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信

 
轉貼悲金悼玉的學佛記(六)
#1
常寂光
悲金悼玉的學佛記

六.如來禪逢

星期三的晚上我又去那家素食館吃宵夜,果真又見到她,
只見她著一身素淨的連身藍裙,有著一種典雅而美麗.甜美而輕柔的口語說:


「你來啦,上次的經書讀的怎麼樣?」


「很神奇,只可惜一般人終其一身也難見到像維摩頡大士用小叮當多拉ㄟ夢的四度空
間法示現出來.學佛真的好遙遠,」感慨的說著這樣的話語.


「你不要灰心,也許你將來可以跟我一起到山上我們道場共修好嗎?.」
小娟暗示著我到她的道場共修.

「對了,妳星期六有沒有空,我想請妳去喝茶.」猛然想起別塵居士的交代.

「星期六什麼時候?」小娟關心的問著.


「下午兩點,我騎車載妳還是妳要自己騎車.」我給她兩個選擇讓她自己決定.

「下午兩點可以,我讓你載,順便給你請.」開心的笑著說.

「嗯,」我微笑的說著.


「對了這枚銅錢送你.」拿出這枚銅錢遞給我.我用手拿起這枚古代的銅錢,圓圓的銅
錢中央卻有個四角的缺口.

「這枚銅錢象徵著外圓內方,你人看起來心腸很軟,太過老實厚道容易吃虧的.」只見
小娟像老朋友一樣叮嚀著.


「對了那星期六在哪邊見面呢?」我趕快說著見面的地點.



「我想就在這間素食館門口見面好了如何!!」



「ok,那我們星期六下午兩點見囉.」只見她歡喜的踩著腳踏車離去.
星期六下午我先載著夢蘭到茶坊,接著我到素食館等候羅小娟到來.
沒多久她果然騎著腳踏車翩翩到來.鎖上車鎖之後她帶著安全帽讓我載到茶坊.
來到茶坊門口.



「好典雅別緻的茶館,真是一步一蓮花.一花一世界來.」踩著石階說著.
進去之後,別塵居士他們早就在等候我們的到來.
麗容振辰還有夢蘭一見到小娟,不約而同的嚇了一跳.



「怎麼她長的這麼像夢蘭」



「這麼像我.」夢蘭疑問著.



只見小娟見了夢蘭也是微微一楞,訝異世上竟有長如此神似的人.



振辰開口請小娟坐下.



我則陪小娟坐在她與夢蘭身旁.



只見別塵居士開門見山對小娟說:
「既悟宿命,前塵影事何來念染.」頓一頓語句接口說:



「去渡眾生吧!!回到妳的道場當三才吧!!」只見小娟微微低頭,壓抑不住心中的激動
說.



「只想陪他走一段人生的路.」的心門像被識破了防線拖曳而出的滑了一個彎.



「感情的路不能隨便亂亂走呦!!」夢蘭拉著我的手說著.



「對不起,我想離開了.」羅小娟壓抑住快宣洩而出的淚水.



「昱偉,你送她,陪她走一段路吧!!」別塵居士說.



嗯!!我載著小娟回到素食館.



只見小娟說:



「以後我不會來這裡吃東西了,過幾天我要離開這裡的佛堂回山上的道場修行了.如
果你願意來,歡迎你到我們山上的道場來,」小娟說了她們的修道場所.



「希望我們以後能再見面,我們是不是朋友呢?」小娟失落的問著我.



我點點頭說.「有空我會去山上找妳的.」



「嗯,」羅小娟壓抑心情揮揮手騎著腳踏車離去.



我總算鬆了一口氣,以後睡夢應該會更甜美安穩了吧!!

  
回到茶坊,只見夢蘭一群人在聊天著.談笑間,正好振辰說他前幾年跑道場的經驗,
他一直很訝異「當時清海無上師當時在桃園巨蛋講經說法的事情.約有一百多位信眾
問問題.可是她兩句就把人家問題打發掉解決了,這究竟是什麼現象呢?」 


只見別塵居士緩緩說:

「有佛教大德這麼說,修行者體性顯露時有三種層次的通訊方式:

一者體空遍一切處,感知一切處,有情無情同感其心境,這是最高的一種境況.

二是體空現起心念,給能感知的同道知其心念此是次層次的以心傳心,要兩者皆是同
道始可,而凡夫無覺知.

三者是一般凡夫非道中人,他雖不語言但在起心動念處,能被心開行者知其心念,此是
單向傳心.」

「那清海的道行很高囉.」麗容這樣說到.

只見居士搖搖頭笑一笑說道: 

「縱使有此三種能力,其實僅是一心也與至上佛道解脫知見無涉.」

「難怪曾聽說清海曾被佛教界人士抨擊過,對了我有一個疑問就是當初我在觀音法門
印心後其門徒傳授五句說是分別代表五界的五位主宰者只要默念五句即能得定,與楞
嚴經上說的欲界色界無色界三界的宇宙觀有很大的出入請問居士這是怎麼一回事
呢?」訝異觀音法門也勸人讀楞嚴經卻不弘揚其經法內容.

「清海早年學道時曾於印度遇到一位錫克教的瑜枷士,習得聲光幻影法,後來來台灣
受戒後開始渡眾也因此開創了所謂的觀音法門.當時徒眾一時絡譯不絕直到後來一位
化名叫沙佛林的居士於佛教界各月刊雜誌發表了四十九問才造成佛教界長老門對清
海正本清源迫使清海到國外去直到前幾年風聲平息才回來」

「居士,那清海算不算是附佛外道.」振辰開始謹慎起來.

「嚴格說起來算是.」居士客觀的口吻鑑定著說.

「還好,我沒有再去.只是附佛外道為什麼始終如雨後春筍層出不窮呢?」不明白這樣
的原因.

「這是因為佛法才是真正最究竟圓滿的世出世法所有根基的眾生都能涵蓋攝化.因此
也被許多外道人士斷章取義而吸引一些無知及佛理未能深入的信眾以壯其聲勢.」居
士繼續說明開示.

「那這樣修行不就很危險?」麗容插話問著.

「其實聖嚴法師也曾對這個問題說過一段話他說:別太擔心有多少人歪曲佛法,就恐
怕沒有足夠的人才弘護正知正見的佛法。從歷史可以看到,正統的佛法,有其一定
的規範,凡是附佛法外道,若其不能導入正流,便會接受時間的淘汰。如果無人弘
揚正確的佛法,假佛法也自有其生存的空間」

「原來如此,那修行者該如而修持進而一門深入而達本還源呢?」夢蘭問著.

「其實佛法浩瀚八萬四千法門若能尋到一個次地修行的正確方式亦能得到成就.」居
士對著夢蘭笑笑說道.

「那請問居士我要怎麼修行呀!!」我好奇的說.

「你今年還要考試吧!!」居士這樣告訴我.
「嗯!!」我點點頭的回說.
居士沉吟了一會緩緩說道:

「你先不必急著看經典,你只要牢牢記住無論遭遇什麼困難問題,只要這念心清清楚
楚明明白白就可以了.」居士對昱偉說著內明的道理彷彿預知昱偉即將發生問題.

「可是我想讀經.」不滿足的說著.

只見別塵居士看著我,良久眼神投射一份嘉許之意.

「那,你就讀讀心經好了,每天找一點時間慢慢把他背下來.」居士給我一個方便法
門.

「對了,居士為何有些乩童都很嚇人,拿針刺嘴,拿狼牙棒敲身體,有的還有刺青.看起
來很嚇人這到底是什麼原因」麗容說著以前廟會看到的事情.

「清海都對他們的弟子徒眾說那些乩童和黑道份子都是阿修羅眾轉世而乩童自殘方
式是用來誇耀他們神通廣大,我們要避而遠之.」振辰補充說明麗容的問題. 

「其實振辰你所說的話語並非完全正確,太虛大師有說,其實神通一層不但天魔外道
有之,即在鬼畜俱有五通,.此是性中本具,不必注意.這些乩童所通的靈不單是阿修
羅,或是大力鬼神,有時亦有畜牲道眾生.若說單是阿修羅眾轉世可謂以偏概全,避而
遠之是好的,尤其是我們渡人的能力不足時先上求佛道,是最重要的若時緣成熟隨緣
善巧方便的引導攝化也是可以的」別塵語重心長的說著.

「請問居士為什麼我媽媽家裡拜的是關聖帝君我一直以為是道教的神明.可是有人告
訴我說關聖帝君是伽藍尊者是佛教的護法神不是道教的神明這是真的嗎?」麗容又提
出家裡拜拜的問題.

「關於這一點在天台宗的佛祖統記裡有說明.當初天台宗的創始人智者大師.有一天
來到荊州欲尋一道場弘法時,夜晚突然有關羽及其子關平的神識來擾他要他信奉他
們.結果智者大師破斥他們的知見,讓他們番然醒悟,而發願皈依他當佛教的寺院護法
神.其地位比四天王天略低一點.後來當寺廟蓋成便為他舉行受五戒儀式正式成為佛
教的護法神.」居士詳細說明這個典故.

「那伽藍是什麼意思.」夢蘭好奇的問著.

「迦藍 — 即是((僧迦藍))的略稱,亦作((僧迦羅摩)),漢譯為((僧院)),((僧
園)),包括了寺院的建築物及寺院的土地,園圃的總稱。因此,迦藍神顧名思義就
是佛教寺院的守護神。若以古代政治來說明即相當於中國皇帝的御前侍衛的職
位。」

「謝謝居士,謝謝振辰哥,讓我對佛法有更深一步的認識與瞭解.」夢蘭如是說.
「嗯我也是!!.」點點頭微笑的說著.
「時候不早囉,我們要先告辭了.」夢蘭說出回家之意.
「嗯,再見.」三人同時回應.
「各位再見.謝謝居士今天幫我解決曉娟小姐的事.」低頭鞠恭再次叩謝.
「不用客氣,昱偉你修行的善緣也開始萌芽,菩堤種子也開始在你心裡生根起來.好好
修持將來會有大福報的.」居士面露一抹微笑的嘉許著我.
「謝謝居士,我們走了.」開著門銀玲飄灑一片音光流洩.

夢蘭今天起了一個大早,伸個懶腰,神態優雅的由床上下床.打開窗戶看見前面的陽
光,心裡有著一份充實的滿足感.想著歐遊的感覺,心中突然有了一句.今天的天空很
希臘.看看陽光不一會又有了感覺.今天的陽光很羅馬.

洗完臉刷完牙想到公園走走便走到樓下來到小公園旁看見樹林微微有著感受.今天的
樹林很挪威.

聆聽到鳥兒,想到:今天的鳥兒很鶯歌.突然有種氣味襲來.起了一個感受.

今天的空氣很古巴.走到素食早餐店買了早餐,看到素食漢堡不知不覺的笑了出來,今
天的漢堡很德國.回到家裡,看著喊著小偉來.(果然...她還是買了它.)

倒著飼料潑灑著花辮樣的圖案,今天的飼料很日本.

看著小偉開心的在魚缸裡吃著不知不覺笑了出來.又來了一句:今天的小偉很中國.轉
身走到廚房打開冰箱看到水果想到今天的水果很雪梨.

拿起飲料一陣感受襲上.今天的飲料很冰島.喝完飲料走到客廳看著英文郵報想到今
天的報紙很紐約.看完報紙隨意按了電視看到頻道突然微微發笑今天的節目很韓國.

回到房間撇過眼前注意梳蛬O上的鏡子..微微的感觸:今天的穿著很英國.突然一陣
微風從窗戶吹入拂面裙擺輕飄起來.今天的風兒很荷蘭.走到窗前看到左前方停了一
台車那造型有著似曾相似的熟悉感.今天的車子很法國.離開窗戶看著窗戶的鐵條想
到今天的窗櫺很蘆洲.

走到不到五步遠的書櫃看到安徒生的童書.無聊的翻一翻著有了一個感覺.今天的童
書很丹麥.詳細看著書頁的質感一種感覺襲來.今天的書頁很芬蘭.放回書本看著書櫃
旁的精美玻璃製品想到.今天的琉璃很新竹.

 玻璃旁邊有著成串的天珠想到今天的天珠很西藏.看著牆璧的海報今天的海報很美
國.

走到電腦桌旁拉開椅子想到.今天的家具很瑞典.

看看手上的錶今天的手錶很瑞士.摸摸耳環今天的耳環很巴黎.手機響起

原來是淑美打來.說笑一會就掛上,看到手機想到今天的手機很香港

打開電腦想到今天的電腦很台灣.按下螢幕鍵出現桌面的螢幕今天的桌面很美濃.進
入信箱看見一封沉寂兩年不見的信件.心中遲疑要不要打開,猶豫了會還是看看吧!!

閱畢.

一絲絲冷默的表情.今天的心情真 "芭辣"........!!


自從解決羅小娟的事之後,我像喜從天降因禍得福般每天都在晚上十一點左右接到夢
蘭關心的問候話語,
有時候我會虧一虧她說, 「妳知道此時此刻我在做什麼呢?」
「做什麼呀!!」那聲音甜甜的說.
「想妳囉.」
每次聽到此她都會一笑帶過去.
沒想到今天她竟然說:
「想我沒關係,只是我們只是知己,你不能有非份之想呦!!」哇類,沒想到她竟然反將
我一軍.害我一時間木蹬口呆不知道要說什麼?
跟她在一起聊天好愉快,因為她有時候也會叮嚀我要把書念好,將來可以當她學弟,我
好想永遠跟她在一起.雖然她最近這兩次幫我上課時感覺很冷淡

上完課成時她說有急事要先走也不讓我送她去,我懷疑是否我的表現讓她不滿意,老
實說,我的英文的確很差勁,每當她教我時我總是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背頌同樣錯誤的
出處.是否因為這樣她就不理我了呢?





我能告訴他我心裡的愁悶嗎?新舊的感情交織激蕩讓我手足無措起來.就怪我不該一
念之仁回信給傑克,我應該好好幫助昱偉才是.只是他需要我.在他的生命中我是一個
最重要的角色.我被他這句話感動.心中過往的悸動情潮再一次被他點燃,我是否要告
訴昱偉呢?

.
不久夢蘭打給我的電話開始少了,從三天一通到一個星期一通,到現在兩個多禮拜都
沒接到她的電話.自從給她上了兩次的課之後她就沒再幫我復習,我覺我我們之間失
去以往之間的甜蜜.




有時候我受不了會直接去茶館問麗容姐看夢蘭有沒有來.結果她們回答說「她已經很
久都沒來了,她不是一直都跟你在一起嗎?」麗容姐好心的說.

「沒有嗎?我不知道為什麼她最近都沒找我,心裡好慌.」我說出自己的無奈感.

來到她家樓下,我鼓起勇氣終於按下她家的門玲,響了一陣子始終都沒有人回應.

回到家裡我細細思索與她曾經的對語.她說每年過年都會回到美國陪家人一起過年.

再過七天就過年了,是不是她已經到美國去了呢?如果是為何她不打電話給我.令人驚
訝的是隔天下午她打電話給我,說她要搭五點的飛機往美國她四點會在中正機場希望
我能見她最後一面.
我吃過中餐急急忙忙的往中正機場騎車過去,到了中正機場見到她一面.

「你終於來了.」夢蘭示意我告訴我她正在等我.

「嗯,你為什麼要去美國呢?」我不捨的說.

「因為爸爸已正準備在哈佛幫我辦理轉學手續而且我托福也過了,下學期我就要在美
國讀書了.」夢蘭的眼神失去以往對我的專注.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出國留學不先讀完台大畢業.」我不希望從此我們就沒再連絡.

「為了他?」夢蘭直接說著.

「他是誰?」我要確認她的感覺.

「我的初戀情人,我以前在美國交的男朋友.他說他剛跟她女友分手,他很想念我,最
近我們每天都有通信.」夢蘭有著冷淡的口語心中彷彿對我有一點愧疚.

「我恨....!!」咆嘯著.

「你不可以生氣,因為我們是知己.這本日記給你,有我對你的心意.」夢蘭從包包裡
拿出一本袖珍的日記本,我無奈的接過她的日記.

「夢蘭妳還會回台灣嗎?」我希望她會.

「看以後情況.」夢蘭如是說.

「不管妳回不回台灣,我都會在台灣像尾生之信一樣等著妳的.」真摯的等待感覺像
是遠望海洋的期待.
夢蘭壓抑眼中的淚水摸著我的臉拭去我的眼淚.

「不要哭了,像小孩子一樣我不喜歡.」我用手輕輕的撫摸她的臉頰潤濕捷毛的眼鹼
說.

「妳也是,不許哭.希望妳在美國會過的比我更快樂,比我更好.」我給她終心的祝福,
沒想到她最後她還是為他而去.

「嗯,」這是我第一次擁抱她.只是沒想到這個擁抱竟是如此苦澀.
我送她到登機門,黯黯然的騎車回家.




回到家裡,翻著她寫的日記.翻著裡面只見裡面說道:


這是我第一次和你約會後決定所為你寫的專屬日記,回憶初次見你還我照片的樣子,
人長的並不俊美,也不幽默討喜,這種人在學校我見多了,沒什麼意思..




沒想到隔天我收到一封信卦在我的鐵窗旁還有線纏著, 令我好奇的是裡面居然還有
十塊錢..
讓我不禁聯想到許願池來,微微一笑,看到你寫的詩是柳永的鳳棲梧..




衣帶見寬終不悔,為依消得人瞧悴.喜歡這首詩,卻不喜歡你,因為你不是帥哥..

(哇類!!竟然說中我這不帥的帥哥心結來)看著日記不滿這個現實語句.

隔不到幾天見到你寫夜闌人靜愁千緒這首詞深深的打動了我,.
不只是詞還有詞裡有沾著原子筆水的暈染痕跡.由此看來,不是你手弄濕了,就是淚水
滴在上面.令我訝異的是這首竟然找不到詞牌格式我還疑它是不是詞還是你的自創
詩.

於是我破例跟你見面,和你約會在茶館本想刺激振辰哥看他到底重不重視我.結果他
不在,後來遇見居士,以及跟你談話發覺我們很談的來,你給我的感覺一點都不像是木
納,二楞子來..

我很感動居士說的養珍珠的故事,正是我舅舅的寫照..我也希望將來的對象不是一個
只顧事業不管家庭的人..離開茶坊,我悄悄的拔下珍珠手環,拿著一顆給你.在我心裡
你就像珍珠一樣璀燦美麗..

回到家,我想起最近同學的戀愛觀念,養魚政策..
在還沒下定決心之前,她喜歡將愛人全都蓄養在一個大池塘堙A慢慢分析他們的優
劣與差異。
我有想在那一個寂寞的魚缸再添購一條小魚,只是昱偉你並沒有完全令我動心所以後
來我打消主意.


之後你寄了陌生這首詩句,徹徹底底的打動了我.讓我決定在魚缸添一隻小魚名叫做
小偉..於是我買到一條少見的熱帶魚叫山水神仙養在姑媽家大大的魚缸裡.這偉魚白
體通亮有著黑圈的圓潤.優遊瀟灑像中國水畫裡黑白相間揮灑的神韻,清逸.是我對你
的期許.每天我總是倒入許多飼料,希望小偉長的又肥又大卻發現神仙魚很像很懂人
心又通靈卻帶點傻.有時他靜默的眼睛看著我好像在跟我的寂寞說話,昱偉我想向你
表達.

在我帶你去女巫店的同時我也將你的詩翻譯成英文寄給美國的朋友,果然頗受好評.
你不會怪我多事把你的詩名揚到海外吧!!嘻..


心與筆觸交換的午夜,寧靜潑灑的牛奶像雪花的翻飛..

何時我竟也寂緒緒的敞開對你思慕的心懷.言情的訴衷在夜市裡語句的暗示與等待.
只見你呆若木雞,該說你是正人君子呢?還是說你是傻瓜一個!
可知你的不應,是我心底瀰天的雨絲呀.!


我深刻的記住,你寧願用盡一輩子的等待只為了換取一場真真正正的愛,這何嘗又不
是我所企求析盼的呢?.

老實說,我很欣賞振辰哥的詩詞文采,以及他引導我走向學佛的路程來.
只是他始終一心向佛,對女性始終保持著長者如姐少者如妹的感覺.他是我的憧璟.有
陣子我故意跟他嘔氣,看他是否對我鐘情.
果真後來你跟他見面我說著詩句的看法評論時他對我的論點.動了心念,直喊識性虛
妄來.呵!!我愈來愈像交際花了..

在承天寺,我思索著生命的空泛與無常,你一語道破了人生是為了明白生死的問題而
來.
這點給了我很深的觸動也讓我放掉對振辰哥的析慕與執著.
.沒想到一位高職生的你竟能明白到這一層涵義,也讓我明白學歷並不等於學力.
在山下餐館對你的考試,老實說那不是我的本意,是我後來有感而發才故意難一難你,
誰叫你還不懂向我告白.

只是沒想到你竟然會答對,大出我意料之外.
之後你向我表明要當一輩子的知己時,我很恨你.恨你口是心非說出這樣的語句.
難到至此你還不知道我的感覺嗎?

在跨年夜的那天我們上貓空時你說了一句:
感情的路不能隨便亂亂走.這何嘗不也是我真正的意思.

在希爾頓飯店裡慶祝我考上托福的事情時,我才明白你是這樣一個單純又深情的苦孩
子.貼上標籤你能夠明白我對你的感覺.沒想到你竟然把標籤貼在自己的心上面.我才
下定決心要好好的幫你,希望將來我們能有真正的戀情.

當羅小娟的問題解決,我以為我們的感情可以進階.
沒想到美國的他寫信過來,說他愛我,他很想我,他跟他的女朋友已經分手.叫我到美
國去找他跟他在一起.頓時之間我的心有兩種拉扯的引力.我曾暗示你說如果美國那
一位回來找我,你有什麼反應.結果你說,你只想掛電話.

我知道你在吃醋,我的心底也起了愁苦.為何你心量不會大一點呢?我的心頓時紊亂起
來,逝去的戀情就像浮雲過往的塵埃.

我忘不了他,因為他是我的初戀情人.對你就當作知己吧!!這是你自己說的意思.我不
願反駁,因為我是一個冷淡寡情的人,與你通電話早已超過上限多多,我這樣說,你不
會怪我無情吧!!對於傑克我總是恨他有著壞壞男子的性格,卻又憐他.不願他失去身
邊應該有的快樂.昱偉,如果你是我,你會怎麼做...!!昱偉.如果你是我你會怎麼
做.......

此時爸爸也希望我在美國讀書跟他們在一起,不要再住在姑媽家裡.我想來想去,還是
決定回到美國,回到他身邊.
謝謝你昱偉這一陣子有你陪我同行.你是我我這輩子最重視的三個人之一.
我愛你 eilee.
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顏辭鏡花辭樹. 


看完夢蘭的日記,我憤恨難平為什麼妳竟然離開我才向我告白呢?
給了我妳的愛,為何又一刀捅進我的胸膛來.
夜幕沉沉,我的身體裡面沒有星光,閤上日記,沒有希望,像一個瞎子看不見任何光芒,
有人用詩詞砸在我的頭上. 我醒來,馬上上網查詢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顏辭鏡花辭樹.
的意思來. 

只見有個意思這樣形容說道: 太陽總會下山,生命總會終了,意義在於你"活著"的時
候,獲得的回顧是什麼.是無病呻吟時的畏畏縮縮,還是時鐘一分一秒的無聊滴答聲溜
走.這樣的感覺我有點不明.

 我細細思索這兩句話的含意.最是人間留不住.是形容詞用語,朱顏辭鏡花辭樹,這句
話有意思.朱顏辭鏡是表示不願見到自己容貌日益衰老,花辭樹,花的壽命比不上樹,
花形容女子.感嘆紅顏的青春易逝.原來這句話是要我好好珍惜跟她在一起的時光

.等等,思索到這裡,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當初她在希爾頓飯店開玩笑的向我所輓聯
詩句,以及提及她腎不好一事,莫非她出國並不是談戀愛,讀書,而是去治病養傷不讓
我擔心,我突然起了這個想法.趕快看著她日記裡的E-mail.信箱的信址,將自己的疑
情寫去問她關心她,結果她沒有回信,內心真是鬱卒到極點.我的心又盪到谷底只剩回
音.


我這樣的認為或許是自大心理的自我意思作祟.我全心全意的對妳,卻只佔妳心裡三
分之一.我不希望我比不上妳過去的那段戀情.那個舊情人.可知妳是我今生唯一的選
擇呀!!我失去以往的神采,像隻鬥敗的公雞又像隻流浪的野狗.可知!!妳的不應是我
心底瀰天的雨絲.我的臉上沾著雨絲,我的心上飄著雪片,我的眼眶有著即將揮灑而出
的淚水.我的詩,我的情,我的愛,我的愁,我終於明白黎慧蘭那首世上最難忘的回憶是
相思與等待.

夢蘭.我能等妳嗎?我能等妳再次的給我回答的音訊嗎?時間的流沙突然慢了下來,慢
動作的畫面突然快了一拍.就這一拍讓我每天寫信給妳,就這一拍讓我失去以往寫詩
的專注與凝聚的能力.我的心像乾旱的沙漠,我需要妳關懷的愛水來滋潤我枯竭的心
靈.我的相思像一把箭投射美國去可是卻沒命中紅心.我痛恨自己沒有經濟能力買下
邱比特的機票跑到美國去找妳.

夢蘭.夢蘭.妳可知道我心中的吶喊和申吟.可知我在空泛的流裡游的精疲力盡.妳的
港灣,妳的燈塔,妳的陸地究竟在哪裡.夢蘭,我是否能再見到妳.情緒意意無續的冥
投,幾番無語愁悵的悲漠.可是妳冷淡寡情的不應,可是妳對我不理的狠心.我的寂寞
需要個出口,我的相思注定要淚流.我的傷,我的痛.終歸是淚灑無語對問蒼天的空濛.

今年的過年非常苦澀,不是紅包少了,
而是無量山洞的石像被偷山洞被炸平了.我的心像崩潰效應一樣徹底瓦解生存的鬥
志. 這是我第一次的戀情,以後是否會有,我不知道,心門旦關閉又有誰能走的進來.
山洞塌了,石像沒了,僅管用盡心思開鑿墾挖,也難以復原,也難以恢復全貌.我的初
戀,我的夢,竟就這樣悄悄的溜走,傷痛失落整片憂鬱的寂寞深深的圍困著我,時間,我
只能讓時間慢慢走過,讓感情平復這扼殺生命傷口的兇手.不語是情感縈迴的困措.


靜靜的我站在梳妝台前,看著眼神透露遺棄的失望與落寞,昔日的光暈色彩,燦爛的戀
愛情愫亮白,
此刻全暗了下來.好想吶喊心中的潮湧,好想燃放胸中的燄紅,祇是這一切的一切似乎
被理智的刀剪剪平高低起伏的周波,清醒的文字是海平面基準的文字.沒有狂潮,也沒
有激浪,我只能暫時遺忘,遺忘這段吉光片羽所在的故鄉.


這時我冷靜的面對自己,失意的看著鏡中自己愁容的演變.一番深深的癡望,走回到桌
上寫下自己的感覺.

孤獨是什麼我不知道

失去的地平線

空空洞洞的深陷

回憶似輕煙轉浮飄懸

我看見淚出瞳孔滴流著

你的眼.

腦思著燦爛的容顏,心想著不忍的離別,意懸著過往的思念,深思著寂行的等待,獨行
著寂寥的徘徊.數不盡盤聚一堆孤寂的螞蟻在心中鑽動著. 過年後開學時我的心變的
很冷默,連奇安有時候的關心我也當作馬耳東風, 

 「嘿!!man,劉備說,女人如衣服,這件衣服沒了換一件就有啦..」沒想到奇安學起嘻
哈嬉皮的話語安慰我.

 「你不知道,這是我的初戀,她是我的全部!! .」我告訴他自己執著的事實.

「噢,不,兄弟,你錯了,她不是妳的全部,.」指指我的太陽穴說: 

「這才是你的全部.不是有句話說:」

天涯何處無芳草.

地角窮隅有奇花.

我這樣回應著,

「沒錯,就是這個意思. 青春是樹滿林稍的森綠,何必為了一顆樹而放棄整座森
林..」奇安安慰我的話語讓人有著一點窩心.

 「你說的沒錯,可是我.」失意的面容再詞浮現在眼波投映之中.

「你忘了配管學老師說的金銀銅鐵的道理了嗎?」猛然提起一年級上的課程教育.

「我記得呀!!他說... 男人四十歲是金,三十五歲是銀,三十歲是銅,二十五歲是鐵.
所以男人要在最有價值的時候結婚才是最好的..」如數家珍的詳細說出.

「 你可不會把她鎖定成為你結婚的對象吧!! 」奇安想著昱偉不應該太快有成家的
想法.

「你怎麼知道,不就如此嗎?她是我的初戀,我要從一而終.」我認真的告訴他這件事
情.

「拜託,你真是古人思想ㄟ,又不是煤妁之言.一面定終身. 再說你現在要結婚還太
早,你的歲數連老師說的那四種都不是,充其量只不過是pvc塑膠管而已.」奇安說出
管線的材質.

 「那是什麼意思,耐腐蝕,耐生袪?.」頗有微詞的說著. 

「不,是價格低,成本少,唯一功用是導引你潰堤的淚水不讓他泛爛成災. 肖年類!!你
還年輕,戀愛這門功課,有太多事是你必須要學習.」安慰我要我趕快振作精神起來.

(哇!!這是我第一次聽見奇安說閩南語句.看來他真的想轉型當嘻皮.)

 「便是再美滿的戀情也禁不住時間的考驗,兄弟,我勸你還是多提高自己的才學吧!!
愛情這麼功課沒有永恆的天長地久,只有修不完的學分..」我感覺他的話語再次刺痛
了我. 
「現在我只想好好將大學考好,卻始終難以專注全力.」說著因為失去夢蘭的所產生
的無力感.

「這就表示大學對你是羊腸小徑,不如馬上換跑道,跟小源選一樣的科目準備改選化
工類組,那是所有工科裡面最容易上的學系.還有三個月包你考上..」奇安的感覺好
像說有書念就好管他什麼學校.

「如果考不上大學我願意重考不用考什麼化工科...」我堅持一定要念中文系.

「但是你還是得準備萬一沒上,還有個學校可念,順便再報化工類反正只要兩百多分
就有的唸..」奇安還是要我再準備另外一門課業.

雖然不願意,但還是接受奇安的建議後來在報考學校時也多添選了化工類組的考試.

回到家對夢蘭的相思忍不住的轉成一團火,燒一燒著澆出汽油.轟的一聲照亮寂寞的
窗口.我又走到陽台抬頭望著窗外.相思的情愫悶悶的熱燥燥了起來.終於我按奈不住
想找別塵居士給我開示,讓我釐清心中的憂鬱.


來到居士那裡我說明了我跟夢蘭之間的關係,於是居士靜靜的講了一個故事來.
「從前路上有一具屍體,路過的人都感嘆這裡有一具屍體而走過,這時有一位年輕人
看見不忍心就把身上的外套蓋住她不讓她屍體受風吹日曬然後那人就走了.後來又來
一位善心人士不但幫她收屍,還在旁邊幫她挖墳立碑.最後這位女子轉世跟那位美國
男朋友在一起,跟你的相遇只是報答你用外套蓋住她不讓她曝屍荒野的恩情.這樣你
能理解嗎?」居士語重心長的說.




「這故事我懂」理智上雖然能平復心境但難以壓抑的情愫卻總有那麼點憤恨難平.




「謝謝居士我走了.」起身向居士致謝.




「有空常來這裡靜靜心吧,心經背起來了嗎?」居士關心的問著.




「嗯.已經背起來了.」我回答居士著.

「那很好,情緒來時就默念心經讓自己心神專定.」居士告訴我念心經的收心操.回到
家裡,我收攝心念,總算勉強壓抑思念燥火的感覺. 

   
開學的一個月後在國文的課堂上導師突然對我提出嚴重的警告.
「你要是不好好完成學校課業的話在你還沒考上大學就會先被我當掉.」


此刻我突然天旋地轉昏天暗地了起來,老實說我突然嚇了一跳難到我的選擇是錯的
嗎?
為何會有這樣的壓力衝擊來光是應付補習班的課程就感到非常吃力更遑論其他.無形
的壓力籠罩著我不知這場聖仗該不該繼續打下去.此刻我就像一隻迷徒的羔羊在人生
的分歧點上驚慌,失措,恐懼,落寞,徘徊不前,難以行走.誰能指引我到正確的路上,誰
能真正找回到岐路亡羊.


正當我為了學校課業與補習班作業的比例分配而懊惱傷神時,突然班長公佈輔導室發
來的一則消息,就是教育部與佛光山出家眾合辦的如來禪逢,禪三活動.此刻使我聯想
起武俠小說的男主角在走投無路時或墜落斷涯後都會遇到高人或是佛門高僧的指導
而改變自己變成更有成就的人生.也能讓我的心更安定不再想起她.於此點我毅然決
然報名佛學營禪三活動.


奇安說我瘋了發神經病才會去參加什麼禪修課程,那是老人家才要去做的事.這次我
不跟他爭辯默默的去參加如來禪逢的禪三活動.
我們到松山工農門口集合坐上交通車到了明德樂園上方的地方那裡即是這次的主辦
地點如來禪逢主要由佛光山慧門慧明兩位法師主持著.


一下車大家內心覺的清爽來到如此靜謐的地方好像來渡假一樣,




沒想到一開始慧門法師就聲嚴色厲的正色的說:




「我們來這裡禪修三日都要禁語不能說一個字,板凳坐三分之一,龍含珠,鳳點頭.開
始吃中飯.」我沒想到一開始來就是軍式化的教育讓我有些吃不消.




「每吃一口飯要嚼三十下,讓唾液分解食物的甜美,讓美味想起農夫辛勞的感覺.」語
氣平穩的像柔和的鐘.

(哇類.靠....北邊走一點!)竟然這麼多拘束.

吃完飯後大伙躡手躡腳安靜的上了禪堂.只見師父要教我們跨鶴坐,即長跪的意思,沒
想到坐不到十分鐘後大家開始呼疼喊酸起來.我也禁受不住頻頻紐腰擺身想掙脫這種
酸麻痛養的感覺.

只見慧門法師結伽趺座時安然自在然後他開始慢慢將腳伸開放在肩上
又將頭埋入身體裡變成一顆球在禪堂上滾來滾去,
大家為之一愣,只有我愣的最久. 

(沒想到武俠小說所說的竟然是指修行人的世界難怪離我的生活那麼遙遠..)我驚嘆
金庸的武俠小說是真.

身體居然可以像顆球滾來滾去十分驚訝有這樣的事情,非親眼所見不能相信,後來下
山時有聽其他別校的同學說是慧門師父有學過瑜迦術所以才能像顆球一樣.

我們在下午三點時開始進行山禪的繞山運動,一路走著還一路被警告我說話了,差點
害了旁邊的同學一起被罵受罰.




世界文化史的歷史觀讓我思索著佛教是印度來的文化與中國固有儒道思想頗有出入
但是為何會如此悠久根深蒂固而且還更加偉大呢?我不懂!疑惑著.

走累了大家被慧門師父叫到一顆大樹旁,問著我們說:

「八十年後這顆樹可能依舊在這裡,八十年後你們會在哪裡.」
這句話觸動我對生命無常的感慨,對於八十年後的我究竟會在哪裡?我泛起一絲絲的
悲哀.

默下心頭的沉思,靜靜的繼續繞著山走,突然有一斜坡師父叫我們蹲下身用手腳走路,
沒想到這樣用四肢走路竟然如此難行與不舒服.

這時師父又說: 「假如你是動物的話這樣走法你覺的如何?」

(還是當人好,)這是我心裡第一個回應.
走回到禪堂大家準備洗澡吃飯,用完餐後就在看佛祖傳卡通版,看完又開示了一會就
靜靜的回禪房睡.

第二天慧明師父來跟我們開示,跨鶴坐照樣難忍奇養,身體動來動去頗難適應.只見慧
明師父說:

「你們都是學生,儒家的四書若能好好溫讀對你們會非常有益處.」我奇怪為何慧明
師父不叫我們讀佛經來.

晚上時在禪堂的大廳上慧門師父開示,這時講台上有一只麥克風,師父說當他問完問
題時就要

我們一個接一個的上去回應.於是就開始問我們問題第一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

「當你想到人生最快樂令你想笑的事時你會如何表達,」有人就走上去說大笑呀,然
後有人接著說手舞足蹈,還有人說爽拉.聽完大伙你一言我一句的話語最後師父問:

「你為何會笑.」這時大家沉默下來.

不一會師父又說:「如果有件事讓你哭出來而且哭的非常傷心你會怎麼表達,是什麼
事讓你如此難過.」於是師父叫大伙一個一個對著麥克風慢慢說.

大伙們又開始你一言我一語的說,失戀啦,父母離婚, 聯考沒考上.........!!
說完後師父又說了一句話:

「你為何而哭.」真是莫名奇妙.

後來慧門師父又說:

「假如你現在正處在一個熱鬧的鬧市之中,你正走過去走在中央,你有何想法.」

突然間,我的心性空明了起來,一股神思飄渺令我上台吟出一首七言絕句來.我記不得
詩句.只有一股性靈空泛的感受迴響在胸間激盪著.我的思想之流被截斷,在那一個純
然的空泛中打開了一片空白,空白之中,只有當下的覺醒存在.我語默著品嘗這前所未
有的覺醒感覺.是禪!可是禪機.


於是經由這樣表達逆向思考的結果讓大家穫得滿多啟發. 

第三天用完早餐我們整裝準備回學校這個塵囂,臨別前大家都在寫心得感想.

於是我有感而發寫了一首長詩留下來.叫做如來禪逢遊記.




如來禪逢三日遊,初來只為一靜心.

終日忙碌奔波苦,汲汲營營利薰心.

初抵禪逢神氣爽,山幽水淨室光明.

進入逢內語聲禁, 摒氣凝神面容清.

正襟危坐神色正,閉口無語言不發.

誤上賊船錯懊悔,奈何苦難已將至.

午膳用後即打坐,一坐便坐兩小時.

奇痛特癢忍難當,頓時雙腳紅酸腫.

下午茶後戶外遊,十二公里山中禪.

初見風清景色媚,難料置身在台北.

房簷屋舍三兩立,善男信女成對結.

一步復行又一步,臉色不禁神色怒.

本以性靈能提昇,怎料來此受操勞.

復行林間稍小憩,佇立風間聽呼吸.

此時師父道幾句,大地之母為一心.

靜靜凝神省己心,肚量是否容物性.

萬生萬物山中長,美禽醜獸俱並存.

己身應具豁達心,容人好惡如大地.

復行前有一斜坡,趴在地上四肢走.

倘若今生為禽獸,四足行走滋味何.

搖曳行路巔簸慢,慶幸自己能成人.

此時師父尊口開,且讓我們站起來.

今世為人應知福,莫待來世為牲畜.

復行小逕梨花間,山溪潺潺鳥啼雀.

本心應意全無空,萬事萬物心中融.

凝神傾聽間關語,神釋形凝俱化中.

此時師父又言說,一人彷如一粒種.

適遇大地逢春喜,一粒小子福田種.

福田肥沃廣闊大,花開美豔清嬌嫩.

人心即為此福田,人身即是此粒種.

福田須由日績累,人生種籽開花貴.

回到禪逢形疲備,梳洗飯後睡神催.

強忍睡意上禪堂,欣賞卡通愉心暢.

內容皆為佛祖事,修身成道過程知.

夜入中夜燈始息,一日即盡才就寢.

晨上六更即梳洗,再上禪堂上早經.

膳後惠明師父來,弘法說道智慧開.

人生就像一杯水,一杯污穢雜亂水.

今日到此禪逢來,欲贈清泉福慧根.

倘若杯中水未盡,何如賜與杯中淨.

人生難斷貪嗔癡,萬般苦惱由是起.

應有渡化眾人心,先以反身求諸己.

二更時分上禪堂,師父靜坐明台上.

一來先是叫我哭,二來又是叫我笑.

三訴喜怒哀樂事,一位同學不禁道.

為何叫我哭何笑,沒有情緒如何表.

師父再次細言道,諸生且莫心浮燥.

禪功本為參透功,參透一切事原由.

靜身省悟週遭事,一切盡在不言中.

萬事萬物身能納,哭笑何須問緣由.

三日修煉轉眼過,世事人間彷成空.

今以出世精神轉,轉為入世心已安.

適我無非心長存,故我無非心長在.

回去途中我看見慧明師父深遂的眼眸,有著一絲的祝福,祝福著我們都能像菩薩一樣
廣植福田,勤耕善苗.

回到家後心理平靜心中有著幽幽的感受.我感覺走路時腳踩不到地好像只到小腿蕩在
那裡,我的眼睛看的到頭頂上的視野.靈魂好像抽離出身體一些,一股想出家的念頭念
念意懸. 這究竟是什麼感覺,該不會是輕功的現象吧!!我一面思索武俠小說的詞語一
面思索著找不到老師傳授的些微悲哀.


究竟我這輩子要做什麼呢?是否像趕鴨子上架一樣一直勉力讀書上去然後大學畢業.
大學畢業後又能做什麼?當老師嗎?不過是領一個月三.四萬元的薪水罷了.那我打工
就賺的到了,此外我還能作什麼呢?當作家嗎?在台灣作家養的起自己嗎?不知不覺想
起在希爾頓與夢蘭的對話來.

也許我該用一輩子的時間來印證自己在這個時空中成為人類記憶的不朽.但是,這樣
要怎麼做.讀中文系嗎?是否要有高學歷才能創照人類歷史運行的軌跡.如果不行那我
又該如何超越人世所規範的藩籬.此刻我又想起清代八股文取士以及樸學的崛起.我
是否只能當個後現代的樸學作家,寫著生命中悲金悼玉的事情.只是,此刻我能嗎???

自從由禪蓬回來看著黑版上的數字,以及專業科目老師所上的課程心中起了一個感
覺,我拿起筆記本寫了這首詩句.

三月二四春日暖

老師盡心話不煩

豈知徒學非所志

大聯距今九九日

我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樣的知覺效應因為職校的教育雖多卻未能專精.而老師的告誡
讓我不得不審慎面對自己的抉擇點.

想想還是先安步當車處理好周遭事物吧!免得畢不了業.於是我自告奮勇當起導師的
國文小老師,藉此轉變老師之前對我警告的成見與觀念.也幸好補習班的國文課業所
教導的來的深,讓我輕易的駕輕就熟國文小老師的責任. 

僅管外在的感覺像樹動,像風動,而我想出家的念頭卻還深執在心中未動,幽幽懸懸的
過了兩個月,境界消失了.我也順利當起國文小老師來了.

班上同學都說我不一樣,個性好像沉穩起來,就像是由周星馳的譁眾取寵,雅俗共賞的
特質轉變成殷正洋斯文清亮,溫文古意的特色來.

我上台教授柳宗元的始得西山宴遊記,可是看了四本古文觀止的白話文注釋,加上補
習班的講義所融合,感覺就像大學助教一般為同學講授課文內容.講到後面老師點點
頭為我不足的部份做補充.

我發覺此刻老師授課的內容竟是前所未有的用心,不再像以前大致上帶過去的感覺
來.
有些女同學開始來找我問國文內容的問題,剎那間又在班上造成小小的旋風.

學校與補習班上所上課業的矛盾不知不覺中使我想起了她.

夢蘭呢?

已經快兩個月沒連絡,她還好嗎?

上周到紅印茶館發現到居然停止營業,我內心有點微微的失落感,

這麼美的茶館竟然只是曇花一現般.這裡有著我與夢蘭第一次出遊相識記憶的感覺.
難到美好的事物竟然只是吉光片羽般的珍貴卻難以永恆,我無奈,失神.

  回到家裡又是深夜的三更.我看到地上一堆空罐,想當然耳剛才又發生颱風酒災. 
存在這裡一直未能改善的環境,及父母之間相處的感情,讓我想起小時候. 小時候父
親喝著酒,母親拿著掃帚,我們則躲在桌子底下探頭是一樣的道裡.

(吵架是人類最原始的溝通,溝通是冷戰時期最安靜的吵架.) 去死算了吧!!此地只有
酒液和地板相戀回家. 

我只能用拖把塗抹我失意神情拆散地板與酒的戀情. 我開著門進去看媽媽,只見母親
熟睡,想必父親又抓著他的酒興到外頭發揮.這樣也好,只要不傷害媽媽一切就阿彌陀
佛了.

今天又吵了剛才在廁所裡聽到爸爸自以為是的那一套說詞.

「我刺激妳是為了讓你進步,讓你先成佛,以後好回來度我..」我心想.開玩笑,難到
做惡竟祇是為了激發向善的動機,我深深不爽著破壞就是建設的邏輯.後來幾年後父
親醉酒意外溺斃母親前半生的惡夢總算結束.母親這輩子的堅忍讓我想起大勢至菩薩
的腳印,觀世音的心及阿彌陀佛念念念我的語句.

 父親常對我說:只要資產不要超過負債,那這輩子就足夠.說也其怪儘管他花天酒地,
卻還有一絲理智不讓負債超過唯一不動產--房子的價值來. 也許是父親學歷不高,也
沒有社會地位,因此對我這個長子告誡甚多,他諄諄善誘卻每次總在他醉酒的時候,他
愛的教育卻總是在打完媽媽的時候才開懷大笑的說,他民主主義卻從來沒有在他清醒
時開過一次半次的家庭會議. 這時父親回到家一副醉酒的模樣,我發現他最近幾乎天
天喝酒回來. 刷的一聲,紗門又脫軌了,我走上前去將紗門用好,看不下去的說: 

「巴巴,我問你,你愛媽媽某.」閔南語的口音質問著話語. 

「我當然嘛愛她.」煞有其事的說著.

 「哪安類,你為什麼打媽媽.」理直氣柔只因受了禪修的改變與更脫. 

「因為你媽媽無智識,溝說不聽,我愛她甲打她叫伊唔通死腦筋.」一副義正言辭順理
成章的說著. 

「孔子說.說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既欲其生,又欲其死,是惑也.你甘知影這句話
ㄟ意思.」我開始用著基本教材跟父親理論.

 「什麼意思!!」搖擺的沈體微醺的酒臭味朝我襲來, 我忍住,跟他解釋的說.

 「就係講你現在ㄟ代誌,讓人迷惑,疑慮你的心啦. 」我不悅的說著.

 「既然你愛媽媽.擱打她.就是讓人困惑的事情,」國台語雙雜的說著.

「這係我ㄟ代誌你先顧好你自己你甘考ㄟ中大學.」父親還會反問我,表示他只醉七
分還有三分清醒的反應.

 「ㄟ啦!!」不太想跟他多說話,因為以前父親醉酒回家後隔天清醒時我問他昨天我
跟他說過的語,他都說他已忘記.......!!
2003年11月11日 9:40:12 星期二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