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信

 
明倫月刊357期
#1
美雪
文明病  鞭鼓生

處身在現代社會中,大家都不由自主地被忙碌與緊張推著走。雪公說:「世間事,千萬端
。百不自由,時時生憂煩。」走著走著,究竟有幾人得以滿意成功、心想事成?生活上、
感情上、事業上,遇到不如意,一樁樁的壓力,逼得精神上,心理上無法承受,加上缺乏
關懷與支持,就很容易掉入憂鬱的情緒中。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廿一世紀的三大疾病,第一癌症;第二愛滋病;第三就是憂鬱症
。癌症和愛滋病,大家比較明白其嚴重性。然而憂鬱症呢?這種「心情鬱卒」的毛病,多
半人都認為是「自己想太多」的情形,竟然也和癌症、愛滋病一起並列為廿一世紀三大疾
病。專家還統計說,患重度憂鬱症的現代女性,比率高達四分之一,也就是說四人中有一
人會得病。而在學佛圈內,也經常碰到患有憂鬱症的蓮友。其實,憂鬱症的本質和癌症或
愛滋病有很大不同,它需要治療、可以治療,並且有很大機會治癒。

因此,患憂鬱症的蓮友們,也要勇敢地面對它,萬萬不可輕忽,同時得隨時注意自己及周
邊的親友,是否困在自己的憂鬱情緒中。的確,每個人都有憂鬱的日子,那些日子,或覺
得心裡亂糟糟,或茫然空洞,或寂寞孤單,或暴躁不耐,整個人精疲力盡,無法提振,乃
至於會想結束生命,真是其慘無比。然而,真的無法可施嗎?專家說,選擇適合自己的生
活哲學來舒解情緒是必要的,並提供幾點意見供大家參考。

1.找事情做,轉移注意力,例如散步、種花、騎腳踏車、閱讀勵志書籍等。2.找朋友傾
訴,加以發洩。3.凡事只求盡力,結果的呈現並非自己可以決定。4.營養能控制情緒,
運動有助於克服憂鬱症,如果平日就有運動的習慣,不妨試著耗盡全身力氣。5.去醫院找
身心醫學科,讓醫生幫你找出不舒服的原因,讓你輕鬆戰勝壓力。

印祖云:「凡人有病,可以藥治者,亦不必決不用藥。不可以藥治者,雖仙丹亦無用處。
無論能治不能治之病,皆宜服阿伽陀藥。此藥絕不誤人,服則或身或心,必即見效。」念
佛是淨業正因,患了惱人的文明病,除了參考專家的處方外,更是要誠心念佛,求佛慈悲
願力,哀愍加被,宿障自除,善根增長。

  夢感彌陀為說法
  空中寶像顯神靈
  天童給侍瓶常滿
  捨識親承聖眾迎
  ──元代 李濟

天臺宗三祖南北朝的高僧南嶽慧思大師,他曾夢彌勒菩薩和阿彌陀佛為他說法,因此恭造
二幅聖像供養。又夢見寶像在空中顯聖靈,他隨從彌勒菩薩同處龍華海會。自己心想:「
我在釋迦佛末法時期受持《法華經》,如今萬幸能夠遇見彌勒慈尊!」因而感傷悲泣,豁
然覺悟。

此後更加精進,種種靈瑞接連而來。比如淨瓶的水時常充滿,一切供養事物莊嚴齊備,好
似有天童在隨侍護衛著大師。臨命終時,大師說:「我將要去西方了!聖眾前來相迎的很
多。」

四心求定  雪廬老人

    欣心念(欣求極樂的心念佛)
    厭心念(厭離娑婆的心念佛)
    悲心念(救拔親眷的心念佛)
    懼心念(懼墮三塗的心念佛)

唯識三十頌研究(一一七)  智  果

◎通達位(續一)── 一心真見道

※前 言

《成唯識論述記》第九末,以四門說明「通達位」,上回已略釋前二門訖,今當續釋第三
門「解見道真相差別」,即解釋大乘菩薩見道位之差別也。

(三)解見道真相差別

《述記》又分科如下:

 ○總 標

《論》九云:「然此見道,略說有二」然而此「見道」之類別雖多,略說則有二種。

 ○別 解

 ▲真見道

 壹、出真見道體

《論》九云:「真見道謂即所說無分別智」所謂「真見道」就是指前面所說之「無漏根本
無分別智」。何以故?唯此智能證「唯識真勝義性」故。

 貳、釋其「真」義

《論》九云:「實證二空所顯真理,實斷二障分別隨眠。」此根本無分別智,能真實證知
由「生、法二空觀智」所顯之真如理體,能真實斷滅由邪師、邪教、邪思惟等後天環境所
生起之煩惱、所知二障種子,故名「真見道」。

參、通 妨

問:見道之功,須八忍八智十六心,緣四諦下真如理,方得見道,何故《論》云:「加行
無間,一心見道」邪?

答:《論》九云:「雖多剎那,事方究竟,而相等故,總說一心」謂此斷證之事,雖經無
間道、解脫道,涉於多剎那,方功圓行滿,然合三界分別煩惱,以為一品;又合三界分別
所知,以為一品。合此二障而一念斷,即以「生空智」斷「煩惱障」;以「法空智」斷「
所知障」,斷惑之一念名「無間道」,證理之一念名「解脫道」。以《仁王經》卷一云:
「九十剎那為一念」故,此斷惑證理之二念,為歷多剎那也。但以其念念之行相,相似相
等,非別有所作故,名為「一心真見道」也。

問:斷證之位,當是俱時,如彼明來闇去之時,何有二道耶?(即「無間道」時,已無惑
種,何用復起「解脫道」?)

答:此有二因:

(1)由於加行時,期心(希求、冀望之心)別故,即「無間道」期於斷惑,「解脫道」期
於證滅,有此用別故,復起「解脫道」。

(2)「無間道」時,雖無惑種,而未捨彼「無堪任性」(《心要》九云:「麤重性,即無
堪任性,乃惑品之餘氣耳。」),為捨此「無堪任性」故,復起「解脫道」。

《相宗綱要》「真相見道」章謂此上之二因,以第二為正義也。

 肆、斷證異說 

 1.初師漸義 ——《論》九云:「二空二障,漸證漸斷,以有淺深粗細異故。」於見道中
,根本無分別智,所證之二空真理,所斷之二障種子,都是漸證、漸斷的,何以故?《心
要》九云:「生空理淺,故先證,法空理深,故後證;煩惱障粗,故先斷,所知障細,故
後斷。」《述記》九末亦云:「理有淺深,障及智行,有粗細故。」 

2.二師頓義——《論》九云:「二空二障,頓證頓斷,由意樂力,有堪能故。」於見道中
,根本無分別智,所證之二空真理,所斷之二障種子,都是頓證、頓斷的,何以故?蕅祖
《心要》九云:「由大菩提意樂,有堪能力故也。」即由此菩薩未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時,以增上「意樂」(作意欣樂,不可傾動),恆隨順菩提,趣向菩提、親近菩提、愛樂
菩提,尊重菩提,渴仰菩提,求證欲證,不懈不息,於菩提中,心無暫捨故,有能力頓證
頓斷也。

上來漸頓二義,《心要》九以「頓義」為正。

玆再將「一心真見道」斷證之義,列表如左:

上來「見道」二種之一「一心真見道」已略釋竟。

 
大方廣佛華嚴經普賢行願品流通序淺釋(二)  印光祖師/撰  淨    常/釋

(三)淨土源流

「溯此法之緣起,實在《華嚴》一經。以未詳示彌陀因行果德,淨土殊勝莊嚴,行人修因
證果。故致人多忽之,不肯提倡。」

吾人若向上去查究這個淨土法門,最初發起的因緣,確實是在這一部《華嚴經》上,只是
因為在《華嚴經》上,並沒有詳細顯示:阿彌陀佛在因地中發大願、修大行及果地中所成
就的不可思議功德;西方淨土依正二報殊勝的莊嚴相;淨土行者的修因,以及往生後所證
得的果位等。

因此之故,遂招致一般學佛的人,多半輕忽了淨土法門,以為修學淨土法門是愚夫愚婦之
所為,而不肯宣揚、倡導淨土法門!
   
「昔如來初成正覺,與華藏世界海諸大菩薩,互相酬倡,說十信,十住,十行,十迴向,
十地,等覺,妙覺,諸因果法。其預會者,乃已破無明,證法性之十住、十行、十迴向、
十地、等覺四十一位法身大士。法門雖說十信,然以信位未破無明,未證法性,不能預會
,況凡夫二乘乎哉!」

當知:從前釋迦如來,在印度摩竭陀國尼連河邊菩提樹下,最初成就佛道時;與蓮花藏世
界中,德行深遠,數目眾多,猶如大海的諸大菩薩眾,互相酬答唱和,宣說了大乘凡聖菩
薩共五十二階位(「十信」為「凡位」,「十住」以上至「妙覺」為「聖位」)種種修因
證果之方法。那些參預《華嚴》會上的諸大菩薩,個個都是已經破一分無明,證一分法性
的「十住」乃至「等覺」的四十一位法身菩薩。佛在《華嚴》會上,雖然也說十信位菩薩
修學之法門,然而,因為圓教十信位的菩薩,屬於內凡位,只斷見思惑及塵沙惑,還未破
無明,未證法性,所以不能參預《華嚴》法會,更何況是具縛凡夫,及只斷見思惑的二乘
凡夫呢!

「及至末會〈入法界品〉,善財以十信後心,受文殊教,遍參知識。最初於德雲比丘處,
聞念佛法門,即證初住,是為法身大士。」

到了佛說《華嚴經》「七處九會」最後一會──逝多林會,說〈入法界品〉,介紹善財童
子修學菩薩道的歷程,當時善財童子,以十信滿心的地位,來到文殊菩薩的住處──福生
城東莊嚴幢娑羅林中大塔廟處,向文殊菩薩請教:如何修學菩薩道,令普賢行速得圓滿?
文殊菩薩告訴他親近善知識乃是得道的全因緣。於是善財童子在接受文殊菩薩的教導之後
,就向南方遊行,經歷一百一十城,次第參訪五十三位善知識。第一位參訪妙峰山的德雲
比丘,在他那裡聽聞到「念佛法門」(全名叫「憶念一切諸佛平等境界無礙智慧普見法門
」──《四十華嚴》),此時,善財童子馬上就證得圓初住的地位,成為法身大士。

「自此遍參諸知識,各有所證。末至普賢菩薩處,蒙普賢開示,及威神加被之力。所證與
普賢等,與諸佛等,是為等覺菩薩。普賢乃為說偈,稱讚如來勝妙功德,勸進善財,及與
華藏海眾。同以十大願王功德,一致進行,迴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以期圓滿佛果。」

從此之後,他又普遍去參訪諸位善知識,每參訪一位善知識,每聽到一個法門,他就更破
一分無明,更證一分法性,修行的階位也就更向上提升。最後第五十三參,來到普賢菩薩
的所在,接受普賢菩薩的開導指示,以及威德神通加持護念之力,令善財童子所證得的境
界,與普賢菩薩平等平等,與十方諸佛平等平等,而成為等覺菩薩。這時普賢菩薩就為他
說九十五首偈頌,稱讚如來殊勝微妙的功德,前面九十三首偈頌叫「別歎佛德,微妙難思
」,最後兩首偈頌叫「結德無盡,勸信勿疑」。今只說最後兩頌,初一首叫「結德無盡」
:
「剎塵心念可數知」──眾生自無始劫以來的起心動念,雖然好像將三千大千世界碎為微
塵數那麼多,但是還可以想辦法計算出來。

「大海水中可飲盡」──浩瀚無邊的四大海水,雖然多到不可測量,但是還是可以將它一
口一口地喝完。

「虛空可量風可繫」──虛空雖然廣大無有邊際,但是還是可以測量出它的範疇;飄忽不
定的風向,雖然不可捉摸,還是可以將它束縛住。

「無能盡說佛功德」──可是卻沒有人能道盡佛究竟圓滿的功德海。

次一首叫「勸信勿疑」:

「若有聞斯功德海」──假若有人聽聞到佛這種廣大無邊的聖妙功德。

「能生歡喜信樂心」──能生起歡喜、好樂的信解心。

「如所稱揚悉當得」──那麼這一位善根深厚的人,必定能完全證得像上面我普賢所稱揚
讚歎的佛的一切聖妙功德。

「慎勿於此生疑心」──對於這一點,你們要審慎思惟,印可任持,千萬不要生起懷疑的
念頭。

普賢菩薩稱讚過如來的聖妙功德之後,更進一步勸勉善財童子以及蓮華世界中,德行深遠
猶如大海的菩薩眾,一同修學「十大願王」,所謂:

「一者禮敬諸佛,二者稱讚如來,三者廣修供養,四者懺悔業障,五者隨喜功德,六者請
轉法輪,七者請佛住世,八者常隨佛學,九者恆順眾生,十者普皆回向。」

並將這些修學的功德,一齊向上提升,迴轉趣向一切眾生,願與一切眾生,一同往生到西
方極樂世界,並且期望在西方極樂世界圓滿成就無上佛果。

「並不一說彌陀誓願,淨土莊嚴,往生因果。以此諸大士咸皆備知,無庸復說。」

但在《華嚴》會上,佛都沒有詳細說明:阿彌陀佛四十八條廣大的誓願、西方淨土的微妙
莊嚴、以及往生西方淨土的修因及所證得之果位。為什麼?因為這些《華嚴》會上的法身
菩薩,都已遍遊塵剎佛國,對彌陀淨土的種種莊嚴,都已完全了解,所以根本不用再說。(
二)

食葷增殺機

印祖云:凡學佛之人,更有應注意之事,即切戒食葷,因食葷能增殺機。人與一切動物,
生於天地之間,心性原是相等,但以惡業因緣,致形體大相殊異耳。若今世汝吃他,來世
他吃汝,怨怨相報,則世世殺機無已時矣。若能人人茹素,則可培養其慈悲心,而免殺機
。否則縱能念佛,而尚圖口腹之樂,大食葷腥,亦未能得學佛之真利益也。(〈上海護國
息災法會—第一日說念佛吃素為護國息災根本〉)

深得學佛大本的林則徐(二)──學佛修淨  善友為依  藏 密

端楷恭書行輿日課

嘉慶十二年,林則徐二十三歲,進入張師誠的幕府。嘉慶十九年,張師誠著手編輯《徑中
徑又徑》,在張師誠有心培植林則徐的因緣下,這本勸人專修淨土《徑中徑又徑》一書,
和林則徐必大有關係。兩人在忙於政事之餘,時常暢談國家大計,而學佛修淨土也是兩人
經常觸及的話題。

當林則徐進入張師誠的幕府那一年,就時常為張師誠的太夫人書寫佛經。林則徐自己也以
端楷恭書「三經二咒」︱︱《佛說阿彌陀經》、《般若波羅蜜多心經》、《金剛般若波羅
蜜經》、《拔一切業障根本得生淨土陀羅尼》、《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廣大圓滿無礙大悲
心陀羅尼》。為了出入攜帶方便,這本「三經二咒」,長只有四寸,寬有三寸,每面六行
,一行十二個字。用一個匣子裝著,匣面上親書「行輿日課」,內頁則寫著「淨土資糧」
。

官吏坐著轎子四處巡視工程,這叫「行輿」,林則徐每天趁著坐轎子的時候,便取出這個
匣子,恭誦一遍三經二咒,做為自己發願往生淨土的資糧。

林則徐歷官十四省,經過多次烽火戰亂,很多的墨寶都遺失了,唯有「行輿日課」還保留
下來。林則徐的曾孫林大任說:「喪亂之後,僅存此冊,然亦足見棲心淨土,行持無間,
迥異尋常者矣。」從「行輿日課」的保存不失,足見林則徐終其一生都在受持這個淨土「
日課」,每天都在累積臨終的往生資糧。

薪火相傳現宰官身

林則徐從政四十餘年,「廟堂倚之為長城,草野望之若時雨」〈左宗棠挽林文忠公〉,這
分施政功德始於張師誠的賞識,而為政之有佛法為後盾,也多賴張師誠引導,使得林則徐
有日課修淨的功夫。張師誠往生時,林則徐寫一幅輓聯:

感恩知己兩兼之,擬今春重謁門庭,誰知一紙音書,竟成絕筆。
盡忠補過今已矣,憶平昔雙修儒佛,但計卅年宦績,也合升天。

張師誠外儒內佛的處世為官,以及學佛的恭敬真實,二人是薪火相傳,前後輝映,也是近
代現宰官身修淨土的一段佳話,值得大書特書。

志同道合的摯友

林則徐日課「三經二咒」,以淨土為依歸,除了張師誠的啟發,另有同行善友為依。龔自
珍、魏源二人正是林則徐在菩提道上的摯友。

龔自珍小林則徐七歲,魏源小林則徐九歲,三人一度齊集北京,與「宣南詩社」成員過往
甚密。詩社成員多是有志之士,在「消寒、賞菊、憶梅、試茶、觀摩古董……」等休閒活
動之餘,也對時局有所評議。三人懷抱共同的理想,在禁煙立場、學佛修淨態度上,三人
更是如出一轍。

求生淨土的龔自珍

龔自珍生於乾隆五十七年,號定庵,浙江仁和人,他是晚清開啟議政風氣的傑出人物。引
他學佛的是師承彭際清的江沅。彭際清信奉淨土法門,建念佛道場,設放生會,校定《無
量壽經》,撰《華嚴念佛三昧論》、《淨土聖賢錄》。江沅與龔自珍協力重刻《圓覺經略
疏》,重輯《六妙門》。江沅過世後,龔自珍賦詩追思,自己作注說:「千劫無以酬德,
祝其疾生淨土」。

龔自珍受彭、江二人影響,篤信佛法因果,注重行持,受持菩薩戒,歸心淨土。為了超薦
亡母,與妻子一起捐資助印《圓覺經略疏》,發願「命終之後,三人相見於蓮邦」。在《
誦〈得生淨土陀羅尼〉記數簿書後》記載,他發心八年內要持誦《往生咒》四十九萬遍,
蒙佛力加被,滅除定業,「上品上生,生阿彌陀佛常寂光土」。

魏源輯淨土四經

魏源生於乾隆五十九年,湖南邵陽縣人。魏源皈依佛門,專修淨業,自稱「菩薩戒弟子魏
承貫」。會集《無量壽經》五種譯本,將《普賢行願品》加入淨土經典,輯為《淨土四經
》。他在《普賢行願品敘》中說:

「《普賢菩薩行願品》,乃《華嚴》一經之歸宿,非淨土一門之經也。《華嚴》以華藏世
界海,諸佛微塵國,無量無邊,明心佛之無盡。……修淨土而不讀《行願品》,則其教偏
而不圓;故以殿四經之末,為淨土之歸宿。」

《阿彌陀經》、《無量壽經》、《觀無量壽經》原為淨土宗的本經,魏源有鑑於一般人誤
以淨土法門「偏而不圓」,特別將《華嚴》最後《普賢行願品》列為淨土四經,以普賢菩
薩十大願王導歸極樂,彰顯淨土法門是最極圓頓的法門。使學佛之士確知「一切法門,無
不從淨土流出,一切行門,無不還歸淨土。」魏源對淨土的信願,在給周詒樸的信中寫道
:

「老年兄弟,值此難時,一切有為皆不足恃。惟此橫出三界之法,乃我佛願力所成,但辦
一心,終登九品。且此念佛法門,普被三根,無分智愚男女,皆可修持。若能刊刻流布,
利益非小,子其力行毋怠。」

魏源深信在苦難時局,惟有靠淨土念佛可以橫超三界,懇切期望周詒樸發心刊印《淨土四
經》。魏源在浙江曾和林則徐一同整治海防,抵抗英軍,六十四歲時,感到身體不適,交
待兒子說:「昨晚有些徵兆,大概不久人世了。到時,不要號哭干擾,只要靜靜等著氣盡
,才可入殮。」之後身體恢復一段時日,往生那一天自行到室內靜坐,無牽無掛地命終生
西。

林則徐在廣州與洋人交涉,深知唯有「師夷長技以制夷」,日後才可免受洋人的宰割。為
瞭解英美各國的歷史地理,林則徐搜集了三十多個國家的地理和歷史資料,編成《四洲志
》,後來怕遭人抵制,難以出版,在謫往新疆途中交給魏源,希望他編輯成書。魏源就在
這些資料基礎上,增補之後編成《海國圖志》,後人歎為「睜眼看世界」的傑作。

子貢請問孔子如何推動仁的事業?孔子教他「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要結交「大夫
之賢者」與「士之仁者」。林則徐一生辦理「鹽政、漕運、水利、禁煙、平亂」等大事業
,除了自身有超格的見識和勇氣之外,更得有左右不斷的鼓舞與支持,龔自珍和魏源正是
林則徐勇往直前的輔翼力量,而在學佛修淨的道業上,三人則是志同道合的同行善友。 (
待續)

《菩薩戒本經講記》的更正啟事  會 性

 玆有天因法師來信指正「《菩薩戒本經講記》」第八十五頁「覆?羯磨」應是「學家羯磨
」。會性在講時記錯名相,致有此誤,甚感抱歉!

懇祈有此書者,把第八十五頁至八十六頁,有三處「覆?」皆改作「學家」,至盼!以後再
版,並乞改正,是幸!

講《菩薩戒本經》者:七八老拙 會性敬白

民國九十四年(二○○五年)八月二十七日」

聖蹟•靈地•摯友情────孔孟故里尋根之行雜感  思  鐸

對於一個誦讀聖賢典冊的中文系學生而言,能夠親臨歷史現場,身歷其境地瞻仰並感受孔
孟故里的靈氣,該是多麼不可或缺的生命體驗。一個偶然的機緣下,我成了第五屆「孔孟
故里尋根夏令營」的一員,有幸與臺大、東吳、成功、義守等四所大學的師長同學們,共
同飛往齊魯大地,接受山東大學師友的招待。也因而得以遍訪濟南、曲阜、泰安、淄博、
威海等地的名勝,圓滿了多年來的心願。

常言道:「江南出才子,江北出聖人」,而上古聖人的誕生地又幾乎都集中在山東,莫說
本地居民必定引以為傲,如我等初踏上這塊靈地的遠道訪客,也都油然興起敬慕讚歎之意
。十天的行程中,大明湖、趵突泉、千佛山、靈岩寺、劉公島等景點,固然令人流連忘返
,但對我而言,印象與感觸最深者,仍當推孔孟故里和巍巍泰山。

 不廢江河萬古流

當年太史公司馬遷造訪魯地,寫下了這麼一段千載名文:「詩有之:『高山仰止,景行行
止。』雖不能至,然心鄉往之。余讀孔氏書,想見其為人。適魯,觀仲尼廟堂車服禮器,
諸生以時習禮其家,余低迴留之不能去云。天下君王至于賢人眾矣,當時則榮,沒則已焉
。孔子布衣,傳十餘世,學者宗之。自天子王侯,中國言六藝者折中於夫子,可謂至聖矣
!」兩千多年後,我這名同樣「讀孔氏書,想見其為人」的後生小子,也來到了孔廟、孔
林和孔府,雖然此地百年來經歷無數次人為摧殘,再也無福見聞絃歌不輟的往日盛景,然
而從西漢迄於今日,又經六十餘世,孔子其人其學的光輝,終未因時代的磨洗而稍稍褪色
,反而早已為全世界的人們所共識共認。

舉頭凝望著參天的古柏,我不能不再次堅實地肯定,天地之間的確有一超越性的真理,它
普遍地存在於每個人的心中,亙古而不易。烽火兵燹的大患、意識型態的鬥爭,畢竟皆成
為過眼雲煙;而叱吒一時的所謂英雄人物,終究還是得退至開啟人類真智慧、弘揚文化真
價值的聖賢君子後頭。這正是少陵詩中所云:「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那
些喧騰一世的袞袞諸公們,而今安在哉?唯有可大可久的偉岸風骨與濟世學問,巋然以獨
存、歷久而彌新,永遠燭照著萬古的長空!

能與孔孟為一家

孟府、孟廟中的遊客較為稀少,也因此相對清幽許多,有心人能較無干擾地緬懷亞聖的正
氣浩然,乃至孟母的芳猷德範。

當我見到孔子後人所留的「孔孟一家」字樣時,內心激動不已。孟子畢生以學孔子為志,
正如匾額所題的「道闡尼山」,兩位夫子的生命同在一條大道上,先後綻迸出萬丈光芒,
以孔孟為一家,真是毫不為過;今之人若能有志於道,踴躍自強,遙契聖人之心於千載之
上,何嘗不能與孔孟為一家?

又若天下人皆能放下私我、敞開胸懷,為提升生命層次而攜手奮進,又何患四海不能為一
家?由此可知,兩岸同胞本也應是一家人,然其共同根源不在政府、土地、宗族和語言,
而唯在歷史文化。雙方有識者若皆能善護善弘此一血脈,則兩岸情感之和合,將不待人力
而自成;反之,若始終畫地自限,只在現實政治、經濟、外交、軍事上籌量計度,兩岸間
的鴻溝恐將日益加深,最終漸行漸遠。

離開曲阜的途中,我深深感到,對古蹟的至誠瞻仰,往往能夠使人們在數千年時空的洗滌
與激盪下,暫時揚棄本有的短視與成見,昇華出超越性的胸襟眼光,從而認識到蝸角名利
、戲夢人生之外,那無垠浩闊的大千世界,而人們所應該蘄嚮的真正價值,至此也方能一
目了然。

登泰山而小天下

孔子云:「智者樂水,仁者樂山」,過去對此語總是囫圇讀過、不甚了了,直到這次親見
泰山,甚至身在此山之中,才全然曉會孔子此語的深意。

泰山山勢開闊穩重而不陡峻,氣象剛毅而無壓迫,這不正是弟子們眼中「溫而厲,威而不
猛」的夫子形象嗎?又泰山雖兀立平疇、瞻之巖巖,但一天二十四小時,旅人們卻總在此
盤桓流連、絡繹不絕,可知它看似肅穆,其實可親,這不也正是孔夫子「望之儼然,即之
也溫」的仁者風範嗎?我這才明白,孔子所說的仁者樂山,必然是指泰山無疑呀!而當我
通過了十八盤的挑戰,登至泰山頂峰,得以俯瞰群巒之時,突然又對孔子「登泰山而小天
下」的意旨有所領悟。

孔子所登的泰山,深一層來說,其實是胸中之泰山;而所謂的小天下,正是以高曠的胸次
、超拔的見地,俯瞰天下人汲汲營求的名利富貴,無所執著。因此孔子雖然有著不熄的救
世熱情,卻也同時具備了非凡的超世心靈。亭子上的對聯說得好:「跋險驚心,到此浮雲
成夢幻;登高極目,從茲俗慮自銷沈」,那一批又一批的登山客,無不享受著登臨絕頂的
快感,但是「一覽眾山小」的同時,又有幾人能超越凡知俗見,真正攀上了心中的頂峰呢
?

思無邪真情流露

在這段遊覽齊魯大地的豐富旅程中,有一額外的收穫,那便是有幸結識一群至情至性的山
大同學。山東人的性格向來以直爽聞名,而與山大同學們相處的這幾日,我具體印證了此
點。我感受到他們的眼神之中,閃動著至誠無偽的光芒;舉手投足之間,也洋溢著樸實自
然的氣象,《大學》云:「誠於中,形於外」,《孟子》亦云:「胸中正,則眸子瞭焉」
,這絕非刻意造作所能文飾。他們有的剛毅木訥、有的豪邁不羈、有的篤實穩重、有的隨
性灑脫,一個個不同典型的活躍生命,為此次尋根之旅倍添繽紛光彩。

孔子曾經以「思無邪」讚美《詩經》三百首的真情流露,又特別重視禮樂薰化、中和之道
,其最終鵠的,正是在教導人們如何在日用尋常中、待人接物上,達到真、善、美的最佳
狀態。數日來,我發現臺灣與大陸的同學們,無人不陶醉在此種摒除機心、溫情相對的互
動中,不禁暗想:儒學的真精神何需遠求?其實已在此中體現了呀!只是多數時候的人們
,不能如我們此時一般,自然而然地進入心靈的原鄉罷了!

今日的臺灣社會,以及日益邁入工商生活的大陸沿海地區,如何在追求經濟躍進、都市發
展的同時,保有農村中蘊蓄著的淳厚人情與懇摯交誼?真是一個值得我們共同省思與努力
的課題。

十天匆匆已過,而方寸中早已謹慎收藏了瞻禮聖蹟、參訪靈地的無數感悟,行囊中也滿溢
著眾多山大友朋的殷殷祝福。歸程的飛機上,我心懷感恩,感恩一切有緣相遇的人們,包
括臺灣的、山大的師長與同學們、盡責的導遊、司機、飯店廚師、服務員、海關人員…等
等,當我思維著此行對我有恩之人竟是這般數不勝數,便不禁歡喜歎道:這是何等幸福美
好的旅行!小小的尋根之旅如此,擴及整個人生又何獨不然?倘若在漫漫人生道途中,我
們都能夠心懷感恩地踏上每一步,那麼我們的人生,必然也都將是一次幸福美好的長途旅
行!

行文至此,擱筆闔眼,心中盼望兩岸人民的將來,都能夠同樣地幸福、美好!我默默地祈
願、深深地祝福………。

知寒送暖──劉廷式的婚姻故事  一   凡

劉廷式曰:「若緣色生愛,緣愛生哀,色衰愛絕,於義何有?」

婚姻是一個人一生中的大事,從一個人對於婚姻的態度,能夠了解一個人內在的修為與品
性。對於婚姻對象的選擇,應該重視對方內在之賢德與否,勝過外表的年輕貌美,這正是
《論語》中所謂「賢賢易色」的觀點所在。現代人的婚姻觀日漸淡薄,往往因為一言不和
或是一時的經濟問題而宣告破裂,人與人之間的情義是否還存在呢?夫妻之間的恩愛到底
是從何而生的呢?且讀完這一篇故事,讓我們閉起貪婪美色的雙眼,回味一下這古典而溫
暖的人情味吧!

劉廷式是北宋齊州人氏,在蘇軾任密州(今山東青島市高密)太守之時,前來接風洗塵的
正是密州通守劉廷式。當時年約四十歲,河南口音,衣著樸素,為人忠厚、老成。在他年
輕時發生了這麼一段故事,一直為人津津樂道,也因此蘇軾為文讚美他人品的高潔。

劉廷式年輕時與一位鄰家女子訂下婚約,後來他進入太學,經過五年的苦讀終於考取了進
士。心情雀躍的他迫不及待地回家鄉準備成親,誰知等他回到家鄉時,早已人事全非,鄰
家老翁已經過世,家道頓然中落,鄰家女子傷心悲痛以致雙目失明。劉廷式明白了這個情
形,卻不因此違背婚約,依然選擇吉日良辰要舉行婚禮。

鄰女卻推辭說:「我如今雙目失明,形同廢人,門不當戶不對,怎能嫁你為妻呢?」

劉廷式回答說﹕「既然我早與令尊翁有約,豈可因為尊翁已死、孝女哭瞎了雙眼,而違約
忘信呢?這可是一生的承諾啊!」

劉廷式有情有義的一番話,讓所有在場的人都為之動容,兩人終成眷屬,婚姻生活和諧而
幸福,並且生了兩個兒子。一直到劉廷式到密州城任官時,夫人因病而逝世,他哭得很傷
心。

當時任太守的蘇軾安慰劉廷式說:「我聽說悲哀是由愛念才產生的,愛念又是由於美色所
引起的。你娶了盲女,愛從何而生呢?」

劉廷式回答:「我只知道死去的是妻子,所哭的也是妻子而已,她是否目盲並不重要啊!
如果真是因為美色而產生愛念,因為愛情而產生悲哀,當美色衰退而愛念斷絕時,哪裡還
有所謂的情與義呢?難道在街市上倚門賣笑,騷首弄姿的風塵女子,都可以娶回家做妻子
嗎?」

蘇軾聽了,十分感歎佩服。後來盲女所生的兩個兒子,參加科舉考試也都登第。

自古中國社會安定的基礎,即在於重義輕利,為所當為。大至家國往來、君臣應對,小至
人我相待、夫妻相處皆然,做人定要有格、有原則,而不隨順習氣放縱自我。在這大前提
下,夫妻結合的意義,絕不是只追求現前的歡樂,而是要互相扶持照顧,苦樂與共,一同
成長。透過家族的群體生活,了解彼此的責任義務,所謂「家庭即道場」,即是能在家庭
中焠鍊出人性光華的本質,實踐生命的意義。

現代夫妻的婚姻相處中,就是缺乏這種「一體同心」的觀念與志向,因此婚約價值淺薄,
難以持久。誤以為溝通就是伶牙俐齒的談與說,其實真是大大的錯解了溝通的本意。溝通
應重在心意的相通,只要時時「知寒送暖」,兩人之間就沒有溝渠,一家和樂融融、同心
同德同志向,古人能擁有,今人為何就獨無呢?只要細心、盡心、恆心經營,相信積善之
家必有餘慶。 

婚姻二三事 懷 德 

隨著時代的更迭和演變,現代人對於「婚姻」的看法已大異於以往,「慎重」的心態漸漸
被「隨性」所取代,以致於離婚率逐年攀升。君不見「單親家庭」已成為今日普遍的社會
現象,其所隱藏的社會問題,已不容吾人輕忽和漠視。

雖然有人將離婚率的升高解釋為現代人的自主意識抬頭,但畢竟沒有人願意用離婚來彰顯
自己對人生的自主權。因此,明瞭造成離婚的潛在原因,就成了現代有心經營婚姻生活的
男女不得不注意的事項了。美國政府曾針對其國內夫妻離婚的原因進行調查,雖然國情不
同,但也可以做為借鏡。其調查報告顯示,婚姻人口中,在十年內離婚者已佔總數的三分
之一,而有如下情況的夫妻,則較容易走上「勞燕分飛」之路:一、太早結婚;二、沒有
宗教信仰;三、父母是離婚者;四、婚前生子(女)或婚後無子(女)。其中,「太早結
婚」指的是在二十歲前結婚。資料顯示,十八歲前結婚者,有將近半數離婚;二十歲前結
婚者,也有四成最後步上「分道揚鑣」之途。而在離婚夫妻當中,有四成六的人沒有宗教
信仰,可見,宗教對於婚姻生活的穩定具有相當的效力。再者,離婚婦女當中,有四成三
的人來自單親家庭,可見,父母婚姻的破裂對於子女的婚姻也有不小的殺傷力。最後,婚
前生子的婦女在十年內離婚者高達五成,而婚後無子的婦女也有將近半數在最後重回單身
之路。

美國的婚姻狀況普查資料或許未必與國人的狀況相符,但從這些數據當中,我們應可感受
到現代婚姻生活經營的不易,和離婚對於個人、子女乃至社會的挫傷。在「速食愛情」已
成司空見慣的時代,現代男女若真要擁有幸福,除了「感覺」的指引外,恐怕更需要多一
點理性的思索和真誠的對待。 

水窮處•雲起時 瑜 揚 

    中歲頗好道,晚家南山陲。
    興來每獨往,勝事空自知。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偶然值林叟,談笑無還期。
       ─── 王維〈終南別業〉

中年以後,我對學佛頗感興趣,到了晚年,就在終南山邊購置園林房舍,做為隱居生活的
處所。興致一來的時候,我每每獨自一人前往那兒,安享隱居的幽靜、閒適;秀麗、脫俗
的山水景緻,只有我懂得品味、欣賞。在山中漫無目的地行走,不知不覺竟走到了流水的
盡頭,前方無路可走,索性就坐下來端詳悠悠飄過山間的白雲。在寂靜無人的樹林裡,偶
爾會遇到幽居此地的老人家,我們雖然素不相識,卻也因話題的投機、契合,在談笑中忘
了歸去的時間。

在盛唐詩人王維的諸作當中,這首在晚年所寫的〈終南別業〉,相信是大家耳熟能詳的。
詩中所流露,對於出塵生活的嚮往,以及擺脫世俗羈絆的灑脫、自在,看在庸庸碌碌,整
天如陀螺般轉個不停的現代人眼裡,真是不勝艷羨之情。王維早年對於仕途其實是相當積
極的,從他所作的邊塞詩中,就可以看出他充滿建功立業的熱情和雄心(註一)。王維之
所以欲從政壇淡出,除了因為學佛的因素之外,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在於對朝廷的昏庸腐敗
感到失望(註二)。面對小人當道,朝政漸走下坡,他若同流合污,似乎仍有受用不盡的
榮華富貴。但他選擇轉過身去,走向山林,對利祿功名的呼喚保持緘默。他這個「出走」
的動作或許撼動不了邪惡的高層勢力,但在他傾心山水所吟誦的詩句之間,我們卻可以看
到他對於理想的堅持。

〈終南別業〉這首詩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句子,即脛聯的「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行到水窮處」可視為人生路上偶然遭遇困厄、橫逆的象徵;「坐看雲起時」則代表一種隨
遇而安,不因一時不如意而憂悲苦惱的樂觀心態。吾人在人生過程中逢遇「此路不通」的
窘境時,多會低下頭來懊悔沮喪、顧影自憐一番,很少會抬抬頭,瞧瞧眼前另一片截然不
同的風景。在朝為官的王維,面對無力回天的衰敗政局,面對抱負的無法施展,似乎沒有
憂悶、抑鬱太久,因為嚮往的隱居生活才正要開始呢!吾人走到人生路上的「水窮處」時
,心情又何必因此而灰黯?就席地而坐,好好仰望天際吧!因為那絢爛多姿的雲彩,馬上
就要升起了!

註一:如〈從軍行〉:「吹角動行人,喧喧行人起。笳悲馬嘶亂,爭渡金河水(金一作
黃)。日暮沙漠垂,戰聲煙塵裡。盡繫名王頸,歸來報天子。」

註二:唐玄宗開元二十四年,良相張九齡被迫下臺,玄宗改命奸佞李林甫為相,時任「右
拾遺」(案:諫官,掌供奉諷諫,以救補人主言行的缺失。)的王維對此大感失望。

論語簡說(六十四)  子 圓

八佾第三

子謂韶,盡美矣,又盡善也;謂武,盡美矣,未盡善也。

孔子談論舜王時所制訂的《韶》樂說:美好到了極點,而且中正和平,完善至極。評論周
武王時制訂的《武》樂說:美好到了極點,只是有殺伐之聲,還不夠完善。

「子謂《韶》,盡美矣,又盡善也。」古代立國先蓋太廟,祭祀祖先,祭祀有禮必有樂,
製作禮樂歌功頌德必須與事實相符。《詩經》中風、雅、頌三種體例中,頌就是祭太廟時
,歌頌祖先豐功偉業的音樂。春秋時吳國公子季札就能觀樂知國政,從各國音樂裡,了解
辦政治的實際情形。《韶》樂是舜王接受堯王禪讓天下,立國之初所作的樂。表達舜王的
政治清明美好,以及禪讓政治所呈現中正和平的境界。

另外,中國古代製作音律,是根據時令訂出來,有六律六呂,共十二根管。把它埋於地下
,管的上端用葭灰覆蓋,等到時間一交全年十二節氣,葭灰就衝出管外,所以製作的音律
配合天時,當然和我們息息相關。

「謂《武》,盡美矣,未盡善也。」《武》是周武王繼承文王,在孟津會師伐紂,得到天
下時所作的樂曲。曲中敘說武王政治美好,只是音樂之中仍有殺伐之聲,不像《韶》樂中
正和平,完善至極。

商朝湯王伐夏桀,周武王伐商紂,都是為人民著想,解救人民於水深火熱之中,是弔民伐
罪、順乎天而應乎人的大作為。孔子講「民為邦本」,孟子講「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
輕。」都是重視人民。而孟子更說武王伐紂,是殺了一個貪婪自私的獨夫,並未聽說武王
是以臣弒君的罪人。本章中《武》樂未盡善,孔子並非貶低武王之德,只是樂曲中稍微流
露殺伐的商聲,不似《韶》樂自始至終,都表現中正和平的宮調。

音樂是調理七情的藝術,古代講究君子不可一天沒有音樂陶冶。就是藉著音樂讓情緒發而
皆中節,不因失控而釀成大禍。今日社會要慎選樂曲,多聽中正和平的典雅音樂,並注意
內心情緒的起伏,在倫常大道之中,方能安住自得。

禮毋不敬  吉 光

世有無知之人,不能一概禮待鄉曲,而因人的富貴貧賤,設為高下等級,見有資財有官職
者,則禮恭而心敬,資財愈多官職愈高,則恭敬又加焉。至視貧者賤者,則禮傲而心慢,
曾不少顧恤。殊不知彼之富貴,非我之榮,彼之貧賤,非我之辱,何用高下分別如此。長
厚有識君子,必不然也。 (南宋 袁采《袁氏世範》)

世上有一些無知的人,不懂得以同樣的態度,禮待鄉鄰,卻因人的富貴貧賤,去分高下等
級。看到有財富有官職的人,就禮貌恭順而心裡崇敬,財產越多官位越高,就會越加崇敬
。至于看到貧賤的人,便禮節傲慢心裡鄙夷,不曾稍微有點憐惜之心。他們那裡知道,那
些人的富貴並不是我的榮耀,另一些人的貧賤也不是我的恥辱,我何必去給他們分個高下
呢?敦厚的人,有見識的君子們,一定不會這樣做。

聽眾多得法少

隋代智者大師,應邀到瓦官寺說法。最初四十人共坐聆聽,有二十人得法。第二年聽眾漸
多,一百人共坐聆聽,也是二十人得法。第三年,多達二百人共坐聆聽,卻減為十人得法
。往後,徒眾愈增愈多,得法的人反而愈來愈少。智者大師便離開瓦官寺,進入天臺山用
功。(見《天臺智者大師別傳》)

蓮葉的靈感

塗料、紡織及汽車擋風玻璃等相關業者,經常由蓮葉的防水現象中尋找靈感。在許多文化
中,蓮葉皆象徵純淨,乃是因為它有自我潔淨的能力,當雨水落在葉面,水滴在表面形成
滾動的水珠,同時帶走灰塵,此即所謂的蓮花效應。(見《奈米科學網》〈奈米小辭典〉)
。

守禮卜得吉兆  

春秋衛國大夫石駘仲去世後,因為正妻無子,庶子六人必須通過龜卜的方式確定誰為繼承
人。卜者說:「卜前如果沐浴佩玉,容易占得吉兆。」於是其中五人便依卜者之言,沐浴
佩玉。只有石祁子獨自堅持守孝,說:「哪有在父親的喪期裡沐浴佩玉的呢?」結果,石
祁子占得吉兆。(見《禮記》〈檀弓〉)

解毒良方

雪公云,今日毒很多,惟有聰明人能解毒,解毒必須事先準備。準備什麼?《論語》與佛
法。可惜的是,你們不能信。共中有不共,必須自己有解藥,首先必須找老師,佛、孔子
為我的老師。《論語》是孔子之言,依《論語》來實行,可以解毒。

博大渾厚剛柔相濟──「等慈寺碑」

全稱《等慈寺塔紀銘》,唐貞觀十一年〈637〉後立。顏師古撰,無書者名。正書,三十二
行,行六十五字。

在唐代的碑刻中,《等慈寺碑》是少數出自士大夫之手,既帶有明顯的北碑餘韻,又不失
唐楷風姿的碑刻之一。透過此作品,讓我們同時看到北方民族豪爽剽悍的性格和南方民族
溫雅細膩的氣質,這正是中國傳統書法美學「剛柔相濟」的特殊魅力。

本碑用筆,起筆處多露鋒而轉角處用方筆,這是明顯的北碑風格,顯得勁峭雄峻。而在部
分筆劃的中段和收筆處,又使用圓筆和回鋒,加上字體結構的規範化處理,使作品產生端
莊、飽滿、安詳的型態。

作為南北書派結合的範例,它成功的克服兩者不足之處,同時又保留了雙方的優點,這是
《等慈寺碑》最吸引人的地方。   

玉五老山子──清朝

「五老」是指宋代的「睢陽五老」,以杜衍為首,另有王渙、畢世長、朱貫、馮平共五人
。在北宋人像畫中,五老宴集題材時常出現,多描寫五人致仕榮歸、福壽綿延情景,表達
作者崇敬與欣羨之意。蘇軾亦曾作詩題詠,詩云「賴得五賢清雅出,俾人敬慕肅容看。」
足見五老清譽深受時人推崇,至今仍傳誦不絕。  

此器以青玉為材質,作山子形,橫十二•八公分,高二十•八公分。頂端保留玉質原貌未
加雕琢,中則刻鏤五老遊山場景。山石陡峭巖洞幽深,蒼鬱松樹聳立山壁之間,常青堅毅
有如五老;山泉順勢傾洩,發出涓涓水聲,一洗塵世煩囂。一老獨於松下遠眺深思,二老
與三童於平臺論景,另有二老順坡而下,營造出寄情山水、悠然忘我意境,讓人品味再三
。

--
獅子吼站 板面介紹:                                         cbs.ntu.edu.tw
教育板, 關懷教人成人的百年志業 (本站精華區完備歡迎參閱)         Education
◆ 修改: 05/10/16  2:13:14 <220.140.22.97> 
Sat Oct 15 01:21:18 2005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