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信

 
粉墨登場的功德
#1
RICKY
相信在佛教的修行法門當中,
禪是最受現代人歡迎的了。
禪的公案,
就算不是佛教徒,
也隨時可以給你來幾個,
說時莫測高深,
充滿禪機。
聽的人有時也像恍忽有悟,
若有所思。
有些人卻堅持要知道答案,
說的人施然以對:「答案早在你的心堙C」,
這就是禪對現代人吸引之處。
在事事講求效率,
要求準確、
即時解決的商業社會中,
禪的豁達形態就如一柄先王禦賜的龍泉寶劍,
將硬橋硬馬的有問必答、
黑白分明、
優劣等差、
理論見證、
投票議決都先斬後奏。
你管得我是真的悟還是假的悟,
總之家有家規,
國有國法,
沒有答案就沒有答案。
即使背個口頭禪的臭名,
也可讓咄咄迫人的生活猶豫一下。
就一下就夠了:「一尺等於多少磅,不要想,說!!」。
當中是真也是假。
真過癮。
我幾天前向網上的朋友請教催眠的原理,
他告訴我:
「如果我伸出手,
做出握手的樣子,
你也會伸出手與我握手,
這是一般正常的策略,
但我突然把手縮回來,
用另外一支手抓住你的手腕,
你可能會一時之間不知所措。
在此時,
因爲你的大腦內無新的策略,
我就可以迅速的給予引導,
進入催眠,
這個技巧的關鍵在於對人反應與習慣的觀察。」
人一旦習以爲常,
找到了致勝的策略,
就不肯放棄。
各種修行、
藝術、
音樂,
一直給我們建立一些迥旋處,
讓我們從習慣的詛咒中出離。
趙傳的舊作「粉墨登場」,
以濃濃的京劇腔口來說搖滾。
呵,
原來搖滾不是一種規格,
京劇也不是一種規格,
禪也不是一種規格,
而是一種生活態度。
一種隨心所欲的生活態度。

「嗓子先吊好,
拿穩拳腳,
搖頭又擺腦,
我粉墨登場了!
中國人,
有沒有搖滾?
如果有,
中國搖滾該是什活H
你說搖滾,
有時候是一種人生態度。
曲調能隨心所欲,
但節奏必須要清楚。
我說,
搖滾也可以是一張國劇臉譜。
變換著喜怒哀樂,
就看你,
油彩怎炮謘A
低吟淺唱了這泵h年,
好不好脫去,
脫去卑微,
換一身傲骨。
一次搖滾,
也許正是一次覺醒,
一次搖滾,
也許正是一次頓悟。
搖滾吧朋友,
搖滾的明天。
沒有遺憾,
沒有怨,
沒有哭,
啊......」

你夠膽量抹去臉上厚厚的油彩嗎?
甚至覺不覺醒,
頓不頓悟都不再重要。
只要你敢於在四平八穩的習慣枷鎖中翻一個空翻,
肆無忌憚盡情搖滾一次,
遺憾埋怨痛哭都一下子微不足道。
你有你的禪。
我有我搖滾。
他有他粉墨登場。
那不是一種放任,
反而是一種真實的倫理。
倫理不是厚厚的油彩,
而是來自身處臺上的一種自發的良知,
舉手投足間,
看似無法中存有無窮的法則,
才算是真正的規度。
有人問臺灣的唱作人伍百:
「爲甚牴O灣的搖滾音樂總是滾不起來?」
伍百悠悠的答:「因爲臺灣的馬路不夠寬。」。
你呢?你認爲你的馬路夠寬嗎?
就看你了。
2005年 6月13日 6:28:53 星期一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