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第1233經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舍衛國有長者,名摩訶男,命終無有兒息。波斯匿王以無子、無親屬之財,悉入王家。波斯匿王日日挍閱財物,身蒙塵土,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

爾時,世尊告波斯匿王:「大王!從何所來?身蒙塵土,似有疲倦。」

波斯匿王白佛:「世尊!此國長者摩訶男,命終有無子之財,悉入王家。瞻視料理,致令疲勞,塵土身,從其舍來。」

佛問波斯匿王:「彼摩訶男長者大富多財耶?」

波斯匿王白佛:「大富,世尊!錢財甚多,百千巨億金銀寶物,況復餘財!世尊!彼摩訶男在世之時,麤衣惡食……」如上廣說。

佛告波斯匿王:「彼摩訶男過去世時,遇多迦羅尸棄辟支佛,施一飯食,非淨信心,不恭敬與,不自手與,施後變悔,言:『此飯食自可供給我諸僕使,無辜持用,施與沙門!』由是施福,七反往生三十三天,七反生此舍衛國中最勝族姓,最富錢財。以彼施辟支佛時,不淨信心,不手自與,不恭敬與,施後隨悔故,在所生處,雖得財富,猶故受用麤衣、麤食、麤弊臥具、屋舍、車乘,初不嘗得上妙色、聲、香、味、觸,以自安身。

「復次,大王!時,彼摩訶男長者殺其異母兄,取其財物,緣斯罪故,經百千歲,墮地獄中,彼餘罪報生舍衛國,七反受身,常以無子,財沒入王家。大王!摩訶男長者今此壽終,過去施報盡,於此身,以彼慳貪,於財放逸,因造過惡,於此命終已,墮地獄受極苦惱。」

波斯匿王白佛言:「世尊!摩訶男長者命終已,入地獄受苦痛耶?」

佛言:「如是,大王!已入地獄。」

時,波斯匿王念彼悲泣,以衣拭淚,而說偈言:

「財物真金寶,  象馬莊嚴具,
 奴僕諸僮使,  及諸田宅等。
 一切皆遺棄,  裸神獨遊往,
 福運數已窮,  永捨於人身。
 彼今何所有,  何所持而去,
 於何事不捨,  如影之隨形。」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唯有罪福業,  若人已作者,
 是則己之有,  彼則常持去。
 生死未曾捨,  如影之隨形,
 如人少資糧,  涉遠遭苦難。
 不修功德者,  必經惡道苦,
 如人豐資糧,  安樂以遠遊。
 修德淳厚者,  善趣長受樂,
 如人遠遊行,  歲久安隱歸。
 宗親善知識,  歡樂欣集會,
 善修功德者,  此沒生他世。
 彼諸親眷屬,  見則心歡喜,
 是故當修福,  積集斯永久。
 福德能為人,  建立他世樂,
 福德天所歎,  等修正行故。
 現世人不毀,  終則生天上。」

佛說此經已,波斯匿王聞佛所說,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校勘]

「倦」,大正藏原為「惓」,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倦」。

「銀」,大正藏原為「錢」,今依據宋、元、明、聖四本改作「銀」。

「多迦羅尸棄辟支佛」,巴利本作 Tagarasikkhi paccekabuddha。

「與」,大正藏原為「於」,今依據明本改作「與」。

「悲」,宋、元、明三本作「垂」,聖本作「涕」。

「僕」,宋、元、明三本作「婢」。

「尊」,宋、元、明三本作「尊即」。

「言」,宋、元、明、聖四本作「王」。

「經」,聖本作「逕」。

「斯」,大正藏原為「期」,今依據聖本改作「斯」。

[註解]

悉入王家:納入國庫。

挍閱:檢視、清點。

初不嘗得:從來不曾得到。此處的「初」是「從來;完全」的意思,用於否定句。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從本經可見佛陀不主張在家居士過度節儉以自苦,而是要正確地使用財物,以自利利他;反之,像摩訶男長者的過度節儉以自苦是「非淨信心,不恭敬與,不自手與,施後變悔」而造成的惡報。

[進階辨正]

回到《雜阿含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