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信

 
[轉載]射藝中之禪導讀(九)
#1
BlackJack
轉載自 福智佛教基金會http://www.bwmc.org.tw
已獲得 福智佛教基金會同意轉載


                                   第九講

                                                            八十三年十一月一日
                                                          日常法師開示於鳳山寺

    本書中老師告訴學生的一些話,如果是由普通人的嘴巴講出來,會覺得是個笑話而不
予採信,但是,現在是出自最了不起的日本箭道大師所講的,實在不容懷疑。他說射中紅
心,最了不起的狀態是不要拿弓和箭。要射中紅心,怎麼可以不要弓和箭呢?但是事實是
可以做到的,就像我前次和各位講的故事一樣。昨天所說的故事的主角是甘蠅,他是古代
有名的神射手,對箭道非常善巧,當他看見一隻鳥,拿起弓來,「噓」,「噓」的對準鳥
彈一下,就射中鳥,鳥就跌落到地上來。他射殺鳥做到只用弓不用箭,而本書的大師更上
一層樓,他說到了最後,不但箭不要,乃至於弓也不要,這個狀態就告訴我們心力的特點
。也就是說,先前我們總要借重一樣東西,到後來這樣東西就可以不要了。

    上一次我們提到憨山大師年譜中的一段公案也說明了這個特點。憨山大師抄寫【華嚴
經】,他非常恭敬的抄寫,每寫一筆就念一聲佛號。譬如念一聲: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
就寫這一橫;再念一聲: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就寫那一豎,如此這般至誠、恭敬、認真
的抄寫。到了最後他有辦法一邊抄華嚴經,一邊回答問話。不但回答一個人,而且可回答
很多人的問題。這件事傳開了以後,當時五台山很多人,心想真的有這樣的事情嗎?於是
紛紛去拜訪憨山大師,一群人就這樣東問他一句,西問他一句。結果憨山大師一點都不混
亂,【華嚴經】照樣恭敬的寫,問題仍然有條不紊的回答,只要有人問他就回答,大家要
注意,當時他不但要用手寫,還要用耳朵聽,用嘴巴講喔!

    想想看如果我們全部精神貫注下去,也許一個人來問話,還有辦法應付,假設三個人
同時來問話,我們一定招架不住,何況是七嘴八舌的?所以這都是功夫。如果根據本【射
藝中之禪】,就可以在最後達到這種境界!什麼境界呢?就是說:你不需要用嘴巴講,他
已經聽見了。對我們現在的程度,這些話、這些狀態好像都是故事。實際上,在我們念過
的書當中,已經有告訴我們,例如,【前世今生】這本書,描述被催眠的凱薩琳,在催眠
的時候,她說看到很多大師,那些大師到底是何許人?現在我們不知道,也不必妄加評斷
,不過倒可以根據佛經的理念去解釋,把他看成是菩薩。書中說得很有趣,她說:你心裡
所想的話,想要講出來的時候,大師已經知道了,同樣的;大師所要表達的話,你也已經
知道了。【前世今生】這本書就有這樣的說法。

    【前世今生】一書中,還有一件事情也很有趣。在我們一般人想起來,時間就是時間
;咋天就是昨天、前天就是前天、後天就是後天,我們必須一分、一秒、一小時、一天這
樣去等,等到了時間才會去做,我們要做一件事情,假如這件事情需要三小時做完,我們
是一點都急不來的,可是【前世今生】和【來生】書中,卻告訴我們很有趣的一件事情,
書上說:若我們死的時候,這一生所有的事情,全部出現,出現的時間沒有時序。平常昨
天發生或今天發生的事,一定有它的次序,可是在死的時候,這一生所有的事情,同時出
現。實際上,假如我們了解佛法,而且真實的透過佛法的理論去修證,這種情況不用經過
死亡,平時就應該如此。這些都是佛經告訴我們的理念,只是【前世今生】、【來生】舉
出實例,說明這個事實。這種情況,不用說學了佛,一個凡夫到了臨終的時候就應該有這
種狀況發生,那為什麼我們現在不能出現?如果能這樣的話,時間、空間及其他任何東西
都限制不了我們,可惜,我們現在陷於時空當中,完完全全被他所限,限得死死的。而佛
法的偉大就在開發我們無限的本能。

    我們再看四十五頁第八行:「學生能前進到什麼程度,不關老師的事,他為學生指出
正確的途徑之後,就必須讓他獨自邁進。」我們要走的路,必須先由老師指出來這一條路
的樣子及內涵,再告訴我們走的方法,然後,自己要獨自去走。例如箭道大師告訴德國人
應該怎麼射?怎麼拉?這些技巧都必須由老師先指出來。然後,自己要去做,別人是沒辦
法取代的。為什麼別人沒辦法取代呢?以世間來說,父母可以取代我去賺錢,而由我來用
;其實,如果我們仔細去想的話,父母代我們賺錢,也只能做到一部份,另一部份父母是
完全無法取代的。請問我們用錢來做什麼呢?是不是用來吃、喝、玩?那麼吃、喝、玩,
父母能不能取代呢?大家想想看,飯菜放在那裡,是不是要我們自己把它吃下去,否則由
父母代吃,我們會飽嗎?

    我們所要了解的東西,別人是無法取代的,尤其是內在的情緒,內在的去感受某件事
情,別人是絕對無法取代的,因為這完全是自己內心上的造作。因此學習某樣東西,別人
學的是別人的,只有自己去學才是自己的,如果自己把今天的時間浪費掉了,那就虛度光
陰,如果自己肯努力去學,那就紮實的學到了,這一點都不虛誑。看清楚這個特點,自己
肯精進努力,所獲得的結果是堅穩的。這個結果別人沒辦法給我們,反過來,我們學會了
,別人也搶不走。不像我們賺的錢,小偷可以偷走,強盜可以搶去。我們自己親自去學會
的東西,不怕小偷偷竊,不怕強盜搶劫,因為他們偷不走、搶不去。即使小偷強盜把我們
弄死了,我們的這一期生命結束了,但是我們學來的東西是打不死的。

    所以,老師為學生指出正確的途徑之後,學生就必須獨自邁進。那麼在學生獨自前進
的時候,老師還能夠幫他什麼呢?書上說得很有意思,老師只能再幫學生一個忙:「使他
能忍受孤獨之苦」。「孤獨」是一件很難受的事,因此在那段時間,極需要老師的幫忙。
為什麼會孤獨呢?因為學習這件事既是個心路歷程,就必須一個人親自去走;因為別人既
然完全取代不了我們,就必須棄捨所有外在的東西,此時在內心當中,會感覺到沒有一點
點可以依憑的地方,那時候就得靠老師了。所以老師對學生有絕對的價值,之前,學生未
上路的時候,引導著學生如何走上這一條路;之後,學生走上去的時候,輔助著學生如何
忍受苦難。所以,沒有老師的引導,絕不可能;沒以老師的輔助,也絕不可能,兩者當中
,任缺一樣,學生都學不成。因此在學佛當中,一開始就告訴我們,「萬善根本從師出」
,我們要學的、要做的一切善樂的根本都在老師。實際上,老師對學生,到後面還有一個
更重要的理由,就是末了時,師生合一,老師和學生根本分不開了。這是什麼意思呢?怎
麼個合一法呢?可以用佛經上的一句話來說,那就是「佛佛道同」,沒有一個佛例外的,
完全一模一樣。

    我們在這裡看見一個很有趣的事實,弟子要放掉他自己,箭不用他自己來射。那是誰
來射呢?無以名之,簡單來說,這個叫做佛。那個東西是那來的呢?就是老師傳授給學生
的,學生把老師的精神全盤接受後,學生就跟老師一樣了,所以在那個時候,師生就合一
了。我們看四十五頁倒數第五行:「他要幫他,捨離他自己,捨離他的大師。」為什麼要
捨離這些呢?因為真正走到他所謂的最高境界,那就是佛。這個「佛」,既不是我,也不
是你,到那個時候可以幫助我們拿掉所有的障礙;也就是我們學習達到最究竟的時候,本
能發揮到最圓滿的時候。

    繼續看四十五頁最後一段;「不論學生的路將它導向何處,他也許不會再見到他老師
,可是絕忘不了他。」為什麼忘不了老師呢?學生憑什麼能忍受孤獨之苦呢?這些都是值
得思考的問題。反過來,我們現在的狀況是,除了「自己」以外,周圍的事情,都忘得乾
乾淨淨,對老師記都記不住,不要說忘不掉了,而書上的敘述卻恰恰相反,學生到後來「
自己」沒有了,但是對「老師」卻絕對忘不了。為什麼絕忘不了老師?因為感謝老師呀!
就如倒數第三行所說的:「他對老師感恩之深,不亞於他初入學時不分皂白的尊敬。」就
如平常我們說的「觀功念恩」一樣。如果「功」看見了,「恩」自然念得起來,否則,看
不見功勞,看不到他對你的功德,想要念他的恩是念不起來的。我們能否真正的受用完全
靠這一點。

    繼續翻過來看四十六頁;到那個時候,作者的表現怎麼樣呢?他說:「表現射藝大道
的儀軌,我一天比一天熟練了,做起來毫不費力。」不可思議的能力就這樣出現了,下面
有一句話更有意思,作者說:「說得更確實一點,整個的過程我似乎都在夢中完成。」這
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境界?我也說不上來,不過假定你們真正自己去走的話,一定可以體
會得到。研讀本書之前,我們已經讀了憨山大師的年譜,年譜中提到最後,大徹大悟的時
候,憨山大師說:「出來觀世間,有如夢中事。」這就是說,回過來看看以前的種種,好
像在做夢一樣。平常我們只有晚上才做夢,憨山大師卻說,回過頭去看他以前的生活,就
像在夢中一樣,為什麼呢?因為開悟時,他的夢醒了。每個人只要肯努力的走下去,總有
夢醒的一天,那時回過頭去看看以前,當時覺得千真萬確的事情,現在卻發現是做夢。不
過,平常人的狀況是不停地做夢,夢、夢……由一個夢進人另一個夢,一個比一個深,永
遠沒有清醒的時候!所以,我們要趕緊努力,照著佛告訴我們的方法去做,使這些夢慢慢
的淺化、淡化,直至完全覺醒,這才是學佛的目的。

    作者亳不費力的表現射藝大道的儀軌之後,他說了一句令人深思的話,他說:「截至
此刻為止,大師的預言,都被證實了。」妙就妙在這裡,以前以為不可能、無法接受的概
念;認為不可理喻,無法相信的事情,現在都因為事實擺在眼前,而不容他懷疑了。可見
只要照著老師的方法走下去,原本不可能的事情都可以一一實現。這一點告訴我們,一定
要實際行持,如果自己不努力去行持,這套理論就不能兌現;不能兌現,我們的信心就不
會增強;信心不增強,這條路就走不上去。這是學佛法主要的原則之一。

    但是,即使已到了這個時候,作者還是會遭遇到困難,他說:「可是在箭應當自行射
出的瞬間來臨之前,我的注意力仍難免弛減。」這是作者很麻煩的地方,他要等待,讓這
一支箭自己放,不要他去放。為什麼他不能等呢?因為太痛了,難怪他說:「在弓拉得最
滿的時候等候著,不但極為疲勞,易使拉力鬆弛,而且痛苦。」我們試著去拿一個非常重
的東西,拿久了,是不是手會痛呢?一定很痛的!更何況作者是拉很強的弓,而且還拉得
滿滿的等候在那裡呢!這是我們人人都有的經驗,如果不痛那是什麼情況呢?就是不去拿
,拿了自然會痛。但是,老師卻有一個辦法使作者即使拉了弓也不會痛,我們看這一頁的
第三段:「你會覺得痛,因為你沒有真正的放掉自己。」這句話就點出了方法。現在我們
真正去修學佛法,怎麼學呢?學放掉自己!如果把自己放掉了,這個痛的感覺就會失掉了
,不但痛的感覺會失掉了,而且,連力也不要用,甚至於可以做到最圓滿、最究竟的地步
。

    這樣的道理,作者在書中有所說明,我們看四十六頁最後一行:「雖然我想盡辦法─
─也許是沒有想盡辦法──我不能等待箭『掉』出去。和以前一樣,我不得不故意將箭放
出去,捨此實無他法。」夾注號那句話的解釋很有意思,作者說:「也許是沒有想盡辦法
」其實就是說明:對作者來說,真的已想盡辦法。但是他還是不能等待箭自己掉出去,他
還是和以前一樣,除了故意將箭放出去以外,他簡直沒有辦法。這樣的無計可施,使作者
灰心極了,所以下面他說:「這樣屢次失敗而不能改過,使我非常沮喪,因為我已受了三
年的教誨。」在日本學射藝,整整花了三年,居然還是失敗,使作者不禁沮喪的自問:是
否應該這樣浪費時間?甚至於懷疑自己來學這門工夫要做什麼?學會了拿它做什麼?

    就在學生萬般無奈時,老師也想盡辦法,我們看四十七頁第二段:「大師一定察覺到
我心中的念頭。後來,小盯屋先生告訴我,他曾想看一本日文的哲學概論,以期用我所熟
悉的學問來給我啟迪。但最後他還是板起臉把書擱下來,他說他現在明白:對這東西有興
趣的人,自然要覺得射藝是難學萬分了。」這一段話,很有意思,我們可看見兩個重點,
第一,老師也在想盡辦法幫助學生。老師擔心用他自己的語言來告訴學生,學生不一定能
夠聽懂,因此就想用學生熟悉的語詞來告訴他,以期學生能夠聽懂。因為學生是學哲學的
,為了幫助他,特地去看哲學概論的書,看完了以後,老師怎麼做呢?作者說老師板起臉
把書擱下來了。這句話真有意思,把書放下來就好了,為什麼還要板起面孔再把書放下來
呢?我們可以想像,當我們正要認真去找一個答案,而去看一本書時,卻發現這本書毫無
價值,會不會就說:唉!這書毫無價值,而把它擱在一邊?這位老師是東方人,是日本人
,所以依我的理解,他所以板起面孔放下書的原因,因為西方人是事事專重推理,到底要
不要推理?要!可是有很多東西不是推理能夠推得出來的。你們說說看,哪些東西不是推
理能推得出來的?其實如果我們仔細去看,日常生活當中很多東西是不需要推理的,譬如
,這樣東西好吃不好吃,回答好吃,是經過推理還是吃了以後覺得好吃呢?又如問你住在
這裡舒不舒服?這種「好吃」、「舒服」的感覺有沒有經過推理呢?根本沒有推理啊!這
個實際上直覺性的東西,推什麼理呢?甚至於我們常說,每個人都覺得有個「我」,那個
我是推理的還是直覺的?根本不用推理自己就覺得有這個我存在。所以世界上太多的東西
不要推理,但很多人偏偏要去推理、去理解,那不是風馬牛不相干嗎?

    練習寫字,請問是推理出來的,還是實際練出來的?這根本沒有理好推,只要肯不斷
的練,練到後來,熟能生巧,自己也說不出所以然,自然寫出一手好字了,這是學習任何
事情很重要的一個原則。談到這裡,我講一個真實的事,這件事發生在我們佛寺裡,故事
的主角和我們大家一起學佛,我就告訴他:「學佛,就要實際去做,不要光談理論。」但
是他沒有去做,他總有他的理由,而且有很多理由,最糟糕的當然是偷懶,可是他找藉口
就是不願意去做,而且還問我:「師父啊!要懂得了道理,我才去做,不懂道理,我覺得
不能做。」不管我怎麼告訴他:你要去做。他就是聽不進去,心裡就是這個概念老梗在那
兒,當然有時候他也做,那是因為在佛寺裡有師長盯著不做不行,可是心裡面有自己的概
念,因此不肯好好的做。所以別人一個個上去了,他始終走不上去,大家也想盡辦法幫助
他,卻一直沒有效果。所幸,他有個特長,他的字寫得很好,正好那時候同學要練習寫字
,就請他帶著我們練習寫字,他告訴大家寫字要好好的練,這一下,可讓我找到機會,我
就說:「不要練,你先告訴我們怎麼寫,等到我們學會了,一寫就寫出像王羲之那樣的字
。」你們知道他怎麼回答嗎?他說:「不行,一定要去練。」我一聽,不再作答,而且笑
了起來,過了一會兒,他也察覺到了,我一看時機到了就告訴他:「你教別人寫字,不是
也堅持這個原則?」他回答:「不練,不可能寫得好,必須自己去練,才可以寫出一手好
字。」我趁機告訴他:「寫字,這麼簡單的事,尚且要去練,現在要學佛,你居然要別人
把道理告訴你,然後等到你完全了解後,一聽、一學就可以馬上成了佛,有這樣的事情嗎
?」經過了那件事以後,他才慢慢的肯實際去做,可惜,因為過去內心當中積累的錯誤太
多太久,所以,雖然跟上來了,卻跟個最後,別人老早就跨過了,他還老遠老遠的落在最
後,我說這個故事的用意你們懂不懂呢?所以,西方人這種錯誤的概念,我們一定要拿掉
啊!

    為什麼我介紹你們看【新世紀的飲食】,就是要你們透過這一本書,把我們以前錯誤
的概念拿掉。諸位都有宿生的善根,跨進佛門,但還是一樣會犯很多錯誤,例如說:我要
修行,我要成佛,所以現在出了家,要趕快去住個茅棚修行。如果問你:怎麼修行?不知
道怎麼修,卻要急著成佛,都是這種死症卡在這地方。所以,在我們正學之前,都要努力
,從別人實際走過來的經驗當中,努力把自己學佛的障礙拿掉。我們錯誤的概念,以及由
於這個錯誤概念,所留下來的自己的惡習氣,拿不掉的話,不可能學得好;這些東西拿掉
了以後,再努力就有希望,這就是「淨罪」。另外的一個問題,就是積聚資糧。大家總覺
得,我要學最好的,請問:你的資糧呢?如果資糧沒有的話,根本走不上去,走到那個圈
子都沒有用,學過了,還是一樣。

    學生自己想盡辦法,還是失敗,老師也想辦法要幫助學生,卻發現原來他會失敗的原
因,就是這種西方人的錯誤觀念。四十七頁最後一段提到,有一次作者到海邊渡假,那個
時候他腦筋當中只想著一樣東西,什麼東西呢?就是「射箭」。所以,他儘管是去渡假,
可不像一般旅遊的人,帶著照相機、帶著吃喝玩樂的東西,他所攜帶的行李中,最重要的
部分便是弓箭。因此,到了海邊,他還是一天又一天集中心力於放箭,這已成為他腦筋中
的死結,結果出現了一個現象了,我們看倒數第二行:「我越來越不記得老師的警告:『
我們除了全心練習去掉我執之外,什麼都不要練。」』雖然努力的練,但是老師告訴他的
話他忘記了,老師告訴他只要練,不要去管其他,可是,他除了練以外還是要想、還是要
去找道理,這是他的致命傷。更確切地說,將來我們要去學一樣東西,想要走上去話,老
師的警告是絕端重要的,也就是說,老師告訴我們要這樣,我們非死死的這樣聽不可。當
然要有個前提,就是這個老師要具足條件!因為【廣論】上面告訴我們,如果沒有找對老
師而去聽從他的話,就會出差錯。所以必須要找到具足條件的好老師,然後一心一意全部
聽從他,至於,好老師的條件,【廣論】上面說得非常清楚。最重要的,老師絕對不是為
他個人的利害,如果為了他個人的利害,這種老師絕不要跟從他。大家看看,本書一直告
訴我們要放掉「我」,因為所有的問題都是從「我」身上出來的,把「我」完全拿掉的老
師才能夠完全信任。這是很特別的條件。

    佛經上告訴我們,皈依三寶正皈依的是法,所以,學習任何東西就要照著老師告訴我
們的那個「法」去做,可惜作者集中心力放箭時又忘記老師的警告。我們看這一頁最後一
行:「我自己思索各種失敗的可能原因,得到一個結論:老師認為其過在不夠無機心,不
夠忘我。決不是的,實在是因為我右手的手指把大拇指抓得太緊了。」他自己下的結論正
好與老師相反,老師告訴他,你失敗的原因是不夠忘我,無機心還沒達到,但是學生可不
以為然。這是他的致命傷,這一段所顯示出來的最重要的內涵是學生對老師的淨信心不夠
,所以才會用他自己的方法。因信心不純淨而動搖了,一動搖就失敗了。後來他用自己的
想法去射,覺得射得非常好,因此洋洋得意,沾沾自喜。

    結束假期,他離開海邊回到老師身邊,再度開始上課時,老師叫他射箭,他射出了第
一支箭,依他自己看來是一次輝煌的成功。射完以後老師很懷疑,猶豫了一下告訴他:請
再來一次,於是他又射了一箭,這第二支箭射得比第一支箭更好。這下老師怎麼辦呢?老
師站了起來,一句話也不說地把他的弓箭取過來,坐在一個墊子上,而且以背對著他,作
者已明白那是什麼意思了,老師的意思就是:「你走吧!你不必跟我學射箭了。」此時,
作者大為驚訝。這段你們都已看過,有沒有想想看為什麼老師不肯教呢?下一段說,在第
二天時,小町屋先生就告訴作者,老師不肯繼續教他了,因為老師覺得作者騙了他。一開
始老師就告訴這個學生,要學射箭必須具備的條件是什麼?換句話說,老師有把握能夠把
學生教到什麼樣的程度,但是學生必須要遵守這個絕對需要具備的條件。實際上就是要學
生對老師具有信心。我們學佛,目前這一段,為什麼要集資淨罪,就是要在學習的過程當
中,鍛鍊我們的意志,鍛鍊我們的認識,使我們的淨信心不斷增強,一直到堅固不移。大
乘菩薩五十二階,分為信、住、行、迴向、地五級,第一級就是「信」,什麼叫信?就是
淨信心,到了有淨信心的時候,在任何情況之下,老師講的總歸是對的,所以,昨天說的
比喻,老師叫你們看這個東西是什麼顏色呢?有的看成是藍的,有人看成是黑的,如果老
師說:「白的」,心裡面真的是有「淨信心」的人會說:「唉呀!這明明是白的,怎麼我
看成黑的呢?我總有什麼障礙啊!」

    現在因為作者的淨信不夠,所以老師覺得作者騙了他而不肯繼續教他,作者加以解釋
並且請求,老師終於答應了,但有一個條件,就是作者必須鄭重承諾,永遠不再違犯「大
道」的精神。老師答應繼續授課以後,就告訴他要好好努力,耐心的等待結果,不要再去
想、再不停的自問了。學生聽了以後,怎麼想呢?我們看五十頁第二行:「我和大師說,
我已來了四年了,我在日本停留的時間是有限的。」老師怎麼回答呢?老師說:「到目的
地的途徑是不可丈量的!星期啦!月啦!年啦!有什麼要緊?」老師雖然這麼說,學生還
是很耽心的問:「可是如果我半途而廢呢?」老師又回答他:「一旦你成為真正的無我時
,任何時刻你都可以終止你的訓練,不停的訓練,不停的練習這個。」

    這段師生的對答太有意思了!作者自己覺得,我已經來日本四年了,花那麼久的時間
學射箭。這是世間人的概念,可是,老師怎麼說呢?老師則明白指出要達到這個目的地的
途徑是不可丈量的,換句話說,不要用世間的概念去丈量、去衡準;什麼幾天、幾星期、
幾月、幾年,這有什麼要緊呢?這一點就是我們學佛的人真正應該要有的認識。我們一開
始就要認識清楚,這一條路是沒退路的。世間上確實有很多選擇,我不學醫可以學農,不
學農可以學工,不學工可以學文…,不進大學,高中畢業也可以,不進高中,國中畢業也
可以…,可是,學佛就不是這樣想了,真正瞭解佛法的特徵以後,會發現除了學佛以外,
沒有第二條路可走。因為世間所有的都是大騙局,最後都是虛偽的、痛苦的結果,想要真
正解決一切問題,唯有一條路──學佛。

    既然一定要這樣,那這個目標只能成功不能失敗,至於到達成功的時間根本不要管它
。為什麼不要去管呢?因為只要照著去學一定會有結果的。為什麼學不上去呢?因為資糧
不夠。既然是資糧不夠,唯一的方法只有去克服障礙,再進一步掃除障礙!更進一步積聚
資糧!所以這之中的問題,是要不走冤枉路的去淨除我們的罪障,不走冤枉路的去積聚我
們的資糧,這個才是最重要的,並不是說:幾年幾月……花多少時間的問題。這幾個重點
,我們都應該把握得住。

    老師告訴學生,不要去管時間,學生又耽心地問:「假設我半途而廢呢?」對這個問
題,老師沒有直接回答。到底會不會半途而廢呢?在這裡我以孔老夫子曾經說過的話來解
釋這個問題,孔老夫子說:「仁遠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如果我要去求,沒有人能
夠阻擋得住我;如果我不要去求,而且還覺得自己不行,那是自己限制自己。還沒往前走
,心裡就已經覺得自己不行,怎麼可能向前跨呢?根本提不起勁去走一步的。練習任何東
西,現在全心全意去練習,將來一定會有學會的一天!假如在還沒學習之前,自己在心裡
想:這個事情這麼麻煩,我怎麼會做?怎麼叫我做呢?這樣一來,根本不會用全部精神去
學!即使去學,也會因為心裡常想:這件事情,怎麼這麼繁雜?不耐繁雜,敷衍了事,學
得成功嗎?所以自己願意去走,孔夫子說:「我欲仁,斯仁至矣。」我要,一定有!自己
不願意去走,就是自己把自己限死了!如此,即使別人要救你,也沒有辦法,整個的佛法
都是這樣。這個道理、本書中的老師並沒直接告訴學生,只是不管學生問什麼問題,老師
都不多講,而要他多練習,並且還告訴學生,真正到了成功的時候,也就是無我的時侯,
自然而然任何時候都可以停止練習。老師既然這麼說,學生也莫可奈何,只好繼續學,所
以書上寫著:「於是我們又從頭開始,就像以往所學的已統歸無用一樣。」前面的都白學
了。如此這般的繼續練習。有一天,作者又問大師:「如果我不放箭,如何能射出去?」
大師回答:「它自己放。」就是這句話,始終是作者無法理解的。對於日本人來說是無庸
置疑的,因為日本人帶來很好的教育,他們不像西方人,樣樣要講道理,老師告訴日本學
生怎樣,他們就無條件的跟著老師走。

    老師告訴他箭會自己放以後,作者又說:「這我已經聽你說過很多次了,現在讓我換
個方式問,我怎麼能忘我的等待那一射的來臨,如果『我』不在場?」老師回答:「它會
在最高張力點等待。」學生又問:「這個『它』是誰?是什麼?」這些問話說明了這個學
生始終要從理論方面去找答案,這是他的死結。實際上,我們剛才說過,很多事情不是用
理論的,驗證的東西不是個理論的東西。學生一再希望以推理的方式找到答案,五十一頁
第二行那一段是老師很有趣的回答:「一旦你明白了這個,你就不再需要我了。如果我不
讓你自己去體驗它,而給你一根線索的話,我便是最壞的老師而只配被開革。所以,不要
再談論它,還是繼續練習吧!」老師很明白的告訴他,不會告訴他道理,如果告訴他不配
當老師。老師之所以為真正的老師,他指引給學生這條路,叫學生自己去走;在學生走的
過程當中,老師會幫忙讓學生能夠忍受寂寞,而且老師會想盡辦法,把學生圈在裡頭繼續
學習。注意啊!將來我們一路走上去,老師始終就像本書所說的這個樣子,他會一再告訴
我們:不可以這樣、不可以那樣,我們想要走的,老師就叫我們不行這樣;我們不想要走
的,老師就叫我們非去走不可。那時我們還非照著這樣走不可,最後走出結果時,我們會
發現真正最超越世間的就是我們走的這條路。因此老師在最後一句話還是這樣說:「不要
再討論它,還是繼續練習吧!」老師一句,只有練習,這個辦法才會有結果。

    繼續練習了一段時間後,作者在五十一頁第五行說:「好幾個星期過去了,我一點進
步也沒有,同時我卻發現這毫不令我煩心。」這句話很有意思喔!「雖然一點進步都沒有
」,但是他卻「不煩心」,你們知道嗎?到現在這個地步,作者已經進步了,而且大大的
進步了!但是他自己感覺不到。是什麼原因呢?在後面會更清楚地告訴我們。平時我們的
心都會被周圍很多的東西干擾:要求成功、害怕失敗;要這個、要那個……,一大堆東酉
塞在我們腦中,使我們一天到晚忙這些東西。現在這些東西對作者的干擾已經慢慢消失掉
了,實際上這就是他內心當中的寧靜。前面不是說過嗎?必須要內心當中有一個著力點,
而且那個內心的著力點越來越強時,外面的東西不會令他煩心了,這是作者最好最大的進
步,雖然他自己完全不知道,但是老師可看得一清二楚。

    繼績看下面:「我對這碼子事兒已厭倦了嗎?我能否學到這門藝術?我是否已經體驗
老師所謂的『它』是什麼?我是否能找到通到禪的途徑──這一切忽然都變得如此遙遠,
如此無所謂,對我已不再產生困擾。」妙極了,這是作者很大很大的進步,那個時候,外
面所有事物對他的困擾都減輕了,他可以全副精神貫注在這地方練習,他越來越專注、越
來越專注,他要學這件事情最重要的──貫注的精神,他有了!這時候,他很想告訴老師
,他說:「好幾次我決定要將這情景告訴大師,但是一站到他前面,我就沒了勇氣!」為
什麼他沒有勇氣呢?他說:我深信我提出來任何問題,得到的就是個單調的答案:「不要
問,練習吧!」因此我就不再問。

    接下有一句話很重要,作者說:「要不是大師將我緊緊地握在他掌心中,我恐怕也不
再練了。」大師緊緊地把學生掌握住固然重要,但是另外一方面,如果這個學生對老師沒
有淨信心,他願意不願意被掌握呢?所以能否被掌握住,這是關係到兩方面的。【廣論】
上面告訴我們,自己要有非常強盛的依師的心,然後還要有跟這個依師的心相應的好老師
,這兩樣東西一相應就會有成就。所以佛法上面告訴我們:「離師無法,離法無成」。離
開了老師,便得不到真正重要的訣竅;沒有這個訣竅,根本沒有辦法有所成就。所以自己
怎樣做好一個學生,是非常重要的。

    作者了解如果老師不緊緊地掌握,他根本不會再練習,所以除了不再問以外,他就一
天又一天的打發日子,盡力做好他的職務,到最後也不再抱怨白費了幾年的努力。妙了!
就這樣練習下去後,成果出現了。我們看五十一頁最後一段:「然後,有一天,射出一箭
之後,老師深深的鞠了一躬,把課停了。他叫道:剛才『它」射了!」學生聽了以後,第
一個反應是目瞪口呆,自己也不知道在做些什麼?等到他了解老師的意思的時候,真的好
高興,忍不住大聲呼喊出來,可是大聲喊叫也不行,老師就在他大叫的那個時候,對他嚴
厲的說:「我所說的並不是讚美之詞,只是一句平鋪直敘的話,不應使你如此感動。我也
不是對你鞠躬,因為那一射與你完全無關。」這件事很有趣、很動人。我們看起來或許是
笑話,但是其中有多少心血,進一步說,其中有多少高的成就。經過了四年,到後來作者
什麼都不關心了,好像這些東西對他都很遙遠;實際上是他的心越來越專注,除了這個東
西以外再也沒有別的東西了,他也不敢問老師,因為曉得老師會告訴他,不要多囉嗦啊,
練習呀!所以他全副精神貫注在這堙A然後終於有了成果。可見專心是何等重要!

    提到專注的重要,順便講一個故事,中國古代有一個很有名的琴手,名叫伯牙,是春
秋時人,他跟鍾子期兩人是好友,留下了「鍾子期死,伯牙不復操琴」的佳話。伯牙的琴
道在那個時候可稱為天下第一妙手。當初學琴時,他的老師是一個非常高明的人、把技巧
部份通通傳授給他,可是告訴伯牙:「你的心不夠專注,這樣是不行的,所以,我帶你去
找我的老師,我的老師會教你。」因為老師的老師住在東海的蓬萊,所以師徒兩人就一起
坐船到蓬萊,到了那裡,老師告訴伯牙說:「你暫時在這裡,我先去叩見我的老師,向他
報告這件事後,然後再回來帶你去見老師。」伯牙回答:「好」。於是伯牙就留在船上,
古代的船是一種木頭船,木頭船上都有艘小艇,伯牙看見一處水淺的地方,他就用那小船
撐到裡頭去,等在那兒。忽然起了一陣大風,剎時,天地變色,海水沸騰,這個現象是非
常奇妙的,伯牙從來沒遇見過,自然很快的吸引住他的情緒。於是本能地拿起琴,把當時
大地的瞬息萬變,以及自己內心所體會的,透過琴聲表達了出來。當他正彈的聚精會神時
,老師回來了,拍拍他的肩膀說:「這下你對了。」意思是告訴伯牙要像現在那樣專注練
琴,因為要專注才能領略到最深奧的東西,從此以後,不能專注的這個難關就克服了。

    孔老夫子說:「興於詩,立於禮,成於樂。」樂,的確需要天分很高的人才可以體會
到神韻精髓,所以可以用律理來控制整個局面,就像春秋很多了不起的大樂師一樣。有一
個叫師曠的樂師,他一彈琴的話可以使天地變色,另外一位樂師他學的情況更是特殊,學
音階學了三個月,都學不會,老師就說:「你真笨,怎麼連這些東西都學不會?」學生回
答:「老師,我不是學這個,我只學為什麼要這樣按、這個音符表示什麼?」老師一聽就
說:「噢!如果你是這樣,你倒是個天分很高的人,你深有見地。」後來,他又學了三個
月,還是不會,但老師很有耐性的教他,結果一學學了三年,最後,他終於學會了。他跑
去告訴老師他學會了,那時老師也不要他用講的,只是拿一把琴讓他去彈,結果他一彈,
你們知道出現什麼狀況嗎?譬如說現在是秋天樹木枯萎了,接下去會隨著冬天的時序而光
禿禿。可是,經他把琴一彈,已經快枯的樹木馬上變成欣欣向榮,根據他彈的律理,使得
時序跟著他倒轉,反過來也可以把它順轉。他這邊彈,外面的景色就跟著轉,假定說前面
有一盆花,本來是乾枯的樣子,經他一彈,喔!芽就冒出來了,然後,花就開出來了!再
繼續彈下去的話,按照春夏秋冬的時序,這朵花慢慢的發芽,慢慢的開花,慢慢的枯萎,
慢慢的凋謝,不但可以順的,還可以逆的。最後老師告訴他:「啊!真是青出於藍。」

    這就是樂的精華。古代很多大樂師都有這種本事。他們就是自己沉浸在樂的領域媬
自去體會造就出來的。由這個故事我想到伯牙的老師,他叫陳連,帶他到蓬萊山找老師,
那個祖師不親自教他,而是透過天地變色這樣的東西來教他,因為這個有很強大的攝受力
,再加上伯牙自己的天分,當全部貫注進去之後,就能使他成為那個時代的第一高手。實
際上,這些東西古代都有,可惜現在的人因為心緣在外頭,使這東西越來越粗,同時也慢
慢失去了,不但失去了,而且還否定了它!這是我們人類最可惜的損失。今天談這一個故
事,希望我們能夠透過佛法認識五明大事,把佛法學好了,其他的一樣一樣的恢復起來,
那才是最了不起的結果。
Thu Jul 3 12:38:50 2003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