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信

 
佛說阿彌陀經要解
#1
美雪
姚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譯

清西有沙門蕅益智旭解

原夫諸佛憫念群迷,隨機施化。雖歸元無二,而方便多門。然於一切方便之中,求其至直
捷、至圓頓者,則莫若念佛求生淨土。又於一切念佛法門之中,求其至簡易、至穩當者,
則莫若信願專持名號。是故淨土三經並行於世,而古人獨以《阿彌陀經》列為日課。豈非
有見於持名一法,普被三根,攝事理以無遺,統宗教而無外,尤為不可思議也哉!古來註
疏,代不乏人,世遠就湮,所存無幾。雲棲和尚著為《疏鈔》,廣大精微。幽谿師伯述《
圓中鈔》,高深洪博。蓋如日月中天,有目皆睹,特以文富義繁,邊涯莫測,或致初機淺
識,信願難階。故復弗揣庸愚,再述《要解》。不敢與二翁競異,亦不必與二翁強同。譬
如側看成峰,橫看成嶺,縱皆不盡廬山真境,要不失為各各親見廬山而已。將釋經文,五
重玄義。

第一釋名。此經以能說所說人為名。佛者,此土能說之教主,即釋迦牟尼。乘大悲願力,
生五濁惡世。以先覺覺後覺,無法不知,無法不見者也。說者,悅所懷也。佛以度生為懷
,眾生成佛機熟,為說難信法,令究竟脫,故悅也。阿彌陀,所說彼土之導師,以四十八
願,接信願念佛眾生生極樂世界,永階不退者也。梵語阿彌陀,此云無量壽,亦云無量光
。要之功德智慧,神通道力,依正莊嚴,說法化度,一一無量也。一切金口,通名為經。
對上五字,是通別合為題也。教行理三,各論通別,廣如台藏所明。

第二辨體。大乘經皆以實相為正體。吾人現前一念心性,不在內,不在外,不在中間。非
過去,非現在,非未來。非青黃赤白,長短方圓。非香,非味,非觸,非法。覓之了不可
得,而不可言其無。具造百界千如,而不可言其有。離一切緣慮分別,語言文字相。而緣
慮分別,語言文字,非離此別有自性。要之離一切相,即一切法。離故無相,即故無不相
,不得已強名實相。實相之體,非寂非照,而復寂而皕荂A照而痡I。照而寂,強名常寂
光土。寂而照,強名清淨法身。又照寂強名法身,寂照強名報身。又性德寂照名法身,修
德寂照名報身。又修德照寂名受用身,修德寂照名應化身。寂照不二,身土不二,性修不
二,真應不二,無非實相。實相無二,亦無不二。是故舉體作依作正,作法作報,作自作
他。乃至能說所說,能度所度,能信所信,能願所願,能持所持,能生所生,能讚所讚,
無非實相正印之所印也。

第三明宗。宗是修行要徑,會體樞機,而萬行之綱領也。提綱則眾目張,挈領則襟袖至。
故體後應須辨宗。此經以信願持名為修行之宗要。非信不足啟願,非願不足導行,非持名
妙行不足滿所願而證所信。經中先陳依正以生信,次勸發願以導行,次示持名以徑登不退
。信則信自,信他,信因,信果,信事,信理。願則厭離娑婆,欣求極樂。行則執持名號
,一心不亂。信自者,信我現前一念之心,本非肉團,亦非緣影;豎無初後,橫絕邊涯;
終日隨緣,終日不變。十方虛空微塵國土,元我一念心中所現物。我雖昏迷倒惑,苟一念
回心,決定得生自心本具極樂,更無疑慮。是名信自。信他者,信釋迦如來決無誑語,彌
陀世尊決無虛願,六方諸佛廣長舌決無二言。隨順諸佛真實教誨,決志求生,更無疑惑。
是名信他。信因者,深信散亂稱名,猶為成佛種子,況一心不亂,安得不生淨土。是名信
因。信果者,深信淨土,諸善聚會,皆從念佛三昧得生,如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亦如影
必隨形,響必應聲,決無虛棄。是名信果。信事者,深信只今現前一念不可盡故,依心所
現十方世界亦不可盡。實有極樂國在十萬億土外,最極清淨莊嚴,不同莊生寓言。是名信
事。信理者,深信十萬億土,實不出我今現前介爾一念心外,以吾現前一念心性實無外故
。又深信西方依正主伴,皆吾現前一念心中所現影。全事即理,全妄即真,全修即性,全
他即自。我心遍故,佛心亦遍,一切眾生心性亦遍。譬如一室千燈,光光互遍,重重交攝
,不相妨礙。是名信理。如此信已,則娑婆即自心所感之穢,而自心穢,理應厭離。極樂
即自心所感之淨,而自心淨,理應欣求。厭穢須捨至究竟,方無可捨。欣淨須取至究竟,
方無可取。故《妙宗》云:取捨若極,與不取捨亦非異轍。設不從事取捨,但尚不取不捨
,即是執理廢事。既廢於事,理亦不圓。若達全事即理,則取亦即理,捨亦即理。一取一
捨,無非法界。故次信而明願也。言執持名號一心不亂者,名以召德,德不可思議,故名
號亦不可思議。名號功德不可思議,故使散稱為佛種,執持登不退也。然諸經示淨土行,
萬別千差。如觀像、觀想、禮拜供養、五悔六念等,一一行成,皆生淨土。唯持名一法,
收機最廣,下手最易。故釋迦慈尊,無問自說,特向大智舍利弗拈出,可謂方便中第一方
便,了義中無上了義,圓頓中最極圓頓。故云:清珠投于濁水,濁水不得不清;佛號投於
亂心,亂心不得不佛也。信願持名,以為一乘真因。四種淨土,以為一乘妙果。舉因則果
必隨之,故以信願持名為經正宗。其四種淨土之相,詳在《妙宗鈔》,及《梵網玄義》,
茲不具述。俟後釋依正文中,當略示耳。

第四明力用。此經以往生不退為力用。往生有四土,各論九品。且略明得生四土之相:若
執持名號,未斷見思,隨其或散或定,於同居土分三輩九品;若持至事一心不亂,見思任
運先落,則生方便有餘淨土;若至理一心不亂,豁破無明一品,乃至四十一品,則生實報
莊嚴淨土,亦分證常寂光土;若無明斷盡,則是上上實報,究竟寂光也。不退有四義:一
念不退。破無明,顯佛性,徑生實報,分證寂光。二行不退。見思既落,塵沙亦破,生方
便土,進趨極果。三位不退。帶業往生,在同居土,蓮華托質,永離退緣。四畢竟不退。
不論至心散心,有心無心,或解不解,但彌陀名號,或六方佛名,此經名字,一經於耳,
假使千萬劫後,畢竟因斯度脫。如聞塗毒鼓,遠近皆喪,食少金剛,決定不消也。復次只
帶業生同居淨證位不退者,皆與補處俱,亦皆一生必補佛位。夫上善一處,是生同居,即
已橫生上三土,一生補佛。是位不退,即已圓證三不退。如斯力用,乃千經萬論所未曾有
。較彼頓悟正因,僅為出塵階漸,生生不退,始可期於佛階者,不可同日語矣。宗教之士
,如何勿思。

第五教相。此大乘菩薩藏攝。又是無問自說,徹底大慈之所加持,能令末法多障有情,依
斯徑登不退。故當來經法滅盡,特留此經住世百年,廣度含識。阿伽陀藥,萬病總持,絕
待圓融,不可思議。華嚴奧藏,法華秘髓,一切諸佛之心要,菩薩萬行之司南,皆不出於
此矣。欲廣歎述,窮劫莫盡,智者自當知之。

入文分三:初序分、二正宗分、三流通分。此三名初善、中善、後善。序如首,五官具存
。正宗如身,臟腑無闕。流通如手足,運行不滯。故智者釋《法華》,初一品皆為序,後
十一品半皆為流通。又一時跡本二門,各分三段。則法師等五品,皆為跡門流通。蓋序必
提一經之綱,流通則法施不壅,關係非小。後人不達,見經文稍涉義理,便判入正宗。致
序及流通,僅存故套。安所稱初語亦善,後語亦善也哉。

(甲)初序分二:初通序、二別序。(乙)初中二:初標法會時處、二引大眾同聞。(丙
)今初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如是,標信順。我聞,標師承。一時,標機感。佛,標教主。舍衛等,標說經處也。實相
妙理,古今不變名如。依實相理,念佛求生淨土,決定無非曰是。實相非我非無我,阿難
不壞假名,故仍稱我。耳根發耳識,親聆圓音,如空印空名聞。時無實法,以師資道合,
說聽周足名一時。自覺覺他,覺行圓滿,人天大師名佛。舍衛,此云聞物,中印度大國之
名,波斯匿王所都也。匿王太子名祇陀,此云戰勝。匿王大臣名須達多,此云給孤獨。給
孤長者布金買太子園,供佛及僧。祇陀感歎,施餘未布少地。故並名祇樹給孤獨園也。

(丙)二引大眾同聞三:初聲聞眾、二菩薩眾、三天人眾。

聲聞居首者,出世相故,常隨從故,佛法賴僧傳故。菩薩居中者,相不定故,不常隨故,
表中道義故。天人列後者,世間相故,凡聖品雜故,外護職故。

(丁)初聲聞眾又三:初明類標數、二表位歎德、三列上首名。(戊)今初。

與大比丘僧,千二百五十人俱。

大比丘,受具足戒出家人也。比丘梵語,含三義:一、乞士,一缽資身,無所蓄藏,專求
出要;二、破惡,正慧觀察,破煩惱惡,不墮愛見;三、怖魔,發心受戒,羯磨成就,魔
即怖也。僧者,具云僧伽,此翻和合眾。同證無為解脫,名理和。身同住,口無諍,意同
悅,見同解,戒同修,利同均,名事和也。千二百五十人者,三迦葉師資共千人,身子、
目連師資二百人,耶舍子等五十人。皆佛成道,先得度脫,感佛深恩,常隨從也。

(戊)二表位歎德

皆是大阿羅漢,眾所知識。

阿羅漢亦含三義:一、應供,即乞士果;二、殺賊,即破惡果;三、無生,即怖魔果。復
有慧解脫、俱解脫、無疑解脫三種不同,今是無疑解脫,故名大。又本是法身大士,示作
聲聞,證此淨土不思議法,故名大也。從佛轉輪,廣利人天,故為眾所知識。

(戊)三列上首名

長老舍利弗、摩訶目犍連、摩訶迦葉、摩訶迦旃延、摩訶俱絺羅、離婆多、周利槃陀伽、
難陀、阿難陀、羅侯羅、憍梵波提、賓頭盧頗羅墮、迦留陀夷、摩訶劫賓那、薄拘羅、阿
冕樓馱,如是等諸大弟子。

德臘俱尊,故名長老。身子尊者聲聞眾中,智慧第一。目連尊者神通第一。飲光尊者身有
金光,傳佛心印為初祖,頭陀行第一。文飾尊者婆羅門種,論議第一。大膝尊者答問第一
。星宿尊者無倒亂第一。繼道尊者因根鈍僅持一偈,辯才無盡,義持第一。喜尊者佛之親
弟,儀容第一。慶喜尊者佛之堂弟,復為侍者,多聞第一。覆障尊者佛之太子,密行第一
。牛司尊者宿世惡口,感此餘報,受天供養第一。不動尊者久住世間,應末世供,福田第
一。黑光尊者為佛使者,教化第一。房宿尊者知星宿第一。善容尊者壽命第一。無貧尊者
亦佛堂弟,天眼第一。此等常隨眾,本法身大士,示作聲聞,為影響眾。今聞淨土攝受功
德,得第一義悉檀之益,增道損生,自淨佛土,復名當機眾矣。

(丁)二菩薩眾

並諸菩薩摩訶薩,文殊師利法王子、阿逸多菩薩、乾陀訶提菩薩、常精進菩薩,與如是等
諸大菩薩。

菩薩摩訶薩,此云大道心成就有情。乃悲智雙運,自他兼利之稱。佛為法王,文殊紹佛家
業,名法王子,菩薩眾中,智慧第一。非勇猛實智,不能證解淨土法門,故居初。彌勒當
來成佛,現居等覺,以究竟嚴淨佛國為要務,故次列。不休息者,曠劫修行不暫停故。常
精進者,自利利他無疲倦故。此等深位菩薩,必皆求生淨土,以不離見佛,不離聞法,不
離親近供養眾僧,乃能速疾圓滿菩提故。

(丁)三天人眾

及釋提桓因等,無量諸天大眾俱。

釋提桓因,此云能為主,即忉利天王。等者,下等四王,上等夜摩、兜率、化樂、他化,
色、無色無量諸天也。大眾俱,謂十方天人八部修羅人非人等無不與會,無非淨土法門所
攝之機也。通序竟。

(乙)二別序。發起序也。

淨土妙門,不可思議,無人能問,佛自唱依正名字為發起。又佛智鑒機無謬,見此大眾應
聞淨土妙門而獲四益,故不俟問,便自發起。如《梵網》下卷自唱位號云我今盧舍那等,
智者判作發起序,例可知也。

爾時佛告長老舍利弗:從是西方,過十萬億佛土,有世界名曰極樂。其土有佛,號阿彌陀
,今現在說法。

淨土法門,三根普攝,絕待圓融,不可思議。圓收圓超一切法門,甚深難信。故特告大智
慧者,非第一智慧,不能直下無疑也。西方者,橫亙直西,標示現處也。十萬億者,千萬
曰億,今積億至十萬也。佛土者,三千大千世界,通為一佛所化。且以此土言之,一須彌
山,東西南北各一洲,同一日月所照,一鐵圍山所繞,名一四天下。千四天下名小千世界
,千小千名中千世界,千中千名大千世界。過如此佛土十萬億之西,是極樂世界也。問:
何故極樂在西方?答:此非善問。假使極樂在東,汝又問何故在東,豈非戲論。況自十一
萬億佛土視之,又在東矣,何足致疑。有世界名曰極樂,序依報國土之名也。豎約三際以
辨時劫,橫約十方以定疆隅,故稱世界。極樂者,梵語須摩提,亦云安養、安樂、清泰等
,乃永離眾苦第一安隱之謂,如下廣釋。然佛土有四,各分淨穢。凡聖同居土,五濁重者
穢,五濁輕者淨。方便有餘土,析空拙度證入者穢,體空巧度證入者淨。實報無障礙土,
次第三觀證入者穢,一心三觀證入者淨。常寂光土,分證者穢,究竟滿證者淨。今云極樂
世界,正指同居淨土,亦即橫具上三淨土也。有佛號阿彌陀,序正報教主之名也,翻譯如
下廣釋。佛有三身,各論單複。法身單,指所證理性。報身單,指能證功德智慧。化身單
,指所現相好色像。法身複者,自性清淨法身,離垢妙極法身。報身複者,自受用報身,
他受用報身。化身複者,示生化身,應現化身。又佛界化身,隨類化身。雖辨單複三身,
實非一非三,而三而一。不縱橫,不並別,離過絕非,不可思議。今云阿彌陀佛,正指同
居土中示生化身,仍復即報即法也。復次世界及佛皆言有者,具四義:的標實境,令欣求
故;誠語指示,令專一故;簡非乾城陽焰,非權現曲示,非緣影虛妄,非保真偏但,破魔
邪權小故;圓彰性具,令深證故。今現在說法者,簡上依正二有,非過去已滅,未來未成
,正應發願往生,親覲聽法,速成正覺也。復次二有現在,勸信序也;世界名極樂,勸願
序也;佛號阿彌陀,勸持名妙行序也。復次阿彌序佛,說法序法,現在海會序僧。佛法僧
同一實相,序體;從此起信願行,序宗;信願行成,必得往生見佛聞法,序用;唯一佛界
為所緣境,不雜餘事,序教相也。言略意周矣。初序分竟。

(甲)二正宗分三:初廣陳彼土依正妙果以啟信、二特勸眾生應求往生以發願、三正示行
者執持名號以立行。

信願持名,一經要旨。信願為慧行,持名為行行。得生與否,全由信願之有無。品位高下
,全由持名之深淺。故慧行為前導,行行為正修,如目足並運也。


(乙)初文為二:初依報妙、二正報妙。

 (丙)初又二:初徵釋、二廣釋。

(丁)初又二:初徵、二釋。

(戊)今初。


舍利弗,彼土何故名為極樂?

(戊)二釋又二:初約能受用釋、二約所受用釋。

(己)今初。

其國眾生,無有眾苦,但受諸樂,故名極樂。

眾生是能受用人,等覺以還皆可名。今且約人民言,以下下例上上也。娑婆苦樂雜。其實
苦是苦苦,逼身心故。樂是壞苦,不久住故。非苦非樂是行苦,性遷流故。彼土永離三苦
,不同此土對苦之樂,乃名極樂。一往分別。同居五濁輕,無分段八苦,但受不病不老,
自在遊行,天食天衣,諸善聚會等樂。方便體觀巧,無沈空滯寂之苦,但受遊戲神通等樂
。實報心觀圓,無隔別不融之苦,但受無礙不思議樂。寂光究竟等,無法身滲漏,真常流
注之苦,但受稱性圓滿究竟樂。然同居眾生,以持名善根福德同佛故,圓淨四土,圓受諸
樂也。復次極樂最勝,不在上三土,而在同居。良以上之,則十方同居,遜其殊特,下又
可與此土較量。所以凡夫優入而從容,橫超而度越。佛說苦樂,意在於此。

(己)二約所受用釋

又舍利弗,極樂國土,七重欄楯,七重羅網,七重行樹,皆是四寶,周匝圍繞,是故彼國
名為極樂。

七重,表七科道品。四寶,表常、樂、我、淨四德。周匝圍繞者,佛菩薩等無量住處也。
皆四寶則自功德深,周匝繞則他賢聖遍,此極樂真因緣也。此等莊嚴,同居淨土是增上善
業所感,亦圓五品觀所感,以緣生勝妙五塵為體;方便淨土是即空觀智所感,亦相似三觀
所感,以妙真諦無漏五塵為體;實報淨土是妙假觀智所感,亦分證三觀所感,以妙俗諦無
盡五塵為體;常寂光土是即中觀智所感,亦究竟三觀所感,以妙中諦稱性五塵為體。欲令
易解,作此分別,實四土莊嚴,無非因緣所生法,無不即空假中。所以極樂同居淨境,真
俗圓融,不可限量。下皆仿此。問:寂光惟理性,何得有此莊嚴?答:一一莊嚴全體理性
,一一理性具足莊嚴,方是諸佛究竟依果。若寂光不具勝妙五塵,何異偏真法性。

(丁)二廣釋二:初別釋所受、二合釋能受所受。

(戊)初又二:初釋生處、二結示佛力。

(己)今初。

又舍利弗,極樂國土有七寶池,八功德水,充滿其中。池底純以金沙布地,四邊階道,金
、銀、琉璃、玻璃合成。上有樓閣,亦以金、銀、琉璃、玻璃、硨磲、赤珠、瑪瑙而嚴飾
之。池中蓮華,大如車輪,青色青光,黃色黃光,赤色赤光,白色白光,微妙香潔。

上明住處,今明生處。寶池金銀等所成,不同此方土石也。八功德者:一、澄清,異此方
渾濁;二、清冷,異寒熱;三、甘美,異鹹淡劣味;四、輕軟,異沈重;五、潤澤,異縮
腐褪色;六、安和,異急暴;七、除饑渴,異生冷;八、長養諸根,異損壞諸根,及沴戾
增病沒溺等也。充滿其中,異枯竭泛濫。底純金沙,異污泥。階道四寶,異磚石。陛級名
階,坦途名道,重屋名樓,岑樓名閣。七寶樓閣,異此方土木丹青也。樓閣是住處,及法
會處。但得寶池蓮胞開敷,便可登四岸,入法會,見佛聞法也。華輪者,輪王金輪大四十
里,且舉最小者言。若據《觀經》及《無量壽會》,大小實不可量,由同居淨土身相不等
故也。青色名優缽羅,黃色名拘勿頭,赤色名缽頭摩,白色名芬陀利。由生身有光,故蓮
胞亦有光。然極樂蓮華,光色無量,此亦略言耳。微妙香潔,略歎蓮華四德。質而非形曰
微。無礙曰妙。非形則非塵,故潔也。蓮胞如此,生身可知。

(己)二結示佛力

舍利弗,極樂國土,成就如是功德莊嚴。

明上住處生處種種莊嚴,皆是阿彌陀佛大願大行稱性功德之所成就。故能遍嚴四種淨土,
普攝十方三世一切凡聖令往生也。復次佛以大願作眾生多善根之因,以大行作眾生多福德
之緣。令信願持名者,念念成就如是功德,而皆是已成,非今非當。此則以阿彌種種莊嚴
作增上本質,帶起眾生自心種種莊嚴。全佛即生,全他即自。故曰成就如是功德莊嚴。

(戊)二合釋能受所受又二:初約五根五塵明受用、次約耳根聲塵明受用。

(己)初又二:初正明、二結示。

(庚)今初。

又舍利弗,彼佛國土,常作天樂,黃金為地。晝夜六時,雨天曼陀羅華。其土眾生,常以
清旦,各以衣祴,盛眾妙華,供養他方十萬億佛。即以食時,還到本國,飯食經行。

樂是聲塵,地是色塵,華是色香二塵,食是味塵,盛華、散華、經行是觸塵,眾生五根對
五塵可知。常作者,即六時也。黃金為地者,七寶所嚴地界,體是黃金也。日分初、中、
後,名晝三時。夜分初、中、後,名夜三時。故云晝夜六時。然彼土依正各有光明,不假
日月,安分晝夜,且順此方假說分際耳。曼陀羅,此云適意,又云白華。衣祴,是盛華器
。眾妙華,明非曼陀羅一種,應如妙經四華,表四因位。供養他方佛,表真因會趨極果,
果德無不遍也。且據娑婆言十萬億佛,意顯生極樂已,還供釋迦、彌勒,皆不難耳。若阿
彌神力所加,何遠不到哉。食時,即清旦,故云即以。明其神足不可思議,不離彼土,常
遍十方,不假逾時回還也。此文顯極樂一聲、一塵、一剎那,乃至跨步彈指,悉與十方三
寶貫徹無礙。又顯在娑婆則濁重惡障,與極樂不隔而隔。生極樂則功德甚深,與娑婆隔而
不隔也。飯食經行者,念食食至,不假安排。食畢缽去,不勞舉拭。但經行金地,華樂娛
樂,任運進修而已。

(庚)二結示

舍利弗,極樂國土,成就如是功德莊嚴。

(己)二約耳根聲塵明受用。

以此方耳根最利,故別就法音廣明。其實極樂攝法界機,五塵一一圓妙,出生一切法門也
。

又二:初別明、二總結。

(庚)初中二:初化有情聲、二化無情聲。

(辛)初又二:初鳥音法利、二徵釋略顯。

(壬)今初。

復次舍利弗,彼國常有種種奇妙雜色之鳥,白鶴、孔雀、鸚鵡、舍利、迦陵頻伽、共命之
鳥。是諸眾鳥,晝夜六時,出和雅音。其音演暢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聖道分,如是
等法。其土眾生,聞是音已,皆悉念佛念法念僧。

種種奇妙雜色,言多且美也,下略出六種。舍利,舊云鶖鷺,琦禪師云是春鶯,或然。迦
陵頻伽,此云妙音,未出殼時,音超眾鳥。共命,一身兩頭,識別報同。此二種西域雪山
等處有之,皆寄此間愛賞者言其似而已。六時出音,則知淨土不以鳥棲為夜,良以蓮華托
生之身,本無昏睡,不假夜臥也。五根等者,三十七道品也。所謂四念處,一身念處,二
受念處,三心念處,四法念處。四正勤,一已生惡法令斷,二未生惡法不令生,三未生善
法令生,四已生善法令增長。四如意足,一欲如意足,二精進如意足,三心如意足,四思
惟如意足。五根者,信正道及助道法名信根;行正道及諸助道善法,勤求不息,名精進根
;念正道及諸助道善法,更無他念,名念根;攝心在正道及諸助道善法中,相應不散,名
定根;為正道及諸助道善法,觀於苦等四諦,名慧根。五力者,信根增長,能破疑惑,破
諸邪信,及破煩惱,名信力;精進根增長,破種種身心懈怠,成辦出世大事,名精進力;
念根增長,破諸邪念,成就一切出世正念功德,名念力;定根增長,能破亂想,發諸事理
禪定,名定力;慧根增長,能遮通別諸惑,發真無漏,名慧力。七菩提分,亦名七覺分。
智慧觀諸法時,善能簡別真偽,不謬取諸虛偽法,名擇法覺分。精進修諸道法時,善能覺
了,不謬行於無益苦行,常勤心在真法中行,名精進覺分。若心得法喜,善能覺了此喜,
不依顛倒之法而喜,住真法喜,名喜覺分。若斷除諸見煩惱之時,善能覺了,除諸虛偽,
不損真正善根,名除覺分。若捨所見念著境時,善能覺了所捨之境虛偽不實,永不追憶,
名捨覺分。若發諸禪定之時,善能覺了諸禪虛假,不生愛見妄想,名定覺分。若修出世道
時,善能覺了,常使定慧均平;或心沈沒,當念用擇法、精進、喜三覺分以察起之;或心
浮動,當念用除、捨、定三覺分以攝持之;調和適中,名念覺分。八聖道分,亦名八正道
分。修無漏行觀,見四諦分明,名正見。以無漏心相應思惟動發覺知籌量,為令增長入大
涅槃,名正思惟。以無漏慧除四邪命,攝諸口業,住一切正語中,名正語。以無漏慧除身
一切邪業,住清淨正身業中,名正業。以無漏慧通除三業中五種邪命,住清淨正命中,名
正命。以無漏慧相應勤精進修涅槃道,名正精進。以無漏慧相應念正道及助道法,名正念
。以無漏慧相應入定,名正定。此等道品,依生滅四諦而修,即藏教道品。依無生四諦而
修,即通教道品。依無量四諦而修,即別教道品。依無作四諦而修,即圓教道品。藏道品
名半字法門,淨土濁輕,似不必用,為小種先熟者或暫用之。通道品名大乘初門,三乘共
稟,同居淨土多說之。別道品名獨菩薩法,同居方便淨土多說之。圓道品名無上佛法,有
利根者,於四淨土皆得聞也。如是等法者,等前念處、正勤、如意足,等餘四攝、六度、
十力無畏無量法門也。三十七品,收法雖盡,而機緣不等,作種種開合名義不同,隨所欲
聞,無不演暢。故令聞者念三寶,發菩提心,伏滅煩惱也。灼見慈威不可思議,故念佛。
法喜入心,法味充足,故念法。同聞共稟,一心修證,故念僧。能念即三觀。所念三寶,
有別相、一體及四教意義,三諦權實之不同,如上料簡道品,應知。

(壬)二徵釋略顯

舍利弗,汝勿謂此鳥,實是罪報所生。所以者何,彼佛國土,無三惡道。舍利弗,其佛國
土,尚無惡道之名,何況有實。是諸眾鳥,皆是阿彌陀佛欲令法音宣流,變化所作。

徵釋可知。問:白鶴等非惡道名耶?答:既非罪報,則一一名字,皆詮如來究竟功德。所
謂究竟白鶴等,無非性德美稱,豈惡名哉。問:化作眾鳥何義?答:有四悉檀因緣。凡情
喜此諸鳥,順情而化,令歡喜故;鳥尚說法,令聞生善故;不於鳥起下劣想,對治分別心
故;鳥即彌陀,令悟法身平等,無不具無不造故。此中顯微風、樹、網等音,及一切依正
假實,當體即是阿彌陀佛三身四德,毫無差別也。

(辛)二化無情聲

舍利弗,彼佛國土,微風吹動諸寶行樹,及寶羅網,出微妙音,譬如百千種樂同時俱作。
聞是音者,自然皆生念佛念法念僧之心。

情與無情,同宣妙法。四教道品,無量法門,同時演說,隨類各解,能令聞者念三寶也。
念三寶是從悉檀獲益。凡夫創聞,大踴遍身,是歡喜益;與三寶氣分交接,必能發菩提心
,是生善益;由此伏滅煩惱,是破惡益;證悟一體三寶,是入理益也。初別明竟。

(庚)二總結

舍利弗,其佛國土,成就如是功德莊嚴。

重重結示,令深信一切莊嚴,皆導師願行所成,種智所現;皆吾人淨業所感,唯識所變。
佛心生心,互為影質,如眾燈明,各遍似一。全理成事,全事即理,全性起修,全修在性
。亦可深長思矣!奈何離此淨土,別談唯心淨土,甘墮鼠即鳥空之誚也哉!初依報妙竟。

(丙)二正報妙二:初徵釋名號、二別釋主伴。

(丁)初中二:初徵、二釋。

(戊)今初。

舍利弗,於汝意云何,彼佛何故號阿彌陀?

此經的示持名妙行,故特徵釋名號,欲人深信萬德洪名不可思議,一心執持,無復疑貳也
。

(戊)二釋二:初約光明釋、二約壽命釋。

阿彌陀,正翻無量,本不可說。本師以光、壽二義,收盡一切無量。光則橫遍十方,壽則
豎窮三際。橫豎交徹,即法界體。舉此體作彌陀身土,亦即舉此體作彌陀名號。是故彌陀
名號,即眾生本覺理性。持名,即始覺合本。始本不二,生佛不二。故一念相應一念佛,
念念相應念念佛也。

(己)今初。

舍利弗,彼佛光明無量,照十方國,無所障礙,是故號為阿彌陀。

心性寂而常照,故為光明。今徹證心性無量之體,故光明無量也。諸佛皆徹性體,皆照十
方,皆可名無量光。而因中願力不同,隨因緣立別名。彌陀為法藏比丘,發四十八願,有
光明皕茪Q方之願,今果成如願也。法身光明無分際,報身光明稱真性,此則佛佛道同。
應身光明有照一由旬者,十百千由旬者,一世界十百千世界者。唯阿彌普照,故別名無量
光。然三身不一不異,為令眾生得四益故,作此分別耳。當知無障礙,約人民言。由眾生
與佛緣深,故佛光到處,一切世間無不圓見也。

(己)二約壽命釋

又舍利弗,彼佛壽命,及其人民,無量無邊阿僧祇劫,故名阿彌陀。

心性照而常寂,故為壽命。今徹證心性無量之體,故壽命無量也。法身壽命無始無終,報
身壽命有始無終。此亦佛佛道同,皆可名無量壽。應身隨願隨機,延促不等。法藏願王,
有佛及人壽命皆無量之願,今果成如願,別名無量壽也。阿僧祇,無邊、無量,皆算數名
,實有量之無量。然三身不一不異,應身亦可即是無量之無量矣。及者,並也。人民,指
等覺以還。謂佛壽命並其人民壽命,皆無量等也。當知光壽名號,皆本眾生建立。以生佛
平等,能令持名者,光明壽命同佛無異也。復次由無量光義,故眾生生極樂即生十方,見
阿彌陀佛即見十方諸佛,能自度即普利一切。由無量壽義,故極樂人民,即是一生補處,
皆定此生成佛,不至異生。當知離卻現前一念無量光壽之心,何處有阿彌陀佛名號。而離
卻阿彌陀佛名號,何由徹證現前一念無量光壽之心。願深思之,願深思之。

(丁)二別釋主伴二:初別釋、二結示。

(戊)初又二:初主、二伴。

(己)今初,此亦釋別序中今現在說法句。

舍利弗,阿彌陀佛成佛以來,於今十劫。

此明極樂世界教主成就也。然法身無成無不成,不應論劫。報身因圓果滿名成,應身為物
示生名成,皆可論劫。又法身因修德顯,亦可論成論劫。報身別無新得,應身如月印川,
亦無成不成,不應論劫。但諸佛成道,各有本跡,本地並不可測。且約極樂示成之跡而言
,即是三身一成一切成,亦是非成非不成而論成也。又佛壽無量,今僅十劫。則現在說法
,時正未央。普勸三世眾生速求往生,同佛壽命,一生成辦也。又下文無數聲聞菩薩及與
補處,皆十劫所成就。正顯十方三世往生不退者,多且易也。

(己)二伴

又舍利弗,彼佛有無量無邊聲聞弟子,皆阿羅漢,非是算數之所能知。諸菩薩眾,亦復如
是。

他方定性二乘,不得生彼。若先習小行,臨終回向菩提,發大誓願者,生彼國已,佛順機
說法,令斷見思,故名羅漢。如別教七住斷見思之類,非實聲聞也。蓋藏通二教,不聞他
方佛名,今聞彌陀名號,信願往生,總屬別圓二教所攝機矣。

(戊)二結示

舍利弗,彼佛國土,成就如是功德莊嚴。

佛及聲聞菩薩,並是彌陀因中願行所成,亦是果上一成一切成。是則佛、菩薩、聲聞,各
各非自非他,自他不二,故云成就如是功德莊嚴。能令信願持名者,念念亦如是成就也。
初廣陳彼土依正妙果以啟信竟。

(乙)二特勸眾生應求往生以發願二:初揭示無上因緣、二特勸。

淨土殊勝,謂帶業往生,橫出三界;同居橫具四土,開顯四教法輪;眾生圓淨四土,圓見
三身,圓證三不退;人民皆一生成佛。如是等勝異超絕,全在此二科點示,須諦研之。

(丙)今初

又舍利弗,極樂國土,眾生生者,皆是阿鞞跋致。其中多有一生補處,其數甚多,非是算
數所能知之,但可以無量無邊阿僧祇說。

阿鞞跋致,此云不退。一位不退,入聖流,不墮凡地。二行不退,瓻蚰矷A不墮二乘地。
三念不退,心心流入薩婆若海。若約此土藏初果,通見地,別初住,圓初信,名位不退。
通菩薩,別十行,圓十信,名行不退。別初地,圓初住,名念不退。今淨土五逆十惡十念
成就帶業往生居下下品者,皆得三不退。然據教道,若是凡夫,則非初果等;若是二乘,
則非菩薩等;若是異生,則非同生性等。又念不退,非復異生;行不退,非僅見道;位不
退,非是人民。躐等則成大妄,進步則捨故稱。唯極樂同居,一切俱非,一切俱是。十方
佛土無此名相,無此階位,無此法門。非心性之極致,持名之奇勳,彌陀之大願,何以有
此!一生補處者,只一生補佛位,如彌勒、觀音等。極樂人民普皆一生成佛,人人必實證
補處。故其中多有此等上善,不可數知也。復次釋迦一代時教,惟《華嚴》明一生圓滿。
而一生圓滿之因,則末後《普賢行願品》中,十大願王導歸安養,且以此勸進華藏海眾。
嗟乎!凡夫例登補處,奇倡極談,不可測度。《華嚴》所稟,卻在此經。而天下古今,信
鮮疑多,辭繁義蝕,余唯有剖心瀝血而已。

(丙)二特勸

舍利弗,眾生聞者,應當發願,願生彼國。所以者何?得與如是諸上善人,俱會一處。

前羅漢菩薩,但可云善人。唯補處居因位之極,故云上。其數甚多,故云諸。俱會一處,
猶言凡聖同居。尋常由實聖過去有漏業,權聖大慈悲願,故凡夫得與聖人同居。至實聖灰
身,權聖機盡,便升沈碩異,苦樂懸殊。乃暫同,非究竟同也。又天壤之間,見聞者少。
幸獲見聞,親近步趨者少。又佛世聖人縱多,如珍如瑞,不能遍滿國土,如眾星微塵。又
居雖同,而所作所辦,則迥不同。今同以無漏不思議業,感生俱會一處為師友,如壎如篪
,同盡無明,同登妙覺。是則下凡眾生於念不退中,超盡四十一因位。若謂是凡夫,卻不
歷異生,必補佛職,與觀音、勢至無別。若謂是一生補處,卻可名凡夫,不可名等覺菩薩
。此皆教網所不能收,剎網所不能例。當知吾人大事因緣,同居一關,最難透脫。唯極樂
同居,超出十方同居之外。了此,方能深信彌陀願力。信佛力,方能深信名號功德。信持
名,方能深信吾人心性本不可思議也。具此深信,方能發於大願。文中應當二字,即指深
信。深信發願,即無上菩提。合此信願,的為淨土指南。由此而執持名號,乃為正行。若
信願堅固,臨終十念一念,亦決得生。若無信願,縱將名號持至風吹不入,雨打不濕,如
銀牆鐵壁相似,亦無得生之理。修淨業者,不可不知也。大本《阿彌陀經》,亦以發菩提
願為要,正與此同。

(乙)三正示行者執持名號以立行二:初正示無上因果、二重勸。

(丙)今初

舍利弗,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緣,得生彼國。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說阿彌陀
佛,執持名號,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亂
。其人臨命終時,阿彌陀佛與諸聖眾,現在其前。是人終時,心不顛倒,即得往生阿彌陀
佛極樂國土。

菩提正道名善根,即親因。種種助道施戒禪等名福德,即助緣。聲聞緣覺菩提善根少,人
天有漏福業福德少,皆不可生淨土。唯以信願執持名號,則一一聲悉具多善根福德。散心
稱名,福善亦不可量,況一心不亂哉!故使感應道交,文成印壞。彌陀聖眾,不來而來,
親垂接引。行人心識,不往而往,托質寶蓮也。善男女者,不論出家在家,貴賤老少,六
趣四生。但聞佛名,即多劫善根成熟,五逆十惡皆名善也。阿彌陀佛是萬德洪名,以名召
德,罄無不盡。故即以執持名號為正行,不必更涉觀想參究等行。至簡易,至直捷也。聞
而信,信而願,乃肯執持。不信不願,與不聞等,雖為遠因,不名聞慧。執持則念念憶佛
名號,故是思慧,然有事持理持。事持者,信有西方阿彌陀佛,而未達是心作佛,是心是
佛。但以決志願求生故,如子憶母,無時暫忘。理持者,信西方阿彌陀佛,是我心具,是
我心造。即以自心所具所造洪名,為繫心之境,令不暫忘也。一日至七日者,克期辦事也
。利根一日即不亂,鈍根七日方不亂,中根二三四五六日不定。又利根能七日不亂,鈍根
僅一日不亂,中根六五四三二日不定。一心亦二種。不論事持、理持,持至伏除煩惱,乃
至見思先盡,皆事一心。不論事持、理持,持至心開見本性佛,皆理一心。事一心不為見
思所亂,理一心不為二邊所亂,即修慧也。不為見思亂,故感變化身佛及諸聖眾現前,心
不復起娑婆界中三有顛倒,往生同居、方便二種極樂世界。不為二邊亂,故感受用身佛及
諸聖眾現前,心不復起生死涅槃二見顛倒,往生實報、寂光二種極樂世界。當知執持名號
,既簡易直捷,仍至頓至圓。以念念即佛故,不勞觀想,不必參究,當下圓明,無餘無欠
。上上根不能踰其閫,下下根亦能臻其域。其所感佛,所生土,往往勝進,亦不一概。可
謂橫該八教,豎徹五時。所以徹底悲心,無問自說,且深歎其難信也。問:《觀經》專明
作觀,何謂不勞觀想?答:此義即出《觀經》,彼經因勝觀非凡夫心力所及,故於第十三
別開劣像之觀。而障重者猶不能念彼佛,故於第十六大開稱名之門。今經因末世障重者多
,故專主第十六觀。當知人根雖鈍,而丈六八尺之像身,無量壽佛之名字,未嘗不心作心
是。故觀劣者不勞勝觀,而稱名者並不勞觀想也。問:天奇毒峰諸祖,皆主參念佛者是誰
,何謂不必參究?答:此義即出天奇諸祖,前祖因念佛人不契釋迦徹底悲心,故傍不甘,
直下詰問,一猛提醒,何止長夜復旦。我輩至今日,猶不肯死心念佛,苦欲執敲門瓦子,
向屋堨曾迉芛摁Q,則于諸祖成惡逆,非善順也。進問:此在肯心者則可,未肯者何得相
應?曰:噫,正唯未肯,所以要你肯心相應。汝等正信未開,如生牛皮,不可屈折。當知
有目者,固無日下燃燈之理。而無目者,亦何必于日中苦覓燈炬。大勢至法王子云:不假
方便,自得心開。此一行三昧中大火聚語也,敢有觸者,寧不被燒。問:臨終佛現,寧保
非魔?答:修心人不作佛觀,而佛忽現,非本所期,故名魔事。念佛見佛,已是相應。況
臨終非致魔時,何須疑慮。問:七日不亂,平時耶,臨終耶?答:平時也。問:七日不亂
之後,復起惑造業,亦得生耶?答:果得一心不亂之人,無更起惑造業之事。問:大本十
念,寶王一念,平時耶,臨終耶?答:十念通二時。晨朝十念屬平時。十念得生,與《觀
經》十念稱名同,屬臨終時。一念則但約臨終時。問:十念一念並得生,何須七日?答:
若無平時七日功夫,安有臨終十念一念?縱下下品逆惡之人,並是夙因成熟,故感臨終遇
善友,聞便信願。此事萬中無一,豈可僥倖。《淨土或問》斥此最詳,今人不可不讀。問
:西方去此十萬億土,何得即生?答:十萬億土,不出我現前一念心性之外,以心性本無
外故。又仗自心之佛力接引,何難即生。如鏡中照數十層山水樓閣,層數宛然,實無遠近
,一照俱了,見無先後。從是西方過十萬億佛土,有世界名曰極樂亦如是。其土有佛號阿
彌陀,今現在說法亦如是。其人臨命終時,阿彌陀佛與諸聖眾現在其前,是人終時心不顛
倒,即得往生阿彌陀佛極樂國土亦如是。當知字字皆海印三昧,大圓鏡智之靈文也。問:
持名判行行,則是助行,何名正行?答:依一心說信願行,非先後,非定三。蓋無願行不
名真信,無行信不名真願,無信願不名真行。今全由信願持名,故信願行三,聲聲圓具,
所以名多善根福德因緣。《觀經》稱佛名故,念念中除八十億劫生死之罪,此之謂也。若
福善不多,安能除罪如此之大。問:臨終猛切,能除多罪,平日至心稱名,亦除罪否?答
:如日出,群暗消。稱洪名,萬罪滅。問:散心稱名,亦除罪否?答:名號功德不可思議
,寧不除罪,但不定往生。以悠悠散善,難敵無始積罪故。當知積罪假使有體相者,盡虛
空界不能容受,雖百年晝夜彌陀十萬,一一聲滅八十億劫生死,然所滅罪如爪上土,未滅
罪如大地土。唯念至一心不亂,則如健人突圍而出,非復三軍能制耳。然稱名便為成佛種
子,如金剛終不可壞。佛世一老人求出家,五百聖眾皆謂無善根。佛言:此人無量劫前為
虎逼,失聲稱南無佛。今此善根成熟,值我得道,非二乘道眼所知也。由此觀之,《法華
》明過去佛所,散亂稱名,皆已成佛,豈不信哉。伏願緇素智愚,於此簡易直捷無上圓頓
法門,勿視為難而輒生退諉,勿視為易而漫不策勤。勿視為淺而妄致藐輕,勿視為深而弗
敢承任。蓋所持之名號,真實不可思議。能持之心性,亦真實不可思議。持一聲,則一聲
不可思議。持十百千萬無量無數聲,聲聲皆不可思議也。

(丙)二重勸

舍利弗,我見是利,故說此言。若有眾生,聞是說者,應當發願,生彼國土。

我見者,佛眼所見究盡明瞭也。是利者,橫出五濁,圓淨四土,直至不退位盡,是為不可
思議功德之利也。復次是利,約命終時心不顛倒而言。蓋穢土自力修行,生死關頭,最難
得力。無論頑修狂慧,麼羅無功。即悟門深遠,操履潛確之人,倘分毫習氣未除,未免隨
強偏墜。永明祖師所謂十人九蹉路,陰境若現前,瞥爾隨他去。此誠可寒心者也。初果昧
於出胎,菩薩昏于隔陰。者〔這〕裡豈容強作主宰,僥倖顢頇。唯有信願持名,仗他力故
,佛慈悲願,定不唐捐。彌陀聖眾,現前慰導,故得無倒,自在往生。佛見眾生臨終倒亂
之苦,特為保任此事,所以殷勤再勸發願,以願能導行故也。問:佛既心作心是,何不竟
言自佛,而必以他佛為勝,何也?答:此之法門,全在了他即自。若諱言他佛,則是他見
未忘。若偏重自佛,卻成我見顛倒。又悉檀四益,後三益事不孤起。倘不從世界深發慶信
,則欣厭二益尚不能生,何況悟入理佛。唯即事持達理持,所以彌陀聖眾現前,即是本性
明顯。往生彼土,見佛聞法,即是成就慧身。不由他悟,法門深妙,破盡一切戲論,斬盡
一切意見。唯馬鳴、龍樹、智者、永明之流,徹底擔荷得去。其餘世智辯聰,通儒禪客,
盡思度量,愈推愈遠。又不若愚夫婦老實念佛者,為能潛通佛智,暗合道妙也。我見是利
,故說此言,分明以佛眼佛音,印定此事。豈敢違抗,不善順入也哉!二正宗分竟。

(甲)三流通分。

信願持名一法,圓收圓超一切法門。豎與一切法門渾同,橫與一切法門迥異。既無問自說
,誰堪倡募流通。唯佛與佛,乃能究盡諸法實相。此經唯佛境界,唯佛佛可與流通耳。

文為二:初普勸、二結勸。

(乙)初中三:初勸信流通、二勸願流通、三勸行流通。

(丙)初中二:初略引標題、二徵釋經題。

(丁)初中六:初東方、六上方。唐譯十方,今略攝故。

(戊)今初。

舍利弗,如我今者,讚歎阿彌陀佛不可思議功德之利。東方亦有阿鞞佛、須彌相佛、大須
彌佛、須彌光佛、妙音佛,如是等琲e沙數諸佛,各于其國,出廣長舌相,遍覆三千大千
世界,說誠實言:汝等眾生,當信是稱讚不可思議功德一切諸佛所護念經。

不可思議,略有五意:一、橫超三界,不俟斷惑;二、即西方橫具四土,非由漸證;三、
但持名號,不假禪觀諸方便;四、一七為期,不藉多劫多生多年月;五、持一佛名,即為
諸佛護念,不異持一切佛名。此皆導師大願行之所成就,故曰阿彌陀佛不可思議功德之利
。又行人信願持名,全攝佛功德成自功德,故亦曰阿彌陀佛不可思議功德之利。下又曰諸
佛不可思議功德,我不可思議功德,是諸佛釋迦,皆以阿彌為自也。阿(音同觸ㄔㄨˋ)
鞞,此云無動。佛有無量德,應有無量名。隨機而立,或取因,或取果,或性,或相,或
行願等。雖舉一隅,仍具四悉。隨一一名,顯所詮德。劫壽說之,不能悉也。東方虛空不
可盡,世界亦不可盡。世界不可盡,住世諸佛亦不可盡。略舉琲e沙耳。此等諸佛,各出
廣長舌勸信此經。而眾生猶不生信,頑冥極矣。常人三世不妄語,舌能至鼻。藏果頭佛,
三大僧祇劫不妄語,舌薄廣長可覆面。今證大乘淨土妙門,所以遍覆三千。表理誠稱真,
事實非謬也。標出經題,流通之本。什師順此方好,略譯今題,巧合持名妙行。奘師譯云
《稱讚淨土佛攝受經》。文有詳略,義無增減。

(戊)二南方

舍利弗,南方世界有日月燈佛、名聞光佛、大焰肩佛、須彌燈佛、無量精進佛,如是等
河沙數諸佛,各于其國,出廣長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說誠實言:汝等眾生,當信是
稱讚不可思議功德一切諸佛所護念經。

(戊)三西方

舍利弗,西方世界有無量壽佛、無量相佛、無量幢佛、大光佛、大明佛、寶相佛、淨光佛
,如是等琲e沙數諸佛,各于其國,出廣長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說誠實言:汝等眾
生,當信是稱讚不可思議功德一切諸佛所護念經。

無量壽佛,與彌陀同名。十方各方面同名諸佛無量也,然即是導師亦可。為度眾生,不妨
轉讚釋迦如來所說。

(戊)四北方

舍利弗,北方世界有焰肩佛、最勝音佛、難沮佛、日生佛、網明佛,如是等琲e沙數諸佛
,各于其國,出廣長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說誠實言:汝等眾生,當信是稱讚不可思
議功德一切諸佛所護念經。

(戊)五下方

舍利弗,下方世界有師子佛、名聞佛、名光佛、達摩佛、法幢佛、持法佛,如是等琲e沙
數諸佛,各于其國,出廣長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說誠實言:汝等眾生,當信是稱讚
不可思議功德一切諸佛所護念經。

此界水輪金輪風輪之下,復有下界非非想天等,乃至重重無盡也。達摩,此云法。

(戊)六上方

舍利弗,上方世界有梵音佛、宿王佛、香上佛、香光佛、大焰肩佛、雜色寶華嚴身佛、娑
羅樹王佛、寶華德佛、見一切義佛、如須彌山佛,如是等琲e沙數諸佛,各于其國,出廣
長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說誠實言:汝等眾生,當信是稱讚不可思議功德一切諸佛所
護念經。

此界非非想天之上,復有上界風輪金輪及三界等,重重無盡也。問:諸方必有淨土,何偏
讚西方?答:此亦非善問。假使讚阿(音同觸ㄔㄨˋ)佛國,汝又疑偏東方,展轉戲論。
問:何不遍緣法界?答:有三義。令初機易標心故,阿彌本願勝故,佛與此土眾生偏有緣
故。蓋佛度生,生受化,其間難易淺深,總在於緣。緣之所在,恩德弘深,種種教啟,能
令歡喜信入,能令觸動宿種,能令魔障難遮,能令體性開發。諸佛本從法身垂跡,固結緣
種,若世出世,悉不可思議。尊隆於教乘,舉揚於海會,沁入於苦海,慈契於寂光,所以
萬德欽承,群靈拱極。當知佛種從緣起,緣即法界。一念一切念,一生一切生。一香一華
,一聲一色,乃至受懺授記,摩頂垂手。十方三世,莫不遍融。故此增上緣因,名法界緣
起。此正所謂遍緣法界者也。淺位人便可決志專求,深位人亦不必捨西方而別求華藏。若
謂西方是權,華藏是實,西方小,華藏大者,全墮眾生遍計執情。以不達權實一體,大小
無性故也。

(丁)二徵釋經題

舍利弗,於汝意云何,何故名為一切諸佛所護念經?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是
經受持者,及聞諸佛名者,是諸善男子、善女人,皆為一切諸佛之所護念,皆得不退轉于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故舍利弗,汝等皆當信受我語,及諸佛所說。

此經獨詮無上心要,諸佛名字,並詮無上圓滿究竟萬德,故聞者皆為諸佛護念。又聞經受
持,即執持名號。阿彌名號,諸佛所護念故。問:但聞諸佛名,而未持經,亦得護念不退
耶?答:此義有局有通。《占察》謂雜亂垢心,雖誦我名而不為聞。以不能生決定信解,
但獲世間善報,不得廣大深妙利益。若到一行三昧,則成廣大微妙行心,名得相似無生法
忍,乃為得聞十方佛名。此亦應爾。故須聞已執持至一心不亂,方為聞諸佛名,蒙諸佛護
念。此局義也。通義者,諸佛慈悲,不可思議,名號功德,亦不可思議。故一聞佛名,不
論有心無心,若信若否,皆成緣種。況佛度眾生,不簡怨親,痤L疲倦,苟聞佛名,佛必
護念,又何疑焉。然據《金剛三論》,根熟菩薩為佛護念,位在別地圓住。蓋約自力,必
入同生性乃可護念。今仗他力,故相似位即蒙護念。乃至相似位以還,亦皆有通護念之義
。下至一聞佛名,於同體法性有資發力,亦得遠因終不退也。阿耨多羅,此云無上。三藐
三菩提,此云正等正覺。即大乘果覺也。圓三不退,乃一生成佛異名。故勸身子等皆當信
受。聞名功德如此,釋迦及十方諸佛同所宣說,可不信乎!初勸信流通竟。

(丙)二勸願流通

舍利弗,若有人已發願、今發願、當發願,欲生阿彌陀佛國者,是諸人等,皆得不退轉于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於彼國土,若已生、若今生、若當生。是故舍利弗,諸善男子、善
女人,若有信者,應當發願,生彼國土。

已願已生,今願今生,當願當生,正顯依信所發之願無虛也。非信不能發願,非願信亦不
生。故云若有信者,應當發願。又願者,信之券,行之樞,尤為要務。舉願則信行在其中
,所以殷勤三勸也。復次願生彼國,即欣厭二門。厭離娑婆,與依苦集二諦所發二種弘誓
相應。欣求極樂,與依道滅二諦所發二種弘誓相應。故得不退轉於大菩提道。問:今發願
但可云當生,何名今生?答:此亦二義。一、約一期名今,現生發願持名,臨終定生淨土
。二、約剎那名今,一念相應一念生,念念相應念念生。妙因妙果,不離一心,如稱兩頭
,低昂時等。何俟娑婆報盡,方育珍池。只今信願持名,蓮萼光榮,金台影現,便非娑婆
界內人矣。極圓極頓,難議難思,唯有大智,方能諦信。

(丙)三勸行流通二:初諸佛轉讚、二教主結歎。

(丁)今初。

舍利弗,如我今者,稱讚諸佛不可思議功德。彼諸佛等,亦稱讚我不可思議功德,而作是
言:釋迦牟尼佛,能為甚難希有之事,能於娑婆國土五濁惡世,劫濁、見濁、煩惱濁、眾
生濁、命濁中,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為諸眾生,說是一切世間難信之法。

諸佛功德智慧,雖皆平等,而施化則有難易。淨土成菩提易,濁世難。為淨土眾生說法易
,為濁世眾生難。為濁世眾生說漸法猶易,說頓法難。為濁世眾生說餘頓法猶易,說淨土
橫超頓法尤難。為濁世眾生說淨土橫超頓修頓證妙觀,已自不易,說此無藉劬勞修證,但
持名號,徑登不退,奇特勝妙超出思議第一方便,更為難中之難。故十方諸佛,無不推我
釋迦偏為勇猛也。劫濁者,濁法聚會之時。劫濁中,非帶業橫出之行,必不能度。見濁者
,五利使,邪見增盛。謂身見、邊見、見取、戒取及諸邪見,昏昧汩沒,故名為濁。見濁
中,非不假方便之行,必不能度。煩惱濁者,五鈍使,煩惑增盛。謂貪、瞋、癡、慢、疑
,煩動惱亂,故名為濁。煩惱濁中,非即凡心是佛心之行,必不能度。眾生濁者,見煩惱
所感粗弊五陰和合,假名眾生,色心並皆陋劣,故名為濁。眾生濁中,非欣厭之行,必不
能度。命濁者,因果並劣,壽命短促,乃至不滿百歲,故名為濁。命濁中,非不費時劫,
不勞勤苦之行,必不能度。復次只此信願莊嚴一聲阿彌陀佛,轉劫濁為清淨海會,轉見濁
為無量光,轉煩惱濁為常寂光,轉眾生濁為蓮華化生,轉命濁為無量壽。故一聲阿彌陀佛
,即釋迦本師於五濁惡世,所得之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今以此果覺全體授與濁惡眾生
,乃諸佛所行境界,唯佛與佛能究盡,非九界自力所能信解也。諸眾生,別指五濁惡人。
一切世間,通指四土器世間,九界有情世間也。

(丁)二教主結歎。

前勸信流通是諸佛付囑,此本師付囑。囑語略別從通,但云一切世間,猶前諸佛所云汝等
眾生。當知文殊、迦葉等,皆在所囑也。

舍利弗,當知我於五濁惡世,行此難事,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為一切世間說此難信之
法,是為甚難。

信願持名一行,不涉施為,圓轉五濁。唯信乃入,非思議所行境界。設非本師來入惡世,
示得菩提,以大智大悲,見此、行此、說此,眾生何由稟此也哉!然吾人處劫濁中,決定
為時所囿,為苦所逼。處見濁中,決定為邪智所纏,邪師所惑。處煩惱濁中,決定為貪欲
所陷,惡業所螫。處眾生濁中,決定安於臭穢而不能洞覺,甘於劣弱而不能奮飛。處命濁
中,決定為無常所吞,石火電光,措手不及。若不深知其甚難,將謂更有別法可出五濁,
烽烰宅堙A戲論紛然。唯深知其甚難,方肯死盡偷心,寶此一行。此本師所以極口說其難
甚,而深囑我等當知也。初普勸竟。

(乙)二結勸

佛說此經已,舍利弗,及諸比丘,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等,聞佛所說,歡喜信受,作禮而
去。

法門不可思議,難信難知,無一人能發問者。佛智鑒機,知眾生成佛緣熟,無問自說,令
得四益,如時雨化,故歡喜信受也。身心怡悅名歡喜。毫無疑惑名信。領納不忘名受。感
大恩德,投身歸命,名作禮。依教修持,一往不退,名而去。

蕅益大師跋

經云:末法億億人修行,罕一得道,唯依念佛得度。嗚呼!今正是其時矣。捨此不思議法
門,其何能淑。旭出家時,宗乘自負,藐視教典。妄謂持名,曲為中下。後因大病,發意
西歸。復研《妙宗》《圓中》二鈔,及雲棲《疏鈔》等書,始知念佛三昧,實無上寶王,
方肯死心執持名號,萬牛莫挽也。吾友去病,久事淨業,欲令此經大旨,辭不繁而炳著,
請余為述要解。余欲普與法界有情同生極樂,理不可卻。舉筆于丁亥九月二十有七,脫稿
於十月初五,凡九日告成。所願一句一字,咸作資糧。一見一聞,同階不退。信疑皆植道
種,讚謗等歸解脫。仰唯諸佛菩薩攝受證明,同學友人隨喜加被。西有道人蕅益智旭閣筆
故跋,時年四十有九。
Sun Sep 25 23:45:17 2005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