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信

 
明倫月刊353期
#1
美雪
春者•蠢  鞭鼓生

經過數月的苦寒,節氣到了清明,春天的腳步才真正近了。古人以「春露秋霜」來形容後
人因感時而致祭先人的恩澤。《禮記》〈祭義〉:「霜露既降,君子履之,必有悽愴之心
,非其寒之謂。春,雨露既濡,君子履之,必有悚惕之心,如將見之。」

春,為萬物始生之時,寒氣自春轉溫,諸蟲久蟄得蘇,鳥飛蠕動,咸自春發,草木也蔓生
競長。樹梢抽出了新綠,大地也一片鮮嫩,陌上更是百花飄香。任何植物,要移植,要換
土的,也都趕在這時節行動。因為「春」是生長的季節。錯過了節氣,生長的機率將大大
降低,大地就是這麼奇妙!

反觀我們修行人的心,是不是也應該乘著春天的翅膀,努力振奮一番。春者,蠢也。也就
是說在春天的時候,大地萬物蠢然而生。想想修行人心中的念頭,一一蠢然而生,那是何
等景況啊?

春天的大地,生生不息,百花與雜草齊放。如果修行人,正念與妄念,善根與惡根都蠢蠢
欲動的話,就要像園丁修剪枝枒,去蕪存菁,厚培根柢,換土施肥一樣。藉著陽氣之德,
努力耕耘淨法,長養良田,拔除攀蔓於心中的惡習,勤行精進。

語云:「青青翠竹,盡是法身。鬱鬱黃華,無非般若。」雪公詩也云:「花開與木落,天
地自春秋。」世間四時的更替運轉,乃至飛花與落葉,都可以啟悟有心人的道心。而佛法
大無不包,細無不舉,世出世間,無一法不在範圍之中。讓我們藉著蠢然而生的春氣,給
自己的修功,作增上緣吧!

蓮社開端接後人

翕然緇素總來親

十年三睹莊嚴相

定作金臺上上身  

── 元代 李濟

晉朝的慧遠祖師在廬山創立蓮社,開啟了淨土宗的端倪,並接引後進學人;當時聚合了一
百二十三位傑出的出家僧眾與在家居士,前來親近修學。遠公在廬山結社潛修三十多年,
曾於前十一年當中三次在定中目睹阿彌陀佛的莊嚴聖相;這樣深厚踏實的念佛功夫,肯定
能作淨土金臺上的上品上生之身。


唯識三十頌研究(一一三)  智  果

◎加行位(續四)正釋頌文  斷二縛位

※前 言

慈恩大師《述記》九末,以十門釋「加行位」前已略說四門:(一)顯位所由(二)釋位總名(
三)位所修行(四)釋四位名。今當續說(五)正釋頌文,及(六)斷二縛位,今即分別說明之。

(五)正釋頌文

即正釋第二十七首頌「加行位」之四句偈義。《頌》曰:

「現前立少物,謂是唯識性,以有所得故,非實住唯識」。此義云何?

《論》九云:「皆帶相故,未能證實。故說菩薩,此四位中,猶於現前安立少物,謂是唯
識真勝義性。以彼空有二相未除,帶相觀心,有所得故,非實安住真唯識理,彼相滅已,
方實安住。」以上論文初二句總明此偈頌義也,即加行位菩薩,在煖等四種修行階位中,
皆於能觀心上,帶「空有」二相,故未能證入唯識實性。此義云何?即菩薩於加行四位中
,仍然在能觀心上變似真如相,且謂此即是「唯識真勝義性」(「真」者,「勝義」之異
名,簡前三勝義,專指第四勝義也);因為有「空有」二相可得故(即「空」所執相,「有
」依他相,名為「空有」二相。易言之,此菩薩猶觀「二取」為「空」,「識」及「性」
為「有」故)不能實在安住於真唯識理也,必須「空有」二相,悉皆滅盡之後,方能證入
真理。

《唯識自考》卷九亦云:「前二位(「煖」與「頂」位)境空識有;後二位(「忍」與「世第
一」位)能所俱空,空有二相未除故,帶相觀心(即「觀心」上帶「空有」二相),有所得故
,非實住唯識。」

《心要》九載,問曰:「上根之人,直達空有皆不可得,當下安住唯識真勝義性,何須如
此次第修習?」

答曰:「汝今『空有皆不可得』六字,便是所取之名;妄謂『我能直達』,便是能取之識
。煖位止觀,尚未夢見,而言『安住唯識勝義』,夢語刀刀(出自北本《大般涅槃經》卷
八)此之謂也。汝若實證唯識性者,必應頓了唯識之相!如六祖雖不識字,然於性相宗旨,
無不通達,觀彼轉識成智八句偈義,何等透徹!(按:『轉識成智八句偈』者,指《六祖壇
經》〈機緣〉第七載六祖所說之偈曰:

『大圓鏡智性清淨,平等性智心無病,妙觀察智見非功,成所作智同圓鏡,五八六七果因
轉,但用名言無實性,若於轉處不留情,繁興永處那伽定。』)

乃至《法華》、《涅槃》諸經,一入耳根,便達奧義,豈似今人,妄稱悟道,仍於教法粗
疏鹵莽者哉!(即對於三世諸佛所說破無明煩惱之聲、名、句、文,仍然粗率疏忽、莽撞
不謹慎也。)」

上來「正釋頌文」一門已略釋竟。

(六)斷二縛位

二縛,指「相縛」與「麤重縛」也。

「縛」者,拘礙其心也(見《瑜伽論記》卷九)。

 《論》九云:「此加行位,未遣『相縛』,於『麤重縛』,亦未能斷。」

此處「相縛」者,指空有二相之縛也;『麤重縛』者,指二障種子,謂此加行位菩薩,既
未遣除空有二相之「相縛」,當然對於二障種子之『麤重縛』亦未能斷滅也。亦可說「相
縛」為「有漏現行」,「麤重縛」為「有漏種子」,以「有漏相」尚未遣故,「有漏種」
當然亦未能斷也。

上來消文已訖,以下略釋「二縛」。

 (1)相縛

《述記》九末云:「相縛者,謂相分縛見分等也。」亦即所緣之相分,拘礙(阻礙也)能緣
之見分,使不得自在,不了境界如幻,謂之「相縛」。

《論》五亦云:「言相縛者,謂於境相,不能了達如幻事等,由斯見分(為彼)相分所拘,
不得自在,故名相縛。」

《述記》五末釋曰:「謂於境相,不能了知依他緣生,如幻事陽焰等,能緣見分,諸心心
所,為境相分之所拘礙,不得自在,體便麤重,無所明覺,起時硬澀(艱澀不流暢),有分
別相,相分縛心,名相縛也。」

《了義燈》五本云:「心為相所拘,名為相縛,相縛有三:一云,一切相分皆名『相縛』
。(此安慧論師說)二云,但有漏相,即名『相縛』(此護法論師說)三云,據行六度三輪之
相(如行布施等六度時,起自想、他想、施等想,即是「三輪相」存於意中,由此不能度
到彼岸)是為「相縛」。」

今此加行位菩薩,於能觀心上變似真如相,名為「少物」,以彼不能了知此為依他緣生,
猶如幻事,以有所得故,能緣見分,諸心、心所,為此「少物」之所拘礙,不得自在故,
謂此位菩薩,未遣「相縛」也。

 (2)麤重縛

「縛」者,《瑜伽》八云:「令於善行,不隨所欲,故名為「縛」。」《雜集論》六喻云
:「猶如外縛,縛諸眾生,令於二事,不得自在,一者不得隨意遊行,二者於所住處,不
得隨意所作。」

何謂麤重縛?准《瑜伽》五十八文,「麤重縛」即一切有漏法,略有二種:
1、漏麤重──即見修惑種,阿羅漢等修道所斷。 
2、有漏麤重──即是煩惱習氣,阿羅漢、獨覺所未能斷,唯有如來,能究竟斷。

《了義燈》七本云:「麤重不同,略有五種:1、二障種子。2、二障習氣。3、二障現行。
4、諸有漏種。5、一切有漏種及現行。又《清涼疏鈔》二十亦載:「麤重有三:1、現起
麤重──貪瞋癡等,令行者心無堪任故。2、種子麤重──煩惱種子,障諸智故。3、麤重
麤重──實非煩惱,似煩惱故,如身子(即舍利弗)瞋習,畢陵慢習等。」

雖然諸說不同,然以「二障種子」為麤重,則是常義。

故《心要》九云:「麤重縛者,分別二障種子也。」

上來略釋「二縛」已竟。

《瑜伽》五十九載,如世尊言:「相縛縛眾生,亦由麤重縛,善雙修止觀,方乃俱解脫。
」謂由善修止觀,能斷煩惱,故諸「相縛」皆得解脫,「相縛」脫故,諸「麤重縛」,亦
得解脫也。

或問:此加行位菩薩,伏斷多少染惑?

答曰:《論》九載「唯能伏除分別二取,違見道故;於俱生者,及二隨眠,有漏觀心,有
所得故,有分別故,未全伏除,全未能滅。」由上文可知:  

1、全分伏者──由自分別所起之二障現行,以修四尋思、四如實觀故,能全分伏除之。(
以此分別二障之現行,能違「見道」故,今為入「見道」位,非先伏除之不可。)  

2、少分伏者──俱生起之二障現行,未全伏除(以地前道力微劣,失念之時,則俱生煩惱
得起現行故。)  

3、全未斷者──分別、俱生二障之隨眠種子,全未能滅(以此位菩薩,雖是世間有漏智之
至極,然仍未得無漏智故。)

上來「斷二縛位」一門已略釋竟。
  
淨土法門惟佛乃能究盡(下)  雪廬老人

萬般皆是業力

為什麼會輪迴?你所做的事情,種什麼因得什麼果,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沒有種瓜得豆
之理,這就是業力,都是自己造的。能出離三界,成羅漢、成菩薩,這不干別人,都是自
己所造的善業,而在六道裡都是造惡業為多,善惡業混雜。上西方極樂世界是憑著業力,
成佛也是憑著業力,這句話大家記住。

什麼叫業力?你坐在那裡什麼事情也沒有不叫業力,只要有動作,行動就叫做業。諸位上
學有學業、畢業,孔聖人世間法也講業。佛家也講業。凡是學佛的人知道佛法大意:(1)
諸惡莫作。為什麼?我們惡業太多了,往昔所造諸惡業,無量無邊。(2)眾善奉行。善業
有十善業,諸位放生是善業還是惡業?這也是業。善業若細講很難懂,分有漏善、無漏善
和無記善。(3)自淨其意。這是淨業,諸位在念阿彌陀佛,淨業得淨果,要懂得這道理。
做善業若成無漏業,就變成道業,為成佛之因了。

諸位來一次不容易,跟大家談一次話也不容易,佛法講因緣,我學人誠心供養諸位。以下
講的內容若學過唯識或《大乘起信論》就容易明白,佛法裡有十二因緣,眾生迷惑造業受
苦,惑業苦有因果關係。惑是什麼,惑藏在八識田中,一起惑就造業,三細六麤都是業,
十二因緣的第一個是無明,次是行,無明緣行,行緣識………等等,一一有次第。懂或不
懂都要講出來讓大家知道,雖然還不是很了解,這不要緊,重要的是不謗佛。

普通法門的修學次第是「信解行證」,淨土法門講「信願行」,不講「解」,也不講「證
果」,並不是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馬上成佛,講這話的人是外行。淨土宗講「往生」,一般
而言,生是生滅法,不了生死,可知生極樂世界卻不一樣,到極樂世界那裡是上學聽法,
一步一步來,要先斷惑才成就,在娑婆世界裡不能成就,要到西方極樂世界才成就。「成
就」是了生死,先了生死,再說成佛。

帶業往生教義

往生西方是淨業,心淨則國土淨,我們凡夫求往生,連等覺菩薩都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普通法門修行要三大阿僧祇劫才成就,到西方極樂世界短短時間就成就了。我們修的淨業
成功了,阿彌陀佛接引我們去。而在世間造的有漏善,有漏善只得福報,若福報用在世間
享福就不能到極樂世界去。或者所造的是殺盜淫,這些罪業怎麼辦呢?善惡業可以互相抵
銷嗎?這在佛教裡絕對說不通,絕對不合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怎麼會抵銷呢?做善
得善的福報,享完了,還有惡業的果報,惡的果報受完了,若還有善業,再享受善業的果
報。我們在六道輪迴之中出不去,忽而上天堂,忽而下地獄,就是善惡混雜,沒有抵銷的
道理,講不通的。先種下豆子,後來想不要豆子,旁邊再種瓜,但是豆種還是會長出豆子
,瓜種也會長出瓜,不會因你不要豆子了,豆子就不長出來,而被瓜取代,所以善惡是沒
辦法抵銷的。

淨業在那裡呢?在你的本性裡。往生是你的本性。淨業是引業,引你上西方極樂世界去,
那你本性也還有許多善惡業那裡去了呢?還都在你的本性裡。那一個力量大,就跟什麼相
應,淨業力量大就跟阿彌陀佛相應,到極樂世界去,其餘的善惡業還都在本性裡,暫不起
作用,這叫帶業往生。經文上雖然沒這麼明白的寫,但教義上是非常的清楚,若看不懂又
有什麼法子!佛理上有四依法:「依法不依人,依義不依語,依智不依識,依了義不依不
了義」,依義是依佛陀的教義,依識是依你自己的分別、自己的理想,所以帶業往生的道
理一定要明白。

唯佛業盡情空

大家要知道這層道理,非常的重要。若是消業往生,消了業再往生,消什麼業呢?把惡業
消了還有道理,善業也消了,十善業、五根、五力、八正道業等正業都消了,什麼都沒有
了,若是真能業盡情空,那只有佛。極樂世界有四土,其中第三實報莊嚴土,所謂實報,
可見還有業,有業才有報;第四常寂光淨土就沒有報了,除了常寂光淨土外都有報。《仁
王護國經》說:「三賢十聖住果報,唯佛一人居淨土。」只有佛是在常寂光淨土。我們誰
懂得業,凡夫誰敢說懂得業,連大菩薩都不甚清楚,凡夫更難懂了。

大家要把《華嚴經》研究熟悉,《華嚴經》是圓教,經中的普賢菩薩到了第八真如回向以
後,進入第九回向有微妙智才懂得業,不到普賢菩薩的境界是不懂得業,第八回向以下的
菩薩都不懂,羅漢當然也不懂,何況凡夫更不懂,現在卻有人狂妄大肆放言消業往生,不
知而言,真是害人不淺啊!

本人沒學問,薄地凡夫,外號不通,只是根據祖師註解,當錄音帶轉述供養諸位,別忘了
這是當生成就的法門,祝各位都帶業往生,當生成就。  (下)

不受虛譽

印祖說:

光一生不肯虛譽人,亦甚惡人之虛譽我。

光已七十有九,再過三十二日,則八十矣。然朝不保夕,恐未必至八十而死。無論在生已
死,切不可用今人之惡派,妄為讚譽。

光《文鈔》中,于我父母師長均不提及者,蓋恐人疑為飾說,致成大辱耳。今人父母師長
去世,求名人題贊。光極不願隨順此惡派,而辱及其親與師也。

我死之後,當極力提倡淨土法門。令見聞者生為賢善,死生樂邦,此則唯功而無過。若妄
作贊誄,則是毀之於眾也。千祈勿襲此惡派。(復真淨居士書)》

典型夙昔之十四──章嘉大師  智 展

章嘉大師(一八九0──一九五七),生於青海省大通縣,是藏族人。在蒙藏地區,當地
人不稱他為「大師」,而尊他為「呼圖克圖」。「呼圖克圖」是蒙古語,譯為中文有「明
心見性」、「生死自在」之意。本文所介紹的章嘉大師,其實是章嘉呼圖克圖第十九世。
據說,釋迦牟尼佛在世時,有弟子名曰「尊達」,是證得阿羅漢果的聖人。由於尊達長者
發願度眾,因此壽命盡後,便隨緣示現,弘化十方。第一世到第三世都降生在印度,第四
世到第十二世則轉生到西藏,而從第十三世到第十九世則示跡於青海。章嘉大師即是蒙藏
諸多佛教信眾心目中的「再來人」,也是他們信仰的導師。

從清末到民國,章嘉大師均受到當政者的普遍推崇,八年抗戰期間,更因號召蒙藏人民加
入抗戰建國大計,而被封為「護國大師」(榮譽與達賴、班禪相等)。民國三十七年,受
聘為總統府資政;三十八年隨政府來臺後,於四十一年當選為中國佛教會理事長。在臺八
年期間,大師對於戰後初期佛教在臺灣的弘傳、流佈,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其中最引
人矚目的成就,便是與日本政府交涉,將玄奘大師靈骨(頂骨)迎回臺灣供養(於今南投
日月潭玄奘寺)。

在那個佛教慘澹經營的年代,一位密宗高僧能受到國內緇素共同的景仰,其行誼必然有過
人之處。以下,本文將透過幾位大德對於大師的點滴描述,來窺探其不凡之所以然。

慈祥和藹 不驕不慢

陳志賡居士在〈懷念章嘉大師〉一文中,曾將大師之所以堪為修行者的典範,歸因於他具
備了如下特質:一、「生活儉樸」;二、「待人慈祥和藹」;三、「戒律行持極嚴」;四
、「博學勤修,精通漢滿回藏文字」。

關於章嘉大師的「慈祥和藹」,道源老法師曾留下深刻印象(見〈對於章嘉大師之認識〉
一文):「中國佛教會第二屆改選,(章嘉)大師聯任理事長,我則被選為理事。………
在會場上,第一次得睹大師之面。看見大師之面貌莊嚴,態度雍容,舉止大方,談吐溫雅
,適與我想像中之大師相反。蓋凡一般人,鮮有不被環境轉易者;如做官者則有做官者的
架子,為師者則有為師者的威嚴,是皆於不知不覺中養成的一種習氣。大師在蒙古,其地
位之高,無與比擬;在政府乃是總統府的資政,在他的環境中,一定會養成一種貢高我慢
的習氣的。而今則大不然,非有大善根大修養者,曷克如是?這是我對於大師見面之後的
認識。」

持戒極嚴 一絲不苟

至於章嘉大師的修持工夫,道源老法師對他在「持戒」上的嚴謹,亦推崇備至:「四十四
年夏天,中國佛教會組織一個弘法團,由(章嘉)大師領導,往中南部弘法。………於(
六月)六日下午,先到臺北十普寺。是日晚,由大師備辦素齋,與諸團員餞行。但是大師
自己不吃!我才知道大師是『過午不食』的!不但是『過午不食』,而且是『日中一食』
!這真是出乎意料之外了!在我的想像中,喇嘛是吃肉的!而大師不是普通的喇嘛,乃是
『特別的大喇嘛』,而且是『喇嘛官』!他的生活,一定是養尊處優,早已官僚化了,那
裡知道他能以『隨緣不變』,確守出家人的本分,而這樣精嚴戒律呢!
    ………
出發之後,每到一個地方,皆有盛大的歡迎。大師坐在小汽車內,前面是音樂隊開道;音
樂是步行的,小汽車亦步行化了。兩邊的人群,還要爭著看活佛,於是小汽車被包圍得一
點風也沒有了。差不多像一個蒸籠!與大師同車的人,皆熱不可耐,亦下車去步行了。獨
大師處之泰然!且從來沒有看見大師出過汗!若無定力,曷克如此!?

此行最苦的事再莫過於『吃齋』了!上二十多樣菜,坐兩三個鐘頭,結果沒有飯吃。中午
沒有飯,大師固然沒有吃;可是下午有飯,大師也不吃了。一天如是,天天皆然;從來也
沒看見大師吃過什麼點心。不有定力,焉能如此!?」

重視禮制 中規中矩

章嘉大師雖為方外之人,但對於中國儒家所宣揚的「倫理」卻相當重視。林競居士在〈章
嘉大師和我的因緣〉一文中就曾說,他最欽佩大師的地方,就在於大師禮節的周到,以及
良好的禮教修養。

前文曾引道源老法師的文章,彰顯章嘉大師的不凡行誼,道老在文中所記述的一件事,似
乎也可以印證大師對於禮制的講求:「到了日月潭,住在龍湖閣樓上。南投縣議長蔡鐵龍
先生,請大師去看看準備修建『三藏塔寺』的基地。大家都在等著出發,而大師忽然不去
了!我去問大師,大師說:『他們叫我去『破土』,佛教會尚未決議,我如何能去破土呢
?』我說:『沒有聽說請大師去破土呀!』大師說:『門口不是貼著很大的標語嗎?』我
出來一看,果然貼著大張紅紙,寫的是『請章嘉活佛舉行三藏塔寺破土典禮』。於是我問
蔡議長:『佛教會尚未決議,你們怎麼可以請大師舉行破土典禮呢?』蔡議長說:『這是
鄉公所隨便寫的。』於是由蔡議長負責,只是去看看地勢好不好,決不是去破土,大師才
起身出發。由是可見大師做事,是如何的細心,如何的認真,如何的尊重佛教會了。」

章嘉大師曾任菩提樹雜誌社名譽社長,與當時的社長李雪廬老居士,都致力於淨土法門的
弘揚。陳志賡居士在〈懷念章嘉大師〉文中歸納大師的修持與弘法精神時就曾提到:「大
師以不離娑婆而登極樂世界為修行之觀念,廣度眾生,使無地獄之苦,而有西方之樂。」
可見,大師雖為密宗導師,然值此末法時代,亦勸人發願生西,了生脫死,究竟圓滿佛果
。

大師於民國四十六年三月四日示寂入滅,享年六十九歲。因病(胃癌)赴日就醫期間(四
十五年十月三十一日至四十六年一月十五日),即預留遺命,交辦後事。往生後,遺體於
北投進行荼毘,火化當中,有不可思議之瑞相出現。陳志賡居士文載:「靈龕在北投火化
時,正值陰雨濛黯,日輪無光。而火焰透上雲層,現蓮花狀,光彩奪目,異香飄聞十里外
。有粵籍林君見聞於士林鎮,言之鑿鑿。」火化後,撿出舍利數千顆,舍利花若干株,皆
為定慧熏修功深之明證。

綜合前文所述,可知「大師」之名絕非來自於崇隆的地位,或不可測的「聖人轉世」之說
,而是奠基在踏實穩健的修行,和益世度眾的廣大悲心。章嘉大師雖已往生多年,然而展
讀其行誼、事蹟,依然為修行人留下了足堪效法的範式。

註:文中引文部分,參見菩提樹雜誌第五十三期。

上水行船  雪廬老人

搖槳(修眾)

掛帆(主七)

拉索(引念)

掌舵(開示)

 (案:共修念佛,如逆水行舟「上水行船」。同修大眾有如船裡搖漿的水手,主七大德,
則是如懂得何時要掛帆、收帆的老水手。引領大眾念佛的維那,恰似牽索拽船的船夫,而
開示的大德,正如掌握船行方向的舵手。共修像是逆水而行的船隻,必得具備這些眾緣,
才能迎風而上,稍有疏懶懈怠,就有翻船的危險。)

印祖十念記數念佛法及與其他攝心念佛法的比較(上)  火 蓮

淨土法門以信、願、行三法為宗,在行方面,印光大師推崇《大佛頂佛首楞嚴經》〈大勢
至菩薩念佛圓通章〉「都攝六根,淨念相繼」的念佛方法,稱〈圓通章〉是念佛最妙開示
。〈圓通章〉的念佛方法,又稱為攝心念佛。而為了對治末世念佛人的妄想和散亂心,印
光大師比較各種念佛方法的利弊,又發明了一種具體的攝心念佛方法,即十念記數念佛法
。
一、大師發明十念記數念佛法的時間

《印光法師文鈔三編》卷一〈復丁福保居士書四〉大師開示:

「十念一法,乃慈雲懺主為國王大臣政事多端,無暇專修者設。又欲令其淨心一心,故立
盡一口氣為一念之法。俾其心隨氣攝,無從散亂。其法之妙,非智莫知。然只可晨朝一用
,或朝暮並日中三用,再不可多,多則傷氣受病。切不可謂此法最能攝心,令其常用,則
為害不小。

念佛聲默,須視其地其境何如耳。若朗念無礙者,宜於特行念佛儀軌時朗念。然只可聽其
自然,不可過為大聲。過為大聲,或致傷氣受病。倘所處之境地不宜朗念,則只可小聲念
,及金剛持。其功德唯在專心致志,音聲猶屬小焉者耳。除特行念佛外,若終日常念,固
宜小聲念,金剛念,默念。以朗聲常念,必至於傷氣。未證法身,必須調停得中,方可唯
益無損耳。朗念費力,默持易昏。

散持雖亦功德難思,較之攝心淨念,何啻天淵。光于此數則,曾頗費研窮。去歲得一巧方
便法,書示知己,皆同讚歎。若已成片,固不須此。若未成片,及一切初機用之,皆無不
宜,唯益無損。閣下即無須此法,亦當為修淨宗不得其門者試之,以普告來哲云。其法在
《印光文鈔》,第四十五紙第八行下,祈檢之。」

該信落款時間寫「民六 六月廿三」,但根據大師〈《印光法師嘉言錄》題詞並序〉、〈
《印光法師文鈔續編》發刊序〉,《增廣印光法師文鈔》徐蔚如原跋,最早的《印光法師
文鈔》是在民國七年出版。《增廣印光法師文鈔》徐蔚如原跋中說,戊午春,以歷年搜訪
所得之文二十二篇,印于京師,是為初編。《印光法師文鈔三編》卷一〈復丁福保居士書
三〉中,也介紹「彼遂遍詢友人,得其蕪稿若干篇,並佛報中所錄,排以刷印。今春三月
末,持三十本至山訪光,又將其餘蕪稿,一併要去。擬欲將已印未印一併編輯,刻諸棗梨
。」

據此可以考定三編〈復丁福保居士〉書一至書四所署時間「民六」,應是傳寫之誤,正確
時間為民國七年。這樣根據「去歲得一巧方便法」,可以推定大師發明十念記數念佛法的
時間,為民國六年。

根據大師「其法在《印光文鈔》第四十五紙第八行下」的指示,查閱民國七年徐蔚如居士
刻印的《印光法師文鈔》,在相應的位置確實有一段關於十念記數念佛的開示,其信就是
《增廣文鈔》卷一前面的〈復永嘉某居士書三〉,有關十念記數念佛的開示,這段開示在
一九一九年和一九二0的《印光法師文鈔》都保留著,但到《增廣印光法師文鈔》則略去
了。

二、大師如何發明十念記數念佛法

慈舟法師在「大師教我念佛方法」一文(《印光大師全集》第七冊)中回憶道:

「舟因大師十周紀念,想起昔年大師送舟于靈岩為住持時,得大師開示念佛之法,須在心
中記一句至十句數,十句再十句,十句再十句,常時如是,不用數珠,若以珠計百千萬則
可;舟即依教奉行,果然與前數十年,如一人與萬人敵之難,若有所釋,如是自覺可喜!
一人喻正念,萬人喻雜念。自後於蘇州報國寺見大師時,請問大師此十念法于淨土諸經及
聖賢錄未見出處,大師從何得之?大師笑云:『此借用五停心觀中數息觀以數佛耳。』」

以此可證明十念記數念佛確實為大師所創,是借用數息觀數佛,在念佛的同時還要數佛,
使妄想難以產生。

三、大師對十念記數念佛法的闡述

大師對十念記數念佛法的系統闡述,在民國七年《印光法師文鈔》〈與某居士昆季書三〉
中內容如下:

「光近來得一攝心念佛方法,若已成片,固不須此,若未成片,此法實易為力。當念佛時
,但用十念記數,從一至十,心口念得清清楚楚,耳根聽得清清楚楚,又一句一句記得清
清楚楚。若能從一至十記得清楚,則妄念無從而起。都攝六根,淨念相繼,當以此為前方
便。但用心記,不可掐珠。從一至十,從一至十,不可二十、三十。須知若至二十、三十
,則心力不堪,必致受病。如來所示數息之法,亦只從一至十而止。《蓮宗寶鑑》訛作從
一至十至百至千至萬,為害不小。又此十念與晨朝十念不同,彼以盡一口氣為一念,不論
佛數多少。此以一句為一念。彼只可晨朝一用,常用則傷氣受病。此則從朝至暮,或聲或
默、或快或慢,用之無不相宜。但作務之時,便難記清,當驀直憶念,至作務竟,仍復十
念。若一直記覺費力,當從一至五,從六至十。或從一至三,從四至六,從七至十。隨自
心力,雖兩氣三氣,並不於中稍停,但心作如是記而已。」

在現在流通的《增廣印光法師文鈔》、《文鈔續編》和《三編》中,系統的開示則見於《
增廣文鈔》卷第一〈復高邵麟居士書四〉。內容如下:

「至於念佛,心難歸一。當攝心切念,自能歸一。攝心之法,莫先于至誠懇切。心不至誠
,欲攝莫由。既至誠已,猶未純一,當攝耳諦聽。無論出聲默念,皆須念從心起,聲從口
出,音從耳入。(默念雖不動口,然意地之中,亦仍有口念之相,)心口念得清清楚楚,
耳根聽得清清楚楚,如是攝心,妄念自息矣。如或猶湧妄波,即用十念記數,則全心力量
,施於一聲佛號,雖欲起妄,力不暇及。此攝心念佛之究竟妙法,在昔宏淨土者,尚未談
及。以人根尚利,不須如此,便能歸一故耳。(印光)以心難制伏,方識此法之妙。蓋屢
試屢驗,非率爾臆說。願與天下後世鈍根者共之,令萬修萬人去耳。所謂十念記數者,當
念佛時,從一句至十句,須念得分明,仍須記得分明。至十句已,又須從一句至十句念,
不可二十三十。隨念隨記,不可掐珠,唯憑心記,若十句直記為難,或分為兩氣,則從一
至五,從六至十。若又費力,當從一至三,從四至六,從七至十,作三氣念。念得清楚,
記得清楚,聽得清楚,妄念無處著腳,一心不亂,久當自得耳。

須知此之十念,與晨朝十念,攝妄則同,用功大異。晨朝十念,僅一口氣為一念。不論佛
數多少。此以一句佛為一念。彼唯晨朝十念則可,若二十三十,則傷氣成病。

此則念一句佛,心知一句。念十句佛,心知十句。從一至十,從一至十,縱日念數萬,皆
如是記。不但去妄,最能養神。隨快隨慢,了無滯礙。從朝至暮,無不相宜。較彼掐珠記
數者,利益天殊。彼則身勞而神動,此則身逸而心安。但作事時,或難記數,則懇切直念
。作事既了,仍復攝心記數。則憧憧往來者,朋從於專注一境之佛號中矣。

大勢至謂都攝六根,淨念相繼,得三摩地,斯為第一。利根則不須論。若吾輩之鈍根,舍
此十念記數之法,欲都攝六根,淨念相繼,大難大難。

又須知此攝心念佛之法,乃即淺即深,即小即大之不思議法。但當仰信佛言,切勿以己見
不及,遂生疑惑,致多劫善根,由茲中喪,不能究竟親獲實益,為可哀也。

掐珠念佛,唯宜行住二時。若靜坐養神,由手動故,神不能安,久則受病。此十念記數,
行住坐臥皆無不宜。臥時只宜默念,不可出聲。若出聲,一則不恭,二則傷氣,切記切記
。」

印祖在此提出有系統的攝心辦法,先是「至誠懇切」,再不然就換「攝耳諦聽」,還不行
就得靠「十念記數」。(上)

言說的修行  三 省

凡所言說,但飾文辭。無有義趣,皆名為失。 (摘自《方便心論》)

一切的說話、言語,如果只是講究文辭的華麗動人,卻缺乏實質的內容和意義,便可以說
是一種過失。

說話,是吾人每天必有的動作,不論是自我表達或者與人溝通,似乎都離不開這種方式。
正因為它造作的機率頻繁,所以我們往往也就忽略了對它的監督,對於口沫橫飛的「談」
、天南地北的「說」,視若平常。佛家修行重視「攝心」,即使像「說話」這種生活細節
,也絕不等閒視之。因為形於外的言說,代表的正是內心的狀態,如果說話的內容沒有重
點、沒有意義,徒具虛有其表的形式,那麼,自己內心的散亂無章、空洞無實,便暴露無
遺了。

現代人講究突顯自我特質,因此在說話上都力求標新立異,甚至驚世駭俗。其實,表面的
天花亂墜,或許能眩人耳目於一時,但是,對於明眼人而言,這種浮誇的言說,終究是不
屑一顧的。學佛修行,講究法度、規矩、次第,表現在說話上,應該有條理、有重心,力
戒虛浮。這雖然是不起眼之處,吾人卻應時時自我惕勵。

有德此有人  拾 穗

「君子先慎乎德,有德此有人,有人此有土,有土此有財,有財此有用。」 (《禮記》〈
大學〉)

地利不如人和,凡是有益人和的文化都值得吸收起來,滋養這塊土地。

臺灣文化中勤勤儉儉,野無閒地,充分利用空地種菜,四五十年前的純樸都值得發揚。至
於檳榔西施、好吃風味餐等的飲食男女習情,何可稱得引以為榮的文化?

外國有好的時尚風俗,如母親節等,可與人為善,隨喜慶祝。至於情人節、愚人節,著重
情欲、不信欺人之風,則與國情不合,可不用。

大陸上溺女嬰、賤人命等惡習,自非高尚風俗。開放後的大陸也有值得學習之處,僅舉張
家界的例子。各景點通常有的「禁止吸煙」、「亂扔垃圾罰款」的警告牌,如今的張家界
風景區一塊也沒見著,倒是常見導遊、景區管理員、在景區擺攤的商販們不時彎腰撿垃圾
,提醒煙癮大的煙民滅掉煙頭。原來張家界實行了新規定:「廢除罰款,注重提醒,你扔
我撿,以德服人。」

正如一位管理員所說,遊客是來觀光遊覽,不是來讓你管教的。除少數搗亂者,沒人會喜
歡亂扔垃圾,隨地吐痰,在森林塈l煙。偶有犯者,稍加提示,都會立即改正。然而以前
,遊客即便道歉、改正都不行,只要讓管理員逮住了,不交罰款休想脫身,少則五元多則
五十元。為這種事,遊客與管理員沒少扯皮打架,雙方都覺著自己委屈。

現在好了,以德服人。你在前邊扔,我在後邊撿,邊撿還邊柔聲提醒,看你還好意思扔?
據說,廢除罰款後,遊客不是少了約束,扔得多了,而是在「你扔我撿」的影響下不亂扔
了。聽導遊說,曾有人不注意亂扔了一個礦泉水瓶,一管理員不聲不響上前撿起,那遊客
立刻羞紅了臉,主動掏出一百元認罰。管理員說,我們不罰款,只請您以後注意。在這樣
的德行面前還不改的人,一定為數不多。

至於傳統中國文化,純善的風俗文化,盡在經史子集,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如父慈、子
孝、夫義、婦聽、兄良、弟悌、長惠、幼順、君仁、臣忠等五倫十義觀念風俗,不要因為
他是傳統文化而棄之如敝屣。如能視為傳家之寶,呵護珍惜,用作根本教育,則當前殺父
、殺母,殺幼弱子女、夫妻相殺,盜竊泛濫,淫欲泛濫,詐欺泛濫,這些惡業,當可遏止
。

各種文化差異性很大,只要能福國利民,有益世道人心,都值得包容護持。當每一族群的
固有文化受到尊重時,人心就能和,住在人和的土地上,既安穩又放心,遠遠勝過千軍萬
馬、固若金湯的國防武力。

象山家風  吉 光

南宋年間,江西撫州金溪的陸家,出了六位兄弟,都是一時俊傑。其中陸九齡(復齋)、陸
九韶(梭山)、陸九淵(象山)三位,人稱「金溪三陸」,最為人知。陸氏兄弟之間,時
常互相討論學問,和而不同。偶有閑暇便率領陸家子弟練習騎射,在家中則講習家禮,使
得兄友弟恭的風氣,影響鄉里村社,名聞天下。

當時的陸家,曾出現二百多人同?吃飯的盛況,陸家有嚴格規整的家法,用餐前,先擊鼓三
通,陸家六兄弟和眾子弟在父親陸賀率領下先祭拜祖先,然後一同唱著由陸九韶先生撰寫
的三段《家訓歌》:

聽聽聽聽聽聽聽 ──

勞我以生天理定,若還惰懶必饑寒,莫到饑寒方怨命,虛空自有神明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
衣食生身天付定,酒肉貪多折人壽,經營太甚違天命,定定定定定定定。聽聽聽聽聽聽聽
──

好將孝悌酬身命,更將勤儉答天心,莫把妄思損真性,定定定定定定定,早猛省!

最後,還有一人單獨唱到:「凡聞聲,須有省。照自身,察前境。若方馳鶩速回光,悟得
昨非由一頃。昔人五觀一時領。」唱完後,眾人纔能一起進餐。

這一篇出自民間的家訓用餐歌,呈現中國傳統家庭注重「敬畏天命、勤儉持家、修養心性
」的修身齊家文化。

陸家有一口造型奇特的水井,四周沒有井沿,陸家老祖宗見驛道往來的客人常常暑熱難當
,便共同出資掘一口井,井內嵌有八卦圖。因為陸家的樂施好善,人們很感動,便稱這口
井為「義井」。八百多年來,它一直源源不斷地提供村民汲水生活。

送   春  瑜 揚

草樹知春不久歸,

百般紅紫鬥芳菲。

楊花榆莢無才思,

惟解漫天作雪飛。

── 唐•韓愈〈晚春〉

草樹們知道春天將要歸去,為了挽留住她,紛紛綻放最鮮豔的花朵,彼此爭奇鬥豔,將大
地妝點成一片萬紫千紅。而柳絮、榆莢因為沒有耀眼的色彩和迷人的香味,只能隨風飄散
幻化成飛雪,聊為晚春增添些許風情了。

韓愈的詩作自古以「奇險」著稱,因此其中的義蘊總是眾說紛紜。如這首〈晚春〉,有人
說,這是詩人勸人要愛惜光陰,及時向學,不要像「楊花榆莢」一樣,「等閒白了少年頭
,空悲切」;也有人說,這是詩人用「楊花榆莢」來比喻那些沒有文才又愛「野人獻曝」
的人,其中含有嘲諷、揶揄的意味。有人更曲折地解釋,說韓愈在詩中透露欣賞「楊花榆
莢」的自信和勇氣的訊息,乃藉以讚揚當時(按:指唐憲宗元和年間)不為人所重視的詩
人孟郊和賈島。因為當時的詩壇是以平易、輕浮的詩風為主流,而孟、賈二人和韓愈一樣
,詩作都以「奇僻瘦硬」為基調,所以在此詩當中,韓愈表面寫景,實則鼓勵當時與自己
志同道合的詩人,應該不畏流俗的譏諷,勇於創作。以上的種種註解,不管是正中詩人創
作的本意或是「過度詮釋」,總之「詩無達詁」,讀者都可隨自己的角度再讀出新意。不
過,我們倒寧可相信這只是詩人對於所見晚春景緻的單純描摹,因為這首詩的詩題又名〈
游城南晚春〉,遊歷中信手拈來的寫景詩,應該不需要賦予它那麼深沉的用意吧!

詩人想像力豐富,在春天即將離去的時刻,以大地的美景為素材,為它虛擬了一場熱鬧、
繽紛的歡送會。所有的花草樹木,不論顏色艷麗與否,都使出了「看家本領」,在春天臨
去回眸的時候,展現自己最得意的姿態。本來,一個美好季節的落幕,多少是讓人神傷的
,但在這首詩中,我們卻依舊被一種生機盎然、欣欣向榮的氣氛所感染,覺得仍有無限希
望。是啊!春天雖然將要離開,但是心中一些美好的願景,還是要繼續堅持,努力去實現
。「楊花榆莢」都懂得捉住春天的尾巴,為大地點綴一番了,有理想、有目標的人,怎能
失魂落魄,忘卻上進,輸給無情的草木呢?

蒙以養正須用體  智 彥

常聽人言:「現代的小孩越來越難教了」,果真如此嗎?既然「人之初,性本善」,則古
今人性,應當沒有古善而今劣之別。因此社會整體的教育趨勢,倘若真有學童越來越難教
的狀況,問題癥結也應非在學童本身,而在其他外加因素共同促成使然。今且不論社會環
境對孩子所造成的影響如何,為人父母、師長者,不妨先捫心自問:「我是用什麼來要求
、教導孩子?我所教給孩子的,對於成就他幸福圓滿的人生,究竟能提供多少幫助?」

試觀當今各級學校,禮節教育幾乎已經不復存在,學生在校內不會主動向師長行禮,似乎
早已司空見慣、見怪不怪了。莫說教育機關之內的禮節已經土崩瓦解,即便和孩童生活習
慣最息息相關的家庭教育,恐怕也少有家長認真看待禮節教育,並且有能力教導孩子面對
生活中各種場合的合宜禮節吧。如果連禮節這種最基本的立身處世之方都還無法立定腳跟
,則即便知識如何廣博、技能如何精妙,依然無法成就完整的人格,甚至連冀望幸福的生
活都恐怕是緣木求魚。因為失去「禮」的節度,我們的言行舉止便會成為脫?野馬,不但
傷害他人,並且會反過來傷害自身,做得越多就錯得越多,幸福與安樂自是難以企求了。

因此「禮」便是保障社會安寧、生活幸福的重要防線,持之則家齊、國治可期,失之則不
但身不修,更遑論家齊、國治、天下平了。故而古人啟蒙教子,莫不由「禮」著手,以期
收蒙以養正之功,進而作為孩童日後通達天道、經世濟民的基礎。

宋儒程明道云:「講明正學,其道必本於人倫,明乎物理。其學自小學灑掃應對以往,修
其孝悌忠信,周旋禮樂,其所以誘掖激勵漸摩成就之道,皆有節序。其要在於擇善修身,
至於化成天下,自鄉人而可至於聖人之道,其學行皆中於是者為成德。」灑掃應對等禮節
看似小事,卻是上求聖人之道的階石,因此古人教子不務談玄說妙,而處處從生活中最平
凡的儀規落實,至簡易處亦是最穩當處,捨之則無由成就聖賢人格。

朱熹也說:「下學者事也,上達者理也,理只在事中。若真能盡得下學之事,則上達之理
便在此。」事、理本不相捨離,禮節便是上達天理的梯航,道理在此。

至於如何用禮來蒙以養正呢?程伊川云:「古人生子,能食能言而教之小學之法,以豫為
先。人之幼也,知思未有所主,便當以格言至論日陳於前,雖未曉知,且當薰聒,使盈耳
充腹,久自安習,若固有之,雖以他言惑之,不能入也。若為之不豫,及乎稍長,私意偏
好生於內,重口辯言鑠於外,欲其純完,不可得也。」足見教子以禮,並非待其智識漸開
,能夠明白禮之所以為禮以後才教導,而就在「能食能言」的年紀便要令孩童熏習於禮儀
節度、聖賢經教之中。在孩童尚未遠離襁褓,已能初識人事之時,便要開始耳濡目染於禮
節、經典中,久之自能安習於禮而不以為難,否則年紀漸長,不良的習氣日漸滋長,要再
加以裁制便非常困難了。

如何讓孩童在充滿禮節熏習的氣氛中成長呢?自然是由父母、兄長本身做起,因此若要求
孩童學習禮節,必定先由父母本身的實踐禮節開始,上樑先正,方可求下樑不歪,其間本
末先後,為人父母者應當深自檢點與警省。

倘若養正不以禮,將會造成何種惡果呢?張載說:「古人於孩提時已教之禮,今世學不講
,男女從幼便驕惰壞了,到長益凶狠,止為未嘗為子弟之事,則於其親已有物我,不肯屈
下,病根常在。」如果父母寵愛孩子,不能約之以禮,結果愛之適足以害之,只會讓孩子
養成「驕惰」、「凶狠」的習氣。諸位不妨深思:「我希望孩子成為驕惰、凶狠的無用之
人嗎?」如果希望孩子將來能夠成為人才,或者至少足以成為一個「人」,請先從最基本
的日常生活禮節教起、做起吧!否則便如張栻所云:「古人教人,自灑掃應對進退、禮樂
射御之類,皆是栽培涵泳之類。若不下工,坐待有得,而後存養,是枵腹不食而求飽也。
」不從生活禮節來落實,而奢求孩子未來學有所成,恐怕只是說食數寶、妄圖空中樓閣而
已。

古聖先賢的智慧,早已指引我們啟蒙教育最根本的基礎,正在於「禮」,今日為人父母、
師長者,對於孩童的教育,當於此深思之!

若有志為孩子自小在禮節上打好基礎者,建議可先選擇清代秀才李毓秀所著《弟子規》作
為童蒙讀誦本。至於雪廬老人所編《常禮舉要》,除適合兒童讀誦、遵守外,並可同時指
導為人父母、師長者,在生活中具體落實禮節,畢竟身教更勝於言教,孔子云:「子帥以
正,孰敢不正?」蒙以養正須用禮,不也是該從我們自己本身做起嗎?

論語簡說(六十)  子 圓

八佾第三

哀公問社於宰我。宰我對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人戰栗』。
」子聞之,曰:「成事不說,遂事不諫,既往不咎。」

魯哀公向宰我請教社主牌位的事情。宰我回答說:「夏朝用松木,殷商用柏木,周朝用栗
木。周朝用栗木就是使人民戰慄恐懼。」孔子聽到這件事後,說:「事情已成定局,就不
必再說了;已遂行之事,也無法改變,就不必再向哀公提出諫言了;宰我的話雖然不恰當
,但是已經過去了,我也不再追咎了!」

「哀公問社於宰我」,宰我,名予,孔門中言語科傑出的學生。「社」是社主。立國之初
,建有宗廟及社稷,而社稷露天,可得風霜雨露之氣。社稷壇上安放「社主」。魯哀公為
何問社呢?因為社稷壇遇到火災,社主被燒了。哀公此時問社主,其實另有所指,哀公及
宰我之間有默契,一般外人很難知道!

「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戰栗』。」這是宰我回答哀公的話。「
戰栗」同戰慄,是恐懼的意思。夏后氏是夏朝,殷人、周人則是殷朝及周朝。「社主」就
用當地所出的樹木,三代分別用松、柏及栗來安置,不用貴重的木頭。而前兩句「夏后氏
以松,殷人以柏」只是陪襯的話,重要在第三句「周人以栗」。後面再加一句「使民戰栗
」,使百姓及臣下對國家產生恐懼,是怕哀公聽不明白,再加以說明的。哀公當時,魯國
國政早由三家所把持,哀公有意收回國政,此時藉問社,徵詢宰我的意見。宰我藉周朝社
主用栗木,隱喻使人民戰慄的諫言,希望哀公有所作為,削弱三家的權勢。

「子聞之,曰:『成事不說,遂事不諫,既往不咎』」此事宰我並未和孔子商量,所以孔
子聽到了,很含蓄的說「成事不說,遂事不諫,既往不咎」。「成事不說」,指哀公失政
,三家僭越,局勢已成,難再改變,就不要再談論收回國政的話;「遂事不諫」,遂事指
三家掌控魯國國政,已遂行其事,勸哀公立權威懲處三家的諫言,無補於事;「既往不咎
」,這是孔子對自己說的話。「咎」是責備的意思。宰我替哀公出主意,不合時宜,雖然
有失言之過,已經過去了,就不再責備他。但這並不表示三家不必削弱,而是希望宰我做
到「臨事而懼,好謀而成」,欲成大事必須謹慎,謀定而後動。否則舉事不成,害人害己
。

從本章經文看出孔子言語含蓄,處事謹慎的態度。使當事人知所警惕,又讓不成熟的舉動
,消弭於無形,正是我們研讀本章應當用心的地方!

家庭氣氛 治 煩

仁者之家,父子愉愉如也;夫婦雍雍如也,兄弟伯伯如也,僮仆訢訢如也,一家之氣象融
融如也。義者之家,父子凜凜如也。夫婦嗃嗃如也,兄弟翼翼如也,僮仆肅肅如也,一家
之氣象栗栗如也。仁者以恩勝其流也,知和而和;義者以嚴勝其流也,疏而寡恩。故聖人
之居家也,仁以主之,義以輔之;洽其太和之情,但不潰其防斯已矣。(明 呂坤《呻吟語
》)

仁風濃厚的家庭,父執輩們神情和悅,晚輩的言語和順;夫妻之間態度溫和,相互尊重;
兄弟們互相關心禮讓;甚至僕傭們,也是一副歡喜的樣子,整個家裡充滿了溫馨祥和。

講求正義的家庭,長輩們的神情嚴肅,晚輩自然表現出敬畏的態度;夫妻之間態度冷峻,
言辭嚴厲,兄弟之間的言行則是小心謹慎,僕傭們畢恭畢敬,不敢言笑,整個家庭呈現嚴
肅靜穆的氣氛。

仁厚的人因為太重恩情,容易流於只知和氣而不知節制。正義感很重的人則太過於嚴謹,
骨肉之間往往流於疏離,而缺乏情誼。

所以聖人居家的態度,以仁厚為主,再配合正義,讓家人的情感融洽平和,又不致於敗壞
禮義。

天  使

《起世經》云:「有三天使在於世間,所謂老、病、死也。」佛說,眾生造作惡業,死後
墮落惡道,閻王見他來了,以悲愍的心訶斥他說:「從前你在人間,有沒有見到衰老、病
痛、死亡啊?這是上天派來警告你的三位使者,你怎麼還放逸不知警覺,放縱身口意,貪
愛各種染塵,不懂得布施持戒,自我調伏呢?」

健  康  

信仰讓身體更健康。根據杜克大學醫學中心的研究,每週至少參加一次宗教聚會的人免疫
系統蛋白質interleukin-6,比不參加的人少,可以減少罹患癌症和心臟病的機率。哈佛
大學醫學院教授指出,教友比較健康,可能因為社交活動及禱告,都可以讓身體放鬆,壓
力減輕。(美國《預防》雜誌)  

反  省     

宋朝的趙,用投豆來檢驗一天的得失。他的書房有三個盒子,每晚睡覺前,總結一天的言
行,如果有一件好事情或一個好念頭,就取一顆黃豆放進一個盒子,如果有一件壞事情或
一個壞念頭,就往另一個盒子堜韙@顆黑豆。起初,黑豆比黃豆多,後來黃豆越來越多,
而黑豆越來越少,趙也終於成為高尚人士。

留  意

雪公云,吾講經、講書,聽的人很多,有生人、熟人,吾都知道,你心中有他,他心中才
有你。你看他是路人,他心中就沒有你。如果你都看不起人,人何故來親近你?以後有聚
會要學一舉一動都合禮,吾都會留意。大家希聖希賢,成佛都比吾高,吾也高興。

渾穆雄偉、深藏行意的──「薛子岫摩崖」

 隋摩崖石刻〈581--618〉,無年月,榜正書,三行八字。《中國書法大辭典著錄》。

【薛子岫摩崖】刻字,用筆提按頓挫、藏露結合,行書意味濃厚,深有《瘞鶴銘》的形態
。例如「子」字,第一筆入筆重;第二筆下筆輕而鋒毫露出,下行作半弧狀,鋪毫挑鋒,
淳厚渾穆;第三筆又收起鋒芒,暗入暗出,氣勢雄偉,內涵豐富。「岫」字則左右緊密相
連,並與上面的「子」字相互穿插,兩字渾然一體。這不是單純的楷法所容易表現出來的
。   

楷法興起以後,為了書寫的快速,漸漸出現了行書筆法。這種筆法講究神情的表現,用來
題寫摩崖,筆意渲染難到極處,此件石刻能達到這樣效果,實在不容易。

掐絲琺瑯赤壁圖扁壺──清朝

「赤壁」位於湖北省境內,究竟在何處有多種說法。或說在嘉魚縣東北方,時周瑜破曹之
處;或是黃崗縣城外,蘇軾遊覽而作前後《赤壁賦》之地……等,一是三國英雄稱霸偉蹟
,一是千古名文描述地點,皆讓人不斷吟詠傳誦。   

此壺高四五.八公分,腹寬三五.五公分,口徑為九.二公分,侈口直頸,器身圓而扁平
,兩側有鍍金雲紋的雙板耳,造型勻稱而典雅。全器以掐絲琺瑯代替畫筆,運用高超技巧
表現《赤壁賦》的意象。腹面左上方為懸崖峭壁,紅綠秋林自岩壁長出,瀑水沖石水花四
濺。右上方一輪明月高掛天際,蓬舟泛於江上,蘇軾與客對飲暢談,就如賦文所寫:「月
出於東山之上,徘徊於斗牛之間。白露橫江,水光接天。縱一葦之所如,凌萬頃之茫然。
」之江面景色,取意高而佈局精美,是難得一見的清朝珍寶。
Thu Oct 6 02:32:54 2005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