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信

 
一天禪修營開示
#1
ToiletWasher
一天禪修營

時間:1998年10月11日
主持:葛榮居士 
南傳佛教叢書編譯組 譯
 

禪 修 活 動 程 序 

9:30-10:00
 開示 
 
10:00-10:45
 坐禪 
 
10:45-11:30  
 站禪、行禪 
 
11:30-12:30
 瑜伽 
 
12:30- 1:00  
 坐禪 
 
1:00- 2:00
 午飯
 
2:00- 3:30  
 分組接見 〔甲組〕〔乙組〕〔丙組〕 
 
3:30- 4:30   
 瑜伽 
 
4:30- 5:15  
 坐禪 
 
5:15- 6:00
 開示〔禪修應用在日常生活之中〕、總結 
 
6:00- 6:30
 唸誦、慈心禪   


開 示

歡迎在座各位參加這個一日的禪修活動。我想告訴大家我們今天將會嘗試去做些什
麼。首先第一點我想提出的,就是在座每一位都應該感到十分高興,因為今天是星
期日,一個假期,你能發心用整整一天到這堥蚆I修,在座每一位都應該因此而隨
喜,應該因此而感到十分快樂。

在先前的講座中,我曾強調在禪修中一樣很重要的東西,就是正念的修習。所以,
在今天我們將特別地為培育這種非常重要的技巧,保持覺醒的技巧去努力。嘗試盡
量在每一刻之中都保持正念──無論你在坐著、站著、行走著、吃著、做瑜伽、上
洗手間等等任何事情,請你都努力去對自己身心所發生的事情保持覺知,保持清
醒,活在當下的時刻之中。

也是重要的一點,就是友善、柔和地運用正念。關於這一點,有一篇大乘佛教的經
文把留意自己、觀察自己比作一位母親,她看守、觀察、留意自己孩子的一舉一
動。同樣地,我們以正念及柔和的方法來看守、觀察自己身心所發生的各種事情。
正念與柔和兩者的結合是極為重要的。

正念重要的另一點,就是去體驗當下現在。所以今天就讓我們努力去放下過去所發
生的事情,我們不能改變過去,因它已成過去;讓我們也不去想及未來,因未來還
沒有到來。在某角度來說,想著過去或未來都不是生活在現實之中。所以,今天我
們會盡量去運用正念,盡量去運用友善及盡量去活在當下現在。

一個很重要的地方我們需要去對治的,就是情緒,尤其是為我們帶來苦惱的情緒,
如悲傷、恐懼、不安、羞愧、內疚等等。這些是為我們帶來苦惱的東西,而我將會
介紹一些方法去幫助大家處理這些不愉快的情緒。

同時也是很重要的,就是當這些不愉快的情緒沒有生起的時候,知道它們並沒有存
在。所以,修習正念對我們很有幫助,如果你知道怎樣去運用正念的話,你會知道
自己有哪種不愉快的情緒生起;如果你有正念的話,你會知道它們什麼時候並不存
在。我將會介紹一兩個能幫助你去對治這些不愉快的情緒的方法。

對自己有信心是很重要的── “我知道這些不愉快的情緒什麼時候會生起,我知道
怎樣應付它們,所以我不害怕它們。” 我希望今天你們每人都能找到一些對治苦惱
的方法。我也希望你們能夠培育出自信心,對自己及對佛法充滿信心── “我明白
到困難的事情是會生起的,苦惱的事情是會生起的,但我知道怎樣去應付它們,我
知道怎樣從苦惱中回復過來。” ──這是極為重要的。

今天有一個時間是作小組討論的。在小組討論時,請將在今天修習中所遇到的問題
提出來研討,或分享你在今天所得的體驗;提出一些關於在今天實修上的問題,這
是非常重要的。

總括來說,我希望大家作出真正的努力,去充分運用今天你們在這堛漁伅﹛C正如
剛才我說,我們犧牲一個假日來到這堙A讓我們充分利用今天去一瞥、去品嘗一下
禪修的味道,然後有信心地知道── “經由自己的努力,能夠找出一條從自己所製
造出來的苦惱中走出來的道路。” 很多謝大家。現在讓我們用坐禪來開始我們今天
的活動。

  

坐 禪

〔在坐禪中的導引〕

讓我們由善待自己的身心開始。友善及柔和地對待自己的內心;友善及柔和地對待
自己的身體。……

你能否將自己看作為自己最好的朋友呢?你能否真正地去感覺他?感覺身體的每個
部分,感覺你整個人呢?……

作為自己最好的朋友,你對自己完全有信心及完全信任。……

現在讓我們的內心持續只是正念、覺知、警惕及覺察每一刻在我們的身心所發生的
事情。……

請明白我們所做的不是修習專注,只是學習保持正念、保持清醒、保持警覺。所
以,請不要嘗試去得到些什麼東西,只是知道在你的身心所發生的事情便是
了。……

如果你有正念,你能知道你是完全安坐下來的,你會感到這個佛殿的寧靜。……

現在我們將要運用正念去覺知我們的呼吸。請容許你的身體自然地呼吸,只是覺知
呼吸在你身體上的感覺和動靜。……

你知道身體在吸氣。……你知道身體在呼氣。……

友善地對待你的思想,內心回到你的呼吸上。……

在你的朋友 “呼吸” 的幫助下體會當下現在。……

當呼吸是長的時候,你知道它是長的;當呼吸是短的時候,你知道它是短的。當呼
吸是深的時候,你知道它是深的;當呼吸是淺的時候,你知道它是淺的。……

你吸氣的時候,感受這佛殿的寂靜;你呼氣的時候,感受這佛殿的寂靜。……

如果身體上有不舒服的感覺,只需學習對它友善及柔和,不要視它為干擾或使你分
心的東西。……

現在我們用慈心禪來結束這個禪坐。

如果身體上有不舒服的感受,你能對這些感受友善到什麼程度呢?……

你能否不厭惡這些感受呢?……

如果你在感受著不愉快的情緒,你能對這些情緒友善到什麼程度呢?……

能否不厭惡它?不生起要它離去的冀望呢?……

如果有你不喜歡的思想,你能對這些思想友善到什麼程度呢?能否容許它存在
呢?……

如果你不抗拒這些東西,那便沒有苦惱。……

請不要弄出聲響。……

[磬聲,出定]

請不要認為禪修已經完畢,請持續去知道每一刻你的身心在做什麼。

  

站 禪、行 禪

我們能用行、住 (站立) 、坐、臥四個姿勢來禪修。以下我們將會修習行、住、坐
三個姿勢。現在讓我們來做一會兒站禪。當你站立的時候,請慢慢地站起來,持續
觀察你由坐著到站著中的每一個動作細節;持續觀察你要站立的意念。請嘗試不騷
擾到四周的人,慢慢地站起來。

[在站禪、行禪中的導引] 

現在只是去感受站立。感受在站立時不同的身體感覺,不同的身體動靜。……

若有思想出現時,柔和地放下它及回到身體的感覺上。……

以你身體的幫助來體驗當下現在。…… 

留心地,敏銳地注意身體上的感覺如何不停的轉變。…… 

感受一下當你的身體完全靜止地站著時是什麼的一回事。……

你能否感覺到四周的寧靜呢?…… 

不用想過去,不用想未來。…… 

以身體的感覺和寧靜的幫助來體驗當下現在。…… 

無論在身體上有什麼感受,都視它們為只是一些感受──時刻不斷生起,時刻不斷
逝去的感受。…… 

[磬聲,出定,由站禪轉為行禪] 

現在讓我們去實習行禪。蕭先生先會提供一些行禪安排上的指示。 

 

步行的時候,請覺知你身體上各種的動作。同樣地,以有意識的步行的幫助下來體
驗當下現在。…… 

感覺步行時在你身體上的各種感受和動作。…… 

請將視線放在你前面的人的腳上。…… 

柔和地放下你的思想,內心回到步行中去。…… 

感覺你在步行時的各種身體感受和各種身體動靜。…… 

只是去欣賞有意識的步行。…… 

請不要東張西望。請將視線放在你前面的人的腳上。…… 

你能否有如踏在蓮花上那般步行?清楚地知道你所走的每一步呢?…… 

你感受到膝部的感覺嗎?你感受到腳部觸及地下時的感覺嗎?…… 

現在請嘗試將步伐放慢下來,這樣你能清楚知道在每一刻之中的每一個步伐。…… 

柔和地放下你的思想,內心回到步行中去。…… 

無論你走到哪堙A請站立及合上你的眼睛。…… 

在做瑜伽之前,我們做一節短的坐禪。請持續每一刻的正念,慢慢步行至你的座
位,然後我們做一節短的坐禪。由步行至到坐下來都持續保持正念是很重要的。 

請每一刻都保持正念。…… 

這是一節很短的禪坐,我們嘗試每一刻的內心都帶著警覺和清醒地去坐禪。因為這
是一節短的禪坐,請學習讓身體靜止下來坐禪。…… 

[磬聲,出定] 

很多謝大家。我感到剛才的確是一節很寧靜的禪坐。 

  

瑜 伽

請在做瑜伽之前或之後去洗手間,避免在瑜伽和禪坐進行中去洗手間或外出,謝
謝。 
  

坐 禪

希望大家能在做完瑜伽之後感到放鬆下來。現在我們去做一個很重要的禪修,是專
為對治我們的不愉快情緒的。在這禪修之中,你能容許任何的思想、任何的情緒和
任何的感受生起:當它們生起的時候,只是容許它們生起和消失,學習和這些東西
交朋友,包容它們及由得它們存在。若然生起了一些你不喜歡的思想,請不要給它
們負面評價,只是包容它們及由得它們存在。若然生起了一些你不喜歡的情緒或感
受,都是以同樣的方法來對待它們。觀察它們時時刻刻的轉變,還有去洞悉根本沒
有一樣東西是屬於自己的。

[在坐禪中的導引]

我們在學習和不喜歡的思想交朋友。……

我們在學習和不喜歡的情緒交朋友。……

我們在學習和不喜歡的感受交朋友。……

  [磬聲,出定]

 

午 飯

現在是午飯時間,吃東西也能成為一種禪修的。現在我提供一些建議,使我們令吃
飯成為一種禪修。

第一點是當我們在吃飯之前用一些時間去感恩,感恩我們有這餐食物吃。對各種事
情感恩是一種很重要的質素,我們需要培育這種質素。

另一點是今天所強調的,在吃東西時保持正念、覺知。在吃飯時我們可能生起一些
關於過去或未來的思想,我們只是去覺知它,然後放下它及回到當下的吃飯之中。

另一點是請有意識地咀嚼食物。看看有意識地咀嚼食物會有什麼不同之處。還有,
全心全意地品嘗食物的味道及有意識地吞嚥食物。

另一點是當我們吃東西時,我們有時會對食物生起喜歡或不喜歡的心念。所以,請
去覺察自己的喜歡與不喜歡的心念。

另一點是關於食量的。有兩種極端:一種是吃得太多,另一種是吃得太少。我們是
需要找出自己的適中食量的。要找出自己的適中食量,唯一的方法是當在吃的時候
聆聽自己胃部的感覺。

要做到以上所有的建議,唯有我們肅靜地吃飯時才能做得到。所以,請大家肅靜及
正念地吃今天的午飯。在下午二時我們再見面之前,看看我們能夠做得到多少持續
保持正念,看看我們能夠做得到多少持續保持止語。多謝大家。



分組接見﹙研討﹚

[與甲組的研討] 

葛榮:我們可討論今天所嘗試做的事情。讓我們重溫今天做過的事情,如果你們有
任何問題的話,可提出來。 

我們修習的第一個技巧是不陷入事物的心念──對所有發生的事情只是保持正念。
有沒有人對這方面有問題呢? 

  

聽眾:我有一個問題。當我修習行禪及站禪時,我能保持得到這種感覺及知道當時
所發生的事情。但我在坐禪時就有很多妄念,而我的內心被這些雜念所帶走,在坐
禪之中我是比較差的。在一會的坐禪時,如果我不能保持得到的話,我可否起身做
行禪或站禪呢? 

葛榮:一個很清楚的問題。我所介紹的這個技巧是很簡單的,只是去觀察所經過的
思想,只是很清楚、很敏銳地去知道在每一刻之中有什麼思想生起。所以,若我們
有這種正念的話,有思想經過是不成問題的。關於這個技巧還有沒有其它問題呢? 
 

聽眾:多謝導師開示。現在我知道苦是因為我的期待而來的,但期待、期望是我的
壞習慣,我應如何處理這個一再出現的壞習慣呢?應以隨喜心對待它還是捨棄它
呢?如果去捨棄它的話,這是否又成為另一個期待、期望呢? 

葛榮:說苦是由我們的期待所製造出來是很正確的。期待是我們一個很強烈的習
氣,於此,正念是很重要的。有正念的時候,當你的習氣生起時你會立即知道,然
後去了解那只是一種習氣而不是真實的事情。當習氣生起時,無論它以怎麼樣的形
色生起,覺知它的生起,然後學習去放開它,覺知它只是一種習氣,只此而已。因
此,在它生起時如果你能抓得著它的話,那是非常好的,因為你將能夠很有效地對
治這種習氣。但正如我時常說到,因為我們還是凡人,有時我們也會因未能抓得著
生起的習氣而成為它的受害者的。若是這樣的話,即使在事情過後,也可去對這件
事情作反思,從這件事情中去學習。而處理這種習氣的最好方法當然便是你所提到
的正念和捨心了,學習以一種不作情緒反應的心來面對任何生起的東西。 

至於你問到要去得到一個不作情緒反應的心是否會成為另一個期待,同樣地,要去
明白:我在嘗試不去作情緒反應,但這是有時會成功,有時會不能做到的。如果你
能有這種開放的態度的話,是不會成為一個強烈的期待的。 

若你這樣修習的話,將有一天你會不再受習氣的影響──當你的習氣不在的時候,
你知道它不存在;當你的習氣生起的時候,你能夠對治它。

我很高興你得到這個很重要的發現,我肯定你還會有更多的發現,我認為你最終都
會成功地對治這種習氣的。 

你們做的另一樣東西便是安住於呼吸之中。有沒有人對這個方法有問題或困難呢? 
  

聽眾:平時我在走路的時候就沒有什麼問題,覺得很自然。但當我在行禪的時候,
將注意力放在腳上時,我反而覺得不自然,有時還覺得腳步不穩。這是什麼原因
呢? 

葛榮:你提出的一點是很有意思的,因為在禪修之中,我們要做的東西都是順其自
然的。所以,在修習出入息念的時候,我們要學習自然地呼吸。同樣地,當修習行
禪時,我們一般會放慢腳步,但在慢下來時我們亦學習自然地步行。不論是出入息
念還是行禪,如果以不自然的方式去做的話,是很自然地會生起困難的。

從這個問題中帶來很有意思的一點,便是當禪修時,有些人會覺得是要去做些特殊
的事情、與別不同的事情、不平凡的事情。在禪修之中如果你嘗試去做些特殊的事
情、與別不同的事情的話,那麼你便會帶來特殊的問題。所以,請大家明白,禪修
並不是一些特殊的事情,它是一些十分自然的東西。當我和一班兒童進行禪修時是
多麼美麗、多麼自然,簡單而不複雜。還有沒有其它問題呢?

  
聽眾:我想問我很多時都是在晚上靜坐的,大約在凌晨一時左右。當我著意在呼吸
的時候,覺得雙眼好像被扯進去似的,但在白天靜坐就沒有這種情況。白天和晚上
是否有分別的呢?

葛榮:那得看情況。如果你是凌晨一時起床,我覺得你也許太用功了,我很高興你
有這分熱誠,能夠在凌晨一時開始禪修,一個大的加號。但我建議你嘗試在早上三
時至四時間開始禪修,到時也許你所形容的問題不會發生。在斯里蘭卡,大多數禪
修中心的起床時間是在三時三十分、四時、四時三十分左右。有足夠的睡眠是很重
要的,當然每個人所需的睡眠時間都有不同。還有時間多答一個問題。

  
聽眾:我想問當我在坐禪中注意呼吸時,如果遇到污濁的空氣,又或者是遇到有人
煮食的香味時,內心便會受到干擾。這時我應該怎麼辦呢?應否停止坐禪呢?

葛榮:不應該停止。我建議你繼續去坐禪,因為我們可能很難找到一個沒有污染的
地方。這個問題的所在並不是食物的氣味,而是我們自己本身。如果能夠找到理想
的地方,有清新的空氣,沒有食物的氣味,這是很好的。但這並不表示我們不應在
有食物氣味或空氣污染的地方坐禪的。關於食物的氣味,當你聞到這氣味時,你可
去觀察自己對這氣味生起了什麼的心念。這將是一個很好的內觀修習:當你聞到食
物的氣味時,如果你做到只是嗅覺的活動而不受氣味的打動,你便能夠得到這個很
重要的內觀──察看得到問題不是在外面而是在我們自己本身。

這是禪修的美好之處,能把這些稱為干擾和障礙的事物變成我們的老師。我們應該
學習去面對這些環境而不是去逃避它,看看在這些環境下我們的禪修能夠做得到多
少?這將帶給我們很大的自信,這將是一個極為重要的突破。若果我們在一個有清
新空氣,沒有食物氣味的地方來坐禪,你認為是否再沒有任何問題發生呢?到時,
我們可能又會遇到其它問題的。

多謝大家問了這些很有用的問題。但我發覺到全部的問題都是由女士們問的。我希
望男士們真的沒有任何困難。


[與乙組的研討]

葛榮:對於今天我們嘗試去修習的有什麼問題嗎?

  
聽眾:我想請問在坐姿方面有沒有一定的姿勢的呢? 

葛榮:理想的姿勢應是盤腿的姿勢,但即使在盤腿的姿勢中也有各種不同的形式,
例如蓮花坐便是其中之一。但不論任何的盤腿姿勢,最重要的是脊椎要正直。因為
當脊椎正直的時候是很容易帶來警惕、醒覺和清醒的內心的。瑜伽練習對坐姿很有
幫助,如果你對坐姿方面有任何的問題,請在下午那節瑜伽之中向瑜伽老師提問,
他會幫助你去解決坐姿方面的問題的。姿勢的重點,就是你在那個姿勢之中,能夠
做到放鬆。在禪修時內心能夠放鬆、身體能夠放鬆是極為重要的。還有沒有其它問
題呢?

  
聽眾:導師你可否略述一次出入息念呢?因為在出入息念的一講我沒有出席。

葛榮:簡略地說,首先是容許身體自然地呼吸,然後去找出呼吸的感覺──可能這
感覺在鼻孔內的範圍,可能這感覺在身體的其它部位。這是很簡單的,運用呼氣和
吸氣來培育正念,運用呼氣和吸氣來使我們活在當下。
  

聽眾:我有一個問題,就是當我靜坐時,完全放鬆之後,我的眼睛會比較濕潤,有
時候甚至有淚水流出來的。為什麼會產生這種現象和有什麼方法可以對治它呢?

葛榮:很高興聽到你在禪坐時感到放鬆。當你在放鬆時發覺雙眼有些東西的話,你
可用你那放鬆的內心,去知道發生了些什麼事情,只此而已。當我們在禪修時,我
們真的不知道我們的身心跟著會有什麼東西生起的,因為我們的身心是會有很多不
同的東西生起的。如果我們去問:為什麼這件事情會發生在我身上?這是正確的事
情還是不正確的事情?這是對的還是錯的呢?這將製造更多的問題、更多的苦惱給
自己。禪修是極為簡單的東西。所以,無論生起了什麼,你只是觀察,你只是知
道,繼續下去,只此而已。之後,必然又會有別的東西生起。

  
聽眾:導師您好,我的問題是關於慈、悲、喜、捨的。我的工作是登記一些由死因
研究庭判出來的資料的,當中有死者的姓名、性別、年齡、住址、職業、死亡的原
因等等。在我當初做的時候是很不開心的,每寫一分報告我都會留意到他的年齡大
小、自殺還是意外,每寫一分報告我的心都會痛一痛,感到很不開心。我唸佛號後
感到好一些,到現在我的心痛已經少一些了。這種心痛是否正常的呢?

當我在寫報告的時候會聯想到:他們的自殺會影響到下一生的,他們可能是很痛苦
而自殺的,他們因意外而無故喪失了性命,因此我產生不開心的感覺。這種不開心
的感覺是否正常的呢?我應用什麼態度來面對它呢?我是不是要逃避這種感覺呢?
唸佛號迴向給他們又如何呢?

葛榮:我提供一個簡單的建議。無論那人年紀大小、無論他是什麼原因過身,你可
以這樣想及那個人:無論那人現在身在何處,願他健康、願他快樂、願他安詳、願
他從痛苦中解脫出來。你對那人培育慈心,以此來取代你的痛楚、取代你的悲傷、
取代你的苦惱,這對你是好的;對那人可能也是好的。

 
聽眾:我發覺我每一次靜坐的時候都是很難做到放鬆的,很多時都有雜念。我應該
怎樣做呢?

葛榮:有思想在腦海經過有什麼不妥呢?有思想生起是沒有任何不妥的。若你認為
不應有思想生起的話,自然地你便不能放鬆下來。就是這個原因,所以我反覆提到
和你的思想交朋友,和你的情緒交朋友,和你的感受交朋友。我不明白為何禪修者
憎恨他們的思想,真可憐的思想啊!

當我們不是在禪修時,我們認為有思想生起是完全沒有問題的;但當我們在禪修
時,我們認為不應該有思想的生起。所以,當你不是在禪修時,有思想生起了──
你覺得很輕鬆;但當你在禪修時,有思想生起了──你不能輕鬆下來。我們不是很
好笑嗎?看看我們以禪修的名義之下所做出來的事情。

請清楚地看清這點。
  

聽眾:導師,我想問有關呼吸方面的問題的。我以往的呼吸習慣是反方向的,但靜
坐時是要用深呼吸的,這會令我做禪修時很彊硬,還可能會影響到皮膚的。我想你
提供一些建議給我。

葛榮:在你現時的坐姿之中,我肯定你是在呼吸著的。現在有沒有帶來問題呢?

聽眾:沒有。

葛榮:所以,當你坐禪時,就是這樣做,沒有什麼特別的。我們可看到這些的問題
很有趣及可清楚看到這些問題的所在,這都是認為禪修是一種不平常的東西,特殊
的東西。在斯里蘭卡有一位禪修大師說: “在坐禪時若你去做 ‘特殊’ 的東西,
你便會生起 ‘特殊’ 的問題。” 請明白,禪修是一種生活的方式;請明白,禪修
不是只局限於坐禪。正如我提過,禪修是無論行、住、坐、臥,無論在任何情況底
下,都帶有一個禪修的心,保持正念。這個時候,禪修便會變得自然,禪修便會變
得不用刻意造作了。到時所有這類的問題也許不再出現了。我想還有時間答最後一
個問題。
  

聽眾:我的第一個問題是,當我年青時我能夠盤腿坐禪,但現在我老了,不能盤
腿。我可否像我現在這樣,坐在椅子,雙腳放在地上來坐禪呢?第二個問題是我以
前是修習觀想的,我觀想阿彌陀佛。但現在年紀大了,內心比較散亂,有一次我修
觀想的時候感到有一朵雲飄向我自己,我現在應怎麼樣呢?

葛榮:第一個問題。你現在的坐姿很優美,很安詳。

聽眾:我的腳可以放在地面上嗎?

葛榮:你現在的坐姿很完美。

聽眾:我現在已經九十一歲了。

葛榮:我真是很驚嘆及欽佩你九十一歲,還可以這麼優美地坐在椅上和能夠這樣清
晰地問這些問題。關於第二個問題,很抱歉我沒有修習過觀想。我肯定你是有老師
教你觀想的,所以我認為你應該向那位老師請教這個問題。很抱歉不能解答你這個
問題。

聽眾:教我觀想那位老師已經過世了。

葛榮:那麼我嘗試提供一些建議。當你修習觀想時,若有愉快的景象或不愉快的景
象,都嘗試在這兩種處境中只是保持一個平等的捨心。我肯定你能做到的。

多謝大家,現在讓我們和最後一組來研討。很多謝各位。



[與丙組的研討]

 葛榮:有沒有任何問題呢?

聽眾:我想問的是當我遇到負面的感受和負面的思想的話,我們怎能和它們交朋友
及怎樣處理它們呢?

葛榮:當我們有不愉快的情緒時,可嘗試以如下的方法來做──我簡略地講述一些
對治不愉快情緒的方法; 

第一個建議是不要感到驚訝。為什麼呢?因為在得到覺悟之前,我們在生活之中是
一定會有不愉快的情緒的。

第二個建議是請把它視為一個學習的機會。因為對我們來說,從不愉快的情緒之中
來學習是極為重要及寶貴的。

第三個建議是正如我今天早上說過,我們能夠和它們友善到什麼程度呢?在感到不 
OK 的時候,我們能夠做得多少 “去 OK 那些不 OK” 呢?

第四個建議是嘗試去找出,嘗試去了解這些負面、不愉快的東西究竟真正是些什麼
東西,是因為由思想而來的嗎?由感受而來的嗎?由情緒而來的嗎?請嘗試深入地
去了解這些你一向認為是負面的事物。

另一個建議是在這個時候,去想起我們的朋友──呼吸。或是像我們今天上午站禪
那樣,當站著的時候,只是去感覺在身體上的感受。如果我們做到只和呼吸在一
起,只和感受在一起的話,我們將會較少思念生起,這能幫助我們製造出空間來容
納那些不愉快的情緒。

下一個建議是我們要明白,無論生起了什麼東西,它都一定會逝去的。一件很有趣
的事情,當你有不愉快的情緒時,如果你對那不愉快的情緒說: “不要離開我,請
不要走。” 它會怎樣呢?它不會留下來。即使你請它留下來,它也在不斷的轉變。
事物生滅無常,我們是不能控制的。所以,請以開放的態度來接受這個事實,這亦
是佛陀所教導的一個重要的事實。另一點也是很重要的,是當這些不愉快的情緒不
在的時候,知道它們不存在。因為這是無常的,所以我們有時會有愉快的情緒;有
時我們會有不愉快的情緒。我們不能夠一直擁有愉快的情緒,也不能夠一直擁有不
愉快的情緒。所以,請開放地對待這兩種情緒及當它們存在的時候,知道它們的存
在;當它們不存在的時候,知道它們不存在。

最後的建議是去明白它們只是我們心中的訪客而已,所以你必須做一個很好的主
人,容許這些訪客到來,容許這些訪客離去。當訪客到來的時候,作為一個好主
人,你會對它們說: “你好,歡迎你們!” 然後友善地對待它們,與它們交談: 
“為什麼你會到來?我能從你身上學到些什麼呢?” 當它們要離去時,對它們
說: “再見,有空請再來。” 用這個態度,我們可學習去跟這些來來去去的訪客
們玩耍。所以,與其把它們視為問題,倒不如把它們視為很有趣的處境、很有趣的
挑戰。用這種態度去處理我們各種不同的、很有趣的訪客。這埵酗@個很深入的佛
教內觀智慧,就是這些訪客跟本不屬於我們的。問題之所以生起,是由於我們認為
它們是屬於自己的:認為這是我的悲傷,這是我的沮喪,這是我的焦慮。我希望大
家能等待這些訪客的來臨及學習去運用這些建議。若大家能開展出很大的自信心
時,當它們生起的時候,你知道如何去應付它們。還有什麼問題呢?

  
聽眾:我想和大家分享跟不愉快經驗交朋友的體驗。

葛榮:很多謝你。

聽眾:在最初的時候,歡迎不愉快的經驗也許是困難的。當它們來到的時候,我們
會不喜歡它們。但我認為反思很重要,當不愉快的經驗過後,若我們能對那情況作
一個反思,嘗試從一個新的角度去看那問題,漸漸地我們便會發現真的是能夠從不
愉快的經驗中學習的,而它們真的是我們一個偉大的老師。之後,我們甚至會歡迎
不愉快的經驗的出現。所以我認為反思是很重要的。

葛榮:很希望那些受不愉快情緒困擾的人能夠和這隻怪獸──不愉快的情緒交朋
友。

  
聽眾:師傅,我的問題是當我在坐禪的時候,在我腦海中所生起的東西不是關於愉
快或不愉快的,而是一些在生活上需要去解決的問題。因為這些是問題來的,人很
自然的反應就是想方法去解決它們。如果在坐禪時有很多這些東西生起的話,應該
是去想方法解決它們還是怎樣做呢?

葛榮:一個很有用的問題。這帶出一個禪修其中一個重要的技巧,稱為反思。反思
是很有建設性地運用思想,但通常我們是破壞性地運用思想而製造苦惱給自己的。
當你建設性地運用思想時,你就是運用思想來對治苦惱、超越苦惱的。當中重要的
是以一個平靜的內心、一個清晰的內心,去開始在你的問題上反思。這個有意思的
修習是從不同的角度去觀察這些問題或情況。通常我們只是從一兩個角度來看問題
的,但當我們用這個方法來反思時,我們能夠看到的,是多方面的範圍、多方面的
角度的。正如我曾說過,反思是禪修的一種,從這種深入的反思之中,可能會得到
問題的解決。
  

聽眾:導師,當我們去修習不作情緒反應的心的時候,若我們有個負面的感受,例
如擔心諸如此類的負面情緒,我們嘗試去克服這個負面的東西,那麼我們會否變成
像一塊木頭那樣,或對生命喪失興趣,或喪失對成功的抱負呢?這不是有問題嗎?

葛榮:關於不愉快的情緒,我提出過多個方法來對治它的。但當我提供這些方法
時,我從不說及不作情緒反應的心的。你有留意到這一點嗎?我也從來沒有說過不
作情緒反應的心是唯一的修習方法。在對治不愉快的情緒時,我們不應有 “我要有
個不作情緒反應的心” 這個想法。在斯里蘭卡,一些在戰爭中失去了兒子的人來找
我,他們非常悲傷。我不能對他們說: “要有一個不作情緒反應的心。” 那是不
會奏效的。我會告訴他們在起初時心中有悲傷是自然的,我們每一個人在心中也有
悲傷。然後就正如我剛才所說,嘗試去對治它、去了解它及提出剛才所說的六七種
建議來對治它。

我想也許這問題是出自於 “不作情緒反應” 這個詞語。不作情緒反應並不是沒有
任何感情。這是否你的問題所在?

聽眾:是的。如果我們對事物、對周圍的環境不作反應的話,可能有一個危險就是
我們會沒有任何感情,對任何事物也沒有興趣。

葛榮:之前有兩天我曾說過慈、悲、喜、捨。我說修習慈、悲、喜、捨是真真正正
地去開放我們的內心的,它們全都是屬於心靈上的質素。首先,當你有慈心時,你
學習開放自己的心靈來對待自己,學習去感覺自己。之後,當你有慈心來對待別人
時,你能真正開放你的心靈來對待別人,溫暖地對待別人。第二個質素是悲心,悲
心是真正去感受別人所受的痛苦,真正地去關心別人。所以,如果你沒有感情的
話,你是不會關心別人的。同樣地,如果你不關心自己,你是不會對自己有悲心
的。之後,我強調喜心之中的喜悅和輕快的重要性,而喜悅和輕快並不是別的東
西,就是你心內的東西──感受。還有不作情緒反應的捨心──也許對你來說,我
應該用另一個句子來解釋它,就是:“冷靜而不冷漠”。你可以不用“不作情緒反
應” 這個詞語而用“冷靜而不冷漠”。現在是否清楚得多了?現在的時間差不多
了……

聽眾:你可否提供一些方法給我,好讓我在日常工作中面對負面的人時都能保持喜
悅、悲心、友善和溫暖呢?我覺得這很困難,跟負面的東西一起只是一會兒,我便
會受不了,不但不能幫到他們,也不能幫到自己。

葛榮:雖然已經到了瑜伽的時間,但我也會回答這個問題,因為這是一個很重要的
問題。我想在座每一位也會遇到同樣問題的,尤其是在日常生活中,有時我們被迫
和我們認為是負面的人在一起,這些人可能是你的丈夫或妻子,也可能是你的上
司。當我們須要和這些人相處時應怎麼辦呢?不幸地或這也許是一件好事,你不能
避開他們,你不能一走了之。那麼我們怎麼辦呢?照往常一樣,我會提供一些建
議。

第一個建議是不要感到驚訝。為什麼呢?因為他們和自己都不是覺悟了的人。認識
到我們是生活在一個充滿不完美的人類(包括自己在內)世界之中是極為重要的一
點,請不要忘記這個事實。用一個較重的語氣來說,根據佛陀所說,除非我們得到
覺悟,否則我們全都是瘋狂的。我們瘋狂是因為沒有人能夠常常都如實地觀察事
物。我們都是主觀而不是客觀地去認知事物的。所以,從這個層面上來看,我們全
都是瘋狂的,我們生活在一個瘋狂的世界堙C所以,當你看到各種不完美的事情發
生時,不論是在自己身上或在別人身上,請都不要感到驚訝。

第二個建議是當你看到別人的不完美時,嘗試提醒自己: “像那人一樣,我也是不
完美的。” 不然的話,我們便有一個自以為是的態度: “我是完美的,那人是不
完美的;我是正面的,那人是負面的。” 在座有沒有人一直都是正面的呢?自己是
否一直都是正面的呢?所以,請明白到: “現在那人是負面的,但是我也可能會有
這樣的行為舉止。” 之後你便會變得越來越謙遜了。

第三個建議是嘗試視他們為你的師傅、你的老師、你的導師。順帶一提,有些人稱
呼我為導師,不過我喜歡將自己視為一位善知識而不是一位導師。但當大家見到負
面的人時,請視他們為你的導師。為甚麼呢?因那導師其實就是一面鏡子。只不過
我們經常所做的是生鏡子的氣,而不懂得從那鏡子之中來反觀自己的臉孔。所以,
無論那導師在做什麼,只管去看你自己的情緒──來了什麼情緒;我正在給那人一
個減號;看看,我在生氣了,我不耐煩了,我在激動了。多虧那位導師,讓我們看
到各種情緒的生起。一位好的導師能夠測試出你是否一位好的禪修者,所以這位導
師正在測試著你。之後還有一個難度較高但又很有趣味的,就是你能否視這位導師
有如第一次遇見他那樣呢?有時我們對人家一早已下了 “他是一位負面的人” 的
定論。所以每當我們遇見那人時,就會用這個定論來看那人。若我們帶著這種偏
見、這種成見,我們在看別人時就會去看一些我們想要看的東西,多可憐的導師
啊!即使那可憐的導師在作出正面的行為,你也可能會說:“看那人多麼負面,看
那人望著我的態度!” 因為我們只是想看到自己想要看的東西。

最後的建議是親自去問那位導師:“在我身上,你看到有什麼負面的東西呢?” 這
將對你認識你自己本身很有幫助。很多謝大家。請好好享受瑜伽吧!


瑜 伽

[瑜伽完結]


坐 禪

現在我們將嘗試以思想作為禪修的對象,因為在研討中,有一些人提到關於思想方
面的問題。現在讓我們去學習利用思想來禪修。

[在坐禪中的導引]

只是去觀察、只是去看守在心中思想的生起和滅除。……

讓我們學習善待自己的思想。很銳利、很清楚地觀察它們。……

讓我們看看能夠做到多少,在觀察思想時不加以各種評價,不給加號,不給減號。
任由思想反覆浮現,任由思想反覆消失。……

如果你在評價著思想,只需知道你在評價著思想。同時去看看評價思想和不評價思
想的分別。……

若一些面對不愉快的情緒有困難的人,如果現在這些不愉快的情緒需要生起,你能
否讓它們生起呢?……悲傷、恐懼、焦慮、沮喪等等任何你不喜歡的,現在就讓它
們生起吧。……

如果現在沒有這些不愉快的情緒,就知道現在沒有這些東西;如果現在有這些情
緒,就只是知道它們存在,然後友善地對待它們。……

  [磬聲,出定]

 
開 示,總 結

講 題:禪修應用在日常生活之中

我現在提供一些將禪修融入日常生活中的建議。我們可視禪修為藥物,用來治療我
們自己所製造出來的疾病。第一點在你心中要很清楚知道的,就是究竟你是否真正
想去服用這藥物?你是否發心去服用這藥物?因為如果你是真正發心要去服用這藥
的話,你永不會說: “我忘了服藥。” 或 “我沒有時間服藥。” 我們每個人在
日常生活之中都有不同的優先次序的事情要做的,但 “服藥” 是否在優先次序的
名單之列呢?弄清楚這一點是很重要的。這是我提出的第一點。

第二點是,正如大家所知,我們一直在強調覺知,正念,了解發生在我們身心上的
事情,尤其是把它們應用在日常生活之中。所以我們一定要努力,要有熱誠,在日
常生活之中都努力嘗試去保持正念,嘗試清醒地知道在自己身心上發生著什麼事
情。在早上作這個修習也許是最好的時間。

當早上起床的時候,你也許有很多忙碌的事情要做,雖然有很多事情要做,但如果
你能在早上抽時間來坐禪是最理想的──即使是坐一段短的時間。假設你真的太忙
碌,最少也花五分鐘躺臥在床上,你可以修習慈心禪來開始你的一天,對自己友善
及將慈心散發開去。生起這個善願也是很有用的── “願我在今天之中,有機會修
習慈、悲、喜、捨,有機會修習禪修。” 這是一個開始一天的好方法,而且只不過
花幾分鐘的時間。

在早上有些事情我們是一定會做的。無論如何忙碌,我想每人也會在早上刷牙,沒
有人說 “我沒有時間刷牙” 的。我們能否在刷牙的一陣子堶袉艄罹孺O?在刷牙
時有什麼事情發生呢?同樣地,我們有思想生起;我們甚至連自己在刷牙也不知
道。這已成為我們的一個很強的習氣。因為有這個習氣,所以思想是會生起的。所
以,運用正念,知道有思想生起,知道這些思想來了,然後,學習放下那些思想及
回到刷牙之中,清醒地刷自己的牙齒。

無論你多忙,你必然會上洗手間。很有趣的,在經中佛陀說到,即使在上洗手間時
也能培育正念。所以,請嘗試保持正念、保持清醒,知道你在洗手間時有什麼事情
發生。我稱這為“洗手間禪”。如果你真正有興趣,如果你真正發心,如果你真正
要去服用這藥物的話,即使很忙碌,起碼你都有時間修習洗手間禪。

跟著下來,我想你必然會吃早餐。我不要求你止語地吃早餐,這未必做得到。但在
吃早餐前起碼用一分鐘時間去感恩。若早餐是別人為你做的,你對那人感恩是很好
的;即使早餐是自己做的,也感恩自己給自己做早餐及感恩自己能夠有早餐吃。請
去培育感恩的質素,這是十分重要的一面,十分重要的心靈質素。之後,下一些功
夫──不一定在整個早餐之中都下功夫──在正念之中,回到味覺中去,回到吞
嚥、咀嚼中去。

之後又怎樣呢?也許你需要上班。工作的地方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地方,有很多有趣
的挑戰。在工作的地方及在日常生活之中,有一個很重要的一面,就是人際關係。
怎樣去對待你身邊的人呢?正如我剛才所說,我們生活在一個充滿不完美的人類世
界之中,所以大部分時間,任何時間我們都要面對不完美的人,都要跟他們相處。
現在我們可嘗試去做的──正如我曾建議,我們可嘗試從他們當中學習。禪修重要
之處,正念重要之處就是當和別人相處時守護著自己的內心。那是很自然的,無需
驚訝,你必定會和別人相處時生起不愉快的情緒的。這就是正念的重要性,這就是
守護的重要性,這就是學習的重要性:看看我們怎樣能對治情緒,我們怎樣能了解
它們,我們怎樣能放下它們。若當時我們做不到,我們生了氣,我們不耐煩,我們
作出了憤怒的行為出來時。這時我們又怎麼辦呢?同樣地,請不要驚訝。請學習不
要給自己一個減號,這是非常重要的。如果當時沒有時間的話,那麼當你回到家
或當你有一點空間時,你可去反思一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正如之前我說過,學習去反思。這種反思,這種探索是需要用一種非常友善、非常
柔和的態度來做的;不是用嚴厲、強硬、挑剔的態度,不是視自己為失敗者的態度
來做的。這將會帶來一個很有建設性的生活方式,因為我們能真正地從自己的錯誤
中學到東西。我們的錯誤將成為心靈成長的一部分。於此我建議你給自己一個加
號,而不是一個減號。你是應得一個大加號的,因為你能從中得到學習,你在嘗試
運用它們作為你心靈成長的一部分。我們不是要隨喜這種學習,隨喜這種成長及隨
喜自己所作出的努力嗎?還有,要對這個學習機會感恩。

這不是說任由別人對你為所欲為,任由自己給別人欺負。有時在某些場合之下我們
是需要強硬的,我們需要強硬是因為有些人只能聽得懂這種表達方式。再者,你很
清楚、很清醒地知道自己:“現在我會對這人很堅決,很強硬。” 所以你對你的行
為是完全有正念的。我認識一些禪修老師,他們會裝作生學生氣的樣子,目的是喚
醒他們的學生。所以,這能作為其中的一種方法。

我亦建議在一日之中,尤其在你很忙的時候,若你能夠的話,騰出小小的時間給自
己。你不需離開工作崗位,你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甚至張開雙眼,人們也不會留意
到你在做什麼,然後請花一些時間和你的朋友──呼吸在一起。即使只是五分鐘,
也會替你的內心製造一些空間。即使只是五分鐘,也能舒緩你在辦工室或你所做的
事情所積累的壓力,給你帶來一些空間,這將對你很有幫助。當然,在辦工室內,
你是完全有自由去做一會兒洗手間禪的。那時你可以完全獨處,與別人隔絕,繼續
去修習各種不同的禪修方法──在生活之中,無論忙碌與否,你都一定會生起各種
的情緒,都一定會有各種不同的內心狀態的。而我們要做的,就是把它們作為禪修
的對象。

當你回家之後,也許十分疲倦了。若可以的話,最少用十分鐘──不一定用盤坐的
姿勢,你可躺在椅子上及反思一下自己是如何度過那一天的。嘗試以友善及柔和的
態度來反思: “我是怎樣度過這一天的呢?哪一刻我有不愉快的情緒呢?同樣重要
的,哪一刻它們並不存在呢?” 有時你也許會覺得驚奇,在整天之內自己只是生過
一次氣。這方法能真正助你去了解自己,助你去認識自己;助你知道自己怎樣看待
自己,助你知道自己怎樣看待他人。自然地,令自己得到提升。

和這一方面有關的另一點,正如我之前所指出,就是在日常生活中察看四聖諦。這
是一個很有力量,很直接的實修。當你在日常生活中遇到苦惱時,若你能提醒自
己: “我正在體驗著佛陀所說的第一聖諦。” 若你能這樣提醒自己的話,這是非
常之好,非常之美妙的。你將用一個完全不同的態度去看待這個苦惱。之後你能進
一步去到第二聖諦中去:“現在讓我來看看,我是怎樣為自己來製造苦惱的呢?” 
之後,你可以用相同的方法去到第三及第四聖諦──在一天之中,找出你在哪個時
候是自在的,在哪個時候是沒有苦惱的,然後去察看:“當時沒有苦惱,是什麼原
因呢?為什麼沒有苦惱呢?” 如果你學習把四聖諦運用在日常生活之中,用這個簡
單、直接的方式來修習的話,無論你有苦惱還是沒有苦惱,你都是生活在佛陀的教
導之中。這不是一種美好的生活方式嗎?

另一個實際的建議。在佛陀的教導中,善知識是很強調的。大家很幸運在這埵釣
麼多的禪修團體。參加這些團體,和善知識建立友誼是很有幫助的。善知識大家走
在一起就是為了一起成長。之前我在談人際關係時提到:視負面的人為善知識。這
是一種很正面的態度來處理人際關係。把話說回來,請參加其中一個禪修團體吧。

另一個對我們有幫助的建議是閱讀佛教的書籍。一些很寶貴的書籍已經翻譯了出
來,我見到其中一些也有在這堿ㄤo。閱讀這些書籍及反思書本的內容是很有幫助
的。這對我們有激勵的作用,也能激勵我們去修行,也能提醒我們 “服藥” 的重
要性和迫切性。我想到此要停下來了。

  
問 答

如果大家有各種問題,我覺得一些關於在禪修所遇到的困難,在禪修所遇到的問
題,在今天所遇到的問題,在日常生活所遇到的問題等較為寶貴。我們可以去討論
這類問題。

  
聽眾:導師,我想問如果我們受著極大的痛楚,身體的或內心的,在這情形下我們
能禪修嗎?在這情形下,我們的內心不在狀態之中,這能進入定境嗎?

葛榮:如果我正確理解這個問題的話,這是說在某些情況下,當我們被情緒壓倒,
有很多苦惱的時候,在那時刻是不可能想起禪修的。

我的建議是你可等到內心的狀態恢復過來,無論多久都沒有問題。然後,正如我所
說,你可作反思:“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在我身上呢?究竟是什麼東西使我經歷那
身心的痛苦呢?我從這個經驗中能學到些什麼呢?” 另外,這也是善知識的重要之
處。如果你有一位善知識,也許在那一刻,和他傾訴你的痛苦。這是很有益、十分
有用的。這就是善知識的互相幫助。還有沒有其它問題呢?
  

聽眾:我間中會做一些打坐,有時亦會參加像這樣的禪修活動。有一次我在禪坐的
時候,感覺在我的腹部有一種很強的氣流,而且一路向上升,還有一種脹的感覺。
之後,我哭了起來。你對這個現像有什麼建議呢?

葛榮:正如我今天早上提過,當我們在禪修時,我們真的不知道我們的身心跟著會
有什麼東西生起。就正如發生在你身上的,最料不到的事情都會發生。所以,當這
些事情發生時,請不要驚訝,不要自責,不要給那件事情一個大減號。正如我今天
早上說過,不需要去找出原因,有些時候我們是不能從日常的知識去理解它的。我
們可以做的是去覺知它──這就是正念美妙之處,所以佛陀稱正念為唯一的道路─
─只需知道有這些東西在自己身上生起,然後與它一起同在。如果這是很難受的,
正如我所提到,你可以對自己說:“我實在感到不 OK,但感到不 OK 是 OK的。” 
看看自己能否真正這樣去感受它,看看自己能否真正這樣說。

最後一點亦是我認為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請明白,禪修並不是只有正面的經驗、愉
快的經驗、我們熟悉的經驗的,禪修也學習去處理不愉快的經驗。所以我想重申,
如果你能從不愉快的經驗中學習,如果你能視它們為禪修的對象而不是視它們為奇
異、不尋常的東西的話,它們是極為寶貴、極為有用的。所以,請把這類經驗作為
禪修的對象。有時我認為這些經驗比起那些所謂愉快的經驗更為寶貴。愉快的經驗
是不會有困難產生的,而不愉快的經驗之所以寶貴,是因為當它們生起時你能學習
去處理它們。這和在日常生活中完全一樣,突然間可能會發生一個意料不到的境
況。所以,你能看到在禪修中學習去處理這類經驗的重要性。無論不愉快的外境或
不愉快的內境生起時,都是用同樣的方法來處理它。所以在佛法中說到有內在的和
外在的,都是同樣的原理,用同樣的解決方法。

  
聽眾:有人告訴我選擇正確的禪修老師是很重要的。請問哪些禪修派別是邪法的及
哪些禪修派別是正法的?我們如何能夠辨別這些派別呢?選擇正確的導師有什麼標
準呢?

葛榮:我想引述一段十分啟發性的佛教經文。佛陀被問到同一個問題── “這埵
很多老師,有很多修習方法,我們感到困惑了。請佛陀幫助我們。” 佛陀說: 
“請不要因為它是傳統所說的而接受它;請不要因為它是寫在宗教經文堛漲荓筐
它;請不要因為它聽來符合邏輯及合理而接受它。” 這是重要的一點── “即使
是老師所說的,也不要因此而接受它。” 所以,請也不要因為是我說的而接受它。
佛陀說,只有當你親自看到,親身體驗到什麼會帶來苦惱;什麼會帶來快樂。這便
是你抉擇的正確標準。所以,你自己的經驗就是你自己的老師。要知道藥物有效或
無效,你要親自去體驗。我對佛陀這個別具一格的教導感到很驚歎,很受激勵。
  

聽眾:禪修可治好失眠嗎?

葛榮;我有幫助患失眠的人的。修習慈心禪有一個很有趣的一點,就是經中說到它
會帶來十一種的益處,而其中三種是和睡眠有關的。透過慈心,你能平靜地入睡,
平靜地醒來,不會造惡夢。所以,當我遇到失眠的人時,我會對他們說在入睡之前
修習慈心。我發覺這通常都有幫助。

  

聽眾:如果我們很夜才睡,在第二天身心都覺得很昏沈及想去睡覺。在這情況下是
否不應去坐禪而去睡覺呢?

葛榮:若你起床後發覺沒有足夠的睡眠而你又很想去坐禪的話。我建議你可嘗試先
不用立即去坐禪──這是瑜伽的重要性,做一些身體上的運動嘗試把身心喚醒過
來。另一個建議是來一個很冷或很熱的淋浴。這也會助你把身心喚醒過來。然後,
嘗試打開雙眼來坐禪。希望這些建議能夠幫到你。

很抱歉,按照時間表,現在已經到唸誦及慈心禪的時間了。

 
唸 誦、慈 心 禪

在這個講座中,這是最後一次大家一起來唸誦的。我們將會去做一些很美妙的集體
唸誦。大家都已經很熟悉這個唸誦了,我希望每一個人都加入這個唸誦。

在我們開始唸誦之前,讓我們先感受這堛犒蝩R,聆聽這堛犒蝩R一會兒,好讓我
們的內心帶來一些空間。

[唸誦、慈心禪完畢]
  

讓我多謝在座每一位所表現出來的修行熱誠和發心。有些時候我實在感到十分鼓
舞,印象深刻。

我也多謝那麼卓越的工作人員,他們辦事多麼有效率。以斯里蘭卡的標準來說,那
是多麼卓越,多麼令人讚嘆。

我也多謝教導我們瑜伽的瑜伽老師。我肯定大家都從他身上得到益處。

我也多謝這堨O人讚嘆的比丘尼,還有我在這堻r留期間照顧過我的人。他們對我
的慷概,親切及友善令我十分感動。

我對三位翻譯員表達我深深的感謝。我肯定他們把我所說的傳譯得很好。一位志蓮
淨苑的訪客,她是一位教育署的高職人員,說對這三位翻譯員印象深刻而想知道有
關多些他們的資料。

最後,讓我祝願各位,對自己多加照料及關懷,繼續服用禪修這“藥物”,然後通
過 “服藥” 而找出一條脫離由自己製造出來的苦惱的道路。   
--

  任憑天上雲捲雲紓
          我只給個倒影
             心中不起一絲漣漪
     永遠是靜水一潭…
2003年10月26日 11:52:26 星期日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