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信

 
淨土宗判教史略要
#1
美雪
引 言

釋迦如來一生說法四十九年,旨在導人真實修行,了生脫死,其原本無宗派之分。佛法傳
至中國後,歷代祖師隨眾生之根性、志願而各自立宗,以期人人能一門深入,就路還家,
成就無上菩提。每一宗派各自依據所宗的經典進行修學,並對一代時教進行分判,確立自
宗的地位。如天臺宗依《法華經》判一代時教為五時八教,賢首宗依《華嚴經》判一代時
教為五教十門,真言宗判一代時教為顯、密二教等。祖師判教之目的,純為修學指南,欲
使行者明瞭自宗修學要訣,而如實修行,以成就佛道。為守護行人信心,令一心專修,多
視自宗最高,他宗為下。祖師之言,偏於慈悲攝受,非贊自毀他、妄論是非。明瞭此意,
使不至在宗派之間妄起紛諍,自是非他。但各隨己緣,任修自宗,互不防礙,則眾生有福
、佛法興盛、國道昌隆也。今略述淨土祖師對一代時教之教判,以明瞭淨土宗之修學方向。

淨土宗之判教,有別于他宗,他宗多偏於‘法’之屬性作大小、權實之判,淨土宗不止於
‘法’之高下明辨,更深入一層就‘機’之堪與不堪論而辨‘行’之‘難、易’。在至善
平等法中,選擇易行之道,以能否應時、應機,是修學最要一關故。所謂‘法無高下,應
機者妙;藥無貴賤,對症者良’也。故淨土諸師判教以‘機法相應’為立足點,以‘往生
淨土、即生了脫’為目的。‘機’則以下劣凡夫為本位(以下攝上),種種判釋,即欲為
最下之人選擇可行之道,以暢如來出世本懷。

淨土判教有‘教判’與‘行判’二門,教判之目的,在為導歸真實之行,以達成往生素懷
。一為原理,一為方法,相資相成。

教判可分‘聖淨二門’判與‘要弘二門’判;聖淨二門是難易判,要弘二門是真假判。聖
淨二門之雛形為‘難易二道’判,純在法義上明辨修行之‘難、易’,從中探出其根源在
‘自、他’二力有別故,以此而總結一代時代教為‘聖、淨’二門,從中決出‘淨土門’
。淨土門中有‘要、弘’二門,一為方便,一為真實;而於此中,決出‘弘願門’。此即
教判之指歸。

行判即‘正雜二行’判,含有二義:一、正雜二行;二、正助二業。於‘正、雜’二行中
,決出‘正行’;於‘正、助’二業中,決出‘正定業’。此即行判之指歸。

一、難易二道

(一)難易二道

淨土判教,始于龍樹菩薩。釋迦如來一生說法雖多,龍樹菩薩歸結為‘難易二道’。其《
易行品》言:

問曰:“至阿惟越致地者:行‘諸’難行,‘久’乃可得,或‘墮’聲聞辟支佛地。”若
爾者,是大衰患,如助道法中說,…是故若諸佛所說有‘易行道’,疾得至阿惟致地方便
者,願為說之。

答曰:如汝所言,是佇弱怯劣,無有大心,非是丈夫志幹之言也。何以故?若人發願,欲
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未得阿惟越致,於其中間,應不惜生命,晝夜精進,如救頭燃。
如助道中說,…行大乘者,如佛所說:‘發願求佛道,重於舉三千大千世界。’汝言阿惟
越致地,是法甚難,久乃可得;若有易行道,疾得至阿惟越致地者,是乃怯弱下劣之言,
非是大人志幹之說。汝若必欲聞此方便,今當說之:

佛法有無量門:如世間道,有‘難’有‘易’,陸道步行則苦,水道乘船則樂。

菩薩道亦如是:或有勤行精進;或有以‘信’方便,易‘行’疾至阿惟越致者。

阿彌陀佛本願如是:若人念我,稱名自歸,即入必定,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故常應
憶念。

觀此文義,知龍樹菩薩判教緣起是因有‘佇弱怯劣、無有大心’之人知難行不堪而欲求易
行之道,故特為此等下劣之機開顯易行之法。龍樹菩薩言此等人‘非是丈夫志幹之言’,
似乎在責其無有大心,當‘不惜生命,晝夜精進,如救頭燃。’然成佛豈易哉,是法甚難
,重於舉三千大千世界。須行諸難行,久乃可得,而且有墮於小乘自利等大衰患。如此難
事,自非下劣凡夫所能堪。為此等之機,若不別開易行之道,便永無出離之日,淨土一法
應運而開。此即龍樹菩薩首彰‘淨土一法,本為凡夫’之旨。

龍樹菩薩將難行道之‘難’歸結為‘諸、久、墮’三種原因,此如陸道步行則苦。易行道
則無以上諸難,但以信為方便,易行而疾至。

所謂‘以信為方便’者,即信‘阿彌陀佛本願:稱名自歸,即入必定。’

所謂‘易行而疾至’者,即無論何人,但稱彌陀佛名,自然乘彌陀本願力,往生淨土,疾
得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如乘船過海,直達彼岸。以仗佛力故,無退墮之險,無步行
之苦,如乘船之樂。

與難行道相對,易行道則有‘一、速、必’三特點。‘一’者一行:但稱名號,不須修諸
難行。‘速’者快速:此生即得往生成佛,不經多生多劫。‘必’者必定:稱名必定往生
,往生必定成佛。易行疾至之理,一目了然。

所謂‘阿彌陀佛本願如是:稱名自歸,即入必定。’此即龍樹菩薩詮釋彌陀第十八願義,
顯示易行道之根源即彌陀第十八願。本願之王,藉龍樹菩薩開顯而首次明朗。‘得阿耨多
羅三藐三菩提’,即總彰往生之果,即第十一、二十二願。(此義藉曇鸞祖師開顯而明瞭
。)

釋迦本師雖早就說出淨土三經,且諸經所贊,亦多在彌陀。然於佛法昌隆、根機猛利之正
法時代,難行道雖難,尚有堪行之機,故多依自力修行,鮮有人注意淨土法門,此即淨土
一法于正法時代隱而不彰之緣故。(其密行淨土,則非凡所測。如經中所言舍利弗等聖者
,皆往生淨土,《大經》則言大小菩薩往生者,不計其數。)待根機日下、法道漸衰之像
法時期,龍樹菩薩應運而生,辨修行之難易,決出‘難易二道’,淨土一門始初露頭角。
如日初升,微吐白光。

龍樹菩薩後,弘揚淨土之祖師以天親菩薩為首,其《往生論》則是淨土正依之論。天親菩
薩闡揚淨土,純在義理上發揮,未在判教上細辨。故其大義只彰易行之道,未涉難行之法
。可謂直入堂奧,無有枝葉。其所言:

觀佛本願力,遇無空過者,

能令速滿足,功德大寶海。[1]

即是其心要,徹彰淨土心髓。‘觀佛本願力’彰淨土之源、往生之因;‘遇無空過者’顯
攝機之普、易行之至;‘能令速滿足’彰淨土之快速、超勝;‘功德大寶海’顯淨土之無
上佛果。而所言:‘世尊我一心,歸命盡十方,無礙光如來,願生安樂國。’及‘我作論
說偈,願見彌陀佛,普共諸眾生,往生安樂國。’[2]則以身示法,攝眾機歸於淨土。良
由其文約義豐,旨歸幽遠,故多難明其旨,以至塵封寶庫,罕有流通。曇鸞祖師為其所注
的《往生論注》,則大彰其義,使其幽遠之旨得以明瞭。如印光大師言:‘曇鸞法師撰注
詳釋,直將彌陀誓願,天親衷懷,徹底圓彰,和盤托出。若非深得佛心,具無礙辨,何克
臻此!’[3]又於《淨土十要》序中言:‘天親菩薩《往生論》,淨宗之要典也,世罕流
通。曇鸞法師之《注》,文暢達而義深邃,洵足開人正智,起人正信,乃淨業學人之大導
師,惜中國久已失傳。清末楊仁山居士請于東瀛,刻以流通。’

今就曇鸞祖師之思想述判教之演化,藉此亦可明瞭天親菩薩之衷懷。

曇鸞祖師繼承龍樹菩薩‘難易二道’之判,並大彰其義,使難行之‘難’,更加明朗;易
行之‘易’,尤為突出。其《往生論注》言:

謹案龍樹菩薩《十住毗婆沙》雲:菩薩求阿毗跋致,有二種道:一者難行道,二者易行道
。

‘難行道’者:謂於五濁之世,于無佛時,求阿毗跋致為難。此難乃有多途,粗言五三,以
示義意:一者外道相善,亂菩薩法。二者聲聞自利,障大慈悲。三者無顧惡人,破他勝德。
四者顛倒善果,能壞梵行。五者唯是自力,無他力持。如斯等事,觸目皆是。譬如陸路,
步行則苦。

‘易行道’者:謂‘但’以‘信佛’因緣,願生淨土,乘佛願力,便得往生彼清淨土。佛
力住持,即入大乘正定之聚。正定,即是阿毗跋致。譬如水路,乘船則樂。

曇鸞祖師對‘難行道’之‘難’,闡釋周詳,層層深入,一一簡別,使人一目了知。雖只
略舉三五,卻將自力修行之緊要處一一點破,使其義理清晰明瞭。略申其義。

一者外道相善,亂菩薩法。

菩薩法以上求下化為本,以無染無著為要。福慧雙修,定慧等持。既廣攝世出世一切善法
,又無‘人、我、法’之執,純是清淨無為無漏解脫之道,極智慧而成就。外道雖亦似求
解脫,行世善,修苦行等,但執於‘人、法’,錯認因果,有為有漏,非真實解脫之道。
然其貌似佛法,使無有智慧之士,難辨真偽。經言:‘末法時代,邪師說法,如琲e沙。
’此即對末法眾生無智的預示。可知外道佛法,其難辨之甚。此是修行入門第一難。此即
內外簡別。

二者聲聞自利,障大慈悲。

縱有智慧,能明辨外道與佛法之異,而歸依佛門。然入得佛門,有大小乘之別;欲成佛道
,則須行大乘菩薩道,發大悲心,利益群生。難行能行,難忍能忍,難舍能舍。六度齊修
,萬行總攝。如此大心,豈是凡夫所能?如舍利弗之聖者,尚經不起天人考驗而退失菩提
心,何況凡夫?故經言:‘自未得度,欲度人者,無有是處。’縱有利他之心,若無利他
之力、利他之行,則菩薩道但成一空言耳。凡夫所發悲心,多如畫水,瞬間即逝,必墮自
利小行中。一墮於此,則障大慈悲,佛道無由得成矣。此由行菩薩道之內因不具,故難。
此是第二難。此即大小簡別。

三者無顧惡人,破他勝德。

或有上根利智,有心行菩薩道,而處此娑婆五濁惡世,逆緣障道,處處皆是。未證無生忍
、登不退地者,多是欲行不能行,欲忍不能忍,欲舍不能舍。雖有大悲心願,卻無順緣保
任此德,令其成就,多被種種惡人、惡緣、惡業之所破壞。如小樹未成,被暴雨所折。此
即彰五濁惡世行菩薩道之外緣障道甚多,故難。此是第三難。此即順逆簡別。

四者顛倒善果,能壞梵行。

縱能修諸難行,不被惡緣所破,若自身煩惱未斷,無明未破,勝德未成,此生成就,則無
有望。所起諸行,但得人天福報而已。一旦墮入福樂果報中,多入五欲六塵而不能自拔。
欲生生不退、世世修行者,恐萬中無一;多是隨業流轉去,一世不如一世。所謂‘三世佛
怨’,蓋即指此。久乃可得,亦成可望而不可及,今世之梵行,則被來世果報所破壞。

前三種就‘因’中論難,此第四就‘果’中論難。以此世之‘果’,即後世之‘因’,顯
生生世世皆難出輪回矣。此即果中簡別。

五者唯是自力,無他力持。

以上四難已辨明菩薩道修行之難的眾多原因,古德判第一為智障,第二為悲障,第三、四
為方便善巧障。有此諸障,故菩薩道難成。而究其根源則在‘唯是自力,無他力持。’即
總總修行難關,皆須憑真實智慧功德力一一突破,方能成就佛道。若無真實智慧選擇力,
過不了第一難;若無大悲菩提心力,過不了第二難;若無摧伏邪魔外道破壞力,過不了第
三難。若無隔世不迷、入塵不染之大三昧力,過不了第四難。此四難不過,欲成佛道者,
未之有也。一言以蔽之,唯仗自力,不仗他力,則末世眾生,於五濁之世,無佛之時,難
成菩薩道。此是二力簡別。

曇鸞祖師之判,極盡理性彰難行之義,可謂深妙至極。此乃時機之必須,以眾生根機日趨
下劣,若不詳陳自力修行之難,則芸芸眾生,難以安心淨土;唯深知其甚難,知‘諸、久
、墮’之弊,方肯死盡偷心,舍難入易。

反之,易行道之所以‘易’,則因有‘他力攝持’故。‘但以信佛因緣,願生淨土,乘佛
願力,便得往生彼清淨土。’種種諸難,皆迎刃而解。以易行道不涉他種行業,不須智慧
明辨他法之真偽,但信佛願,稱彼佛名,求願往生即足。無論有智無智,皆可尊此一行,
故無有第一難。

凡夫因中雖無力成就菩提心,但願往生,則可入無為涅槃界,成就大乘極果,自能自利自
他,所謂‘自利即能普利一切’[4]也,故無第二難。

稱名一法,易行易往,無有能破。時處諸緣無礙,時節久近無礙,罪福多少無礙,所謂‘
諸邪業系,無能礙者’[5],故無第三難。

生於淨土,見生之火,自然而滅。永出輪回,梵行成就,不墮人天福樂中,故無第四難。

此四易皆由彌陀願力所成就,但能信受奉行,則稱名自歸,疾速圓滿功德大寶。此即他力
攝持之不可思議處!誠如龍樹菩薩所彰:‘一、速、必’也。

餘門學道,似蟻子上于高山。念佛往生,如風帆揚于順水。力用懸殊,自可明瞭曇鸞祖師
勸舍難行道歸易行道之用意。

(二)自他二力

曇鸞祖師于‘難易二道’判中,特別揭示出其根源在‘自、他’二力,使修學宗旨日益明
朗。其難行之辨甚詳,以法顯機,彰自力之無力;于易行之道則直陳其要。為深顯其心要
,曇鸞祖師尤加深究,明辨自他二力之別。並在龍樹菩薩偏彰往生因(第十八願)的基礎
上,更細探往生之果。其《往生論注》最後引用彌陀第十一、十八、二十二願,顯彰此義
。與‘難易二道’首尾呼應,極顯‘易行、疾至’之妙義。其文言:

問曰:有何因緣,言‘速’得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答曰:《論》言修五門行,以自利利他成就故。然‘核求其本,阿彌陀如來為增上緣。’

‘他利’之與‘利他’,談有左右。若自佛而言,宜言‘利他’;自眾生而言,宜言‘他
利’。今將談‘佛力’,是故以‘利他’言之。當知此意也!

凡是生彼淨土,及彼菩薩人天所起諸行,皆緣阿彌陀如來本願力故。何以言之?若非佛力
,四十八願,便是徒設。今的取三願,用證義意:

願言:‘設我得佛,十方眾生,至心信樂,欲生我國,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唯
除五逆,誹謗正法。’

緣佛願力故,十念念佛,便得往生。得往生故,即免三界輪轉之事。無輪轉故,所以得速
。一證也。

願言:‘設我得佛,國中人天,不住正定聚,必至滅度者,不取正覺。’

緣佛願力故,住正定聚。住正定聚故,必至滅度,無諸回復之難,所以得速。二證也。

願言:‘設我得佛,他方佛土,諸菩薩眾,來生我國,究竟必至,一生補處。除其本願,
自在所化,為眾生故,被弘誓鎧,積累德本,度脫一切。游諸佛國,修菩薩行。供養十方
諸佛如來,開化琩F無量眾生,使立無上正真之道。超出常倫諸地之行,現前修習普賢之
德。若不爾者,不取正覺。’

緣佛願力故,超出常倫諸地之行,現前修習普賢之德。以超出常倫諸地行故,所以得速。
三證也。

以斯而推:他力為增上緣,得不然乎!當複引例,示‘自力’、‘他力’相:

如人畏三途故,受持禁戒。受持禁戒故,能修禪定。以禪定故,修習神通。以神通故,能
遊四天下。如是等名為‘自力’。

又如劣夫,跨驢不上。從轉輪王行,便乘虛空,遊四天下,無所障礙。如是等名為‘他力
’。

愚哉!後之學者,聞‘他力’可乘,當生‘信心’,勿自局分也。

曇鸞祖師于四十八願中選出三願作為的證,彰顯他力、他利之不可思議功德。顯凡夫往生
、成佛,皆是彌陀願力所成。以第十八願彰往生之‘因’,以第十一願、二十二願,彰往
生之‘果’,明確了淨土‘念佛成佛’之無上因果。

三願以第十八願為根本,以有因自有果,無因則無果矣。其所言‘若不生者,不取正覺’
即潛通於果。曇鸞祖師彰第十八願義甚為簡要明瞭:‘緣佛願力故,十念念佛,便得往生
’也。此即他力之根源,仗他力故,十念即生。何為‘十念’?曇鸞祖師釋言:

經言‘十念’者,明‘業事成辦’耳,不必須知頭數也。[6]

此即彰眾生往生之功德,已由彌陀願行所成就,眾生稱念,必得往生,不在數之多少。從
此釋中,可知‘十念’乃‘業事成辦’之義,非固定之數,故經雲‘乃至十念’。善導大
師將此義開顯為‘上盡一形、下至一聲’。

第十一、二十二願即顯往生之果:緣佛願力故,住正定聚;超出常倫諸地之行,現前修習
普賢之德。即使是下品生者,雖不知無生之理;一得往生,見生之火,自然而滅。曇鸞祖
師依二十二願意言:

案此經推,彼國菩薩,或可不從一地至一地。言十地階次者,是釋迦如來于閻浮提一應化
道耳。他方淨土,何必如此?五種不思議中,佛法最不可思議,若言菩薩必從一地至一地
,無超越之理,未敢詳也。[7]

經中雖言有三輩九品之別(他宗行人,便依此而定極樂之品位高低)。然《大經》又言:

其諸聲聞、菩薩、天人,智慧高明,神通洞達,鹹同一類,形無異狀;但因順余方,故有
天人之名,顏貌端正,超世稀有,容色微妙,非天非人。皆受自然虛無之身,無極之體。

曇鸞祖師別具隻眼,通觀經意,了知極樂實無品位、真實平等之義。其《贊阿彌陀佛偈》言
:

極樂聲聞菩薩眾,人天智慧咸洞達;

身相莊嚴無殊異,但順他方故列名。

顏容端正無可比,精微妙軀非人天;

虛無之身無極體,是故頂禮平等力。

極樂果報‘平等一味、隨意顯化’之狀以此開顯而明朗,此是曇鸞祖師首先隱彰凡夫往生
報土之宗義,因果分明,一目了然。其《往生論注》言‘願往生者,本則三三之品,今無
一二之殊,亦如淄澠一味,焉可思議!’(此義藉善導大師開顯而更清晰明瞭。)

第十八願顯因中仗他力往生之義,第十一、二十二願彰往生證果亦仗他力。故曇鸞祖師言
:‘凡是生彼淨土,及彼菩薩人天所起諸行,皆緣阿彌陀如來本願力故。’因果皆仗他力
,此即淨土‘易行、疾至’的甚深微妙義,即是佛力之‘利他’不可思議功德,亦是此法
難信之所以然。

曇鸞祖師欲顯淨土‘易行疾至’之超勝,並以‘自、他’二力對比:自力行者,須戒定慧
成就,方能遊四天下。他力行者,雖是劣夫,跨驢不上,乘轉輪王力,便可遊四天下。此
即喻無有戒定慧學之凡夫,但乘佛願,則可成就佛道。他力之不可思議,以此得以徹彰無
遺。故曇鸞祖師于《往生論注》中極彰‘一切外凡夫人,皆得往生’之義,並贊此法言:

有凡夫人煩惱成就,亦得生彼淨土,則是不斷煩惱得涅槃分,焉可思議![8]

‘煩惱成就之凡夫,不斷煩惱得涅槃’,此即他力之難思議處,而此他力全彰于名號功德
中,其《論注》言:‘彼無礙光如來名號,能破眾生一切無明,能滿眾生一切志願。’但
能生信無疑,稱彼名號,即與彌陀願心相應,即是如實之修行。以彼光明名號是‘實相身
’,是‘為物身’,自能止一切惡,生一切善,滿一切願故。其最後之結言:‘愚哉!後
之學者,聞他力可乘,當生信心,勿自局分也。’則是其判教之指歸,導人一心歸命、稱
彼名號、乘願往生也。

二、聖淨二門

中國淨土宗以慧遠大師為初祖,其結集百余高人共修,首開蓮社之風,影響頗盛,可謂一
響百從。然慧遠大師之思想偏於觀想念佛,並融會般若、禪定之聖道理念,未能開顯出淨
土易行疾至之理。其著述多是他宗理論,對淨土之釋不甚周詳。其《念佛三昧詩序》言:
‘又諸三昧,其名甚眾;功高易進,念佛為先。何者?窮玄極寂,尊號如來;體神合變,
應不以方。故令入斯定者,昧然忘知,即所緣以成鑒。’於此可見其淨土思想之一斑。因
其偏于自力修證,仍屬難行道之行,故攝機未普,至唐宋後即少有人提倡。而其結集蓮社
共修之風尚及‘功高易進,念佛為先’之首倡,則對淨土之普及有深遠影響。

慧遠大師融合玄學、儒學,倡導中觀思想,極大地推動了佛法在中國的弘傳。而其淨土思
想則未形成體系,於判教亦無闡釋。中土最早深入、全面闡釋淨土理論,彰易修易往之道
者,即曇鸞祖師。其《往生論注》可謂極盡義理導觀想念佛歸持名念佛,攝自力回向歸他
力本願,使淨土心要得以明瞭,淨土宗‘易行、普被’之特別宗旨得以彰顯。(善導大師
將觀想與持名等義,明判為‘要弘二門’,使其分際得以顯明。)其‘難易二道’、‘自
他二力’判,為中國淨土宗判教之始,確立了淨土宗有別他宗之特有獨立的地位,為淨土
宗之形成與發展奠定了深厚基礎。後之弘揚淨土者,多以此為指南而闡揚其義。或彰難行
道之‘難’而導歸淨土,或顯易行道之‘易’而直指心要。千開萬閉,皆不離於此。誠如
印光大師所贊言:‘《往生論注》文義顯豁、直捷,真能上繼匡廬,下啟天臺、西河、長
安等,宜細看之。’[9]

繼承並發展曇鸞祖師判教思想者,首即西河道綽禪師。道綽禪師私承其法脈,依‘難易二
道’判之大義,將一代時教歸結為‘聖道門’與‘淨土門’,在理論體系上確立了淨土宗
的地位。其《安樂集》言:

問曰:一切眾生,皆有佛性,遠劫以來,應值多佛,何因至今,仍自輪回生死,不出火宅
?

答曰:依大乘聖教,良由不得二種勝法,以排生死,是以不出火宅。何者為二?一謂‘聖
道’,一謂往生‘淨土’。其‘聖道’一種,今時難證:一由‘去大聖遙遠’,二由‘理
深解微’。是故《大集月藏經》雲:‘我末法時中,億億眾生,起行修道,未有一人得者
。當今末法,現是五濁惡世,唯有淨土一門,可通入路。’是故《大經》雲:‘若有眾生
,縱令一生造惡,臨命終時,十念相續,稱我名號,若不生者,不取正覺。’

又複一切眾生,都不自量。若據大乘:真如實相、第一義空,曾未措心;若論小乘:修入
見諦修道,乃至那含羅漢,斷五下除五上[10],無問道、俗,未有其分。縱有人天果報,
皆五戒十善,能招此報,然持得者甚希。若論起惡造罪,何異暴風駛雨。是以諸佛大慈,
勸歸淨土。縱使一形造惡,但能系意專精,常能念佛,一切諸障,自然消除,定得往生。
何不思量,都無去心也!

道綽禪師將他宗所言之一切大、小、權、實諸教,總判為‘聖道門’,念佛往生判為‘淨
土門’。此是對‘難易二道’的歸納、總結。彰一代時教,不出此兩種聖法。於此二門中
,極彰‘難、易’之心要。其言雖簡,然意義甚深。

曇鸞祖師釋‘難’之由已甚詳備,道綽禪師則擇其綱要,結示聖道門之‘難’有二由、一
證。二由即:一、去大聖遙遠,二、理深解微。一證即:《大集經》證。略申其義:

一、去大聖遙遠:此即彰末法時代,善知識希少,幾近於無,所謂‘億億人修道,未有一
人得者’也。既無人得道,則無緣親近如正法時代之聖者,‘智為能度’之聖道一門,自
然無由得入。此彰無外緣成就菩薩道,是以故難。

二、理深解微:此有二義:一彰聖道之法義甚深,二顯眾生根機陋劣。末法雖有經論住世
,攝受行人。但智慧淺薄之機,無有擇法眼,不能自辨佛法之修學津要。於甚深之法,但
有微解而已。‘解’尚甚微,‘行’自無由起,‘證’更無容論。此即彰內因不具,是以
故難。

以上二義,攝盡內外一切因、緣。因緣不具,曇鸞祖師所言第一難尚不能過,後之三難則
不言自明。道綽禪師已敏銳地感受到此時眾生於‘信、解、行、證’四門中,但具信門,
解門已希,行門則已由‘難行’而至‘無行’矣。一無大乘之行,二無小乘之行。若論大
乘,則于‘真如實相、第一義空,曾未措心。’若論小乘,則于‘修入見諦修道,乃至那
含羅漢,斷五下除五上,無問道俗,未有其分。’甚至於能持五戒十善者亦甚希少矣,而
‘起惡造罪,何異暴風駛雨。’道綽禪師引《大集月藏經》所說‘末法時中,億億眾生,
起行修道,未有一人得者’之佛言以作此證,彰末世凡夫之無力,可謂一針見血。其《安
樂集》引經說明末法時代‘白法隱滯,多有諍訟,微有善法得堅固’之理甚詳,文繁不錄
。

道綽禪師出家(一四歲),正遇上北周武廢佛(五七四年),耳聞目睹末法之種種跡象,
故特別留心當時流傳教內的末法思想,審時度世,尋求即生了脫之道。直至四十多歲,尚
無結果,可謂漸漸雞皮鶴發,無常逼在眼前。然生死尤未了,內心的不安、焦慮,可想而
知。幸有緣得見曇鸞祖師的碑文,從中瞭解到淨土法門是自身出離生死之要道,有如黑暗
中見到光明,心中憂慮頓時消失。從此,私淑曇鸞,絕意名利,專弘淨土,重重屢講淨土
三經,為末法眾生決擇即生了脫之法。開啟專修專弘之先風,留美於世,為諸師所尊崇。
誠如印光大師所贊言:‘道綽禪師,一生專弘淨土,講淨土三經近二百遍,可知一年之中
當講四五遍。不以繁重為忌,唯期人各悉知。今人則必不肯如是重重屢講也。古人以利人
為本,今人以求名為本。若專講淨土,人或輕之,所以不肯專精致力於此一法也。’[11]

道綽禪師以其切身的經歷,感受到自力修行的艱難,深知無始以來的業力實非自力所能化
解。雖欲以凡夫之心,效法菩薩之行,但有如無力之人走在淤泥深潭中而不能自拔。然未
遇他力之緣,亦只有空疲于自力無謂的掙扎。當有緣得睹彌陀的無礙光明,看到了一切眾
生解脫的希望,從內心深處發出了‘一切眾生,都不自量’的呼喊,欲使仍在泥潭中掙扎
的行人,當歸他力攝取,入淨土一門。

經典與現實的映照,使道綽禪師深深感受到下劣之機,生是五濁惡世,處此末法時代,若
不別依淨土,無有出離之緣。唯有淨土一門,可通入路;唯依念佛,可頓超生死。此是釋
迦本師懸為末法眾生指明修學之方向,藉道綽禪師開顯而明瞭。

機法相應,是修學最要一關。道綽禪師深深體會到此義,並將此心要和盤托出,言:‘若
教赴時機,易修易悟;若機教時乖,難修難入。’[12]故道綽禪師深究時代與根機而選擇
教法,在其《安樂集》中引用大量經證,為末法眾生選出唯一可行之道,即是持名念佛。
其言‘縱使一生造惡之機,臨終十聲稱佛,亦得往生’即徹彰此義。此是道綽禪師借《觀
經》下品下生的極下之機,顯彌陀本願不可思議最勝之法,別彰第十八願義。其用意在以
‘下至十聲’,攝‘上盡一行’(善導大師將此義顯明),彰‘乃至十念,莫不皆往。’
第十八願義,因此而清晰明瞭。彌陀本願,得以徹彰。此是道綽禪師為萬世凡夫大開往生
之門、成佛之道。透徹佛心,極暢佛懷。

道綽禪師以‘聖淨二門’攝一代時教,自有舍聖道歸淨土之意。其言‘罕一得者’,即彰
末法時代,聖道已只有其法,而無堪行之機。而所言‘唯有淨土一門,可通入路’及‘何
不思量,都無去心也。’則是攝歸淨土之良導。誠如法然上人所言:‘立聖道、淨土二門
之意者,為令舍聖道入淨土門也。’[13]此即聖淨二門判之真實內函。故‘淨土宗學者,
先須知此旨,設雖先學聖道,若於淨土一門有其志者,須棄聖道,歸於淨土。’[14](參
見附表一)

三、淨土集成

淨土之判教經不斷孕育、發展,藉道綽禪師從聖淨二門中決出淨土門,易行之道即脫穎而
出。機法相應之教法、教義基本確立,宗旨亦日趨明朗。淨土一法,如日騰空,光茫萬丈
。蒙受光澤者,不可計數。然淨土教相猶未系統、完善,亦有幽隱之處未盡彰,仍待時機
開顯。善導大師,乘願而來,集淨土大成,使淨土教門行門、教相教義、宗旨意趣、方便
真實及正依經典皆一一明確;一切幽隱之處,亦無不明瞭。無盡寶藏,一旦盡開,宛如宮
殿矗立,巍然莊嚴。淨土宗得以登上歷史舞臺,廣攝末代群萌。

(一)要弘二門

由曇鸞祖師、道綽禪師身體力行之弘揚,淨土法門得以盛行,諸宗亦日漸歸於淨土,修學
淨土者可謂風起雲湧。然一入淨土門,若無明眼善知識引導,多於淨土修學宗旨難以明瞭
。曇鸞祖師、道綽禪師對易行道之闡釋,直指第十八願,唯顯真實之義,全遮方便之攝受
。可謂頓舍聖道,直入淨土。而修學聖道之機歸於淨土,若自力心未舍,則難以明瞭他力
攝受之真實內函。于此易行難信之法,自難以全體承當。同時,淨土三經內容甚廣,單從
文字義理看,亦涉聖道之理,且粗看三經文義,亦似乎各別。若無擇法眼,則難知其旨趣
,難明一向專稱之義,自難捨棄一切,而專稱佛名。縱雖修淨土,卻難免依自力修因證果
之義理解、修學淨土,淨土宗義自然有隱而不彰之憾。善導大師有鑒於此,特別就淨土一
門,明細簡別,深究三經義理,揭示出往生之道有‘要弘二門’,使方便與真實之義得以
盡顯。其《觀經疏》言:

娑婆化主,因其請故,即廣開淨土之要門;安樂能人,顯彰別意之弘願。

其‘要門’者:即此《觀經》定、散二門是也。‘定’即息慮以凝心,‘散’即廢惡以修
善;回斯二行,求願往生。

言‘弘願’者:如《大經》說:‘一切善惡凡夫得生者,莫不皆乘阿彌陀佛大願業力為增
上緣。’

此‘要、弘’二門,是善導大師對淨土門的細判。以自力修諸功德,回向求往,是為‘要
門’;乘彌陀本願力往生,則為‘弘願門’。‘要門’略言則指《觀經》所言十三觀之定
善及三福九品之散善,廣言則四攝六度,乃至八萬四千法門、一代時教,皆無不攝之。‘
弘願門’則別指彌陀四十八願。

‘要、弘’二門,攝盡淨土種種行業,三經義理,無一不攝。要門即本師為攝聖道自力行
者歸於淨土所開之方便,因韋提希夫人之請,故廣開淨土之要門,攝歸淨土。然其行業猶
難,攝機未普,‘雖可回向得生,眾名疏雜之行。’未顯彌陀超世悲願,未暢如來度生本
懷,故釋迦如來於《觀經》中,藉此要門,顯彰別意之弘願。于‘流通文’中,則舍方便
要門,獨付囑持名(弘願)一行。其文言:

佛告阿難:汝好持是語,持是語者,即是持無量壽佛名。

此即《觀經》之眼目、心要,一部《觀經》內容雖廣,而指歸即在於此。如千里來龍,在
此結穴。善導大師教眼洞徹,深通佛心,彰其旨言:

上來雖說定散二門之益,望佛本願,意在眾生,一向專稱彌陀佛名。[15]

此‘要、弘’廢立之文,即將一部《觀經》宗旨完全揭示出來,彰顯《觀經》目的不在十
三定觀、三福九品,而是在‘持無量壽佛名’的弘願念佛。此‘一向專稱’之義,即是善
導大師對‘弘願門’所言‘善惡凡夫、乘佛願力’之結示、指歸,彰‘一向專稱’即是‘
乘彼願力’,定得往生。善導大師以此指歸第十八願‘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
’其文雖短,卻徹彰淨宗心要,極暢如來本懷。可謂筆力萬鈞,朗徹大千;淨土宗義,如
拔雲見日,朗然獨耀。

於‘要弘二門’判中,顯明淨土三經以《大經》為根本,此是‘弘願門’的依據;‘要門
’之義則多顯於《觀經》中,即定散二善。

所謂諸行雖可回向得生,實非憑此等行業往生。顯意是自力之行,實則隱彰佛力接引。以
極樂為報土,小聖尚難依自力往生,定散二善,尤為三界有漏之業,更無從得入無漏佛土
。然釋迦本師為攝眾機巧入進土,故廣開要門,勸以種種世出世善,回向求往,使其冥順
佛願(第十九、二十願),自亦感得彌陀接引。亦即不能直入十八願之機,則引導其先入
十九願、二十願,最後導歸第十八願。為彰淨土易行易往之真實義,故《觀經》流通文中
特別彰持名一行而歸第十八願。《彌陀經》則續《觀經》隱彰之意,全舍方便攝機之要門
,唯顯真實之弘願。貶諸少善根少福德皆不得往生,唯依稱名得往。其所言‘聞說阿彌陀
佛,執持名號。’即顯彰往生淨土,全憑佛力,唯依稱名。善導大師于《法事贊》彰此義
言:

極樂無為涅槃界,隨緣雜善恐難生;

故使如來選要法,教念彌陀專複專。

又其《往生禮贊》言:

彌陀身色如金山,相好光明照十方,

唯有念佛蒙光攝,當知本願最為強。

此即淨土真實義,弘願一門,徹彰無遺。明瞭此義,則三經義旨,可洞若觀火;一向專稱
之義,朗然獨耀。《大經》所倡‘一向專念無量壽佛’之宗旨,得以徹底開顯出來。

要弘二門判,將淨土方便與真實之義揭示出來,使三經義理得以疏通。而未入淨土者,亦
可藉要門而回歸淨土;已修淨土者,則完全導歸真實弘願——一向專稱彌陀佛名。此即本
師廣開要門,顯彰弘願之意趣。所謂‘種種思量巧方便,選得彌陀弘誓門’[16]也。而要
門的引導,使聖道與淨土之間猶如有了一條聯結的紐帶,使不能頓歸他力之行者,亦可藉
定散回向而歸於淨土。一代時教,萬善之機,皆得以統攝無餘;同時更細微地簡別出淨土
門中自力與他力之異。此是善導大師在曇鸞祖師、道綽禪師獨彰真實義(弘願門)之基礎
上,建立起了淨土宗的完整體系。(參見附表二)

(二)正雜二行

善導大師基於‘要弘二門’之義,將其意義明彰於往生行業中,使教門與行門完全融為一
體,藉行儀彰教義,為淨宗明確了修學方向。其行門判,首大判為‘正行’與‘雜行’;
然後將‘正行’細判為‘助業’與‘正定業’。一一簡別,決出‘正定業’。‘正雜二行
’之判,明確了‘聖淨二門’及‘要弘二門’判的意義、歸宿。其《觀經疏》言:

就行立信者,然‘行’有二種:一者‘正行’,二者‘雜行’。

言‘正行’者,專依往生經行行者,是名‘正行’。何者是也?

一心專讀誦此《觀經》、《彌陀經》、《無量壽經》等。

一心專注思想、觀察、憶念彼國二報莊嚴。

若禮,即一心專禮彼佛。

若口稱,即一心專稱彼佛。

若讚歎供養,即一心專讚歎供養。

是名為‘正’。又就此‘正’中,複有二種:

一者‘一心專念,彌陀名號,行住坐臥,不問時節久近,念念不舍者,是名正定業,順彼
佛願故’。

若依禮誦等,即名為‘助業’。

除此‘正、助’二行以外,自余諸善,悉名‘雜行’。

若修前正、助二行,心常親近,憶念不斷,名為無間也。

若行後雜行,即心常間斷,雖可回向得生,眾名疏雜之行也。

一代時教甚廣,涉及行門亦多,而善導大師判‘行’的標準是以‘往生經行’為指南,由
此而決出‘正、雜’二行:順往生之行則為‘正行’,不順往生之行則為‘雜行’(與正
行比較而言)。此即于一代時教中決出淨土經典,(亦如聖淨二門之分判,決出淨土門一
樣,)專依往生經(淨土經典)行行者,則是正行;不依往生經行行者,則是雜行。此是
‘正、雜’之分際,故善導大師所判五正行中,皆不離淨土經典,不離依正莊嚴,不離阿
彌陀佛。以國土及佛名攝持眾生之三業,此即‘無間之業’,心常親近,故為正行。其餘
眾行,則為‘疏雜之行’,心常間斷,故為雜行。正行則純為弘願一門,雜行則偏於要門
。(此分判的立足點在順往生與否;若不歸淨土、單修聖道者,則所謂雜行是其正行。當
善知此義。)

正雜二行相較,則知其二行有五種得失,如左:

正行五得:與彌陀親、近、無間、不用回向、純。

雜行五失:與彌陀疏、遠、有間、必用回向、雜。

善導大師言:

餘比日自見聞:諸方道俗,解行不同,專雜有異。

但使專意作者,十即十生;修雜不至心者,千中無一。[16]

此即是對‘正雜二行’得失的明示,其‘五得’者,必定往生也,即‘專意作者,十即十
生’。‘五失’者,往生不定也,即‘修雜不至心,千中無一’。二行得失相較,自然導
歸‘十即十生’之正行——專依往生經行行也。

淨土門中,往生經甚多,論往生之行亦廣,善導大師從眾多往生經中別選出三經而確立正
行標準(明確了正依經典,容後再論),以三經中已攝盡種種行業故(以《觀經》為代表
),並將正行分為‘正定業’與‘助業’。

所謂‘正定業’,即決定往生之業。於一切往生行中,唯有稱名是決定往生之業,以‘順
彼佛願’故,‘願行具足’故,必得往生。其餘一切則為助業,善導大師將助業歸為‘讀
誦、觀察、禮拜、讚歎’四種。

所謂‘助業’,即助成正定之業,非指往生須憑此‘助業’。往生之業唯一無二,即乘佛
願力(一切善惡凡夫得生者,莫不皆乘佛願);而順佛願之行唯有念佛,其餘讀誦、觀察
等業,本非往生之業(不順佛願故),但入淨土門,須藉此助業。如通過讀誦、觀察等了
知極樂‘無有眾苦,但受諸樂’之依正莊嚴,而生欣慕;了知‘唯有念佛蒙光攝’之本願
,而歸於稱名之‘正定業’。此即由助業達成正定業之目的(如指指月),故‘世尊說法
時將了,殷勤付囑彌陀名。’善導大師言:‘望佛本願,意在眾生,一向專稱彌陀佛名。
’又言‘一心專念彌陀名號’,此即是五正行之指歸處。若歸於一向專稱之正定業,助業
亦自然攝於其中,三業自專,如善導大師于‘親緣’中所言:‘口常稱佛,佛即聞之;身
常禮敬佛,佛即見之;心常念佛,佛即知之。眾生憶念佛者,佛亦憶念眾生,彼此三業不
相舍離。’如是即專修之相,常與彌陀願心相應。

善導大師判稱名為正定業,源於彌陀第十八願。此願唯以‘乃至十念’為往生之行,故獨
有稱名‘順彼佛願’,與彌陀‘親、近’。自餘眾行,則非本願行,不順佛願故,與彌陀
‘疏、遠’。故善導大師《般舟贊》言:

萬行具回皆得往,念佛一行最為尊,

回生雜善恐力弱,無過一日七日念。

此是直導歸正定業的最要開示,即勸舍雜行,歸於正行。此與要門導歸弘願之義緊密相聯
,以彰一向專稱之義。

隋唐之際,攝論宗師等,以聖道理念詮釋淨土。認為《觀經》下品下生之機,臨終十聲稱
佛,未得往生,但種遠因而已(別時意趣)。以此等行人一生造惡,有‘願’無‘行’故
。善導大師為決此疑,別釋‘六字名號’,彰顯‘稱名全是他力之行,願行具足,必得往
生’。其《觀經疏》言:

今此《觀經》中,十聲稱佛,即有十願十行具足。雲何具足?

言‘南無’者:即是‘歸命’,亦是‘發願回向’之義;

言‘阿彌陀佛’者:即是其‘行’;以斯義故,必得往生。

觀此,知念佛之人是以佛行為行,全憑佛力、名號功德而往生,非憑行者自力修證而達成
往生。此即是往生經所彰顯之‘往生行’也,故歸命念佛之人,自然乘‘本願力’而往生
。如乘船過海,全是船力,非自己道力。即如《大經》所言:

其佛本願力,聞名欲往生,

皆悉到彼國,自致不退轉。

善導大師‘六字名號釋’,既是對‘有願無行’之邪見的楷定,亦是大師對正定業的詮釋
,彰念佛必生之原由,誠是念佛之肝要。于此可知聖淨修學之根本區別:一為自力之行(
修因證果),一為他力之行(以果覺為因心)。凡夫無修無證,能稱名往生,即因‘阿彌
陀佛即是其行’故。即龍樹菩薩所言‘易行道’,曇鸞祖師謂之‘他力’。後之弘淨土者
,以蕅益大師將此義開顯到極處,言‘無藉劬勞修證,但持名號,徑登不退。’[16](容
後別論)

此他力之行,不憑機之行證,即不論善惡,不論淨穢,不論罪福,只要信心稱念,即無不
攝取。《觀經》謂之‘念佛眾生,攝取不舍。’此法難思難議,作為生死凡夫,唯有信受
奉行而已。善導大師為守護淨業行人之信心,言:“仰勸一切有緣往生人等,唯可深信佛
語,專注奉行;不可信用菩薩等‘不相應’教,以為疑礙,抱惑自迷,廢失往生之大益也
。”[17]

此正雜二行判乃就行立信,即依往生正行成就‘必定往生’之信心。正行雖有五,唯稱名
是順本願之行,是決定往生之業。所謂就‘行’立信,即依此稱名一行,確立必生之信心
,如善導大師所言:‘作得生想’。其餘助業,則為助成此一信心也。如此立名于行,成
義於信。信行互攝,彰信行一體不離之旨。故真信者,自然一向稱名;一向稱名,思必定
往生者,則信即彰於其中。反之,若疑念佛往生不定者,即是不如實之修行,曇鸞祖師謂
之‘信心不淳。’而讀誦等助業,即為決疑生信,令知念佛必生也。如《彌陀經》所言:
‘聞說阿彌陀佛,執持名號。’

善導大師對正雜二行、正助二業之細辨,是對往生行業之指南,將往生正因(佛願)正行
(稱名),緊密地聯繫起來,可謂用意深遠。至此,淨土之教門、行門,如目足並運,相
資而成。一向專稱之他力易行道,如水落石出,使無力明辨淨宗心要的凡夫眾生,輕鬆自
如地看到了彌陀的無礙光明。(參見附表三)

(三)淨土思想

善導大師得蒙道綽禪師泄瓶之教,光闡淨土,一一楷定。明判‘要、弘’二門,‘正、雜
’二行,使淨宗心要,徹彰無遺,淨土宗之判教至此而臻完美。時節因緣成熟,使淨土思
想得以完整、體系化。現將其淨土思想之大義歸結如下:

1.報佛報土 凡夫入報

自古以來,對極樂國土之判法各有不同,或判為報土,或判為化土,或判為報、化二土(
聖人生報土,凡夫生化土),或判為四土,依其斷惑深淺而顯品位高下。曇鸞隱彰‘報佛
報土’及‘凡夫入報’之義,但未作明細分判,以此時尚未有他宗異議故。至道綽禪師的
時代,諸宗漸起,各宗諸師競相注釋淨土經典,他宗行者,多依聖道理念、自宗教義權判
淨土,異說不一,使淨土宗旨不明,教義不彰。故道綽禪師依《大乘同性經》之經證判‘
彌陀是報佛、極樂寶莊嚴國是報土’[18],力辨他宗之非,首先明確‘佛、土’屬性。雖
力主凡夫往生,然未明言‘凡夫入報’之義。至唐朝之際,他宗認為,若是報土,凡夫何
由得生高妙報土?此疑未決,異論紛起,故多依他宗教義破‘報土’之說。善導大師乘勢
廣依三經文證,力主‘報佛報土’說,明確‘凡夫乘願,直入報土’之義。諸宗異議,始
乃消沉;淨土宗旨,了無餘礙。其《觀經疏》言:

問曰:彌陀淨國,為當是報是化也?

答曰:是報非化。雲何得知?如《大乘同性經》說:西方安樂阿彌陀佛,是報佛報土。又
《無量壽經》雲:法藏比丘,在世饒王佛所,行菩薩道時,發四十八願,一一願言:‘若
我得佛,十方眾生,稱我名號,願生我國,下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今既成佛
,即是酬因之身也。又《觀經》中,上輩三人,臨命終時,皆言‘阿彌陀佛’及與‘化佛
’,來迎此人。然報身兼化,共來授手,故名為‘與’。以此文證,故知是‘報’。…凡
言‘報’者,因行不虛,定招來果;以果應因,故名為‘報’。…今彼彌陀,現是‘報’
也。

按教理講,諸佛皆有法、報、化三身。若論法身,則諸佛同體,無二無別,自無須言。而
報身顯於淨土,化身則多示現於穢土。彌陀成佛以來,於今十劫,雖三身圓成,而報身示
居淨土,故是報佛。此就事證。若就‘酬因感果’之理言,彌陀自是‘因圓果滿’之‘報
佛’。善導大師舉出三經證明‘是報非化’,首依通途《大乘同性經》為證,後別依淨土
《大經》、《觀經》明‘報佛報土’之義。《大經》‘四十八願,一一願言’彰彌陀成佛
之因:今已成佛十劫,則是酬因之果,故為‘報佛’。《觀經》報佛與化佛共來接引,則
是果上事證。理事具備,因果分明,‘報佛報土’之義得以明瞭。

極樂既是報佛報土,然高妙報土,小聖尚難往生,凡夫如何得去?此是他宗存疑之處,善
導大師特別釋此疑言:

問曰:彼佛及土,既言報者,報法高妙,小聖難階,垢障凡夫,雲何得入?

答曰:若論眾生垢障,實難欣趣;正由托佛願以作強緣,致使五乘齊入。[19]

所謂‘報法高妙’,即指彌陀願力所成就的報土是法性身土,全體是阿彌陀佛自身的境界
,大小聖人以自力尚且不能進入,煩惱熾盛、業障深重的垢障凡夫,何以能往生?前之幾
位祖師已明言甚多,然因時代的隔礙,眾生無由明瞭其義,疑雲叢生。善導大師應時應機
再作此辨,破無明暗,顯光明藏。由於乘托彌陀本願力故(因),致使五乘(人、天、聲
聞、緣覺、菩薩)之機,同生報土(果)。大師此釋,揭示出垢障凡夫能入報土之因在全
托佛願,‘凡夫入報’之義得以明瞭。龍樹菩薩所說‘乘船’喻,及曇鸞祖師所言‘從轉
輪王行,遊四天下’,今藉善導大師開顯而朗然明瞭。其所言‘五乘齊入’即顯淨土法門
是‘萬機普益’之法:‘人天善惡,皆得往生;到彼無殊,齊同不退。’[20]

若依通論,諸佛報土皆是勝妙淨土,然凡夫、二乘乃至菩薩也無法入佛的報土。如《仁王
經》言:‘三賢十聖住果報,唯佛一人居淨土。’此是聖道自力修證之因果,三賢十聖雖
有修有證,但智行未圓,只能感得相應之果報,而無法入佛之報土。此即是‘唯是自力,
無他力持’之局礙。他宗行者即多依此義而通判一切淨土,此由未明彌陀報土是酬報第十
八願‘十方眾生,稱我名號,願生我國,下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所成就的‘國
土第一、而無等雙’之淨土故。善導大師言:‘超諸佛?最為精。’極樂淨土既是高妙報
土,同時又是十方眾生都能往生的無比無倫的報土。此是彌陀本願力的特別殊勝之處,故
別稱‘超世悲願’。是故諸經所贊,多在彌陀;千經萬論,處處指歸。

2.淨土一法 本為凡夫

從龍樹菩薩至道綽禪師,開顯淨土,皆本著‘機法相應’的立場選擇教法。然八萬四千法
門中,能應下凡之機者,唯淨土一法、持名一行;藉龍樹、曇鸞的開顯,已日益明瞭。道
綽禪師首先明確了‘教赴時機’的理念,彰顯淨土之教是‘赴時’(濁世末時)、‘赴機
’(下劣之機)之法。善導大師則更深究經旨,明確了‘淨土一法,本為凡夫’之義。其
《觀經疏》引用十處證文,極彰‘彌陀超世本願為凡夫、釋迦說此亦為凡夫’之義。並釋
‘三輩九品’行人皆為凡夫:

看此《觀經》定善及三輩上下文意,總是佛去世後,五濁凡夫;但以遇緣有異,致令九品
差別。何者?上品三人,是遇大凡夫;中品三人,是遇小凡夫;下品三人,是遇惡凡夫,
以惡業故,臨終藉善,乘佛願力,乃得往生。

今以一一出文顯證,欲使今時善惡凡夫,同沾九品,生信無疑,乘佛願力,悉得生也。[21
]

古來多有視三輩九品行者為大小聖人,凡夫絕分。善導大師引諸經論,一一辨析,顯‘淨
土一法,本為凡夫,不幹大小聖也。’[22]文繁不錄,今就其精神、要義,略彰此義。大
師言:

諸佛大悲於苦者,心偏憫念常沒眾生,是以勸歸淨土;亦如溺水之人,急須偏救,岸上之
者,何用濟為![23]

此釋即彰諸佛悲心偏於苦惱群萌,如沉溺水中即將沒頂之人,急須他人救拔也。彌陀超世
悲願如此,釋迦應化世間、指歸淨土如此,諸佛證贊勸信亦如此。此是諸佛同體之大悲,
‘一佛所化,即是一切佛化;一切佛化,即是一佛所化’[24]。佛佛道同,光光無礙。誠
如《大經》所言:‘一一花中,出三十六百千億光;一一光中,出三十六百千萬億佛。一
一諸佛,又放百千光明,普為十方,說微妙法。’此是彌陀、釋迦、諸佛大悲之極顯。由
此悲心中,自然流露出三經華文,詳闡淨土無上妙義,以攝歸淨土。

彌陀超發弘誓願,本為平等救度一切眾生,然為成就此一目的,自必以極下凡夫為本,故
特為無力解脫者尋求解脫之道,最後選出持名一行普攝有情,而得以暢其本懷。諸佛如來
,‘慈悲哀湣,特留此經,止住百歲;隨意所願,皆可得度。’即是本為流轉生死凡夫之
真實寫照。(本為凡夫,非不攝聖人;此有‘舉凡攝聖,舉下攝上’之意。如元曉禪師所
言:‘本為凡夫,兼為聖人’也。此‘本為凡夫’之意,極彰彌陀攝機的深度,如《大經
》言:‘地獄鬼畜生,亦生我?中。’若從廣度而言,則佛以下之九界有情皆是彌陀所要
救度之機,如《大經》言:‘十方眾生,若不生者,不取正覺。’善導大師言‘五乘齊入
’,即彰此義。實則深廣無礙,共彰攝機之普耳。而善會‘本為凡夫’之旨,則更易知佛
、祖‘大悲於苦者’之悲心,實乃為發起如吾等下劣之機的無上信心也!感悅徹髓,無以
言表。故當善知‘本為凡夫’之義。)

彌陀佛名是五劫思維的結晶,是無量功德的濃縮,可消凡夫無量罪業,可滿眾生一切志願
。縱然地獄現前,稱彼佛名,亦能化為清涼風,乘寶蓮花,而得往生。《觀經》極顯此義
,言:‘稱佛名故,諸罪消滅,我來迎汝。’然《大經》第十八願言‘唯除五逆,誹謗正
法’。兩經意義似乎有違,如何理會?此義不決,則彌陀本願難彰。道綽禪師已將其意蘊
揭示出來,善導大師則更深入探究佛意,以絕眾疑。其《觀經疏》言:

此義仰就‘抑止門’中解,如四十八願中,除謗法、五逆者,然此之二業,其障極重,眾
生若造,直入阿鼻,曆劫周慞,無由可出。但如來恐其造斯二過,方便止言,不得往生,
亦不是不攝也。

又下品下生中,取五逆、除謗法者,其五逆已作,不可舍令流轉,還發大悲,攝取往生。
然謗法之罪未為,又止言:若起謗法,即不得生。此就未造業而解也;若造,還攝得生。

觀善導大師之釋,知《大經》、《觀經》言異義同。未造者,則方便止言:不得往生;已
造者,仍攝取不舍。此即深顯彌陀呵護有加,而又悲心無盡之聖心。始知第十八願,正以
凡夫為本位。彌陀為救度十方眾生而發超世悲願,然十方眾生中,大小聖人固然能謹守佛
之通誡,而下劣凡夫雖有心而無力,多被無始業力所困。如《地藏經》言:‘閻浮提眾生
,起心動念,無不是業,無不是罪。’此等眾生‘是一千四佛所放舍者,所謂眾生厚重煩
惱。專行惡業,如是眾生,諸佛世界,所不容受。如是眾生,斷諸善根,離善知識,常懷
嗔恚,皆悉充滿娑婆世界;悉是他方諸佛世界之所擯棄,以重業故。’[25]彌陀悲湣此等
被十方諸佛所放舍之眾生,故別發超世弘願,救度五逆十惡之極重惡人;但能回心,莫不
皆往。如巨石置於船上,即得不墮。故善導大師言:

以佛願力:五逆十惡,罪滅得生;

謗法闡提,回心皆往。[26]

彌陀本願,以此得彰。印光大師贊言:

四十八願度眾生,逆惡歸心也來迎,

非是混濫無簡擇,憐彼是佛尚未成。[27]

佛法大海,信為能入,疑為其障。然凡夫無有智慧明辨佛所說一代教法之真實意義,如佛
所言三世因果,六道輪回,乃至人人皆有佛性、人人皆可成佛等之理念,實非凡智所能證
知,唯有仰信而已(蕅益大師基於此,別開出‘信自、信他’二義),以佛是智行圓滿之
大覺聖人,從其清淨意業中,自然流露出清淨語業——是真語者、實語者、如語者、不妄
語者、不異語者,故當仰教生信也。

聖淨二門雖同以信為能入,然聖道門偏於對真如、實相等理念之信仰。其信依于解,解深
則信深,解微則信淺。藉信解而行證,方能達成目的,此即自力修行之通則。若真如實相
之理不能如實證悟,則所信之理亦只成畫餅,不能充饑。故淨土之信,不滯於通途之理念
,更深入尋求能易得真實受用之捷徑,最後探得源頭——托佛願以作強緣。只要乘彼願力
,歸於淨土,即可還我本家,識自心源。所謂‘自是不歸歸便得’也。如此將所信全彰於
佛力中,可謂深達信仰之極。淨土諸師極陳難易,即為攝歸淨土,成就此一能得真實受用
之信仰,以達成現身解脫之目的;非為破壞聖道行者之信心,實乃是智慧與悲心的流露:

一者明辨自力修學之難,讓人清晰看到建立在聖道理念上的信心,終將化為泡影。所謂‘
如入寶山,空手而歸’也。以此折伏行者自力之執,而勸歸淨土,成就淨土之信心。

二者極彰淨土成佛之易,使人從絕望中看到希望,從黑暗中看到光明,從而攝歸淨土,安
住於佛力攝取中。

龍樹菩薩、曇鸞祖師明辨難易,猶有回護聖道之意,以像法之時猶有少許大力量人,于難
行道尚能堪行,執而難舍,故有守護其信心之意。但更多行者,已無力堪行難行之道。故
於回護的同時,暗彰折攝之義,以勸歸易行之道。至道綽禪師的時代,難行道已無一能堪
,但有人天少善而已;而能持此少善者已甚稀少,況解脫道乎?故道綽禪師徹底舍難取易
,折伏一切空疲于自力之行者,令其歸心於淨土,可謂苦口婆心。至善導大師之時代,難
行之理已勿須詳辨,以根機日益下劣,於甚深之法,已無法深知其義,所謂‘理深解微’
也。善導大師言:‘真如廣大,五乘不測其邊;法性深高,十聖莫窮其際。’[28]而難行
之根源在‘機’的堪與不堪,故善導大師不止于‘法’上論其難,而將眼光轉向‘機’之
一邊。以其甚深的智慧,看到凡夫心中的無明,揮之不去。無論外在如何精進勇猛,總是
心有餘力不足,無能達到清淨解脫之目的。然無智凡夫,不識病根,好高務勝,即如道綽
禪師所言‘都不自量’。雖修學淨土,因聖、淨不明,妄以聖道之理修淨土一法,而自又
無力,外賢內愚,機法相背,難修難入,多是不如實修行。此是淨土行者難以解決之病根
,善導大師慧眼洞徹凡夫之虛假造作,故言:‘外現賢善精進之相,內懷虛假,貪嗔邪偽
,奸詐百端,惡性難侵,事同蛇蠍。雖起三業,名為雜毒之善,亦名虛假之行,不名真實
之業也。若作如此安心起行者,縱使苦勵身心,日夜十二時,急走急作,如灸頭燃者,眾
名雜毒之善。欲回此雜毒之行,求生彼佛淨土者,此必不可也。’[29]此是善導大師對不
如實修行的針貶。有鑒於此,善導大師提出了機法‘兩種深信’,明確了淨土信仰的根本:

一者決定深信:自身現是罪惡生死凡夫,曠劫以來,常沒常流轉,無有出離之緣。

二者決定深信:彼阿彌陀佛四十八願攝受眾生,無疑無慮,乘彼願力,定得往生。[30]

此兩種深信,攝‘機、法’於一體,簡潔明瞭,直契淨宗根源;機法相應之教徹底彰顯,
可謂直指人心。

能深信‘自身現是罪惡生死凡夫’,則知難行道非自己所堪,偷心自死,不妄行染指他法
,而選擇易行之道,安心於淨土。

能深信‘乘彼願力,定得往生’,則從無明的黑暗中看到光明的前途。疑慮自將冰消,信
心自然開發。

具此兩種深信,自然不會被他宗之‘異見、異解、別解、別行’等之所破壞,而自安心不
動,正念直來也。

此二深信,攝護著遊移不定之凡夫,安心踏上願力之白道,渡過水火二河之種種險難。亦
如兩道屏障,天衣無縫的保護著多障之凡夫直向西方。善導大師于此兩種深信基礎上,更
深入地解決入信之途徑,使修學淨土者能順利、無礙地進入淨土之大門。大師將入信之道
歸結為二:一、就人立信,二、就行立信。

一、就‘人’立信:‘人’即指大悲滿足、智行圓滿之‘佛’。通指十方諸佛,別指阿彌
陀佛。

就人立信,即深信彌陀誓願不虛,深信釋迦誠語無妄,深信諸佛證誠不謬。信順釋迦之發
遣(願生彼國),及彌陀悲心的招喚(欲生我國),不顧煩惱厚重,不顧罪福多少,正念
直來(一向專稱)。自蒙諸佛護念,彌陀攝受,而不被群賊所害,不墮水火二河之中。

為成就此信心,善導大師言:縱聞十方諸大羅漢、菩薩乃至報佛化佛,言不得生者,亦不
生疑退之心,唯增長成就自己清淨信心、上上信心,深信‘乘彼願力,定得往生。’以佛
願無虛故,佛語是真實決了義故。菩薩等說,盡名不了教。若真是菩薩者,則必不違佛言
也。

二、就‘行’立信:即以佛所說‘往生之行’而建立信心,即深信‘稱佛名號,決定往生
。’此是正定之業,是順於彌陀‘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之本願行,是釋迦、
諸佛親口所說、所證誠;人可信,則所說之法自可信矣。(‘正雜二行判’之文即‘就行
立信’,見前文。)

‘就人立信’與‘就行立信’二而不二。善導大師言:‘當知本誓,重願不虛’即‘就人
立信’之根本,‘眾生稱念,必得往生’即‘就行立信’之根本。雖有兩種立信,而其歸
宿則為‘就行立信’。此是機法相應之體現,使本為凡夫之法,得以落實於‘一向專稱’
之正定業中,自然、巧妙地達成眾生之往生。

由‘兩種深信’至‘就人立信’,由‘就人立信’至‘就行立信’,使一切教義行業完全
歸極于稱名一行中,淨土‘至簡至易’之義得以徹底明瞭,‘暗合道妙、潛通佛智’之底
蘊坦露無遺。至此,難信之‘法’,得以平易、樸實、真切地展現在吾人面前。淨業行人
自可無疑無慮,安心念佛矣。

3.念佛為宗 往生為體

從善導大師‘要弘二門判’中,可窺知淨土宗旨在‘弘願門’,此義全彰於《大經》中。
然隋唐之際,諸宗行人多依《觀經》修學淨土,執於定善散善,不明其根本宗旨。故道綽
、善導皆依《觀經》明辨淨土宗旨。道綽禪師首先明確了‘觀佛三昧’為宗的觀念,言:
‘今此《觀經》,以‘觀佛三昧’為宗。若論所觀,不過依正二報。’[31]此是道綽禪師
判《觀經》宗旨,其‘觀’通指十六觀,含攝‘觀、念’二義,即十三定觀,與持名念佛
。若論其指歸,則偏指‘持名念佛’。其文中明確指出:‘計今時眾生,應稱佛名號時者
’,此是貫穿一部《安樂集》的根本宗旨。明此義,則知所言‘觀佛三昧’,實隱彰‘持
名念佛’之‘念佛三昧’,此義藉善導大師開顯得以明瞭。善導大師將《觀經》大義判為
‘要弘二門’,明辨出‘觀佛’與‘持名’之別。善導大師依此義判一經二宗,言:

今此《觀經》:即以‘觀佛三昧’為宗,亦以‘念佛三昧’為宗;

一心回願往生淨土為體。[32]

其所言‘觀佛三昧’即指‘要門’,‘念佛三昧’即‘弘願門’。顯看似有二宗,然而‘
觀佛’仍是自力難行之道,既非彌陀本願,也非釋尊本懷,更非十方眾生所能;唯‘念佛
’是他力易行之道,是彌陀本願、釋尊本懷、十方眾生所能。因此,釋尊於《觀經》流通
分中不付囑‘觀佛’之‘要門’,而付囑‘持名念佛’之‘弘願門’,此即釋尊‘廢觀立
念’(廢要門、立弘願)之義。善導大師體悟此意言:‘上來雖說定散兩門之益,望佛本
願,意在眾生,一向專稱彌陀佛名。’從中突顯出《觀經》真實宗旨在‘念佛三昧’,兩
宗歸於一宗,故善導大師言:‘此經定散文中,唯標專念名號得生。’[33]《觀經》如此
,《大經》、《彌陀經》亦無不如此。大師判三經‘唯明專念名號得生’,即彰淨土宗三
經一致宗旨(其文見後)。

善導大師在確立淨土宗旨的同時,指出了念佛之純、正目的:‘一心回願往生淨土為體。
’以此明確了念佛之根本意趣在求願往生,而非為現世之消災、免難,或一心、開悟等。
‘念佛為宗,往生為體’之宗旨,得以明朗。(此義後來演化成‘信願持名為宗’,言異
義同。)

念佛宗旨、目的一旦明瞭,即攝使眾生在念佛求現世利益之基礎上,昇華為速求解脫成佛
之菩薩道,同時亦簡別出淨土‘往生成佛’與他宗‘此土求證’之不同。

4.淨土頓教 菩薩藏攝

一代佛法,有大、小之別,頓、漸之分。為明確淨土宗的教相,善導大師比較聖道、淨土
二門,總判其餘一切法門為‘漸教’,淨土一門為‘頓教’。其《般舟贊》言:

纓絡經中說漸教,萬劫修功證不退。

觀經彌陀經等說,即是頓教菩薩藏。

聖道所言八萬四千法門,皆以‘自力’了生脫死,雖有權實、頓漸之別,皆非普攝眾機之
法,縱有圓頓之理,卻無萬機普攝之益。且須萬劫不退,久乃可得,故為‘漸教’。此是
釋迦本師隨機施教之法,善導大師言:

佛教多門八萬四,正為眾生機不同。

門門不同名漸教,萬劫苦行證無生。[34]

淨土一法,則是具縛凡夫、屠沽下類,?那超越成佛之法。方便、易行而疾至,故為‘頓教
’。此‘頓’非聖道所言頓教,乃極頓極圓、無與倫比之義。善導大師稱之為‘頓教一乘
海。’曇鸞祖師謂之‘上衍之疾至,不退之風航。’[35]此義後之蕅益大師發揮至極,言
持名一法‘至簡至易、至頓至圓’,是‘方便中第一方便,了義中無上了義,圓頓中最極
圓頓’之教。(詳見後文)

淨土一門,別仗佛力而橫超:但稱佛名,即得往生;入佛境界,同佛受用。易行疾至,千
穩萬當。《觀經疏》明辨淨土教相言:

問曰:此經二藏中何藏攝?二教中何教收?

答曰:今此《觀經》:菩薩藏收,頓教攝。

《觀經》為菩薩藏收,頓教攝。《大經》、《彌陀經》不言自明。淨土之教相,以此得以
明確。善導大師總結一代教言:

如來出現於五濁,隨宜方便化群萌:

或說多聞而得度,或說少解證三明,

或教福慧雙除障,或教禪念坐思量,

種種法門皆解脫,無過念佛往西方。

上盡一形至十念,三念五念佛來迎。

直為彌陀弘誓重,致使凡夫念即生。[36]

從此文義中,可知一代時教皆是‘隨宜方便’之教,唯淨土持名一行是一切眾生究竟解脫
之法,是至極頓教、至極了義之無上心要。是以千經指歸,萬論均宣。以此而發展至諸宗
齊歸淨土之大融合,共暢如來本懷。

5.正依三經 偏標念佛

從善導大師‘正雜二行’判中,可以看出善導大師從眾多‘往生經’中,別選出三經為淨
土正依經典,明確修學淨土的依從。今日固已成不諍之事實,然在唐朝之際,行者于眾多
往生經中,看到往生之理各說不一,不知當依何說。而於眾多往生經中,唯三經純彰淨土
宗旨,故善導大師闡揚淨土宗旨,偏依三經,確立了三經的地位。此是淨業的指南,是往
生的證據。然他宗行人則多依其餘經論而論淨土(以聖論淨),曲解三經意旨,使宗旨不
彰。善導大師為明瞭三經不共之旨,為守護行者信心,言:

若有人多引經論,證雲不生者,行者即報雲:仁者雖將經論來證不生,如我意者,決定不
受汝破。何以故?然我亦不是不信彼諸經論,盡皆‘仰信’。然佛說彼經時,處別、時別
、對機別、利益別。又說彼經時,即非說《觀經》、《彌陀經》等時。然佛說教備機,時
亦不同。彼即通說人、天、菩薩之解行;今說《觀經》定散二善,唯為韋提,及佛滅後五
濁五苦等一切凡夫,證言得生。為此因緣,我今一心依此佛教,決定奉行。縱使汝等百千
萬億?不生者,唯增長成就我往生信心也。[37]

經論雖多,而有‘通說人、天、菩薩之解行’之經;有專為‘五濁五苦等一切凡夫,證言
得生’之淨土經。因‘處別、時別、對機別、利益別’,故修學淨土,雖於他經盡皆仰信
,但自修則當專依淨土三經為准。善導大師藉此明確了三經與其餘諸經不可等同齊觀的重
要性,為行人指明了修學的正依之處,故於讀誦正行中,特別舉出三經。

淨土雖有三經,然大義無二。略申其義。

一、《觀經》內容雖廣,其大義於‘要弘二門’判中,已完全顯露無遺。此經有‘從假入
真’(從方便入真實)、‘開權顯實’之意,此是釋尊為引導聖道行者進入淨土門,再由
淨土門中的‘要門’導歸‘弘願’的施設,而別以最下之機顯最勝之法,發起我等無上信
心,可謂意義深遠。其廣開淨土之要門,只是善巧地導歸第十八願,讓人深信弘願,一向
專稱彌陀佛名。

二、《大經》則是淨土三經之根本,龍樹、天親、曇鸞、道綽皆直指《大經》心要,別彰
第十八願意。善導大師于《觀經疏》中以‘弘願門’彰《大經》意。然《大經》上下兩卷
,意理深廣;單釋第十八願,疑猶未決。善導大師言:‘四十八願,一一願言:……’以
此彰顯四十八願,願願皆含‘念佛往生’義,使四十八願之精神、歸宿得以明瞭,故善導
大師言:

弘誓多門四十八,偏標念佛最為親。

人能念佛佛還念,專心想佛佛知人。[38]

善導大師揭示出古德唯彰第十八願義之深意,使本願王獨尊獨貴的地位突顯無遺。《大經
》上卷即彰‘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之本願,下卷則攝眾機歸於‘一向專稱’
之一行。善導大師別釋上下兩卷大義言:

此經上卷雲:若有眾生得生西方無量壽佛國者,皆乘彌陀佛大願等業力為增上緣。

此經下卷雲:佛說一切眾生根性不同,有上中下,隨其根性,佛皆勸專念無量壽佛名。其
人命欲終時,佛與聖眾,自來迎接,盡得往生。[39]

觀此義理,則《大經》之義了然無遺,五劫思維,兆載苦修,即為成就一切眾生的往生;
無論何種根機,但稱佛名,即攝歸淨土。縱有千言萬語,無非顯彰此義。

三、三經中以《彌陀經》為最簡、最要,故流通最廣,受持最多。此經唯說‘執持名號’
一行,可謂三經之眼,亦是第十八願之全彰。不但本師說之,十方諸佛為斷凡夫疑情,皆
舒舌相證誠此事。善導大師彰此經大義言:

《彌陀經》中說釋迦讚歎極樂種種莊嚴,又勸一切凡夫,一日七日,一心專念彌陀名號,
定得往生。次下文雲:十方各有恆河沙等諸佛,同贊釋迦能於五濁惡時、惡世界、惡眾生
、惡見、惡煩惱、惡邪、無信盛時,指贊彌陀名號,勸勵眾生,稱念必得往生,即其證也
。

又十方佛等,恐畏眾生不信釋迦一佛所說,即共同心同時,各出舌相,遍複三千世界,說
誠實言,汝等眾生,皆應信是釋迦所說、所贊、所證:‘一切凡夫,不問罪福多少,時節
久近,但能上盡百年,下至一日七日,一心專念彌陀名號,定得往生,必無疑也。’是故
,一佛所說,即一切佛同證誠其事也。[40]

又《觀念法門》彰《彌陀經》義言:

六方各有恆河沙等諸佛,皆舒舌遍覆三千世界,說誠實言:‘若佛在世,若佛滅後,一切
造罪凡夫:但回心念阿彌陀佛願生淨土,上盡百年,下至七日一日,十聲三聲一聲等,命
欲終日,佛與聖眾,自來迎接,即得往生。’如上六方等佛舒舌,定為凡夫作證,罪滅得
生。若不依此證得生者,六方諸佛舒舌一出口已後,終不還入口,自然壞爛。

一代時教,唯《彌陀經》是一佛所說、諸佛齊證之經。如此稀有盛事,唯為一大事因緣,
令一切眾生,絕疑生信,專稱彌陀聖號,共入彌陀願海,得究竟安樂。此經看似簡短,實
為最勝最要妙典。言約義豐,言淺利深。彌陀本願,諸佛心要,全攝於此。故為一切諸佛
所護念,勸一切眾生當生信心,求願往生:‘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是經受持者,及聞諸
佛名者,是諸善男子善女人,皆為一切諸佛之所護念,皆得不退轉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是故汝等,皆當信受我語,及諸佛所說。’

三經文字義理雖深廣,言說亦似不一;藉善導大師揭示,大義明得顯明,義理得以貫通。
為彰‘佛光普照,唯攝念佛’之義,善導大師以‘親緣、近緣、增上緣’三義釋之,最後
引三經證言:

自餘眾行,雖名是善,若比念佛者,全非比較也。

是故諸經中,處處廣贊念佛功能:

如《無量壽經》四十八願中,唯明專念彌陀名號得生。

又如《彌陀經》中,一日七日,專念彌陀名號得生。

又十方琩F諸佛證誠不虛也。

又此經(《觀經》)定散文中,唯標專念名號得生。[41]

此即是善導大師對三經大義之總釋,三經‘唯標專念名號得生’之一貫宗旨得以明確,淨
土易行、易往之理昭然明瞭。三經文字雖廣,誠如曇鸞祖師所言:‘即以佛名為經體’也
。

淨土一法,不在深妙玄理,唯在惠以眾生真實之利,令諸眾生,功德成就。此義於《大經
》與《觀經》中互顯其益。《大經》開一實之教(一乘頓教),顯極善之法,《觀經》顯
極下之機(善惡凡夫),如此互為表堙A深顯善惡凡夫,乘佛願力,共入報土之殊勝力用
。諸佛度生之本懷,藉此得以徹彰。《彌陀經》無問自說,廢諸要門,獨顯真實,又回歸
《大經》,結示淨宗大義,如花落蓮成,不帶方便。釋迦悲心,大智巧設三經,收放自如
,圓彰阿彌陀佛不可思議功德之利益。善導大師將三經義理融為一體,彰一貫宗旨,使龐
博之經義,有了一清晰之脈絡。

三經共明‘念佛往生’之理,直指彌陀第十八願,此是諸祖相續不絕之法脈傳承。曇鸞、
道綽已將其法義揭示無遺。其中,道綽禪師借《觀經》下品下生之機,別彰第十八願義。
其用意在以‘下至十聲’,攝‘上盡一行’。然猶有不明其義者,誤以為第十八願所言‘
乃至十念’即《觀經》所指‘臨終十念’。善導大師則更徹底的從‘機、法’兩方面彰此
義:?從‘法’義而言,稱名為正定業,眾生稱念,必得往生。?從‘機’而言,則有‘上
盡一形、下至十聲’之別。善導大師首先依《觀經》‘彼人苦逼,不惶念佛。善友告言:
汝若不能念彼佛者,應稱無量壽佛’等文,以‘聲’釋‘念’,明確‘十念’即‘十聲’
,即口稱佛名(與聖道所言之清淨、定心等有迥然之別)。如此簡明、直接、扼要的開顯
、楷定,使持名念佛之義得以清晰明瞭。然後更彰‘乃至’多少包容之義,將‘乃至十念
’釋為‘上盡一形,下至十聲、一聲等。’[42]其‘大意者:一發心以後,誓畢此身,無
有退轉,唯以淨土為期。’[43]觀此,知‘乃至十念’即相續稱名,終身不替。以遇緣有
先後,時間有長短,而有長至一形(平生)、或短則一聲(臨終)之念佛。《大經》中雖
有一念、十念之文,唯彰‘念佛必生’之義。至此,普度之法,得以徹彰。

‘乃至十念’,即往生之正業。《大經》三輩文中皆倡‘一向專念’之旨,即直指第十八
願。《觀經》所言‘臨終十念’,則顯‘下至十聲’得生,《彌陀經》所言‘執持名號,
若一日,若七日,一心不亂’,則顯‘上盡一形’得生。三經共彰‘眾生稱念,必得往生
’之義;一向專念,畢命為期,此即三經一貫宗旨。

第十八願是彌陀之心,諸佛之教;是三經之指歸,淨土之眼目,往生之正因。廣說三經,
即為導歸於此。善導大師玄心獨悟,透徹佛心,直指心要,可謂獨步千古。大師除于微細
之處一一明辨外,又總釋第十八願義;其釋甚多,而以‘四十八字釋’為最精最妙。《往
生禮贊》言:

若我成佛,十方眾生,稱我名號,下至十聲,若不生者,不取正覺。

彼佛今現,在世成佛,當知本誓,重願不虛,眾生稱念,必得往生。

此‘四十八字釋’,是淨宗心要、眼目。三經義理,全彰於此。藉善導大師開顯,淨宗教
旨,至此已一覽無遺。

善導大師稟承‘諸佛大悲於苦者’之精神,深悲於苦惱群萌,故詮釋淨土,不尚玄妙,全
守樸實宗風,簡潔明瞭。綜觀其大義,可謂:

宗旨明確:全托佛願;

方法簡潔:一向專稱;

力用分明:稱念必生;

果報殊勝:齊入報土;

攝受正機:善惡凡夫。

藉此開顯,淨宗要義,整然完美。印光大師盛讚善導大師言:

世傳師是彌陀現,提倡念佛義周贍,

念佛出光勵會眾,所說當作佛說看。[44]

一向專稱彌陀佛名,是淨土宗旨,亦為善導大師開宗之宣言。故大師力擎‘一向專稱’之
法炬,輝耀古今。自此以來,‘一向專稱’之義便風行天下,有識之士,莫不棲心於此。
其德行與思想,萬代之下,猶能感發人之信心。功蓋萬世,窮劫難贊。淨土宗因善導而成
熟,故後人皆尊大師為淨土宗之實際開創者。藉善導大師之開顯,淨土宗如日當空,光照
大千,無處不明。誠如贊雲:

唯我大師,乘願再來;淨土法門,應機弘開。

五部九卷,妙宣深蘊;能於難信,廣生正信。[45]

通觀曇鸞、道綽、善導的判教,可詳明聖淨二門迥然不同之宗旨:聖道門者,於此土證道
,極智慧了生死。淨土門者,至彼土成佛,還愚癡生極樂。一仗自力,故難修難證,久乃
可得;一仗佛力,故易行易往,一生成辦。明瞭此義,則不至聖淨不分,妄以自力行論他
力法。為簡別聖淨二門修學之不同宗旨,善導大師對此作了明確指示,其《觀經疏》言:
行者當知:若欲學‘解’,從凡至聖,乃至佛果,一切無礙,皆得學也;

若欲學‘行’者,必藉有緣之法,少用功勞,多得益也。
聖道一門,藉教明理,以理遣惑,故須廣學多聞。淨土一門,不憑智慧,全托佛願,故但
藉有緣之法(稱名),即可‘少用功勞,多得益也’。此即淨土特別之旨,種種判教、釋
義,即為明辨聖淨之別,以成就此‘有緣之法’。

四、萬善同歸

淨土判教至善導大師而臻完美,淨土宗得以確立。後之行人,多是述而不作,大多在義理
上發揮。加之,因三武一宗之法難故,諸多經論散失,如曇鸞祖師《往生論注》、道綽禪
師《安樂集》、善導大師《觀經疏》等一系列淨宗寶典,皆失傳於中土,而留傳於日本(
至民國初年方從日本請回)。後之弘揚淨土諸師,雖慕曇鸞、善導等之高德,卻罕有詳睹
其文義者,多只見散於他書中之片言隻語,唯印光大師得睹全貌。由此緣故,唐宋以後,
弘淨土者,失正脈寶典,多傍附他宗而著疏。或依華嚴,或依天臺。雖從理性上極彰淨土
之殊勝,但多隨順他宗意理,偏於玄妙處著眼。其攝受執於聖道之理者歸於淨土,極為有
力,然卻淹沒了淨土平實易曉、本為凡夫之旨,致使下愚之人難以從中得益。此亦由時、
機使然故,良以義學、玄理盛行,祖師悲心有加,故融涉他宗教義,應機施教,廣開淨土
之要門,以釋他宗行人對淨土之誤解,藉此以攝禪教律而歸淨土,彰‘一切法門無不從此
流,無不還歸此法界’之要義。學淨土者,若知此義,自能甄別唐宋以後諸師施化之善巧
方便,及真實之歸趣。

自唐以後,力倡善導大師念佛思想者,以少康為最突出,有‘後善導’之稱。少康大師在
洛陽白馬寺見有經函放光,檢視之,即善導大師‘西方化導文’,喜而祝之曰:‘若某於
淨土有緣,願此文再放光。’祝已,果再放光,且化佛菩薩現于光中。少康大師頂禮並誓
言:‘劫石可磨,我願不可易矣。’遂至長安覲禮善導和尚影堂,善導遺像忽化佛身,升
空而語曰:‘汝依我教,廣度有情,他日功成,必生安養。’少康大師因之遂專修淨土,
完全稟承善導大師所倡專修之旨,一向專稱彌陀佛名。每念佛一聲,口隨出一佛,連唱十
聲,則十佛連珠而出。

少康大師遵神僧指示,至浙江新定行化。初到之時,人地生疏,便以所乞之錢,令‘念佛
一聲,即與一錢’之方式來誘導他人念佛。一月之後,念佛之人越來越多,遂改為念佛十
聲給一個錢。如是一年,凡見大師者,則莫不皆念阿彌陀佛。滿城之人,相與念佛,盈于
道路。藉少康大師之唱導,使持名一法得以普及民間鄉野。

少康大師是一位淨土的實踐者,未在理論上留下著述,且略而不論。今就著述中有代表性
之祖師簡而論之,以明淨宗相續不絕之法脈;同時從中窺知淨土思想在不斷演變中,出現
不同觀念的根源。

(一) 法照禪師

法照禪師在教判上未有詮釋,但在義理上卻極彰淨土心要,《五會法事贊》是其代表作,
完全將淨宗義理攝於行儀中,以攝受眾生,從一側面體現了判教之目的。

法照禪師受文殊菩薩點化:‘汝今念佛,今正是時’而歸心淨土。雖法照禪師依從于慈湣
三藏之淨土思想,融禪教律於一體,然認為‘今時像末以後,濁惡世中五苦眾生’,唯有
念佛,憑佛願力,才能‘遠離煩惱,永斷生死’。其贊偈極彰此義,言:

彼佛因中立弘誓,聞名念我總迎來。

不簡貧窮將富貴,不簡下智與高才,

不簡多聞持淨戒,不簡破戒罪根深,

但使回心多念佛,能令瓦礫變成金。[46]

又言:

十惡五逆至愚人,永劫沉淪在久塵;

一念稱得彌陀號,至彼還同法性身。[47]

法照禪師並引慈湣三藏法師之偈作為其法事之贊,以體現淨土不共禪教律之大義。言:

借問何緣得生彼?報導念佛自成功。

借問今生多罪障,如何淨土肯相容?

報導稱名罪消滅,喻若明燈入暗中。

借問凡夫得生否?如何一念暗中明?

報導除疑多念佛,彌陀決定自親迎。[48]

從以上偈意中,可知其淨宗思想之大義。其言簡而義周,可謂極顯淨宗奧義。所言‘不簡
貧窮富貴,不簡下智高才,不簡少聞多聞,不簡持戒破戒,不簡罪根深淺。’可謂將彌陀
平等、無條件的普度誓願和盤托出,佛之無緣大悲得以真實彰顯。其大義已圓彰於前之判
教論述中,不再繁述。

從《五會法事贊》所引用善導大師之法語及所闡揚的淨土義理,可知法照禪師之淨土思想
亦多受善導大師之影響,其不同之處在于融合了聖道之理,此一融合對後來諸師之淨土觀
念影響極深。

(二) 永明禪師

唐宋以後,諸宗融混,淨土一法寓於諸宗,使淨土思想被淹貫在諸宗中,彌陀無礙光明,
即在此融混中,蕩滌煩惱情塵,摧伏我慢高山,調攝諸宗行人齊歸淨土。因聖淨義理相混
,使淨土樸實簡易之心要有隱而不彰之感;然無形中,亦極顯淨土上攝智士之奇功,其中
以永明禪師為最具代表。永明禪師延續禪教律融歸淨土的思想,攝萬機歸於淨土。其‘萬
法為鏡,一心為宗’之思想固然圓融無礙,但愈是智者,愈知高妙之法難契末法下劣之機
。雖其極彰唯心之義,卻深知:‘識心方生唯心淨土,著境只墮所緣境中。既明因果無差
,乃知心外無法;又平等之門,無生之旨,雖即仰教生信。其奈力量未充,觀淺心浮,境
強習弱,須生佛國以仗勝緣,忍力易成速行菩薩道。’[49]從此可窺知其對機法相應之義
的深深體悟。《萬善同歸集》又言:

若自力充備,即不假緣。若自力未堪,須憑他勢。譬如世間之人,在官難中,若自無力得
脫,須假有力之人救拔。又如牽拽重物,自力不任,須假眾它之力,方能移動。但可內量
實德,終不以自妨人。

此即永明禪師對無自力之人須靠他力之引導,所謂‘自力未堪,須憑他勢’也。在《萬善
同歸集》中,雖極倡圓修之理,但卻透露出下劣凡夫須專稱佛名之益;而‘四料簡’則可
謂其思想的濃縮、指歸。《淨土指歸》言:

有禪無淨土,十人九蹉路;陰境若現前,瞥爾隨他去。

無禪有淨土,萬修萬人去;但得見彌陀,何愁不開悟。

有禪有淨土,猶如戴角虎;現世為人師,來生作佛祖。

無禪無淨土,鐵床並銅柱;萬劫與千生,沒個人依怙。

永明禪師是禪、教通家,出入宗、教,深知個中滋味,對修學之難可謂了若指掌,有鑒於
時人對禪的偏愛,而予以針貶。縱有禪,大徹大悟,乃至有大神通,大智慧,若有一絲煩
惱習氣未斷,此生未了,亦必隨業流轉去。此即為‘有禪’者指出‘有禪無淨土,十人九
蹉路’之後患。而習禪未開悟之‘無禪’者,豈不十人十蹉路!而所謂‘有禪’者,若三
世通觀,亦同無禪,終必‘萬劫與千生,沒個人依怙。’大師以此而驚悟好禪之士,當歸
淨土。

為彰淨土之殊勝,與禪對比而言:‘無禪有淨土,萬修萬人去;但得見彌陀,何愁不開悟
。’禪淨力用之懸殊,以此可知,一則十人九錯路,一則萬修萬人去。自他二力,豈可同
日而語!

雖無禪而有淨土,即可見佛成佛,自不用愁開悟不開悟之事,然永明禪師以其大智慧窺知
眾生好高務勝,於禪執而難舍,故偏贊‘有禪有淨土,猶如戴角虎’,以此而激發執于禪
者求生淨土之念,可謂用心良苦。本欲攝禪歸淨,後人不達,多禪淨雙修,甚至挽淨入禪
,妄以上根自負、圓融自譽。其《萬善同歸集》則極彰指歸淨土之深義,其文言:

生死海闊,業道難窮。聲聞尚昧出胎,菩薩猶昏隔陰,況具縛生死底下凡夫,寧不被生苦
所羈、死魔所系?故《目連所問經》雲:‘佛告目連:譬如萬川長注,有浮草木,前不顧
後,後不顧前,都會大海。世間亦爾,雖有豪貴、富樂、自在,悉不得免生、老、病、死
,只由不信佛經;後世為人,更深困劇,不能得生千佛國土。是故我說無量壽佛國土易往
易取,而人不能修行往生,反事九十六種邪道。我說是人名無眼人,名無耳人。’《大集
月藏經》雲:‘我末法時中,億億眾生,起行修道,未有一得者。當今末法,現是五濁惡
世,唯有淨土一門,可通入路。’

當知:自行難圓,他力易就。如劣士附輪王之勢,飛遊四天;凡質假仙藥之功,升騰三島
。實為易行之道,疾得相應。慈旨叮嚀,須銘肌骨。

觀此文意,可知永明禪師對‘自行難圓’的驚悟,對‘他力易就’的指歸。從此文意中,
可知永明禪師雖融禪教之理於淨土,但自知其甚深義理已難應群機。雖可‘仰教生信’,
而無眼、無耳之人,已無力明其大義。‘十人九錯路’之揭示,可謂是對禪的徹底放棄;
‘唯有淨土一門,可通入路’,則可窺知其真正歸宿處。此義於曇鸞、道綽的判教中已詳
述,可參前文。

觀此一文,可知永明禪師亦深受曇鸞、道綽‘難易二道、聖淨二門’思想的影響。在禪淨
融合中,已透出淨土潛移默化的影響力,使禪者意識到不歸淨土必將沉淪的後果。萬善同
歸,即成宋明以來佛門之一大趨勢,此正顯示末法眾生,‘唯有淨土一門,可通入路’也
。

永明禪師以禪者之身,歸於淨土,融諸宗義理,倡萬善同歸之旨,此亦時代使然。在諸宗
融混之際,使淨土純樸之思想被玄妙之理所淹沒,故多偏依禪理而習淨土,以至後人有大
提‘唯心淨土,自性彌陀’之義者,或參念佛是誰,或藉念佛之一行求一心、開悟等,使
‘念佛往生’之宗旨被奪去;美其名曰‘禪淨雙修’,實則已多是無禪無淨。此即禪淨雙
修中逐漸形成的流弊,於禪理似無可厚非,而于淨土則成偏邪之見。後之祖師為除此弊,
可謂憚盡心力。天如禪師雲:‘若果悟道,淨土之生,萬牛莫挽。’[50]雲棲雲:‘悟後
不願往生,敢保老兄未悟。’[51]憨山大師則雲:‘今時若有禪無淨,奚止十人九錯,敢
保十一個錯在。’[52]此皆深慈大悲,真語實語。其義理詳見於《淨土十要》,不作細論
。

唐宋之際,猶有禪者,宋明以後,禪道日漸衰微,淨土宗旨亦不明朗。多是習禪而無禪,
習淨而無淨。雙修之弊,已使禪淨兩失,故古德多勸舍禪入淨。淨土已有從禪宗脫穎而出
的氣勢。

(三) 蓮池大師

至明朝之際,禪教日衰,淨土漸盛。經蓮池、蕅益的大力提倡,淨土日漸從禪、教中分野
出來。可謂已煥發出無盡的光明,庇蔭末法群萌(其中尤以蕅益大師之思想為最明顯)。

蓮池大師宗教具涉,闡揚淨土多偏於理性,其教宗《華嚴》,故判教以‘五門十玄’的理
念詮釋淨土,將淨土比之如《華嚴》一實之大教,彰持名一法乃徑中徑路。其淨土思想在
理論上深顯持名一行乃至極‘簡易、直接、殊勝、穩當’之無上妙法。其義理幽玄,博大
精深。對攝持教下之人歸於淨土,極有大功。然今時淺智凡夫已難明其要,所謂‘理深解
微’也。今於其難契時機之甚深義理不作詳述,但就其別彰淨土大義處略述其心要。

蓮池大師判《彌陀經》為‘菩薩藏攝,又為頓教所攝,複兼通前後二教即終圓二教。’並釋
其義言:

通前、後者:以一切眾生念佛,定當成佛,即定性闡提皆作佛故。

攝於頓者:蓋謂持名即生,疾超速證,無迂曲故,正屬於頓。以博地凡夫,欲登聖地,其
事甚難,其道甚遠。今但持名,即得往生;既往生已,即得不退。可謂彈指圓成,一生取
辦。如將寶位,直授凡庸,不曆階級。非漸教迂回屈曲之比,故屬頓義。[53]

此是蓮池大師對淨土教相的判釋,而其對淨土的義理發揮,雖極盡玄妙,卻不被理義所縛
,自有跳出教下的趨勢。

蓮池大師受‘唯心淨土’思想的影響,故極盡‘淨土唯心’之義。但於其唯心之義中,已
透出淨土一法‘本為凡夫,偏度障難’之旨,其言‘塵塵??雖清淨,獨有彌陀願力深。’
[54]則是大師在唯心淨土的理念中,別重西方淨土的明示,如此方是理不礙事之真唯心、
真淨土,亦是淨土一法依事而‘指方立相’的特別之處。蓮池大師彰《彌陀經》義言:

佛說此經,為教眾生念佛,為教眾生持名念佛,為教眾生持名念佛而入佛知見。[55]

又言:

此經不兼戒律,亦無論義,自始至終,專說念佛求生淨土。[56]

此即蓮池大師跳出理性,歸於樸實之跡象。其彰極樂依正莊嚴,總攝於‘南無阿彌陀佛’
六字洪名中,使此義更為明瞭。其言:

極樂依正,言佛便周。

佛功德海,言名便周。

一名才舉,萬德齊圓。[57]

又言:

彌陀萬德之名:無一願不包羅,

無一行不體備,無一佛不貫徹。

舉其名兮,兼眾德而具備;

專乎持也,統百行以無餘。[58]

此即大師回歸淨土真實義的最好開示。一切玄妙之理皆歸攝於佛名中,其義理之詮釋,如
同為一佛名下一注腳,多是隨機施教之應化方便。所謂‘廣開淨土之要門,顯彰別意之弘
願’也。其言:

念佛法門,不論男女僧俗,貴賤賢愚,無有一人,不堪念佛。

若人富貴,受用現成,正好念佛。

若人貧窮,家小累少,正好念佛。

若人有子,宗祀得托,正好念佛。

若人無子,孤身自由,正好念佛。

若人子孝,安受供養,正好念佛。

若人子逆,免生恩愛,正好念佛。

若人無病,趁身康健,正好念佛。

若人有病,切近無常,正好念佛。

若人年老,光景無多,正好念佛。

若人年少,精神清利,正好念佛。

若人處閑,心無事擾,正好念佛。

若人處忙,忙堸蓿╮A正好念佛。

若人出家,逍遙物外,正好念佛。

若人在家,知是火宅,正好念佛。

若人聰明,通曉淨土,正好念佛。

若人愚魯,別無所能,正好念佛。

若人持律,律是佛制,正好念佛。

若人看經,經是佛說,正好念佛。

若人參禪,禪是佛心,正好念佛。

若人悟道,悟須佛證,正好念佛。

普勸諸人,火急念佛,九品往生,華開見佛。

見佛聞法,究竟成佛,始知自心,本來是佛。 [59]

此即蓮池大師攝‘男女僧俗,貴賤賢愚’之上、中、下根同歸淨土、老實念佛之心聲,其
攝禪教律歸於淨土之思想,於此可見一斑。其所言:‘三藏十二部,讓與他人悟;八萬四
千行,饒與旁人行。’則是其行業的歸宿。從蓮池大師的言、行中,可窺知淨土正定業又
日漸明朗。

(四) 蕅益大師

淨宗祖師以蕅益、印光二祖最接近今人,而其淨土思想亦多有救時補偏之效,可謂深契時
機。故二祖師之思想,影響深遠,多為時人所喜聞樂道。今詳述其旨,以遣疑除惑。

蕅益大師初習禪教律,知禪教律時久弊多。最後不避譏誚,盡舍一生修學,歸心淨土,老
實念佛。雖教宗天臺,但其自號‘八不道人’,可知其思想非完全謹依天臺。大師曾有自
立宗的想法,私竊其內心,或許有無所依從之感,此亦由未見曇鸞、善導一系之思想故。
而其淨宗要典《彌陀要解》即隱彰自己的獨有之見,可謂極盡淨土堂奧,使淨土不共禪教
律之旨徹底坦露無遺。

蕅益大師將一代時教分為‘橫、豎’二途,於‘橫、豎’二義中,自攝‘難易、頓漸’等
義。其《靈峰宗論》言:

出三界火宅,有‘橫、豎’兩途:

以‘自力’斷惑超生死者,名‘豎出’三界,事難功漸。

以‘佛力’接引生西方者,名‘橫超’三界,事易功頓。

遠祖云:‘功高易進,念佛為先。’經云:‘末世億億人修行,罕一成道。唯依念佛,可
得度脫。如乘船渡海,不勞功力。’

蕅益大師此判,與曇鸞、道綽之難易二道、聖淨二門,同一意趣。其言淨土一法:‘無藉
劬勞修證,但持名號,徑登不退。’即徹彰仗佛力橫超之義。蕅益大師比較‘自、他’二
力之難易,著眼于臨終一關。其《要解》言:

穢土‘自力’修行,生死關頭,最難得力。倘分毫習氣未除,未免隨強偏墜。初果昧於出
胎,菩薩昏于隔陰。這堸Z容強作主宰,僥倖顢頇?

唯有信願持名,仗‘他力’故。佛慈悲願,定不唐捐。彌陀聖眾,現前慰導,故得無倒,
自在往生。佛見眾生臨終倒亂之苦,特為保任此事。

蕅益大師以臨終升沉之際,顯自他二力之天淵懸殊。若依自力,煩惱尚有絲毫未盡,臨終
必墮無疑。若仗彌陀願力,則念佛之人,無論功夫深淺,無論有無正念,臨終之際,必蒙
佛接引,自得心不顛倒,而自在往生。以‘佛見眾生臨終倒亂之苦,特為保任此事’故。
‘慈悲加佑,令心不亂’之義被蕅益大師揭示出來,使持名一行跳出了事理一心的局礙。
此義的開顯,消融了‘因住正念,方蒙佛接引’的謬見,徹底消除了淨業行人對臨終無謂
的擔憂。

蕅益大師思想是諸宗融混中,最能體現淨土本色之義者。其義理之釋雖亦融攝一代時教,
卻無不消歸淨土,而猶不失淨土平易之風;同時對融混中久有之偏見亦多有證偽之功。可
謂淨土思想的又一里程碑,有被尊為‘靈峰派’之勢,可見其影響之甚。今將其思想歸結
如下,以窺其貌:

1.極樂同居 橫具四土

宋明以來,論淨土者多依天臺,以四土之義而判極樂淨土。蕅益大師雖教依天臺,但義理
卻獨宗淨土,將四土分為‘橫、豎’二門,以辨明‘通途’與‘特別’之義,使淨宗義理
在融混中得以分野出來。其文言:

然此四土,有橫、有豎:

若以自修行力,斷盡見思,方出同居而入方便;斷盡塵沙,兼破無明,方出同居、方便,
而入實報;斷盡無明,方出同居、方便、實報,而入寂光;即名為‘豎’。

若仗阿彌陀佛願力,未斷見思,即能出娑婆穢,生極樂淨;既生極樂,即於彼土,得證方
便、實報、寂光三種淨土,不必捨身受身,然後證入,故名為‘橫’也。

是故:若依自修行力,則四教並名‘豎入’。

唯依阿彌陀佛願力,始可‘橫超’也。[60]

通途法門,憑自力而豎出,依自身修為深淺故有四土差別。此即天臺所判四土之義。

淨土法門,乘彌陀本願力而橫超,圓證四土,圓見三身,圓證三不退。故蕅益大師言:‘
即西方橫具四土,非由漸證。’[61]

有此眼目,則于‘橫、豎’四土之義,可瞭若指掌矣。故蕅益大師判極樂國為同居土,而
非四土。其文言:

今雲‘極樂世界’,正指‘同居淨土’,亦即橫具上三淨土也。此論修德,不論性德。…
此則十方佛土所無,極樂同居獨擅,方是極樂淨土宗旨。[62]

蕅益大師判極樂為同居土,顯凡夫與聖人同居一土,無品位之別,以此彰《彌陀經》所言
:
‘與諸上善人,聚會一處’之義。其言:‘此論修德,不論性德。’即彰往生者無不圓具
一切功德,並藉最下之機,彰此義言:

今淨土:五逆十惡,十念成就,帶業往生居下下品者,皆得三不退。[63]

又以理釋此義言:

同居眾生,以持名善根福德同佛故,圓淨四土,圓受諸樂。[64]

如此甚深利益,全仗彌陀之大願,持名之奇勳。所謂‘光壽名號,皆本眾生建立;能令持
名者,光明壽命同佛無異’[65]也。

凡夫乘願往生,例登補處,同盡無明,同登妙覺,超盡四十一因位。如此力用,乃千經萬
論所無,唯極樂同居獨檀。如此,方是極樂淨土宗旨。此即蕅益大師不共他師之判,私窺
其義,有似于善導大師之‘報佛報土、凡夫入報’論。

觀蕅益大師同居淨土之判,可明其淨土思想已超越宗、教之範圍,無一因果可比擬,無一
教相可詮諦。大師言:‘同居一關,最難透脫。唯極樂同居,超出十方同居之外。了此,
方能深信彌陀願力;信佛力,方能深信名號功德。’[66]淨土信仰之歸宿再次得以明瞭。
其所闡釋之圓融詳備的‘六信’,即歸極於‘深信佛力、深信名號功德’中。此乃不可思
議境界,不涉施為,唯信乃入。

2.多善多福 唯在稱名

《彌陀經》言:‘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緣得生彼國。’此義于宋、明以來,以至今日,多
在機之一邊論善根福德之多少,誤以為須廣行眾善,方可得生,不明持名即是多善根多福
德,以名號本具萬德故。善導大師言隨緣雜善難生,專稱佛名必生,已將其義揭示出來。
蓮池大師于此義亦辨之甚詳,言:‘持名,乃善中之善、福中之福。’又言:‘執持名號
,願見彌陀,誠多善根,大善根,最勝善根,不可思議善根也!’[67]蕅益大師則更進一
步彰此義言:‘聲聞、緣覺菩提善根少,人天有漏福業福德少,皆不可生淨土。唯以信願
執持名號,則一一聲悉具多善根福德。’[68]故蕅益大師判‘信願持名為宗’,言往生與
否,全憑信願之有無,不在自身福德之多少、功夫之深淺。無論何人,一念回心,決定得
生。已願已生,今願今生,當願當生。現今發願持名,金台已影現,極樂已標名,便非娑
婆界內之人矣。此是蕅益大師對淨土大義的徹底開顯。

唐宋以後,論淨土者,多偏於‘機’之‘信、願、行’論淨土資糧,尤其對‘行’之釋,
多依附聖道之理念,將無量光壽、依正莊嚴一一消歸自性,妄於自心中尋求往生之道。蕅
益大師為補此偏,就‘機、法’兩方面彰顯淨土大義,揭示出‘機’之‘信願行’的源頭
。

?就‘機’而言:信願行為往生資糧。此三資糧,依一心而開為三。此三非三,三只是一;
此一非一,一必具三。蕅益大師言:‘依一心說信願行,非先後,非定三;信願行三,聲
聲圓具。’[70]此即蕅益大師對‘信願行’的精要闡釋,須善加體會,方不至於將‘信願
行’割裂為三。《要解》雖於信願行釋之甚詳,明瞭此義,則可明瞭‘信願行三,聲聲圓
具’之大義。隨入一門,皆可入淨土之大門。信者得生,願生即生,稱名必生。非先後,
非定三。即一即三,即三即一。而最終歸宿則在持名,故蕅益大師言:‘信願為前導,持
名為正修。’[71]信願如目,持名如足,有目有足,自可安然到達彼岸也。此就機一邊而
言。

?就‘法’而言:彌陀本願力為往生資糧。蕅益大師言:‘佛以大願作眾生多善根之因,以
大行作眾生多福德之緣。令信願持名者,念念成就如是功德。而皆是已成,非今非當。’[
69]佛之大願大行,成就眾生功德。此即淨土之根本,是往生成佛之正因,是多障凡夫往生
、成佛之唯一保證。機之信願行只是感通佛力接引而已,而往生之真實依憑則全是佛之願
、行。離此‘法’之本願力,‘機’之信願行,則如無根之木,無源之水。

此二資糧,一為外緣,一為內因,因緣和合,機感相應,即得往生。如蕅益大師言:‘現
生發願持名,臨終定生淨土。’[72]然此二資糧,以佛願為本,因‘外緣’而感‘內因’
。有‘攝取不舍’之誓願,方有‘信願持名’之感應。蕅益大師言:‘緣之所在,恩德洪
深。種種教啟,能令歡喜信入,能令觸動宿種,能令魔障難遮,能令體性開發。’[73]又
言:‘今以此果覺,全體授與濁惡眾生。’此即彰‘機’之信願行緣於‘法’之本願力。
無論何人,若遇此強緣,聞他力可乘,能信受不疑,自然開發信願行而專稱佛名。此即由
佛力引發自性本具之力,令歡喜信入,令體性開發,使人歸心念佛。無論智愚善惡,遇此
勝緣,稱名求往,即是‘人中好人,人中妙好人,人中上上人,人中稀有人,人中最勝人
也。’[74]蕅益大師言:‘無論出家在家,貴賤老少,六趣四生,但聞佛名,即多劫善根
成熟。五逆十惡,皆名善也。’[75]

3.但持名號 徑登不退

由於他宗的滲入,自力修行的觀念雜入淨土,故不明淨土真實義者,多以事理一心為高妙
;並以此為淨土指南。《要解》雖亦詮釋事理一心之義,但蕅益大師言持名一法:‘無藉
劬勞修證,但持名號,徑登不退。’此即蕅益大師對持名一行的詮釋,從中簡別出淨土之
行非事理一心,非定善散善,唯口稱佛名而已,使他力之旨得以澄清。淨土不共宗旨,以
此明瞭。《要解》言‘信願持名一行,圓轉五濁,不涉施為,唯信乃入,非思議所行境界
。’即揭示持名一法‘不憑修證,但稱名號’之義。‘如乘船度海,不勞功力’也。其言
:‘唯信願持名,仗他力故。佛慈悲願,定不唐捐。’即彰稱名全是他力而非自力。其《
靈峰宗論》彰淨土修學原則言:

無論千百十,下至日念一聲,但終生不替,便決定橫超。

又言:

或晝夜十萬、五萬、三萬,以決定不缺為准,畢此一生,誓無變改,若不得生者,三世諸
佛,便為誑語。[76]

又言:

修此念佛三昧,每日從十萬起,以至一百或唯數聲,下至日念一聲,不拘數之多寡,但以
終身不間斷為則。[77]

此是蕅益大師對修學淨土的指南,是對‘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的開顯,簡潔
明瞭,可謂完全舍去了玄妙之理。此義與善導大師所言:‘上盡一形,下至一聲,乘佛願
力,莫不皆往’如出一轍。

一代時教,唯持名一法收機最廣,下手最易,利益最勝。然執理性者多視持名一法為最低
,蕅益大師打破了此一觀念,將持名一法‘即淺即深’之義徹底揭示出來,言持名一法全
攝佛功德成自功德,當下圓明,無餘無欠。既至簡至易,又至頓至圓。是方便中第一方便
,了義中無上了義,圓頓中最極圓頓之法。無論上智下愚,但能相續稱名,終身不替,便
決定橫超;一得往生,則圓淨四土,圓受諸樂。故其自身雖通宗通教,卻不參禪,不學教
,不談玄,不說妙,唯一向念佛,偏弘持名一行,使淨土一法回歸到了‘一向專稱’之正
定業。

4.五濁惡人 攝受正機

自善導大師彰‘淨土一法、本為凡夫’之旨以來,將此意理發揮到極處者,即蕅益大師。
其釋《彌陀經》所言‘諸眾生:別指五濁惡人。’[78]極彰淨土為凡夫之義,而凡夫中尤
以惡業凡夫為本。此是對淨土攝機的深化,亦是時代促使,而開顯出彌陀大悲誓願。曇鸞
祖師言煩惱成就之凡夫,願往生者,皆得往生。道綽禪師言一生造惡之機,但稱佛名,即
得往生。善導大師彰《觀經》定為凡夫,一切造罪凡夫,乘彼願力,定得往生。今蕅益大
師判《彌陀經》正機為五濁惡人,但稱名號,徑登不退。此皆獨具慧眼之良言,共彰彌陀
本願定為凡夫之心要,平等無二,如海一味。誠知:‘彌陀本願,惡人正機’也。即如《
莊嚴經》所言:

眾生苦惱我苦惱,眾生安樂我安樂;

輪回諸趣眾生類,速生我?受安樂;

常運慈心拔有情,度盡阿鼻苦眾生。

若思及萬年三寶滅盡時濁惡之機,自會感知曇鸞、道綽、善導、蕅益諸師之深邃眼光。以
其智慧之炬,破無明之暗,為末世濁惡眾生燃起了希望之火。恩重如山,感悅徹髓。

蕅益大師具真佛眼,洞然了知末法之機下劣庸愚,不堪聖道之行,唯依念佛可度生死。其
言:

吾人處劫濁中,決定為時所囿,為苦所逼。處見濁中,決定為邪智所纏,邪師所惑。處煩
惱濁中,決定為貪欲所陷,惡業所螫。處眾生濁中,決定安於臭穢而不能洞覺,甘於劣弱
而不能奮飛。處命濁中,決定為無常所吞,石火電光,措手不及。若不深知其甚難,將謂
更有別法可出五濁,?火孛宅堙A戲論紛然。唯深知其甚難,方肯死盡偷心,寶此一行。[7
9]

此文可謂是蕅益大師對善導大師所言‘機’之深信的詮釋,一彰修學之難,二彰末法眾生
自力之無力。以此‘機’之深信,自然導歸‘法’之深信——‘死盡偷心,寶此一行。’

蕅益大師處於明末清初之際,初以上根自負,藐視淨土。待其在‘陸路’上經歷了艱難跋
涉之苦後,始感自力修學之難。自知煩惱厚重,戒定慧學皆是有名無實。故盡舍一切淨戒
,但作一三歸弟子而已。而於外欲覓五比丘,亦不可得。內外反觀,知末世時眾生,根機
陋劣,欲以戒定慧學了生死者,萬無一得。唯阿彌彌陀藏垢納污,大悲不舍,將果體名號
,全體授與濁惡眾生,令五濁惡人,但持名號,徑登不退;雖是多障有情,仗佛慈力,故
得以‘優入而從容,橫超而度越。’末法時代唯一應時應機之正法,藉蕅益大師開顯而再
度明朗。

5.一大藏教 六字全收

蕅益大師視一代時教皆為念佛法門,而一切行門中,唯持名一法,下手最易,收機最廣。
痛快直接,廣大圓融,至頓至易,無機不攝,無罪不滅。是‘方便中第一方便,了義中無
上了義,圓頓中最極圓頓’之法。高超一切禪教律,統攝一切禪教律,圓收圓超一切法門
。念念即佛,當下圓明,無餘無欠。至簡至易,至頓至圓。‘《華嚴》奧藏,《法華》秘
髓,一切諸佛之心要,菩薩萬行之司南,皆不出於此。’[80]故蕅益大師處處圓攝他宗教
義,一一消歸淨土(迥異于他宗之消歸自性),別彰持名一行,言:

一聲阿彌陀佛,即釋迦本師於五濁惡世所得之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

今以此果覺,全體授與濁惡眾生,乃諸佛所行境界,唯佛與佛乃能究盡,非九界自力所能
信解也。[81]

觀此,知釋迦本師一生所悟所得,究其實唯一句阿彌陀佛。三藏十二部,皆成六字洪名之
注腳。蕅益大師以淨土含蓋了一代時教,以一句佛名統攝了八萬行門,使稱名正定業,獨
立于一代時教之上。千經指歸的意旨,洞然明瞭。‘光中極尊,佛中之王’的阿彌陀佛,
與娑婆之惡世界、苦眾生偏有因緣的教法得以明朗,釋迦本師出世本懷,得以大暢。誠知
,一代時教,包羅法界,總攝萬法,而收攝在一名號。此即曇鸞祖師所言‘廣略相入’之
理,知此,自可全體承當一句佛名,以此自利利他。反之,‘菩薩若不知廣略相入,則不
能自利利他’[82]也。

持名一法,不涉施為,無勞修證,但稱名號,徑登不退。上上根不能逾其閫,下下根亦能
臻其域。豎徹五時,橫該八教。諸佛皆歸淨土,以阿彌為自,余者寧不歸此?故蕅益大師
言:

有目者,固無日下燃燈之理;而無目者,亦何必于日中苦覓燈炬![83]

無論有目無目,皆當乘托佛力,無須日下燃燈,或苦覓燈炬。此即蕅益大師對‘歸命彌陀
,一向專稱’的徹底承當,導上聖下凡,同歸淨土,寶此一行。‘五乘齊入’之旨,藉大
師開顯而再次煥發光彩。彌陀無礙光明消融了一切無明黑暗,使淨土宗終於從諸宗融混中
走了出來。

以上幾點,為蕅益大師淨土思想之心要。能明瞭於此,則可於其淨土思想了如觀火矣。

(五) 印光大師

近世印光大師,一生不作住持,不收徒眾,淡泊名利。但于念佛一行,執持不舍,並以此
自行化他,成為人天師範。其一生所倡‘敦倫盡分,老實念佛’,是最實在、最應機的濟
世良藥,在末世中處處散發其幽遠的馨香。

印光大師淨土思想散見於其龐博之《文鈔》中,其判一代時教之論甚多,處處彰聖道之難
及淨土之易,大抵同以上諸說,只是又別言為‘通途’與‘特別’二門。略引一言,以明
其要:

仗自力者,名‘通途法門’;

仗佛力者,名‘特別法門’。

由茲舍去自力,注重佛力,冀娑婆具足惑業之含識,現生同赴蓮池。[84]

印光大師處於亂世塗炭之際,世道日壞,佛法沒落。在無常的世事面前,有智之士,大多
歸依佛門,尋求一出世解脫之道。然由未深知修學之難,故多不具擇法眼。縱有修學淨土
之智士,但於淨土特別之旨,未加深究;多依自力修學觀念,視淨土一法,以至‘聖、淨
’不分,自失誤他。印光大師揭此弊言:

淨土法門,乃佛法中之‘特別法門’,其利益與‘普通法門’大不相同。故今多有依‘普
通法門’論‘淨土法’,由茲自誤誤人,而又自謂宏法利生者,不勝其多。其最初錯點,
在不察佛力、自力之大小、難易。以仗佛力之法門,硬引仗自力之法門,而欲評論,致有
此失。使知佛力不可思議,不能以具縛凡夫修持之力,相為並論,則一切疑惑不信之心,
化為烏有。[85]

印光大師一生深入經藏,對曇鸞、道綽、善導、蓮池、蕅益等諸師之思想,皆悉明瞭,對
自力修行之難,了若觀火。知‘末世眾生,舍此一法,欲出生死,萬無一得。’[86]其言
自力行者:‘未證道人,從悟入迷者,萬有十千;從悟增悟者,億無一二。’[87]故對‘
機’之深信,處處彰顯,言:

大家要曉得:仗自力修持,自有何種‘力’?但是無始以來的‘業力’。所以萬劫千生,
難得解脫。仗阿彌陀佛弘誓大願力,自然一生成辦。[88]

此是對生死凡夫妄執自力的警醒,然由於諸宗的融混,他宗思想滲入淨宗影響深遠,故多
將淨土橫超法作豎出用,以自力心行他力法,執于事理一心,並以此為往生之準繩。雖習
淨土,卻不明‘信願必生’之旨,不明稱名乃別仗佛力往生之義;故多以稱名為方便,壓
制妄想,妄求一心。此是近世修學淨土之流弊,印光大師在回答一來信中,揭示此義言:

刀砍不入一段,原無可疑。以閣下將自力、他力,禪宗、淨宗之界限未分,致成一大疑團
耳。念佛一法,乃仗佛力出三界,生淨土耳。今既不發願,亦豈有信?信願全無,但念佛
名,仍屬自力。以無信願,故不能與彌陀弘誓,感應道交。若見思惑盡,或可往生;若全
未斷,及斷未淨盡,則業根尚在,何能出輪回?須知:仗自力,則惡業有一絲毫,便不能
出離生死,況多乎哉!又無信願,念至一心,無量無邊之中,或可有一二往生。決不可以
此為訓,以斷天下後世一切人往生淨土之善根。何以故?以能仗自力,念至業盡情空、證
無生忍者,舉世少有一二。倘人各依此行持,置信願而不從事,則芸芸眾生,永居苦海,
無由出離,皆此一言為之作俑也。而其人猶洋洋得意,以為吾言甚高,而不知其為斷佛慧
命,疑誤眾生之狂言也。哀哉!(世間善業,不出輪回。若對信願具足之往生淨業,則彼
善業,仍屬惡業。)淨土一法,須另具只眼,不得以常途教義相例。使如來不開此法,則
末世眾生之了生死者,不可得而見之矣。[89]

印光大師雖深通宗教,卻於他法概不染指,稟承‘一向專稱’之旨,而老實念佛,盛讚善
導大師‘正、雜’之判,言:‘善導和尚,系彌陀化身。有大神通,有大智慧。其弘闡淨
土,不尚玄妙,唯在真切平實處,教人修持。至於所示專、雜二修,其利無窮。專修謂身
業專禮,口業專稱,意業專念。如是則往生西方,萬不漏一。雜修謂兼修種種法門,回嚮
往生。以心不純一,故難得其益;則百中稀得一二,千中稀得三四往生者。此金口誠言,
千古不易之鐵案也。’[90]從此可知印光大師思想幽遠深長的活水源頭。

‘一代時教,皆念佛法門之注腳。’[91]然好於理者,多視一句佛名簡單無奇而不願修學
。印光大師言:

一句佛號,包括一大藏教,罄無不盡。通宗通教之人,方能作真念佛人;而一無所知、一
無所能之人,但只口會說話,亦可作真念佛人。去此兩種,則真不真,皆在自己努力,依
教與否爾。

世有好高務勝者,每每侈談自力,藐視佛力。不知從生至死,無一事不仗人力,而不以為
恥。何獨於了生一大事,並佛力亦不願受,喪心病狂,一至於此。淨宗行者,所當切戒。[
92]

此是印光大師對自力行者的深切關愛,苦口婆心,無以復加。淨宗祖師無不審視時節因緣
,觀機逗教。印光大師處於亂世,亦自然於此深有感受,言:‘當今之世,縱是已成正覺
之古佛示現,決不另於敦倫盡分,及注重淨土法門外,別有所提倡也。使達摩大師現于此
時,亦當以仗佛力法門而為訓導。時節因緣,實為根本。違悖時節因緣,亦如冬葛夏裘,
饑飲渴食;非唯無益,而又害之。’[93]

藉印光大師的振臂一呼,淨土宗與末世凡夫更有了親和力,樸實之風得以大扇於天下,中
外率從。其‘奪禪超教律之淨’,使持名一法,得以深深紮根於污泥苦海中,廣開正覺之
花。

結論

淨土宗延續至印光大師,法義雖有演變,但萬變一不離宗,只是隱顯不同而已。而淨土總
綱則不出難易二道,聖淨二門;及要弘二門,正雜二行。難易二道,聖淨二門,總攝一代
教法;要弘二門、正雜二行,則是淨宗綱要。此是淨宗目足、指南,是生死苦海之寶筏,
是三界暗室的明燈。真為生死者,欲現身了脫,當于‘難易二道、要弘二門、正雜二行’
善加決擇,量力而行。若非上根利智,大力量人,自當於淨土一門,細加用心,明正雜得
失,入一向專稱。不可將淨土特別之法與通途法門互為並論,混而不分,以法門宗旨不同
故。印光大師于此辨之甚詳,其言‘離則兩益,合則兩害’[94],則可為最懇切之誡言。
若不明此義,以仗自力通途法門之義,疑仗佛力特別法門之益,而不肯信受,則其失大矣
。自力何可與佛力並論乎?此修淨土法門之最要一關。明瞭其義,自可死盡偷心,寶此一
行。如此,始不負諸師判教之用意。

以上多偏就中土淨土諸師之判教而略取其要者,雖有掛一漏十之嫌,但於淨土思想之瞭解
則無有大礙。未涉及之祖師,對淨土之弘揚,皆有其不可磨滅之功,因其判教、思想不出
以上諸師之外,故未一一論述。

此外,曇鸞、道綽、善導之著疏傳於日本,有‘智慧第一’之稱的法然上人,為尋求即生
了脫之法,五閱大藏,從中選得善導大師《觀經疏》,並再三詳閱;於‘就行立信’之‘
一心專念,彌陀名號,行住坐臥,不問時節久近,念念不舍者,是名正定業,順彼佛願故
’文中,窺測到‘稱名為正定業,眾生稱念,必得往生’之法義,心眼頓開,疑慮冰消。
悟知‘罪惡深重、煩惱熾盛之亂想凡夫,只要稱念南無阿彌陀佛,則乘佛願力,必定往生
彌陀報土。’從此,隱智慧之相,成愚鈍之身,唯一向念佛。並偏依善導,別倡‘一向專
稱’之法要,以此自信教人信,自行教人行。其《選擇集》言:

欲速離生死,二種勝法中,且擱聖道門,選入淨土門。

欲入淨土門,正雜二行中,且拋諸雜行,選應歸正行。

欲修於正行,正助二業中,猶傍於助業,選應專正定。

正定之業者,即是稱佛名,稱名必得生,依佛本願故。

法然上人於聖淨二門中,選出淨土門;於正雜二行中,選出正行;於正助二業中,選出正
定業——‘正定之業者,即是稱佛名,稱名必得生,依佛本願故。’此即是淨土終極指歸
,專複專之旨,一覽無餘。其文雖短,卻極契淨宗心要,將龍樹、天親、曇鸞、道綽、善
導所開顯之法義徹彰無遺。其一生教化,即遵此原則,但提稱名一行,處處導人“唯思‘
本願不虛,稱名必生’之外,心無所系”之心要,使淨土行者,無不信心開發,歡喜念佛
。

一句佛名,攝化十方,無所障礙。有苦惱行人,即須大悲誓願;有無明煩惱,即須智慧之
光。大悲無簡擇,平等度有情。故使易行之法,得以普行於世。誠如法照禪師言:

彌陀尊號甚分明,十方世界普流行。

但有稱名皆得往,觀音勢至自來迎。[95]

法藏之誓願——

我若成正覺,立名無量壽,眾生聞此號,具來我?中;

如佛金色身,妙相悉圓滿,亦以大悲心,利益諸群品。[96]

藉諸師之開顯,終得以圓彰於世。

淨土判教,似有一個循序漸進、日漸成熟乃至融混的過程,此乃時機使然。而在其演化過
程中,根本法脈始終如一,只是隱顯不同而已,如畫龍固有一周詳過程,但點睛之處才是
神來之筆,此是龍的命脈。有此一筆,使得龍有了生命,有了活力。判教亦如是,種種教
相、教義之開顯,只為讓人在無明黑暗中看到解脫的希望;其真實指歸處,方是判教之目
的。如以指指月,旨在讓人觀月。但能瞭望,則可盡享月光之美。淨業行人,但能信‘稱
名必生’而一向專稱,無異全承祖師家業、得淨宗心髓。雖於其判教之種種目的、意義難
以一一明瞭,亦了無憾也。作為凡夫之我等,何有縝思明辨之力?祖師以其大智慧,為凡
夫判明修學宗旨,旨在破疑解惑,教人依教奉行,非欲人人皆當一一明瞭。能老實念佛,
自然暗合道妙,潛通佛智。此是淨土一法易行疾至之心要,而不在於對理論認知的多少。
縱然一字不識之輩,但能相續念佛,則必得往生而成佛。乃至萬年三寶滅時之機,亦可聞
名得度。善導大師言:

萬年三寶滅,此經住百年,

爾時聞一念,皆當得生彼。[97]

淨土一法,能豎三根普被,利鈍全收,永為偉大贈物,惠以眾生真實之利,即在於此。

淨土宗由曇鸞、道綽、善導之開顯,得以大彰於世。從此蓮風盛行,處處飄香。藉永明,
蓮池、蕅益、印光、法然等諸師之繼往開來,使名號普聞,聲振十方。諸師深悲於苦惱群
萌,被弘誓鎧,乘大悲願,出廣長舌,遍佈慈雲,普灑甘露,以報佛恩、國恩、眾生恩、
父母恩。其在荊棘中耕耘,在困境中開拓,願將東土三千界,盡種西方九品蓮之大無畏,
為五濁末世豎起了一座輝煌的燈塔!照亮了冥冥大夜。

縱觀諸師之判釋,知淨土一法雖極簡易,實為無上心要,全體是佛境界,不涉施為,超情
離見。上至諸佛菩薩,下至五逆十惡,莫不齊歸淨土。《般舟三昧經》言:‘三世諸佛,
念彌陀三昧,得成正覺。’《月燈三昧經》亦言:‘十方三世佛,現在過未來,皆以念佛
因,得成無上覺。’此即彰諸佛皆因念佛而成佛之義。諸佛皆歸彌陀,以阿彌為自,念佛
成佛。等而下之,無不率從。故《華嚴經》最後一著,以十大行願攝華藏海眾導歸極樂,
以期圓滿佛果。此即彰菩薩歸淨之義,所謂‘十地菩薩,始終不離念佛’也。《觀經》則
以五逆十惡十聲稱名得生,彰下凡往生之旨。

大矣哉!淨土法門也!凡聖等攝,五乘齊入,此是淨土超勝一切法門之處,是以一代時教
無不指歸淨土,諸宗莫不回嚮往生。如眾星拱北斗,萬流歸大海。歷代祖師,或兼習他宗
,而導歸淨土,廣開淨土之要門;或專弘淨土,直顯真實,彰別意之弘願。盡皆舒舌,贊
歸淨土,以暢如來度生本懷。如印光大師所言:‘粵自大教東流,廬山創興蓮社,一倡百
和,無不率從。而其有大功而顯著者,北魏則有曇鸞,鸞乃不測之人也。因事至南朝見梁
武帝,後複歸北。武帝每向北稽首曰:鸞法師,肉身菩薩也。陳隋則有智者。唐則有道綽
,踵曇鸞之教,專修淨業,一生講淨土三經,幾二百遍。綽之門出善導,以至承遠、法照
、少康、大行,則蓮風普扇於中外矣。由此諸宗知識,莫不以此道密修顯化,自利利他矣
。’[98]

淨土一法,行極簡易,益極殊勝。機雖千差,法味唯一。同托佛力(一因),同生報土,
同證法身(一果)。誠如善導大師所言:‘雖無一實之機,等有五乘之用。’[99]而其殊
勝之益,得力於簡易之行,稱名即入報土,此是‘大悲為根本,方便為究竟’之無上心要
。然因其易行疾至,不憑修證,故為‘極難信’之法。如《大經》言:‘難中之難,無過
此難。’印光大師言此法‘徹上徹下,即權即實。九界眾生舍此,則上無以圓成佛道;十
方諸佛離此,則下無以普度群萌。一切法門,無不從此法界流;一切行門,無不還歸此法
界。以其為十方三世一切諸佛,上成佛道,下化眾生,成始成終之總持法門。故得九界同
歸,十方共贊;千經俱闡,萬論均宣也。下自五逆十惡,上至等覺菩薩,皆當修習,皆可
即生超凡入聖。其餘所有一切高深玄妙之法,多是契理,而絕不能普契上中下三根之機。
我等從無始來,以至今生,尚在輪回中流轉,皆因夙生,或以愚而不敢承當,或以狂而絕
不信受之所致也。’[100]今生得遇淨土,自當於此難信之法深信不疑。于其易行之理,宜
細為明辨,方能明瞭其真實義,而不至於自失誤他。

善導大師言:

但能上盡一形,下至十念,以佛願力,莫不皆往,故名易也。[101]

蕅益大師言:

無論千百十,下至日念一聲,但終生不替,便決定橫超。

法然上人言:

易者:不論行住坐臥,修之預來迎;不論時處諸緣,稱之得往生;不論身心濁亂,只論他
力引接。[102]

此等皆深顯易行之極,極彰‘隨意所願,皆可得度’之心要。明瞭此義,自可簡自力雜行
,歸他力專稱一行。

‘易’之一字,意味無窮,略而論之,易有‘簡易、平易、容易’等義。

‘簡易’者:即不繁雜,不迂回。唯稱彌陀名號,即可乘願往生。不必更涉觀想、參究等
行。至簡易,至直接。

‘平易’者:即不虛玄,不深奧。平實自然,不涉施為,不憑修證。如乘船度海,不勞功
力。但持名號,徑登不退。

‘容易’者:即易行、易往、易證。無論士農工商、貧富貴賤,皆可尊行;隨時、隨地、
隨緣,皆可稱念(易行)。但能相續不絕,終身不替,即可乘願往生(易往)。一得往生
,則入佛境界,同佛受用。如水入海,同一鹹味(易證)。

一代時教,唯持名一法,不擇根機。無論何人,相續稱名,即可往生無漏報土。此乃上聖
下凡共修之道,若愚若智通行之法。下手易而成功高,用力少而得效速。以其專仗佛力,
故其利益殊勝,超越常途教道。是以自古及今,深通宗教之士,無不歸心淨土,一心念佛
,並以此自行化他。如曇鸞祖師舍四論講說,一向歸淨土;道綽禪師擱涅槃廣業,偏弘西
方行;善導大師舍迂僻之路,一向專稱彌陀佛名;蓮池大師則將八萬行門,饒與旁人,唯
一向念佛;蕅益大師則不參禪、不學教、不談玄、不說妙,而寶此一行;印光大師深通宗
、教,然于宗、教二途,不妄行染指,唯於仗佛慈力往生西方一法,守志不移,始終老實
念佛,不換題目。

諸師將淨宗教義與行業完全融于自身之行為中,唯佛是依,唯法是從。雖通一代時教,卻
如一字不識之輩,唯現愚鈍之身而老實念佛。隱己德於佛德,藏自光於佛光中,可謂盛德
容貌若愚。亦如經言:‘一切菩薩、聲聞光明,皆悉隱蔽;唯見佛光,明耀顯赫。’[103]

從諸師身儀中,可看到彌陀的身光;從其言語中,可看到彌陀的心光。阿彌陀佛無盡的悲
心與願力,徹底展示在吾人面前,讓平庸凡夫領略到佛的本懷,有形可見,有法可依。誠
是彌陀之使者,眾生之福田,是‘言為世則、行為世法’之典範,是萬古不絕、流通遐代
之法脈。

高山仰止!願至心於即生了脫之行人,能從祖師的芳跡中,看到希望與光明,走出泥潭,
歸心淨土,一向專稱彌陀佛名。如此,則雖‘未出娑婆,已非娑婆之久客;未生極樂,即
是極樂之嘉賓’[104]矣。

南無阿彌陀佛!

釋 智 隨

佛曆二五四三年(西元二○○二)五月十日

附表一:

聖道門—通途法門—難行道—自力—豎出—漸教—諸、久、墮—苦

佛 法— ↓

淨土門—特別法門—易行道—他力—橫超—頓教—一、速、必—樂

附表二:

要 門—諸行回向—自力—疏雜之行—方便

淨土門— ↓

弘願門—念佛往生—他力—正定之業—真實

附表三:

讀誦       前三

觀察          助 業

正行 五種 禮拜       後一

稱名 正定業

讚歎供養

雜行 念余佛、修餘行等


注 釋:

[1][2]《往生論》天親菩薩著

[3][9][11][27][44][84][85][86][87][88][89][90][91][92][93][94][98][104]《印光法
師文鈔》印光法師著

[4][61][62][63][64][65][66][68][69][70][71][72][73][75][78][79][80][81][83]《彌
陀要解》蕅益大師著

[5][17][19][21][22][23][24][28][29][30][32][33][37][40][41][42][43][74][99][101
]《觀經疏》善導大師著

[6][7][8][35][82]《往生論注》曇鸞祖師著

[10]五下:欲界之欲貪、嗔恚、身見、戒禁取見、疑五煩惱結。

五上:色界無色界之色貪、無色貪、掉舉、慢、無明五煩惱結。

[12][18][31]《安樂集》道綽禪師著

[13][14]《選擇本願念佛集》法然上人著

[15][34]《般舟贊》善導大師著

[16][97]《往生禮贊》善導大師著

[20][26][36][38]《法事贊》善導大師著

[25]《悲華經》北涼 曇無讖譯

[39]《觀念法門》善導大師著

[45]《善導大師往生一千三百年紀念贊詞》趙朴初著

[46][47][48][95]《五會法事贊》法照禪師著

[49]《萬善同歸集》永明延壽禪師著

[50][51][52][60][76][77]《靈峰宗論》蕅益大師著

[53][55][56][57][67]《彌陀疏鈔》蓮池大著

[54][58]《蓮池大師全集》蓮池大著

[59](《念佛法要》)毛惕園著

[96]《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經》趙宋法賢譯

[102]《法然上人文鈔》法然上人著

[103]《佛說無量壽經》曹魏 康僧鎧譯
--
獅子吼站 板面介紹:                                         cbs.ntu.edu.tw
禪與靜坐板 - 禪修的心態與調適討論                             BudaSitting
◆ 修改: 05/10/18  0:47:35 <218.162.57.252> 
Tue Oct 18 00:42:13 2005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