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信

 
Re: 《雜阿含經》第232經的「常、琚B不變易法空」
#1
邱大剛
有同學問道:

> 《雜阿含經》第232經說「常、琚B不變易法空」,是指有法是
> 「常、琚B不變易」的嗎?

這以前在讀經班約略討論過,回覆如下。一些細節若有須要修
正的,還請諸方高手不吝指正:

《雜阿含經》明載,一切有為法都不是常、琚B不變易的。例
如:

《雜阿含經》卷2:「比丘!頗有色常、琚B不變易、正住耶?
」
答言:「不也,世尊!」
佛告比丘:「善哉!善哉!比丘!色是無常。若善男子知色是
無常、苦、變易,離欲、滅、寂靜、沒,從本以來,一切色無
常、苦、變易法知已,若色因緣生憂悲惱苦斷,彼斷已無所著
,不著故安隱樂住,安隱樂住已,名為涅槃。受、想、行、識
亦復如是。」」(CBETA, T02, no. 99, p. 8, b3-10)

《雜阿含經》卷10:「爾時,有異比丘於禪中思惟,作是念:
「頗有色常、琚B不變易、正住耶?如是受、想、行、識,常
、琚B不變易、正住耶?」
是比丘晡時從禪起,往詣佛所,頭面禮足,?住一面,白佛言
:「世尊!我於禪中思惟,作是念:『頗有色常、琚B不變易
、正住耶?如是受、想、行、識,常、琚B不變易、正住耶?
』今日世尊,頗有色常、琚B不變易、正住耶?頗有受、想、
行、識,常、琚B不變易、正住耶?」
爾時,世尊手執小土摶,告彼比丘言:「汝見我手中土摶不?
」
比丘白佛:「已見。世尊!」
「比丘!如是少土,我不可得。若我可得者,則是常、琚B不
變易、正住法。」
[... ...]
比丘!一切諸行,過去盡滅、過去變易,彼自然眾具及以名稱
,皆悉磨滅。是故,比丘!永息諸行,厭離、斷欲、解脫。」
(CBETA, T02, no. 99, p. 67, c5-p. 68, b4)

可注意的是,一切法可分為有為法(一切因緣造作而成的事物
,例如五陰)及無為法(例如涅槃)。一般人會認為無為法(
例如涅槃)是常、琚B不變易的,而根據《雜阿含經》第232經
,縱使無為法也是「空」的。

另一種解釋:南傳的對應經典則沒有「常、琚B不變易法空」
這幾個字,因此也有學者認為此處是因為漢譯的《雜阿含經》
是由部派佛教的「說一切有部」所傳抄,說一切有部的論師主
張「有為無為一切諸法之體實有」而有「常琱變易法」的概
念,傳抄中可能部派的註釋混入經文,而多了「常、琚B不變
易法空」這一句話。

「說一切有部」此部派的「一切有」看法,遭受許多其餘部派
的駁斥,而因為「說一切有部」曾為上座部的一大分支,後世
一些中國論師將「說一切有部認為我空、法有」張冠李戴認為
「上座部(或小乘)認為我空、法有」,但其餘上座部的部派
也不認同「說一切有部」的此項主張的。



--
寒山問拾得曰:
  世間謗我、欺我、辱我、笑我、輕我、賤我、厭我、騙我,如何處治乎?

拾得云:
  只是忍他、讓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幾年,你且看他。
Tue Sep 10 17:27:32 2013
回覆 | 轉寄 | 查分 | 返回

Re: 《雜阿含經》第232經的「常、琚B不變易法空」
#2
果任
※ 引述《DavidChiou (邱大剛)》之銘言:
> 有同學問道:
> > 《雜阿含經》第232經說「常、琚B不變易法空」,是指有法是
> 《雜阿含經》明載,一切有為法都不是常、琚B不變易的。例
> 如:
> 《雜阿含經》卷2:「比丘!頗有色常、琚B不變易、正住耶?
> 」
> 答言:「不也,世尊!」
> 佛告比丘:「善哉!善哉!比丘!色是無常。若善男子知色是
> 無常、苦、變易,離欲、滅、寂靜、沒,從本以來,一切色無
> 常、苦、變易法知已,若色因緣生憂悲惱苦斷,彼斷已無所著
> ,不著故安隱樂住,安隱樂住已,名為涅槃。受、想、行、識
> 亦復如是。」」(CBETA, T02, no. 99, p. 8, b3-10)
>> 」
>> 可注意的是,一切法可分為有為法(一切因緣造作而成的事物
> ,例如五陰)及無為法(例如涅槃)。一般人會認為無為法(
> 例如涅槃)是常、琚B不變易的,而根據《雜阿含經》第232經
> ,縱使無為法也是「空」的。
> 另一種解釋:南傳的對應經典則沒有「常、琚B不變易法空」
> 這幾個字,因此也有學者認為此處是因為漢譯的《雜阿含經》
> 是由部派佛教的「說一切有部」所傳抄,說一切有部的論師主
> 張「有為無為一切諸法之體實有」而有「常琱變易法」的概
> 念,傳抄中可能部派的註釋混入經文,而多了「常、琚B不變
> 易法空」這一句話。
> 「說一切有部」此部派的「一切有」看法,遭受許多其餘部派
> 的駁斥,而因為「說一切有部」曾為上座部的一大分支,後世
> 一些中國論師將「說一切有部認為我空、法有」張冠李戴認為
> 「上座部(或小乘)認為我空、法有」,但其餘上座部的部派
> 也不認同「說一切有部」的此項主張的。

此篇本已在facebook向邱師兄討教過,在此重貼以供參考討論。
邱師兄問到:1.《雜阿含經》第232經說「常、琚B不變易法空」,是指有法是「常、琚B不
變易」的嗎?
2.又說:另一種解釋:南傳的對應經典則沒有「常、琚B不變易法空」這幾個字,因此也有學
者認為此處是因為漢譯的《雜阿含經》是由部派佛教的「說一切有部」所傳抄,說一切有部的
論師主張「有為無為一切諸法之體實有」而有「常琱變易法」的概念,傳抄中可能部派的註
釋混入經文,而多了「常、琚B不變易法空」這一句話。

我想要回答此問題,先來談甚麼是「空」。
說到「空」我喜歡直接用「空性」講,我認為比較能對「空」能一目了然。因為我們深入探究
「空」,你會發現不見住處,亦無相貌,但有名字。「空」其實是指的「空」之性,也就是
「空」的特性。如此才不會被「空」的名相所拘,而像是有甚麼可追求。如以「空性」來看,
則我們就馬上更能體會到「空」是不見住處,亦無相貌,但有名字。
空性聖法印經云:「苾芻!空性無所有、無妄想、無所生、無所滅、離諸知見。何以故?空性
無處所、無色相、非有想,本無所生,非知見所及,離諸有著;由離著故,攝一切法。住平等
見,是真實見。苾芻當知:空性如是,諸法亦然,是名法印。」,就是以這些特性說明「空」
為何,你將發現是沒有告訴你有一個實體。
說到「空」說得簡潔與提綱挈領的,不得不提到龍樹菩薩的「中論」裡説「空」。雖然本版不
大贊成引用「論」,但為了使談論「空」能更加清楚,我還是冒犯引用一下。「中論」中云:
「眾因緣生法,我說即是空,亦為是假名,亦是中道義。未曾有一法,不從因緣生,是故一切
法,無不是空者。」,「中論」又云:「諸法不自生 亦不從他生 不共不無因 是故知無
生。」
由此我們可了解一切法是依眾緣和合而生,它不能無因無緣而自生,也不能只有單一外因而能
自生一法,他要眾緣和合才能生萬法。它是此有故彼有,此無故彼無,有緣生即生起萬法,緣
滅即萬法滅去。這種特性我們稱他為空,而非有一個實質的「空」可追尋。所以「空」指的是
原本「空寂」,而這一切法是依緣起法,起生滅的規則特性,非有他物。
有人常用「天空」或「空間」來比擬「空」,但此只能作個有現度的比喻,無法講出「空」的
真實義。沒錯沒有「天空」那裡能有地方讓水蒸氣凝結成雲?沒有「空間」那裡能容下東西?
但「空」的「空寂」除了含有「空間」的「特性意義」,更含有有緣生即生起萬法,緣滅即萬
法滅去的特性。如果如純粹把佛教講的「空」真的只看成「天空」或「空間」,是容意誤解
「空」真正的意義。
了解此「空」的真實意,對心經中所云:「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就容意了解。
了解到一切色法即是「空性」眾緣和合而生起,如無此「空性」依托即無此一切色法,故「色
即是空」。此「空性」在此有故彼有,此無故彼無地,有緣生即生起萬法,緣滅即萬法滅去。
由此色法更能顯出「空性」的存在,所以空即是色。

如你所引用的《雜阿含經》卷2,確是在說:一切「有為法」都不是常、琚B不變易的。
《雜阿含經》卷2:「比丘!頗有色常、琚B不變易、正住耶?」
答言:「不也,世尊!」
佛告比丘:「善哉!善哉!比丘!色是無常。若善男子知色是無常、苦、變易,離欲、滅、寂
靜、沒,從本以來,一切色無常、苦、變易法知已,若色因緣生憂悲惱苦斷,彼斷已無所著,
不著故安隱樂住,安隱樂住已,名為涅槃。受、想、行、識亦復如是。」」(CBETA, T02, 
no. 99, p. 8, b3-10)
此篇是告訴我們色、受、想、行、識是無常、苦、變易之法。唯有能離欲、滅、寂靜、沒,斷
已無所著,不著故安隱樂住,安隱樂住已,入涅槃之樂。

另外我們看雜阿含232經: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比丘名三彌離
提往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所謂世間空,云何名為世間空?」 
  佛告三彌離提:「眼空,常、恆、不變易法空,我所空,所以者何?此性自爾。若色,眼
識,眼觸,眼觸因緣生受:若苦、若樂、不苦不樂,彼亦空,常、恆、不變易法空,我所空,
所以者何?此性自爾;耳、鼻、舌、身、意亦復如是,是名空世間。」 佛說此經已,三彌離
提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在此雜阿含232經指的就是「空性」是常、恆、不變易,非指五蘊與十八界為常、恆、不變
易。
為何此兩經如此說?我前面已對「空」真正的意義有所闡述,一切「有為法」的展現是一依於
緣起法生滅的規則呈現無常、苦、變易現象,而這緣起法生滅的規則就是所謂「空性」。
因此我們說一切「有為法」都不是常、琚B不變易的。但這緣起法生滅的規則也就是這「空
性」是常、恆、不變易。此性自爾。也就是法爾如是,本來如此。
既然是,本來如此,當然是常、恆、不變易。
我可再舉個例子,如我們學佛都知一切法都是無常、都在變。我們是否可反過來說:世上「唯
一不變」的是一切都在變,那麼這「一切都在變」是否可說常、琚B不變易的。
由此可知雜阿含232說「空性」是常、恆、不變易並沒疑慮。
而你提:「有學者認為此處是因為漢譯的《雜阿含經》是由部派佛教的「說一切有部」所傳
抄,說一切有部的論師主張「有為無為一切諸法之體實有」而有「常琱變易法」的概念,傳
抄中可能部派的註釋混入經文,而多了「常、琚B不變易法空」這一句話。」,此種論點是否
有待商確或某些學者獨斷。
另你提:「一切法可分為有為法(一切因緣造作而成的事物,例如五陰)及無為法(例如涅
槃)。一般人會認為無為法(例如涅槃)是常、琚B不變易的,而根據《雜阿含經》第232
經,縱使無為法也是「空」的。」
    是的「空」的規則是含蓋有為法與無為法(例如涅槃),依緣起眾生無明能現一切色無
常、苦、變易輪迴之法。聖者知色是無常、苦、變易,離欲、滅、寂靜、沒,滅無明而能證涅
槃住於空寂。
如《雜阿含經》卷2:若善男子知色是無常、苦、變易,離欲、滅、寂靜、沒,從本以來,一
切色無常、苦、變易法知已,若色因緣生憂悲惱苦斷,彼斷已無所著,不著故安隱樂住,安隱
樂住已,名為涅槃。
如我們不如實知色是無常、苦、變易,而不知離欲、滅、寂靜、沒,那麼必然生活在一切色無
常、苦、變易法的輪迴當中。如我們知色是無常、苦、變易,離欲、滅、寂靜、沒,從本以
來,一切色無常、苦、變易法知已,若色因緣生憂悲惱苦斷,彼斷已無所著,不著故安隱樂
住,安隱樂住空寂,名為涅槃。

另外用我提的「中論」與第一義空經對照說明一下。
◎「中論」中云:「眾因緣生法,我說即是空,亦為是假名,亦是中道義。未曾有一法,不從
因緣生,是故一切法,無不是空者。」,「中論」又云:「諸法不自生 亦不從他生 不共不無
因 是故知無生。」

◎第一義空經 
  諸比丘!眼生時,無有來處;滅時,無有去處,如是,眼不實而生,生已盡滅,有業報而
無作者,此陰滅已,異陰相續,除俗數法;耳、鼻、舌、身、意亦如是說,除俗數法。 
  俗數法者,謂: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如:無明緣行,行緣識……廣說乃至純大
苦聚集起。 
  又復,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無明滅故行滅,行滅故識滅……如是廣說,……乃
至純大苦聚滅。

1.第一義空經:眼生時,無有來處;滅時,無有去處。此講法我認為是法本空寂的意思,為
「中論」無生之空寂相。在此無生空寂,諸法不自生當然是只有業報而無能作者,就只有因緣
扮其份,而此有故,彼有;此無故,彼無。
法本空寂無生,只因眼根、色塵、眼識三者因緣和合生觸,受想思俱起而生一切法。此眼根、
色塵、眼識三者因緣因緣滅去又歸於空寂無生,這那能找到來處與去處。但是眾生此陰滅已,
異陰相續起攀緣識住,依於俗數法: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此無故,彼無;此滅故,
彼滅,而生一切法。眾生如不起攀緣識住,則便能有業報而無作者、無受者。此空寂無生講的
即是無為法的法性。涅磐息滅造作,無我、無我所即是具空寂無生法性。
2.第一義空經:俗數法者,謂: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
滅。為「中論」中所說的:「眾因緣生法」。此俗數法講的即是有為法的法性。
2013年 9月13日 13:47:16 星期五
回覆 | 轉寄 | 查分 | 返回

Re: 《雜阿含經》第232經的「常、琚B不變易法空」
#3
玉風令
「是諸法空相 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後一句可作常恆不變易解吧
但前一句呢
是諸法,應是指般若波羅蜜多法吧
如果作 是諸法=空相
       =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這樣解,則般若波羅密多=常恆不變易
但
也可以解為
般若波羅密多法本身在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亦照見為空,此空,與色受想行識等等的空,稍有差異,故稱空相。
色受想行識等等,照見為空,具體的敘述與形容是:色(受想行識)即是空,空即是色
但般若波羅蜜多的空相,具體的敘述與形容是: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故依我個人的理解為
常恆不變易是用來形容法之空、空of法,並非對於法本身性質的敘述
即心經中用常恆不變易來形容般若波羅密多的空相,空相of般若波羅密多,並非對般若波羅密多本身性質的敘述
個人淺見,謬誤請指正

※ 引述《golzen (果任)》之銘言:
> 此篇本已在facebook向邱師兄討教過,在此重貼以供參考討論。
> 邱師兄問到:1.《雜阿含經》第232經說「常、琚B不變易法空」,是指有法是「常、琚B不
> 變易」的嗎?
> 2.又說:另一種解釋:南傳的對應經典則沒有「常、琚B不變易法空」這幾個字,因此也有學
> 者認為此處是因為漢譯的《雜阿含經》是由部派佛教的「說一切有部」所傳抄,說一切有部的
> 論師主張「有為無為一切諸法之體實有」而有「常琱變易法」的概念,傳抄中可能部派的註
> 釋混入經文,而多了「常、琚B不變易法空」這一句話。
> 我想要回答此問題,先來談甚麼是「空」。
> 說到「空」我喜歡直接用「空性」講,我認為比較能對「空」能一目了然。因為我們深入探究
> 「空」,你會發現不見住處,亦無相貌,但有名字。「空」其實是指的「空」之性,也就是
> 「空」的特性。如此才不會被「空」的名相所拘,而像是有甚麼可追求。如以「空性」來看,
> 則我們就馬上更能體會到「空」是不見住處,亦無相貌,但有名字。
> 空性聖法印經云:「苾芻!空性無所有、無妄想、無所生、無所滅、離諸知見。何以故?空性
> 無處所、無色相、非有想,本無所生,非知見所及,離諸有著;由離著故,攝一切法。住平等
> 見,是真實見。苾芻當知:空性如是,諸法亦然,是名法印。」,就是以這些特性說明「空」
> 為何,你將發現是沒有告訴你有一個實體。
> 說到「空」說得簡潔與提綱挈領的,不得不提到龍樹菩薩的「中論」裡説「空」。雖然本版不
> 大贊成引用「論」,但為了使談論「空」能更加清楚,我還是冒犯引用一下。「中論」中云:
> 「眾因緣生法,我說即是空,亦為是假名,亦是中道義。未曾有一法,不從因緣生,是故一切
> 法,無不是空者。」,「中論」又云:「諸法不自生 亦不從他生 不共不無因 是故知無
> 生。」
> 由此我們可了解一切法是依眾緣和合而生,它不能無因無緣而自生,也不能只有單一外因而能
> 自生一法,他要眾緣和合才能生萬法。它是此有故彼有,此無故彼無,有緣生即生起萬法,緣
> 滅即萬法滅去。這種特性我們稱他為空,而非有一個實質的「空」可追尋。所以「空」指的是
> 原本「空寂」,而這一切法是依緣起法,起生滅的規則特性,非有他物。
> 有人常用「天空」或「空間」來比擬「空」,但此只能作個有現度的比喻,無法講出「空」的
> 真實義。沒錯沒有「天空」那裡能有地方讓水蒸氣凝結成雲?沒有「空間」那裡能容下東西?
> 但「空」的「空寂」除了含有「空間」的「特性意義」,更含有有緣生即生起萬法,緣滅即萬
> 法滅去的特性。如果如純粹把佛教講的「空」真的只看成「天空」或「空間」,是容意誤解
> 「空」真正的意義。
> 了解此「空」的真實意,對心經中所云:「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就容意了解。
> 了解到一切色法即是「空性」眾緣和合而生起,如無此「空性」依托即無此一切色法,故「色
> 即是空」。此「空性」在此有故彼有,此無故彼無地,有緣生即生起萬法,緣滅即萬法滅去。
> 由此色法更能顯出「空性」的存在,所以空即是色。
> 如你所引用的《雜阿含經》卷2,確是在說:一切「有為法」都不是常、琚B不變易的。
> 《雜阿含經》卷2:「比丘!頗有色常、琚B不變易、正住耶?」
> 答言:「不也,世尊!」
> 佛告比丘:「善哉!善哉!比丘!色是無常。若善男子知色是無常、苦、變易,離欲、滅、寂
> 靜、沒,從本以來,一切色無常、苦、變易法知已,若色因緣生憂悲惱苦斷,彼斷已無所著,
> 不著故安隱樂住,安隱樂住已,名為涅槃。受、想、行、識亦復如是。」」(CBETA, T02, 
> no. 99, p. 8, b3-10)
> 此篇是告訴我們色、受、想、行、識是無常、苦、變易之法。唯有能離欲、滅、寂靜、沒,斷
> 已無所著,不著故安隱樂住,安隱樂住已,入涅槃之樂。
> 另外我們看雜阿含232經: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比丘名三彌離
> 提往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所謂世間空,云何名為世間空?」 
>   佛告三彌離提:「眼空,常、恆、不變易法空,我所空,所以者何?此性自爾。若色,眼
> 識,眼觸,眼觸因緣生受:若苦、若樂、不苦不樂,彼亦空,常、恆、不變易法空,我所空,
> 所以者何?此性自爾;耳、鼻、舌、身、意亦復如是,是名空世間。」 佛說此經已,三彌離
> 提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 在此雜阿含232經指的就是「空性」是常、恆、不變易,非指五蘊與十八界為常、恆、不變
> 易。
> 為何此兩經如此說?我前面已對「空」真正的意義有所闡述,一切「有為法」的展現是一依於
> 緣起法生滅的規則呈現無常、苦、變易現象,而這緣起法生滅的規則就是所謂「空性」。
> 因此我們說一切「有為法」都不是常、琚B不變易的。但這緣起法生滅的規則也就是這「空
> 性」是常、恆、不變易。此性自爾。也就是法爾如是,本來如此。
> 既然是,本來如此,當然是常、恆、不變易。
> 我可再舉個例子,如我們學佛都知一切法都是無常、都在變。我們是否可反過來說:世上「唯
> 一不變」的是一切都在變,那麼這「一切都在變」是否可說常、琚B不變易的。
> 由此可知雜阿含232說「空性」是常、恆、不變易並沒疑慮。
> 而你提:「有學者認為此處是因為漢譯的《雜阿含經》是由部派佛教的「說一切有部」所傳
> 抄,說一切有部的論師主張「有為無為一切諸法之體實有」而有「常琱變易法」的概念,傳
> 抄中可能部派的註釋混入經文,而多了「常、琚B不變易法空」這一句話。」,此種論點是否
> 有待商確或某些學者獨斷。
> 另你提:「一切法可分為有為法(一切因緣造作而成的事物,例如五陰)及無為法(例如涅
> 槃)。一般人會認為無為法(例如涅槃)是常、琚B不變易的,而根據《雜阿含經》第232
> 經,縱使無為法也是「空」的。」
>     是的「空」的規則是含蓋有為法與無為法(例如涅槃),依緣起眾生無明能現一切色無
> 常、苦、變易輪迴之法。聖者知色是無常、苦、變易,離欲、滅、寂靜、沒,滅無明而能證涅
> 槃住於空寂。
> 如《雜阿含經》卷2:若善男子知色是無常、苦、變易,離欲、滅、寂靜、沒,從本以來,一
> 切色無常、苦、變易法知已,若色因緣生憂悲惱苦斷,彼斷已無所著,不著故安隱樂住,安隱
> 樂住已,名為涅槃。
> 如我們不如實知色是無常、苦、變易,而不知離欲、滅、寂靜、沒,那麼必然生活在一切色無
> 常、苦、變易法的輪迴當中。如我們知色是無常、苦、變易,離欲、滅、寂靜、沒,從本以
> 來,一切色無常、苦、變易法知已,若色因緣生憂悲惱苦斷,彼斷已無所著,不著故安隱樂
> 住,安隱樂住空寂,名為涅槃。
> 另外用我提的「中論」與第一義空經對照說明一下。
> ◎「中論」中云:「眾因緣生法,我說即是空,亦為是假名,亦是中道義。未曾有一法,不從
> 因緣生,是故一切法,無不是空者。」,「中論」又云:「諸法不自生 亦不從他生 不共不無
> 因 是故知無生。」
> ◎第一義空經 
>   諸比丘!眼生時,無有來處;滅時,無有去處,如是,眼不實而生,生已盡滅,有業報而
> 無作者,此陰滅已,異陰相續,除俗數法;耳、鼻、舌、身、意亦如是說,除俗數法。 
>   俗數法者,謂: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如:無明緣行,行緣識……廣說乃至純大
> 苦聚集起。 
>   又復,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無明滅故行滅,行滅故識滅……如是廣說,……乃
> 至純大苦聚滅。
> 1.第一義空經:眼生時,無有來處;滅時,無有去處。此講法我認為是法本空寂的意思,為
> 「中論」無生之空寂相。在此無生空寂,諸法不自生當然是只有業報而無能作者,就只有因緣
> 扮其份,而此有故,彼有;此無故,彼無。
> 法本空寂無生,只因眼根、色塵、眼識三者因緣和合生觸,受想思俱起而生一切法。此眼根、
> 色塵、眼識三者因緣因緣滅去又歸於空寂無生,這那能找到來處與去處。但是眾生此陰滅已,
> 異陰相續起攀緣識住,依於俗數法: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此無故,彼無;此滅故,
> 彼滅,而生一切法。眾生如不起攀緣識住,則便能有業報而無作者、無受者。此空寂無生講的
> 即是無為法的法性。涅磐息滅造作,無我、無我所即是具空寂無生法性。
> 2.第一義空經:俗數法者,謂: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
> 滅。為「中論」中所說的:「眾因緣生法」。此俗數法講的即是有為法的法性。
2013年 9月15日 1:03:52 星期日
回覆 | 轉寄 | 查分 | 返回

Re: 《雜阿含經》第232經的「常、琚B不變易法空」
#4
果任
※ 引述《xmac (玉風令)》之銘言:
> 「是諸法空相 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 後一句可作常恆不變易解吧
> 但前一句呢
> 是諸法,應是指般若波羅蜜多法吧
> 如果作 是諸法=空相
>        =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 這樣解,則般若波羅密多=常恆不變易
> 但
> 也可以解為
> 般若波羅密多法本身在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亦照見為空,此空,與色受想行識等等的空,稍
有差異,故稱空相。
> 色受想行識等等,照見為空,具體的敘述與形容是:色(受想行識)即是空,空即是色
> 但般若波羅蜜多的空相,具體的敘述與形容是: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玉風令師兄:說的甚是。


> 故依我個人的理解為
> 常恆不變易是用來形容法之空、空of法,並非對於法本身性質的敘述
> 即心經中用常恆不變易來形容般若波羅密多的空相,空相of般若波羅密多,並非對般若波羅
密多本身性質的敘述
> 個人淺見,謬誤請指正

但此段我的看法如下,請您參考:
有時真要只用文字、語言來說「空」、「般若」智慧,確有其某種程度難表達完整之處。一般
我們都知道「般若波羅密多」,「般若」指的是智慧,「波羅密多」指的是到彼岸,也就是
「般若波羅密多」指的就是「到彼岸的智慧」。
所以「心經」講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也就是說菩
薩能深切依「到彼岸的智慧」施行,則能澈底洞見色、受、想、行、識是「空」也就是「空
性」而無所執、無所著,因而能度一切憂悲惱苦集而得大自在。
我說「空」而強調用「空性」說,純粹是個人認為本人比較更能看清「空」的意義與方便說
明。當然「利根者」談到「空」他就一目了然,何需像我如老太婆的裹腳布說了又臭又長。
我的看法「空」就是=「空性」,因為有許多佛教典集,多有「空」與「空性」互用,不是我
發明或獨說。此「性」指的是特性與性質應該是說的通。
我前篇提過:我們深入探究「空」,你會發現不見住處,亦無相貌,但有名字。
既然「空」,事不見住處,亦無相貌,但只有名字。那麼抱歉就只有您親證的當下,您才能真
正體証啥是「空」。要透過文字、名相向吾輩凡夫說明非我們境界的狀況,經典、論典,也只
能以特性告訴我們「空」為何物。如果我們能依對「空」的性質,也就是「相似空」來修行必
然我們是走在「波羅密多」的道路上。
如「心經」講:「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此「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不正是在講「空」的性質?
在此可能要補述一下何謂「相」,「相」不是單指「色」或東西的形狀、顏色之相。其實也包
括其他「法」的現象、特質也叫「相」。「有為法」就是呈現苦、無常、變易、無我的特質之
相。「空」就是具有「寂靜無生」,「涅磐」的無為法特質之相,與此有故彼有,此有故彼
有,的眾因緣生法有為法的特質之相。

說到俗諦的一切「有為法」都不是常、琚B不變易的。但在「空」或「空性」或「法空」上是
一切法的特性與規則,因此特性與規則它是常、琚B不變易的。因為「有為法」、「無為法」
必然是依托在「空性」上,所以才能「空不礙有」,「有不礙空」
   一切「有為法」都不是常、琚B不變易的,但這世界依於此不變的「空的特性」在運轉,
如我們的「心」能與這「空的特性」相應,那麼你就具有「般若波羅密多」的「空性」智慧,
也就是說走在「波羅密多」的道路上。
2013年 9月15日 11:19:27 星期日
回覆 | 轉寄 | 查分 | 返回

Re: 《雜阿含經》第232經的「常、琚B不變易法空」
#5
邱大剛
※ 引述《golzen (果任)》之銘言:
> 此篇本已在facebook向邱師兄討教過,在此重貼以供參考討論。

    原來那位前輩就是 golzen 呀 :)

Have a nice day!

--
寒山問拾得曰:
  世間謗我、欺我、辱我、笑我、輕我、賤我、厭我、騙我,如何處治乎?

拾得云:
  只是忍他、讓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幾年,你且看他。
Mon Sep 16 10:25:21 2013
回覆 | 轉寄 | 查分 | 返回

Re: 《雜阿含經》第232經的「常、琚B不變易法空」
#6
邱大剛
    無為法離於因緣,用語言文字可能是瞎子摸象,我以下只是
畫蛇添足,就文字本身置喙而已 :)

※ 引述《xmac (玉風令)》之銘言:
> 「是諸法空相 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 後一句可作常恆不變易解吧
> 但前一句呢
> 是諸法,應是指般若波羅蜜多法吧

    個人是認為這邊的「是諸法」是指前面提到的色、受、想、
行、識。也就是「色不亦空」這幾句總結為「是諸法空相」,
白話是「這些諸法的空的特性」。

> 這樣解,則般若波羅密多=常恆不變易

    xmac 兄表示空的特性是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
不減,因此可說為常恆不變易,這想法還蠻有創意的。

    不過要注意的是,單就文字來看,先前提到的《雜阿含經》
232經那句話是「常、恆、不變易法空」而不是「空是常、恆、
不變易法」。此句前後還有「我空」、「我所空」,若顛倒著
看,那麼變成「空就是我」、「空就是我所」在《雜阿含經》
第232經看來較牽強。也就是說,邏輯上「人是動物」不代表
「動物是人」。

    至於 xmac 兄提到的《心經》,前後文跟《雜阿含經》第
232經不同,因此先分開來看好了。(從《心經》來看五蘊和
空是雙向的,而《雜阿含經》此經只提到單向的形容。我們先
以執著文字相的角度分開來看好了。)

    若就《雜阿含經》第232經來看,《雜阿含經》第335經〈第
一義空經〉中所說的「有業報而無作者」所定義的「空」在字面
上比起『中論』的定義來得適用於此經。因為「無為法」不是由
任何因緣而生,因此字面上「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有的
人會反問「無為法不是由因緣而生,就不空了嗎?」而可能有些
誤會。至於「有業報而無作者」的無作者、無受者為空,則無為
法也符合此描述。

> 故依我個人的理解為
> 常恆不變易是用來形容法之空、空of法,並非對於法本身性質的敘述
> 即心經中用常恆不變易來形容般若波羅密多的空相,空相of般若波羅
> 密多,並非對般若波羅密多本身性質的敘述個人淺見,謬誤請指正

    這點我們看法一致 :)

    由於「法」這個字有很多種定義,這討論中「佛法」、「一切法」、
「有為法」、「無為法」如果能區分清楚,比較能避免混為一談。

Have a nice day!

--
寒山問拾得曰:
  世間謗我、欺我、辱我、笑我、輕我、賤我、厭我、騙我,如何處治乎?

拾得云:
  只是忍他、讓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幾年,你且看他。
Mon Sep 16 10:47:50 2013
回覆 | 轉寄 | 查分 | 返回

Re: 《雜阿含經》第232經的「常、琚B不變易法空」
#7
果任
   剛好在facebook有為黃師兄問:您説「常、琚B不變易法空」可否解釋為:「 沒有:常、
琚B不變易法」?
借此問題我回答如下,希望能使我前述能更加清楚。
我的回答:
  黃師兄,我想解釋為: 「沒有:常、琚B不變易的因緣所生的有為法」,或許比較恰當。不
恰當說: 「 沒有:常、琚B不變易法」。
因為「法」包括「有為法」、「無為法」。
1.「有為法」因為是因緣和合而生的一切理法,此有為法會因為不同的因緣和合,而產生變
動,所以是無常、不琱[、變易之法」。
2.「無為法」就是無因緣造作的理法,也就是無生滅變化而寂然常住之法。
再者「無為法」有六法:
一、虛空無為
  虛空遍一切處,既是虛空,自然無生滅變化,故名虛空無為; 
二、擇滅無為
  擇是揀擇,滅是寂滅,又名涅盤,擇滅無為就是用真正的智慧去選擇佛法,修成涅盤之
果,證入無為之境; 
三、非擇滅無為
  一切有為法,皆是仗因托緣而生起的,如果沒有能生之緣,或有因而無緣,則畢竟不生,
這就是非擇滅的意思。再者,無為法的法性,自體本來清淨,沒有煩惱,既然沒有煩惱,也就
用不著去揀擇智慧來滅除,這也就是所謂的非擇滅無為; 
四、不動無為
  說的是色界第四禅的禅定情形。佛經說,世界進入壞劫時,發生火水風大三災,動搖全世
界,唯有四禅天,火水風三災都不能到達,這種三災不至,煩惱不生所顯現的無為,就叫做不
動無為; 
五、想受滅無為
  想是想像,受是感受,也就是五蘊中之受、想二蘊,佛教所說的最高禅定叫做滅盡定,又
叫做滅想受定,想、受不起了,無為境界就會顯現,這種一切想、受都不生的無為境界,就是
想受滅無為; 
六、真如無為
  真者真實不虛,如者如常不變,這種既真實不虛而又如常不變的真如理體,就是諸法沒有
生滅的無相無不相的真如實相,斷除了我、法二執,才能證得真如無為。

     而我提的「空」或「空性」就是指的“真如實相”無為為體,包含了1.擇滅無為、及2.
非擇滅無為。
1. 擇滅無為的滅是寂滅之意,又名涅盤。也就是我前篇所提「空」原本「空寂」,為「中
論」無生之空寂相。故「中論」云:「諸法不自生 亦不從他生 不共不無因 是故知無
生。」。
2.「法空」就如「無為法」中的非擇滅無為法:一切有為法,皆是仗因托緣而生起的,如果沒
有能生之緣,或有因而無緣,則畢竟不生,這就是非擇滅的意思。而此非擇滅的無為法為一切
有為法的運行的不變的準則,所以才說「法空為常、琚B不變易」。所以「中論」云:「眾因
緣生法,我說即是空,亦為是假名,亦是中道義。未曾有一法,不從因緣生,是故一切法,無
不是空者。」
   邱師兄好意一再提省,討論中「佛法」、「一切法」、「有為法」、「無為法」要能區分
清楚,避免混為一談。「無為法」才能說:常、恆、不變易。
   不錯!「無為法」才能說:常、恆、不變易。「空」或「空性」正如具備我以上所提擇滅
無為、非擇滅無為、真如無為,三項「無為法」的特性,所以說:「空」或「空性」或「法
空」是常、恆、不變易。同時如果我們能看完「中論」,也就能認同它裡面所說的空,就是從
各角度充分說明這「無為法空」。
2013年 9月17日 19:14:22 星期二
回覆 | 轉寄 | 查分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