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信

 
明倫月刊332期
#1
美雪
竹君 鞭鼓生

中國的騷人墨客,特別將四種花草植物─梅、蘭、竹、菊封賞為四君子。因為四君子幽芬
逸致,偏能滌人的穢腸,澄瑩人的神骨。

四君子中,梅、蘭、菊,都以花取勝,唯獨有竹,非木非草,既無花容,也無馥郁的香氣
。卻何以有那麼多文人雅士,愛竹成癡? 

雪公讚竹云:「虛心塵不入,高節露常勻。」竹心是中空的,空到沒有一絲灰塵可以滲入
,就好比雅潔清虛的君子一般,對世俗的紛華奔競,成敗得失,總是淡泊不掛於懷。又竹
是有節的,且節節往上抽長,枝葉都能受到雨露的滋潤,就好比節操高尚的君子一般,不
茍同於汙俗,不屈服於強權,凜凜風骨,頂天立地。

又有「方竹」詩云:「君子扶人惟直道,何傷形外不能圓。」,君子的德與竹德是相通的
,方竹外型雖不圓滑,可是質地堅勁,是作柺杖最佳的材質。竹杖可以助人前行,可以扶
老,策竹杖幫人減輕負擔,就像君子幫助人,不走旁門邪道,不唯利是圖,總是走在最坦
蕩正當的道路上。

竹影可以入畫,竹聲可以引人詩思,騷人墨客以聲色而愛竹;而士君子,解得竹的虛心,
竹的高節,是悟入竹的內德,則種竹以養德植節,縱使獨坐幽篁堙A也可以道通天地間。
至於由真入俗,不論是正家、輔國,或是學菩薩道,則莫若比於方竹,以直道扶人,真實
的力用,的確是步步踏在菩提道上啊!

波清月現看偏好
地暖花開喻更親
佛號一聲蓮九品
高低分位屬何人
  ──徹悟大師

念佛往生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景呢?「水波澄清月自現」,看來偏是個好比方;至於「大地
回暖花自開」的比喻,又更加親切了。同樣執持一聲佛號,蓮品卻分九等,這其中的高低
分位差別,究竟各屬於怎樣的修淨行人呢?值得深思。

●寄東/譯 ●崇忍/圖

讀易散記:同人六爻 自 明

初九。同人于門,?咎。

虞仲翔注:「乾為門,謂同于四,四變應初,故?咎也。」

繫辭下傳說:「乾坤其易之門邪。」所以虞注以外卦乾為門。九四體乾,虞氏即取初與四
相應之義,以初應四,解釋同人于門。故說:「初同于四。」但初九與九四皆是陽剛之爻
,是敵應,而非正應。而且九四是以陽爻居陰位,故須變陰,以正其位,以與初九為陰陽
正應。李氏疏說:「正應辯類,故四變應初。」正應是陰陽相應,九四是陽爻,必須辨別
其為陰類,故變為陰,始得與初九為正應。初四正應,是同人于門之意。故得?咎。

王輔嗣注:「居同人之始,為同人之首者也。?應於上,心?係吝。通夫大同,出門皆同。
故曰同人于門也。出門同人,誰與為咎。」

孔氏正義:「?應於上,心?係吝。含弘光大,和同於人。在於門外,出門皆同。故云咎也
。」

初九與九四皆是陽爻,是為敵應,故云?應於上。虞氏四變應初,使敵應變為正應。王注不
取四變,而以心?係吝解釋。二注解象有異,其釋同人之義則同。

象傳說:「出門同人,又誰咎也。」

崔憬注:「剛而?應,比二以柔,近同于人,出門之象,又誰咎矣。」

李氏鼎祚:「案。初九震爻。帝出乎震。震為大塗,又為日、門。出門之象也。」

依李疏解釋。崔注。初四相應,但初體陽剛,四亦是陽剛,非陰陽正應,是為?應。六二是
陰柔之爻,而近於初。初即以陽剛近比於二柔。此即近同于人,而為出門之象。初九以陽
承受六二之陰,剛柔相得。出門如此和同於人,是故?咎。李案。八卦各有一主爻,以當其
位。初九是震卦當位之爻,故以初九為震。說卦傳說:「帝出乎震。」又說:「震為大塗
。」又說:「震,東方也。」日出於東,故震又為日為門。李氏鼎祚案語,取初九為震,
震有以上諸象,故取為出門之象。

李氏道平:「愚案。二三,艮象半見。故為門。初二,震象半見。故為出。所同者二。

二、陰,為偶,象同人。故曰出門同人。三爻皆剛柔當位。故曰,又誰咎也。」

孔氏正義:「又誰咎者,釋出門同人?咎之義。言既心?係吝,出門逢人皆同,則誰與為過
咎。」

虞氏四變應初,王注心 係吝,崔注比二以柔,李氏鼎祚初九震爻,李氏道平二陰為偶,
各注解象不同,要義皆在出門同人。出門與人和同相處,無人事障礙,故得?咎。

六二。同人于宗。吝。


荀慈明注:「宗者眾也。三據二陰,二與四同功,五相應,初相近。上下眾陽皆欲與二為
同。故曰同人于宗也。陰道貞靜,從一而終。今宗同之。故吝也。」

李氏疏說。尚書禹貢:「江漢朝宗于海。」傳注:「百川以海為宗。宗,導也。」荀氏在
此訓宗為眾,其意是一陰為眾陽所宗主。眾陽皆欲與二為同。九三以據二為欲同二,九四
以同功之義欲與二同,九五以相應之義而欲同二,初九以相近之義而欲同二。六二陰道,
喻為婦道,貴在貞靜,應如恆卦六五象傳所說:「從一而終。」一夫一妻,終身不改。今
則眾陽皆同于二,故致六二為吝。

又。惠徵君,李氏道平,皆引許慎五經異義說,易曰同人于宗吝者,是說同姓相取,而為
吝道。此因九五為陽,六二為陰,二五相應,有婚姻之道,又因為在同人之家,而有同姓
之義。同姓相娶,即是同姓男女結婚,故為吝道。許氏解釋同宗為同姓,與荀氏解宗為眾
有異,其說亦可以通。

李氏道平又說:「愚案。二自坤來。坤為陰宗。二互巽,本體離,離巽皆陰。又二為陰位
。雖得中得正,然所同者,特同于宗而已。以卦言,則同人于野,其象廣。廣,故亨。以
爻言,則同人于宗,其象狹。狹,故吝。與履卦言不咥人,三爻言咥人,其義一也。」

王輔嗣注:「應在乎五,唯同在主,過主則否。用心偏狹,鄙吝之道。」五為卦主。「在
主,過主。」即是「在五,過五」之意。

象傳說:「同人于宗,吝道也。」

侯果注:「宗謂五也。二為同人之主,和同者之所仰也。有應在五,唯同于五,過五則否
。不能大同于人,則為主之德吝狹矣。所同雖吝,亦妻臣之道也。」

李氏纂疏:「五為卦主,故宗為五也。二為成卦之主,故云二為同人之主。二為和同者所
共宗仰,乃五為正應,而二唯同于五焉。非五則不同,是不能如于野者之大同于人矣。為
主之德,其吝狹可知也。然所同雖吝,得中得位,五為正應,亦妻道臣道之常也。」

侯注以六二唯同於九五,不能如卦辭所說大同於天下人,是為吝狹之道,亦是妻臣之道。
此說與荀注眾陽欲與二同為異,亦異於許氏同姓相娶之義,而與王注唯同於五之義略同。
各有所據,可以並存。

輕愛與一念 明•幽溪大師  淨土法語

人問:「要減輕貪愛有何方法?」答:「輕愛莫要乎一念。」

又問:「要專注一念有何方法?」答:「一念莫要乎輕愛。」

貪愛與正念,勢不兩立,如太陽月亮輪流運行,明和暗必定相互違背。

唯識三十頌研究(九十二) 智  果

○釋三性不成難 ───

廣解「計所執性」(續二)

※前 言

上來已廣解第二十首頌「計所執性」四句中之前二句訖(即初句釋「能計心」,二句釋「
所計境」),今續當解其第三、第四兩句:「此計所執,自性無所有」,此之二句,在顯
示「計所執」之體相也。

▲計所執性(釋頌第三、四兩句)

問:「計所執」之體相云何?

茲分別略述如下:

(一)安慧等論師之說─立「自證分」為依他起,「見相」二分為「計所執」。

△立 宗

成唯識論卷八云:「三界心及心所,由無始來,虛妄熏習,雖各體一,而似二生,謂見相
分,即能所取,如是二分,情有理無,此相說為計所執。」以上正說「體相」也。謂三界
所攝有漏之心及心所,由無始以來,其六七二識,以無始無明覆故,不達識變,因此橫執
實有我法,由此我法分別熏習之力,落下我法二執習氣於八識田中,後生果時,諸心心所
,雖各一個自證分,卻有似依他之二分生起,此二分即見相二分,亦即是諸經論所說之二
取。如是二分,但隨妄情而有,道理實無故,說為「計所執」,如龜毛兔角,是無體之法
也。上來即安慧等師正說「計所執」之體相也。

以下更顯示三界心、心所之「自證分」與其「見相」二分之差別。論八又云:「二所依體
,實託緣生,此性非無,名依他起,虛妄分別緣所生故。」意即:此見、相二分所依之「
自證分」體,則實是仗託虛妄分別種子之因緣而生,是依他起,有體之法也。

△引 證

世親菩薩所造之辯中邊論(玄奘大師所譯)卷上載彌勒菩薩所說頌,其初二句曰:

「虛妄分別有,於此二都無。」
 初句謂:有三界心、心所(舊中邊論頌云:「三界心心所,是虛妄分別」)

二句謂:於此三界心、心所之上,決定都無能取、所取之二,或無實我、實法之二。

又述記第九本云:「瑜伽、攝論等,皆有此言,謂:三界心、心所,是依他起,從因緣生
;其二取,名計所執。」

(二)護法等論師之說─立心、心所四分皆「依他」,二四句為「計所執」。

△立 宗

成唯識論卷八云:「一切心及心所,由熏習力所變,二分從緣生故,亦依他起;計依斯妄
執定實:有、無、一、異,俱不俱等,此二方名計所執。」意即:一切有漏、無漏,染與
不染,世出世間,從緣生故,皆是「依他起」。

以下護法等師正說「計所執」之體相,即:能計之心,依斯緣生之見相二分,虛妄執著決
定有實我法,及執有「二種四句」,方名「計所執」。

相宗綱要續篇卷七亦云:「但此二分之上,當情所現之實我實法之相,此則是『計所執性
』也。」

又所謂「二種四句」者:

 (1)有無四句1、有2、無3、俱句(亦有亦無)4、不俱(非有非無)。
     
(2)一異四句1、一 2、異3、俱句(亦一亦異)4、不俱(非一非異)。

此等執實戲論,方名「計所執性」,此護法等論師之說也。

△引 證

※教 證

世親菩薩所造之攝論釋(達摩笈多所譯)卷四云:「唯量二種種」(若無性菩薩所造之攝
論釋卷四,奘公則譯為「唯識二種種」),皆名依他起故。此義云何?

「唯量」─唯有識量也,謂宇宙萬有悉皆識所變(即依他所起),除此識外,決無實我、
實法可得也。

「唯二」─謂見、相分,識所攝故,謂諸識自體(包括心所)皆具此二分,吾人方能了知某
一法之存在,且對之產生認識之結果,若任缺一分,則無一法可得也。

「唯種種」─謂見、相二分,各有種種行相,同時生起,吾人方能一時覺知種種境界。故
無性菩薩攝論卷四云:「於一識中,一分變異似所取相,一分變異似能取相,此之二分,
各有種種行相,俱時而起。若有不許一識一時有種種相,應無一時覺種種境。」總之:依
此攝論文意可知諸識自體及見、相二分,皆「依他起性」所攝也。

又瑜伽論卷七十四云:相等四法(1、相2、名3、分別4、正智),「皆依他起性」所攝(
唯除「真如」)。此義云何?

據此瑜伽論文之意可知:見、相二分,確為「依他起性」所攝也。

又真諦三藏所譯之攝論卷五謂由「本識」(即「阿賴耶識」)為種子,能變異生起十一識,
十一識者何?

四、彼所受識─色等六塵(即「六外界」也)。

五、彼能受識─六識界。

六、世識─生死相續不斷之識。

七、數識─從一乃至阿僧祇數算計量度之識。

八、處識─器世界識。

九、言說識─見聞覺知識。

如上九識,皆由「名言熏習」種子所生(指依「名言」熏於阿賴耶識所形成之種子,此類
種子即成為一切有為法之親因緣)。

十、自他差別識─又作「自他異識」,以起我、我所執故,似五趣等差別相現。此由「我
見熏習」種子所生(指依「我見」熏於阿賴耶識所形成之種子,此類種子能令有情等自他
差別)。

十一、善惡兩道生死識─生死趣有無量種,不離善惡兩道。此由「有支熏習」種子所生(
「有」謂「三有」,「支」者「因」義,即三有之因─有漏善惡業,熏於阿賴耶識所形成
之種子,此類種子能招後世可愛之果《即三善道》,或不可愛之果《即三惡道》)。

依此攝論文意可知:如是諸識,皆屬虛妄分別,皆是「依他起性」所攝。

※理 證

成唯識論卷八舉出五種過失,破斥安慧之說,成立護法正義,略述如下:

第一過失─若言見、相二分,非「依他起」,定屬「計所執」者,是則佛等「無漏後得智
品」所變之見相二分,亦應名為「計所執」。汝若不許無漏二分是「計所執」,應知有漏
二分,亦非「計」。

第二過失─若有漏心之二分皆是「計所執」者,應如龜毛兔角等,以是無體之法故,不是
「所緣緣」。

第三過失─若謂二分是「計所執」,應不生種,譬如石女不能生兒,前既無種,後「現識
」(現行之識)生,應無二分。

第四過失─又諸有漏習氣,即是第八識之相分,本是實有之法。今若是「計所執」,則如
空花,是「無體之法」,豈「無體之法」,能作「有為法」之親因緣耶?

第五過失─當知:見相與自證分,俱是分別緣所生。若緣所生之見相二分非依他起,則二
分所依之自證分,亦應非依他起!何以故?以見相及自證分,俱是分別緣所生,無異因故
。(因安慧等,唯以「自證分」是依他起故,將見相二分例破之也。)

▲結 論

綜上所述可知:所謂「計所執」之體相者,應以護法等師之說為正義,即「計所執性」乃
是指於一切心、心所之見相二分之上,虛妄執著我相、法相,有無、一異、俱不俱等,所
現之妄相者是也,此唯迷心之前有之耳,猶如昏冥於繩上妄執為蛇,翳眼於空中妄見有花
,皆非真有也。故頌文曰:「此計所執,自性無所有」。

上來廣解「計所執性」不離識(迷心、妄情)已訖。

利養瘡深 三  省

如佛所說,利養瘡深。譬如斷皮至肉,斷肉至骨,斷骨至髓。 (摘自大智度論)

佛在經中常常告誡修行人,「名利」是菩提道上的一大障礙,對道業的殺傷力極強。就好
比在人的身體上長了一個爛瘡一樣,它將會毀損皮肉,甚至侵蝕骨髓。

詳細說來,「名利」對修行的危害究竟為何呢?第一,它會破壞、減損持戒的功德,正如
爛瘡傷害皮膚表面一般。第二,它還會擾亂禪定,讓我們的心不得安住;以前面譬喻來說
,就像爛瘡的侵害深入肌肉組織。第三,名利更會引發執著,使我們愚癡昏昧,智慧不得
開顯;以喻言之,則如爛瘡侵蝕骨骼。由於名利薰心,智慧為無明煩惱障蔽,吾人自然不
得親見本來面目,亦無法證得無上佛果。至此境地,就像爛瘡將骨本啃蝕殆盡一樣,染病
者已經回天乏術了。

道源老法師曾說:「修行人要過三關:名關、利關、恭敬關。」名聞利養是世俗人日以繼
夜在貪求、追逐的,可是對學佛求解脫的吾人而言,卻應將之視為毒物,看破放下,如此
道業方能有所進境。倘若外表打坐念佛,心中卻在名位、錢財上盤桓、流連,這不僅是自
欺,也是欺佛了。

楞嚴經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講錄(二)  徐醒民  講述 慧安、宜倫  整理

持名念佛

「實相念佛」。實相就是真如,實相念佛純粹是理念,不是事念。即純粹是由理念入三昧
的。什麼是理念呢?現在先回來看看「持名念佛」,它有「事念」有「理念」,表面看起
來「持名念佛」好像是事念,實際上它含有理念,所以表上持名這個方法有包含「事念」
、「理念」。

談到持名念佛,這能持的一方是我們念佛的人。持名的持,就是執持不放的意思。「名」
就是所執持的名號,名號代表佛,念佛的人念佛名號,執持名號而不放棄,這就叫「持名
念佛」。持名就能得到念佛三昧,其中含有秘密之義,很難解釋,但在四種念佛方法中,
是易行之法。所以持名就是「事念」,也是兼有「理念」。事念的方法,看講表(如前期所
附)上解釋─有能念的心,我們念佛的人都有此心。有所念的佛,我們現在所念的佛就是阿
彌陀佛。而在大勢至菩薩那時所念的佛不是「阿彌陀佛」。要知道,在阿彌陀經裡;釋迦
牟尼佛說:「阿彌陀佛成佛以來,於今十劫。」才十劫,而大勢至菩薩,遠在恆河沙劫之
前,所指的當然不是阿彌陀佛。我們現在所念的佛,就是阿彌陀佛。而念的方法是,用阿
彌陀佛這一句佛號從心裡起來,用口念出聲音來,再用耳朵(耳根)聽進心裡去。心起、口
念、耳聽;聽回心又再起,又口裡念、耳裡聽,這樣三處循環轉動,這就是「心口耳相續
循轉」啊!

我們凡夫在世間所以生死不斷,而且又迷惑顛倒,不小心就墮入三塗裡面去,是為什麼呢
?皆是由於造生死業,造惡業。憑什麼造業?就是憑身、口、意三處。身用肢體動作造業
;口用言語造業,而身體、言語所造的業,都是從心裡出來的,也就是從「意」裡出來的
。我們凡夫眾生的身口意隨時在那裡造業。念佛時,則從心裡發起萬德莊嚴的佛號;口裡
念的也是萬德莊嚴的佛號;耳朵聽回心裡的也是萬德莊嚴的佛號。

凡夫眾生的心,無始劫以來,即一念不覺,妄起無明,蒙蔽真心,熏染惡習氣;一生一生
的熏染,使無明更加黑暗。現在用萬德莊嚴的佛號,在身口意三處來回的運轉,蒙蔽真心
的無明,就一層一層地被轉、被淨化。轉著轉著,轉成功了,自然三業就清淨了。而正在
轉時,心無二用,只由佛號引起淨念。淨念起時,妄念則伏。轉的時候,三業就是清淨的
。所以古德講「一念相應一念佛」。三業皆淨,與佛號相應,此一念就是佛念。就普通法
門來講,這個「佛」,是指「自性佛」,他就出現了。

我們持名念佛講感應,你「自性」的佛跟西方極樂世界的佛感應道交,就能感應了。為什
麼呢?「名以召德」,你以清淨心稱念佛名,佛就應念而來。比如平常你叫某人的名字,
他馬上就答應了。名,即代表那個人啊!要不然叫那個名字做什麼呢?當我們持名念佛時
,持到三業都清淨了,就能感應西方極樂世界的阿彌陀佛到我們心中來啊!自性佛與極樂
世界的佛交相感應。

身口意三處用佛號在轉,必須專心一志,不要間斷。在此說個比喻:「如貓捕鼠」。貓捕
鼠,在城市裡難得看到,在鄉下有較多的人家養貓,為的就是要捕捉家裡的老鼠。貓要捉
老鼠時,便在鼠洞外面屏息以待。老鼠一出來,馬上就抓到了。這個叫「如貓捕鼠」。

再舉一喻:「如雞抱卵」。鄉下養的母雞,生了一窩蛋,以後就伏抱在蛋上,飲食渾忘,
用身體的暖氣不斷地來暖蛋,那些蛋得到暖氣,就逐漸孵化,孵成功了,小雞就破殼而出
。這便是「如雞抱卵」。我們念佛的人,就持一句佛號,就要「如貓捕鼠」、「如雞抱卵
」那樣全力以赴,必能成就往生之願。如此念佛雖是「事念」,亦能悟理。一旦悟理,就
是理念。所謂理念,就是能念心外無有佛為我所念,所念佛外無有心能念於佛。能念的心
與所念的佛融為一體。能所雙亡,心佛一致。持名念佛,一旦由事念而達理念,即通實相
念佛。

實相念佛

實相就是真如本性,就楞嚴經來講,就是如來藏,也就是「妙真如性」。實相念佛,就是
念自性法身佛。自性法身就是自己的真心,此心就是佛,所以能念心外無有佛為我所念。
佛就是心,所以,所念佛外無有心能念於佛。無能無所,所以,能所雙亡,心佛一致。

「實相念佛」純綷是理念,是無相之念,不像持名念佛還有一個「名」,有名就是有相,
而「觀像」、「觀想」也都有相。「實相念佛」既沒有相,怎麼念呢?沒有相,就是沒有
念,一念不起,怎麼念?還是會起念頭的!只是起念時,不要起分別的念頭,因為分別就
是妄念,所起的,若不是分別心,就不是妄念,而是清淨的念頭,也就是淨念。

淨土宗祖師常講:「念而無念,無念而念。」這兩句話,就是解釋實相念佛。實相理體,
如如不動,一念不起,可謂無念。不起妄念,只起淨念,可謂有念。無念是寂,有念是照
,寂照圓融。寂而常照,是無念而念。照而常寂,是念而無念。這是純粹的理念,最難領
悟。

既然實相純粹是理念,而持名念佛為什麼包含「事念」與「理念」呢?各位注意!看看在
講表上「事念」那第一行:「心口耳相循轉」。你只要按照祖師這個方法去做,光是佛號
從心裡起來,口裡念出來,再聽回心裡面去,又再從心起來,就是一心在這作用上,沒有
其他作用,這就是心無二用。你在念佛時,不能想到別的事情。例如你現在在念佛,同時
又在想:「我什麼時候可以見到佛?」或是想:「我往生有沒有希望?」你這些念頭都不
容許出現的。你只管把這句佛號從心裡起,由口出,聽入耳,再回到心裡!只有一心這麼
轉。你在轉時,有沒有其他雜念?這時你還會分辨能念的心與所念的佛嗎?能念所念的念
頭打成一片,這樣就與理念的「能所雙亡,心佛一致」一樣了。所以,持名念佛也把理念
包含在其中。

淨念相繼

可是,像這樣念,對我們念佛的人來說就感到為難了!講表上,「事念」下面說:「如貓
捕鼠」、「如雞抱卵」,那我們豈不是一天到晚二十四小時,都得「佛號從心裡起來,再
口念、耳聽、再回心裡」這麼做?如果不這麼做,就不行,那我在世間還能做什麼事情啊
?那該怎麼辦呢?這一點業師雪廬老人過去講這章經的時候,就特別要我們注意。

念佛這「念」字,不是專門用口念。當然我們在做朝暮二課或在打佛七時,都是用口念出
聲音來,但在二課或佛七以外的時候,口念佛號斷了,那你就不念佛了嗎?那「淨念相繼
」要怎麼相繼啊?所以我們不要誤會口念才是念佛,口不念,就是不念佛。昔日雪廬老人
說過四種念佛,除了「持名」是用口念佛以外,「觀像」、「觀想」、「實相」,都不用
口,但也都算是念佛。這麼說來,我們持名念佛,就只有用口念佛嗎?當然不是。怎麼說
呢?做任何事情有根本有枝末啊!持名念佛的根本在那?在心。

為什麼要心起來、口念出聲音來、耳朵聽回去,還再聽到心裡去?心是根本啊!口念只是
枝末。只知道用口念,而不知道用心念的話,那是只知枝末,不知道根本啊!那要求一心
不亂就難了!必須注意,其他三種念佛,都不用口念,也叫做念佛,當然都以心為根本。
我們持名念佛也是以心為根本,持名當然不能不用口念,但是,用口念佛有間斷的時候,
因為除了早晚做功課念佛與在道場共修念佛以外,平常是沒辦法一天到晚佛號都口念個不
停。但是只要心不離開佛號,這還是念佛。後面經文講的「憶佛、念佛」,這憶佛,就是
把佛號放在心裡,清清楚楚,不要忘記。口念,你要教它不斷是辦不到的,而「心念」就
是要繼續不斷,是可以辦得到的。

或許有人會起疑惑:我們吃飯的時候,心就是在飯上面,做事的時候,心就在事情上面,
這佛號如何提起?怎麼能想到佛呢?雪廬老人過去就曾針對這個問題說了個比喻。比如一
個小孩子,離開了母親,這孩子沒有一時一刻不想念他的母親。吃飯的時候也想,做事的
時候也想,什麼時候都在想,他這想念的心可以不間斷。但是想的時候,並不妨礙他吃飯
、不妨礙他睡覺、不妨礙他辦一切事情。他想母親的那個念頭與他日常做的事情不相妨礙
!這就好比儘管心裡有佛號的念頭在,仍照常做事情,並沒有妨礙的。

用心念佛

學持名念佛,懂得用心,就把握到持名念佛的根本了。懂得用心來念佛,平常每日早晚功
課,或在道場共修念佛時,心起口念,耳朵聽。其餘時間,不用口念,則用心念心聽。

心念佛號,好像沒有聲音,但心裡只要起個念頭,你用功的人,當心思用得很細密的時候
,就會聽出聲音來。雪公曾經解釋:「心念者,不出聲而默轉佛號。雖默,而字字清楚,
便是心聽。」所以「心念心聽」就能「淨念相繼」了。再進一步就是「神念神聽」。雪公
也曾說過:「神念者,心不默轉佛號,而起念皆不離佛,神與之化。」(見雪公佛學問答類
編下)這更難了。這不是普通人一開始念佛,就能神念神聽,甚至念佛多年,也辦不到。但
在開始念的時候,只要老老實實的心起口念耳聽,念到熟了,就能「心念心聽」,一切皆
不離心,最後自然能「神念神聽」。 (待續)

拒絕市俗

民國二十五年,印祖應屈文六等居士啟請,到上海主持護國息災法會,會前給屈文六的信
上說:「光來時當帶一茶頭,凡飲食諸事,歸彼料理。早午晚三餐,在房間獨食。早粥或
饅頭或餅,只用一個。午一碗菜,四個饅頭。晚一大碗麵,茶房會說。光數十年吃飯不剩
菜,故只要一碗菜,吃完以饅頭將碗之油汁揩淨,切不可謂菜吃完為菜少。此外所有絡絡
索索的點心,通不用。七圓滿,亦不吃齋。即會中辦齋,光亦不同吃,無精神相陪故。圓
滿之次日,即回蘇,亦不許送。送至門外即止。若又送則成市氣,不成護國息災之章程矣
。」

無問自說 唐  風

凡是大教的興起必有大因緣,智度論說:「如須彌山,不以無事,及小因緣,而能令動。
佛亦如是,大因緣故,而有所說。」佛出現世間,說法的大因緣是什麼?就是為令眾生開
示悟入佛知見,這是教起的總因緣。

轉動法輪

唐代義淨法師遠到印度,在中印度王舍城的那爛陀寺,將一百五十讚佛頌,譯成華文,其
中有一偈讚歎佛:

善知根欲性,攝化任機緣。
或有待其請,或無問自說。

佛很清楚眾生的根器欲望,攝受度化一向隨順機緣,有眾生主動來啟請,佛才為大眾說法
。有時候則不待人問,就自動轉法輪。佛不待請而主動說的法,後來就歸在佛經十二大內
容的「無問自說」部。

發起因緣

佛教化眾生所開演的每一個法會當中,因為時節、對機的種種不同,而有發起因緣的各別
。比如法華一會,就是先放白毫相光,以啟一乘之教。維摩居士示疾而開不二之談。

淨土三經的觀經,源自於韋提希悲傷兒子阿闍世王,惡逆篡位,想要做新王,連自己的父
親都敢動手給幽禁起來,娑婆五濁惡世,濁惡到了這種程度,讓人感到甚可厭惡,因此生
起願生清淨世界之心,「唯願世尊為我廣說無憂惱處,我當往生,不樂閻浮提濁惡世也。
」求佛為她廣說得生之法,以此因緣,發起佛說「觀無量壽佛經」。

無量壽經是以佛現異相,阿難啟請而作為發起。有一天佛的容顏異常,經中說:「爾時世
尊諸根悅豫,姿色清淨,光顏巍巍。」為什麼佛會現這個歡喜相呢?一是念及阿彌陀佛所
成行德可慶,二是念眾生得益時至。有這二種緣故,所以佛現歡喜相,又以神力加被阿難
令起發問。

無問自說

淨土三經的阿彌陀經是由誰來啟請發起?阿彌陀經是沒有人啟請,佛就「無問自說」了。
彌陀經發起序,一開始就是「爾時佛告長老舍利弗」,沒有人發問啟請。為什麼無人啟請
,佛就自己說了此經呢?這是有特別因緣的。

因為彌陀經說的持名念佛法門,妙不可測,無人能問,所以無人能發起。雖然無人能為發
起,但是佛大悲心切,愍物無涯,同時大智鑒機無謬,知道機緣已經成熟,大眾堪聞此妙
法,獲得「歡喜、生善、破惡、入理」四悉檀的利益。佛也預知末法機宜,只當依靠此法
而得度脫。事關緊要,所以不待啟請就無問自說,直唱淨土依正名號以為發起。這種說法
方式在十二部當中是屬於無問自說。

天鼓自鳴

佛經「無問自說」部,較少小乘經典,智者大師在荊州玉泉寺講法華玄義時說:

「小乘根鈍,說必假緣。非天鼓任鳴,少無問自說。」

小乘人根器不利,對小乘人說法必得借助特別因緣,才能發起一座經筵。不像忉利天鼓,
不必敲擊就能自動鳴響,所以佛陀對小乘人比較少「無問自說」,要有啟請因緣,佛才轉
法輪。

佛憐憫末世眾生,根鈍障重,修習其他法門不易成就,不待啟請,就如天鼓自鳴,無問自
說這部大乘菩薩藏阿彌陀經。欲令眾生依著「信願持名」淨土法門,普遍得度。這部末世
津梁的經典,若佛不無問自說,我們怎能踏上歸途,就路還家?為佛弟子實應善體佛心,
得聞為幸!

范 儼 呂富枝

范儼,宋朝仁和(今浙江省杭州)人,家住在武林,平日飲食清淡簡單,只是一些蔬菜素
食而已。他的個性不喜歡牽纏攀緣世間的塵緣俗事,他的兒子,不能治家,范儼也不因此
操心顧慮,只是說:「人生在世,只不過是暫時寄居的旅客而已,在這短促的人生旅途中
,我還有什麼好貪求的呢?」

范儼每天讀誦法華經,並且自己親手書寫一部,以誦經寫經的功德,回向發願求生西方極
樂淨土,同時每天專心稱念阿彌陀佛聖號,不懈怠,不間斷。

宋徽宗大觀年間,有一天范儼忽然見到普賢菩薩,乘著六牙白象,放金色光,來告訴他說
:「你經常讀誦法華經,用功念阿彌陀佛聖號,所以今天特地來告訴你,明天早晨卯時,
你必當往生西方極樂淨土了。」話一說完,菩薩就不見了。

過了一夜,第二天早晨,范儼果然看到阿彌陀佛以及菩薩聖眾,前來接引,他的家人聽到
范儼很謙遜的向佛菩薩恭敬道謝說:「弟子范儼何德何能,何其有幸,承蒙佛菩薩親來接
引,非常感謝,實在不敢當。」於是端身就座,恭敬合掌,就安詳往生了。

蓮池餘馨之七─諦閑大師 智  展

諦閑大師(一八五八─一九三二),是近代中興天臺宗的高僧。他老人家晚年在浙江寧波
所創立的觀宗學社(後改名弘法研究社),為民初的佛教界培養了許多僧材(案:倓虛大
師即諦老之弟子),也讓天臺教觀的弘傳再次達到鼎盛的局面。
大師雖然教宗天臺,但在行持方面卻以淨土為指歸,凡講經說法,皆一一導向念佛,勸人
求生西方。淨土法門殊勝之處何在?何以大師如此殷勤勸修?茲將其開示法語約略整理如
下,吾人或能於當中得其旨趣:

最穩當直捷之法門

大師於上海世界佛教居士林開示時云:「五濁惡世,末法眾生,業障深重,因過去之惑業
,受現生之業報,因境起惑,因惑造業,三世輪迴,永不休息。若欲求一徹底解決之法,
則淨土尚矣,祇因其他法門實非今世鈍根可辦。如阿羅漢,最利三生,最鈍六十劫;辟支
佛,最利四生,最鈍一百劫始證。豎出三界,如是之難,試問此種法門,豈我輩能力之所
及乎?是故欲求穩當最直捷之出生死法門,捨橫超三界之淨土法門而外莫由也。」

「淨土法門,三根普被,九界全收,機無分乎大小,行不問於聖凡。是故往聖先賢,人人
導往,千經萬論,處處指歸。如文殊、普賢、觀音、勢至,皆法身大菩薩也,莫不發願生
彼極樂。即如東土諸祖,如智者、永明、中峰、蓮池諸師,無論教祖禪宗,一一歸向西方
。大乘經論,如華嚴、法華、楞嚴、起信諸部,莫不明文勸導。嗚呼!諸佛出廣舌相而讚
歎,諸大菩薩發大悲而勸生者,豈無故哉?」

圓超圓攝禪教律

如前所述,淨土法門之殊勝已大略可知,然其與佛門諸宗相較,特出之處何在?大師在一
次對常堂主師的開示中,有明確的闡述:「夫念佛乃我世尊徹底悲心,無問自說之法門,
至圓至頓,最簡最易。圓則三根普被,頓則七日成功;簡則四字洪名,易則提起便是。

不勞觀想,不必參究,是心念佛,是心是佛,超出禪教律,並攝禪教律。何以故?參禪看
話頭,念佛即一句佛號為話頭,行也阿彌陀,坐也阿彌陀,此即行住坐臥不離這個,與參
禪何異呢?教中修心,不外止觀。念佛念念是佛,即是『止』,句句分明即是『觀』。律
下修心,聲聞戒止持作犯,菩薩戒作持止犯,念佛人口誦佛名,心憶佛念,三毒沉埋,六
根清淨,律在其中矣。」

唯依念佛  得度生死

再者,就淨土教理而言,其妙在何處?大師在為某法團居士開示時,曾道:「祖師云:『
法界圓融體,作我一念心,故我一念心,全體是法界』。十六觀經云:『諸佛如來是法界
身,入一切眾生心想中,是故汝等心想佛時,是心即是三十二像,八十隨形好。是心作佛
,是心是佛』。合而觀之,是心念佛,是心即是佛也。故曰一念相應,一念是佛,念念相
應,念念即是佛也。況彌陀是吾人心內之佛,吾人是彌陀心內之眾生,以彌陀心內之眾生
,念眾生心內之彌陀,亦以眾生心內之彌陀,能不度彌陀心內之眾生乎?感應道交,如磁
吸針,似桴扣鼓,故得娑婆印壞,淨土文成,七日成功,一生取辦,既得往生,便登不退
。經云:『我見是利,故說此言,若有信者,應當發願,生彼國土』。此釋迦金口之誠言
也,甯不信歟?諸大德當知,末法眾生億億人修行,罕難一得道,唯依念佛,可以得度。
嗚呼!此正是其時矣!離此念佛一門,那裡更有出生死路?」

人生一件極大要事

大師云:「世間最可貴者,精神也。最可愛惜者,光陰也。一念佛,即佛界緣起,一念染
,即九界生因,精神寧不貴乎?一寸時光,即一寸命光,是日已過,命亦隨減,光陰寧不
愛惜乎?有知精神之可貴,則念念執持名號;知光陰之可愛惜,宜時時專修淨業。若不念
念執持名號,便是浪用精神;不時時專修淨業,莫非虛喪光陰。是誠可痛惜也。且人身難
得而易失,光陰易往而難追,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人天路上,作福為先;
生死海中,念佛第一。有志念佛者,幸勿忽諸。」

諦閑大師一生僕僕於弘法道途。民國二十一年五月,精神日衰,自知時至,遂將觀宗寺全
權付託寶靜法師。七月初二午前,向西合掌,對弟子說:「佛來接引了。」即喚侍者,用
香湯沐浴更衣,並提筆寫偈云:「我經念佛,淨土現前,真實受用,願各勉旃。」寫畢,
又囑寺中全體僧眾,齊集大殿,念佛迎請佛至。大師年譜中記載:「午後一時三刻,(大
師)目張而視,視而復閉,於大眾念佛聲中,安詳含笑,坐化而逝。面作金色,光潔瑩淨
,頂中暖氣如火,逾時不散,全寺緇素,歎為希有瑞象,咸皆忍淚合掌,恭送西方。」一
代臺宗高僧,一生信願念佛,臨終自在往生,為淨業行人立下了最好的榜樣。有志此者,
實應見賢思齊,勉哉!勉哉!

悟寶師往生事蹟 慈琛法師/述 黃永軒/記錄

悟寶師,字慧儀,花蓮縣富里鄉人。於民國九十一年農曆二月十三日往生,世壽九十四歲
。
日據時代,小學畢業的悟寶師有很好的因緣親近佛法,出嫁後帶著女兒邀集親友里人誦經
念佛。二次大戰末期,躲避美軍轟炸時,在防空洞內仍教人念佛,並且自己大聲稱念,不
以為懼。

悟寶師的女兒自幼耳濡目染,也隨母親誦經、念佛,長大之後,在臺東知本清覺寺上煮
下雲老和尚座下剃染,法名慈琛。慈琛師父於民國四十五年出家,後來進入佛學院就讀,
畢業後,先後掛單竹山德山寺、北港慈德寺、彌陀寺等處。此一期間,悟寶師父亦隨慈琛
師父親近善知識,精進用功。

民國五十六年,慈琛師父回清覺寺接任住持,協助煮雲老和尚創辦精進佛七。在這個殊勝
的因緣中,悟寶師父長期參加佛七,養成了時時念佛的好習慣,不管在什麼時間,什麼地
點,都不忘念佛,即使在除草時,也是一面工作一面念佛。由於慈琛師父不斷的鼓勵,悟
寶師終於在民國八十五年剃度出家,唯因年老,未受大戒。

民國九十一年元月,悟寶師因感冒住院,又因併發症而洗腎。身體狀況較好時,會大聲
唱「觀音靈感歌」,不唱就念佛,曾經三日三夜未眠,一直唱著「觀音靈感歌」並念佛。
悟寶師長期打佛七,早已確定往生的堅強願力。於其往生前的重病中,慈琛法師由於擔憂
她忘了平日的願,就特別問她:「妳要去那堙H」答:「我要去極樂世界。」再叮嚀:「
阿彌陀佛點名時,不要忘了妳的法名是慧儀噢!」答:「我知道!我記得!」因此,慈琛
法師才放下心中的掛慮。

農曆正月年後,悟寶師二度住院,由於會拔掉氧氣罩,而被護士綁住四肢,雙手雖然不自
由,卻仍作撥珠念佛以及收念珠的習慣動作。在病床上數度問「十三號」到了沒有?正月
十三日之前,悟寶師被迎回山上,過了十三日卻沒有往生。正月下旬,又再度住院,在洗
腎病房旁若無人大聲唱「觀音靈感歌」並念佛。至農歷二月九日出院回清覺寺。隔天,二
月十日,從便道排出大量鮮血,前後共六次,原來水腫無法排尿,這時也排尿了。平常人
大量失血後身體一定虛弱,悟寶師此時卻和平時沒兩樣,精神正常。

二月十二日下午,往生前一天,照顧她的印尼看護唱念「南無阿彌陀佛」時,悟寶師張口
隨著默念。半夜兩點,慈琛師父進房探望,見她手作撥珠狀,問:「阿母您在念佛嗎?」
低聲回答:「是。」二月十三日早上八點左右,慈琛師父告訴她:「為您拜『慈悲三昧水
懺』迴向」時,仍然會點頭。

慈琛師父上大殿準備拜懺,大眾準備好之後,師父上香,跪在佛前說:「祈求佛祖,若壽
命未盡,則令我母親快快康復,不要受苦;若壽命已盡,則令我母親無有痛苦往生極樂。
」香剛放下,就聽到信徒來告:「老師父斷氣了。」時間是農曆二月十三日,早上八點十
三分。此後八小時,大眾圍繞為其助念,經常有二、三十人在旁助念。助念八小時後,身
體柔軟,面目如生前,沒有大小便穢。

從悟寶師的預知時至,臨終清清楚楚念佛不斷,及往生後沒有便穢、面目如生、身體柔軟
等瑞相,慈琛師父知道母親已確定往生了。古德說:「親得離塵垢,子道方成就」,為人
子女的慈琛師父做到了。不但慈琛師父得遂平生之願,見聞者亦無不歡喜!

搶救最後一口氣  弘  毅

當身邊的親人面臨生死關頭,幾乎只剩最後一口氣的時候,家屬由於情感上的不捨,往往
會要求醫療單位施以種種急救。為了挽留住這最後一口氣,醫師總是「十八般武藝」盡出
,電擊、插管、心肺復甦術……,方式之激烈,讓生者看了都覺得不忍。然而,這些急救
措施對一個已處在彌留狀態下的人來說,究竟是讓病痛得到抒解?還是讓病人受盡折磨、
含恨而終?以下這則實例,或許可以提供您作為參考:

《聯合報》在九十一年八月二十五日,訪問成大醫學院護理系副教授趙可式先生,他說:
「有一名四十二歲的婦人罹患卵巢癌,癌細胞已嚴重擴散,她丈夫懇求醫師非得救她一命
不可,因為三個孩子還小,不能沒有媽媽。當她停止呼吸時,醫師努力替她施行心肺復甦
術,但急救無效。她丈夫進入病房一看,只見愛妻滿臉滿枕頭都是血,嘴裡插了一根很粗
的管子,口角沾著血,眼角的淚也沾溼了枕巾,他抱著妻子狂喊:『你們對她做了什麼?
』當他得知是急救的結果,心中悲慟不已,連連搥胸哭嚎說:『我對不起妳!我對不起妳
!』這種人間悲劇不是個案,全臺各醫院每天都在上演。」

電擊、插管等急救行為,健康的人恐怕都難以忍受,更何況意識昏迷、生理機能衰敗的臨
終病患了。對於一息尚存,與死亡僅僅一線之隔的親人,在我們善盡了種種醫療照顧之後
,若發現仍然無力回天,實在應該讓他在「安寧」的狀態下離開,這樣才真正是為他著想
。如果只以自身情感作考量,將臨終的親人弄得更加不堪,那就是生死邊緣上徹底的輸家
了。

總把新桃換舊符 洗  心

  「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
    千門萬戶曈曈日,總把新桃換舊符。」
                       (王安石  元旦)

過年除夕,總會換貼一幅 雪廬老人作的春聯,以往獨鍾「經書涵養心如鏡,福德薰陶語似
蘭」一聯,今年則換上了「人間淨土須忠孝,心地功夫在聖賢」。新年期間,送往迎來進
進出出,門上的紅紙翰墨一回一回地映入心底,愈發有意思。家家盡忠盡孝,人間何患不
成淨土?人人心地用功,凡夫何愁不為聖賢?

皈依佛法,自有功德。皈依佛,不墮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畜生。「皈
依」貴在信受佛語、奉行佛教,若光有佛弟子之名,卻無佛弟子之實,便犯了「以身謗法
」的罪過。這有兩種情形,一是「滯事昧理」,拘泥表面事相,忽略內在的真實道理。另
一種是「執理廢事」,只知執著高深的道理,在事修實行上落空。

以身謗法

滯事昧理的以身謗法,例如印光祖師剛出家時,到一信佛的居士家。這戶人家有婆婆、媳
婦、兒子、女兒四人信佛,四人各別供奉一尊佛。供佛的桌子是一座長條形的桌子。一早
起來,媳婦便在自己供的佛前,燒香、供水、撣一撣灰塵。旁邊就是婆婆供的佛桌,媳婦
則一概不管。見到這般光景,印祖感到很痛心。

這類信佛人,因為不曾聽過學佛善知識的教訓,以至於「以身謗法」,以自己的偏差行為
,使佛法受到毀謗。外人看到這種號稱是信佛的人,竟然自私自利、罔顧倫常到這種地步
,難免造口業說佛法的不是。因為這樁事,所以印祖決定日後弘揚佛法,必定先教人注重
「敦倫盡分」─父慈、子孝、夫義、婦聽、兄良、弟悌、長惠、幼順、君仁、臣忠。倫常
本分顧到了,才來談如何學佛法的心地功夫,免得度人學佛不成,反而讓人犯下「以身謗
法」的罪業。

佛的怨家

執理廢事的以身謗法,正如印祖給鄧新安居士信裡說的,現代有些聰明人,雖學佛法,卻
未親近善知識,專重理性,撥棄事修,否定因果,口談大乘,自命悟道。謂我即是佛,何
必更去念佛。煩惱即是菩提,何必斷煩惱。淫怒癡即是戒定慧,何必斷淫怒癡。

這類學佛人說的道理高於九天之上,寫的文章可以驚動鬼神,行事則卑入九地之下,與市
井無知無識者沒兩樣,讓不信佛者鄙視不屑。這類叫作「佛怨」,如佛陀在世時的提婆達
多,他皈依佛,行事卻和佛法反其道而行,成了佛的大怨家。

許多人之所以毀謗佛法,並不是因為真正了解佛法,而是見到學佛的人,不顧倫常,本分
有虧,行為乖張,違反人情事故,人格存在著嚴重的缺失,讓人懷疑學佛到底有什麼好處
?因此招來對佛法的毀謗不信,這以身謗法的罪過,難以計量!

高樓從地起

如何避免「以身謗法」?福州佛學社剛設立時,主事者不知怎樣教導社員,曾請示印祖,
印祖說:「其心中必須要閑邪存誠,克己復禮,戒慎其所不睹,恐懼其所不聞。能如是者
,方為世間善人,方可學出世法。」社員一入社,就要學著覺察心中的念頭,一發覺惡念
頭就要除去,不使它在心中有落腳之處。接物待人,克制自己,以禮相待。在沒有人見到
、聽到的隱密地方,更要戒慎恐懼小心,這樣就可成為世間善人,才有資格進一步學習出
世間佛法。譬如地基堅固,萬丈高樓,任意建造,就不會有傾覆倒塌的危險了!

新桃換舊符

宋朝王安石推行新政,一年之始,他作了一首「元日」詩。在家家戶戶的爆竹聲中,送走
了舊的一年。新年頭一天,春風暖意,一家人先幼後長喝了「屠蘇酒」,避除一年的邪運
瘟疫。元旦一早,天將亮的時候,打開門一看,千門萬戶都換上新桃符了。這「總把新桃
換舊符」一句詩,正是王安石對新政的無限期待。

傳統過年,總會新桃換舊符。傳說古代有神荼、鬱壘二神,能捉百鬼,因此,新年時於門
旁設兩塊桃木板,上面書寫二神之名或畫上二神的圖像,用以驅鬼避邪。現代人則以紅紙
翰墨代替桃符,貼上一幅全新的典雅春聯,當作三百六十五天的叮嚀,一則自勵,一則勵
人。

這「人間淨土須忠孝,心地功夫在聖賢」一幅春聯,常映心底,相信未來一年定能拋開「
以身謗法」的舊習,換上「以身表法」的新氣象。

持戒念佛消宿怨 坤  德

從前,有五個兄弟,他們的父親教導他們持戒修行,其中獨獨大兒子不願意聽從父親的教
誨。有一天,大兒子拿錢去找相命先生算命。相命先生對他說:「根據我推算的結果,你
的命不僅大富大貴,更可以長命百歲。」大兒子聽了高興萬分。可是不一會兒,相命先生
卻說:「等等!你等一下,我再看看。」隔一會兒,相命先生驚呼地說出令人驚訝萬分的
話:「不好了!再過十三天,你有一個致命的劫數,恐怕連命都難保了。」大兒子聽了之
後,猶如從九霄雲端墜了下來,驚慌恐懼得不知所措。相命先生便對他說:「你的問題,
就像得了絕症一樣,不是一般世間的醫生所能醫治,現在只有預知未來的佛才能幫你的忙
。」聽到有救治的辦法,大兒子趕忙問:「佛?佛在那堙H」相命先生說:「就在附近的
耆崛山中,你可以前去請教。」

大兒子急急忙忙的趕到了山中求見佛,向佛詢問該怎麼化解這一場奪命的災厄。佛對他說
:「你過去生中與人結怨,現在正是冤家前來索命的時侯。如果你想要避免這場災難,惟
有恭恭敬敬、誠誠懇懇地持守五戒,才有可能化解危難。」佛又說:「除此之外,往後的
十三天中,你必須晝夜不停地誦念『南無佛』!『歸命佛』!一刻都不能懈怠。」大兒子
聽了佛所說的辦法,如同在荒漠中獲得了甘泉,回去之後,便依著佛的指示,準備好上等
的燭火,日以繼夜的焚燒,並且在日常生活中持守五戒,戰戰兢兢、不敢放逸地誦持「南
無佛」!「歸命佛」!

第十三天的夜堙A與大兒子宿世結怨的大鬼與小鬼果然出現,預計要謀取大兒子的性命。
大鬼先派小鬼去探視情況以便下手,不一會兒,小鬼一邊抱著頭高呼:「痛!痛!我的
頭痛死了」,一邊跑了回來。大鬼一頭霧水的問小鬼:「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小鬼心有
餘悸的說:「我剛剛走向仇人住的地方,還沒走到,只見整間屋子燈火通明,又聽到『南
無佛』、『歸命佛』的聲音不停的從屋內傳出,聽得我快嚇破膽了,再也不敢前進一步。
」大鬼心知不妙,便對小鬼說:「唉!我們不能再算計他了!他已經學會了持戒念佛,我
們討厭這個聲音,這個聲音令我們頭痛不已,我們走吧!」於是兩個鬼便悻悻然的離開,
從此再也沒有回來過。

無始劫來的生生死死,我們不知和眾生結了多少怨仇。俗話說:「冤家宜解不宜結」,吾
人今日得聞佛法,又知淨土念佛法門的殊勝利益,便應時時將持戒念佛的功德,回向法界
眾生,願在彌陀慈光攝受下,個個往生極樂淨土,同斷生死,同解怨釋結。當吾人在七寶
池中的蓮花開放,周圍全是砥礪道業的大善知識,而非苦苦相逼的「討債鬼」時,將會是
多麼美好啊! (出自諸經中要事)

再奏闕里遺音 三 學

「柴也愚,參也魯,師也辟,由也喭。」(論語先進篇)

近年,臺灣有人將十三經加上新式標點,段落分明,字大醒目,以全新面貌,呈現在世人
眼前。在出版前言,周何教授作了分析。他認為儒學典籍,最早是由孔子手訂的詩、書、
易、禮、春秋六經,這是孔子教學的教材,藉著經典文章傳授一貫之道。孔子過世後,儒
學分成兩組發展,一組以曾子為首,注重「心性之存養與行為之體驗」,以「傳道」為己
任。另一組則以子夏為代表,側重「文獻保存與經義的詮釋」,以「傳經」為本分。

有真學問,乃有真道德,在孔子歿後,曾子能傳道於世,他對經典之鑽研,必不偏廢。

若就孔子一生弘傳的古聖之道,能綿延不絕,曾子功不可沒。

曾子,名參,字子輿,魯國南武城(今山東費縣)人,比孔子小四十六歲。在眾弟子中,為
何獨有曾子能「傳道」?這是一個引人入勝的寶藏。

父子共事一師

曾子的父親曾點,在孔子杏壇設教之始,就親近孔子了,孟子在盡心篇稱他是一位積極進
取的「狂」者。論語先進末章,孔子要四位弟子談抱負,曾點志在─「春服既成,冠者五
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

暮春時節,曾點希望能和六七位成人,帶著五六個童子,一起到沂水邊,沐浴在明媚春光
中,再到樹蔭茂密的「舞雩臺」上,享受和煦不寒的春風,然後一路吟詠詩歌回家。曾點
這個主義,很得孔子的共鳴。

曾點在孔子門下受學,當自己有了孩子後,也期盼孩子能蒙受孔子的教化。曾子十五成童
,正值學「大人之學」的年齡,此時孔子已經離開魯國五年了。據闕里志(注)記載,曾子
十六歲,孔子正在楚國週遊,曾點命曾子前往楚國找尋孔子,以便就近親炙受學。司馬遷
在史記仲尼弟子列傳說,因為曾子能通達孝道,所以孔子特別為他傳授,曾子因此作成孝
經。

聞教唯而不諾

後人為什麼會認為曾子能傳孔子之道?根據的是論語八佾篇的一章經文:

「子曰:參乎?吾道一以貫之。曾子曰:唯。子出。門人問曰:何謂也?曾子曰:夫子之
道,忠恕而已矣!」

孔子對曾參說:「參啊!我所說的道,可用一樁道理來貫穿。」

曾子聽了就應答:「是的。」

孔子離席後,孔門其他弟子問曾子:「夫子說的『一以貫之』是什麼?」

曾子說:「夫子說的道理,就是忠恕而已。」

據闕里志說,曾子十九歲,聞一貫之學。十九歲就能領會孔子的一貫之道,可以想見曾子
用功之深。

曾子在孔子門下學習,對於「孝」的實踐,尤其用心。孝是仁道之本,行仁以親親為大。
既然士要以「仁」為己任,仁澤家國天下,就必得在「孝親」這仁之本上致力。曾子孝親
的事蹟,詳見於小戴禮記、大戴禮記。在闕里志錄了三則具體事蹟,一則是曾子每回讀到
「喪禮」,就傷心得泣下沾襟。另一則是「一夕五起」,曾子怕母親就寢著涼了,一個晚
上起來四五回探視。第三則是「精感萬里」,曾子跟隨孔子在楚國週遊時,有一天忽然心
動不已,即向孔子告辭回家,到家方知是母親思念他,不由自主地「齧指」咬指頭,因為
曾子事親至誠,所以能「精感萬里」。

老實弘毅的魯鈍

後人如康有為者,不信曾子能弘傳孔子之道,原因是「參也魯」(先進篇),曾子在孔子心
目中是個魯鈍不敏捷的弟子,魯鈍之人何以能「聞道」?還有人認為年紀輕輕的曾子「待
教不久」,跟隨孔子學習不長,如何能知孔子說的一貫之道?曾子有否傳孔子之道,後人
難以確證,不過從曾子的修持,或許可得到答案。

曾子一生執持「不忝爾所生」,不論何時何地,不做對不起父母的事。每日三省有加,天
天反省今日所做所為,對得起上司嗎?對得起朋友嗎?對得起學生嗎?雖然資質不是敏捷
聰明,卻能弘其心,毅其力,以行「仁」益眾為己任,憑著堅忍毅力,老實行去,直到死
而後已。日用生活裡,其功夫的精密程度,更令人歎服,曾子在大學談到如何誠意時,說
道:「十目所視,十手所指,其嚴乎?」無論何時何地,曾子都想著週遭有十個人在監視
著,心情是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心意豈敢不誠?獨處怎敢不慎?這樣用功一
生,何愁不能「意誠」?意誠不虛了,算是何等境界?中庸說:「誠者,不勉而中,不思
而得,從容中道,聖人也。」

闕里遺音不絕

孔子過世時,曾子年僅二十七歲,卻是繼續孔子點亮大道明燈的不二人選,康有為論語注
云:

「當時同門諸賢,或傳教異國,或為卿相大夫。顏子、伯牛、子路、宰我早卒,子貢居衛
、子張居楚、子夏居西河、子游居吳、滅明遊楚。其居洙、泗故鄉,因聖人之遺教,收吾
黨之狂簡,嗣闕里之遺音,終身講學,老壽九十,惟有曾子,故弟子最多。在孔門靈光獨
巋,然最為耆宿,後學慕其盛名,以為孔子大宗,遂皆歸之。齊、魯之間,學者多出其門
,故後學獨稱『曾子』。」

這段話有兩個重點,一者,孔子歿後,眾弟子有的已經作古,有的從政為官,有的離開魯
國,只有曾子留在闕里,繼續孔子遺音,終身講學。再者,曾子壽高,跟隨他學習的弟子
,自然比孔門其他弟子多。這些客觀因素,使曾子擁有其他弟子不能比擬的條件,而最重
要的還是曾子依孔子之道,弘其心,毅其力,執持孝道,老實行去,終能領悟孔子之道,
忠恕而已矣。論語一經,未見曾子請問孔子的經文,卻有十四章經文出自曾子之口,數量
之多僅次於孔子,這也透露出曾子在孔門的地位及影響。

不孝鳥不敢來

據曲阜縣志記載,曾子居「魯『高門』外,梟不入郭」,曾子住在魯國曲阜城南「高門」
外的時候,梟鳥不敢飛進曾子居住的城郭。梟鳥生下來由母梟餵養,待百日羽翼長成後,
隨母梟覓食,梟鳥竟將母梟吃了,然後飛往他方,故許慎在說文以「不孝鳥」解釋「梟」
字。想來是曾子的精誠孝心,德風一方,使得一家孝一國興孝,一家仁一國興仁,感動天
地,連不孝鳥也羞於飛臨吧!

注:闕里是孔子在曲阜的故居。明朝弘治十七年,闕里孔廟大修竣工,殿堂廡房煥然一新
。當時吏部尚書李東陽奉命至曲阜祭告孔廟。期間,他與其他官員共同議定撰修一部《闕
里志》,參考第六十二代衍聖公孔聞韶提供的大量文獻資料。該志書共計十三卷,詳細記
述了孔子一生的活動、闕里廟制、歷代皇帝的封賜、祭孔禮樂等內容,是一部較為完整的
孔氏家族史。

教書種陰德 企  西

宋朝的李之彥在他所著的東谷隨筆中有一段記載:

我曾聽長輩說過:

從前有一位讀書人去參加國家考試,覺得自己考得不錯,在京城等待放榜;沒事去廟裡走
走,看到廟中走廊有看相的人,就向相士請教自己的前途。

相士說:「先生您的骨像清寒窮苦,所以即使您才氣一如班固、司馬遷,文章好得像韓愈
、柳宗元,也是無法上榜。」

讀書人不相信,後來榜單揭曉,果然榜上無名。於是他就又去向這位相士請教說:「我這
輩子的命運會怎樣?」

相士說:「以先生您的骨像來看,我怎麼好亂下結論?但是您與其在考試功名上用心,不
如想辦法種大陰德,或許就可以扭轉命運。」

回去的路上,讀書人心裡想:「我又窮又沒有資源,哪裡有能力做幫助別人、有利眾生的
事呢?那我又怎麼積得了陰德呢?」

過一陣子他又想:「我平時常借住人家家裡,見到一般人所聘請的老師多半是誤人子弟。
從今天開始,我就只留心於教導學生,用這個方法來積陰德。」

過了三年,又到了國家考試的日子,讀書人再度應考,又去廟中走走,結果那位相士還在
老地方。彼此才剛作揖完,相士就說:「先生您風采氣色明朗煥發,一定飛黃騰達!」

讀書人說:「我剛參加完考試,在等放榜。」

相士說:「一定高中,不用懷疑!」

放榜後,果然如相士所言。讀書人去廟中向相士道謝,說:「為什麼您上次那麼斷然的拒
絕我,這次卻這麼確定地給我肯定的答案呢?」

相士說:「抱歉!在下對您沒什麼印象了。」

讀書人就把經過講述一遍。相士說:「先生您的相貌風骨全變了!慎重教導學生,不是陰
德是什麼呢?這應該就是上天對人無言的看相吧!」

精采的背後 瑜  揚

每當閱讀一本令人拍案叫絕的小說,或是看了一部精采絕倫的好戲,我們常常會對主角不
同凡響的生命體驗心生嚮往。或是一段冒險,或是一段奇遇,每一個段落、場景,似乎都
比我們「白開水」式的生活要引人入勝得多。然而,精采的背後,往往是以無數的波折和
眼淚作陪襯的,倘若這一切在自己的人生中變成真實,我們是否還引頸期盼這樣「驚濤駭
浪」的情節呢?

宋代文豪蘇東坡,他超拔的才氣,贏得了天下人的讚賞和推崇,關於他的傳說和軼事,更
是多得不勝枚舉。在口耳相傳下,很多人都在他身上貼上了「豪放不羈」、「瀟灑不群」
的標籤,以為他精采的一生,便是由無數和僧人、文士的機鋒對話所串連而成。殊不知,
他如雷貫耳的文名,和天賦異稟的聰明才智,其實為他帶來了坎坷的一生。他的文章所散
發的顯耀光芒,常令許多無法望其項背的人覺得刺眼,不斷的排擠和誣陷,使東坡的仕途
幾乎都在貶謫中度過。家人隨著他東奔西走、吃苦受累,使他不由得在「洗兒」詩中深深
慨歎:「但願我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公卿」。出眾的才華有何用?只是帶來一連串的苦
難。東坡只盼望自己的小孩平平庸庸,因為平凡愚魯,或許還能一路平步青雲,成為人人
仰望的王宮大臣呢!我們若把東坡的一生看成一齣戲,它的確是起伏擺盪、高潮迭起,但
是在我們為當中的某些情節而入迷的時候,可知道動人的故事背後,可能夾帶著許多不堪
負荷的磨難和艱辛?

很多時候,我們往往都把一些人的功成名就看得太過容易,只著迷於眾人給他的掌聲,而
不懂得深刻去體會他在困厄中抗爭、搏鬥的辛酸血淚。就像一顆流星劃過天際時,我們往
往只會驚歎於它的璀璨耀眼,卻不知道它奪目的光華,其實來自於烈焰的灼燒。所以,面
對別人的「豐功偉業」,不必為自己的一文不名感到自卑,因為將生命歷程兩相對照,有時
候沒沒無聞的小人物,反而比經歷大風大浪的名人要來得平安、幸福。倘若,看待他人波
瀾壯闊的一生,而有「大丈夫當如是」的壯志豪情,就得先有心理準備,因為想要鶴立雞
群、獨領風騷,就非得有擔重擔、受勞苦的過人毅力和勇氣不可。精采的故事不會只有平
鋪直述,一定經過謀篇佈局、鍛字鍊句。故事如此,人生亦然。

想要品嘗生命的甘美,應該先學習領納平淡的滋味,並在有機會吞嚥苦澀的汁液時,不顰
蹙眉間,隨時保持躍躍欲試的心情。東坡從沒有刻意要強出頭,只是隨遇而安地去接受境
遇遷變所帶來的考驗,並在身心交煎的時候,不放棄提升、超越自己。於是,苦痛造就了
他一篇篇的千古佳作,也造就了他不凡的一生。所以,當厄運將我們逼到死胡同的時候,
除了流淚以外,也別忘了,站立的地方,可能正是一則精采故事的開始。

董遇經驗  養 光

報載一位就讀國小的孩子,苦於學校推動的讀經功課,常常是邊背邊哭,聲淚俱下,父母
十分不忍,便以孩子讀的經典「大人都不懂」為由,反映給校方,請學校檢討讀經的存廢
。幾天下來,該不該讓孩子讀「不懂」的經典,在報紙上的民意論壇,眾說紛紜。現在國
小的國語課本,編者力求國小孩子能「懂」,孩子學習之後也的確會認會寫許多單字,至
於內容情境可就貧乏了。而從古至今,代代相傳的經典,孩子要不要熟誦呢?董遇的經驗
,可作參考。

根據魏略記載,漢朝末年,有一位董遇,字季直,個性質樸,不善言語。當京城關中擾亂
不安時,董遇和哥哥董季中依靠一位段煨將軍。後來各地鬧飢荒,董遇兄弟就以採野生的
稻子買賣度日。平時為生活掙扎的日子裡,董遇都挾帶著經書,一有空閒就拿出經典來讀
誦。哥哥取笑他,董遇也不改變這讀經的習慣。

日久天長,董遇的學養深得時人的尊敬,有許多人想跟著他學經典。董遇並不為人講解經
典,卻叫人「必當先讀百遍」,他說:「讀書百遍,而義自現。」一段經文,讀上百遍之
後,蘊藏在文字裡的意義,自會顯現出來。

想學的人抱怨說:「苦渴無日!」苦於渴求,卻沒時間。董遇要人善用「三餘」來學習。

人問:「『三餘』是什麼意思?」董遇說:「冬者,歲之餘。夜者,日之餘。陰雨者,時
之餘也。」

春耕、夏耘、秋收之後,冬天就是一年剩餘的空閒。一天忙碌完,夜幕低垂時就是一天的
空閒。晴天要做各種活,陰雨天便是四時的空閒。這冬季、夜晚、陰雨天「三餘」,正是
用功時節。

董遇如是學,獲得什麼成就?在經世濟民上,當時郡縣以「孝廉」推舉他進入朝廷,陪侍
漢獻帝,早晚為天子講解經典。曹魏時,董遇當過郡守及主管錢糧的大司農,曾給曹操多
次諫言。在學術研究上,董遇善治老子,作訓詁注解;後來則治春秋左傳及周易,有左氏
經傳章句、周易章句留傳於世。

經典古籍,不厭其煩遍遍熟讀,含藏在心,雖然一時之間不懂其中妙義,卻已存進深思的
底本,番番涵泳番番新,自能品味出經典的好處妙用。

真 善 美 慧 文

除非你願意,否則沒有人可以教育你;
打開阮心窗,因為美好的未來等著我。

孩子們:

古人說:「記問之學必膚」,如果讀書只是停留在休閒、考試,無法為自己的生命加溫,
那麼就像一個人徒有一層薄薄的毛皮,卻無豐腴的骨肉撐起軀殼,那實在是不成一個人樣
,因此能夠將所學所知應用在日常生活,才是真學問。

仔細想想:從生命的第一本書,求學的第一個老師算起,我們吸收了無數的前人智慧、生
活哲學,如果真能學以致用,今天的我應該會是個什麼樣?為什麼如今我們仍然牢騷滿腹
、煩惱多如牛毛呢?聽聽以下的故事,或許你就心裡有數:

有個孩子正為武俠小說的情節十分著迷,有一天他興致勃勃的跑去問爸爸:「您見過那種
刀槍不入的天蠶絲嗎?」父親笑道:「天蠶絲我倒是沒見過,但是的確有一種野蠶,牠終
身活在樹上,也和一般的蠶寶寶一樣會吐絲結繭,將自己緊緊地包起來,躲在蠶繭裡靜靜
的等候蛻變成為蠶蛾。和一般蠶寶寶不同的是,這種野蠶吐出來的絲所結成的繭異常的堅
固,就算用最銳利的鋼剪也無法將它破壞,或許這就是作家筆下的天蠶絲吧!」兒子疑惑
的問道:「既然蠶絲那麼堅韌,蠶蛾又怎麼能夠出來呢?」父親答道:「在蠶蛾的身體裡
面藏著一滴特殊的液體,等時候一到,牠就將那滴液體吐出來,液體所到之處蠶繭立刻破裂
,讓牠得以破繭而出,這是大自然奧妙。人心也是一樣的,除非你自己願意,否則沒有任
何人可以教育你啊!」

人的潛力是無窮的,生命之門或許就在你開啟的那一瞬間,得以登堂入室,一切美夢都能
成真。舉目望去,大地春意盎然,你是否願意吐出那一滴神奇的汁液,讓自己掙脫桎梏,
翱翔在美麗的春天呢?讓我們一起立下新春三願:

第一、願真心做好每一件事:通常事情的不順利並不是我們能力不足,而是沒有全力以赴
。人總有惰性,會找千百個理由解釋自己所犯的錯誤,那將會使問題快速膨脹,直到無法
挽回的地步,真心做好每一件小事,長久累積下來就是一筆很大的財富。總裁獅子心這本
書中的嚴長壽先生,從飯店業找到了人生的舞臺,他的起始點就在管理好所有的餐盤,這
麼一件人人忽視的碗筷哲學,造就了嚴先生的飯店王國,你還能把洗碗當成是芝麻小事嗎
?其他像灑掃應對、家居管理、念佛拜佛,甚至上的每一堂課,寫的每一個字,都不輕易
馬虎,這才是成功的不二法門,請記住:「小事不做,大事難成」啊!

第二、願激發善意的種子:每天在我們的八識田裡,總會落下無數的種子,它的善惡正反
映了自己內在心靈的高下,面對挫折、橫逆甚或他人的言語態度,如果能用「轉念」的功
夫激發潛意識中的善意,化解掉不愉悅的念頭,用一株株「善解」花朵妝扮煩躁的心田,
那麼我們的生活品質將更上層樓,所謂的修行才算有了著落。有個小孩因為做錯事被媽媽
訓了幾句,他又習慣性的頂嘴,結果當然招來一陣痛罵,這個被罵慘的小孩十分氣憤,便
奪門衝了出去,直跑到後山的山谷邊,衝著山谷大叫:「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他
的叫聲在幾秒鐘後便反彈回來,同樣是一陣陣不絕於耳的:「我恨你……我恨你……我恨
你……。」從未見識過山谷回音的小孩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住了,一時之間忘了剛剛生
氣這回事,連忙往家裡急奔,還沒進門便上氣不接下氣的告訴媽媽:「好可怕!山谷的對
面住著一個壞小孩,他一直對我說:我恨你!」充滿智慧的媽媽問清楚事情的原委後,輕
輕抱著他的孩子,柔聲道:「我不知道那個孩子究竟是不是壞小孩,不過我建議你去試試
看,對著山谷高聲大喊:我愛你,然後看看他有什麼反應。」孩子想了一會兒,便來到後
山照著媽媽教導的方法做,果然不到一秒鐘,無數的「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送回
到小孩的耳邊,這個孩子露出微笑,滿心歡喜的說:「山谷對面的那個小孩,此刻已經變
成好孩子了!」如斯響,如斯應,用在人我之間一點也沒錯。

第三、願儲存美好的感動:俯拾身邊的種種,不難發現美好的事物竟是這麼的多:飛花落
葉、夕陽西沉、師長的叮嚀、父母的愛語……,不管耳聽目視,甚或一本好書、一句好話
的悸動,我們都應該十分珍惜,感恩地存在心頭,有了這些美好的營養,我們的生命才得
以快樂茁壯。千萬不要去收集那些骯髒污穢的鏡頭,不要傾聽那淫邪欺罔的短暫快活,因
為那種污染一旦深入人心,就算用再大的氣力也無法清除,你怎能不慎呢?

孩子們:知識之所以是一種力量,是因為它能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讓我們的待人處世、
思考辦事更臻完備。真學問會讓人生更趨近於真、善、美的境界,當然最重要的臨門一腳
還是在於你 ── 「除非你自己願意,否則沒有任何人可以教育你」,祝福你這三個願望
都能一一實現。

論語簡說(四十)  子  圓 

八 佾 第 三

孔子謂季氏:「八佾舞於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孔子談到季氏說:「在自己家廟的庭院,使用天子的八佾舞,來祭祀祖先。這種重大的違
禮事情,尚忍心去做。那還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能忍下而不做呢?」

「孔子謂季氏」,季氏是魯國三家之一,把持魯國的政權。周朝剛開國時,不久周武王就
去世,兒子成王還小,就由叔叔周公輔政。當時很多人謠傳說周公不懷好心,欺負年幼的
成王。等到成王長大後,周公將政權歸還成王,大家才了解周公真心為國為民的心志。成
王為了感念周公的恩德,一般的賞賜都無以為報,就把祭祀天子的八佾舞賜給周公的兒子
伯禽,讓他用來祭祀周公。

後來魯國的後代就沿用八佾舞,來祭祀魯國歷代的祖先。其實祭周公用天子禮,是成王所
賜之外,其餘的君主就不可以再使用,否則就是非分僭禮。尤其傳到魯桓公時,正式接位
的魯君卻失去了政權,反而被桓公的庶子仲、叔、季三家,把持政權。傳到後代變本加厲
,三家更僭用天子禮,在自己家廟前舉行祭祀,真是無禮到了極點!

 「八佾舞於庭」,八佾舞是由八列八行組成的舞蹈,每列八個人,每行也八個人,總共六
十四人,周天子祭祀歷代祖先才可以使用。諸侯使用六佾舞,大夫四佾舞,士就只有二佾
舞,絕對不可以紊亂的!

「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禮節規範一切秩序,如果忍心違禮,最後必然肆無忌憚,敢
狠心做出各種犯上作亂的事,後來魯國的動盪不安,就是根源於三家無禮!

春秋時魯國人黔婁,生活非常貧苦,是有名的大窮人。齊國及魯國的君王知道他有學問,
就相繼請他出仕為官,他都婉拒了。黔婁去世時,身上蓋的被子不夠長,蓋了頭就露了腳
,遮了腳便露了頭。旁邊的人就建議他的太太,把被子斜蓋就行了。黔婁的太太卻說:「
先生一生賢名,在於守住本分,不汲汲於名利,現在如果斜蓋入殮,就污衊了他高尚的品
格。」後來就依著夫人的意思,被子端端正正地蓋著入殮,寧可「正而不足」,不願「斜
而有餘」。

「敦倫盡分」是中華文化的根本,真正的學問要從五倫中來。能夠厚待五倫,凡事依禮尊
重別人,時時檢點自己行為是否盡分,這樣才能成就利人利己的真學問,打開社會溫馨祥
和的局面!

尊   師  治  煩

「噫!先生何可責備哉?蓋讀書一事,要涵育薰陶,俟其自化,不可欲速。但可責子弟之
不率教,不可責先生之不善教。但自愧主人之不誠,不可責先生之不誠,子弟自然成器矣
。切勿歸罪先生,使先生笑我午出頭也。」 (陸隴其 治嘉格言)

對老師怎能責全求備呢?子弟讀書,經過一段時日的涵養薰陶,只要耐心等待,子弟的氣
質自然有變化,學習是沒法速成的。只可責怪自己的子弟不受教,不能苛求老師不善教學
。家長自問:自己對老師是否真心誠意了?不要一味責怪老師是否真心教學。家長能自我
反省,子弟自成大器。千萬不能將子弟不成材的責任,一股腦兒歸罪於老師,不然會讓老
師笑成是「牛」一般頑固的人。

智者高風

智者大師出家三十年間,只穿一件衲衣,冬夏不曾脫下。有人供養,一果一縷,都施給大
眾。凡弘法講經,沒有章節注疏,辯才無礙,契理符文。遇特別機緣,便親自著述,如為
晉王著淨名義疏二十八卷,為毛喜著六妙門,為兄陳鍼著小止觀,為學徒著覺意三昧、法
華三昧行儀各一卷、法界次第三卷。(見天臺九祖傳)

誰真幸福

愛因斯坦對加洲理工學院學生講話,說:「一個不很開化的印第安人,他的經驗是否不如
通常的文明人那樣豐富和幸福?我想並不如此。一切文明國家的兒童都那麼喜歡扮『印第
安人』玩,這是值得深思的。」(摘自「要使科學造福于人類而不成為禍害」)

康成文婢

漢儒鄭康成家婢女皆讀書,有一婢觸怒康成,被罰跪在泥地上。另一婢嘲笑說:「胡為乎
泥中(你怎麼會落到泥塘裡)?」跪婢回答:「薄言往愬,逢彼之怒(一句話說錯,惹惱
了他)。」二人都引用詩經語句,適被康成聽見,不覺怒氣全消,饒恕了犯錯的婢女。後
來稱人家婢女常用「康成文婢」。

不敢害人

雪公云,吾所學雜,曾學內經,學此須懂易及禮記月令等,否則不能講。吾無學問,吾講
內經,怕害人,吾勉強答應,實不夠資格教。答應之後,作難大矣,找若干參考書,皆有
作表,不敢害人,故用心。

端莊茂麗 法度森嚴 ──「馬少敏墓誌並蓋」

全稱【齊故員外郎馬君墓誌銘】,隋仁壽四年(604)正月刻。隸書,十七行,行十七字。

隋代書法,具有對法度的追求充分自覺的特徵,【馬少敏墓誌】便是這一類的作品。此誌
取法於方正秀麗的漢碑風格,但已經完全脫離漢碑的面目。其結體方正,多為長方形或正
方形,明顯受到楷書的影響。用筆圓渾厚重,同時揉入了篆書和楷書的筆意。而這種揉合
已能和諧而不生硬,表現出經過隸楷轉變過渡時期以後的成熟,同時也反映出注重法度的
審美觀已經形成。

●寄東輯

畫琺瑯蓮花蓋碗 ─清 康熙

「畫琺瑯」技法發明於十五世紀中葉歐洲地區,到了十六世紀最為發達,是用琺瑯直接畫
在金屬胎上,經過燒製顯色,而富有繪畫趣味的工藝技法。隨著東西貿易逐漸頻繁,康熙
廿三年後開放海禁,大量西洋工藝品湧入,康熙帝於閒暇之餘,對此類工藝品愛不釋手,
中國便開始設廠研製。到了康熙三十年間,畫琺瑯技法已試燒成功,到了晚期技術已臻完
美,奠定十八世紀畫琺瑯工藝輝煌成就的基石。

此碗即康熙年間畫琺瑯製品,重重花瓣裝飾碗身,不僅瓣紋細緻,匠師更隨著花瓣做出凹
凸質感,顯得立體而真實。碗蓋邊緣除了圈圍著荷葉圖案外,再層層疊畫花瓣及多子蓮蓬
。通體色澤鮮明,好似剛剛盛開之紅蓮,祥和而富貴。
--
獅子吼站 板面介紹:                                         cbs.ntu.edu.tw
佛法求助哇啦啦 - 您的問題就是大家的問題!                         BudaHelp
◆ 修改: 05/08/28 15:17:52 <218.162.66.197> 
Sun Aug 28 14:25:36 2005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