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信

 
[轉載]射藝中之禪導讀(八)
#1
BlackJack
轉載自 福智佛教基金會http://www.bwmc.org.tw
已獲得 福智佛教基金會同意轉載


                                   第八講

                                                          八十三年十月三十一日
                                                          日常法師開示於鳳山寺

    現在不按照本書的頁數,一段一段的和大家討論,而是先指出幾個重要的大綱,再說
明它所要顯示的內涵。

    從三十八頁一直到三十九頁,書中告訴我們,學射藝是進入大道的一個方法。但是射
藝要學到什麼狀態呢?它所要達到的那個狀態叫做「無機心」。「無機心」不是癡癡呆呆
的狀態;有時候我們坐在這裡,糊里糊塗的像睡覺一樣,這個不是「無機心」。它是我們
內心當中的執著,澈底淨化的狀態,那個時候宇宙間的所有東西,我們都可以看得清清楚
楚,它有這種不可思議的力量(本書所提出的,還僅是侷限於射藝的這一部份)。

    作者的故事你們仔細看完了以後才會了解,只有在「無機心」的狀態當中,才能夠做
到別人絕對做不到的事情。換句話說要是想把一件事情做好,一定得在「無機心」的狀態
當中做好。不過,有一個現象是我們要特別小心的,那就是證入「無機心」的狀態時,思
惟和練習的能力都會消失,怎麼辦呢?惟一的辦法是事前做好準備,所以三十八頁上面告
訴我們,在還沒有進入「無機心」之前,可以學到的技術部份,必須練習到十分純熟的地
步。

    禪宗所說的「開悟」,也就是佛法所說的證入空性,其特徵即本書所說的「無機心」
。不過性質雖然相同,「開悟」的內涵遠超過本書所說的「無機心」甚遠。二者深淺有別
,但都有個共同的情形,那就是假如先進入「無機心」的狀態,學這件東西不但學不好,
而且也不會、不想去學。所以本書才會提醒我們,在還沒有進入「無機心」之前,關於這
個學問的技巧部份要先練得非常純熟。所以作者必定要先把「射箭」的技巧射得非常純熟
,就如寫字要寫得非常熟練一樣。做任何一件事情無一例外,愈練愈熟,愈熟愈巧,所以
有一句話說「熟能生巧」。譬如騎腳踏車,剛開始練的時候,坐上去、跌下來;坐上去、
跌下來…練到最後,技巧純熟了以後,一跨上去,兩腳一踩輪子,車子就自然往前滑動,
不用刻意去想要轉彎、想要煞車,到時候自然就轉彎了、就煞車了,不用動腦筋去想,只
要坐上去,自然就不會跌下來,這個狀態也可以說是一種「無機心」。因此必需先把那技
巧學會了以後,就會自然而然用「心」來駕馭。不過這個「心」還存在著執著,所以這本
書就告訴我們,必需把屬於技巧的那部份練得非常純熟,練到什麼狀況呢?好像自動自發
的樣子,實際上還是由「心」來控制,進一步再把那個「心」進入到「無機心」的狀態,
到了那種狀態,所要學的那樣東西──現在作者所要學的是射箭,就可以達到別人絕對做
不到的地步。

    學習任何一個「大道」都一樣,得先把它的技術部份學得十分純熟,例如日本人學「
武士道」,第一步得先把劍的技術部份練熟;學「花道」,第一步得把插花的技巧學好;
學「書道」,第一步得先把練字的技術練好……既然無一例外,那麼,請問,我們現在所
學的「佛道」,在正式進入「無機心」之前,應該學些什麼呢?是不是也應該有所準備呢
?準備些什麼呢?言簡意賅的說就是六度萬行!一定不能等到證了空性以後,再去行六度
萬行。【法華經】上面就告訴我們,一旦證了空性以後,處在空性當中,不但活動的能力
大大減低,而且也不想去動了。所以佛經上面告訴我們「沉空滯寂」,那種非常美妙的境
界現起,誰還願意去動、去忙其他的事情呢?因此證空性之前,一定要先去幫助人家,學
習各式各樣的東西,這就是相當於本書作者所說的,應該練的技巧部份,要把它整個學會
。「廣論」也是如此說的:一定要先學悲心,否則一旦證得空性,在「空」當中什麼都緣
不到,也不會去緣。可是,假定為了救一切眾生,那個強大的悲心引發出來以後,即使證
得了「空性」,那個「悲」的力量餘勢還在。你們還記不記得「廣論」這段話?

    努力學到後來會怎樣呢?我們看三十八頁的最後一行:「它對外的表現必須自動的發
生,而毋須靠智能的控制和思惟。」就像我剛才所說的騎腳踏車的狀況,剛開始做時很困
難,等到純熟了以後,就能得心應手。當把技巧部份練熟以後,再進一步練習「無機心」
。

    正因為這個技巧部分必須非常熟練,而那個技巧又是沒有什麼道理好講的,所以,只
得重複練習以達純熟。我們要學一樣技術,一天到晚只靠老師告訴我們要這樣、要那樣,
有沒有用呢?沒有用的!就像要學游泳,老師在課堂裡面教導我們技巧,教完了,發一張
考卷給我們,我們一一做答,結果考了一百分,等到真正跳到水裡面要游泳時,這「一百
分」有沒有用呢?「一分」都沒有用!你考的分數是一百分,跳到游泳池裡就像石頭沉下
去了,嚴重的話還會遭到滅頂的不幸。所以不能只在教室裡面教我們怎麼游泳,而是帶我
們到游泳池裡,不停地游,不停地練,把老師教我們的方法熟練,如此也許卷面上「一分
」都考不出來,但是真正游泳的時候,有能力浮在水面上,一跳下水能得心應手地游來游
去。因為這樣的理由,所以,書上三十九頁第二行這樣寫著:「日本式的訓練和教導,正
是採取此一形式,並以熟練為要旨。」為了要達到熟練,沒有道理可講,也沒有其他的辦
法,惟一的方法─「練習,又練習,再練習,重覆又重覆,愈練愈加緊,是它最突出的特
色。」我們做很多事情,都要這樣做,才能熟能生巧,水到渠成!既然任何事都要這樣,
那最究竟、最圓滿的佛道,怎麼能不這樣地練習、這樣地重覆呢?做一件事,不管遇見多
大的困難,絕對不要退,要嘛不做,做了以後一定要咬緊牙關堅持到底!必須要以這個意
志去克服一切困難,才可望做到不斷的練習,不斷的練習…直到純熟成功,否則會做了一
點點或遇到困難,就覺得好麻煩,而退卻下來,甚至於會癡望奇蹟出現,最好樣樣東西從
天上自然掉下來,最好今天晚上睡了一覺,明天早晨醒來就成了佛。──然而天下怎會有
這種事情?本書這一段的敘述主要就是告訴我們這一個特點。

    成功不會憑空掉下來,技術純熟一定要重覆練習,所以第三行繼續寫著:「這佔了整
個訓練中長長的一段。一切傳統的藝術,莫不皆然。示範,示例;本能,模倣-這就是師
生之間的基本關係。」這是日本人一向採取的方式。我們都知道,中國有非常深厚的道德
交化,但這一套固有的傳統寶貝,自從西方人的科學文明進來了以後,幾乎被毀得無影無
蹤,真是可惜。反過來,看看日本,日本很多東西其實都是從中國傳入的,包括佛法。當
西方人的概念傳到日本的時侯,日本人儘管也接受西方現代的科技知識,但是並沒有把自
己的傳統遺忘或摧毀。看三十九頁第四行所寫的:「雖然在最近的數十年中,日本引進了
新的教育題材,歐洲式的教育方法,也已獲得了立足之地,無可否認的為日本人所了解與
施行。」這幾句話,就是說明日本人接受了西方的教育。但是有沒有放棄自己的東西呢?
我們看下面這句話:「但日本人對新事物的初期熱誠,卻並未使此教育改革觸及日木的藝
術風格。」這幾句話更清楚地指出,日本人不但吸收了西方人的教育方法,而且對西方人
傳進來的新事物很熱衷,甚至於把日本很多傳統的方法改革了,但日本基本上的藝術風格
卻一動也不動,換句話說,日本的藝術風格保留的完完整整,絲亳未損。

    作者在這一段的最後提出一個疑問說:「這是怎麼回事呢?」也就是說,日本人的藝
術風格怎麼會不受西方的影響呢?下面那一段很有趣,作者說:「這個問題不很容易答覆
,但是仍須一試。即使是一個很概略的答案,也可以使讀者多少明瞭,他們教導的法式和
模倣的意義。」雖然很難回答,他仍舊願意試一試,的確,這也是我們應該努力去思惟觀
察的地方。為什麼在這裡要停下來思惟呢?假如我們真正能了解這個特點的話,可以不斷
吸收外面又多又新的知讖,吸收以後不但可以利用它,而且自己好的東西也不會動搖。否
則會出現兩種情況,一種是頑冥不靈,固守自己的東西,不肯去吸收外來的東西,結果呢
,因為時代在變,別人的確有好東西,我們因為不能吸收,而為潮流所淘汰。另外一種是
一味求新求變,吸收了外面的好東西,卻把自己原有最精彩的東西毀掉了,後一種更可惜
。

    對我們中國人來說,這就是我們最大的不幸。我們古代有最精彩的東西,但都因吸收
了外來的東西而毀掉了。實際上,拿外國人最精彩的和中國人最精彩的相比的話,完全沒
得比。西方人最精彩的假定值一百塊的話,那麼中國人最精彩的至少值一千萬,一千萬和
一百塊錢,怎麼能比呢?現在我們居然把西方的「一百塊錢」拿進來,把自己的「一千萬
」毀掉了,豈不是顛倒?

    你們現在看到日本的禪道、射藝很有名,但是仔細想想看,日本人所講的禪,是不是
從中國傳過去的?當然,禪的發源地是印度,因為佛教的中心在印度,但是禪的真正發揚
光大是在中國。還有日本的箭術,真正最早講射箭的是中國,儒家的六藝──禮、樂、射
、御、書、數。可惜、後來沒有傳下來,而傳到日本後,他們把它保留並發揚光大。

    中國古代講「射」是有師承的,不妨告訴你們幾則中國古代有關射的故事。四書上面
提出兩個故事,一個是夏朝的后羿,還有一個是周朝的尹公之他。我現在告訴你們尹公之
他的故事,他是一個武士,是帶領國家軍隊的將軍,有一次,正在與敵國打仗的時候,突
然生了病,不能休息也不能請假,他很擔心,敵人正好趁他生病的機會攻打他,他就只有
死路一條了。於是他就問屬下:「今天對方來的人是誰?」屬下就告訴他:「來的人是敵
方射箭技術最好的一個人。」他一聽高興的說:「這下我得救了,我不會死了。」大家感
到很奇怪,就問他:「來的人既是箭術最好的人,你怎麼反而說不會死呢?」他回答:「
這個人的箭術,是跟他老師學的,而他老師的箭術正是我教出來的。我這個弟子是個很有
道德的人,他教出來的弟子一定也會尊重一個原則,絕對不會把自己學的藝術來害他的尊
長,所以我不會死了。」

    果然,兩個人碰面以後,對方看他一動也不動,完全不想射箭的樣子,就問他:「你
為什麼不拿出弓箭呢?」他說:「我今天生病,沒有力氣,所以不能動。」對方一聽,就
拿出一根箭,一根箭包括箭羽、箭鏃、和箭桿,中間是箭桿,頭上面裝有鐵製的金屬物,
很尖銳也很牢固。對方就拿出那根箭來,在輪子上敲,把箭鏃上鐵的部分敲斷了,然後才
射出箭。如果箭頭上沒有鐵的金屬物,即使射在身上,也不會射傷。對方為什麼要這樣做
呢?他說:「因為我的老師是跟你學射箭的,所以我不能用刀來傷害你,這是講『義』。
不過,今天我們相爭是為了國家,所以也不能不射,只好把箭鏃頭上的金屬物敲斷,以免
射傷你。」最後,連射三箭,就離開了。這個故事說明了古代「師」、「弟」之間的關係
非常嚴密,射箭可不能隨便射的啊!

    我再講幾個故事。這些平常的人不了解,一定當作「故事」聽,但我們要瞭解知道這
都是事實。你們有沒有聽過李廣這個人?他是個非常了不起的人,人們都尊之為飛將軍,
是西漢時人。有一次他到野外打獵,到了山上,有一塊石頭很像一隻老虎,他遠遠的看,
看不清楚,誤以為是一隻老虎,就拿出一根箭來,對準那個石頭射出一箭。李廣是個神射
手,一射當然射中了。因為他以為是老虎,看到老虎一動也不動,覺得很奇怪,這隻老虎
就是被箭射中,死了之前也要跳一跳、動一動呀!怎麼亳無動靜呢?他好奇的跑過去一看
,赫然發現原來是一塊石頭,更讓李廣驚奇的是那根箭整個的射進石頭裡面去了,他覺得
自己的力量怎麼這麼強啊!於是他回到原地再射,但是怎麼射都穿不透石頭,只是射在石
頭上面,一射到石頭表面,「砰」一聲跳掉了。「砰」一聲跳掉了,再也無法射穿石頭。

    更早的春秋戰國時代,楚國有一個叫熊渠子的人,他是有名的神射手,有一天晚上,
他看見一隻老虎,實際上這隻老虎也是一塊石頭,他就拿出箭來,一射就射中了,當晚他
並末理會這隻老虎。第二天跑去一看,和李廣的情形一模一樣,是個石頭,而且他射出的
箭也穿透了石頭,後來他又再去射,怎麼射也射不透石頭。

    還有一個更早期的人,也是個神射手,他更妙,他獵鳥不用箭,只用弓。通常真正打
中獵物的是箭,把那張弓彎過來,然後把箭射出去。但是他不是這樣射傷獵物,他拿了那
張弓,對準一隻鳥,「噓」「噓」的那麼一發,鳥就跌下來了。你們如果聽見這個故事,
一定會想,這個人真是異想天開,做這種事情真是笑話。在以前我們一定會以為這是神話
,但事實就是這樣,等到你們把「射藝中之禪」這本書了解以後就會相信其真實性。

    我但願有機會把這個道理告訴你們,等到你們真正了解這個道理以後,就會確信不疑
,事情就是這樣。但是最可惜的是我們現在都向西方人學習,西方人他們所見到的,不能
說他們見不到,但見到的實在非常有限,然後,自以為見到了一切,便否定所未見的一切
,這是最最可怕的一個事實。

    以簡單的例子說明,譬如我們去量一間房子,量出這間房子有多少長,現在請問,假
如單單說這間房子有多長,這句話有沒有多大意義呢?要表達這間房子的大小是沒有多大
意義的,因為也許這間房子是三尺長,但是它的寬可能只有兩尺寬,也可能是三、四尺寬
,或五、六尺,同樣的長,可是不同的寬,卻會影響房子的大小。

    進一步,如果這間房子要當倉庫堆置東西的話,還要一樣很重要的條件──它的高度
,如果這間房子高度很低,堆置的東西就很少;高度很高堆置的東西就很多。實際上,還
有其他很多關鍵性的問題存在,即使我們把這座房子造得很大,但是要堆置東西的時候,
說不定地基下面的土很鬆軟,東西就堆不多了,隨便堆放一點東西也許可以,如果要堆放
很重的東西,就會壓下去,這也是一個問題。所以與一間房子有關的東西很廣很多,假如
只固執很淺的一部分,其它的部分我們就完全不能了解。現在的科學就是犯這個毛病,只
認識最小的一部份,然後在所認知的範圍裡鑽牛角尖,總覺得自己這個最科學,其它的都
不科學,執守自己的而否定其它的。

    當你們看了這本書以後,有沒有注意到作者這個德國人為什麼學不好呢?因為他受了
西方人的影響。而日本人為什麼學得好呢?因為日本人有日本人的傳統。所以三十九頁倒
數第四行說:「日本學生來時帶有三件東西:良好的教育,對所選藝術的熱愛,和對老師
絕不批評的尊敬。」這三件東西對我們的學習很重要,為什麼呢,下面我們就來深入討論
。

    第一:良好的教育。我們對日本的整個風格,並不是很了解,以中國來說,我們的傳
統,都是以儒家精神為主的,所以自古以來非常重視「孝悌」的教育。凡是一個講孝悌的
人,不論走到那兒,一定會考慮到別人,對父母不但不會忤逆,而且聽話孝順;對兄弟不
但不會爭論,而且友愛照顧。以孝悌為基礎,進一步尊敬尊長,在這種情況之下,尊長、
老師給他的教導,它一定很恭敬、很認真的接受。可惜,目前的教育受西方影響,產生了
很大的缺點。最嚴重的是把教育交給「電視機」,孩子們從小看慣了電視,玩慣了電動玩
具,將來長大了無一技之長,更無刻苦耐勞之能力,只想坐享其成,想盡辦法賺錢享受,
賺不到時就當流氓、去搶去偷,不如意時就飆車吸毒麻醉自己。這樣的一生,最後一定下
墮。這真是現代教育帶給我們的致命傷。

    第二:對所選藝術的熱愛。日本人一旦選定了一項藝術,就對它有非常強大的愛好,
而把全部精神貫注進去,這樣才能夠學得好。以我們現在來說,學了佛以後,要有非常強
大的善法欲,我們不但要學一生,而且要生生世世永遠學下去,再大的困難絕不退卻,不
到成佛絕不停止。因此,對於自己所選擇的路一定要熱愛它,才會推動著我們不停地走下
去。

    第三:對老師絕不批評的尊敬。廣論告訴我們,我們學佛學得好不好,依止師長極端
重要。當然,這個師長須是個好老師。如果找到具足條件的師長,對他要有信心。像本書
所說的,如果對老師沒有絕對的信心,射藝是學不會的;而我們學佛更是重視依止師長,
更強調淨信心的重要。

    學生對老師要有絕對的信心,老師對學生又是怎樣呢?書上說:「日本人的師生關係一
向是一項人生的基本義務。因此,在老師方面必須負起遠超過他的職務的重大責任。」那
麼,老師是怎麼去教學生的呢?他不會講很多道理,只是告訴學生怎麼做,所以四十頁第
一行說:「老師常避免長篇大論的說教和解釋,只循例發些命令,並不打算學生會問問題
。」老師只向學生發些命令,然後學生就在那兒慢慢摸索。學生做錯了怎麼辦?很妙喔!
大家看下面那一句話:「他對學生所做錯誤之努力,淡然旁觀。」學生錯了,老師不急著
糾正他,就讓學生在錯誤當中不斷的摸索,因為老師對學生的態度是─「毫不希望他們有
獨立性和自發性,只是耐心地等待他們生長、成熟。兩者都有的是時間:老師不催逼,學
生也不過分耗費精力。」

    為什麼老師這樣對待學生呢?我們看下一段第一句話:「老師完全無意要學生的藝術
稟賦提早成熟。」這一句話很重要、很富意義。做任何事一點都急不下來的,不管是老師
教還是學生學,都須一步一步的努力做才可望完成。那麼老師第一件要做的是什麼呢?請
看下一句話:「他認為他的第一件工作便是使學生成為一個精嫻技巧的匠人。」學生怎麼
辦呢?書上說:「學生則以不倦的精進為報答,以實現老師的這一番心意,就像他再沒有
更高的志趣一樣。」學生努力把自己應該學的技巧,學得非常的熟練。雖然,他真正的目
標不在技巧,而在「大道」,也就是「無機心」,可是,第一步老師根本不教「大道」,
只是讓學生在技巧上面熟練。在這樣的情況下,學生如果像一般人一樣,說「我是求大道
的人,老師怎麼一天到晚只教我這個呢」?就會因此抱怨而退失信心。所幸日本人先天上
面教育就非常優良,學生不會抱怨。老師教他怎麼做,他就死心塌地的做,而且以精進不
倦做為報答;老師教他繼續磨這個,他就去磨這個,而且很努力的去做。這兩句話,對我
們學佛的弟子是極端重要,如果這一點學不好,學佛是絕對學不好的。

    我們學佛,常常有一個概念──我來就是要大徹大悟的,我來是要成佛的,我來是要
往生的,我來是…,一大堆的要這樣、要那樣,心裡面老是想要很快達到目標。學佛就希
望三天能成佛;三天不成,三個月總成吧;三個月不行,三年總成吧!念佛就希望老師趕
快教我怎麼念,才可以念得一心不亂,好往生極樂世界;參禪就希望老師趕快教我開悟的
方法。事實上,佛說得很清楚,佛最讚歎隨喜的是「六度萬行」。他前面不教我們怎麼大
徹大悟,教我們要行六度,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自利以後要利他,行
四攝,布施、愛語、利行、同事。世間的藝術要想達到登峰造極都不可以急,何況是世出
世最圓滿的佛法?學佛居然匆匆忙忙的急求解決,有這個道理嗎?

    談到這裡,有人會反問:如果我們不著急,那在生死當中流轉,不是很危險嗎?那怎
麼辦呢?例如大家常說的「隔陰之迷」,到時候怎麼辦呢?本書前面說的技術部分要練得
很純熟,我們做護持就是做那個技術部份。現在我們修行佛法的人,要行六度,資糧才可
以積聚,那麼,萬一積聚不足就死了,怎麼辦?同樣的道理,現在我們既然是護持別人學
,自己學都還沒學,那麼,萬一還沒學到就死了,怎麼辦?這個問題,佛法裡都給了我們
最完整的答案。要知道,我們之所以會是護持,是因為資糧不夠,所以,這一生我們努力
護持,下一世來我們就像小沙彌一樣,十二歲就被送到佛寺了,身不由己地來學,我們的
希望不就是如此嗎?這個道理了解了以後,對我們該做些什麼事就很清楚了,而且知道做
事的時候要全副精神去做。否則,又要學又要做事,結果兩頭都想顧,兩頭都顧不好。

    總之,每個人都要認清自己走的路,然後,一步一步穩穩當當的走;這一生、下一生
、再下一生、生生世世的走上去。

    我們再回到要討論的課程,書上四十頁以後,作者舉一些實際的例子說明,譬如插花
、畫畫、藝術等等。這一部份你們自己看一看就可以了,不必再細說。現在跳到第四十三
頁,由於老師不斷的教導他,慢慢的,他才有了這樣的成就,成就了以後呢?看這一頁的
第二段:「即令他的才具足夠勝任這愈益加重的壓力,在他成功之途上,仍有一個極難避
免的危險。這危險不在他因自滿而浪費了生命──因為東方人並沒有妄自尊大的素性──
而是在有了成就以後,聲名大噪,遂致故步自封。換言之,其危險性乃在於從此他的行為
便處處表現,惟有藝術性的生命,才是正當的生命。」這整段話的意思是什麼呢?眼前我
們雖然還沒有到書中所說的程度,但是它的確是我們修學過程當中,將來會遇見的實際問
題。自恃,覺得自己很了不起,都是最危險的東西,更確切地說,一個人一自恃,會以為
就是這個才是對的,別的都不對、別的都不行,換句話說,慢心一起,就會「慢如高山,
法水不入」,現在的科學家也犯了這個毛病,如果說科學家毫無成就,那也不夠客觀,的
確有他們的觀察面。但是,最麻煩的就是「自恃」,總以為除了科學以外,別的東西都沒
有了,實際上他們所看見的僅是宇宙當中最細微的那一點,比起宇宙的浩瀚幾乎等於零。

    老師早已預見這個危險,因此很謹慎而敏捷地繼績引導學生,及時撥轉學生的方向,
以免學生走入歧途。但老師畢竟只是引導,這一條路還是學生個人自己去走的。所以四十
三頁的最後一行說:「老師就像這樣的讓他的學生走他自己的心路歷程。」日子久了,學
生會產生什麼情形呢?繼續看,四十三頁最後一行:「接受力日益增加的學生,也讓老師
將若干他只曾耳聞的事物景象,引入他的視域。由於他自身的經驗,這些景象的真實性,
到此已漸漸成為可以捉摸了。」因為學生不斷地走,慢慢的,接受力自然一天一天的增長
,也就是說他自己經驗到了。很多事物的景象,必須自己經驗到了,才能夠了解它的真實
性,在沒經驗到之前,聽老師講,經驗到了以後,自己看見了。由於他親自體驗到,所以
以前只是耳聞的事物景象,現在引入他的視域;以前這些景象模模糊糊的,現在都變成真
實而且可以捉摸了。

    這些描述都是說明佛法最重心的道啊!所以下面說:「老師叫這些景象做什麼名稱,
完全無關宏旨,他也許根本不提它們的名字,而學生卻能了解他的意思,即使老師保持緘
默也一樣。」最後一句話很有意思,即使老師不提,不只是不說明,連口都不開,學生也
能體會得到。說到這裡,佛門裡面有一個公案──「不二法門」這是【維摩詰經】上的一
段公案。很多大菩薩談論佛真實的境界是什麼?大家紛紛描述,最後,文殊師利菩薩請最
高位的一個大菩薩──維摩詰大士,請他說說看佛的實相是什麼內涵。照道理,維摩詰大
士應該很認真的站起來回答,結果他卻好像沒聽見一樣,癡癡呆呆般的坐在那裡。我們看
起來覺得這個人怎麼這麼沒道理呢!但是文殊菩薩可不這麼想,他說:善哉!善哉!大士
是真正的在這兒說「不二法門」啊!本來當場很多人還不知道其中的道理,經文殊菩薩一
講,才猛然發現了。所以前面的人講了那麼多的話,都比不上維摩詰大士的一句不講。文
殊菩薩請他,他就是不理,結果「不理」的這個表示卻是最好的表示。這個道理,說明很
多事物在我們未經歷之前,我們所聽到的只是依稀彷彿的,如果自己實際去做,慢慢走進
去的時候,經驗到了就能夠完全體會到其中真正的內涵。

    繼續看下一段,書上說重要的是什麼呢?──「重要的是,他從此開始了一項內心的
變動。」佛法講的是內明,不是外面。但是現在我們所看見的都是外面,看到鈔票越賺越
多,財富越積越多……,所有我們現在玩的、看的、在意的東西,都是外面的。但是佛法
不是,射藝也不是,完全是「內心的變動」,所以,老師只是密切的注意他的動向,以他
所知的最秘密最深奧的方法來幫助他的學生,這個方法在佛法上叫做「傳心法」。佛法真
正告訴我們的就是這個方法,講了很多道理,無非是要拿這個道理運用在內心淨化自己,
且漸漸的加深加廣,最後一步一步的透脫。

    第四十五頁有一段話很有意義,談到要走一條路,但這條路非常難走,怎麼辦呢?書
上說想走這條路的人必須具備一個條件,而且只有這個條件,別無其他。請看四十五頁第
五行:「登峰造極之途是峻峭的。學生除了對他老師的信心之外,更無別物使他勇往直前
。到此時,他對他老師的造詣已漸能體會。老師是深邃內涵的活生生的典範,衹要他一出
現,學生便自然翕服。」登峰造極的路是非常峻峭的,要想爬到頂點很困難,難如登天。
怎麼爬上去呢?書上告訴我們的方法是:學生除了對他老師的信心以外,更無別物使他勇
往直前。

    只要是「學」,祇有一個方法──對老師絕對的信心。換句話說,老師說,你就信。
除了這個外再沒有第二個方法好走了,這叫絕對的信心,譬如老師問這本簿子是什麼顯色
?你們回答是藍色的,但老師告訴你們是白色的,這時候就要相信這是白色的。相信有兩
種,其一,老師說是白色的,我只好說是白色的,口中敷衍,心堳o想明明是藍色的。如
果這樣,是毫無用場,因為,沒有信心或假裝的信心永遠學不會、學不好。那麼耍怎樣的
信心才可以學好、學會呢?老師說這是白的,你就想:老師告訴我是白色的,應該是白色
的,但我怎麼看成是藍色的呢?這裡面一定有問題,我要想辦法把問題解決,把它看成白
色的。這才是學佛時真正要有的信心!既然老師告訴我們這是白色的,就要一天到晚想:
這是我的罪障啊!明明是白色的,我怎麼看起來是藍色的呢?這時候就去懺悔祈求,一心
相信老師、依止老師繼續學下去才可能成功?

    這本書就是不停的告訴我們淨信心的重要,大家想一想是不是這樣?老師教作者拉弓
,教他不要用力、肌肉不要動。作者想怎麼可能?這時候假如他對老師沒有信心,他願不
願意跟老師學呢?他一定不願意啊!所幸他對老師有信心,信得過老師所講的,於是一心
去「拉」,拉到最後,肌肉真的完全鬆開了。後來老師又教他放箭,教他不要「放」,他
又想明明我是在放,怎麼叫我不要放呢?.最後教他射箭要射中靶子,但是要閉上眼睛,不
能看靶子,不要看外邊,要看裡邊,裡面怎麼看呢?最後都是因為對老師的信心,聽老師
的話而成功了。假如對老師沒有絕對的信心,完全聽從老師,作者可能學會嗎?所以說除
了對老師絕對的信心以外,再也沒有其他能讓他繼續學下去的東西。

    剛才告訴你們幾個古時的例子,如以箭射穿石頭,以弓彈殺鳥,在我們想那是很荒唐
的事情,但其實都是事實,真正的心路歷程就是這樣。所以,除了對老師絕對的信心以外
,沒有其他的方法能使學的人勇往直前。將來我們真正學佛的這條路,最重要的就是在這
一點。如果我們能夠這樣做的話,世間做不到的事情我們都可以做到,那時候再回過頭去
看科學,會發現科學真是幼稚,現在很遺憾的是大家學了科學而否定了一切,所幸有像【
射藝中之禪】、【前世今生】這一類的書問世,否則大家誤以為科學是萬能,而把真正最
好的東西毀壞,那真是一件最可惜、最嚴重的事情。

    最後告訴你們一個比喻,這是一位科學家講的,形容現代科學家固守己見、否定一切
的可笑作風。就像一個人,駕著一條船到大海裡面去撈魚,到了海裡,他撒下一個小小的
網,結果網裡沒撈到一條魚,撈魚的人就下一個斷語:大海裡沒有魚。再問他魚在那裡呢
?他說從樹上長出來的,他還辯說他曾親自去撈魚撈不到,但是他不了解,大海是那麼大
,魚網是那麼小啊!今天研讀這本書,要突破的概念,就在這裡,不要把自己的概念,限
死在狹隘的範圍裡,好好張開眼睛去看一切,那時會發現,啊!世間這麼無限!這麼廣博
!而真正能洞悉一切,看見一切真相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佛!因此,我們要學佛。而世
間的學問,都要有絕對的信心,學佛,難道不要絕對的信心嗎?
Wed Jul 2 23:23:56 2003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