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第1221經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

時,有尊者尼拘律想住於曠野禽獸之處,疾病委篤,尊者婆耆舍為看病人,瞻視供養。

彼尊者尼拘律想以疾病故,遂般涅槃。

時,尊者婆耆舍作是念:「我和上有餘涅槃無餘涅槃?我今當求其相。」

爾時,尊者婆耆舍供養尊者尼拘律想舍利已,持衣鉢,向王舍城。次第到王舍城,舉衣鉢,洗足已,詣佛所,稽首禮足,退住一面。而說偈言:

「我今禮大師,  等正覺無減
 於此現法中,  一切疑網斷。
 曠野住比丘,  命終般涅槃,
 威儀攝諸根,  大德稱於世。
 世尊為制名,  名尼拘律想,
 我今問世尊,  彼不動解脫。
 精進勤方便,  功德為我說,
 我為釋迦種,  世尊法弟子。
 及餘皆欲知,  圓道眼所說,
 我等住於此,  一切皆欲聞。
 世尊為大師,  無上救世間,
 斷疑大牟尼,  智慧已具備
 圓照神道眼,  光明顯四眾,
 猶如天帝釋,  曜三十三天。
 諸貪欲疑惑,  皆從無明起,
 若得遇如來,  斷滅悉無餘。
 世尊神道眼,  世間為最上,
 滅除眾生愚,  如風飄遊塵。
 一切諸世間,  煩惱覆隱沒,
 諸餘悉無有,  明目如佛者。
 慧光照一切,  令同大精進,
 唯願大智尊,  當為眾記說。
 言出微妙聲,  我等專心聽,
 柔軟音演說,  諸世間普聞。
 猶如熱渴逼,  求索清涼水,
 如佛無減知,  我等亦求知。」

尊者婆耆舍復說偈言:

「今聞無上士,  記說其功德,
 不空修梵行,  我聞大歡喜。
 如說隨說得,  順牟尼弟子
 滅生死長縻,  虛偽幻化縛。
 以見世尊故,  能斷除諸愛,
 度生死彼岸,  不復受諸有。」

佛說此經已,尊者婆耆舍聞佛所說,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校勘]

「尼拘律想」,巴利本作 Nigrodha-Kappa。

「和上」,宋、元、明三本作「和尚」。

「減」,大正藏原為「滅」,今依據宋、元、明三本改作「減」。

「備」,宋、聖二本作「修」。

「愚」,大正藏原為「遇」,宋、元、明、聖四本作「過」,今依據高麗藏改作「愚」。

「諸」,大正藏原為「設」,今依據明、聖二本改作「諸」。

「減」,聖本作「滅」。

[註解]

有餘涅槃:在這裡特別形容阿那含果,指阿那含果聖人已不再生於人間,只有餘留天界剩餘生命,遲早會在天界證得涅槃。案:「有餘涅槃」通常形容入滅前的阿羅漢,因為還在人間行走的阿羅漢已斷絕一切煩惱及未來生死的起因,只餘有今生果報的身體,但在《阿含經》中也有用來形容阿那含果聖人,如本經所述。

無餘涅槃:完全斷絕煩惱、生死,即證得阿羅漢。

當求其相:應當求證這個問題(尊者尼拘律想是有餘或無餘涅盤?)的真相(答案)。

如說隨說得,順牟尼弟子:隨著佛陀的說法而獲得益處,而佛陀也會依照弟子的根性而因材施教。

[對應經典]

[讀經拾得]

「涅槃」是音譯,義譯是滅、寂滅、滅度。「有餘涅槃」是有殘餘東西的寂滅,「無餘涅槃」是沒有殘餘東西的寂滅。

「有餘涅槃」通常指阿羅漢聖者還沒有滅度前在人間行走:由於還有「身體」,因此有的經中也稱滅度前的阿羅漢聖者是「有餘涅槃」,是證涅槃,能解脫而且也有解脫智慧了,但還有身體即「有殘餘東西」的涅槃。

但本經的漢譯本中,尼拘律想尊者已經去世了,所以婆耆舍尊者所問「我和上為有餘涅槃?無餘涅槃?」當中的「有餘涅槃」若解釋為尚未入滅的阿羅漢聖者,則說不通。

一種解讀是這裡漢譯者以「有餘涅槃」形容第三果阿那含聖者,因為三果聖者斷盡了任何跟欲界的牽連,永不還生於人世間,又稱「不還果」,原則上是往生於淨居天(又稱為不還天)然後於淨居天證阿羅漢果。由於所有來人間的業報已寂滅,但還有殘餘在淨居天的天身,或許因此在《阿含經》中有時也形容為「有餘涅槃」,例如《增壹阿含經》卷七〈火滅品 16〉第2經:「比丘滅五下分結,即彼般涅槃,不還來此世,是謂名為有餘涅槃界。」(CBETA, T02, no. 125, p. 579, a15-17)

至於證得阿羅漢的聖者,證得徹底的解脫,完全沒有煩惱了,因此是「什麼都沒有殘餘的涅槃」,即「無餘涅槃」。

因此「有餘涅槃」在本經中不算專有名詞,而是用「有餘」(有殘餘東西)作形容詞。後來佛經的翻譯名詞統一後,則會以「有餘依」形容阿那含聖者,「有餘涅槃」形容入滅前的阿羅漢。

[進階辨正]

雜阿含經卷第四十五

[校勘]

聖本在「五」字之後有光明皇后願文。

回到《雜阿含經》