「默照邪禪」,就深自砥礪別犯同樣的錯誤。

    由於對生理上一切的反應、陸續來來去去的功能覺受,都來個相應不理,只每天不懈
怠地靜坐,結果腿脈就通了。是真的會有通的一天,自己走一趟後,才明白為什麼找書都
找不到答案、問師父也問不到捷徑,因為沒有捷徑。

    即使降伏了兩腿,後面的路還漫長得很呢!四禪、四果、阿羅漢、五十二階菩薩果位.
..要勘破末那識,說說容易,真正要下手,才是困難重重啊。
--
獅子吼站 板面介紹:                                         cbs.ntu.edu.tw
學佛心得•酸甜苦辣留言版 - 釋放心靈的塵埃                     BudaFeeling
◆ 修改: 02/10/29  2:41:16 <202.145.67.54> 
Tue Oct 29 02:24:53 2002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請問一下...
#9
泰勒德頓
※ 引述《Tyler (泰勒德頓)》之銘言:
> 師父說,能雙盤的人盡量就練雙盤,說雙盤
> 好處多多,痛只是一時的事,「等腿上的氣脈通了,就不痛了」。


    好處之一,在於它是一種可以讓你的身體在完全不施力的情況下,還不會倒的一種
省力姿勢。

    躺著的時候也可以從頭到腳完全不施力,但是躺著容易昏沉到睡著。

    修持到高段的境界,要能在行住坐臥間都能一如;然而對初學者來說,座上功夫算是
比較好入手的基礎。咳,如果沒有這種來自腿的障礙,大家修行起來就不會有這麼多麻煩
了。
Tue Oct 29 02:39:53 2002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請問一下...
#10
天天開心
※ 引述《Tyler (泰勒德頓)》之銘言:
>     好處之一,在於它是一種可以讓你的身體在完全不施力的情況下,還不會倒的一種
> 省力姿勢。
>     躺著的時候也可以從頭到腳完全不施力,但是躺著容易昏沉到睡著。
>     修持到高段的境界,要能在行住坐臥間都能一如;然而對初學者來說,座上功夫算是
> 比較好入手的基礎。咳,如果沒有這種來自腿的障礙,大家修行起來就不會有這麼多麻煩
> 了。

對阿∼我的最大困擾就是腿阿  ><::

可能是運動的關係,我的腿變的比較硬又比較粗,打坐至今,也只能夠單盤.....

曾經有想強練雙盤,又怕受傷,不知道您是否有拉筋的好方法,能讓後學有辦法雙盤...

PS:感謝您上篇的分享...受益良多...果然佛法到頭來還是得從習氣下手,攻破執藏

的意識....還有,您禪坐都一直使用數出入息的法門嗎?後學曾數到忘了數,卻也沒有妄

念,但又不像是睡著,到這裡要怎麼辦?要很注意的數嗎?還是放鬆的數?但是放鬆的數

又很容易進到我所說的那種狀況......
Tue Oct 29 03:34:29 2002
回覆 | 轉寄 | 返回

Re: 請問一下...
#11
泰勒德頓
※ 引述《evilmaya (天天開心)》之銘言:
> 對阿∼我的最大困擾就是腿阿  ><::
> 可能是運動的關係,我的腿變的比較硬又比較粗,打坐至今,也只能夠單盤.....
> 曾經有想強練雙盤,又怕受傷,不知道您是否有拉筋的好方法,能讓後學有辦法雙盤...

在沒能使用圖解的BBS上純用文字講解......怎麼講啊∼∼∼

那時候用的所謂「拉筋」腿法,都是武術上的。如果您有學校的武術社、
跆拳社、國術社、空手道社、柔道社一類社團的朋友,不妨向他們討教
幾招基本的練腿方法。

多年前在舊書攤翻到過一本名叫「二十四連環腿擊與空手道」的書,
面頭幾章「練腿基本功」,有詳盡的圖解,以及拉筋的用勁之法。

不過基本上不建議去參考那些書籍啦,畢竟咱們練靜坐,要修的是心,
要參的是智慧,如果光為了「降伏其腿」就去參閱了那些武術的書籍,
萬一一時心神把持不住,被那些招式的詳盡圖解所吸引、進而投入去鑽
研上面的武學、把修心的功夫放到一邊去......文字障己經很容易讓人
陷入(如果自覺能力尚未培養出個基礎的話)了,更何況再加個「武學
障」......
Sat Nov 9 18:09:50 2002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