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信

 
明倫月刊351期
#1
美雪
世紀大悲   鞭鼓生

十二月二十六日,因印尼北部發生規模九點零的大地震而產生的南亞大海嘯,據統計至今
已奪走十五萬條以上的人命。南亞各國災情之慘重,震驚全世界。聯合國與世界各國,已
集結發動史上最大的人道救援,足以展現人類的手足之情。

真是令人毛骨聳然的世紀大悲劇啊!渡假天堂瞬間變成人間煉獄。湛藍的海水,霎時化成
噬人的妖魔,大海嘯排山倒海地肆虐了印度洋周邊十一個國家,所到之處,無不橫屍遍野
,泥濘狼藉。最悲慘的是死亡人數中,幾乎有二分之一是脆弱的孩童。南亞各國至今仍陸
續發掘災情,死傷及失蹤人數也不斷地攀高,因海嘯而無家可歸的災民,更達百萬人以上
,其中大半是孤寡婦孺。倖存者在家破人亡的傷痛下,只能「無語問蒼天」。

印祖云:「人生世間,具足八苦。縱生天上,難免五衰。唯西方極樂世界,無有眾苦,但
受諸樂。經云:『三界無安,猶如火宅。眾苦充滿,甚可怖畏。人命無常,速如電光。大
限到來,各不相顧。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於此猶不惺悟,力修淨業,則與木石無
情,同一生長於天地之間矣。有血性漢子,豈肯生作走肉行屍,死與草木同腐。高推聖境
,自處凡愚。遇大警策而不憤發,聞聖賢佛祖之道而不肯行。是天負人耶!抑人負天耶!
」

面對大自然地、水、火、風的威力,人類何其渺小!近幾年,從臺灣九二一大地震,從美
國九一一恐怖攻擊,從二零零三年sars的傳染病,從美伊戰爭,從俄羅斯的校園綁架案,
從西班牙火車爆炸案,這一樁樁驚悚的天災人禍,活生生地就攤在眼前。緊接著這次世紀
大海嘯,小小的臺灣雖然逃過一劫,但是基於九二一經驗,這「三界無安,猶如火宅」的無
常劫難,我們能不感同身受嗎?啊!面對這世紀大災難,除了深深回向南亞罹難眾生,並
伸出人溺己溺救援之手外,倖存的這條小命,不能再因循怠惰了,趁著警訊的顯示,猛然惺悟
,「遇大警策而憤發,聞聖賢佛祖之道而力行。」莫道是天負人,正該謹防人負天哪!

 學道如源泉,
 不見洶湧勢,
 流久石能穿。
 ──明 蕅益大師〈學道偈〉

修學道法要有成就,必須發長遠心,工夫不間斷,如同活水源泉一般。雖然看不見波濤洶
湧的氣勢,但是細水長流,久而久之,石頭也能穿透。

唯識三十頌研究(一一一)  智  果

◎加行位(續二)── (釋四位名)

※前 言


《成唯識論述記》第九末,以十門說明「加行位」,上回已說第三門「位所修法」今續說
第四門「釋四位名」。

或問:加行四位之名?

答曰:煖、頂、忍、世第一。

又問:加行四位所修之法?

答曰:有四能發、四所發、四能觀、四所觀。

以下即分別釋之。

(一)煖位

《論》九云:「依明得定,發下尋思,觀無所取,立為煖位,謂此位中,創觀所取『名』
等四法,皆自心變,假施設有,實不可得,初獲慧日前行相故,立『明得』名,即此所獲
道火前相,故亦名『煖』。」

今依《論》文而科會之,其義自明

 ▲標名

(1)釋「明得」

唐慧沼大師之《了義燈》七本云:「『明』者,無漏慧明之前相,求此前相,今者現起,
故名為『得』,即『所得』名『得』,『明』即『所得』,持業釋也。」

故無性之《攝論》六云:「『明』謂能照無有義智,所求果遂,故名為『得』。」

今《成唯識論》九亦云:「初獲慧日前行相故,立『明得』名。」即「無漏慧日」,正名
為「明」;此「明」前相,亦名為「明」,即此「明」之一字,並非能正照無有義之智,
僅是正照之前相,然今亦立「能照」之名。

 (2)釋「明得定」

《述》曰:「『明』者『無漏慧』(正照真諦,遠離虛妄分別之智慧),初得無漏慧之明
相,故名『明得』,明得之定,名『明得定』。」

《了義燈》七本云:「明得之定,並『依主釋』(此『定』依『明得』而起故)或『鄰近
釋』(此『定』近『無漏慧明』故,是『無漏慧明』之前方便故)『定』非『明得』,『
明得』俱『定』(與『明得』相應之『定』)名『明得定』。」

無性《攝論》六云:「此定創得『無義智』明,故得『明得三摩地』名。」(「三摩地」
此翻為「定」)。

唯識行者,依此「明得定」,發「下品尋思觀」(「尋思」初位,故名為「下」),觀「
名」等四法皆空,即立此為「四加行」中之「煖位」。

▲轉釋

輾轉解釋上文「無所取」三字,即在此煖位中,創始觀察蘊、處、界等,若名、若義、若
自性、若差別,皆是自己能遍計之虛妄分別心之所變現,假立施設有「名」等四法,事實
上「名」等四法,如龜毛等,皆了不可得。故無性《攝論》六云:「證知四種虛妄顯現,
依他起性攝;了達四種遍計執義,皆不可得。」此亦「遣虛存實觀」也。

▲釋定相

由下品四尋思觀,觀所取空,初獲無漏慧明之前相(前起之行相)喻如太陽將出,瞻顧東
方,已有「精色」(精明之色),所以立「明得定」之名。

▲釋煖義 如人鑽木取火,先有煖氣,是引火之前相,謂此「實智」(即「根本無分別智」
)能斷煩惱薪,喻之如火,獲此「實智」火之前,必有「煖」相(煖,溫也),故亦名為
「煖位」。

(二)頂位

《論》九云:「依明增定,發上尋思,觀無所取,立為頂位,謂此位中,重觀所取『名』
等四法,皆自心變,假施設有,實不可得,明相轉盛,故名『明增』,尋思位極,故復名
『頂』。」

今亦依《論》文而科會之

《心要》九云:「尋思後位,故名為上;數數修習,所取實不可得之觀,令其增盛,如登
山頂,周觀無礙也。」

《開蒙》問:「何故頂位,重觀四法(按:煖位已觀,故名「重觀」)?」 答:「初伏(
遍計所執)難故,所以重觀。」

《了義燈》七本載:

 問:「明增」亦所求果遂,何不名「明增得定」?

答:煖位在初,偏立名「得」。故無性《攝論》六云:「此定創得『無義智』明,故得『
明得三摩地』名。」餘既非創,不與「得」名(僅可稱為「明增定」也)。 (未完待續)

道場如煉鐵爐  雪廬老人

火鑪(道場)

鐵塊(修眾)

夾剪(領念)

錘打(開示)

成鋼(一心)

案:念佛道場像一座煉鐵爐,共修大眾如等待鍛煉的鐵塊。領眾的維那好似鐵匠夾熱鐵的
剪子,而會中講的開示就像鐵匠用力錘打鐵塊,有時鉗錘折伏,有時慈悲攝受。這麼鍛煉
,可以打造一塊有用的純鋼,而念佛大眾在此勝緣下用功,果真打得念頭死,也可以念得
一心。

淨學知要(下)  雪廬老人

(丙)十念往生

淨土難信在「討便宜」,若想在便宜中找便宜,則誤大事。生死大事,怎麼便宜?修淨土
已是便宜了,若再以十念往生討便宜,可就壞了。若真正知其義,則還不會自誤。十念往
生,乃是阿彌陀佛發的大願,《無量壽經》有說,必得瞭解此中意義。

修淨土有三經,吾人持名是根據《阿彌陀經》,經云「七日一心不亂」,念佛七日,得不
退轉於阿耨羅三藐三菩提,不退是種子不退。七日得一心不亂,要是不得一心,念萬萬年
也沒用。什麼叫一心不亂?七日一心不亂,即斷見思惑,這太便宜了,還想再找便宜,就
是自誤。修淨土不知要一心不亂,只說十念往生,就是誤會之一。

十念往生,在《十六觀經妙宗鈔》說的詳細,那是多生多劫修行未成功者,再下生時不懂
念佛,這一生沒有功夫,但因多生多劫持名伏惑,臨終遇到善師勸他念佛,能信之而念,
這一念決不是浮浮的念。

怎麼才是正確的解法?「多劫修行今生始熟」,若臨終不遇善知識就不行。「帶惑隔陰遇
緣起行」,多生多劫修行壓住惑,可是沒斷惑,一入胎則有隔陰之迷,前生的事情一概不
知道,得遇善知識。這位善知識必須是修淨土宗者,若是修別的宗派,一宗有一宗的修法
,臨終時用不上其他宗派的辦法,況且善知識難遇。以上是十念往生的情形。

 (丁)帶業往生

學佛得求斷惑,若不求斷惑,有惑則終日造業,起惑、造業、受苦,必是如此。臨命終時
心不顛倒,才能往生,這是經上所說,非經上話,任何大學問家說,也不可信。這是依法
不依人。七日得一心不亂,真正得一心則斷見思惑,若斷不了惑,伏惑也行,但是別的宗
派伏惑沒用。修淨土宗能把惑伏住不起來,就感應道交。其他宗派有一點差錯都不行,若
一剎那失念就沒希望了。知道這個差異,對大家有用處。

能伏惑,臨命終往生淨土,才叫帶業往生。並沒有斷惑,而是帶著惑往生西方。常云:「
隨緣消舊業,更不造新殃」就是帶著舊業往生。

(戊)求證一心不亂

修淨土宗者參加佛七,目的何在?求一心不亂。得一心,往生便有把握。求不到一心,也
有二等的、三等的程度。

修行有正、助功夫,正助必得雙修,不論何宗,有修行的正法,也得有助緣,如鳥的雙翼
。正助功夫就是福慧雙修,《彌陀經》云:「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緣得生彼國」,善根是
因,福德是緣,這是經上的話,切不可得了便宜,還想再找便宜。

吾人散亂念佛,至心、深心談不到,如一盆水,水有塵沙,照不出影子,水清則可照影。
水清比喻心靜,若像「攪濁水希望澄清」,則心永遠不可能靜下來,這是誤解。

修淨土的正解,要「內外功」。第一,得有琱腄A要「不退」,不學佛便罷,學佛後,一
做就不能退轉。再者「不變」,學了淨土又學禪,三心兩意,如此改變,如何能成功?既
發了願,無論如何,得永不改變,方能成功。三是「不動」,八風吹不動,凡遇逆境、順
境均能念佛,則是不動,這是內功。

信是深信這條,願是發了願不能改變,萬法歸一。正助雙修,助道是三十七助道品,八正
道也行。既信了淨土,淨土宗有淨土宗的辦法,不可羼雜其他宗的辦法。

有道必有魔,不著魔者有二:上上者,如釋尊,什麼事情都經過了,著不了魔。另為下下
者,沒修道,夠不上著魔的程度。魔者是什麼?五欲六塵是大魔。常云:「不怕念起,只
怕覺遲。」念起則趕緊念佛,只要練得滑口,口熟就不錯,這是正功。

幫助正功夫的「助道」是什麼?只要管住心就行。吾人的心閒不住,心不起念頭做不到,
一起念頭就攀緣五欲六塵,故云:「心本不生因境有」。心起了念頭,攀的萬緣,可歸納
為「煩惱緣與菩提緣」,心起念頭只要使心不攀煩惱緣,就是轉煩惱成菩提。修淨土宗發
菩提心為度眾生,阿彌陀佛專為度眾生,起念頭就攀緣阿彌陀佛,便是隨菩提緣。 (下)

專修淨業

印祖云:「來函既云學密,甚慰。須知學密,身口意持咒,三密相應外,觀相準確,方有
相應。若得即身成佛之地位,恐不容易耳。

佛法廣大,方便多門。念佛一法,知易行難。若能一心不亂,亦是無上法門。三根普被,
帶業往生。前領《淨土十要》,及〈一函遍復〉,有暇多多閱覽。佛力自力之易難,當
可明白。

念佛一法,尤其專心無二。若學此學彼,縱將三藏十二部讀得爛熟,仍於生死無關。勸足
下一心念佛為佳。如不聽光之說,以後不准來信。」(復任慧嚴居士書)

典型夙昔之十二── 煮雲法師  智 展

煮雲法師(一九一九 ──  一九八六),江蘇省如皋縣人,國共戰後隨國軍來臺,對佛教
在東臺灣的弘傳,及淨土宗在全臺的流佈,有相當重要的貢獻。

法師生於貧困之家,成長過程又正值中國戰事頻仍之際,出家求道可謂備嘗心酸。來臺初
期,雖曾一度餐風露宿、居無定所,但仍不改宏揚佛法的決心。當初高雄鳳山佛教蓮社的
成立,及後來「精進佛七」在全臺的推行,與法師都有密不可分的關係。以下,且讓我們
循著歷史的足跡,一起瞻仰煮雲法師的不凡行誼。

求道艱辛 不改其志

煮雲法師是在十九歲出家的(於江蘇如皋城北的惠民寺),當時對日抗戰才開始不久。初
出家的他,立志要成為一個能夠講經說法的「法師」,然而,依止的道場卻一天到晚在「
趕經懺」。他雖想「參學讀書」,但都受到當家訶斥,因此甚感挫折。好不容易,藉由「
受戒」的名義,法師終於得以離開剃度的祖庭,前往南京棲霞山參學,但當祖庭方面得知
他有意於棲霞律學院求學時,卻立即斷絕金錢和物質援助,這使法師的生活陷入了窘境。
法師的窘況讓他招來了學院內許多人的嘲笑和排擠,甚至有位當家師當眾提名,要他不要
念書,到庫房為人服務。

其實,當家師之所以獨獨刁難煮雲法師,是緣於「以貌取人」。《臺灣高僧》一書云:「
煮雲年紀比一般律學院的同學大得多。當時學院學僧年齡平均在二十歲以下,十四、五歲
者比比皆是,而當年煮雲已二十三歲,長得人高馬大,加上生活清苦人顯得削瘦而蒼老,
看上去比實際年歲大得多。」雖然遭到屈辱和排斥,但煮雲法師並沒有因此氣餒,他不畏
粗重勞役,私下自修學習,後來考上當時京滬線上最高學府──鎮江焦山佛學院。

不過,考上焦山佛學院,並沒有為法師的求道生涯引上坦途,在辦理入學時,主事者又因
為「外貌」將他拒於門外。《臺灣高僧》對此事有如下記載:「當時佛學院的副院長看到
煮雲,印象非常之壞(當時煮雲因為環境不好,人顯得蒼老,使人看到像一個四、五十歲
的中年人),即時對教務主任說:『他能入學讀書,我也可以入學。』就因為這句話,他
被拒於焦山佛學院之外。這是煮雲第二次因以年齡而受辱,當年煮雲不過二十五、六歲。
」備受奚落的煮雲法師,以作苦工來換取旁聽的資格,但一學期後,依舊無法成為正式生
,因此,他默默離開,前往上海清涼寺。雖然為了生活,他不得不重拾「趕經懺」的生活
,但研經教、度眾生的志向,始終不曾忘卻。

東臺弘法第一人

煮雲法師在民國三十九年時隨國軍來臺,當時由於臺灣剛發生過「二二八事件」,國民政
府又雷厲風行要剿滅「匪諜」,因此,臺灣人對所謂「外省人」大多沒有好感。原本應臺
南某寺住持之邀,要到該寺任職當家的煮雲法師,也因此受到波及。法師在回憶文中曾如
此自述:「我剛到臺南時,因地方上的不諒解,不容許外省人加入當地佛教會,甚至住進
寺廟都不可能。所以那時候的我是非常潦倒的。」被迫離開寺廟而無處安身的他,只能棲
身在一個好心的李太太家的走廊下,用竹子搭一間簡陋竹屋,在其中修行念佛。法師在竹
屋中居住長達六個月,直到慈航法師在臺南市佛教會中,極力呼籲善待大陸來臺僧人,這
才結束寄人籬下、居無定所的漂泊生活。這是煮雲法師來臺初期備嘗艱辛的一面。

說起法師在臺灣弘法的事蹟,便不得不提他和東臺灣的深厚緣分。民國四十二年,法師被
推舉為臺灣「中國佛教會」理事長,由於奉命前往臺東的支會召開會員大會,因此便為「
東臺弘法」埋下伏筆。《臺灣高僧》中對於法師在臺東佈教的法緣,有簡要詳明的記載:
「臺東是佛教的化外之地,光復以來僅慈航與圓明兩位法師去過一次弘法外,四十一年夏
省分會復去過一次,再沒有其他人來過東臺灣,這一趟臺東之行,煮雲隨緣弘法一週,為
中佛會打開後山佈道之門。」

往後,法師便常應臺東蓮友的乞請,前往講經弘法,足跡幾乎遍及整個臺東縣境。為了使
佛法普澤東臺灣的人民,法師甚至深入當時臺東和花蓮的山地部落,為原住民同胞皈依、
說法。這種不畏勞苦的精神,奠定了東臺灣學佛的風氣和基礎,為原本是佛教化外之地的
東臺灣,孕育了一朵朵芬芳的清蓮。

弘揚淨土 倡議念佛

煮雲法師在臺灣弘法,自始至終都宣揚淨土法門,尤其民國四十二年四月正式駐錫鳳山佛
教蓮社(原名「鳳山蓮社」)後,對淨土法門的推廣更為積極。首先,是念佛會的成立。
除了鳳山本地設置之外,法師更協助東臺灣的蓮友,成立諸如:臺東念佛會、新港念佛會
、關山念佛會………等,由此可見其著力用心處。最值得注意的是,鳳山佛教蓮社舉辦了
多次的彌陀佛七,這對往後淨土法門在島內的弘傳,有相當的意義。而法師在晚年所籌辦
的一系列「精進佛七」,對往後臺灣淨土道場「打七」的風氣,也有很深遠的影響。

《臺灣高僧》對此事有如下記載:「民國六十一年農曆二月,正式創辦精進佛七於臺東清
覺寺。當時煮雲的身體情況只適合念佛,於是與清覺寺慈琛、慈照、慈宗三弟子商量辦精
進佛七,可是既無財力也無寬闊場地。但因緣說來也奇怪,當時清覺寺有一信徒趙雲鵬居
士,知道這個計劃之後就獻了一塊地,作為精進佛七的道場。但草創的佛七道場十分克難
,佛堂上的西方三聖像無錢塑造,還是請人手繪,其中艱苦可見一斑。民國六十三年農曆
一月於臺東清覺寺首辦大專精進佛七,六十四年農曆三月再辦第一屆出家班精進佛七。六
十五年暑假舉辦青少年及兒童之精進佛七開始,至七十五年七月止,煮雲往生前的一、二
個月,幾乎是每個月都主持一次精進佛七。」

由以上簡略的史事可知,淨土念佛法門在臺灣的弘揚也曾篳路藍縷,有無數大德在前頭披
荊斬棘,今日吾人安享成果,怎能不戮力精進呢?

煮雲法師在動盪的時代中,孑然一身漂泊來臺,在這塊陌生的土地上,他沒有因為種種生
活上的艱難、困頓,而忘卻立志做為一個「法師」要終身「以法施人」的志向。他對臺灣
佛教的重大貢獻,除了前文所述之外,還包括:組團在全臺巡迴宣傳大藏經(這對臺灣佛
教在教義研解上的提升有很大的幫助)、積極籌辦「淨土專宗佛學院」(培育弘法人才)
。點點滴滴都使佛教在臺灣的發展,向前邁進了一大步。在最匱乏的環境要開創一番利生
事業,就像在最貧瘠的土地上要開出一朵花,都需要過人的毅力和勇氣,這一點,我們從
煮雲法師的身上體會到了。老人家雖然已往生多年,但相信他的付出將繼續福蔭眾生,激
勵眾生向解脫大道前行。

反求諸己  三 省

先世罪重,今世不如所說行,故不得般若力。非般若過。 (摘自《大智度論》)

無始劫以來,由於吾人在三界六道中茫茫造業,積聚了無量無邊的罪障,所以即使今生有
幸聽聞佛法,懂得修行了生死,但往往被無明煩惱所障蔽,不能恆常、真切地依佛所說去
實行,導致無法受用自性妙慧的功德力用。這實在是眾生自身障重的緣故,並非佛說的「
般若」法門有任何缺失啊!在佛門熏修日久的老修行,有時候會覺得自己的道業始終毫無
進展,便會在心裡嘀咕「法門不靈」。當知,佛陀乃徹了宇宙人生真理的大智慧者、大覺
悟者,其諄諄說法四十九年,無非希望娑婆眾生離苦得樂、畢竟成佛,因此,宣說解脫之
要、修行之法時,絕對是「傾囊相授」,毫無保留,而且字字切合真實理諦,不可能藏私
,也不可能發生謬誤的。所以,修行若不得力,癥結絕對在自己身上,要反省的應該是自
己。

當體察,無始劫來自性所蒙上的塵垢,豈是眼前泛泛修行幾年就能清除盡淨?吾輩凡夫在
生死道中,舊業未消,新殃又造,菩提路上障礙重重,怎能不時時於佛前發露懺悔呢?事
事反求諸己,修行亦復如是,道業若要有成,當時時責問自己「三業」是否清淨?煩惱習
氣是否對治?而非無謂地在佛前耍賴,怪佛的「錦囊妙計」不靈啊!

印祖與高鶴年居士書(二)

鶴年居士慧鑒:

春間連接兩書,知閣下由簡府邀留。又往曹溪,再禮六祖。待伊處佛事圓滿,隨往雞足參
禮西天初祖。茲因了清和尚接得手書,隨即示光,並雞山敘說。知閣下優游禪窟,身心安
樂,慶幸無已。光虛度光陰,毫無進境,不勝慚愧。

今年不欲下山,以刻經一事不能了手,待明年《法華入疏》刻成,或即再往揚州料理一切
。今春,徐蔚如將光文鈔又托上海商務印書館重排流通,兼令留板,至今尚未出書。倘遲
早書出,當寄雞山一二包,以結法緣。

現今國運日促,民不聊生,若不速求往生,恐一二十年之後,其境況當有如安南、高麗之
象,言之傷心,思之墮淚。祈為雞山諸師敘世運之現象,激出世之誠心,同心一志,離此
濁惡,庶于此無邊大火宅中脫身而出,直達本有家鄉田地。若此生不辦,後來法道,究不
知若有若無,及縱有經典,究不知尚能隨意自由研究翻閱,受持讀誦也否!書此,併候禪
安!

了清和尚今春三月已退,現住伴山庵,後來擬住多寶塔院。現在法雨主人名為了明,與了
清同一法師,頗忠厚老成。了清和尚附筆請安。

蓮友  印光頓首 (民國九年)六月十三

簡氏兄弟未來,來當如法照應,不須操心。在家人事務多端,不能欲行即行,每有數年發
願,尚不能來者多多也。

鶴年高居士慧鑒:

去秋一會,復值季春,光陰迅速,誠堪嘆息。去冬,光之蕪鈔印出,雲雷擬欲寄至九華,
問光知其處所否?光以居士行止無定,令不須寄。二月二十七,接到香港手書,知已往雞
足覲迦葉尊者去,不勝翹企羡慕之至。今日又接手書,知往曹溪禮謁六祖,且與照南簡君
相契甚深,諒必待其佛事圓滿,當始啟行也。

光之文鈔已經散完,蔚如今春又令商務印書館排印,又請黃幼希居士詳加校對,有編輯不
合規矩處,另行更訂。又添入十餘篇,尚未出書,一二月後或可即出。此番排印,彼館自
行留板,以後源源相繼,可以隨請隨得矣。今函附仿單三張,有信心者,祈令知之。

秦川之歸,實無其力。前月二十七,臥龍住持顯安,奉陳督軍命,促光北歸。光以年志俱
頹,眼目昏衰力辭。為開初機入道之書數種,令其有信心者請而閱之,循次而入即已。如
不見諒,逼令定規者,當即遠避於不通郵局處,以盡餘年也。

又去歲,得陳錫周戒煙神方,靈效非常,隨即發數十處,亦有印出,反寄于光者。簡君家
道豐富,又且熱心公益,祈將此方排印千百萬張,以普傳布。俾欲戒者,即得戒之,亦莫
大之功德也。今寄數張,仗居士之道力,當不失光所望也。

又雲南法道,其機已興,唐督軍去冬打電,命繆延延請諦法師及光去彼講經。彼以無暇辭
,光以目衰學膚辭,故請歐陽鏡吾去矣。

張拙仙今日亦有信來,言伊久已長齋念佛,現在恢復省垣圓通古剎,為十方叢林,兼流通
佛經,並設念佛堂,以為緇素修持之所。設閱經室,以為研究之所。將伊及王夢菊所請之
經,悉置其中,以待研閱。

亂極思治,人有同心。吾佛三世因果之道,生佛不二之法,與夫斷惑證真,超凡入聖,及
仗佛慈力,信願往生等法,固已無機不被,無根不攝矣。再得文行兼優之人為之提倡,將
見一倡百和,靡然風從。數十年後,或可遠追唐宋法道之盛,亦未可量。拙仙名璞,品極
純粹。居士到滇,當即相契。書此,併候禪安!並候照南簡公、玉濤張公及黎、陳二居士
均吉。

常慚愧僧 印光頓首 (民國九年)三月初四。

移   民  藏 密

新聞背景

創意是在腦袋裡,腦袋長在人的身上,而人有兩隻腳,愛到那裡去就到那裡去。特別是具
有全球競爭力的人才,通常也是最具有流動能力的一群人。臺灣這幾十年來,有非常多優
秀的企業家、工程師、教授與知識分子為了尋找更理想的生活環境,而移民國外,造成巨
大的人才外流。(九十一年二月二十六日行政院院長到立法院施政報告)

近年來,情勢紛紛擾擾,關廠出走的消息日有所聞,動起移民念頭的民眾,也不乏其人。
這波移民潮,加拿大、美國等國仍是最熱門的目的地,現在連大陸都成了移民者的第三順
位。但是,仔細想一想,真的移民到別處,就沒有政治紛擾、經濟衰退的煩惱嗎?從此就
可以安居樂業了嗎?

歷史現場

春秋時代的齊國,發生一件臣弒君的事件,齊國國君被臣子崔杼殺了!事情發生後,齊國
動亂不安,有一位名叫陳文子的大夫,厭惡國內的亂象,便毅然拋下十輛馬車的家財,離
開齊國到外國去。陳文子到了外國,他又遇上臣弒君的亂象,他說:「這裡的大夫,也像
我國的崔大夫!」於是,他離開了那個國家,到另外一個國家。不久歷史重演,又發生臣
弒君的老套故事,陳文子感慨地說:「這裡的大夫,還是像我國的崔大夫!」他又啟程了
,去尋找他理想的新移民地。最後,陳文子有否找到理想的桃花源呢?我們不清楚,但是
答案或許還是:「猶吾大夫崔子也。」

同一時代的柳下惠,他一生不離父母之邦。他在魯國做個「士師」,是個管刑獄的小官,
他在這小小職位上,曾經三上三下,被免職後又被起用,朋友見他屈屈柔柔的被人如此擺
弄,不忍心的問道:「您不會想離開魯國,到別國去試試嗎?」柳下惠的想法是:「我以
『直道而事人』,到那裡還不是一樣會被一而再,再而三的免職嗎?若要我『枉道而事人
』委曲自己的操行去做事,倒不如留在父母之邦!」不管國君有多昏庸,柳下惠是「不羞
汙君」;不管職位多卑微,柳下惠是「不卑小官」,只要能救濟百姓,他願毫不保留地一
展長才救濟百姓,即使「蒙恥」也在所不惜。柳下惠的桃花源理想國,就在父母之邦。

修學觀點

的確,在娑婆世界,何處不是火宅?何處不是五濁世間?只要有煩惱眾生,任何一地都是
濁惡不堪!資本主義世界,爭奪財富,富者愈富,貧者愈貧。社會主義國家,集權專制,
強者愈強,弱者愈弱。如此,放眼天下,何處是能安居的理想移民地呢?孟子也曾為了擇
木而棲,吃盡奔波之苦,到頭來他卻認為:「仁,人之安宅也。義,人之正路也。曠安宅
而弗居,舍正路而不由,哀哉!」居心仁厚,就是住在安穩的大豪宅!依義行事,走的就
是康莊大道!空著安穩的家宅不住,捨正大光明的好路不走,那真是悲哀啊!仁心義行,
不假外求,不必遷移,我欲仁則仁至矣。

學佛的人更清楚了!人人本具的光明本性,那才是究竟安穩的世界。若深信自心本具一切
,虛空微塵國土,不出我一念心外。如此,苟一念回心,放下妄念,提起佛號,當下就決
定得生本具極樂,當來必定往生十萬億土外的極樂淨土,完成夢寐以求的移民大業。

善用人才 竹 心

子謂子賤,君子哉若人,魯無君子者,斯焉取斯?(《論語》)〈公冶長篇〉 《中庸》云:
「為政在人。」一個國家的政治要清明、成功,在於執政者是否為有德且賢明的人才。執
政者為賢才,則政治必可得其正。無賢才,則國家終不免亂亡。《論語》〈泰伯篇〉孔子
說:「舜有臣五人,而天下治。武王曰:『予有亂臣(亂、治也)十人。』」聖君如大舜
者,也須五位賢臣的輔佐,而得以大治天下;賢德如周武王者,尚且說自己因為有十位賢
才的輔弼,而得以成就匡時救世的大功。

孔子從歷史中詳加觀察而得知,國家若要致治,其關鍵在於人才,為君者如果本身賢德又
有才,再加上賢才的輔佐,自然盡善盡美,可以成就一代盛世;即使本身平庸,只要能懂
得善用人才,也可使國家政治有條不紊啊!由此可見善用人才的重要性了!

用人不疑

茲摘錄西漢時代學者劉向所編撰的《新序》、《說苑》二書中,三則有關孔子弟子宓子賤
(名不齊、字子賤)如何有智慧,善用人才,而使地方大治的故事,來說明善用人才的重
要性。故事是這樣的:

魯國國君派遣宓子賤擔任單父這個地方的縣令,子賤臨出發前,向國君辭行,並請求借調
兩名擅長書寫的人員一同前往就職,表明要讓他們抄寫書憲教品(曆書),魯君答應了。

到了單父,子賤便命他們開始抄寫,但是每當他們動筆抄寫時,子賤卻頻頻從旁拉扯他們
的手肘,以至於他們的字都寫得又歪又醜。子賤見了,便生氣地責罵他們。等到他們又動
筆想好好抄寫時,子賤又同樣拉扯他們的手肘,使得兩位書寫員不知該如何是好,十分苦
惱,只好雙雙向子賤請辭離去。

書寫員回去,便將這種情形向魯君報告,魯君聽了,微微一笑,說:「子賤這是在暗示我
,他對於我時常干擾他治理單父一事,深表苦惱,使得他無法放手去好好治理單父啊!」
於是便下令給官員,要他們不可擅自向單父徵集役夫及軍需品,因此使得單父大治。(出
自《新序》〈雜事篇〉)

用人省力

孔子的另一位弟子巫馬期,後來也擔任單父縣令,但是宓子賤治理單父時,只見他時常輕
鬆地彈琴奏曲,甚至不必下公堂,就使單父大治。相反地,巫馬期每天早出晚歸,日夜忙
碌,凡事親自處理,才使單父大治,巫馬期心中納悶,便向宓子賤請教,子賤說:「我是
用人才來治理單父,你是用力氣來治理單父,用力氣當然就辛勞得多,用人才則可以事半
功倍。」

無怪乎!當時的人稱讚他說:「宓子賤真是一位有才德的君子啊!他四肢清閒,不勞耳目
,氣定神閒,就能使得單父大治,百官各盡其職,而他只是任運自然罷了!而巫馬期事必
躬親,十分辛勞,辛苦地教化百姓,雖也使單父大治,卻未能達到至善的境地啊!」(《
說苑》〈政理篇〉)

成功秘訣

孔子對宓子賤說:「你將單父大治,使百姓安居樂業,獲得眾人的好評,可以告訴我,你
是怎麼做到的嗎?」

宓子賤回答說:「不齊(子賤之名)以孝養自己父親的態度,來對待百姓的父親;以愛護
自己子女的態度,來對待百姓的子女;撫恤所有的孤兒,並為百姓家的喪事而哀痛。」

孔子聽了說:「做得不錯,但這只是小的善行,可以使老百姓親附你,但若要論使地方大
治,這還不夠。」

子賤接著說:「在單父,可以讓不齊當作父親一樣,給予尊敬、事奉的賢者,有三個人;
可以當作兄長一樣敬重、友愛的賢者,有五個人;可以結交為友,互相砥礪、學習的賢者
,有十一個人。」

孔子說:「當作父親來對待的有三人,這足以教導人民如何孝順父母了。當作兄長來對待
的有五人,這足以教導人民如何孝悌長上了。值得結交為友的有十一人,這足以教百姓如
何互相學習了。這些都是中等的善行,可以使地方上的中等階層信賴、親附你,若論大治
,這恐怕還是不夠。」

子賤又說:「單父這個地方,比弟子不齊更賢能的有五人,不齊虛心謙下地向他們請益,
他們都竭盡所能,將個人所學的治術傾囊相授給不齊。」

孔子聽了讚嘆說:「這就對了!一個人想要做大事、有所成就,關鍵就在這一點了。從前
堯、舜聖君,雖貴為君上,仍放下身段、禮賢下士,來觀察、了解天下的人才,且致力於
招攬、延請所有賢者,來共同為天下蒼生謀福利。『舉用賢者』這一項目,實在是國家福
祐之源頭,也是神明最重視的啊!只可惜不齊所治理的地方太小,倘若不齊所治理的地方
有全天下這麼大,他的政績將足可繼堯舜明君之後了啊!」(出自《說苑》〈政理篇〉)

嘆為君子

從以上三則故事中,可以看出宓子賤能夠訪察單父的賢人,具有識人的智慧,又能禮賢下
士,虛心就教於賢者,又能夠進一步舉用賢者,知人善任,結合諸多賢者的智慧、才幹,
來為單父的百姓謀福祉,而且深明「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道理,真不愧為一位才德兼
備的君子,無怪乎《論語》〈公冶長篇〉說:「子謂子賤!君子哉若人!」孔子以君子的
美名讚歎宓子賤。

《禮記》〈禮運篇〉:「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這是孔子理想中的社會,而
要達到此等境界,實在要以「善用人才」為第一要務啊!

等待春天  瑜 揚

新年都未有芳華,
二月初驚見草芽。
白雪卻嫌春色晚,
故穿庭樹作飛花。
────韓  愈〈春雪〉

農曆正月初一,雖然正值立春前後,但還看不到芬芳鮮豔的花朵。直到二月,驚見大地上
的花草已經從冬季的冰凍中甦醒,偷偷冒出嫩芽,這才覺得春天的腳步已經近了。不過,
白雪似乎對春天的遲到有些不耐煩,雖然庭院中還沒有奼紫嫣紅的春色,但雪花穿過樹梢
,紛紛飄落,已經開始自己妝點起來了。

詩人在寒風中等待春天降臨,不說自己迫不及待,而說白雪等得不耐煩,含蓄蘊藉的表達
方式,相當生動,也令人莞爾。原本,雪花紛飛應該會讓人無法窺見春天的蹤影,但在詩
人的巧思幻化下,皚皚白雪卻和自己站在同一邊,變成了靜待春天降臨的人。而且,白雪
還比詩人更加著急呢﹗不等百花盛開,自己便巧扮起隨風飄散的花蕊來,一朵朵從庭院的
樹梢上落下,儼然春色已滿人間。在詩人凝視春雪的當下,把自己的心理投射到雪花身上
,在天地一片銀白之中,春光似乎還在另一個不知名的世界,但轉個念頭,誰說春天遙不
可及呢?雪花已經開始「佈置」春色,預告春天的消息了。詩人在迫不及待中,沒有絲毫
憂愁和焦慮,只因心念轉個彎,心情便開朗、愉快起來了。

溫暖和煦的春天,令人聯想到夢寐以求、無限嚮往的世界,當我們身處某一個破舊、灰暗
、無法掙脫的人生泥淖時,誰不是迫不及待想逃離,恨不能長出一雙翅膀,飛得越遠越好
呢?就像在隆冬之中忍受酷寒許久,誰不是殷殷期盼春天帶來解凍的好消息?但是過度的
、耽溺式的期盼,往往只會讓等待更加漫長,也讓身陷的困境更加不堪,除了帶來焦躁、
沮喪、憤恨之外,還有什麼呢?不如學學詩人,轉換一下心境吧﹗春天雖未到,但穿過庭
樹的雪花在我眼裡,已經在預先「佈置」一個春天的場景。所處的環境雖然令人生厭,眼
前也無法立刻嘗到認真面對、用心經營所結成的甜美果實,但在不願輕言放棄下,原本覺
得宛如仇家的逆境,竟也賦予了我們一些寶貴的經驗和智慧,只要有所堅持,誰說自己註
定是輸家呢?怕的只是顧影自憐、一蹶不振吧﹗

年關將近,意謂春天不遠,每個人也都在期待生命能有些許春雨來潤澤。但是,且慢擺出
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因為聰明的人都知道,生命的春天就在心念一轉之間。

他山之石  吉 光

從紐約時報得知,芬蘭兒童七歲入學,每名學生分配到的教育資源一年五千美元,沒有資
優課程,每班人數近卅人。但芬蘭十五歲學生的學業程度卻是世界第一。他們怎麼辦到的
?

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的調查,針對卅二個會員國就讀公私立學校的十五歲學生,在閱
讀、數學及科學測驗上的表現做評比,芬蘭拔得頭籌,他們在閱讀項目上高居第一,數學
及科學項目皆為前五名。

芬蘭最獨一無二的特色就是:教師的品質及社會地位皆高。芬蘭所有的教師至少需碩士學
位,薪資遠高於其他國家的教師,教師專業備受推崇,許多人自高等院校畢業後都想教書
,如願的只是少數。

芬蘭兒童閱讀能力遠遠超過其他國家,專家認為關鍵在於:師長常念書給孩子聽,孩童常
聽民間故事,經常上圖書館,以及看有(英文)字幕的電視節目及電影。

芬蘭有全國性的核心教材,教材中列有多項目標及科目領域,教師只要依據教材,可按自
己喜歡的方式來傳授課程,他們可以選擇教科書或不用教科書。教學方式可室內或戶外,
可讓全班一齊聽講或分組活動。

從這一篇報導清楚得知,芬蘭學生學業之所以出色,得力於地位崇高的優秀師資,有精緻
的核心教材,上課方式靈活不拘,加上用心的父母給孩子讀誦故事,所以學生充滿著歡喜
學習的心情。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只要截取人家的長處,捨其短處,相信在我們傳統的
優良品德教育背景裡,有朝一日也會有令人稱羨的成果。

達爾文的遺憾  慕 如

經常在不經意間,感到一絲絲無奈嗎?偶而覺得生活有一點乏味?現實的生活已經填得滿
滿,幾乎沒有了空隙,但為何總覺得心裡空蕩蕩地,少了一點點,什麼……?

達爾文曾說過這樣一段話:「在我三十歲之前,我曾經十分享受於朗誦詩篇,後來不慎荒
廢了這美好的習慣,使我失去了高尚的品味,失去了快樂的泉源。我自然的情感,竟然在
無聲息中,逐漸趨於枯竭。而今日,我已逐漸年老!如果能重新活過,我肯定要每週朗誦
一次詩篇,欣賞一次音樂。」

平凡人的一生中,都免不了有些許遺憾掛心頭,尤其是那些只須花我們三十分鐘的「美好
習慣」。一但不慎失去,取而代之的就是揮之不去的惡習與懶散,無奈之外卻又憑添了無
力感!生命的意義,到底要如何在生活當中得到體現呢?無奈之後,只有放棄嗎?放棄,
真的可以不悔嗎?

朋友!此時此刻,何不靜下心來,找一找心中那些曾有美好習慣的記憶片斷呢?也許是幼
兒園時期、或在小學、或在中學時光……點點滴滴的回憶。好好回溫一下!那些:風聲、
雨聲、讀書聲、歌聲、樂聲,聲聲入耳,是多麼美妙呀!當拾回這些誦讀、歌詠的記憶種
子,這個當兒,是不是感到心頭一下子潤澤了起來,不再是那麼樣乾澀?也不再感到恐慌
與孤獨!

生命之所以光華或晦黯,就如同那積沙成塔一般的道理,只是不斷地積纍而已。平時積纍
什麼,久之就形成什麼。古人說「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身處
這個普遍沉淪的社會,若想要不隨波逐流,就得看清多數的人們,平素積纍的是什麼?不
外惡念頭、邪思維、惡言語、邪作為,這又怎會不自招災難呢!種什麼因就該得什麼果,
縱使過了千年萬年,真理還是不變的真理!絲毫不會因為人類對真理的知或無知而改變的
。

那麼,何不積極一些,就敞開心靈之門,在八識心田上,重新播下令心靈光明的種子吧!
將那些曾經陪伴自己的斯文歲月,重新提攜,無限延伸。世間,還有什麼比願意自我提攜
還要可貴的情操,還要可敬的人格呢?

這一把「心靈之鑰」失而復得的喜悅,您說要怎樣描繪呢?就像那足跟跺地,來個一百八
十度大迴旋。一昂首,深深緩緩地吸一口氣,當下海闊天空,氣象萬千。揮別那令人沉重
不堪的牛角尖吧!擺脫憂鬱,有何不可?

您讀過《了凡四訓》這本書嗎?明朝的袁了凡先生,就因為了悟凡情唯是糾纏,終令自己
陷於無邊煩惱。若欲改變現狀,惟有發願解纏。再造自己的命運,並非難事,只要劍及履
及,循著古聖先賢智慧的足跡,亦步亦趨。「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這就是造命成
功的最好例證,所謂「禍福無門,惟人所召」。

讓我們一起,好好地把達爾文的遺憾,深化為令我們成熟的養分,在早晚誠意課誦持名念
佛時,別忘了也回向達爾文!因為他的一小段話,對於已走上覺悟之路的人,正好有奮勉
之效;而對於尚未找到心靈歸途的人來說,也有警醒提撕之妙用。人生,真不應該脫離讀
誦與學習,更不應該缺少自覺與反省的勇氣!

就在撥雲見日之後,我們將發現,在那不再晃蕩不安的水光鏡影中……逐漸,映現出一張
清新、充滿活力與希望的臉孔。

朋友,就讓曾經失落的自己── 重新再活一次吧!

也但願達爾文先生,因我們的誠意回向,了無遺憾,終得自在解脫!

論語簡說(五十八)  子 圓

八佾第三

定公問:「君使臣,臣事君,如之何?」孔子對曰:「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

魯國的國君魯定公請問孔子說:「國君任使臣子,臣子事奉國君,應該如何才好呢?」

孔子回答說:「國君應該依照國家所訂的規矩,來任命指揮所屬的臣子;臣子事奉國君,
應該做到盡忠職守。也就是國君和臣子要各盡本分。」

「定公問:『君使臣,臣事君,如之何?』」「定公」,名「宋」,繼魯昭公之後成為魯
國的國君。當時魯國的政權,被三家大夫把持,定公想有一番作為,使魯國公室振興,所
以積極的向孔子請教。

「君使臣以禮」,國君身居上位,必須依照國家的規矩,指揮臣子辦事,絕對不可以隨意
亂來。例如:從前國家使喚人民服勞役,必須等到農閒。而且一年之中,最多只能服役三
天。如果遇到人民收成不好時,就減為兩天。更不好時,就縮為一天。另外老年人的待遇
,都比照年輕人,甚至更加豐厚。工作方面,也考慮老年人的體力,太粗重的就不分派。
處處尊重老年人,時時替百姓著想。

「臣事君以忠」,今日的公務員相當於古代的臣子,如果上班遲到、早退,處理公務馬馬
虎虎,乾領薪水,不就是有愧職守,不忠於事嗎?

我國春秋時,晉國國君晉平公,有一次和臣子聚會飲酒。酣醉時,晉平公說:「我當國君
沒有什麼快樂的,所快樂的,莫過於說出的話,卻無人敢違背。」樂師曠侍坐在前,立刻
拿起琴擊打桌子,勸諫說:「呀!這不是國君應該說的話。」當時,晉平公不斷增加稅收
,建造個人享受的臺池,對於國政漠不關心。難怪晉國臣子叔向,感歎國君如此自私自利
,國家怎能長治久安呢?不幸,晉平公死後不久,晉國政權就受制於下屬的六卿,公室從
此一蹶不振。

孔子教我們「盡本分」,不管身處任何職位,或上或下,應該反求諸己,固守自己的崗位
,為紛擾爭訟的今日,開拓出希望的遠景!

 父母的憎愛  拾 穗

 「人之有子,多于嬰孺之時,愛忘其醜,恣其所求,恣其所為。無故叫號,不知禁止,而
以罪保母;陵轢同輩,不知誡約,而以咎他人。或言其不然,則曰:『小未可責。』日漸
月漬,養成其惡,此父母曲愛之過也。 愛憎之私,多先于母氏,其父若不知此理,則徇
其母氏之說,牢不可解。為父者須詳察此,子幼必待以嚴,子壯無薄其愛。」 (摘自〈袁
氏世範〉)

人們愛孩子,多在孩子幼小的時候,因為愛而忘了孩子的缺點,任憑他要求什麼,任憑他
胡作非為。孩子無緣無故大聲叫喊,不知道要去禁止,卻去怪罪保姆。孩子欺壓同輩伙伴
,也不去訓誡制止他,卻去責怪別人。如有人說不應該這樣對待孩子,他便說:「孩子還
小,不能責備他。」日積月累,慢慢養成惡習,這完全是父母扭曲溺愛的過錯。

溺愛或是憎惡,多數先來自母親的私心,如果做父親的不曉得其中的原因,就會牢牢地照
著母親的說法去對待孩子。所以做父親的必須詳細察覺這一點,在孩子幼小的時候一定要
嚴格要求,孩子長大了也不要減少對他們的慈愛。

五種慳吝

人有五種慳吝。「住處慳」只許我自己在此處住,別人不得在此處住。「家慳」只許我獨
入此家,別人不得進入。「施慳」只許我接受別人的布施,他人不得接受。「餘讚慳」只
許我獨自接受稱讚,他人不得共享。「法慳」只許我自己知道此經的深義,他人不得共同
知道。 (見《成實論》卷十二)

佛教漢化

我們現在拚命想棄中文,學英文,以便跟上人家,這實在不如古人有遠見。想想佛教從印
度傳入中土,從漢魏以來,大量翻譯佛典成為中文。遇到沒有相當對等的詞彙或名詞則另
鑄新詞,或譯音、譯義,或音義兼顧。比如涅槃、菩薩、羅漢、南無阿彌陀佛等印度語,
都變成中文而且是中國文化的一部分,沒有人主張要入佛教須先學印度語。 (見何懷碩〈
英文狂潮之謬〉)

魯班門前

李白是唐朝詩人,在他的墳前,有無數的人題上詩句。明朝萬曆年間,有一位學者,叫梅
之渙,他看題詩的人太不自量力了,於是在他們作品之後,加上一首絕句:「采石江邊一
堆土,李白之名高千古。來來往往一首詩,魯班門前弄大斧!」

經史為本

雪公云,中國講五倫社會,彼此都有關係,有五倫就有八德,至今口上還如此說,做不做
與否另當別論,外國人就不講這五倫。禮與歷史,你們不論如何費工夫,必須通「本」。
《史記》、《前漢書》、《後漢書》、《三國志》稱為四史。經為首,次為史,史都是六
經的注腳。今日我們自己去求「用夷變夏」,前途可知。

沈著跳宕、茂密雄強的─「蕭翹墓誌」

隋大業十一年〈615〉十一月刻,正書,二十九行,行二十九字。 雖然是楷書作品,在整
體揮運過程中,作者似乎忘卻了嚴謹的法度,寫得沉著跳宕,很有點率性感,卻造成了始
料未及的藝術效果。

主要表現在字的結構上,他使字的形勢順應筆勢而產生抑揚頓挫、疾澀留放的運動變化。
因而有的字端樸靜穆,保持了雄強型隸書的高古氣息;有的字則顯得疏放活潑,直將行書
筆法帶入,更使得作品的氣韻產生意想不到的生動感。

全篇字勢多中肆外斂,滿格而佈,內含勁力,構成茂密雄強的整體氣象。

白玉孔雀── 明朝

玉器堅硬如石潤澤如水,溫和鏗鏘有如君子,從新石器時代直至今日一直廣受眾人喜愛。
早在春秋戰國時代玉器已經蓬勃發展,至漢朝更承繼了戰國精緻靈巧作風,發展了鏤空、
陰刻及S形、對稱等技巧。宋至明朝玉器受到文人思潮影響,展現自然風格,且社會全面
好古,便有了仿古做法出現。此器高五•六公分、長七•五公分,以漢代器物上常見的孔
雀為形,刻工簡潔形式靈動。受仿古思潮影響,工匠於玉器一面加以燒烤、染色,以顯古
玉的斑駁樸拙。   

孔雀毛羽光亮華彩奪目,於極樂世界更是彌陀化現,晝夜六時出和雅音,演說佛法令眾心
喜,而「心佛眾生三無差別」深義,蘊含其中耐人尋味。




@
Sat Oct 1 17:53:47 2005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