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信

 
曇鸞、道綽、善導三大師以及淨土三大流
#1
美雪
摘自深福《淨土源流中國淨土宗的成立及其弘傳》

至北魏宣武帝的時候,菩提流支(508年至洛陽)譯出…“無量壽經優婆提舍願生偈”,接著
曇鸞為之注解,兼依“十住毗婆沙論”的難行道與易行道的說法,而主張他力的本願,開
始闡明淨土宗的本義。曇鸞以前,慧遠等的念佛求生淨土,是依般舟三昧,在禪定中念佛
的,至曇鸞才專重持名念佛而求生淨土。

曇鸞大師是後魏孝文帝承明元年(四七六)生於雁門。十五歲出家,廣通內外諸典,而於四
論、佛性有所研究,欲造大集經之注解,但至過半而罹疾,感人命危脆無常,欲先學仙術
,得長生以後,方祟佛教。梁大通年中,聞江南陶弘景有仙方道術,遂往度之,得仙經十
卷。後欲往名山依法修練,行至洛陽,恰遇天竺菩提流支,曇鸞往而啟問:"佛法中頗有長
生不死法勝此土仙經者乎?"菩提流支答:"此方何處有長生不死法,縱然能得長年少時不死
,但終難免輪回三有。

"即以"觀無量壽經"授之說:"此大仙方,依之修行,當得解脫生死。"曇鸞頂受後,遂即
焚毀仙經,專修淨土,而畢生致力弘通他力念佛法門,著有往生論注、略論安樂淨土義、
贊阿彌陀佛偈等。(注二九)曇鸞的"往生論注"是解釋世親菩薩造的"無量壽經優婆提舍願
生偈",而依龍樹菩薩的 "十住毗婆沙論"所造的,立難行、易行二道,判釋釋迦如來一代
的時教。就是於五濁惡世中,無佛出世的時代,求到不退轉地,在此土勤行精進,只靠自
力證聖得果,如在陸道上步行,艱難困苦,是為難行道。但若以信佛的因緣,發願欲生淨
土,乘佛的大悲願力,便可以得到往生,依佛力的住持即人大乘不退轉地,如水路乘船迅
速且又舒服,稱為易行道。

曇鸞寂後(東魏興和四年,西元五四二,六十七歲;一說北齊天保五年,西元五五四以後)
,弘通淨土法門的有慧遠(淨影寺)、智額、吉藏等。當時對經文的研究非 .常盛行,所
以"無量壽經"、"觀無量壽經"等的造疏與淨土教義的著述很多。就中慧遠著有無量壽經疏
二卷、觀經義記一卷,智頡著觀經疏二卷、阿彌陀經義記一卷,吉藏著無量壽經義疏等。
又智頡、道基、智儼、迦才等,著有佛身土的論書,淨土的教典與注疏,有如春蘭秋菊互
兢妍美之勢。又當時之地論宗及其他的學派諸師,都兼有弘通淨土法門,而傾向彌陀淨土
的信仰。

繼承曇鸞的淨土系統者,是唐代的道綽。道綽是曇鸞寂後二十年,于北齊天保十三年(五
六二)生於並州汶水。十四歲出家,遍習經論,特精研大涅盤經,講及二十四遍。後來親
近太原開化寺的慧瓚,修涉空理有年,常住汶水石壁玄中寺,此寺就是曇鸞所建立的道場
,寺中有曇鸞的石碑,備載曇鸞在此寺中,久修淨土之懿業,至臨終時,有種種的奇異瑞
相。道綽見後,遂舍涅盤宗,而歸向淨土法門。此後若坐面必向西,每日口念阿彌陀佛的
聖號,以七萬數為限,六時禮拜供養相繼無間;講"觀無量壽經"將二百遍,以淨土法門導
化有緣道俗,勸人棄除雜緣思慮,一心念佛,從者不計其數。著有安樂集一書,"安樂集"
是道綽講說"觀無量壽經"時的別記。

他著作這本書的意趣有三:第一為摧破異見邪執,第二為破諸師的謬解,第三是為開示末
世眾生的要路。道綽出世的當時,三論宗剛興起,攝論宗也非常盛行。三論宗諸師,皆以
願生淨土為"取相";攝論學派諸大德,則對觀經等,以凡夫發願得往生西方,為"別時意說
",這對淨土法門的弘通,受到不少的妨礙,所以道綽著述此書而摧破之。如集中說:"或
有人言:大乘無相無念彼此,若願生淨土,便是取相,轉增漏縛,何用求之?答曰:如此計
者將謂不然。

何者:一切諸佛說法要具二緣:一依法性實理,二須顧其二諦。彼計大乘無念但依法性,
然謗無緣求,即是不顧二諦,如此見者墮滅空所收。是故無上依經云: 『佛告阿難,一切
眾生若起我見如須彌山,我所不懼,何以故?此人雖未即得出離,當不壞因果不失果報故;
若起空見如芥子,我即不許,何以故?此見者破喪因果多墮惡道,未來生處必背我化。』
今勸行者,理雖無生,然二諦道理非無緣求,一切往生也。是故維摩經雲:'雖觀諸佛國及
與眾生空,而常修淨土教化諸群生。'

又彼經云:'雖行無作而現受身,是菩薩;雖行無起而起一切善行,是菩薩行'是其真證。"
(注三O)這是道綽對三論諸師,以願生淨土為取相之破。對攝論學者,以凡夫發願得往生西
方,為別時意說的破斥。如集中說:"今觀經中佛說:'下晶生人現造重罪,臨命終時遇善
知識,十念成即就得往生。'依攝論:佛別時意語。又古來通論之家多判此文雲:臨終十念
但得往生因,未即得生。何以得知?論云:'如以金錢貿得千金錢,非一日即得',故名別時
意語。如此解者將為未然。何者?凡菩薩作論釋經,皆欲遠扶佛意契會聖情,若有論文違經
者,無有是處。

今解別時意語者,謂佛常途說法,皆明先因後果,理數炳然。今此經中但說一生造罪,臨
命終時十念成就即得往生。不論過去有因無因者,直是世尊引接當來造惡之徒,今其臨終
舍惡歸善乘念往生,是以隱其宿因,此是世尊隱始顯終,沒因談果,名作別時意語。何以
得知:但使十念成就,皆有過去因。如涅盤經雲:'若人過去已曾供養半琲e沙諸佛,複
經發心,而能於惡世中聞說大乘經數,但能不謗,未有餘功;若經供養一琲e沙諸佛,及
經發心,然後聞大乘經教,非直不謗,復加愛樂。

'以此諸經未驗,明知十念成就者,皆有過去因不虛。若過去無因者,善知識尚不可逢遇,
何況十念而可成就也。論雲:以一金錢貿得千金錢非一日即得者;若據佛意,欲令眾生多
積善因,便乘往生,若望論主,乘閉過去因理亦無爽。若作此解,即上順佛經,下合論意
,即是經論相扶,往念生路通,無複疑惑也。"(注三-)這是破除攝論學派諸師,以凡夫往
生西方,為別時意說的主張,強調凡夫十念成就,得生淨土。又道綽同時的先輩諸師,如
慧遠、智頗、吉藏等,皆判彌陀的佛身佛土為化身化土,阻塞凡夫人報土之道,所以撰述
此書對破之。

如集中對佛身土的回答: "問曰:今現在阿彌陀佛是何身?極樂之國是何土?答曰:現在彌
陀是報佛,極樂寶莊嚴國是報土,然古舊相傳,皆雲阿彌佛是化身,土亦是化土,此為大
失也。若爾者,穢土亦化身所居,淨土亦化身所居者,未審如來報身更依何土也。"'注三
二)由此證明彌陀淨土的佛身土,是報身、報土。又於此末法的時代,眾生出離生死的要
路,非依淨土一門而莫屬,著述此書的目的,是為普遍地開示眾生淨土法門。·道綽繼承
曇鸞的教旨,強調依佛的本願力,可得往生淨土。並依曇鸞所著"往生論注"的難行道與易
行道,于安樂集立聖道與淨土二門的教判。說在於此土人聖得果之教門,總名聖道門;說
往生到彌陀極樂淨土而證聖得果的教門,名淨土門。承道綽之後,弘傳淨土法門者,是弟
子善導。

據"佛祖統紀"第二十六卷說:善導,不知何處人,于唐太宗貞觀中,求道于諸方,至西河
而遇到"道綽"禪師,在其九品道場聽講"觀無量壽經",而大喜曰:"此真人佛之津要,修
餘行業,迂僻難成,唯此觀門,速超生死。"於是就勤篤精苦,如救頭然,晝夜禮誦,行
念佛三昧,專修淨業。後至長安說法,激發四眾。日常行持精嚴,每人室時,互跪念佛,
非力竭不休,雖時寒冰亦須流汗,·出則為人演說淨土法門。三十餘年不暫睡臥,般舟行
道方等禮佛,護持戒晶絲毫不犯。

曾抄寫"彌陀經"十萬卷,畫"淨土變相"三百壁,所至之處,寺壞塔廢皆修建重造,然燈續
明常年不絕。長安一帶道俗度其化者不可勝數,有誦彌陀經十萬至五十萬者;有念佛日課
自一萬聲至十萬聲者,其間亦有得人念佛三昧而往生淨土者,難計其數。有人問:"念佛
生淨土耶?"善導答說:"如汝所念,遂汝所願。"於是自念一聲佛號,即有一道光明度口中
出,十聲乃至百聲,皆有光明度口中出。曾作偈勸人念佛,偈曰:"漸漸雞皮鶴發,看看
行步龍鍾,假饒金玉滿堂,豈免衰殘老病;任是千般快樂,無常終是到來,唯有徑路修行
,但念阿彌陀佛。"後來忽於一日對人說: "此身可厭,吾將西歸。"乃登上柳樹向西唱願
說:"願佛接我,菩薩助我,令我不失正念,得生安養。"言已投身自絕。唐高宗知其念佛
口出光明,捨身精至,則賜號其寺曰"光明"。(注三三)

又有一說善導,臨淄人,于大藏經中信手探取經卷,而得"觀無量壽佛經",自此以後乃專
心念佛,修十六妙觀,後往廬山觀看慧遠法師遺跡,豁然增思,不久遁跡於終南山,精修
般舟三昧數載,曾於定中睹寶閣瑤池,宛然在目,後往晉陽侍從道綽禪師授無量壽經,經
常入定數日,有一次依道綽之請而人定,觀想是否可往生,而知道綽之三罪,把此事告知
道綽令修懺悔,然後又人定,知其罪已滅,出定後謂道綽曰:"師罪滅矣,後有白光來照
之時,是往生相也。"後來善道行化于長安,皈依者如市。(注三四)善導與善道,究竟是一
人,抑或是兩人?這在古來的傳說上與日本淨土宗系統上來說,皆認為是同一個人;但究竟
是否同一人,尚不得而知。

善導把往生淨土的行業,分為正行與雜行兩種。正行,就是專依往生淨土聖典所修的行業
,共有五種的正行:

(一)讀誦正行,這是專讀誦淨土的三部經(觀無量壽經、阿彌陀經、無量壽經)等;

(二)觀察正行,就是心中時時刻刻思維觀察懷念彌陀淨土的正、依二報的莊嚴;

(三)禮拜正行,即是專心禮拜彌陀一佛;(四)稱名正行,為一心稱念彌陀一佛之名號;

(五)讚歎供養正行,是專讚歎供養彌陀一佛及極樂淨土的莊嚴。

此五種正行,更分為正定業與助業之兩種。正定業,就是一心專念彌陀聖號,念念不舍,
即上面的第四稱名正行;助業,即禮拜、讀誦等其他四種正行。雜行者,則除去上面正定
行、助行的兩種以外,其餘一切諸善萬行皆是。舍雜行而歸正行;于正行中,專修正業,
傍修助業;稱佛名號,以期往生,就是此宗的修行法門。這是上承曇鸞"往生論注"所立的
難行、易行二道,及道綽于"安樂集"中,·立聖道與淨土門的教判而來的。淨土教義的基
礎因此而鞏固,淨土宗也由此而大成。

善導的淨土系統,是以凡夫往生為主·旨,以為三輩九晶,皆是五濁的凡夫,乘佛的大悲
願力,乃得往生,若唯依自力的精勤修學,以期能斷惑證理,則雖二乘聖者及地前菩薩,
亦不得生報土見報佛;然而若在淨土的法門中,則托彌陀本願之他力,所以雖一毫煩惱未
斷的凡夫,也能得與地上菩薩,同人真實無漏的報土而見報佛。所以善導與慧遠、智顏、
吉藏等,對彌陀淨土的意見,相違者很多,就教說,是自力與他力異;就機說,是凡夫與
聖者的不同;約身土說,即應佛應土與報身報土之差別。

慧遠等皆以自定散修力往生;以觀經九晶通凡聖,又以韋提為聖者;以彌陀是應身應土,
就是以他力為自力,凡夫為聖者,報佛報土為應佛應土。善導的意見剛與他們相反,主張
以佛的大悲願力而得往生;九晶唯是凡夫,判九晶皆凡夫,以成立凡夫人報土義;又以韋
提是煩惱具足的凡夫;彌陀淨土是報身報土。善導以教是他力,機是凡夫,佛身土是報身
報 i,顯示由他力教,凡夫得往生報土,這是彌陀淨土的判釋,在當時爭論得非常激烈。

中國淨土宗在唐代形成為三大流:第一是廬山慧遠法師的系統,第二是善導大師的系統,
第三是慈湣三藏的系統。

一、慧遠派:慧遠的念佛,是一種"觀想"的念佛,即人三昧、見佛、往生為目的,慧遠是
依"般舟三昧經"建立中國淨土教的主流,于廬山創立白蓮社,聚集清高信士,精修念佛三
昧,以期見佛往生,此派是以知識義解為主,所以他們(尤其是淨影法師)的淨土觀,是把
淨土看做應土。為業報所感的淨土;因此後世唯識系統諸家,都把彌陀淨土看做是方便的"
別時意說",三論、天臺、唯識等系的淨土觀,莫不如此。

二、善導派:此派始於曇鸞,而曇鸞的受法來之於菩提流支,道綽承其學傳於善導而成立
。曇鸞、道綽、善導大師,皆弘傳"本願"思想,依龍樹"十住毗婆沙論"的"易行道",主張"
口稱念佛",容許凡夫得往生報土。此派由於"口稱念佛"的修法薄易,所以極受一般信眾的
歡迎,把高山深遠的殿堂宗教,普遍地成為現實社會的宗教,這對人生精神生活上的貢獻
很大,為此派特質之一。

三、慈憫派:此派是慧日(慈憨三藏)從印度回來後,看見當時禪宗諸大氟把淨土認為引導
愚人的"方便虛妄說"的見解,慧日激烈反對此種學說,提倡禪淨雙修念佛往生所形成的一
派。慧日的思想是一種佛教的綜合思想,他主張戒淨並行、禪淨雙修、教禪一致,以一切
的修行,最後都要回向於往生淨土。他的念佛往生思想,是由萬行所歸納出來的,稱名念
佛即是萬行之重心點。其稱名念佛凡夫往生淨土,類似善導;但主張事理雙修、教撣合一
即與善導不同。慧日的思想,對後來的中華佛教影響很大,宋、元、明、清各代的淨土大
德及各宗諸師的歸淨,莫不受其影響。

淨土宗雖有上面的三種不同,但其根本精神是一致的,皆以念佛往生淨土為本,見佛、離
苦得.樂、求得永遠生命的解脫為目的。

淨土宗在唐代,先是道綽、善導的致力弘揚,繼而有意日、承遠、法照、迦才、懷感、大
行、少康等諸師輩出,各有造章疏或著述,闡揚淨土的教義。又法常、智儼、道宜、道世
以及玄奘、窺基等其他各宗派大德,都有發表有關淨土的教理,著述流通;因此淨土的信
仰,在唐代極為隆盛,遍及各宗,流傳各地。

原載《中國淨土宗大全》
Wed Oct 19 02:10:57 2005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