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第503經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尊者舍利弗、尊者大目揵連、尊者阿難在王舍城迦蘭陀竹園,於一房共住。

時,尊者舍利弗於後夜時告尊者目揵連:「奇哉!尊者目揵連!汝於今夜住寂滅正受?」

尊者目揵連聞尊者舍利弗語尊者目揵連言:「我都不聞汝喘息之聲。」

尊者目揵連言:「此非寂滅正受,麁正受住耳。尊者舍利弗!我於今夜與世尊共語。」

尊者舍利弗言:「目揵連!世尊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去此極遠。云何共語?汝今在竹園,云何共語?汝以神通力至世尊所?為是世尊神通力來至汝所?」

天眼加天耳的無線通訊尊者目揵連語尊者舍利弗:「我不以神通力詣世尊所,世尊不以神通力來至我所,然我於舍衛國王舍城中聞,世尊及我俱得天眼天耳故。我能問世尊:『所謂慇懃精進。云何名為慇懃精進?』世尊答我言:『目揵連!慇懃精進若此比丘晝則經行、若坐,以不障礙法自淨其心初夜若坐、經行,以不障礙法自淨其心。於中夜時,出房外洗足,還入房,右脇而臥足足相累念明相,正念、正知,作起思惟。於後夜時,徐覺徐起,若坐亦經行,以不障礙法自淨其心,目揵連!是名比丘慇懃精進。』」

尊者舍利弗語尊者目揵連言:「汝大目揵連真為大神通力、大功德力,安坐而坐,我亦大力,得與汝俱。目揵連!譬如大山,有人持一小石投之,大山色味悉同,我亦如是,得與尊者大力大德,同座而坐。譬如世間鮮淨好物,人皆頂戴。如是,尊者目揵連大德大力,諸梵行者皆應頂戴。諸有得遇尊者目揵連交遊往來,恭敬供養者,大得善利,我今亦得與尊者大目揵連交遊往來,亦得善利。」

時,尊者大目揵連語尊者舍利弗:「我今得與大智大德尊者舍利弗同座而坐,如以小石投之大山,得同其色,我亦如是,得與尊者大智舍利弗同座而坐,為第二伴。」

時,二正士共論議已,各從座起而去。

[校勘]

「慇懃精進」,巴利本作 Āraddhaviriya。

「繫」,大正藏原為「係」,今依據元、明二本改作「繫」。

大正藏無「我」字,今依據宋、元、明三本補上。

[註解]

寂滅正受:寂滅的定境。這可能不是指特定的一種定境,而是描述第四禪(呼吸停止)以上無色界定一類的定境。相當的南傳經文作「寂靜之住處」。

喘息:在這裡特指呼吸。

麁正受:(相對於寂滅正受而言)粗淺的定境。「麁」是「粗」的異體字。

以不障礙法自淨其心:除去障礙修行的種種(例如五蓋:貪欲、瞋恚、睡眠、掉悔、疑)而清淨自己的心。

初夜:夜晚的前四分之一,約晚間六點至九點。古印度將一天分為八時,即晝四時、夜四時。夜四時為初夜、中夜、中夜後、後夜。

中夜:夜晚四分的第二分,約九點至十二點。

右脇而臥:向右側躺的睡姿。

足足相累:(膝蓋彎曲)將左腳放在右腳上。

繫念明相:連續不斷地念著光明的相。

作起思惟:作要醒起來的想法,不貪睡。

後夜:夜晚的最後四分之一,約凌晨三點至六點。

大山色味悉同:大山沒有任何變化。(表示小石頭微不足道,丟向大山對大山一點影響都沒有。)

第二伴:陪伴。

[對應經典]

 

[進階辨正]

雜阿含經卷第十八

回到《雜阿含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